画尸人在那里听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初唐夜行txt八零

作者:春风不渡
更新:2021-03-02 18:07:26

恐怖灵异热门

  • 重生爬坑王20

    最新章节: 邓一谦前来辞行
    遇见你的那一刻,世界瞬间改变,你柔柔的声音,似有若无的萦绕在我的耳畔,刹那芳华里,为你菊花仙,我落落而舞的身姿,在你逐渐眯起的双眸里如同飞蝶,旋转流年,你的眉眼那般看似不经意,是否当真已然注定,你必是我命里不得逃脱的劫难?于是,我微颦妆容,扬起嘴角妩媚凌人的弧度,不管宿命如何,对镜梳妆,细细描摹,我注定走不近你,你注定与我无缘,打上浓妆,一丝不苟,鬓丝长长得贴在颊上,微扬的凤眼风情宛转,朱唇轻启,玉笛哀怨,美丽缠绵的韵律犹如倾诉,鬼魅纠缠,香扇轻摇,似梦如幻,你就那么轻轻一瞥,三魂七魄便烟消云散,芳菲未尽,人去楼空,舞尽人间悲欢,带着一脸残妆,低吟浅唱,心思成茧,灵魂轻叹,垂泪相思,三千里外的你依就凝眉枉然,弱水三千,无从掬起,有谁会知晓我背后一脸苍白的等待,只为着你那一抹娇柔身影的怒妍?顾步自怜,长袖尽挥,那些凭栏遥望的涉水思念,传不到你江南烟雨的迷蒙心间,浓妆铅华,盛衣美裙,裙袂灵巧的花绣随影而动,摇曳生姿,卸尽铅华,临窗而立,当我褪去一身华衣,灯光黯然,你拂袖转身的片刻,零零星星的为我模糊视线,红尘如戏,岁月如烟,执着的思念,铺开清潋,为谁,掬满了绝然的凄惨?为谁?期一许回眸的惊艳?直叫,耗尽花魁,憔悴枝巅。

    几月初茶2021-01-03

  • 苍云图

    最新章节: 运筹帷幄
    大雨刚过,雨水引发的洪把我和同伴们冲散了,共的洞穴已被洪水填满,我草丛中挣扎出来,站在黑的街道上,在这里看不到的蚁群,刚刚草丛中锋利草的边缘划破了我的触角分辨不出周围空气带来的息,嗅不到同班的气味。周已不再像刚才那样黑了眼睛适应了这种黑色,隐可以看到空中有几片云,散的飘着,这看不到边的是我不知道去向哪里。远有辆车向我驰来,我飞快向后退,但还是被这车带的气流卷了起来。灯光引车从这黑暗中划过,像是刀断水一样,划过后眼前得更黑,刚刚适应了的眼变得有些疼痛,但幸运的这光亮让我看到了路的走。沿着刚刚在脑海中留下象的这条路向前走,湿漉的柏油路走起来有些不舒。半笼半亮的月亮在空中现着,被云遮住了半边更得神秘。触角的疼痛感被风淹没,不知道这样走下会到哪里,那里的蚂蚁们不会接受我。走到一个水旁边,听见有只蚂蚁在叫命,声音如此的沙哑、脆,发出的声线被风刮得若若现,走近看见一只苍老蚂蚁瘫在水沟旁边的木头,在这个木头的另一端挂一只年轻的蚂蚁,想必他经死了。我把老蚂蚁背上,他告诉了我他的遭遇,只死了的蚂蚁是为了救他这无情的水淹死的。他告我沿着这条路走两天也不遇见新的蚁群,他还说:不如你就在这和我一起等天亮吧,反正走那么路也白走。”“可能再走一会会遇上和我一样的蚂蚁。“就算遇上了和你一样的你们又能做什么,挖个新穴?”“我们可以一起走去寻找其他的蚂蚁,再说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挖一个洞穴。”“没用的小伙子,你还年轻,这种我经历多了,都不如在这,既不费力,有安全,再前走没用的。”“你现在有去找怎么知道前面不会同伴,若不是我向前走,不会有蚂蚁会听到你喊的命吧?”我继续向前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听到他说“天要变啦,遇见大水别了找根木头抱住!”“谢,再见!”我没有回头应一句。不知走到了哪里,见前面有盏路灯,这灯光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口子,个口子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心头涌上一股热,这股热走了全身的疲倦,我奋力前爬着,走到近处才看见在这光亮处早已挤满了蚂,他们在这口子里徘徊着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马上就得到,但又紧张的不敢去的那种急切。我随着大流这股热冲了进入,强烈的光照在我身上,向上看只看见一个白色亮点,在周像是有一堵黑墙,尽管这光多么强烈,这黑墙仍是透过一点,周围的黑让我惧,但我更不敢去触碰,能在交界处徘徊。我被不涌入的新蚂蚁挤到这光明外,灯下的蚂蚁仍是这么多。我的心平静下来,从面看着那些和我先前一样徊着的蚂蚁们,这些光亮着我和他们前行,但这些不属于我,我不属于他们进入到灯光下后,能看到是自己的影子,而在这外看到了所有灯光下的风景我继续向前走着,天空落几滴雨滴,打在我还未被吹干的身体上,有些凉。知又过了多少个路灯,不道这场雨又要下多大,不道老蚂蚁还会不会有人救

    吾即正道2020-12-29

  • 毛竹的功效与作用

    最新章节: 淳嘉:朕很感动.真的.
    《一件小事》故事大概:民国六年(1918年)冬,京城(北京)。一天清晨,路上几乎遇不见人,“我”雇定了一辆人力车,教他拉到S门去。路上,人力车带倒了一位老妇人。她“破棉背心没有上扣,微风吹着,向外展开,所以终于兜着车把。幸而车夫早有点停步,否则她定要栽一个大斤斗,跌到头破血出了。“我”见老妇人是慢慢地倒下的,便料定这老女人并没有伤,又没有别人看见。我便对他说,“没有什么的。走你的罢!”车夫并不理会我,问:“你怎么啦?”老妇人说:“我摔坏了。”于是,车夫毫不踌躇,仍然搀着她的臂膊,便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向一所巡警分驻所(相当于现今的派出所)。分驻所里走出一个巡警,走近我说,“你自己雇车罢,他不能拉你了。”我没有思索的从外套袋里抓出一大把铜元,交给巡警,说,“请你给他……”

    流年潇潇2021-01-04

  • 快穿皇后体验系统

    最新章节: 松鹤寨
    父亲的身影文/曲斌值了一宿的夜班,上车,我已有几分意。当乘务员报着名,我睁开惺忪的眼下车时,在村口棵柳树下,就远远到父亲那熟悉的身了。  我在老家卫生院做临时工。子在城里接送外孙幼儿园。单位没有堂,早上我到镇上小饭店随便吃点,作忙时吃点方便面就一下。同事让我我父亲家吃饭,我觉得不好意思麻烦十多岁的父母亲。日,我在父亲面前起吃饭的事。父亲:“以后中午和晚的饭到这里吃吧。我说:“您这么大纪了,我不想……我话还没有说完,亲接过我的话茬说“都是自己爷们,常便饭,也不多你双筷子。”从那以,中午和晚上,我到父亲家吃饭。都农家的粗茶淡饭,我吃得很香。回家了,当我走到村口,总能看到村口柳下父亲那熟悉的身,雨天一把雨伞,天一身雪花。看到亲在村口等我时,说:“不回家时我打电话的,以后别村口等我了。”可亲说,“你回来晚,你妈总是对我说‘怎么还没有回家你到村口看看吧。”  后来,我辞工作到城里做活,20多天没有回家。值完夜班,准备回家办理退休的相关证,顺便买了些点心香蕉回家看父母。是,我踏上了回家路。刚下车,在村柳树下,又看到父那熟悉的身影。“,您怎么知道我今回家?”“听我孙说的。”听父亲这一说,我后悔不该女儿面前说起我准回家的事,让老父在村口等我。“走回家吧,准备好证后,到我那里吃饭”  父亲知道我吃面条,亲自开卤面条。饭后,我在亲的屋里睡了一觉当我醒来时,发现上多了一条毛巾被泪水顿时从眼里流,一滴滴落在枕头。  我准备返回里了,父亲拄着拐送我到胡同口。我:“爸,您回家吧”父亲执意不肯,快到60岁的人了,还让父亲牵肠挂肚惦记着,自己却没经常在家陪他,想这里,我心中一阵楚和愧疚。  我上了返城的路,汽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身后,是村口柳下父亲那熟悉的身。b_page_18.jpg(107.15KB,下载次数:0)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8-6-1717:33上

    静默思无2021-02-06

  • 小说主人公苏阳林楚依

    最新章节: 拳打圣女
    诗人简介:庄晓明,1964年4月出生于江苏扬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会员。曾在各大刊物发表诗歌、评论、随笔、小说若干。已出版有诗集《晚风》《踏雪回家》《形与影》《汶川安魂曲》《天问的回声》《诗与思》,随笔集《时间的天窗》,寓言小说集《空中之网》,短篇小说集《寓言与迷宫》,诗学论集《后退的先锋》等10部。作品入选《中国现代诗歌名篇赏析》《中国百年新诗经》《江苏百年新诗选》《中国二十世纪民间诗人二十家》《21世纪15年中间代诗人15家》,及《中国年度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诗选》(汉英双语版)等多种选集。《中华英才》杂志曾对其文学成就做了专题报道。现居于扬州。诗集《形与影》获第二届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守株待兔(组诗)@《塞翁失马》我拥有无数的马需不时丢失一匹以感觉它们的存在而那些遗失的马徘徊于视线之外以另一种方式增值@《一叶障目》我举起一片树叶隐入一圈绿晕世界忽然宁静我如获破壁术轻易穿越昔日的障碍当我放下树叶人群惊愕地望着我仿佛我盗走了他们的一切@《痴人说梦》所有的梦之间有一扇门但钥匙不在我手中白天的光线是严密的门闩它们各自的小舍禅坐当我疲惫入眠它们的门纷纷开启且夜不闭户它们随意游动有时,将我从一个梦引至多年前的另一个梦像邻舍间的招呼话一些桑麻又回到各自的轨道梦之村落属于另一种时空时而显出桃源的影踪@《不系之舟》我的桨不断地汲水以使舟浮起它在沼泽、沙漠、石头之上划去后面随着潺潺水声无论穿越大街还是虚无我都保持水的惯性当它划入一页白纸白茫茫的水便突然下沉@《一目之罗》我布下一张一个眼的网守候那只唯一的鸟网眼不大像“○”的符号缕缕林风,网眼穿过一只野飞的鸽子晃一下秋千又转眼无踪一位邻家小孩攀爬上去却摔的哇哇大哭日复一日我守着我的网守着那只不存在的鸟@《涸辙之鱼》从相忘的江湖到残喘的涸辙只是一甩尾的时间吸一口干燥,吐一个泡沫我不停地抽吸自己湿润身边的世界但其效果,只是等同一剂鸦片的麻醉我在掏空自己我终于感觉上升下方无边的沙漠闪烁几点鳞片@《刻舟》我试图横渡那条无名之水每渡一段距离便船舷刻一道印记一道道印记延伸着一种坐标指向不存在的彼岸使我的横渡安心@《捞月》幻象无法捕捉但并不拒绝互动的游戏一轮水月在幽冷的水与手心之间循环,传递一种节律银色的活塞虚无中推运这个夜晚地球的轨道发生了偏移但无人知觉@《掩耳盗铃》我掩上耳朵世界一片寂静仿佛一幕哑剧铃铛高悬,某种道具我果决摘下它以主角的自信我挥舞铃铛小丑般跳跃一种新潮艺术大街上的人群被盗走了听觉却浑然不知@《黄粱一梦》肉躯会腐烂而梦不会一缕黄粱的蒸气上梦不断攀升槐树的顶部一个梦的王国闪烁蚂蚁们忙着搬运忙着繁殖突然一阵风声树叶颤栗,凋零我们从槐树顶部栽下腐烂深不见底@《守株待兔》我守候兔子却成了守候戈多兔子竖着长长的耳朵远方出没戈多始终无形披着风的外套当我守成树桩的时候终于守来了戈多——一个自己的影子竖着长长的耳朵

    韩.非2020-12-09

  • 覆水难收造句

    最新章节: 且战且走
    流动发表于2018-6-315:06我并不绝对反对写性。《金瓶梅》写没写性?了。写得还很多。但我仍然得它是中国古典小说中最最...哥哥所言极是,真的是让我感到自己的一些不足,醒的很好,谢

    不懒惰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