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俏蛇后驭夫计:踢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猎户出山女主角有谁

更新:2021-03-07 7:46:16

网游动漫热门

  • 仙帝带着修为回归地球

    最新章节: 旖旎
    敬之中篇励志小说《大江滔滔》连载之第一章春雨润物古诗曰:“一任流年似水东,莲华凋处孕莲蓬。天池若有人相待,何惧扶摇九万风。”岁月悠悠,似水流年。人生,就犹如一条湍荡不息的河流,向着东方的大海奔腾而去,万里征程,只为去寻找浩瀚的归宿。岁月,在充满着艰辛和渴望的人生路上,演绎着,一幕幕荡气回肠跌宕起伏的故事。他伴随着历史风云的风铃声,向人们迎面走來。话说,民国时期的一九三八年农历三月十九日,即公元1949年4月16日。这一天的傍晚,人们刚吃过晚饭,有的农户甚至还未来得及收拾碗筷。这时,但在川江省的川东地区,已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沿江两岸的树子和竹林,也纷纷被压得弯曲了下來,随风左右晃动。狂风夹着暴雨,如倾盆般地袭来,这可是立春以来的第一场透雨。在长江中游南岸的溪囗,在山坳的田间和地头,早已枯萎的麦苗在雨水的滋润下,也渐渐地抬起了头伸直了腰,正舒展着身躯。难怪,村民们都在说:“好大一场春雨呀,真是喜雨,及时雨啦,自入冬以来,一直未下过这么透彻的雨水了。旱田和坡地的麦苗都快要干死了,水稻种子也未撒在秧田里,如果没有这场雨,恐怕今年就无法耕种收获了!”然而,就在这一天的晚饭后,在长江中游南岸临江的半山腰平坦处,有一个只有八、九户农家的小院子,人们叫它河嘴院子。在一排用木柱,与篾块穿织起的吊脚楼正宅的末端,住着一户家徒四壁的唐姓人家。户主名叫唐逸伟,中等身材,约有五十来岁,配附一张憨厚的圆脸庞,身穿一件粗蓝布长衫子,头上包着一条白色土布帕子。此时,他正在屋内土平地上,背着双手正焦急地来回走动。而在虚掩着破木板门的内屋,几个二十及十几岁的女子,则在一张铺满了稻草,和破烂不堪的竹席床边。呼喊着:“妈,用力噻,用力噻,快点用力啦,头都快出来了。”而此时,她们全然不顾及外面下的那场急骤的春雨,全家人都在为一个新的生命的降临,而忙碌着,甚至焦急地等待着……随着天空中,“刹、刹”地两声震耳欲聋的雷电声,顿时,将村头旁边,那偌大一棵呈伞状型的黄葛树,也被雷电劈成了两瓣。然而,恰巧这时,屋内也传出了“哇哇”的啼哭声。一个新的男娃二,终于降临到这户贫寒之家了,这时一家人才终于松了口气。而站在一旁的父亲唐逸伟,面对内屋生产的妇女,不但未给以丝毫地安慰,反倒是埋怨道:“苑正阑,你这是何苦呢?本来我们这个家人口多,耕种的田地又少,已有七个子女了。吃了上顿还愁下顿,过了今天还愁明天呢,你现在又生一个,叫我怎么办噻?”而卧床在内屋的苑正阑,听到她的男人这一番话,很是生气,硬撑着十分脆弱的身子,在内屋有气无力地答道:“唐逸伟,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怀胎十个月容易吗?我怀有身孕这几个月,田里坡上的活路,纺纱织布挑水煮饭,我那样没有做?生都生下来了,他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难道你把他丢到长江去溺死?多一个小儿娃子又怎样?不过苦些累些咯嘛,还是要拖起走噻。”在那时的农村,就通常而言,新生命的降临,也算是添人进口,本应是一件好事喜事。但在川东地区临近解放的“国统区”,对一个极度贫困的家庭而言,这却并非是一件好事。因为那时,深受国民党反动政府多年苛捐杂税的盘剥,已压得普通老百姓家庭,已无法喘息和生存了。哪还容得下又添人进口?这哪是什么好事,分明是雪上加霜啊。有这样的叹息与埋怨,有如此的忧愁和担心,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吧?这与其说,是埋怨和忧愁,是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无奈。倒不如说,这是对国民党反动政府的血泪控诉,或许更恰当一些吧?!第二天早晨,雨停了,天空也晴朗了,层层叠叠的霭雾,恰似一帧帧洁白如雪的幔纱。从山羊寨的山顶环绕一圈后,又与长江江面上的水蒸气融为一体,悠然地飘上了大江江面的上空。红彤彤的太阳,也悄然地从山羊寨的垭口,露出了笑脸。晨曦的霞光光芒四射,照耀在山寨和原野溪流,照耀在长江湍流的江面上,也照在人们苦涩而消瘦的脸庞上。这时,这个小院落,与邻近不足三百米远的院子的人们,似乎已知晓,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对于一个新的生命的降临,仍然视为是一种喜事,纷纷从简陋的家中涌出,前往唐逸伟家中朝贺道喜。有的用撮箕装着鸡蛋,有的用木升端着阴米,还有的用土碗装着醪糟和红糖。一个个从苦涩的脸庞中,勉强地挤出几丝淡淡的笑容,前去道喜并探视其母子。他们都是唐氏家族中的远房长辈,或堂兄堂弟与同宗侄子。在这群人中,自然要数唐逸伟的堂弟,人们称之为“烂龙”的唐逸龙了。他算是在这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几百个土家院落中,“最有文化最有见识”的人了。他出身于富裕中农家庭,曾读过几年私塾,又在临江乡政府当过师爷(文书兼幕僚)。之后,又在本地担任保甲长,善于谋划和算计,所以,人们在背后送他个“烂龙”的绰号。却说,“烂龙”唐逸龙,他是最讲究,也是最爱面子的人。此时他也不甘落后,毕竟他与唐逸伟是堂兄弟,若不率先探视,恐日后难免给人留下口实。所以,他也急忙从厢房走了出来,携其妻子唐李氏及其子唐其亨、唐新河,来到唐逸伟家探视。大家见“烂龙”到来,慑于他的社会地位和影响力,自然恭敬地让出地方,让他领先走在前面。此时,“烂龙”见大家这么“敬重”他,心情十分地愉悦,加之,他又是这家人的堂弟,自然也表现出非常热情和亲切的样子。其妻唐李氏,是一位非常善良厚道之人,平常又与堂嫂苑正阑关系处得十分融洽和谐。加之,堂嫂又刚生产正值月中,同性之人自然方便说些体已话。所以,她倾身与其堂嫂苑正阑,问安说些私房话。而在一侧的“烂龙”,却等之不及了,也迫不急待地走向前去,抱起襁褓中的婴儿就端详个不停。他将婴儿在手上抬了抬,然后又观其面相头额和五观,又将婴儿放回堂嫂怀中后。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的攻夫,才无不恭维地对众人说:“你们知道噻,我说昨天晚上,雷公怎么会把院子旁边的黄葛树都劈断了,原来是‘文曲星’下凡了。”“你们听说过没有?传说河对岸平山坝的名门望族马家,在生马老二时(人们猜想,或许是后来的文化名人马识途),也是这样的天像哦!”正当大家都感到惊愕之时,他话风一转,又说道:“古言说的好,‘寒门出贵子’嘛,我看这个娃二呀,虽然体重可能只有四斤不到五斤,体型瘦小而抽条,观其面容相貌神态,粗略可以看出,还是眉清眼秀五观倒是十分端庄,眉宇间透露出聪慧伶俐,两目不停地转动,显现了他的善性悟性极强。”然后,他又说到:“我把话搁在这里,你们今后就知道咯,只要稍加调教培养,今后这个娃二必成大器哟。”随后,他又转过身来,对身后的堂兄唐逸伟说道:“堂兄,你好有福气呵,这个娃二是个好苗苗,你要倾其所有好好地教养他。说不定,将来他是很有出息的,也可能文武兼备出仕做官,也可能在翰墨文才方面有所造诣,你家光宗耀祖就全靠他啰。”然后,他对唐逸伟说道:“堂兄,你给他取名字了没有?”唐逸伟答道:“你知道我没文化,上头几个娃二的名字,都是私塾先生‘宜胡子’取的,还是麻烦你老弟给他取个名字吧?”“烂龙”嗯了一声,沉思良久,才又说道:“看这个样子行不行?先给他取个乳名吧,这样叫起来既亲切又方便,至于他的大名嘛,我可不敢取,还是待他长几年启蒙读书时,由老师给他起吧。”然后,他又说:“那么,给他取什么乳名好呢?我认为,还是要按我们土家人的风俗习惯,他是你们家中最细小的娃二,就叫他‘幺佬’吧,你们看好不好?”唐逸伟及在屋内的众人见状,甚是满意,大家异囗同声地说:“好,好,就叫他幺佬好些,穷人家的娃二,取个俗名好带些。”然而,此时的唐逸伟,见大家都如此恭维地看好他的新生儿子,才从苦丧着的脸庞中,挤出几分的笑容。转身,对堂弟唐逸龙和众族人说道:“感谢大家的吉言,幺佬今后有没有出息,就看他各自的造化了。”随后,他就对众人说道:“改天我请大家吃‘满月酒’哈”。堂弟唐逸龙和众族人随声附合道:“要得,要得,到时候我们再来恭贺你们。我们还要感谢你们家啰,是你们家的幺佬,给我们带来的这场喜雨哟!”请看第二章寒门子弟

    赵旭李晴晴2021-01-24

  • 我的影子是食神txt

    最新章节: 姐妹相见
    敬之中篇励志小说《大滔滔》连载之第十章平武斗时间,已进入到了九六九年的春天,但今的春天,似乎比往常来要晚些,天气也格外的冷,整个华北大地白雪皑一片。此时的唐华,周日休息之机,戴着棉帽披着棉军大衣,正闲在营区外面一条宽敞的道上。他一边散步,不也给熟悉的首长和战友,相互敬礼打着招呼,一边又在不断地沉思和想。他想,今年的政治势和天气气候异呼地寻。眼见他脚下的这片广的燕赵平原,也早己是萧萧,雪寒寒,风雪交,寒风刺骨,叫人直打颤。然而,冰冻下的大河,河面虽然风平浪静而冰冻河岸下面的河水暗流则在不停地涌动。像己预示着,将要有某震惊全国的大事件发生的。果然,不久即从河省保定市,传来了一个常糟糕的坏消息。盘据“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的那帮人,为了在即召开的党的第九次全国表大会上,使所谓的“派”代表人物,占据中的主导地位,趁机夺取央大权的谋图。为此,们处心积虑地在广西的州市,四川万县地区的县市,河北保定地区的县等地。有组织有预谋目的地,策动了大规模群众造反组织的的武斗制造社会动乱,妄图从乱中火中取栗,重新夺各地方的政权。尤其是河北省保定地区,他们动组织了全地区十个县近十万人的非法武装人,集中去攻打雄县,情处于十分危机。消息传北京,立即引起了党中、国务院、中央军委、泽东主席的高度重视。彻底平息武斗动乱,以保全国政治、经济、军政局的稳定,以便顺利召开全国第九次党的代大会。按照党中央、毛东主席的决策,为此,共中央军委决定:“对河北省保定地区雄县所生的武斗动乱,责令由十八军负责平息,并要要认真地做好全地区各的工作,尽快恢复该地正常的生产、工作、生秩序。”三十八军接到京军区命令后,军长与委一起,立即在驻地保市军部会议室,召开了各师师长、政委,以及部各处长参加的紧急会,进行安排部署具体分任务。军部会议不久,一二师又在驻地高碑店部会议室,召开了有各团长、政委和师部科长加的会议,进行了传达彻和具体安排。然后,整体稳定保定地区政治势,平息武斗的工作,体分为三个大的阶段和骤来进行。第一步:实“恩威并重”的方针和略。首先,由三十八军部牵头,保定地区军分与各相关师参予,采用恩威并施”的策略和方进行。“恩”的方面,以召开保定地区党、政军,以及地方两大派系头参加的联席会议。传党中央的指示和要求,清形势,摆道理讲事实讲清利害关系,反复做别人员的工作。要求要全全国政治稳定的大局让与会人员充分地认识,此举,是党中央、毛东主席对保定地区广大民群众的爱护和关心。次是,对拥护中央指示积极配合工作,在干部群众中威信较高,又能发挥重要作用的干部,以及派系组织负责人,则增补为保定地区“革命委员会成员。再次是,切实实“威”的措施。经发动大群众检举,对犯有组鼓动群众武斗,打、砸抢罪行累累,而民愤又的人员,则立即予以逮。按照从重从快从严的则,由公检法机关依法理,分别实行抓一批,一批,杀一批的办法,儆效尤。加大打击力度坚决镇压其反动的嚣张焰,以稳定保定地区的治经济局势。第二步:开展大张旗鼓地宣传活动这个方面的工作,则以一二师为主开展宣传工。要求以连为单位,分组建“军宣队”,按照体承担的单位和任务,速下到各县、公社、街、企业,大张旗鼓地宣党的政策,和中央的重决策,认真做好两派的解工作。条件成熟时,将基层的政权组织--革命委员会”,迅速建起来。唐华所在的三连就具体参予承担了这项组识建立“军宣队”开宣传的任务,以及帮助层组织,建立“革命委会”的工作。北方的二,依然十分地寒冷,唐他们穿着棉衣棉裤,背军式挂包,带着统一印的宣传资料,打着一面红旗,徒手未带任何武,乘着军用“解放”牌车就出发了。他们斗志扬,一路欢歌,一路风,从新城县高碑店出发沿途经过保定地区的安、蠡县、高阳、定县、平、易县、涞源、涿县徐水、唐县等地。而此,唐华正带领着他那有28名战士组成的二排,分乘两辆军用卡车,与全干部战士们一起,历时十余天,行程近2000公里,几乎将保定地区了大半个圈。而每到一,均按照连负责公社,负责大队,班负责生产的任务开展工作。首先是召开所在地的群众大,进行政策和形势的宣,然后,又举行派系组负责人座谈会,进行深地意见交流和协商。在见基本达成一致的情况,按照名额各自推举出选人,然后,经群众大选出“革命委员会”后任务即算完成。唐华,他是代理排长,自然每会议他首当其中,既是议的组织者,也是会议主讲人。虽然连续工作他身心早已疲惫,但他大风大浪中得到了锻练也发挥了很好地作用。此次任务结束后,他也到了营、团的嘉奖,因,他内心还是甜蜜蜜的第三步:以大军压境围劝说的方式,去强力平雄县的武斗。然而,这面的工作,是最为棘手是十分迫切地,它也是系到,能否顺利完成党央所下达任务的关键所。所以,军部果断决策下决心,在当年的二月,军部就要求一一二师以及所有参加此次军事动的部队,除一部分人在营房留守外,几乎是个师的建制,数万人倾出动,全部开到雄县县周围,以大军压境的方展开围堵和劝说工作。唐华所在的三连,也参了此次军事行动,他们队主要负责,保定市通雄县县城的主要关口,桥头镇与柳西公社一带防。以此,去围堵非法装人员进入雄县县城,说他们返回原地,防止们参与武斗。那时,全性的“文化大革命”运,虽然已接近尾声了,在个别地方,也仍然是、砸、抢活动处于最疯的时期。而保定地区所生的“雄县武斗”事件就是一个最具典型的例。所以,中央军委早在文化大革命”的初期,发布了军队参与“三支军”工作,一律实行“不准”的命令(即:不准携带武器、打不还手、不还囗、不动气、不动)。然而,此次雄县所生的武斗,对方则是有织有预谋地,精心策划动了全保定地区十个县组织了对外号称为十万(实则为五、六万人)非法武装力量。就人数讲,当时参与平息武斗三十八军,也只有近三人,显然,在人员数量是不成正比的。更何况三十八军全部都是徒手并未携带任何武噐,同还有中央军委“五不准命令的约束。所以,那武斗人员,则更是猖狂极,根本没把这支部队在眼里。因当时三十八对外番号为4800,所以,他们就公开大骂三八军,是“两个臭鸡蛋。而且,更为恶劣的是他们见唐华所在的三连堵住了他们入城的主要道,使其无法入城参予斗。所以,他们竟然脑成怒,采取了极端的恶方式来对抗,竟用枪指唐华他们的头部,强行倒了他们身上的棉衣棉和皮带,抢去了他们的部食物和炊具。又将唐他们撵到数里外的沙滩反倒将其团团围困住,其不能左右。但英雄的十八军,毕竞历来就是雄部队。唐华他们不怕堵,不畏生死,也不惧冷饥饿,一直坚持着与坚决地斗争。唐华他们草绳束着腰间的单薄衣,口中不断地喊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号。无奈之下,唐华只组织整顿好部队,以跑活动身子的方式,来增身体热量的办法,去克寒冷的气候。又靠挖田里的野菜,捧饮抽水井井水来充饥解渴的办法带领队伍一直坚持斗争尽管如此窘境,但唐华在的三连,他们依然斗不减,抖擞着精神手挽手,始终坚持守住了通县城的主要通道。为了传和鼓午全连干部战士斗志,他们以宏亮的声,不间断地高唱着《三八军军歌》:“钢铁的队,钢铁的英雄,钢铁意志,钢铁的心。平江义上井冈,铁流向北方嘿!大战平型关,敌寇胆寒,南征北战,艰苦斗英勇又顽强,跨过鸭江,碧血洒邻邦,血染旗红,威名天下扬。我越打越硬越战越强,跟伟大的共产党,嘿!勇地向前进!”唐华他们是这样,唱着三十八军歌,以及《我们的队伍太阳》、《时刻想念毛东》等革命歌曲,克服寒冷、饥饿等种种难以像的困难,以不怕苦、怕累、不怕饿、不怕冻不怕死地大无畏的革命神。始终勇敢地坚守在往雄县县城的重要关口一桥头镇,忠实地执行平息雄县武斗的光荣而巨的任务。经过七天七艰苦地搏斗,又反反复来来回回进行了拉锯战最终,唐华他们所在的队,还是成功地阻止了保定方向来雄县参加武的数万人,并成功地劝他们,全部解散自动返原地。整个雄县武斗事,经全军上下共同努力最终成功地阻止了恶性件的发生。较肖圆满地成了党中央、国务院、央军委,下达给三十八,这项既特殊又艰难且分光荣的任务。而唐华在的三连,因在执行此平息雄县武斗的事件中表现出了特别地英勇和智,大力地彰显了三十军这支英雄部队,不怕、不怕累、不怕死、英顽强地大无畏的革命精。因而,他们也十分荣地,受到了中央军委的报表彰!这正是:“飞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日升。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请第十一章折翼军

    弈芷2020-12-31

  • 我在明朝当昏君

    最新章节: 联手
    很多次,在闪着绿灯的路口停下。    习惯了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存在,习惯了下雨天不带雨伞躲在屋檐下的孤单。    看着街道上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地生活,牵着孩子的,吆喝生意的,戴着一副伪善面具演绎着生活话剧的,所有人,经过时间的冲刷,在记忆里都汇成流,匆匆而过,终于在凌晨,夜深了天黑到极致的时候,耳边就安静了,无声无息,只有一些小动物还在无忧无虑地唱着新季蜕变的欢歌。    还未成熟的幼嫩身躯,它们是否明白,夏蝉无闻而辛酸的一生,毛虫成蛹后要完成的蜕变,有难以承受的痛苦,尽管世代都是如此。就像夏蝉,一整个夏季地悲歌,只是忘情地唱着,不唱,待夏季的末尾告别,就没有机会了。    我终于起身,拍拍几近麻木的双腿,拖沓地走在暗夜的灯光之下,看着地面上的影子,从身后转到身前,再从身前忽地消失,像是笑着,对我捉迷藏,可它什么也不能说,只能时刻跟随着我,听我对它轻声耳语。当手机在沉默了一天终于响起,屏幕上闪着Y的来电讯息,我麻木了一天的空白脑海终于有了一点清醒。不带丝毫犹豫按下了接键。    “喂,睡了吗?没睡吧?没什么事我就是提醒你一下明天记得帮我收下包裹。”Y的声音闯进耳里不带一点停歇,我忘了应答,对方说了些什么便挂了。    剩下的是一阵接一阵的嘟嘟声……直至连嘟嘟声都已经停止,我才放下了手机。耳边回荡着一句晚安,晚安,莫名的,一下子流了泪,只是这句晚安,那略带沙哑的声音,最终还是触动了某根弦,然后夜,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    忘记了是什么时候醒过来,僵直着躺在白色的床单上,手里还紧紧握着已经没电的手机,窗外明晃晃的日光就这样毫无防备地透射进来,笔直地穿过素色的纱帘,打量着这角落,还有我迷蒙的双眼。    接了充电器,手机就有了来电显示,七个都是Y的,打开语音信箱,传来的还是Y熟悉的声音。    “喂,包裹帮我收了没啊?”“怎么就关机了啊,快充电笨蛋,找你有事啊。”“再不开机小心我收拾你!”“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你平常不这样的啊,怎么了快回电你要我担心死啊!”    我怔怔地站着,手臂还带着麻木的刺痛,白纱拂过凌乱的发丝,我低下头,默默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听不见。我忽然欣慰地笑,就算全世界都遗忘了我的存在,至少还有Y会为我担心。真是有些变态啊!自己骂自己,却自得其乐。    我久久地坐在窗前,抚着抱枕,一缕缕的暖意渗透开来,颤抖的指尖依然无力按下那个仅存的号码。然后,我用尽全力,删除,全部删除。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要说的只能是这么多。    剩下的我无力说明,就让我写在这里,作为我,任性地离开后,给你的无效信。    --    还是有些迷茫不知从何说起,想说怀念你,永远记得你,会不会有点太矫情?但希望你,这次就好好听我说完吧,在我们相伴的这段路上,即使有一个人先说了再见,也请另一个人好好地,努力走完,到尽头,让所有人,看见你的笑容,也替我,向这个世界说声感谢。    当我离开这座城市,相信我,不是冲动也不是心血来潮,只是我终于不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选择了遗忘,选择了让另一个要我去渐渐熟悉的地方给我宁静。一个冬季有雪的地方,一个可以看见陌生人微笑的角落。虽然体会了一次彻底的失去,却给了我一次重新获得的机会,能否原谅这样的现行后绝,当作我最后一次,在你的世界里任性,那个背影,不惯你会不会记得,总之我不会忘记你。    就算全世界把我遗忘抛弃,你一定是那个会把我重新找回来的那个家伙吧。但这次不管我去到哪里,就让我走吧,即使我依恋又怎么样呢,我还是过于害怕再看见你无畏无忧的微笑,那抹嘴角扬起完美弧度的阳光。    傻子,现在轮到我这么叫你了,我允许你恨我,但不要骂我,我会打喷嚏。    平静后就回归原本属于你的生活吧,把我剔除,你做得到。    --    忘了染指流年,最后一片菩提叶落在手心,十七岁的以后,陌生的我们,陌生地笑,最远的距离,最不可能的再次靠近。    风带走关于你的一切气息,终不见。    时间,便止于那年你我安稳沉睡的夏天。

    左眼2021-01-29

  • 网游之纵剑九天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规矩
    从未填满的缺口攻进来的敌人,到沈晓东,有些楞了。沈晓东还来不及拿枪。因为,他旁边无枪。被催化山拿走了。不知他该怎么呢?此刻,他没时间想这些。他脑一片空白,心一下加快跳起来而敌人正在持枪,合围般地逼近,因为,他是敌人的囊中之物。慌张之中,看见左边战壕不远有把冲锋枪。他想一定要得到枪,不能被敌人制衡,更不能一下被们打死,于是,他猛地扑向冲锋的方位,这一行动令美军意想不,他们不知沈晓东的意图。只有前面的队长,汤姆。认为对方是拿枪,打掉他们。于是,汤姆队,立刻射击,打中沈晓东的头。就这样一直扑在地上,再也起不了。黄震江班长先前听到右侧阵有较剧烈的枪声,再后来是零星枪声。之后,一切就静悄悄的了仿佛,刚才没有发生过战斗似的似乎没有敌人的影子。但是,他识到崔化山,沈晓东同时遇到攻来的美军。他们一定很危急。现,他俩那边没有任何的动静,可已经......此时姚文化已经再也看不见了,只有他一人了。必须守住左侧阵地。黄震江班长道,就算只有他一人,都不会让地丢失。没有什麽可以想的。绝退却。他看了山下空无一人的山。心情坦然。这个坚韧,年轻英的志愿军班长。没有任何的退缩更不会保全自己。后来,敌人又次进攻了。黄班长,知道眼前弹少了。他出阵地,拾起敌人尸体的手雷,冲锋枪,然后飞快跑回地。正在这时,右侧战壕,汤姆长带着美军跑过来。黄班长还没注意到,突然,一声枪响,击中班长的背。仿佛被人在背后打了拳,他身子抖动了一下,几乎要倒。他不顾尖利的疼痛,转过身见敌人正在奔近他,于是他从阵上拿起一颗手雷,在阵地上的一石头上一磕,扔向冲近他的美军而冲在前面的队长汤姆,当场被死,还包括6至7个美军。同时,黄班长还没有喘口气,正面敌军就接近黄班长了。好像不给他,喘不出气的机会。他看见,阵地有一百多个美军冲上来。正在此,阵地左右侧,还有正面敌人向逼近。黄班长一见情景,他知道就是死,也要让冲上来的敌人赔。黄班长,知道先消灭眼前右侧向的美军,然后再说。他挺立身,先用冲锋枪射击敌人。后,向地前方美军连扔手雷。两处同时付敌人。大约二十分钟,就剩阵前面的美军了。黄震江班长见下敌人很多。他想,:绝对不能让敌人占据阵地。否则,对不起,已倒下的战友。看来,最后的时刻临了。而,姚文化,已经不在了崔化山,沈晓东到现在已经没有何的讯息,他们可能看不到了,能......现在,该自己了。于是,黄震江班长弯腰,提起炸包,迅疾拉燃,一双眼睛坚韧无,他的脸庞绯红,就像是炉子里红的铁一样。他聚集浑身力量,上阵地,飞速冲向敌群。就像离的箭一样,他把炸药包,他也把己当着真正的武器绝杀凶残的美,直至,生命在一瞬间消失......第十四章

    靖琦居士2021-01-31

  • 空战之王最新版

    最新章节: 叶家兄妹
    月光轻盈地洒在水面上,随着水波荡漾着,宛如一条白色丝巾随风浮动。村里的夜晚是如此的宁静。张雨若站在铁索桥上,扶着栏杆,仰望着她成长的故乡。故乡是刻在她心里的,即使没有灯光,她也能描述出故乡的样子—一排排的房屋从山脚一直到山顶,房子都是清一色的瓦房,土筑的墙、木质的地板。山脚下是一座庙堂,庙堂两旁各立着一颗千年古树。过了这个庙堂就是一座水库,而她站的铁索桥也是水库建成后才修建的。她的家就在半山腰,一座破旧的大房子。她往家的方向望去,屋里的灯还亮着,兴许家里人还在等着她回去。微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却吹不干脸上的泪水。今天一大早,她本想着去城里见杨浩的,却被母亲拉住了。“雨若,我不准你再跟那个男的交往了!”“为什么呀?他不是挺好的吗?”“你先回来,妈跟你说件事。”雨若极不情愿地回到屋里。母亲突然变了一个人似得,拉着她的手,笑嘻嘻地看着她:“我的雨若终于长成亭亭玉丽的姑娘了。这些年,家里没有亏待你吗?跟我说说,在这里过得幸不幸福?”“妈,您这是什么话?您生我养我,两个哥哥都那么疼我,我怎么能不幸福呢?”“雨若,妈想跟你谈谈。二十年来,妈一直不敢告诉你的事……”“您就说吧,一家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干嘛这么诡密。”“实话告诉你,你是我们领养的。我们当初……当初是想……”她的母亲支支唔唔的,不知道怎么往下说。雨若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很小的时候听村里人开玩笑说她是领养的,当时她母亲大发脾气,骂那些说风言风语的人“没事找事”,还差点跟她们扭打起来。从那之后,就没有人再提起过,她也就忘了。“妈,您说的是真的?”“嗯,真的。”雨若没有问亲生父母是谁,既然他们狠心把她送了人,二十年也没来见过她,他们早也忘了有这么一个女儿。可是,既然瞒了二十年,为什么母亲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呢?“妈,你是怕我回去找我亲生父母吗?我又不知道他们是哪个村的,姓啥名谁都不知道,你不应该跟我提起的。”她有些激动地说。可是,她还是有些难过。难道,他们一直当她是外人吗?以前那些疼爱是假的?雨若家是很穷的,家里有两个哥哥,大哥在家务农,二哥是个傻子,每天只会站在马路上拍着手,看见村里人就“嘻嘻嘻”地笑。两个哥哥都是很疼她的。小时候大哥总带着她到田里干活,放她在一边玩耍,有时候还去摘些野果给她吃。二哥虽然是傻子,却懂得保护她,有时候抱着她到处去玩。二哥比她大八岁。小时候他是不傻的,听说十多岁的时候去山里干活,后来一个晚上没有回家,家里请了法师才找到他。找到的时候,他在一个山洞里,耳朵里、嘴里都塞满了泥土。从那以后,他就呆呆的了。村里人都说,他是被鬼“上了身”。那时候,她也不记事,后来听别人说了才知道的。母亲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一直低着头流泪。“雨若,小时候我们领养你是想让你当儿媳妇的。”“什么,儿媳妇?你的意思是让我跟哥哥结婚?”“农村人家里穷,娶不上媳妇,好多人都是童养媳。小时候没告诉你,因为你还不懂事。现在,你也长大了。你看咱们家,大哥没娶也还有人会看上他,你看你二哥,出了事之后成这样,谁还会嫁给他呀?”雨若明白接下来她母亲要说的是什么。“别说了!”她生气地站起来,跑出门去。

    潇湘宝宝2020-12-27

  • 玉羽仙妖5200

    最新章节: :大屠杀!
    时间过得真快,就到二十五、六号了刘大姐根据郭云鹏计划,通过何良让师傅(就是他负责理被刘大姐毒死的师傅的尸体的那个)和唐先云认识。大姐还特地喊了他吃了几次饭,拿了百元跟唐先云作为励。今天,刘姐进里来在郭云鹏家里拿定时炸弹的。也郭云鹏交代的事办了。听了她的汇报郭云鹏极为满意。人又快活了一通。了近17点半,刘大姐赶船回电厂。这晚上,他把定时炸放在提包里,还有百元钱,来到单身舍号。唐先云的宿,看来,他们要炸电厂。在宿舍里。大姐说:“唐师傅只要你能干成这事我们立刻把你送到湾、香港,过上荣富贵的生活。”“的。”然后,刘大从提包里拿出定时弹问:“你好久干”“你们要好久干”“你认为可以就。”“明天我白班晚上上早班,只有班有机会。”“好”刘大姐认为这是手的好时机。然后为了鼓励他,就拿五百元钱说:“这跟你的。炸掉发电后还有五百元。”于每一个月只有十八元工资的唐师傅简直是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看见过这多钱!他竟然一把五百元拿过桌子,在白寸衣掖在灰色子的皮带下的裤包。“你就等着消息!”“很好。后天你下早班我来,”把定时炸弹交跟他说完,刘大姐就走。唐光云尽管,只钱,不为别的。可,想到明天晚上上班炸发电厂,心里虚的,因为,在发厂机房进门就有两解放军战士守卫,上二楼涡轮机房门,还有一个解放军士守卫,这就跟他掉发电厂带来难处但是,他想道:嗯自己还是有优势的我是哪里的工人,办法的;而现在,要做的事:怎样把时炸弹送进厂里,过解放军的检查,别是怎样带到机房?他觉得,应该是好是进了厂,把炸放在机房旁的一个方。那么,我怎样进厂?他在想这个题。他想不出来。了这五百元钱,还另外的五百元,老不要命了。他疯狂道,现在,由于天热,他把白寸衣脱,显出他强壮的胸非常鼓胀的肚皮

    咯嘣202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