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回忆里等你林静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霸道小村医阅读

作者:欧阳斯文
更新:2021-03-03 7:10:13

网游动漫热门

  • 三国之霸汉君临刘宠

    最新章节: :上门挑战
    IMAG0060.jpg(137.24KB,下载次数:0)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4-10-2616:44上传

    J依旧2021-01-27

  • 斗罗之魔神系统

    最新章节: 人参酒和海边别墅
    桌上有两张毕业,都是田小军的一张初中的,一高中的。初中的张,稚嫩,放松自然微笑。高中那张,忧郁,低,眉头紧锁。据小军回忆,初中,成绩优异,照上站在他前面的孩就坐他前排,聊时会揪人家的发;高中时,成一般,记不得站四周的同学,与有过什么交集。着照片,好奇者能直接问他,高三年究竟发生了么,缘何像换了人。他则坦然,是他迄今为止觉过得最慢的三年他甚至不愿回想高一下学期开始父亲先后因为鼻肉、腰椎间盘突等病住了好几次,母亲、哥哥疲奔波医院和家,本无暇顾及他,开始多愁善感,来那个无忧无虑小男孩仿佛一夜大,变得孤独、闭、不爱说话,饭、睡觉都是一人张罗。他总是冷饭,或干脆不饭。当然这些没知道,因为他从与人交谈。他感很烦燥,认为自抑郁了,不知道么熬过来的。大军训时,他被教发现不会走路,知道如何甩手臂…现在的田小军虽然腼腆,但比当初好了许多

    星辰雨2021-01-22

  • 开局觉醒背景系统

    最新章节: 卑劣
    1、看门人与其说是一扇门莫若说是一棵树长久生长在这儿话是最金贵的物事弯腰却不低头对形形色色的人报以同样的颜色需要一个安全的地带盛放我们的记忆多年之后再次回来他弯的更低更接近青砖和泥土2、迷信蛛网缠绕的故事打开朱门虚掩野草抬起身仰望路过的人跟随者的印记附上细碎的磷火明明暗暗的琴音身前身后事浮出粗线条的墙壁庭院中心落寞的石榴树拈香默立和时间对话的人走进一条线一滴雨指向满月的手指送走了多少迷路的人

    舟者2021-01-09

  • 开局神豪签到十连抽

    最新章节: 翡翠首饰
    半个烤红薯文/秦春豆晚报社记者小琳,低头剥烤薯皮,一只黑乎的大手晃进眼皮。她抬头一看,个乞丐,蓬头垢,躬着腰,冲着手里的烤红薯,呀咿呀地比划着吃的。江小琳把了半个的烤红薯给乞丐,就随着流被裹进了7路公交车。刚进办公,胡主任吩咐说:接到群众热线,人被殴打,去人医院采访。江小赶到急诊科。医查了一下记录说:有这么一回事,者不在这儿了?她问:那去哪儿了?医生不奈烦了:患者是"三无”人员,处了一下伤口,可送救助站了。江琳有点惊愕。不是什么人,总该治疗吧。去救助之前,她决定先派出所了解一下况。王警官不紧慢地说:受害人是流浪人员,还是哑巴,谁打的?为什么打?都还得调查。江小琳急忙:建行公交站的那个乞丐?王警官反问道:是啊,你见过?她有了点慌乱:哦,哦,我只是坐车路过那里。小琳脑子里乱糟的。这个受害人隐约约扯得她心。回到报社,她救助站刘站长打个电话。刘站长屈道:不是我们不收留,他有伤病实在不符合救助件。江小琳情绪动起来:这不符合规定,那不符合件,难道他冻死连火葬场也进不吗?快下班时,王警官来电话让她一趟派出所。警调取的监控视里:7路车门前挤作一团,瘦高个男子向江小琳的包,个"黑影“冲上去拦了一下。她还看到"黑影人“手里擎着半烤红薯

    圆脸大叔2020-12-03

  • 人生开挂是啥意思

    最新章节: 担重如山
    剑问天不想死!耳际朔风猎猎,刮得两颊火烧般痛。这坠落之势,快逾流星,直把身体浓缩成一个圆点,生死攸关的刹那间,求生的本能,都可化出无穷力量,剑问天手中长剑奋力击出,剑尖与峭壁摩擦,迸射出闪亮火花,这两者的阻力,无疑减缓了下落之势。如此摩擦着坠下,直到下降了几百丈,渐渐慢了下来。剑问天百忙中环顾左右,眼见左侧有一块岩石微微突起,长剑再度奋力向石上一插,直插入石缝中数尺,终于停止了下坠,人却已急出一身汗,低头俯视下面云雾环绕的万丈深渊,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若不是手中有剑,生死关头插入石中,若是直坠崖底,定然尸骨无存。“好险!”可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力竭体弱,始终难免一死。山风凛冽,直吹得他身子如荡秋千般摇摇晃晃,越在此时,脑子越是要保持清醒。剑问天双眼微合,让自己打足十二分的精神,再慢慢睁开,凝神眺望周围,但见不远之处的峭壁上,隐隐约约有一个陷入的地方,心下窃喜,将血玉小剑揣入怀中,借着峭壁突起的岩石,两手攀援,小心翼翼蠕动身子。虽是短短的几丈远,却累得他满头大汗,丝毫不敢松懈。好不容易接近目的地,伸长脖子看去,及眼处幽暗深邃,原来却是一个小洞。他更是喜出望外,心道:“真是天不亡我!”深深吸了口气,爬上溶洞,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且不论这洞里会有什么,有一线生机总比悬挂在峭壁上等死强。他本来目力甚佳,这溶洞阴暗,却无阻我往前行走。拖着累得快要散架,伤痕累累的身子,一步一步艰辛地走进去,耳听滴水声音嘀嗒嘀嗒地响着,溶洞路径深邃,越是行前,越是阴阴湿湿,竟不亚于身处冰雪之中,顿觉有一丝凉意。这时滴水声更是清晰,再走片刻,已身在溶洞之中。剑问天细细打量溶洞周遭,脚下不远,一泓清泉天然生成,水波微皱,映射出幽幽寒光,溶洞上方岩笋倒悬密集,如雪皓白,水珠滴入池中,如落玉盘,那滴答滴答的声音便是由此发出。剑问天饥渴至极,行近泉池,双掌为瓢,捧了泉水,入口清凉,精神也为之一振。只是这洞中虽有清泉可以解渴,异草奇花偶有所见,却无鲜果食用,腹中饥饿,这清泉总是充不了饥,那叽叽咕咕的声音,实在也太大煞风景了。百无聊赖,只得临池盘膝坐下,默运金蟾神功,过不多久,寒意渐退,丹田之处暖暖洋洋,倒抵消了不少饥意,身体伤痛也逐渐减轻。心中思忖:“若有混天绫或异界的飞天异术,或许立马便能脱困。”只可惜,混天绫不易得,飞行异术也不是谁想练便能练成的!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吧!出不出得洞去,尚是未知之数,到了这时,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剑问天默念《金蟾真经》修炼要诀,气行周天,又在洞中将南冥离火剑、天琴剑法,以及在风顶天那里看到的几招独孤剑法逐一演练一遍,感觉左臂折处已经愈合,只是还有些不大灵活而已,对于自己为何能恢复得这么快,竟是百思不得其解,心想这或许是修炼了金蟾神功之故罢,益发感叹前人刘海蟾的超凡智慧。但那晚在流芳客栈,为了救灵儿,不得已将《金蟾真经》交给那黑衣人,心里想道:“但愿那人学了金蟾神功,千万别拿去为非作歹,否则我是愧对南冥诸位前辈了!”但若人人同他如此想法,应当是天下太平了。须知权欲之心,乃人类陋习,从文者为博成名,可以抄袭剽窃,改头换面,从商者为谋厚利,可以偷梁换柱,以次充好,仕官者为求富贵,可以贪污受贿,囊括民财,为一己之欲争名逐利不择手段者比比皆是。他又怎能预料得到,那个夺去《金蟾真经》的人,将来会掀起江湖一场血雨腥风轩然大·波,其危害,或比冥界刘星宇更甚?这个故事,以后将会写到,暂且按下不表。溶洞中除了可以享受天然滴水乐曲外,无可游乐之处,甚至连躺下睡个好觉都不行,遥望洞外天色暗黑下来,该是夜晚来临了。剑问天练了一阵,有些困倦,只得盘膝坐着,闭目打盹。忽闻一种扑簌扑簌的声音响起,从不同方向发出,此起彼落,而且不只一个,心下大奇:“难道这绝崖溶洞之中,还会有其他人存在?我怎么一点也觉察不到?”正寻思间,突然肩头吃痛,似是被什么利器刺着般,微一激凌,伸手便打,岂知手臂又是一痛,睁开眼睛看去,幽暗中,只见一双寒光四射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霍然站起,使劲甩动手臂,本想将那东西甩开,不料那东西越咬越紧,百忙中定神细看,却是一只拳头大小的蝙蝠。剑问天几曾见过如此庞然大物,惊叫一声,拔腿就跑,恍然想起自己身处绝崖溶洞中,无路可走,心下一横:“你吸罢,尽管吸个够,我身上都是毒,咬死算了!”那蝙蝠竟象听懂了他的心话,两只尖尖的牙齿死劲叮着剑问天的手臂不放,抽空几声怪叫,似是在召唤同伴。溶洞角落,扑哧声音越来越多,不到片刻,便将剑问天团团围住。“一只、两只、三只……”剑问天心里数着,我的妈呀,竟然有二三十只之多,既然甩不掉,剑问天索性便不管了,一只手牢牢护脸,任凭那些蝙蝠一轰而上,尽情吮吸个够,突然双眼一黑,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剑问天幽幽醒来,但觉头晕脑胀,浑身作痛,吃力坐起,洞外透进一线光辉,再看身周地上,躺满了拳头大小的血红色的蝙蝠,他试探着伸脚一拔,那些蝙蝠一动不动,业已死去多时。

    睿意2021-02-24

  • 末世之黑暗纪元

    最新章节: 攻心恶犬
    千山叠翠舞凰,万水碧戏鸳鸯。楼观花蜂蝶醉亭台赏月兰香。此情此天上有,何复现在人间鸡鸣惊醒睡人,原来竞梦一场

    夏炎炎202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