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头舐血造句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张也万事如意简谱

作者:灰色默默
更新:2021-03-07 7:18:47

武侠修真热门

  • 穿越小说剩女甜园

    最新章节: 绝地
    DSC_0353_056_副本.jpg(459.01KB,下载次数: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7-11-1715:33上传DSC_0401_059_副本.jpg(676.88KB,下载次数:0)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7-11-1715:33上传DSC_0687_044_副本.jpg(905.31KB,下载次数: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7-11-1715:33上传DSC_0583_035_副本.jpg(1.11MB,下载次数:0)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7-11-1715:34上传DSC_0859_052_副本.jpg(678.07KB,下载次数: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7-11-1715:34上传初冬晨走大水川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冬天,由于爱好文学创作的原因,养成了出门采风的习惯,当你站在曾经或者是遐想过往的地方,触景生情灵感不期而至,恨不得立刻掏出笔记本电脑敲动键盘,记录下这一刻脑海里的画面。这一刻的画面会让你的文思源源不断,一篇发自心声的作文就有可能成为作品,但遗憾的是在这一刻并不具备伏案疾书的条件,伏案就是说要在一个小小的斗室里,趴在一个小小的书桌上,四周万籁无声,这个时候你的心灵才能够融进文章中。触景生情与伏案疾书居然是一对矛盾体,一个要跑外一个要主内,鱼与熊掌难能兼得。这两年忽然发现了新大陆,这个新大陆就是“照相”,把触景生情的那一刻拍成照片,在斗室里的书桌上的电脑屏幕中重现,让你的灵感悠悠重生,这种方法配合采风日记来写作文已经屡屡试验成功。说了这么多的废话,无外乎是想说明为什么又爱上了“照相”,也就是大众常说的摄影,不敢攀附艺术高大上的“摄影”名头,只是在文学创作采风过程中慢慢地爱上了“照相”而已,因为摄影里的“照相”和文学中的“作文”都是可屈可伸的词汇,出彩了就说是作品,一般般就说是练习,可进可退无伤大雅。最近添置了一套“照相”器材,好家伙拿在手中沉甸甸的,真不知道出门采风能不能背得动,与原来用的索尼黑卡长焦机相比还要重了一倍也不止啊,由于四周文友摄友的忽悠,对于全画幅与一寸底的探究发生了极大的兴趣,虽然天气已经入冬,可是用这台尼康全画幅专业相机试试手的诱惑仍然是火热的。清晨,天刚蒙蒙亮,匆匆吃了几口早点,跨上了沉甸甸的相机包,背上了三脚架,启动了汽车发动机,从宝鸡市姜谭路往东直行两公里,再左拐两百米就进入了宝天高速清姜收费入口。天气尚早,秦岭山下的道路大雾缭绕,心里有些忐忑:这么大的雾气怎么“照相”啊?!高速路就是好,路面良好视野开阔,一路上居然鲜有车辆通过,整条公路好像就是给我们独家修建的一样。穿山、越洞,再穿山、再越洞,数了数五六个穿山隧道总是有的,车子行走在半山腰时雾气更大了,似乎来到了虚无缥缈的仙境,虽然担心光线不好难以“照相”,可是一路上看到雾气腾腾的景色,也另有一番享受。大水川位于宝鸡市陈仓区的香泉镇,海拔两千米,面积达六十平方公里,景区内地势较为平坦,森林茂密、草场广阔,大水川有各类高等级植物两千余种,有百余种野生中草药,锦鸡、血雉、冠鹿、青羊、獐子、獾、狐狸等随处可见,酷暑时山外气温高达三四十度的时候,这里仍然凉风习习气候宜人,盛夏的最高温度只有二十五六度,是个避暑休闲的好去处。传说唐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常用这里的泉水煮茶,饮用后便神清气爽,从此以后各朝各代的乡绅们便以饮用山泉为乐(画外音:真傻啊)。大水川还是多个朝代的皇家马场,也曾经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千百年来大水川作为皇家马场,繁育了无数只宝马良驹,这里森林层峦叠嶂、草场广阔无垠、清泉川流不息、风景美若画卷。正在建设中的大水川九龙山景区总投资三十五亿元人民币,森林公园、地质公园、九龙索道、九龙禅院、九龙山漂流、龙浴温泉、九龙山玻璃栈道、山野别墅一并俱全。对于大水川的了解也仅限于网上做的功课及向同事工友们的询问资讯,地球人都知道,要识真面目,还需亲入大水川。穿过了几处隧道,按照路标左转就车子就开上了景区的专用公路,广义的大水川由三处景区组成,分别是灵宝峡、九龙山和大水川主景区,我们驱车路过九龙山景区时,看到了规模庞大的温泉酒店和度假山庄群,看到了头顶上摇摇欲上的缆车,还看到了峡谷中哗啦啦的流水,今天宝鸡被雾霾笼罩PM2.5肆虐,在这里我特意把车窗打开,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只感到一阵清凉爽口,犹如唐太宗喝下这里的清泉水一般的舒服。开到了主景区大门口,来到了游客服务中心,这里私家车是不允许进入景区的,为此感到心中有些不爽,默默地问了几个“Why”?买了门票和景区摆渡车票,等待了二十分钟后,摆渡车向景区出发了,坐在车中前后观望了一下子,呵呵,怎么总共只有五个人啊(后来才知道那两人是景区的工作人员,车上游客只有我们三人),又想了想现在已经入冬,大水川的景色恐怕也已人老珠黄好景不再,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赏景呢?想着、想着竟然有点可笑了,为了小试单反与非全幅相机的差异,就算是来充当一回傻瓜吧。摆渡车刚刚开出去不远,突然司机的手机响了起来,山路崎岖盘旋,我最忌讳司机接听电话,正想出言阻止这个司机,车子却停了下来,缓缓地倒了回去,问:“乍回事?”,答:“又有人来了”,哈哈,看来傻的不止是偶们呀。车子倒回了游客入口处,看到一行五人快步走了过来,一顺顺都是女士,估摸着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花花绿绿生气盎然,她们坐在车上,车厢里叽叽喳喳顿时闹翻了天。久违了,我的耳边充满了过去在这里工作生活时的语言,一别二十余载听起来余味无穷,这就是标准的宝鸡市人民的普通话-变异的河南话,当然了,比真正的河南土话好听多了,女士们拉呱起来就像是唱朝阳沟豫剧。只听见,哎,不想打听他人的隐私都不成啊,这伙人七嘴八舌嗓门又大,听得她们瞎掰掰近十几年来的旅游经历,也算是涨了点见识,原来宝鸡这个小地方也有喜欢周游的人。没有想到从景区门口进入景区的路是这样子,大坡、九十度的坡、一百八十度的坡、三百六十度的坡一个接一个,路面没有上秦岭的省道质量好,有些路段还在修建,路面很窄有些地方还要错行才能会车,后座上的女人开始叽喳:“师傅,你开车的技术太好了,这要是让我们开,早就掉到山底下去了,你是怎么练出来的啊?”,司机师傅听了高兴的嘴都咧开了,说:“这条路很难开车的,要不是我一天到晚的跑车熟练了,就是老司机恐怕也得出身冷汗呢”,听着他们的相互吹捧,正好消磨路上的时间,我心里想:“路况虽然不是太好,不是吹,让我开车不会比这位师傅手艺差,一样能顺利的开上山,而且绝对没有风险”。车子行驶了个把小时,终于来到了一处有建筑物的营地,看到了摆放整齐的电瓶车,师傅招呼我们坐上了其中一辆,说:“这才是拉你们游玩的车子”。电瓶车由另外一个年龄稍大的司机开车,山里的小风刮来还是挺冷的,电瓶车没有围挡四处透风,坐在这上面就有了乘风破浪的感觉,不算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身旁的草场马匹一晃而过,心中的豪情顿时高涨了起来。说了半天的“人文”话题,也该说说“风光”了,摄影就有“人文”与“风光”的门类区别,文学创作就没有这么严格的规定,往往把人文融化进风光中或者把风光映射在人文里,看来虽然都是人类文化的艺术,还是有着不小的区别。时值初冬,大水川景区的风光依然美丽,虽然没有了秋季的遍山红叶和碧绿的草甸,可是那金黄色与浅绿色的容颜仍旧楚楚动人,微风吹来,浅绿色略带一点金黄的植被忽闪忽闪,远远望去隐约可见几匹马驹低头抬足,山坡上的树丛与山脚下的落叶相辉映,告诉着你冬天来了,天空中飞翔着几只大鸟,不时地穿梭在你的上下前后,绿黄色的草甸中裂开来一道弯曲的宽宽的缝子,清亮的溪水潺潺淌过,树枝上落有一只乌鸦,偶尔呱呱几声诉说着冬季的沧桑,你看,这些不就是一幅画卷吗: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与风吹草低见牛羊共舞,这样美的意境也不是其他季节能够看到的。走过了栈道,跨过了牧场,领略了大水川初冬的景色,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一点多钟,这时候才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只见那五位女士坐在草地上,打开了带来的食物,有人热情地说:“哥,你也来吃吧”,着实吓了我一跳,再想想咱年龄比人家都大,叫声哥也自然,还是宝鸡说河南话的乡亲热情啊,哪里能随便吃人家的东西?只能表示了谢意,然后向前继续走去。回程还是坐摆渡车,打开相机浏览了下拍的照片,哎,怎么都是灰蒙蒙的?猛然醒悟了:天气是阴天呀,又拍的是RAW原图格式,照片灰是正常的,呵呵,还有一个原因不好意思说,悄悄地、弱弱地检讨一下,这台单反咱还没有玩转呢,但是再有几次拍照就会全面掌握它!回到宝鸡工厂的小屋,往微信朋友圈发了一组照片,加上了按语:小学生的水平、大师级的风范,说的是谦虚的话呀,怎奈被工厂的同事跟帖:宝鸡西山养牛业遭到重创,大水川一带成重灾区!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就是咱把牛吹破了呗,导致牛肉大降价,哎,虽然水平不算高,但不是吹,风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吗,不至于影响到了西山的养牛业吧。顺便说说对大水川的整体印象,要说草甸牧场,还有一处距离不算远,那就是陇县的关山牧场,问了问开电瓶车的师傅,师傅说距离只有二十几公里,翻过山梁就到了。今年五月我去甘肃的马鹿坡采风,就需要穿越关山牧场景区,只见路边停满了私家黑车,守卫们一个个曾眉火眼,对游客吆五喝六,好像是谁欠他家钱一般,不要说服务态度了,就连起码的礼貌都荡然无存,若非要用文字来形容,可以借林海雪原的本子说事,整个一座山雕的寨子啊!(北京土话)当然了,该鞭挞的要呐喊,该表扬的还是要呐喊,这里的草甸景色胜过大水川。与朋友和家人已经商量好,明年夏天择日还要到大水川住几天,领略一下这里夏日的景色魅力,更重要的是感受摄氏二十五六度的宜人风光。2017年11月17日西部老土

    佼嵋缨2021-03-03

  • 似此星辰非昨夜全职祖师

    最新章节: 寻觅
    今天发工具们这帮知青刚分配到模房,第二天午,刚上班我们一到班,工段里召了一个简单隆重的欢迎,相互之间自都做了自介绍。在工长和班组长讲话里,对们这些新工再三表示真的欢迎,在上,工段长照厂里的具要求,宣布一个决定:我们这些新人分配给各的师傅,我就跟着各自师傅,开始正的学徒生。  因为的师傅施心是上海人,傅当时在上探亲,他还有回来,我暂时跟着工长杨师傅。他带我一段间。  我刚上班,还有给我们发具,按照厂不成文的规,我只能暂用工段长杨傅的工具,是一个东北宁抚顺人,的籍贯也是宁省抚顺的大家都算是北抚顺的老,在工作、习中大家基上都谈得到起,话也很机,也感觉到什么不方的。  当徒就得不能吃苦,下力的活儿我尽己的力量,么下料,上锯锯木板等我先在旁边着师傅怎么,然后就照师傅的样子模仿着师傅动作,按照上挂着的操规程,逐条句地学习领,一招一式学操作技术  按照规:学徒工操这些木工机,必须要有傅在场监督毕竟我们都年轻人,学来也很容易在师傅的带下,几天以,模型房里圆盘锯、木平面刨床和力刨床等木机床,我们帮徒弟们,本都能够自独立操作了  我觉得些木工活儿虽然说有点累,但总没在农村当知的时侯那么,搬木头,料等,以及用木工机械在体力上,们完全可以任,也就感无所谓,什累与不累,不在话下了而且下班后可以拿着饭,直接到食用饭票打饭。再用不着己现挑水做,从这一点来说,我是常满足的。 上班的时,师傅的话是圣旨。在间里,只要工段里的师,只要他们呼一声,需做什么,我这几个学徒马上争着抢去完成。那年代的人,挺好面子,怕落在别人后面,面子不大好看。 下午下班,我们刚回宿舍,我们起进厂的那师兄弟们,概是他们已商量好了。齐给我们出题了。  们振振有词说:“你们些个当木匠师兄弟们,是经常说要相帮助吗?在我们这帮,下班回到舍里,连个凳都没有,班后大家只坐在连天铺,不管是谁一旦来个客,连个坐的方都没有,么办?你们不是应该做贡献吧?” 当时第一分配到到模房的,包括在内,一共四个男生,们都是从华培训班一块来的,而且多都还是来培训班同连排同班的。个二个都是人熟事,人面大的。这面子不好驳的确谁也不推辞。于是,我们就拍胸脯忘乎所地说上了大:“没问题小事一桩,班后我们四木匠,平均人做五个。证大家下班都有板凳坐”  第二,我们这四小木匠一到班时间,就模型房的木堆场找了一废短头的木,用师傅的具开始为大做小板凳,没有费多大事,不追求么样式,只结实,能够受得住人的量就要得,个小木墩儿面钉一块儿木板,能坐行。这个任很快就完成。下了班以,我们把自亲手做的产一股脑地都回了宿舍。 我的那帮兄弟们就别多高兴了,家一涌而上纷纷挤过来把我们团团住,小板凳下子就被抢了。个个笑颜开,美滋的。一个二地各自拿着板凳,左看看,自我陶着。  大正沉浸在得忘形之时,只感觉到有双大手在我背后重重地了一下。猛回头,我就见我们的车主任(当时称为连长)非常威严地在我们的面,流露着一满脸不高兴神情。我们才那股欢天地的高兴劲,一下子就然无存了。舍里所有的兄师弟们,会儿全都变巴了。  连长非常严地说:“你几个学木匠,可到倒挺方,权力比还大啊。用家的材料,傅的工具干活儿,自己人情,这可对啊。以后要缺什么东,你们可以接跟我说啊我会给你们一安排的。们刚进厂,懂厂里的规,今天你们头一回,我以原谅你们但以后可不这么干了。后再有这种儿,我可就要惩罚你们谁出错我就谁。小伙子,听明白没?”  “明白了”大异口同声地声回答,声如此整齐响。老连长带满意地微笑了点头,随说了一句“们歇着吧。他就转过身离开我们的舍,回车间公室去了。 几天以后我们刚上班不到两小时只看见我们工段长和班长抬着两大满满当当的西进了模型,然后把我8个学徒工(第一批有四男生和四个生)叫到工长的工作台。工段长杨傅说:“现给你们发一工具和劳动护品,劳保品就是:每人一件围腰一顶蓝布帽,一双套袖还有四个口,半块肥皂工具嘛,就斧头一把,柄两根,木刨铁两块,小锯条四根铁榔头一个我想:这个子和铁榔头安个把子,们当知青的应当没问题肯定自己都安。把木柄在斧头和铁头上,别光样子好看,键是要顺手要好用才行至于木匠用刨子,现在铁发给你们,包括手工子等等的工都由你们的傅帮你们做我们当木匠行的规矩,把锯子。一刨子都是由傅传给徒弟,这个规矩能破了。以的工具都有们自己添置小石的师傅上海探亲,没有回来,厂里不成文规矩,小石时就用我的具。”  们几个学徒,七手八脚一阵忙乱,这些东西抱自己的工作前,各自拿师傅的工具开始装备着己的斧子。子。我还像年的知青的样子,左手过来那根木,右手拿起师傅的斧子在一头端顶,简单地剔下,就往榔的长方孔里插,再往下杵两下,就榔头装上了当时我还很意地请杨师给提意见。 杨师傅一就笑了:“弄得也实在难看了,你己觉得可以倒无所谓,我这当师傅可丢不起那。”  说他接过这把榔头,就手榔头从木柄退下来,把柄放在工作上,用刨子了几下,就原来的圆木棒变成了矩断面的木柄装在铁榔头,用手试了,交给我。 杨师傅说“你看怎么,好不好用”  我接来用手挥舞几下,是轻,好看,挺用,而且又了一个漂亮样的外形。不刮手,又用。我满意笑着向杨师,连连点头示感谢。 从今天开始以后每天上,我们都要一着装,头戴着蓝色的帽子,胸前着一件两尺长围腰,一套袖套在我衣袖上,每穿戴停当,外表上看,是一个工人我们就开始作了。  在工段堆木的堆场,在落里找到一硬杂木的木,开始在杨傅的指点下自己动手,猫画虎般地装了木工锯斧头等简单工具,杨师送给我两把工刨子。自动手又陆续置了一些其的工具,在师傅的指点,开始准备受生产任务。  开始杨师傅要我翻砂车间制一个大沙箱这个沙箱的板是上面大下面小,断呈倒梯形。有,在四个落里个配置个木柄。杨傅给我刚武起来的。锯。刨子,斧。铁榔头。有车间工段的各种木工械,这一下都用上了。工段长杨师的具体指导,我基本上一个人,在天的时间里完成了这个沙箱的制作在当时,我是觉得很有就感呢。 以后,我在段里,经常一个人单独受任务。开是做蓝图以的辅助工件在学校读半半读建筑职班的时候,经学过一些筑制图,有些识图的基功,对看蓝的三面视图已经具备一的基础。在师傅的指导,开始依照图的具体尺,在图板上图放样。我学徒进度要那几个师兄快一些。 在一个星期的上午,刚班不久,杨傅到车间办室开会去了一个材料员着几盒铅笔来到模型房要我代杨师签收。开始没明白是咋事,没敢签,那个材料看着我,他经认准了,就是杨师傅徒弟,对于,他倒是满气,见我坚着执意不代验收,他一坐在杨师傅工作台前一木凳上,和东说南山西海的,和我家常话套着乎。就是说他也不肯走双方就这么上了军

    至尊辉少2020-12-29

  • 画界封尊5200

    最新章节: 吃肉的蝴蝶
    柔风拂动着那一片灿烂的阳光,暖暖的,柔柔的,洒满整片天空。阳光下,有一大片金黄色的幸福草,散发着阵阵花香,站在花海边深深的闻着那淡淡的花香,感动瞬间在心间膨胀,要是此刻,能和你相依在这片花海,该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啊!抬头看着天空,那零零碎碎的云儿在蓝湛湛的布幕上跳舞。她这儿飘飘,那儿荡荡,从天边到海角,由海角到树梢,仿佛她的主角戏永远不会落幕,她和风儿跳起美丽的华尔兹,陪着太阳捉迷藏。那些云儿,真的很像我的爱情,你就如我心海的一片云,美妙,缥缈,温柔着我的心却又那么遥不可及,好吧,那就把我的思念,我的祝福,放在云端,揉进阳光里,然后洒在有你的天空里,希望你能看到。

    我要吃马铃薯2020-12-13

  • 天命通缉一品盗妃免费

    最新章节: 智能银河
    1朝阳冬日朝阳是不是也如我一样爱睡个回笼觉?都大半了,才吭哧吭哧探出半个脑。好像熬了夜,觉没睡足似。散发的光,微弱的闪,像碎的河冰的反光。霜,在头夜里,悄悄地造访了大地,在树上、屋瓦上、草垛上、稼上、路旁枯草上……如粉盐。朝阳想将它们拾掇拾掇无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直整个脸都红透了,才赶走了茫白霜。细小的露珠大概是绣花针针尖上挤出来的,粘叶尖,串在草稍,密密的,亮的。如一群顽童调皮地打着世界,与朝阳挤眉弄眼。阳同样花了半天工夫儿,终把小捣蛋鬼们送回到大地的抱。凉风习习,夹杂着丝丝雾,一阵阵从面部吻过,留冰凉雨湿漉漉。你能看到它轻烟一般,从眼前拂过,在远处聚集,酝酿着一场阴谋很快,云雾如潮水般淹没了峦、湖泊、村庄、树木,面的楼房栅栏也模糊起来,人绰绰,恍若仙境。朝阳也无为力,连自己也被装进了这天大网中。冬日朝阳老而无了么?2午阳浓雾消散,太阳被打捞起来,已近午时。冬暖阳,此其时也。霜化成雾散了。迷你小珍珠化了。风上了适宜的温度缠着你,贴脸颊时,舒适多了。人们最欢做的事是抱出被褥,在阳上、栏杆上晒。被子将阳光进棉絮里,酿制出阳光的香,盖在身上,轻而暖和,仿躺在云朵里,有诗人的感觉适合做甜甜的梦。连小猫也在此时阳光里眯缝起眼球打盹儿呢。懂得生活享受的人切不可浪费了冬日午时阳光快掇张靠背椅子于阳台,沏香茶于春凳,捧一本闲书于上——这时候,整个世界便我一个人的了。看几行文字呷几口茶水,闭上眼接受阳全方位的抚摸,阳光的温度是那样恰到好处,不高不低湿不燥,让人骨子里都柔软来,浑欲沉入温柔富贵乡里宠辱偕忘,是的,尘世的一繁华与纷扰,与这一方小小世界绝缘。我,就是王者!冬阳暖暖,只在午时。只是太暂。3夕阳放学后,独自一人在空荡荡的操场上,盯着西的夕阳自问道“夕阳西下几回”,竟有一种要泪流的感。终于明白了古人“夕阳无好,只是近黄昏”的喟叹。飒冷风,扫落一层又一层枯,飞鸟一群又一群掠过,荒间跌落下恓惶的叫喊。炊烟雾霭弥漫开来,在不远处交。一轮血红的太阳,正将坠时光的黑暗隧道。透过早掉叶子的杨树丛,看还悬在村上方的夕阳,我震撼了。广的天宇,没有一丝云彩,秃遛一枚硕大圆盘,毫无依傍是几何老师用圆规画出的大?是哪个孩童弄丢了的气球它挂在了树梢,被枝条划破脸蛋?它落在了人家屋顶,像还想嚯嚯地去天边滚动?是此时,它已气微力弱,大万物丝毫感受不到它的热量它凄美地谢幕,留给人间血样的黄昏

    峰立2021-02-21

  • 大风来

    最新章节: 了不得的敌人
    夏天的夏天的会发生什么?我们的青春会在哪天终止……或许我们都不会明白,在我们的生命中到底会加上什么色彩?紫色的鸢尾花渐渐的爬满整个山坡,将我们的青春逼向最终的尽头。随风而去的芦苇被火烧成粉白的灰烬,撒向六月我们曾祭奠的天空。如雪花般带走叛逆沉重的疼痛!漫天的杂草碎屑在风中飞舞,六月夕阳在我没有聚焦的眼睛里折射岀怪异的弧度。身上洁白的衬衣被压的褶皱,呵呵,过了这个夏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我嘴角挑起了一丝僵硬的微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了,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走了,我站了起来,这次没有将屁股上的尘土掸去。脚下的杂草被踩的吱吱乱响,时光只留在远处白色的断墙的阴影,被其绞的支离破碎。回到学校,明天被通知拍毕业照。自己忽然发现高中三年同学之间的欢笑,朋友之间的友谊就被定格在了明天的一瞬间。以前也会常常拿出初中同学的毕业照来看,然后指着其中的一个人说这是某某某,这是某某某!翻过来看了名字,知道自己错了然后哈哈大笑。却不知道自己还会遇到第二次。还是否能认出?傍晚,小r上了寝室,说今天晚上我们都去玩。你去吗?我问,都有谁?小r说有:小俊,小L,还有某某某,某某某。嗯!去的。我抬了抬头。好,就在南洋路的KTV。怎么又是那种地方?我皱了皱眉……小寒,这里!还没有到门口,就听到小L大老远的喊,我只有无奈的走过去。突然发现小L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喂!同桌三年,还没有看够吗?我说。额,不是,是发现我们都和原来不一样了。变的更加成熟了。是啊!走吧!小俊转身进去了,众人一并跟着。那天,我深刻的记的,自己挑了首《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最后唱的大家哇哇的受不了。一个个揉着眼睛,啤酒泡沫撒的满屋子都是。个个都互相敬起了酒。抓起了话筒,就大喊,我和谁是最好的兄弟;我和谁是最好的闺密。反正最后大家都疯了!放肆是青春最好的体现,我们因为放肆所以有了伤痕,也因为有了伤痕,所以我们青春。结果当然是悲催的了,一路吐到大半夜,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那管宿舍的老大爷差点跟我们干起来了。哈哈,还好,最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床铺。身体还是难受,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我们的呼噜打的震天响,我想夏天的惊雷也不过如此吧!青春.jpg夏天是我们离别的季节,我们一起走在半面是阳光,半面是树荫的小道上。看看天空,拥有一丝丝的明净如我们儿时的笑脸,穿着干净洁白的校服,系上属于我们自己成年来的第一条领带。然后对着自己的第一张照片说:终于长大了。毕业照的取景就在操场的一角,从摄影师的角度刚好看到教学楼,也是我们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小L问我,我们是不是要走了。我没有回答她,走吧走吧,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我脑子里一片模糊。大家都在阳光下都憋着满满的笑,看起来好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反正我就是想逃,躲进树荫里。这里太热,太热!直到班主任喊我,小寒,拍照呢?笑一个。我无可奈何的在我的脸上对起一坨坨肉,看起来极其滑稽。随着快门的“咔擦”一声,我知道,我们的友谊被永远的定格在那一刻。那一个午后,在盛夏的树荫下,有人哭了,有人笑了,有人不知所措,有人继续前行。解开校服的扣子,任风将它吹的摇摆。树荫下,阳光透在我的脸上,闪出点点晶莹。再见了!我属于这里的一切。校园.jpg肆虐的鸢尾在山坡摇曳,发出低低的吟唱。粉白色的破碎芦苇落在肩上,地上的影子已经支离残缺不全。沉坠的夕阳发出呐喊:六月,青春祭奠我们的伤!

    键盘华尔兹2021-03-06

  • 冷皇溺宠粘人小皇后

    最新章节: 两败俱伤
    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可见食物对于人们的重要性。如温饱已不再成为问题,人们开始求食物的质量和品质。而那些旅中遭遇的美食,更是许多人津津道的记忆。属于我的旅途和美食自是毕生难忘。说起小时候的旅,大多已印象模糊,只零星记得个孤立的片段,奇的是这些片段朦胧的背景下却显得异常清晰,同刚刚发生一般,时间空间交错过,一转眼已是光阴流转,再难觅。儿时关于美食的记忆,要数个神奇的海鲜城。大概十几岁吧跟随外公外婆姨姨姨父去北京雁湖游玩,途中取道天津,去了巨霸海鲜城。将近二十年过去,对时的海鲜盛宴早已印象模糊,只单记得那里的服务生都是踩着轮送餐的。只见那些服务生脚踩轮鞋,手捧餐盘,行动自如的来去像是飞翔,又像舞蹈,最神奇的他们彼此擦身而过竟然不会撞在起或者碰到墙壁桌椅,只灵巧的转身,眨眼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小的我竟然看得呆了,仿佛现场赏到杂技表演一般,暗自惊叹。隔多年,这个巨无霸不知是否依红火(我甚至怀疑自己连“巨无”这个名字都已记错),但那些艺精湛的服务生哥哥姐姐已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成为一道亮丽的景。  第一次去草原是在参加作后不久。骑马和烧烤,自然是草原必不可少的节目。骑马与本目无关,暂且不表。记得那次是母亲在塞罕坝品尝的烤羊排。烤羊两人是消受不起,只好退而求次选择了羊排。等待的过程也何美妙。一边看着羊排在师傅手中动着,滋滋冒着油花,闻着羊肉合着孜然的诱人香气,一边欣赏蓝如玉的天空和白如棉的云朵,天朗气清的美景,只觉得胃口大,饥肠辘辘。于是时间变得极其慢,心却是欢喜的,如同明明灭的炭火,有一种生动的况味。其现在城市里各种美食都能吃到,羊排并不见得有多么新鲜。但在样一种情境中,无边的蓝天和辽的草原,心胸都是无比豁达的,嘈杂逼仄的城市街头自然不可相并论。欣赏着如此美景,身处袅弥漫的烟火之中,品尝着最正宗烤羊排,我们所倾心享受的,已仅仅是羊排的美味,而是那样一如海般开阔、如浪花般欢欣的心了。  由于我对螃蟹过敏,所从小到大,一直对这一美味无缘六年前同表妹去青岛旅游的时候吃的最多的是一种叫做“辣炒蛤”的菜,好吃又便宜。蛤蝲是非普通的海洋生物,但经过与辣椒一起烹炒,却变得美味无比。在华的街头大排档,与三五好友聚一起,喝着啤酒,吃着蛤蝲,聊彼此的近况,是何其兴高采烈的件事情。又或者在傍晚的海边,着咸咸的海风,温柔的夕阳缓缓落,独自消受一盘蛤蝲,想想心,捋捋情思,也是很惬意的。我表妹没能在海滩上进餐,却有幸表妹的几位同窗一起在大排档大朵颐了一番,也算不枉此行了。 虽然去了一趟西藏,吃的却都团队的减肥餐,品尝到的真正意上的藏餐,是在四年前的香格里。香格里拉美如仙境的风景给我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那场藏民家盛宴,也成为记忆长河中的一粒珠,散发着明亮的光芒。青稞酒酥油茶,牛粪土豆,烤飞鸡,和藏族姑娘小伙热情的歌舞,点燃高原静谧的夜。宽敞的会客厅回着人们的欢笑声,酒香茶香弥漫滋滋冒着油的整只烤鸡令人垂涎滴。美食使人们放下了绅士淑女架子,甩开膀子撕扯鸡肉大嚼特,学着藏民的样子用双手揉捏糍,围着厅中巨大的柱子载歌载舞那是个恣意滚烫的夜,是欢快豪的聚会,连同我自己在内,这些自平原的汉族人,品尝到的不只藏族的美食,更是一种豪迈的气和坦荡的胸怀,是“心中无块垒月下众狂欢”的沉醉和快意。 异国海边的BBQ,则又是另一番别样的风情。巴厘岛金巴兰海滩,在落日的余晖中,与朋友分享桌海鲜烧烤,是一件特别浪漫的情。不远处的海在绚烂的晚霞中发出低沉的潮声,海浪缓缓拍打沙滩,深邃而静好,几只海鸥盘于半空,海平线渐渐隐没在深浓暮色之中。点燃桌台上的一支蜡,烤虾,烤鱼,海螃蟹,扇贝,子汁,皆置于浪漫的烛光中,香醉人。夜幕降临,几位大叔拉起琴,轻轻哼唱着当地的民谣,清的曲调伴着海潮的低吟,在温馨和的夜空回荡。这样的情调,适同情人甜蜜的低语,或是一个人静地回忆往事,熏醉的海风驱散芜杂的心绪,悠扬的琴音撩拨着感的心弦,跳跃的烛光加上味蕾享受,天底下惬意浪漫之致大抵此吧。在上海度过的春节,也是桩美事,上海的繁华与精致,在历新年中显出特别的喜庆热闹。杨生煎里的一顿晚餐,让我品尝了上海传统的小吃味道。生煎表松软,底板香脆,馅鲜多汁,再上葱花和芝麻,咬上一口,满嘴香。在欣赏了上海的熙攘和奢华后,安安静静坐于小店一隅,玻窗将十里洋场的灯红酒绿阻隔在,只余店内舒缓的灯光,点上一生煎,最好手边再有一本张爱玲文集,一边不疾不徐、不焦不躁品尝着香气四溢的美食,一边默感受着东方巴黎富丽堂皇背后的点点疏淡与忧伤。有诗云:“海上逍遥作寓公,洋房高耸气豪雄。风十里繁华梦,世外桃源景不同到头来,一场春梦总成空。”保繁盛中的一点自省,如此甚好。 旅途中遭遇的美食,品的是不的味道,更是一份难得的心境。在路上,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美食而免去了游子的思乡之苦,多了阔世界带来的一点旖旎与豁达。以旅途中,请善待你我的胃,更不吝啬于你我的心

    公子浪无双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