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世家降生唯一公主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尾鱼西出玉门番外

作者:林妍琦
更新:2021-03-03 12:34:34

恐怖灵异热门

  •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最新章节: 杀人术!
    引子http://www.zgycwx.com/thread-127156-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一章:云琅天内雏日升http://www.zgycwx.com/thread-142372-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二章:老猿洞中美酒盛http://www.zgycwx.com/thread-142502-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三章:梦里不知身是客http://www.zgycwx.com/thread-142873-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四章:情深一刀伤别离http://www.zgycwx.com/thread-143009-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五章:多情小僧女儿梦http://www.zgycwx.com/thread-143197-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六章:山巅老树,树下白衣http://www.zgycwx.com/thread-143538-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风里路尽,雪上踏足http://www.zgycwx.com/thread-145200-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八章:潜龙入云,鄱阳云动http://www.zgycwx.com/thread-145556-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心猿:第九章:荧惑守心,魅影迷踪http://www.zgycwx.com/thread-147528-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出版投稿第十章:小院中的酒意和杀机http://www.zgycwx.com/thread-154707-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出版投稿第十一章:生何惧死http://www.zgycwx.com/thread-154706-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出版投稿第十二章:不速之客http://www.zgycwx.com/thread-154730-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出版投稿第十三章:杀机凛然http://www.zgycwx.com/thread-154986-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第十四章:那一剑的风情出版投稿http://www.zgycwx.com/thread-154987-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第十五章:落雪有情出版投稿http://www.zgycwx.com/thread-155061-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出版投稿第十六章:光明背后的黑http://www.zgycwx.com/thread-155317-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第十七章:风波诡谲出版投稿http://www.zgycwx.com/thread-155316-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十八~二十二章出版投稿http://www.zgycwx.com/thread-155946-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二十三~二十九出版投稿http://www.zgycwx.com/thread-156755-1-1.html(出处:中国原创文学网)

    端木云鹏2021-01-14

  • 神族下凡手机电子书

    最新章节: 小罗与急冻鸟的对决一
    今日是鸠摩罗什大师的圆之日,大师译的金刚经流最广……突然想起金刚经核心,一切有为法,如梦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是观……泡影易碎,梦幻破,稍纵即逝的是什么呢我才懒得知道,能找到“”就不错了…

    西瓜酱2021-01-01

  • 大宋将门录全集阅读

    最新章节: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我正漫无目的地行走,脑子里除了满是为何行走的命题,我再也听不见任何声响,我甚至怀疑——耳朵——是对多余的器官。“停一停吧!。。。停一停吧!”这种几乎是哀求的声音充斥着几乎是要塞满我的脑袋。“我何尝不想停下来啦!”我大声地反驳。“可就是不听使唤呀!”我为此尝试了许多方法,无论做什么样的尝试都只是归于徒劳。我甚至又怀疑起这两只腿,我一边任由身体在双腿的摆动中游移,一边偷偷地胆怯地窥望着它。“是它吗?。。。长在我身上。”这可难倒了我,我要为此感到沮丧,痛苦,困惑。我只好漫无目的地行走,不知道我的腿要带我去向哪里。当我尝试着用痛苦,沮丧,困惑去回应这种尴尬时。我吃惊地意识到不单是腿的问题,连这情感我都需要去尝试,确切地说:由于这腿不听主人的使唤,导致一切情感都开始背叛于我。“这问题该有多么严重啊!”我停不下来,停不下来!无论我愿不愿意,只能一个劲地走,一个劲地走!“还好。。。还好。。。脑子还在。”我暗自庆幸,“我要赶在这家伙也背叛我之前,把一切该死的问题解决掉。”于是,我将双眼从腿子脱离开来,四下打望。“我需要寻求帮助。”对的。不只是我一人在行走,还有很多人,我得在内心掂量着求助的对象: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帮助我,愿意帮助我;这样想着,我居然高兴起来。我注意到:不时经过的人群渐渐地或者迅速地把我丢在脑后。我也不时地丢掉人群,也把他们抛在脑后,如此往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找寻的对象。”我把目光汇聚到一位离我不远,行装奇特的人身上。看上去应该是位老者,步履缓慢,佝偻着的身躯上驼着一副摆满各色小货物的框型铁架。从他身旁经过的人群里,偶尔有人快速地掏出钱币换几样小东西。我很担心,倒不是担心他会被沉重的货物压倒,更何况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这个结论显而易见:和他有过接触的人,都只是奔着自己的需要而去的。“我担心。。。我担心自己不听使唤的步伐,在追赶上他之后,又很快地把他抛在脑后。要是这样,我又怎么解决掉自己的问题呢?”想到这个问题之后,我又开始想起苦恼,“噢。。。苦恼是个什么东西?”算了吧,这情感已背我而去。我只好担心地走着,担心地走着。“喂!。。。老头!你能跟上我吗?我要买东西,可我不能停下来,放慢脚步也不行。”老人侧过头,带着一阵诧异和一丝微怒望向我。我立刻为自己言语的粗鲁改口到“不好意思啊,老人家。我想买东西,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赶路,不能停下来,你能跟上我吗?”“需要什么?”老人故作冷硬地回应到。“你能跟上我吗?”“。。。什么?”“我是问。。。你能跟上我吗?”我加重语气,客气地重复。“你要什么?”老人变着词继续重复。这问题让我迟疑起来,我很惊讶:“是啊!我要什么呢?可是。。可是我的步子。。。居然放慢了,慢到了与老人同步的节奏”。“年轻人,你要什么?”“我很惊讶。。。”我望着老人“不。。。不是的。我很高兴。。。额。。。也不是。。。我。。。我只是想买东西。”我断续吞吐地说。“那你要什么呢?”老人像是从我言语和表情中感受到了属于我的某种不安情绪。出于一位长辈应有的关怀,刻意转化了语调,和蔼地探问到。为了让自己能从这短暂但又无法解释的惊讶中缓解过来,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下意识里,我随口问“你有什么?”老人埋着头,自顾着说“不知道。”我瞪大眼睛狐疑地瞪着他“。。。你卖什么自己不知道?”我快速有力地近乎咄咄逼人的吐出几个字。同时,我开始仔细地去打量起他来:老人看上去最少也有六十多岁了,头发稀疏地黑白相间地凌乱地散落在脑袋上。额头上的纹路如同他其它地方的肌肤一样,干瘪得了无生气。背上的铁货架用两条自行编织的布带死死地勒在双肩上,放佛那布带由于日久负重的原因已经和肩膀容为一体;“可是。。。可是为什么呢?。。。问题的关键又在哪里呢?一个卖货物为生的老者,居然不知道自己卖的是什么吗?可我。。我不是也不知道买什么吗?”我转而又想“问题是,我不是来买东西的!对!”我和老人同步地默走着,在片刻的时间里,各自埋着头,走着,走着;不停地行走,让我逐渐意识到:“疲倦会要了我的命!”我立即开口“老人家,其实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的腿不听使唤。”我压低声音吐出最后几个字,害怕路人听见。“。。。什么?”“我的腿不听使唤,停不下来,也快不上去。快慢是由它自己掌握,我完全掌控不了。”“我不知道自己卖什么,能卖什么。。。”老人答非所问地自言自语地说,转而吆喝起来:“卖东西啦!卖东西啦!”转眼间,这声音渐行渐远。我步伐异常地,自行地快起来。我要拿出苦恼的表情来掩盖这尴尬的际遇吗?“噢。。。演吧。装成什么样呢?我呸。。。没有情感的范本”;停不下的脚步啊!我该去找谁解决这突如其来似梦魇的遭遇呢?我心慌,心急。我想用泪水来宣泄压抑在心中的无法表达的所有情感。“啊!。。。没有眼泪。没有。。。没有的。吝啬到哪怕是一滴也滴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需要帮助!。。。我需要寻求帮助!”我该把目光投给谁呢?右边那位女人?还是她手上牵着的孩子?或者是左边的乞丐?前面的书生?还是身后五大三粗,自古脑胡乱吞吃着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的家伙?腿子自主地在每个人身前放缓脚步,而我“我得好好掂量掂量”这样一想,我又开始高兴起来。我的腿带我来到一座山谷之间。我的腿不听使唤,这并不能说明我的脑子就笨。这山谷看上去更像一位丰满女性的乳沟,我就行走在这乳沟之间。最初见到山谷的景象,着实让我疑惑了半刻。这样说吧:这山谷看上去更像人为的,像是巨大的挖掘机硬生生地将一座山以V字形的缺口一分为二。面向我的两侧山坡,光秃秃地看不到一根草木。而背对着我的两侧,却探出繁茂葱郁的枝叶;V字形山谷的底部,被人走出一条光滑坚硬的道路来。我敢肯定的是,这山谷出奇的长,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这山谷行走了多久。两侧的景色如出一辙,裸露的黄土夹杂着如豆大小的各种石粒,不时从高处唰唰地如浪般层层滚落下来,直到山谷的底部,激起阵阵昏黄的尘雾,放肆地翻滚。行走在道路上的人,个个默不作声,低垂着头颅。“啊。。。除了沙石。。。我听不见任何声响”;不知从何时起,我的腿脚已开始脱离行道,自顾着强行拖拽着我的身体,往那沙坡上攀行。“直接把我摔死更好!“我对着腿子恶狠狠地说“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我由心地痛恨起我的腿子来。我被自己的腿子给绑架了,多么荒唐的事。腿子瞪踩到山腰之间,不再继续往顶走,而是横着走起来。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腿子横行在山腰之间,居然每一步都不会落空,我倒是更希望踩漏一步,滚落下去;可是我的腿子呀!绑架了我!一步也不落空,在山腰间行走。直到我遇见一位,和我一样在山腰间行走的唯一的人。“面相好熟。。。但我要好好掂量掂量。”我的腿子自主地跟上了这人的节奏,我不再为这种情况感到意外。我逐渐坚信,我已屈服于这种意外:我生长在腿子之上,而不是腿子生长在我之上。那人见我到来,很礼貌地问:“你要什么?”我默不作声,在内心掂量是否要开口,这让我很为难。我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他有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不是同其他人一样在谷底的行道上?这一切的疑问让我警觉起来,我要保持沉默。不能暴露出我内心的一丝想法,更不能让他知道:我是一个被自己腿子绑架的人,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啊。这人并没有等我开口,像是早已经知道我会以沉默的方式应对他。他接着说:“你要什么什么呢?年轻人!”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因为——时间——沉默得太久。“我在赶路,停不下来,也慢不下来。”那人接着问:“那你要去向哪里?”,我顿时一脸惊愕,汗珠瞬间从皮腺里往外冒。“。。。你。。。”我近乎愤怒地梗咽着吐出,我已经感到无法再隐瞒:“啊。。。我的腿呀!它不听我的使唤。我想弄明白这一切,我的某些情感也如同我的腿一样。。。怎么会这样呢?。。。我甚至不记得腿是何时与我生在一起的,生我的子宫啊!还同时诞出了夹尾巴的狗!”原本以为这人会为此而感到诧异,或是惊恐。最少也得数落数落我才是.事实却恰恰相反,他依如先前谈定:“我常回想未知年来,如藤蔓蘩穿的际遇,那些占据记忆明晰之处的过往,像我暗示着什么?又像是在一团乱麻之中,时隐时现的某一条,或是几条,等待着我理清开端与末梢的徘徊在意义与虚无之间的游戏。我感到生命的咏叹在灵魂深处哀嚎,可我听不见灵魂的回响,哪怕是一丝轻微的悲悯的应感也没有。我甚至看到一位幼小的孩童,在不见五指的漆黑世界里,哭泣着甩开渴望一线原光的稚嫩步伐。每一步都是万般失落。你难道没发现?所有人都同你一样,不停地行走,从未放慢或停下过脚步吗?我从不问自己为何行走,我也不需要知道去向何处——那是上帝的事情,也是诗人的事情;我能做的只能是承受,无法抗拒的欢乐与痛苦;就像那位诗人所说的,除了生与死,世间事没有一件是严肃的。不过承受这事,比生死更加严肃,不是吗?我曾在山脚下遇见过这样一番情景:件件方正的箱箱火柴,整齐地沿着山脚堆叠在一起,足足码了有几十米长。有位中年人微笑着不停地在搬运火柴。我在一旁凝望着他,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像是明白我的问题。但从未开口,只是对我一个劲地微笑。在他搬运火柴的间隙中,我甚至产生了偷一箱的念头。后来,我觉得这想法甚是可笑,刚开始时还感到可耻。但是廉耻之心瞬间就被一种讽刺的笑所淹没。如今,我更加确信那种笑不该被冠以讽刺的名,它是事实,事实!你懂吗,年轻人?”“。。。。。。我只是。。。。。。”

    猫族皇子2021-02-03

  • 拯救武侠美眉微盘

    最新章节: 超出控制
    刚刚在我们盐城市的鹤亭原创文学论坛里看帖看到我们盐城市的才女锦云作品中的一段话,想与这里的文友们共享读名家著书,我有一个受:优秀作者写文章或说故事,极少用到形容和成语,也很少引经据,几乎都是大白话,略方言,都有自己的个性风格;用极简的文字,述文章的开头、发展和尾;文风朴实无华,像家大哥与小妹在对话,切感人。在创作方面,们有着共同点――写自最熟悉的人和事或地方色文化,或城市,或乡,亦或古老的神话传说像沈从文先生,一部《城》,让大山深处的凤古城,名扬天下,映射神秘和美丽的光芒……

    黑店大掌柜2021-01-25

  • 大唐全才顶点

    最新章节: 邬长练拦截
    第八章爱的奇迹北国的冬天,雪花不知疲倦的下着仿佛永远不会终止,苍茫一片,色彩单一,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冰库。来自乡村和城市里微薄的热气努力地做着无用功要融化这座冰库。天上没有一只飞鸟,地上不见野兽的踪迹。金世缘望着车窗外禁不住双手把衣襟往里掖了掖抱着自己的双臂。这是她第一次来东北,第一次亲眼看到冰雪的北国,她很难想象方舟在这种地方是怎样生存的。她带的衣服在上海来说算是臃肿的,想到这比她冰箱里还要冷上几倍的冰雪之国,金世缘不禁打一个冷战。火车一声长笛疯了一样向前驶去。金世缘回忆起她和方舟在一起时的点滴,脸上挂着笑意。五年了,你还会是当年的那个方舟吗?段金秋如果还活着他也该会和班导柳一男结婚了吧,金世缘忽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恨段金秋,他没有错。人生就像一场虚幻的梦。我们高贵的灵魂在上方静静的望着我们的肉身在尘世中挣扎,在红尘中一次又一次的毁灭,直到有一天肉身玩够了,灵魂就会离去。段金秋带走了太多的遗憾。如果当时段金秋心狠的话,金世缘会不会也有遗憾呢?长春站到了。金世缘透过车窗没有看到方舟,她的心似乎沉了一下。走在旅客的最后边脑子里飞转着各种可能。一股凉气迎面飞来,呛得她差点没上来气,闪了一下,回头看看,后面已经没人,不自主的走下车。正在郁闷,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金世缘!”金世缘仿佛梦幻一般扬起梅花一样的笑脸,笑容是那样的灿烂。向着她的太阳方舟,泪水闪着光从眼眶里奔跑出来。她原地站着,一步也迈不动。方舟跑上前来紧紧抱着她:“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方舟的泪水洒在金世缘的脸上头发上身上。这对分别五年的恋人又被月老的红线牵到一起,金世缘被方舟这团爱情之火温暖的不觉冰雪的寒冷。“回家吧,家里人都在等着我们呢。”方舟脱下大衣披在金世缘身上,一手提起她的行李一手拉着她向车站外走去。“家。我终于有家了。”金世缘万般感动。方舟家里,他的父母已经包好饺子在等他们。当方舟的父母见到金世缘时才明白为什么儿子五年来拒绝那么多提亲的人。吃完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嗑瓜子儿,方舟的母亲坐在金世缘的身边握着金世缘一只手,定定地看着她。方舟父亲坐在她的斜对面椅子上笑容一直没断,偶尔看一眼金世缘,方舟紧挨着金世缘,方舟的母亲拉开了话匣子:“媳妇,我现在就叫你媳妇行吗?”“行。妈妈。”“唉,你在叫我一声。”“妈妈。”“唉。”方舟妈妈抹了一把泪,颤声说道:“媳妇,你是不知道啊,我们家很穷,他爸爸一个人工作,我身体又不大好。方舟这孩子从小就要强,他怕两手空空把你娶进家门让你受苦,这些年他一直在拼命工作,努力赚钱,现在有了积蓄,才敢把你请进家门。”金世缘含着泪水转头望着方舟,眸光里有委屈有责备有感动更有深深的爱。“方舟啊,这五年来你不让我来你家,你也不去找我,为的就是这些吗?你把我金世缘看成什么人了?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在饱受思念的痛苦。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承担呢?”她的心被方舟这种超级爱的模式折磨的如同进了粉碎机里。“你现在赞够钱了吗?”金世缘轻轻的问了方舟一句,泪水刷的一下流下来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就这样直直的望着他,任泪水肆意的流着。也不去擦。她的心里又在质问他:“方舟,我值多少钱?你要用多少钱来娶我?”方舟的心好痛。他深知自己和金世缘的爱不是用金钱的数字来衡量的,但是他是男人,他更知道,娶女人回来是用来爱的,不是来和自己一起受罪的。“爸爸、妈妈,方舟在我眼里是无价宝。一切身外之物对我来说都是粉尘。过完年,我们就去办理结婚手续。”金世缘擦干眼泪十分郑重地表明自己的态度。“那我们五一结婚吧。那时春暖花开。”方舟生怕金世缘受不了这里的冷气候,决定选最好的季节迎娶新娘。“不行,太久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方舟妈妈没等儿子说完,赶忙插一句。“妈妈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吧,我听您的。”金世缘微笑着看看伯母又看看伯父,他们都在笑。“还是媳妇好。我想马上就让你们结婚。”方妈妈拍怕金世缘的胳膊“妈——”方舟不知说什么是好,他尴尬的望着金世缘。“听我的。你的卧室就是新房,今晚你们就洞房。结婚证什么时候办,婚礼什么时候举行那是你们的事,我不管。”方舟不再言语,金世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心里却万分高兴。当天晚上,金世缘面对方舟迟迟不肯脱掉身上的衣服,方舟以为金世缘害羞也不逼她。金世缘为难的望着方舟,不知应该怎样表达自己。她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脱去上衣。洁白的肌肤上刀痕累累,那是外伤。内伤是,三个不同的男人曾经强行占有过她。她要是坦白的对方舟说出这些不知后果是什么,但一定是会伤害到方舟,他等了自己五年,她不想看到方舟失望的眼睛。如果不向方舟说出实情,她又觉得自己是在欺骗。这对方舟不公平。她左右为难。低头不语。方舟惊讶的望着伤痕累累的金世缘,伸手轻轻地触摸她身上的伤疤,泪水一颗一颗地滴落在床上,无声地侵入进被子里。他张开双臂把金世缘紧紧地搂在怀里。金世缘默默地伏在方舟的胸前心里翻江倒海般地不能平静。她暗暗的咬咬牙把那些悲惨的往事深深地埋在心底。这一幸福来之不易,她不希望自己亲手毁灭它。想到此,金世缘伸出双臂搂住方舟的脖子,两个渴望的身体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再没有距离……火车站台上,方舟隔着车窗恋恋不舍地望着坐在窗边的金世缘,火车开动了,方舟跟着走跟着跑直到追不上。金世缘一直在流泪,流泪,流泪。金世缘回到上海,也没顾得上休息,查阅资料,写分析报告,总结一年来的成功与失败。在引进外资上她的路子是对的,而且大获成功,但是也存在一些弊端。她要把这些处理好,另外,她又看好理财这一项,抓住人们贪婪的心理而又不知怎样去经营,她打算与一些大型的投资企业还有股票期货市场进行联营,帮助客户理财。这是方舟给她的建议,有这样的丈夫在身边支持她帮助她不仅给她温暖还可以和她一起搞科研,这是对她多么大的安慰啊。她的报告很快得到上方的批复,而且准备召开地区银行行长会议,金世缘是这次会议的主要发言人。金世缘大胆改革,勇于创新,不断创造奇迹,她的业绩突出很快传遍全国银行系统。一时名声鹤起。五一就要到了。金世缘忙着着手准备自己的婚礼。她是一个孤儿,一切靠自己。这些年她没攒下什么,房子是单位分的,吃穿她不讲究,每月拿出一部分钱买零食和用品送到孤儿院和养老院,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这次结婚她要到长春去结婚,是为了让方舟的父母高兴开心。依金世缘的作风越简单越好,毕竟方舟那边还有一大家子人。金世缘又一次踏上去北国的列车,这次与上次的心情不一样。上次有那么多的担心,这次只有激动和渴望。渴望着永远享受心爱的人那倾世的温柔和绝世的温暖。今天的长春到处春意盎然,鸟语花香,一片生机勃勃。令人心情爽朗。火车欢叫着驶进长春站,金世缘隔着窗子看见方舟心突突的跳着,不断向他挥手。车还没有停稳,金世缘早已经挤到车门口。下了车,见到方舟扔下箱包扑进方舟怀里。按当地习俗,结婚头一天新郎不能见新娘。方舟把她安排在宾馆里,找人来和她作伴。金世缘早早被人叫醒,有人为她梳妆打扮,换上新娘的新装。金世缘穿上新娘礼服又经过一番打扮,她站在镜子前,望着镜中的自己,这分明是天女下凡,美丽无人能及。“新娘好美,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人家还是银行行长呢。没看出来吧。”“这是老方家哪辈子积德修来的福气。”“我家方舟也是难得的。”“就是,就是,这才是天生的一对。”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都是喜庆话。听得金世缘心里甜甜的。这不仅仅是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双才双貌,天造地设,完美绝伦。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着,吉时就要到来,大家紧张又快乐。指针过了吉时,新郎没有出现,大家心里开始紧张。又过了一个时辰,新郎还是没有来,大家开始烦躁起来。金世缘的心越来越不安,她一会儿坐一会儿站,怎么也静不下来。这时有人来传话说新郎出事了。金世缘一把揪住来人焦急地问:“什么情况?”“新郎的车正往这边赶时,从右边窜出一辆大货车,把新浪的车撞飞了。新郎在医院。”金世缘听完眼前一黑,昏死过去。世上真的没有十全十美。金世缘受了那么多苦,上天还不肯放过她。幸福就像电光火石,来得快去得快。苦难却像常青藤一样永远缠着她不放。医院医生办公室里,金世缘在和主治医生了解方舟的病情。“他的情况不大好,怕是要长睡不醒了。”“您的意思是,他已经成了植物人吗?”“初步断定,是的。他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但皮质下中枢可维持自主呼吸运动和心跳,”金世缘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医生办公室。她几乎失去了意志和活下去的勇气。灾难再一次降临到她的头上,是老天爷有意在考验她吗?金世缘擦干眼泪,跪在方舟妈妈跟前:“妈妈,为我举行婚礼吧。”“孩子,方舟都这样了,我们不能拖累你,你还年轻。再找一个嫁了吧。”方舟的妈妈都不敢看金世缘,自顾抹泪。“不。妈妈,方舟是我唯一的爱人。给我一个婚礼吧,这也是方舟的愿望。”婚礼上,金世缘穿上洁白的婚纱,她的旁边方舟坐在轮椅上。整个婚礼金世缘一直在微笑,她推着轮椅上的方舟一一认亲,好多人都在流泪。回到家里,金世缘把方舟放到床上,她和爸爸妈妈商量着把方舟接到上海去,看看爸爸妈妈能不能随行。“我们这边还有你哥哥在。大家帮忙伺候他,你一个人在上海,没人帮你。我们在这边也住惯了。你要想好。”方舟父亲这也是心疼儿媳妇。“你们要是不愿意和我一起走,那明天我就把他带走。我们已经结婚,她是我的男人,我有责任和义务照顾他。”金世缘无比坚定。爸爸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同意她把儿子带走。“这可苦了你啦。”方妈妈又流下眼泪。“妈妈,您别哭,有他陪着我,什么困难都不怕。”金世缘握着妈妈的手,递给她一个温暖的微笑。这天晚上,金世缘打来一盆水,为方舟擦洗身子,然后给他按摩,她看着方舟俊美的脸庞,对他轻轻的耳语:“夫君,我喜欢这样称呼你。医生说你能听到的,但由于你身体某些神经已断或者瘫痪所以想动也动不了或者没力气,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治疗,我每天帮你按摩,按着就能有奇迹发生。我相信奇迹。夫君啊,你要乖,明天你就要和我回上海了。我不想让你住在医院,我要你住在家里,你是我的夫君,我的爱人。我们永远在一起。”金世缘在他身旁躺下,一手搂着他,渐渐地进入梦乡。方舟没有自主口食食物的能力,需要向其体内输送营养,他能消化与吸收,并利用这些能量维持身体的代谢。金世缘不想给他插胃管,怕他难受,她试着用嘴喂他一些流食,起初都被他吐出来了,她一点一点喂他糖水,也被他吐出来了。她不灰心,一次不成十次,十次不成百次。她口对口把水吹进去了。她成功了。方舟的父亲和方舟的哥哥护送方舟和金世缘回到上海。安置好后,又回到了长春。金世缘每天给方舟按摩,清洗,喂水和流食,他不能吞咽,不能主动张嘴,她就嘴对嘴往他口里吹。有时请来医生为他注射营养药物。每隔五天她要给方舟排一次便。金世缘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和方舟说上一会话。“夫君,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啦。还记得我们大学时代吗?那时候你教我跳舞,我笨,老是踩你脚。你却一点都不介意。你的舞跳得是那样好,你快好起来吧,我们一起跳舞。”说着说着金世缘进入梦乡。金世缘对丈夫不离不弃五年如一日,她的故事感动着每一个听到的人。而且她没有因为照顾丈夫耽误一天工。工作照样干得出色。金世缘三十八岁那年竞选上了上海市副市长。各大报纸头条报道。轰动一时。金世缘没有骄傲,她感到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她发誓不辜负百姓的期待和厚爱,是党和人民给她展示抱负的平台,她要多为百姓做事。金世缘上任后,一是要妥善处理好遗留下来的弊病,二是规划未来发展的前景。她日以继日的工作着,人瘦了,工作展开了。这天晚上,金世缘照常是先给方舟擦洗,然后是按摩,接下来就是和方舟说话。“夫君啊,十年啦。有你陪伴在我的身边,我一点都不孤单。我要谢谢你呢。夫君啊,我又要吻你啦。”说着俯身去吻方舟的嘴唇。她忽然不动了,眼睛睁得大大的……

    数沙人2021-01-20

  • 穿越大隋之气运皇朝

    最新章节: 梦境之蛇十三
    走过四季需多久?三天够不吹牛。前日太阳露笑,但见靓妹长裙飘。晚夕阳忽闪落,轻风微手捂腰。披上开衫依然,春花昂首十分娇。踏归程挥手走,天明入眼潇潇。丝丝寒意侵入骨枯枝残叶愁心焦。翻箱柜找衣物,纱裙T恤冷无笑。毛衣毛裤套上身,暖绒绒小熊猫。香香甜喜入梦,凌晨狂风呜呜。被里被外冷飕飕,喷不停要感冒?掀起窗帘一瞧,哪个瘟神敢出招千片万片梨花开,白雪子跑错道!都言天公猴脸,哭笑不得淘气包,续翻衣找棉袄,穿越四奇又妙

    玉璜韬2021-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