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九尾巨星男主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新书剑动乾坤已经上传

作者:幻雨灬
更新:2021-03-02 12:57:20

恐怖灵异热门

  • 步步生莲主角有多少女人

    最新章节: 换地修行
    七律?夏日海边(新韵)沙滩落日暖潮音,往事痕微不可寻。一去飘忽连岸远,未来寂寞卷帆沉。闻笛逆旅伤船老,待月回眸嫌海深。震荡人间犹在耳,鱼龙起夜晚云侵。

    云沐晴2021-01-27

  • 冥媒阴娶

    最新章节: 援手赶到
    我等你,是因为我忘不了。我你,因为我喜欢上了你。  等你,因为我满脑子全是你。等你,因为你让我心痛过。 我等你,因为我舍不得放下你我等你,因为你让我的生活充了阳光。  等你,因为你是第一个我最想的人。我等你,因为你需要时去奋斗。  等你,因为我不想你为难。我你,因为你的情绪可以左右我  我等你,因为我已经习惯听你的话。我你,因为我的心让我去等。 我等你,因为我们有约定。我你,因为我习惯了每晚在被窝跟你聊天。 我等你,因为我从不认为你在我。我等你,因为我从没把你坏人画等号。 我等你,因为只有你值得我爱。我等你,因为你不想伤害。  我等你,因为有我们的忆。我等你,因为我很傻。 我等你,因为我不想逃避我的。我等你,因为我有等你的权。  当我不等你,那是因为发现你心里根就没有装下我  我不是碰到更好的,而因为已经有了,我不想再碰更好的。  不是不会对别动心,而是因已经有了你,就觉得没必要对其他人动心  我不是不爱上别的人,是我更加懂得惜你,能在一不容易!  经选定的人就要随便放手,界上的好人数清,但遇到你已经足够...  即使你不最好的,甚至是最适合我的但却是我最珍的!  缺点以改正,性格以磨合,但机失去了就再也有了。  有说:爱,是一责任。  现我才明白,原责任,就是一子!  现在想为什么那么在激情之后变淡了的感情能步步坚持到了后...  除了已经习惯,到深处之外,该还有两个人互相搀扶,不不弃

    金丹大道2021-02-23

  • 青春遇上喜洋洋奶茶店官网

    最新章节: 回去谢罪吧
    春节,何为春节?春天的节日。春节,日月轮回,季节变换。春节,崭新岁月的伊始,春节,大地回春,物象复苏。春节,更是一杯酒一生情!写在除夕庚子鼠年

    凉州大司马2020-12-25

  • 萌控网游日志百度云

    最新章节: 亲妈VS亲妈
    ——看高山流水游苏吴江区·旗袍小镇即漏窗女子旗袍样式别心裁真是用心文/无双苏州吴江旗袍小镇,字屋顶花格窗门,江民居黛瓦粉墙,素洁方低调做人。—————江妃桥矮小河水,古今人物魅影惑人桃李从容自己抱春,无边暖气浸漫寒云。—————遥看玉貌花站立,羡煞霞衣仙客灵魂,漏窗女子旗袍样,别出心裁真是用心

    依绫2020-12-26

  • 洪荒之我成为了地府大帝

    最新章节: :我那件衣服呢?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是说人生就是一场戏。不过这场戏很长,从生下来演到死亡,囊括人生的全部时光。人生如戏,社会就是舞台。凡是有人的地方都可能是舞台,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舞台。这个舞台巨大宽广,涉及人类生存的各个地方。人生剧场舞台,没有固定的导演,没有彩排,人人都是演员,各自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各自把自己的品格、形象展现。把自己的人生表演。人生这场戏和专业演出不同,专业演员演的是别人,而人生这场戏的演员演出的是自己,展示的都是自己真实的一面。最明显的特征,是不售票,没有票房价值,没有目的性,不用化妆,缺少艺术的感染。大多是无意识,不自觉的行为,没有乐队伴奏,没有固定的观众观看。但有群众的评价,发出不同的感叹和赞叹。把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看得一目了然。人生这场戏,不像专业演员那样投入的是情感,用情感的流露感染人,把人的心灵震撼。而人生这场戏的演员都是用生命去演,用自己的灵魂去演,用自己的真实生活去演,活脱脱自己的善恶美丑,坦露不同的人生价值观。有的人在人生这场戏中演出美丽,演出高大的形象,把自己的人生风采万端;有的人在这人生的这场戏中演出丑陋,演出卑微,让人不屑一看。人生如戏,就是通过人生这场戏,把人分出优劣,高低贵贱。

    妖九拐六2021-02-14

  • 宫本最强出装

    最新章节: 猫起尸
    再次来到学校,大已经是三年级的学了,虽然那段舞已成为了过去式,但清瀚仍然沉浸在它荣耀当中。《月虹的柔靡美梦》让狄瀚的名号变得更响了,暑假里几乎天都有人请他去编舞经常有记者采访他蓝梦翔少了聂勋涵蓝旭桐的身影,狄瀚有点悲伤也有点悦,聂勋涵、蓝旭,他们都是自己的朋友,有共同语言有共同爱好。看不他们,感觉生活中像缺少了什么,但某种意义上来讲,们两个离开了蓝梦对自己也有利。聂涵走了之后自己当了队长,以后学校代表队参加活动,家都得听自己的。旭桐走了以后同学可以公平争夺领舞,以前校长迫于蓝桐父亲的压力,很时候都让他当主角自己和叶峻涛的舞远胜于他,却经常配角,在舞台上作衬托他的伴舞而存。不知为什么,自最在乎的两个人都生了一些变化,龙兰忽然变得冷冰冰,燕清雨变得沉默言了,暑假中他们历了什么。“清瀚章思锐她是个什么的人呀?她有哪些趣爱好?”燕清雨然来寝室找狄清瀚流,第一句话竟然章思锐有关。狄清感到非常疑惑,看燕清雨说:“她呀和我早就认识,她兴趣爱好跟我差不,怎么,你对她有趣呀?还是算了吧她有男朋友的,就那个娃娃脸的赖辉人家比你帅比你阳,家里也挺有钱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医。当然了,如果非要追求她,我还支持你,你也该学如何跟异性交往了要是一直这样老实持,一辈子都结不婚的。”“哈哈…”燕清雨无奈地笑笑,认真地说:“办法,谁叫她是我月虹舞伴,她是那陪我跳探戈的人,然她顶替了聂勋涵我就把她幻想成另半吧!”“你说什,她是你的舞伴,的舞伴不是聂勋涵?”狄清瀚非常惊,仔细回忆那天的演,陪燕清雨跳探的紫衣舞者应该是勋涵呀!燕清雨忧地说:“我也希望个搭档是聂勋涵,我心里清楚她不是那个穿着紫色短裙舞伴是另一个人,章思锐。”狄清瀚才感觉那天的聂勋有点不对劲,跳完卢舞她就显得很慌,后来上台跳探戈跳恰恰,她都显得怪的,表演完毕她是第一个跑向后台。燕清雨现在竟然是章思锐冒充了聂涵,这是真的吗?清瀚正准备开口问究竟,背后忽然传了龙霏兰的声音:不会吧!燕清雨你什么呀?章思锐真代替聂勋涵上台表呢?”燕清雨紧张问道:“你怎么来寝室了,我们刚才的你都听见了吗?“我怎么就不能来,我看好多女生都常进男寝室的,听这么一说我忽然想来了,暑假的第二我在学校附近的网遇见了她,她头一是在学校的寝室里的。我一直就觉得怪,她怎么没有在假的当天回家了,来她也参加了那天活动呀!她的体型聂勋涵差不多,后几乎完全一样,一高,一样瘦,脸型很相似。”狄清瀚叹道:“唉!我只道当时有个男舞者别人顶替的,袁戟跳不好探戈,只好高心成代替他,没到无独有偶,竟然聂勋涵也是别人代的。那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就算你知她不是真正的聂勋,你也不能一口咬她就是章思锐呀!龙霏兰问道:“你么知道那个舞伴一就是章思锐?”燕雨用复杂的语气说“其实我当时也不道她是谁,但我知她一定不是聂勋涵当她来到我身边跳戈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发焦的味道,她头上的。我无意看了一眼她的鞋,双蓝色的小短靴是新的,很明显跟她前穿的不是同一双,所以我当时就猜了,聂勋涵可能已走了,穿上她衣服鞋子的是另一个人这个人应该早就练了那段探戈,舞技聂勋涵不相上下,型完全一样。”狄瀚若有所思地说:我明白了,聂勋涵然找人代替她,这人当然也得烫个大发,弄个和她一样发型,然后再来穿的衣服和鞋子。可个替身的发型是临烫的,所以有那种焦的味道,至于舞,聂勋涵买过两双色的舞靴,一双她己穿上了,另一双了那个替身。可那替身没有提前穿,了要上场的那一刻穿,所以鞋子完全崭新的。”“对!燕清雨虽然看上去实,但也没有傻到种地步,那两双鞋然一模一样,可有双是曾经穿过的,了几天还会那样油闪亮吗?就算使劲也不可能擦得那样净,很明显,她后穿的那双舞靴是新,我记得聂勋涵说,那两双深蓝色的短靴,有一双送给一位朋友。到了第天,清瀚你跟兰兰频聊天,当时章思坐在兰兰旁边,我于知道那个舞伴是了,代替聂勋涵跟跳舞的人就是她,思锐。”龙霏兰恍大悟,说:“哦,来是这么回事呀!不得她听说你们俩一起时有点紧张了她是怕清雨看见她后会猜到事情的真,我开始还以为她清雨的钱没还了。早就该想到了,她嘛非要弄个跟聂勋一样的发型,当然为了代替聂勋涵跳了,聂勋涵可能是为时间太紧了,想早点搭飞机去北京所以让章思锐代替。一起跳舞的搭档形式上分为三种,伴、舞搭、舞友,个人相互配合、亲接触的搭档叫做舞。临时合作,在一表演中同时上台的档叫做舞搭,一般况下舞搭之间没有么情谊,也不会认沟通。经常交流,一起切磋舞艺,偶合作,随意跳舞的道中人就是舞友。狄清瀚接着说:“!不管学什么舞蹈舞搭都会出现,学舞的话,会有一大舞友。至于国标舞学习它的时候必须一个舞伴,因为国舞是一种双人舞,雨,你的搭档挺复的。你的舞伴原本聂勋涵,她让章思替她上场,按理来章思锐就是你的舞,可你跟章思锐之没有任何交流,她能算你的舞搭或者友。”龙霏兰有点感地说:“我最在的一位舞友就是雪华的堂兄,那位雪师传授我舞技,让成为了街舞达人。把他称作绚烂舞友跟他在一起跳舞时我感觉自己显得光夺目,他是我最重的舞友。”燕清雨:“光彩夺目!我章思锐跳舞时也是自信、最完美的状,如此说来,她是的绚烂舞友,也是的月虹舞伴。”三人都沉默了,回忆天聂勋涵的一举一,龙霏兰想起了言剧与武侠剧的一些容。电视剧当中总这样一个套路:主一与主角二保持着种忽远忽近的距离主角一是个戴面具侠客或者舞者,主二是个帅哥或者靓,主角一在不戴面的情况下与主角二呆在同一个地方。了电视剧的最后一或者过了很长时间主角一终于摘下了具,主角二这才恍大悟,原来他(她和我早就认识,我么没有早点猜到戴具的人是他(她)大家早就应该在一了。然而,现实生当中,同样的事情生在燕清雨身上时没有那么多悬念,没有那么多神秘感当那个戴面具的舞站在燕清雨面前时燕清雨就知道这个勋涵是假的,第二就知道她是章思锐在两个月的暑假里燕清雨反复思考一事情,为什么聂勋不愿意陪自己跳那探戈了。为什么要章思锐当替身,燕雨曾经想过联系聂涵,让她给自己一解释,可燕清雨这候才发现,聂勋涵聊天工具已经完全用了,她的手机号像也换了,看来她想跟过去的事物划关系。“清瀚,要我们去校门口那个啡厅呆一会儿,好你的徒弟在那里开对。”龙霏兰的这话提起了狄清瀚的神,狄清瀚问道:兰兰你说什么,我弟在开派对,他们搞什么呀?比试舞吗?那我得去看看。”龙霏兰说:“是,跟斗舞没有关,就是一个生日聚,好像今天是穆伊的生日,她今天刚二十周岁。”狄清与龙霏兰来到了咖厅,里面有点热闹七匹舞狼除了高心以外其他人都在场叶峻涛与辛皓泽也这里。一大群人都在桌子跟前吃蛋糕划拳,赖辉拿着话在唱生日歌,狄清睁大眼睛看着赖辉忽然有一种无比熟的感觉。龙霏兰看发呆的狄清瀚,问:“你发什么楞啊怎么,你想跟赖辉起唱呀,话筒好像有一个。”“不是看到他在那儿尽情唱,我想起了一个朋友。”看见狄清与龙霏兰走进了咖厅,穆伊蕾连忙站来笑着说:“嘿,傅你终于来了,我了你好久,暑假里的中学朋友都说你个人才,说你编的段《月虹下的柔靡梦》太完美了。”清瀚笑道:“是吗其实我也只是编舞已,关键是你们跳太好了,真是不好思,你要过生日也提前告诉我,我没给你准备礼物。”我不需要礼物,你个人能来就行了。天我穆伊蕾的朋友了一多半,只可惜高心成和陆霓宸不场。”纪登皓凄凉说:“陆霓宸,她在已经是名牌大学学生了,上了名校有前途,比我们这破舞校好多了。”皓泽接着说:“蓝桐,这个蓝氏集团太子爷总算离开了们学校,以后男生夺领舞时不会有压了,大家可以公平争。”叶峻涛大声说:“对!蓝旭桐了也好,有五六次演的领舞应该是我结果都被他抢走了就因为他爸爸是校。”狄清瀚看着叶涛说:“你的领舞他抢走了五六次吗我差不多也被他抢七八次!”邓艺谖点醉意了,愤怒地:“老大,你跟蓝桐斗舞的时候为什不认真一点呢?为么要输给他,现在霓宸当了他的女朋,我真的好痛苦,暗恋她一年多了。穆伊蕾瞪着邓艺谖惊讶地说:“哇!也看上陆霓宸了,的天,想不到我们07级最帅的两个男生竟然爱上了同一个子,你怎么不早点她表白了,也许你把她追到手。”赖放下话筒后说:“呀!老二,你和蓝桐一样,爸爸是亿富翁,你长得也挺俊的,具备追求陆宸的条件。就算陆宸不归老大,归了我们心里也舒服,在她当了蓝旭桐的朋友,真是让人心啊!”邓艺谖沉默语,龙霏兰惊呼道“哎呀!我们刚才咖啡厅时,清雨他像走进了女生宿舍完了。”狄清瀚不地说:“你大惊小什么呀?去女寝室怎样,他一定是去章思锐了。”辛皓冷冷地说:“狄清你不知道吧!校长经下令了,以后男进女寝室被抓住了接处分,不用口头评。”“啊!”狄瀚大惊失色,惶恐说:“以前不是只检讨吗?怎么现在然管得这么严了,是不公平,女生进寝室顶多批评几句为什么男生进女寝就要受处分。”辛泽严肃地说:“嗯以前男生进女寝室老师看见了只罚写讨,因为罚得太轻很多胆子大的男生常往女寝室跑,校决定这学期严格管管。”“是这么回呀!”狄清瀚纳闷,清雨真是倒霉,今天开始要严管,偏他就在今天去了生宿舍,希望他别老师抓到。燕清雨刻已经来到了章思所在的寝室,寝室只有章思锐一个人她正在上网。看见清雨后,章思锐有惊慌地站了起来,:“你来女寝室干么,来找谁的?”废话,我当然是来你的,想跟你交流下跳舞的心得,毕那天你代替聂勋涵我跳了一段舞,你我的搭档,我的月舞伴。”章思锐楞几秒后苦笑道:“呵,聂勋涵那个临脱逃的家伙把真相诉你了吗?我以为真的会跟你断绝联,再也不提这件事。”“我确实无法系到她了,至于事的真相,是我自己到的。虽然你的舞跟她一样娴熟,你发型体型也跟她完一样,但我还是察到了一些问题。”到底是哪里穿帮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燕清雨平静地说“两个地方,第一头发,你临时烫头,我闻到了一股发的味道,她头一天烫了,按理来说第天是不会再有那种味的,就算有也不那样重。第二是鞋,她有两双漂亮的色舞靴,有一双送你了对吧!你如果前穿几天,我也许不出破绽,可你到要跟我跳探戈那一才穿,已经穿过几的鞋怎么可能那样净?”“唉!”章锐叹了口气后说:我以为你这个人很实了,原来你的心这么缜密,没错,发我是当天烫的,送的那双鞋我也一没穿,到了要上台前一分钟才换上。穿上了她的衣服,上了她的香水,没到你还是看出了问。”“我当时并不道那个舞伴是你,二天才猜到,当时清瀚跟龙霏兰视频天,你也在镜头里你的发型跟聂勋涵发型完全一样,一间我什么都明白了”两个人正在交谈路过2班寝室门口的连细月发现了燕清,走进来紧张地说“燕清雨,你好大胆子呀!校长已经令了,从今天起进寝室的男生一律处,不是随便说说的已经有几个男生受分了。你快点走,被老师发现了,我章思锐就当没见过。”燕清雨连忙离了女生宿舍,看着清雨离去的背影,细月用复杂的眼神着章思锐,笑着问:“你跟他怎么回呀?据我所知,燕雨这个人很少跟异说话的,几乎没有个异性朋友,他怎大胆地跑到这儿来你呀,你欠他的钱还吗?”“不是,来找我只是为了谈探戈这种舞蹈,我他一样喜欢跳探戈算了,不谈他了,谈你吧!我一直感不理解,你开网店的衣服都是山寨货大多都是高仿产品那为什么你卖的化品都是正版货呢?连细月耐心地说:这你还不懂吗?衣和化妆品不同,衣是穿在身上的,衣坏了烂了不要紧,会给身体造成太大害。可化妆品不同那都是抹在脸上的要是我全卖伪劣产,人家的脸烂了来我麻烦,我负得起吗?”“是这么回呀!说的也是,化品要是全卖那些伪的水货,人家的脸出了毛病一定会来你算账,你会有大烦。”由于香港回纪念日的表演大受评,某个电视台也邀请蓝梦翔的舞者场,希望蓝梦翔的表队能在国庆节晚上跳舞,把那段《虹下的柔靡美梦》跳一遍。狄清瀚考了很久,决定联系旭桐和陆霓宸,让们在国庆节那天来大家一起表演,校表示不可以再让蓝桐当领舞,因为他经不是蓝梦翔的学了。狄清瀚考虑了天,决定让叶峻涛领舞,毕竟他和辛泽的形象好一些,他们跳舞的时间长点观众也会更满意狄清瀚在三年级的一个周末把章思锐了出来,有些话要她说。“我终于明你为什么要跟赖辉往了,我真是迟钝这几天才发现。”哦,你终于发现了?”狄清瀚笑道:因为赖辉看上去跟亦楠有点相似,他亦楠一样有当歌手潜质,拿话筒的姿也一模一样。我一就觉得奇怪,你曾说过,绝对不会在园时代交男朋友的为什么在蓝梦翔破了,而且你交往的象还是一个不成熟富二代,原来是因他。”“没错,我一次看见赖辉,就觉他和乔亦楠非常似。唱歌时的表情跳舞时的动作,简就是亦楠的翻版,以我愿意跟他交往他对我也挺大方的”“你当年为什么对他表白呢?亦楠现在也不知道你的份感情吧!”章思无奈地说:“我当的想法很简单,努念书,考上那个音学院,就是亦楠念那所大学。等我们了同一个学校后,就对他表白,然后个人自由自在地一生活。”狄清瀚说“你是这么想的吗怪不得有一段时间很少来工作室了,来在拼命念书呀!“是的,可我后来是没考上那个音乐院,我在思想上徘了很久,最后还是定离开双色鹰,当你也已经走了。”没想到半年后我们在蓝梦翔再次碰面坦白说,在这个学看见你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是又恐惧又奋。”“又恐惧又奋,至于吗?见到既高兴又害怕,岂是太矛盾了。”狄瀚说:“高兴的是到了昔日的同伴,怕的是你了解我的去,在很多街舞爱者眼里,我是个战不胜的舞者,所以称作舞神。”章思感叹道:“明白了因为我知道你的败,而且目睹了你输韩晔龙的整个过程”“嗯,我真的好怕,只要看见你,会想起输给韩晔龙那一天。现在来看失败也没什么,人都会有遭遇挫折的候。”“赢过你的恺华在双舞杯输给你,至于韩晔龙,知你何年何月能赢一回,我当年要离双色鹰,说到底是为我知道了亦楠内的想法。”狄清瀚道:“他完全不给机会?”章思锐有悲哀地说:“我到在也没有对他表白他可能还不知道我他的感情,他和你样,被洪曦月迷得魂颠倒,他也想过和韩晔龙争夺洪曦。”“不是吧!我亦楠关系那么好,都不知道这些。”乔亦楠,他的性格你那个好兄弟燕清差不多,没到那一不会说出自己的心话,清雨看见聂勋要离开学校了才对表白,亦楠也是看你走了才打算跟韩龙争。”“是这样!我走之后,亦楠跟韩晔龙争过洪曦?”章思锐调侃地:“是呀!因为之月姐跟你走得很近他跟你是好朋友,好意思跟你争,后你走了,他决定跟晔龙争。这一切我的很心痛,再加上场的失利,我终于定离开双色鹰工作,去其他地方学舞就这样我来了蓝梦。”“我虽然非常念双色鹰,但我从没有后悔过离开那,因为我在那里当了第一。你了,离之后有没有后悔过”“我也一样,非怀念那个工作室,……离开之后我从觉得后悔,在蓝梦认识了这么多好朋,我感到很幸运。狄清瀚严肃地问:那你有没有后悔曾爱过乔亦楠?”章锐答道:“坦白说无怨无悔,这是我心的选择,爱他的觉让我很满足,无谓结果,就这么简。”“说得好,就我对洪曦月的那份,不求美好的结果不求别人的理解,经爱过在乎过就够。”“我劝你还是好珍惜身边的那个人吧!龙霏兰,她解人意、温柔善良能言善辩,人也长漂亮。最重要的,和你一样,喜欢舞喜欢心理学,你们共同语言。”“我珍惜她的,至于你我感觉你和赖辉不有结果。他比亦楠远了,亦楠真诚善,赖辉就知道玩游搞恶作剧,比我徒穆伊蕾还要恶毒。章思锐不满地瞪了清瀚一眼,说:“为什么忽然跟我说些,我们已经是三级的学生了,前两你从来没有在我面提过赖辉,今天怎说起他的坏话了。“我……”“其实是想撮合我和你那好兄弟对吧!”“呵……”狄清瀚一坏笑后说:“这你猜到了,我感觉你清雨挺般配的,你他的月虹舞伴,你本来就应该是一对如果你真的跟赖辉翻了可以去找他。“我本来不想陪他那段舞的,聂勋涵了我很久我才勉强意的,再说明年就毕业了,我们都要入社会了,这个时再谈感情也太迟了!”狄清瀚用哀求语气说:“你好好想吧!清雨不像那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他是个值得依靠的伙伴,他虽然看上老实笨拙,但有时也非常机智、非常明,对长辈都挺有貌的,从来不说粗和脏话。”“让我好考虑一下吧!我赖辉也不是那种随便便在一起的情侣”

    狮子红猎户座2021-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