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修真录重生》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重生嫡女谋略书包

作者:原艾伦
更新:2021-02-25 13:29:31

职场校园热门

  • 小说全能之天才学生

    最新章节: 火影鬼蚁合并
    “敢不敢做一天的爱人?”麦子莫名其妙的问“天上没有星斗”。她刚刚认识的微友。一个看着养眼,性格沉稳的男人。“为什么只做一天呢?不是两天,三天?”“因为我的耐心只有一天而已。”麦子常常觉得对方没有那么爱自己了。于是她就主动消失。日常的爱情都是兑了水的。麦子就是不肯妥协。“可以。”他看起来不是一个很随便的人,麦子有预感。“说说做爱人的条件。”他好像知道麦子的下文。“三条够了。第一,不接吻。第二,不做爱。第三,保证我的安全。”“我要求去露营。”他说。“你说的我都同意。我只要求我们一起去露营。”他知道麦子渴望一次露营,只是没有人陪她。“我没有设备……”麦子犹豫着。“我负责采购所有的设备和食物。”他果断的说。“我们怎么称呼彼此,合适?”他做事向来一丝不苟,多年的商海沉浮让他老到于此。“叫我麦子吧。”麦子显然不想称呼“老公”,虽然说好了做爱人。“叫我哥哥吧。”“你没有搞错吧?”麦子突然笑起来了。“叫一声试试。又没让你喊‘老公。’”他在激将麦子。“哥哥妹妹的有劲吗?”麦子不屑。“再喊一声。”他竟然厚起脸皮来了。“无聊。”麦子放下了手机,却忍不住微笑。麦子站在阳光里。她眯起眼睛晒太阳,好像可以蒸发心里的伤感。“上车吧,麦子妹妹。”他揺下车窗,一脸的笑意。第一次见面都不觉得尴尬么?麦子一路看着窗外。她有点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万一……“这是我的身份证。你可以拍下来给你闺蜜。万一……”他真的拿出证件来。麦子没有拿,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你刚刚失恋。”他一边沉稳的开车,一边忍不住的从镜子里偷偷看麦子。心里怎么那么多欢喜?“你看出来了?”麦子没有否认。“我倒是感到荣幸。如果不是他的愚蠢,怎么有我的机会?”他说完递给麦子一瓶水。百岁山。然后他在十字路口停下,宁愿让前方的车子先过。他只是不想惊扰麦子。“给你。”他又递过来一板口香糖。麦子怀疑他是不是想接吻。“别想歪了啊!我不会违反‘三大纪律’的。”他怎么可以这样聪明?“不用说话。我不会觉得尴尬。这样一起驾车出来透透气,我也是想很久了。”他又看了一眼麦子。麦子睡了。身上盖着他递过来的毯子。他轻轻吹着口哨。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三毛笔下那个神仙都嫉妒的地方。山谷,几棵杏树,小河,村落。微微下着细雨,雨丝如发,绿杏飘香。“戴在头上。”他变魔术一般的拿出一块格子手帕。三毛和荷西当年就是头顶手帕坐在树下野餐的。他都知道。他看过麦子每一篇qq日志。“坐下休息一下,这是温水。”他连保温杯都带来了。麦子惊讶的望着他的背影。他很好。可是每一段爱情的开头都不错。然而过程总是很失败。那个人要结婚了,挨千刀的。他从后备箱拿出小炉子,野外常用的那种。他说不想让麦子吃凉的。本来心就够凉的了。麦子忍不住加入进来,帮他拾柴,生火,一起被呛出眼泪。麦子赶紧拿出纸巾给他擦脸。他没有躲。他们一起煮粥,烤肉,烤土豆和玉米。这是麦子从小喜欢的食物。然后他带着麦子一起散步,做花环。或者捉蝌蚪,捞水面的菱角。麦子复活了童年所有的回忆。晚上,他拿出睡袋,支起帐篷。他甚至带了充电宝。一个大帐篷。他只是知道麦子一个人睡会害怕。然后他在麦子躺在帐篷看书的时候,自己出去捉了好多萤火虫,夏夜常有的东西。当萤火虫飞舞在帐篷里的时候,他们都觉得一天远远不够。于是又住了一晚。接下来又没有回去。后来第四天也结束了。第六天也过的很快。不如做一生的爱人。麦子终于结婚了。那个挨千刀的也来了。眼睛里内容复杂,麦子没看见。谁能移动麦子看着爱人的目光呢?(结局)

    九歌_杭州趣阅2020-12-27

  • 我杀了法爷sodu

    最新章节: 看不懂的局面
    我喜欢在这的黄昏抄写我觉得动人文字夕阳被间分割成竖印在墙上日的颜色是万的温柔偶尔起曾经遇见的人钢琴曲最后一章秋不急打开窗台晾着的衣洗衣液的香被送给无数这样的黄

    君夜无眠2021-02-09

  • 我能召唤伞兵txt棉花糖

    最新章节: 查封!
    在诺克萨斯,只要你有实力,人人都有机会上位。这与种族、性别和社会地位无关。而且,在诺克萨斯阵营里,你只需要奉行的一个原则,那就是:‘对诺克萨斯绝对的忠诚!’锐雯对此深信不疑,努力奋斗希望出人头地。作为士兵时她就表现出不俗的潜力,虽然身材矮小却精通剑术,最后成为残忍高效的战士。而力量的来源就是她那颗坚定信念的心。在一个拔云撩雨的夜晚,诺克萨斯召集所有士兵、将领,准备对崇尚和平的艾欧尼亚突袭。当然,瑞文也参与其中。世说诺克萨斯战无不胜,可这次,诺克萨斯却遭到强力反扑。不久,这场战争很快变成一场屠杀。诺克萨斯士兵紧跟着来自祖安的战争机器跨越死亡之地,但战争并不是锐雯受训的光荣战斗。她奉命来消灭战败重伤的敌人残军。随着战争的进行,战争明显不再是取代艾欧尼亚政权,更像是毁灭与屠杀。在一场遭遇战中,锐雯部队被艾欧尼亚军队包围。他们呼叫附近的援军,回应的是炼金术士辛吉德的生化炮弹,雯最后拼死逃了出来。而这时,映在她眼前的是无数我军与敌军烧焦的尸体,背叛与耻辱感深深刺痛她的心。她恨辛吉德,更恨诺克萨斯。但随着敌军援军赶来,她选择了离开,而这份记忆永远无法拭去。不久,诺克萨斯官方把锐雯计入死亡者名单…话说,当时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的时候,有一位青年男子跑了出来。他就是“长路漫漫,唯剑作伴,”嗯嗯,没错,就是我!疾风剑豪—亚索!身穿蓝色武士装,飘逸长发,带着伤疤俊秀的男人(荣耀的勋章),他打算做一名潇洒的侠客,于是离开了家乡(艾欧尼亚),过上纯爷们浪子的生活。不久,他来到了召唤师峡谷…召唤师峡谷可不是个简单的地方,那里充斥这危险与杀戮,随时可能发生团战(嘻嘻)。阿豪吹着口哨,利索地走进前方的草丛(我想:他大概想方便吧,虽然没有视野…)。忽然间,只看见刀光剑影,只听见铁铝铿锵(难道是草丛伦?),一位矮小身材,银光短发,眉目清秀的女汉子正手持断刃对着剑豪(跟剧本不一样嘛!)怒斥道:“你这色狼竟敢偷窥老娘,不要命了!”豪满脸通红,反驳道:“大姐,你说什么?老夫在此方便而已。”“是吗?那你干嘛脸红?”女汉子问道。豪接着回答:“哈,你还说,我本想进草里的,可还没踏进去,就被你给吓出来了,而且我想说我脸红那是因为听到你说‘偷窥’的时候而产生某种生理反应罢了(该不会那个也…)。”“哼!好色之徒尽多废话,受死吧!”于是她便拿起断刃,便向阿豪冲去。(时间15:00)就在这时,豪准备拔出风刀回击时,他们地底下发出了雷霆似的怒吼…“糟糕,快闪!”阿豪喊道。剎时间,他们同时闪开。“是男爵!这里是龙巣!”女汉子惊讶道。前方的地面开始开裂,四方开始动摇,几秒后,“嗷!”男爵遁地而出,三个蛇头,口里喷着毒焰,紫色鳞甲,身高50米以上。它咆哮着,势想要把眼前的两只“待兔”给吞掉!豪被眼前那只巨兽给愣住了,不过随即冷静下来,想着击杀男爵的丰富奖励,向女汉子浅笑道:“不想死,就助我把这怪物给干掉!”“什么叫‘助我’,是你助我才对吧!"女汉子冷答道。“少啰嗦!(豪)”随后索从腰间拔出风刀,一阵疾风袭来,附在索身上,飞向男爵“一念,一剑!斩钢闪!”这时女汉子也拿出断刃,念出开封咒语,断刃瞬间吸满了符能,然后冲向男爵“我已经觉醒了!斩舞之翼三段!”确实,他们现在面临最大的敌人是纳什男爵,而不是彼此,更何况他们也没有彼此伤害的理由吧。经过30多分钟的鏖战,男爵已经奄奄一息…这时,他们已经身负重伤,豪也只能用刀支撑着身体。但是女汉子为了击杀男爵而继续冒险前进,可狡猾的男爵早已准备给女汉子最后的一击…她已来不及回避了,结果(…)。剑豪几乎用尽所有力气,用风刀朝女汉子那边刮起一道风墙。男爵被女汉子收服,而那时,天色已晚。经历过这场与男爵之间的生死鏖战,两人已疲惫不堪,加上天色已晚,他们决定在原地升起了篝火,等到明天再启程。今晚的星星特别璀璨,峡谷也非常宁静,偶尔会有狼在嚎叫(那三只狼?)。两人隔着篝火对坐而息,女汉子只是呆呆坐着,肚子里还隐约叫着。豪显然发现她没有带粮食,随即从口袋里拿出了解闷酒和牛肉(原来浪子的伙食还挺丰盛的嘛),把牛肉撕开两份,并把一份递给她,然后喝酒起来说:“这给你,饿着怎么行?”“谢谢。”她没有直视阿豪开始吃着牛肉。“我叫疾风剑豪,叫我阿豪好了。”“我,锐雯。”于是低下头继续吃着牛肉,还是没看阿豪一眼。(这时候,无论是谁,都会受到1000点的真实伤害。)“我是一名浪子,喜欢到处游荡,行侠仗义且不说,对人也十分真诚,所以你不用拘谨。”豪再次打破了沉默笑道。瑞文依然无动于衷,只顾把剩下不多的牛肉干吃完。不知过了多久,夜晚异常平静。(阿豪又受到了500点的持续性魔法伤害。)“好了,我走了。谢谢你的款待,就此别过。”雯站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裤子上的灰尘敷衍的说。阿豪非常郁闷且生气的说:“你差点死掉,你知道吗?你这样冒险地去杀男爵值得吗?为什么非要这样对待自己不可呢?”豪非常的不解。“如果我死掉就好了,算了,我还是走了,就此别过(锐雯站起来转身想离开)”不过她有所犹豫。阿豪饮起酒继续说:“亏我还全力救你呢?不过…咳咳(吐血)”。雯见状,十分惊讶的喊到:“你怎么了?喂,喂。”随后,她发现剑豪胸口发紫,豪脸色苍白。“喂,喂,你究竟怎么了?”雯扶起阿豪摇晃他又喊道。“没关系,死亡对于我来说十分正常的,从我决心对付男爵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觉悟了。(豪)”“别死啊,活着多不容易啊!喂!”雯继续摇着阿豪。“嘻,亏你不久才说想死,现在却说活着不容易,咳咳,浪子为正义而死是最光荣的!咳咳(豪)”之后他就晕阙过去了。..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阳光洒在了阿豪身上,他艰难地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发现自己胸口贴上了药膏,不觉笑了笑。于是拿起行囊,继续旅程。..不知过了多少天,阿豪来到了艾欧尼亚附近的一个村庄闲逛(幸福村),正巧发现了诺克萨斯士兵在这里抢掠。伸张正义的时刻到了!于是拿起风刀前去阻止。正直这时,锐雯也来到这个村庄,她看到蛮横的士兵在烧杀抢掠,实不可忍。但她发现那是诺克萨斯的士兵时,咬牙切齿,却又下不了手。可有几个士兵发现她并认得她,讥讽她说:“哈!我认得她,这小白脸,你怎么还没死啊?在诺克萨斯像你这样打败仗的人连狗都不如!要是我的话,早就想死了,哈哈哈哈。”随后几个人围在一起手搭着手踉步离去。雯闭上眼睛,咬着牙,默默忍受着。同邦人不会杀同邦人吧,她可能是这么想的。这时,阿豪赶了过来,他发现许久不见的锐雯而感到高兴,并对她说:“这帮诺克萨斯士兵如此的蛮横,我猜就算他们本国的国民也不会原谅他们。”于是,立即拿出他的风刀“剑气—吹风!”,无数阵疾风让他们四脚朝天,各处逃散,而刚才讥讽锐雯的人更是狼狈不堪,连衣服、裤子都刮掉了。之后雯若有所思,好像特别在意阿豪说的那句话,感觉阿豪知道她内心的感受…之后,她开始有了笑容。不久,当地的居民各各拿着自家储藏的粮食美酒赠送给这两位英雄(豪、锐),还邀请两位参加全村今晚的欢庆晚宴,为了报答他们和庆祝成功赶走了诺克萨斯士兵,剑豪和锐雯是不可能拒绝的吧。四面欢声雷动,八方珍宴全席,阿豪一边大喝着美酒,一边啃着各种鲜肉。对于一个浪子来说,那是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雯她只喝了点果汁,随后一人来到了村外的湖边上静静地望着流淌的河水。?今晚的天空没有星星,也没有乌云,唯独只有月亮异常明亮。晚宴快进行到一半,大部分村民都回去了,剑豪还喝着酒。这时他有些醉了,然后用碟子装了一盘牛肉和带了两壶酒到村外的湖边上。“长路漫漫,唯酒作伴。哈哈,今晚太高兴了,没试过这么高兴的了。”或许他真的有点醉了。于是他坐在锐雯旁边的草坪上,放好食物,跟雯一起看河。雯也没有理他。几分钟过去后,阿豪有点不耐烦了。“河有什么好看的,你光看它,它又不能给你什么,它只容纳鱼,而不容纳人。”于是,他在地上捡几个石头往河里扔。只见水波荡漾,一下子又没了,它有意义的时间只有几秒钟。雯也在看着,心里想着什么。阿豪拿出自己的箫吹着,说起了自己的往事:“还记得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见习剑士,当时看到诺克萨斯士兵在村里横行作乱,想去教训他们一顿,可师傅却叫我守住剑道馆。可我还是没听进去,率自地出去教训诺克萨斯士兵…呃…好酒!”阿豪边喝边讲道。瑞文她对此很感兴趣,非常专心的听着,注视着阿豪并摇着他,急切的问:“然后呢?然后怎样了?”阿豪稍稍回过精神,咽了咽口水继续说:“然后回来的时候发现师父被人给杀了!满地都是道馆弟子的尸体,剑道馆已成废墟,几百年的光荣剑誉毁于一旦!我抱着师傅嚎嚎大哭,但这时道馆外的艾欧尼亚士兵却为这场不是胜利的胜利而欢庆。不知死了多少人,活下来的人只知道胜利的“喜悦”,而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不久,我因擅离职守而背上了杀傅的罪名,最后被迫离开了家乡(艾欧尼亚)。就在当天中午,骄阳似火,我提着行囊走向城门的半路上。于是,他来了—我的长兄:永恩。我知道,他是来杀我的。他沉默着,满脸的严肃加上冷酷的双眼,望着我。我也望着他,时间像静止一样,感觉这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呼呼”盘旋的风像不知方向的羊在他们之间围绕着。顿时间,永恩从背上拿出泛着红光的饮血剑指着我,冷漠的说:‘永别了,我的亲弟弟。’他的脸是如此的僵硬,眼神是如此的坚定。我知道,我们两人之间,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于是拔起束在腰间的风刀,蓝光剑气随风而来,缠绕在人与刀之间。一刹那,天地间红与蓝的跳动,光与影的碰撞,风与火的博弈,最后在一场微风中消失。‘永别了,永恩。’”阿豪流下了他一生之中最坚忍的眼泪。男人之间的战斗是最激烈也是最无声的,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国家而奋斗,不得不为自己说过的承诺而死亡。这时瑞文听得入神,明亮的眼睛好像有些湿润。“其实,我并不恨我的家乡(艾欧尼亚),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在那里学习了剑道,虽然说国人不了解我,误会我,但我认为人世间人不可能不犯错,就连我自己有时也不能原谅我自己一样(为什么当时死的人是永恩,不是我)。到了现在,我觉得我非常幸福,因为我在流浪时学习了很多东西和遇见了很多人,发现其实人是很善良的。记得有一次,我迷路了,又饥又渴,于是倒在了一个山谷里。最后是战争之王救了我,还带我去战神峰玩,一次我还把他的长矛给弄丢了,他差点把我扔进山下,结果拍了拍我肩膀,原谅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到德玛西亚投宿,在大街上发现盖伦的妹妹拉克丝在墙角在抽泣,我过去问她‘怎么啦?小妹妹。’你知道她怎么说?她说:‘哥哥又欺负我了!呜呜呜…’对了还有,还有…"接下来剑豪开始说醉话,最终醉倒在雯的肩膀上。锐雯没有立即把剑豪推开,而是把他轻轻

    季软硬2020-12-04

  • 太极通神在乐文网上的全部章节

    最新章节: 柳暗花明又一村
    欢迎文友们到日记版练笔写心写感想,孤烟和小舞作为这个块的编辑,一定认真回复,绝让一篇帖子受到冷落,希望文监督指正。有兴趣的文友可以编辑申请版看看我的申请帖子了解孤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个啥样的人在和自己对话。诗,微小说,抒情文,写心情是的生活随感,信手拈来的都是己的故事和生活感悟,诚愿文们也拿出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它变成有激情有共鸣的文字,文字成为你生活的力作,成为情感的诠释。生活中的我是一认真,负责,热情,兴趣广泛阅历丰富的人,相信会成为你朋友,思想交流也好,文字解也罢,只要走到一起便是朋友欢迎你!风雨中我们同行

    流泪的鱼wyj2021-02-09

  • 茫生缘

    最新章节: 照顾吕奉先
    秋雨刚住了,请来好师傅,维修豆腐渣,更换水龙头。当初享红利,那些人黑心。用的水龙头,都是豆腐渣。还给倒着装,而且不改正。到了如今时,问题多的是。拧都拧不住,漏水不停歇。北京很缺水,千万别浪费。赶快换新的,节约是本份。豆腐渣工程,实在害人民。

    鬼屋2020-12-17

  • 重生之养娃日常中文

    最新章节: 无敌的黑暗武士
    下午3点多,一辆四轮车从石城子的葡萄园发了,包工头的舅舅着车,拉着我们十几人去哈密油田的新工。七月的新疆如同火,戈壁滩上尤其干热一条土路没头没尾,蜒向远方,一路上除烤的发烫的鹅卵石,有丛生的红柳和芨芨,车厢发烫不垫东西本就没法坐下去,坐工友的铺盖上,头顶烈日,我的眼睛直直看着远方,远方是横千里的天山,绵延不,清晰可见。“咋了又想家了!”坐在一的小李子推了我一把顺手给了我一大把葡干。“你看天山多美”我不露声色的回答“山上还有积雪呢!看!”顺着小李子手的方向,最高的山脊白茫茫的一片,车上工友们都不由自主的去,好像从来就没有此注意过。“山上一很凉快,我们在这里拖把了!”来自甘肃小董插话了。“你们过雪莲吗?长在山坡的积雪中,冬天都会花。”小李子说。“扯!人都会冻死的地,花草能活着?.....”大伙对小李子的话嗤之以鼻,接着你言我一语的发起了嘲和语言攻击。“你们是没有见过市面,我巴里坤呆了三四年了我的外公还采莲卖呢”小李子脸涨得通红极力的辩驳。看来是的了,我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个神奇的生,希望有一天能一睹的芳容。工地到了,密石油基地就在脚下这个号称储量超过前联巴库油田的地方,经是热火朝天,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几百施工队摆开了战场的干起来,远远望去,土飞扬,各种机械一上阵,好不热闹!我的施工项目可以说是足挂齿,根据指示,一个规划为木器厂的盘上搭建钢架棚。最人心寒的是,除了一已经运来的钢材,四空空荡荡,一个干瘦老头转悠着看管材料卸下工具后,众人口难耐,老头拎来一个料桶,每人一碗,想第二碗是不可能的,头早就嘀咕过,水是车定量送来的,一点不能浪费。包工头来,让我们就地取材安扎寨,吃饭每天有专送来。大家有些情绪光天化日之下又没遮拦的,这是一种非人环境,几个人嘀咕着想干了,可是为了生,为了活着,谁也没熬住,各自去想办法我找到几张石棉瓦,了一个人字形窝棚,唯一的财产牛仔包扔去就算是个跻身之处,说好了第二天开工几个小子纷纷跳上车回葡萄园,说第二天来工地,否则不想干,包工头和舅舅商量一会答应了,只有我留下看管工具,谁知这一安排,整整一个月,除了干活能见到个工友,吃饭睡觉都在那个自建的窝棚里好在没有蚊虫,晚上一个人躺在戈壁滩上看管材料的老头也走,四周离我最近的工也有两公里左右,打的哐当声不绝于耳,一会儿打着手电看书一会儿扯着嗓子唱《马奔驰保边疆》,一儿又是思念亲人,.....。后半夜,夜静的可怕,好在昼夜温很大,虽然窝棚简陋些,睡得却很舒服,不着的时候就透过窝的缝隙数着星星。在地上,我的工作就是运,6米长的钢管,根据需要往不同的点上运,晒过的钢管不戴套根本不敢用手直接抓,配好了大料,我要去根据图纸切割不的角料,配合师傅在板上画出切割线,后师傅发现我很聪明,根据图纸需要画出不的线条,实际上就是何图形,好切割也节了钢板,于是,我就定在下料班干活,这就比高空作业和搬运松一些。随着工地的大,新来的人多了起,一个临时的用活砖起来的工棚打起来了完全能遮风避雨,而所有干活的人都集中住,又有了固定的灶。有一天晚上下班,来了一个背着行李的个子,大个子就靠着的地铺安顿下来,,快大个子和我成了好友。原来大个子是天人,打小就没了父亲母亲改嫁,自己和爷奶奶相依为命,爷爷奶相继去世后,他成真正的孤儿,就开始处流浪,从他的言谈你能感觉到江湖味很重,年龄不大,20几岁,阅历却很丰富,为盗窃进过几次拘留,谈过好几次所谓的爱,什么苦都受过。个子喜欢喝酒,漠河是他的伴侣,也是从时候我爱上了哈密啤,大个子与我无话不,常常喝醉了就睡在壁滩上一直到天亮。着工期的进展,钢架完成了三分之一,工里臭味难耐,我和大子就睡在搭建好的钢棚里,谁知道半夜里很大,棚被一个龙卷扯起来又趴下,我和个子惊魂未定的从废里钻出来,好在有碗粗的柱子,倒塌了也住一定的空间,给了们一条活路。天亮后包工头看着倒塌的钢棚,垂头丧气,大个找上门来了,说昨晚伤了,让包工头负责一场冲突就这样引起,大个子和气头上的工头打了起来,众人开后,大个子执意索,否则要玩命,最后工头赔了些钱,炒掉大个子。临走的时候大个子找到我,把自的铺盖一条被子和一褥子送给了我,从此我结束了没有铺盖的活,最让我意外的是大个子送给我一条军皮带和一些自称的名药材,象晒干了的小菜一样的东西,天山莲!当我听到这个名的时候,我几乎要跳来,所有的遐想在那刻美妙起来。大个子了,我一整天没有到地,我也不想干了,里乱的很,为大个子命运,为自己的处境迷茫极了!晚上,我个人出去,买了些啤,看着远处朦胧中的山,幻想着雪莲,思着命运,醉倒在戈壁上,醉倒在戈壁的夜,醉倒在戈壁的风中再也不想醒来

    梅川马甲2021-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