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唐门之光明天使

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章节:灰暗之年无弹窗19楼

作者:孔霸王
更新:2021-02-27 22:52:35

玄幻魔法热门

  • 都市神罚机构

    最新章节: 还没绽放就枯萎了?
    在六朝古都南京城,有这样一群即将走出校园的青年学生。他们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在南京城内肆无忌惮惨绝人寰的三十万人大屠杀,可谓深恶痛绝,恨到了骨髓里。可是当他们一想到堂堂国军竟然畏敌如虎,一触即溃一溃千里的悲惨状态时,又感叹时运不济国无希望而心灰意冷。就在他们悲观失望之余,又被汪精卫、陈公博之流所鼓吹倡导的“战则亡,和则存”,“与其抗战而亡,不如求和苟存”的惧日、媚日、降日论调所迷惑,一时懵懂,竟然成了汪精卫“和平运动”的追随者。然而,当他们面对学校师生鄙夷的目光、疏远的身影以及“狗汉奸”的怒骂时,又惶惑难安而不知所措。就在他们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之际,天盲儿王瞎子与他们不期而遇。于是,在全国抗击日寇滚滚的革命洪流之中又多了这样一群英雄儿女,并谱写着属于他们的传奇人生。一九四零年六月上旬一个上午,在距离南京玄武湖不远处的中央路中央门附近,一群刚走出校门正无精打采四处闲逛的青年学生与正在出摊的王瞎子不期而遇。这几位眼见“神算王瞎子”的卦帘正迎风招展十分夺目,又见王瞎子长髯飘飘、仙风道骨般模样,心中顿生敬仰。相互对望一眼,竟然一般心思,都想请王瞎子帮忙给算算命,于是便兴冲冲走上前来。王瞎子见刚支摊就来了主顾,自然非常高兴。遂和颜悦色问道:“这几位同学,不知你们是想算卦呢?还是想测字?可以让你们放心的是,无论你们今天是算卦还是测字,我都不会收你们一文钱,你们放心好了。”一位高个儿学生听后疑惑的问道:“会有这等好事儿?为什么对我们不收钱?您不会是哄我们玩的吧?再说,我们几个从学校出来一路闲逛刚走到这里,什么话都还没说呢,您怎么知道我们就是学生?莫非……”“莫非我的眼睛不是真瞎是吧?呵呵,你这小兄弟可真会逗我开心。”王瞎子笑着对他说道。“这等好福气这辈子是不成了,只能平日里多做些善事、多积些阴德以待来生吧。不过,老天爷虽然剥夺了我一双与你们一样明亮的眼睛,但却补偿给了我一双敏锐的耳朵和一颗智慧的心灵,也算扯平了。你问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一群学生?其实这很简单。比如现在正从你们身后挑担走过的两个中年男子,他们和你一样也从中华门进来,虽然行色匆匆,但步履沉稳。因为他们出于生计进货归来,目的明确,故而脚下有力。你们几位呢,属于一路闲逛经过这里。因为漫不经心,脚下自然轻而飘飘杂乱无序。所以一听脚步声我便知道,你们只是一群校园里的学生。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至于为什么不收你们一文钱?因为我知道在如今这个乱世,家里爹娘能供你们读书到今日已属十分不易,我为算个卦或测个字再收各位卦金,是会于心不安的。好了,既然我们今天有缘相遇,几位同学就不必客气。看有什么需要我王瞎子效劳的,不妨讲出来听听。”还是那位高个儿学生戏谑的对王瞎子说道:“王先生,您的卦帘上可是写着‘神算’二字,却不知是否名副其实?现在请您背过身去,我写个字您猜一猜是个什么字?我们找您又所为何事?猜对了呢,我们几个就算是饿上三天肚子也把卦金照付给您。如果猜错了呢,就罚您一块大洋请我们几人吃顿饭。不知可不可以?”王瞎子一乐,笑着答道:“当然可以。请任赐一字。”说完便转过身去。高个儿与其他同学相视一笑,提笔在地面纸上轻轻写下一个智谋的“谋”字。说道:“写好了,先生请!”然后站起身来,看王瞎子怎么说。王瞎子赞了一声“好”!笑着说道:“你这位小兄弟能将心中天大的难题仅以一‘谋’字便高度概括,真乃大才也。我王瞎子佩服之至。”说完转过身来接着说道:“所谓‘谋’者,虑也。求也。策也。《说文解字》有曰:虑难曰谋。《左传》有曰:咨难为谋。‘谋’,从言从某。五行属水。根据‘谋’字卦象可以推测出,你们几位目前正面临一个天大的难题,却在心中一直委决不下。偶见我卦帘上‘神算’二字,便想谋求我的帮助。不知我猜测的对是不对?”高个儿望望旁边同学,点点头说道:“您猜测的倒是很对,只是《说文解字》、《左传》、再加上‘之乎者也’这些咬文嚼字的玩意儿实在太过拗口,有些听不太懂。您能不能解说得再直白一点儿?”“这有什么不可以?”王瞎子蹲下来一边在纸上写下几个关键字,一边笑着对他说道。“直白一点儿说,在‘谋’字隐含的‘虑’、‘求’、‘策’三字中,‘虑’,有深谋远虑之意;‘求’,有谋求之意;‘策’,有方法计策之意。《说文解字》中‘虑难曰谋’指的是,面对难题深谋远虑是为‘谋’。《左传》中‘咨难为谋’指的是,面对难题咨询智者以求得解决之方法亦为‘谋’。不知我这样解释各位听得明白吗?”高个儿学生一伸大拇指:“王先生不但听力精准超凡,猜测细密周详,解说更是深入浅出,一如我等所希求的那样清晰明了。该佩服的应该是我们几个才对!既然话已说到这份儿上,我们也就不瞒您了。现在我们即将毕业,往后的路到底该怎么往前走,还真有些迷茫、吃不准。还请王先生能给指点迷津,卦金我们一准少不了您的!”王瞎子说道:“生逢如此乱世也真难为你们学生了。请任意再赐一字。”高个儿学生想想后说道:“请先生就以心烦的‘烦’字给测一测,往后的路我们几个到底该怎么往前走?然后请再以三点水的‘汪’字,一是测一测我们几个的前程;二是测一测我们汪先生的病情。不知可不可以?”王瞎子笑笑说道:“当然可以。请问你们汪先生的出生年月?”旁边一女学生答道:“应该是……农历一八八三年五月吧?”王瞎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站起身来一拱手说道:“抱歉抱歉!对不住了你们几位!这两个字我王瞎子测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高个儿不解的问道:“您不是神算嘛,怎会测不了呢?有什么忌讳吗?”王瞎子摆摆手,又指了指脑门儿悄声说道:“这两个字牵扯太多,关系重大。测了之后,恐怕我这个吃饭家伙早晚都得搬家,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几位同学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那位高个儿学生打破僵局,轻声对王瞎子说道:“王先生您言重了吧?不就是两个字嘛,您不说我们不说又有谁知道?何至于一测就得脑袋搬家?我们几个无非就是即将走出校门的穷学生而已,又不是什么坏人。何况我们萍水相逢又无冤无仇,有什么理由要处心积虑加害先生?再说加害了先生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现在国难当头,又正逢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们既不想走错,更不愿一失足成千古恨,成为民族的千古罪人。可我们又吃不准往后的路到底该怎么往下走,所以彷徨之下才来请教先生,还请先生体谅,为我们指点迷津。”王瞎子想了一想说道:“可以是可以,只是这里人来人往也不是说话的地儿,玄武湖那边人少,我们还是去那里说吧。”说完后,领一行人来到湖边的草地上。王瞎子坐下后接着对他们说道:“你们几位都是人中龙凤,将来国之栋梁,我对你们有一说一绝不欺瞒。只是‘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几位多多担待。先说‘烦’字吧。‘煩’者,燥也。恼也。乱也。热头痛也。有外邪不尽头痛不休之意。”边说边写下几个关键字,然后接着说道:“‘烦’字五行属火。从‘烦’字卦象看,小至个人、大至国家正面临外邪入侵,有亡国亡族之虞。现在不仅仅是你们哥几位头痛,上至国民政府下至平民百姓都在害头痛。而目前之中国最令人头痛之事,又莫过于面对日本人亡我中华的‘战’与‘和’!战呢,日寇太强。国军数度接敌均一溃千里,大好河山几年之间已沦丧大半,令国人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和呢,日寇视我炎黄子孙犹如猪狗一般,而汉奸的骂名又沉重如山,压得人直不起腰、抬不起头,实在难以承受!你们几位小小年龄就正好走到了这样一个人生十字路口,且根本不知该如何去面对。是不是这样?既然几位诚心诚意问我,我王瞎子今天就算豁出老命去,也得替你们分说一二,以供各位参考。我们老祖宗有句话,不知几位听说过没有?先哲有言:‘幸生不生,必死不死!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句话的意思是,面对外寇强敌,民族存亡之际,企求生而不一定生;抱定死却不一定死!宁肯做为玉器被打得粉碎,也绝不做瓦片而得以保全!这就好比你们家中突然闯进了一伙儿强盗。他们既要杀害你的父母兄弟,奸淫你的妻女姐妹,还要霸占你的田园家产!这个时候,你是拉着你的家人,挺起胸膛与其作拼死一搏,把他们统统赶出家门去呢?还是任其在家中奸淫杀戮,作威作福而屈辱为奴?”几位青年学生直听得是血脉喷张如大梦初醒。个个握紧了拳头,一个劲儿的点头称是。高个儿学生激动地对王瞎子说道:“先生一席话,惊醒梦中人。我们明白了!那么还有一个‘汪’字和两个问题,不知先生又作何解答?”王瞎子摇了摇头,用右手食指凌空写了一个‘汪’字,缓缓对他们说道:“‘汪’者,死水也。‘汪’字从水从王,一如落水之王。根据‘汪’字卦象看,你们用此字一测汪先生病情,实在是不吉利得很呐!既然身处‘死水一潭’,其人又一如‘落水之王’,你们说这结果能好得了吗?哥几位今后如若跟了他,岂不把各位的锦绣前程也给葬送了吗?另外,从这位汪先生的出生年月来看,他的命相五行属‘火’,乃炉中‘火’也。偏偏他的姓氏五行属水,自古水火难容。这就注定了他的性格、他的一生之中,矛盾与坎坷相伴;懦弱与偏激共存,绝无善终之可能也!再者,普天之下除沙漠绝地之外处处皆有水。这又注定,天下虽大却难有他的容身之地。即便是倾尽身家颜面而侥幸争得一席之地,那也只能是苟延残喘而已,其势必不长久!至于他的病情,基于以上种种原因,不但肯定好不了,而且只会一天天加重。哥几位请千万记住!如果有一天他必须要出去看病或者是养病的话,得劝他只能去西边某个地方,而千万不能朝东!朝东必死无疑!而且会死得更快!切记!切记!”那位女学生十分诧异的问道:“为什么只能去西边某个地方,而绝不能朝东?为什么朝东就必死无疑,而且会死得更快?先生能解释一下吗?”王瞎子捻须答道:“按阴阳五行八卦学说而论,南方为火,北方为水,东方为木,西方为金。你们汪先生是火命,火能克金,故去西方无事。而东方为木,木能助火,以他那久病之躯,再得木助火势,仅凭他姓氏中的三点水如何能够与之相抗?其结果不是‘必死无疑’又是什么?并且只会死得更快!”顿了一顿,王瞎子又接着说道:“如果你们哥几位能听我王瞎子一句劝,以尽早离开此人为宜。否则有一天,你们会追悔莫及!另外,南京五行属火,你们刚才所出‘谋’字五行属水,自古水火难容,故而南京绝不是几位的久留之地。早走早安!如果你们已决定要离开此人此地的话,只能往北走。因为北方五行同样属水,主你们几位得其所哉从此一帆风顺,个个都能成为时代的栋梁与豪杰!”几位青年学生强抑住兴高采烈的心情,返回了校园。他们果然言而有信,不但没有出卖王瞎子,并且还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迈出了最关键一步,一行共十七人真的往北悄悄去了延安。据说他们一起在延安抗大学习,毕业后又各奔东西。有的成了记者,有的成了作家,有的成了演员,那位高个儿学生还成了八路军高级政工干部。个个都是国家栋梁、抗日英雄。而他们先前所盲目跟从的那位“汪先生”,终因病情恶化朝东去了日本,果然不久就死在了日本名古屋。(待续)还请各位老师不吝赐教!

    男儿当自强2020-12-26

  • 仙灵幻梦职业

    最新章节: 知道红姐吧
    乔木睡不着,翻来覆去。他打出去走走。乔木蹑手蹑脚地起,生怕吵醒了老婆许一兰,可刚摸到门口,许一兰还是醒了醒了的许一兰咕哝一句:“大夜的,干嘛去?”“睡不着,去走走。”许一兰在超市做收员,一站就是一天,这劳累自必说。虽然自己已经足够小心可还是把她吵醒了,乔木想。么一想,他的语气中便带了歉。“那你多穿点,天冷!”说这句话,许一兰翻了个身,又了过去。乔木应一声,拉开门走进漆黑的楼道。楼梯间的感灯随着他的脚步声明灭,冬天夜里很静,特别是此时已经将凌晨一点,就连平日里不怎么人注意的脚步声都能传出去很。自从得了失眠这个毛病,为不影响许一兰休息,乔木实在不着的时候,就会穿上衣服,去走走。这一走,就从春天走夏天,现在又走到了冬天。他直走出小区,走到外面的街上凌晨的街道显得很冷清,刚入时闪烁的霓虹灯此时多已熄灭寒风吹着不知从哪里飘来的纸,在地上打着旋儿。路灯昏黄只照亮灯下的那一小片,清冷寂寞。偶尔地,一辆出租车从方驶来,然后在乔木身边减速乔木冲司机摆摆手,出租车便次驶远,然后在街角转弯,尾便也消失不见了。自己是从什时候开始失眠的呢?乔木想,不大清楚了,或许是去年,也许是前年。记得年轻的时候,己是一挨枕头就能睡着的,现想起来,那时光可真让人留恋现在的乔木有些害怕夜晚,因睡意总是那么地不可捉摸,就春天空气里的游丝,飘到你脸的时候,那轻微的痒让你感觉它的存在,可待你仔细去瞧的候,却怎么也发现不了它的踪。开始的时候,许一兰说:“乔,你睡不着的时候什么也不想,过一会儿就睡着了。”这子,乔木试过,可失败了。因越是睡不着,他的脑袋里便越拥挤。翻来覆去的乔木往往会起许多事情,甚至那些早就淡的东西,在睡不着的时候也总变得清晰起来。他想起以前自刚工作的那段时光,朝气蓬勃意气风发,可这一切终究没抵住时间的消磨。二十多年了,木想,他紧了紧大衣的衣领,面吹来的风让他觉得有些冷。十多年的时光给自己带来了什?庸庸碌碌,默默无闻,黑头越来越少,白头发越来越多,经光洁的脑门上也印上了深深浅的皱纹。青春远了,倒是留了满腹的牢骚。可能是冷空气激了他的气管,乔木咳嗽一阵又继续他的回想。这么多年,并不是非得过得轰轰烈烈,平淡淡的生活对我来说也不怎么厌,可是,平静的生活又偏偏被某些人某些事情搅得污浊。的,乔木叹了口气,他忽然响许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面有一句台词:偌大的中国,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吗?当,乔木觉得可笑,这算什么要?可步入中年的乔木才意识到这要求是在是太高了……不远一个窗口灯光亮起,传来几声儿的啼哭。许是哪家的孩子饿,想吃奶,乔木想,顺着这个头,乔木又想起了儿子乔原。原今年上高中了,住在了学校原先逼仄的家里一下子显得空起来。儿子在家的时候,乔木是嫌烦,又得顾吃又得顾喝,得时常关注他的作业。这下儿住校了,乔木又觉得心里有些落落的,这都是什么毛病啊!木微笑着摇了摇头,想继续往走。一直猫从路边的垃圾桶里出,嗖的一下,吓了乔木一跳他的脚步一滞,猫却并不作停,甚至没有看他一眼,便重又进了黑暗。路旁是一家通宵营的铺子,灯光从屋内泄出,照店前的地面上。乔木往里瞅了,这是一家卖快餐的小餐馆,内此时并无顾客,一个老板模的中年人坐在柜台后,用胳膊着脑袋在那里打盹儿。乔木嗅嗅,并没有闻到什么食物的味,胃里却是有些饿了。他想继往前走,可咕咕叫的肚子拖住他的脚步。此刻,他想到了许兰,这个陪伴了自己近二十年女人。多年平淡而艰辛的生活让她过早失去了青春的光彩,曾经丰润的脸颊变得粗糙,身也走了样。结婚之后,家里的切家务,几乎都是许一兰在操,哪怕是简单的一餐饭,也都许一兰的劳动成果。她虽然唠多些,可自己,又为这个家做些什么?想到这里,乔木心里些羞愧,可心里某个早已尘封角落,却拂起了一阵清风。于他转过身,往家的方向走去。刻,他回家的念头有些迫不及。十几分钟后,乔木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家里还是自己刚才开时的模样,唯一的不同,是桌上多了一碗馄饨,此时正有腾腾的水汽氤氲…

    寂寞阿32021-01-26

  • 肖妮的军装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 双赢局面
    第二十二章拆穿魔皇刑天令夏耕、巫之歧领着女魃、王子夜、灵鸩子、乌钢、雉灵子和天陵一共八个人,在修罗殿内将封神榜内封存的混元神功启封,然后吸入自己体内以增强功力。几个人按八卦方位各处站好之后,将封神榜托定在中央的位置,便开始运功发力。只见八道白气自八个方向汇聚在封神榜上,过了片刻,突然就从封神榜上放出了万道金光,只照得修罗殿内明晃晃夺人二目。片刻间金光又暗了下来,这时就见封神榜上有八道白光,顺着八道白气逆向而流。与此同时,夏耕等八人就感到有一股灼热的暖流顺着发力的掌心流入体内,并且迅速地洇遍全身,他们赶忙封住头顶泥丸宫,又运功引导,将这股热流引入丹田……此刻在修罗殿后,面临天池的平台上,刑天正背着手和英招并肩而立,神情怡然地欣赏着天池的美景。这时正是金乌西坠、晚霞似火时分。天池内,一洼碧水映照着天际多彩的云朵,和环绕四周的青山翠林,景色煞是好看。英招不禁赞叹道:“如此美景,就是天上也没有啊!”刑天微微一笑,说道:“要不然你英招大神,不是也不想在天上待着了。”言罢,二人都轻声地笑了起来。英招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其实,人人都以为天上神仙好做,又岂能明白神仙的寂寞与辛苦。在天上的时候,我有时在玉帝身边服侍他的时候,偶尔也会想,其实坐在他的位子上,又有什么好?无非是更加劳心劳力罢了。”刑天微笑着扫了英招一眼。英招已经感觉到自己话锋不对,连忙陪罪道:“英招失口,魔皇莫怪。”刑天笑着说道:“你说的都是实话,我怪你什么?其实这么些年来,说实话,我也早就不想争了。这争来争去的,就算争成了又如何?无非是把神仙做到天上罢了。想当年,咱也是凭着一口气咽不下去,可谁知道这战端一开,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到如今就更是身不由已了。你看我这一天魔皇当的威风,可是其中的辛苦,别人又如何能够体会得到?所以你说玉帝当的不容易,我自然是深有所感啊!”刑天说罢这一番话,就眯起眼睛看向远处,神情显得若有所思起来,一旁的英招也没有再说什么。二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刑天又开口说道:“其实这么些年了,我早就看开了。说来你也许不信,在我的心里面,我早就对玉帝的位子不是那么感兴趣了,对玉帝本人也记恨不起来了,反倒对他还有种惺惺相惜之感。虽然他对我有夺头之仇,还曾数度大败我鹿敖巨山,令我们损兵折将,但站在他的角度来看,那也是他的本份。况且,换作是我,我还没有他做的大度。因此想一想,他也还真是不易啊!”英招笑道:“魔皇今日是怎么了,怎么如此感慨啊?”刑天也轻轻地笑了一下,说道:“这些话我也只能说给你听。是你刚才的话,让我想起了这些,身处高位者,在外人看来,你高高在上,可手下之人,人多口众,一人一个心思,想做到事事周全,又谈何容易。人家叫你一声魔皇,你就得说魔皇的话、做魔皇的事。哎!说着做着,反倒把自己给做丢了,你说可笑不可笑?”说到这儿,刑天自己先笑了起来,英招应和着微笑了一下,却没有说话。又过了半晌,就听刑天又说道:“此番天地之战,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可不发了,况且这也是早晚的事儿。现在不打,以后还是要打,晚打不如早打。不过,这次我可以将战场放在大荒之地的那几个神国之间,尽量远离九州之地。斗了这么些年了,我也累了,凡事总要有个了结,我想就以此战和天庭分个胜负吧。”英招说道:“远离了九州之地,女魃等人的手段施展不开,鹿敖巨山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刑天听英招这么说,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地笑道:“这难道不是玉帝希望我这样做的吗?”英招把头一低没有说话,在心里却暗自狐疑起来。就听刑天又说道:“天地本来就是我们所创,断然不能再被我们亲手毁去。人世间的生灵也已经不是先前茹毛饮血、住洞爬树的时候了,现在已然现出繁荣之象,因此灭之害之都于心不忍。况且现在与玉帝争位,更多了一样,就是民心,得不到民心就得不到民间的香火,没有民间的香火供养,就算占了天庭也没有意义。”说到这儿,刑天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说那么多了,还是刚才的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一战我必倾全力,定要和天庭争出个高下,给我鹿敖巨山上死了的还有活着的都有一个交待!”英招说道:“看来魔皇是决心已下呀。”刑天回头看着他说道:“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英招转过身向刑天略微躬着说道:“魔皇有此决心,英招自当用命。”刑天听罢没有立刻说话,却依然看着英招,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眼神也变得奇怪起来。直到看得英招都有些不自在了,刑天这才回过头去哈哈的笑了一下,然后幽幽地说道:“你就不必在我这儿用命啦。”英招一愣,立刻问道:“魔皇,你这是……难道对我另有安排?”刑天没有回答,却嘿嘿地笑了起来,直笑得英招心里没了底。正在他一脸犹疑不知所措的时候,刑天却突然收住笑,旋身对他深施一礼,说道:“刑天多谢英招大神!同时也请你替我向玉帝带话,就说我刑天多谢他的还头之恩!”这一番话说的实属意外,让英招顿时慌乱起来,嘴里支吾着说道:“魔皇!你这是……从何说起!”刑天笑道:“英招,我的英招大神,我说的意思,你还不明白么?明人面前,你又何必再装糊涂啊!”英招听了这话,大睁着眼看着刑天,眨巴了几下,然后便把头低了下去。刑天见英招低头不语,知道他已经默认了,便微笑着说道:“其实我早就看出来啦,你也不必再装下去了。我与天帝斗了这么些年,与他早就相互了解透彻了。他想的我明白,我想的,他也清楚。不过,这次天帝明知此战不能免,还是派你把我的脑袋送回来,我还真是要感谢他。他布你这颗棋子,用了这么些年,不但要瞒他自己的人,还要防我的人,真可谓是用心良苦啊!这些我都明白。你回去后,不防对他言明,就说他的意思,我已知晓,这不但是他想的,也是我自己愿意做的。前日我在殿上说的话,还有刚才说的,你都可以如实转告。”英招听罢,只是默然地点了点头。刑天又说道:“话已说尽,你不如就趁这个机会走了吧,一会儿他们出来,就多有不便了。”刑天说完,一转身就往大殿方向走去,留下英招一个人呆呆地立在原地。英招看着刑天的背影走远,突然一丝阴森森的寒意袭遍全身。他心中明白,既然已被看穿身份,那此处便成了不可久留的是非之地。想到这儿,他一边搓着手一边原地徘徊了几步,然后停住脚抬头看了看天,见此时天色已然暗了下来,便把牙一咬,猛然间跃起来跳在半空,瞬间便现出了本相,原来是一匹肋生双翅,浑身长着老虎斑纹的天马。他在天上辨了辨方向,然后展开双翅,腾起四蹄,向着昆仑山方向,快如闪电一般,疾驰而去。刚走到大殿前的刑天,突然感觉到天上有了动静,他抬头看着天空中英招划出的那道黄色光影,嘴角现出了一丝略带嘲讽的微笑。英招展开双翅,快似流光,不一会儿就飞到了昆仑山玉柱峰前,停也没停便直飞而上来到了南天门前,待他落下时这才又化出人形。守南天门的魔家四将并不认得他,一旁的偏副将里有几个认识他的,都惊慌地叫道:“原来是英招!你不是叛下天庭去了吗?如何还敢来到这里!既然来了,那就快快束手就绑,向玉帝请罪去吧!”说着就要拿捆仙绳上来绑他。英招知道他们可能是听了巨灵神学说了常羊山的事,却不想和他们多作解释,只冷笑了一声,然后探手入怀,掏出巴掌大的一块玉牌向那几个拥上前来的偏副将面前一举。那几个神将见了,唬得赶紧退了下去。魔家四将也看见了,纷纷叫道:“快快开门!”英招也不说话,一手举着玉牌便走进了南天门,直奔玉帝的灵霄宝殿而去。一路上,又有几队巡逻的天将,领着天兵上前拦他,看到他手中举着的玉牌,便都赶紧退到了一旁。原来他手里拿着的,乃是玉帝钦赐的最高等级的天字玉牌,任何人只要拿着这道玉牌,都可以不分时间地面圣,而且不论什么人,一概不许阻拦。有人胆敢拦着,便是欺君大罪。就这样,英招一路来到灵霄殿前,殿前有镇殿将军将他拦住,看到玉牌之后,对他言道:“玉帝不在灵霄殿上,御驾已回后宫去了。不过走不多时,一定还未歇下。”英招道了一声:“多谢!”便快步赶往后宫。当他来玉帝寝宫前,就见宫门外站着一员高大的金甲神将,英招认得,这是玉帝驾前的卷帘将军,便举着玉牌上前道了辛苦。卷帘将军看到玉牌后说道:“少待片刻,容我进去回禀。”说罢便转身进宫去了。不一会儿又转了出来,说道:“玉帝有旨:英招偏殿回话。”英招躬身领旨:“臣英招遵旨。”于是便跟在卷帘将军身后,来到一处偏殿内。卷帘将军让他在殿内候着,自己便退了出去。等不多时,就见玉帝从偏殿旁的侧门走了进来,径直走到宝座前坐下。英招赶忙行大礼参拜,玉帝却不等他行完礼便摆摆手说道:“免了罢。”英招便站起来恭敬地立在一旁。玉帝问道:“怎么这个时候回来,是有了什么变故吗?”英招便将刚才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玉帝开始也觉得事情发生得有些突然,等到整个听完,便已经神态自若了。他轻轻地笑一下,便慢慢地站了起来,缓缓地踱着步子走下丹樨。玉帝一边走,一边说道:“刑天能放你回来,看来他是真的领了咱们这个情了。他累了,朕也累了。他想一战定胜负,哪有那么容易呀。只要人不死,心又怎么能死呢。他不想争了,可也由不了他呀。”英招说道:“据臣看,刑天语气诚恳,说的好像都是心里话。他竟然早就看出陛下派臣去的意思了,却一直没有揭穿臣,这刑天似乎真的有向善之意。如果要是没有夏耕等人的教唆,也可能真的就放下屠刀了。”玉帝听了这话,略带讥讽地轻声“哼”了一下。说道:“这话你也信?当初派你下天宫的时候,朕的主意还没有拿定呢,他如何就能先看出来?他不揭穿你,可有什么证据?这都无非是后知后觉的事。他怀疑你是假降倒是真有可能,不过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说到这儿,玉帝沉思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现在看来,还他脑袋这事儿做的还是对的。他领情也罢不领情也罢都无关要紧,最主要的是他已做出了一些朕想听到的承诺。以他刑天的身份,我倒相信他真会这么想,也会这么做。不过我们还是要多做几手准备。联可不想再让他牵着鼻子走了。”玉帝说着,已经踱到了殿门之外,英招紧跟在身后出了大殿。站在殿外廊下的卷帘将军,见玉帝出来赶忙躬身施礼。玉帝停住脚步示意英招,英招忙将玉牌拿出双手捧上,卷帘将军接了就退在一旁。玉帝又继续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轻声地唤道:“英招。”英招紧跟两步,应道:“陛下,臣在。”玉帝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这件差事完成得不错,也委屈你了,不过现在你还不能复职。在昆仑山以北的槐江山上,那儿有咱们在下界的一个园子,你先去那儿待上一段时间,也好好休息休息。至于何时复职,我自有安排。”英招赶忙说道:“臣遵旨!”

    一家之煮2020-12-17

  • 宠妻无度之腹黑世子妃

    最新章节: 王金戈的枕边风?
    小妹求书本原创站:丝路文学书名:下作勇者VIP太多,求大哥们给一兔费看的源,站长也可以整个似的讨论呀!

    张荼2020-12-04

  • 洪荒之杀戮魔君

    最新章节: 一轮圆满
    一只孤鸟在天空中飞行。翅膀一下,又一下,呼啦~,呼啦~。天地很大,一片广阔。它看到了一个钟塔的塔尖,于是它向钟塔飞去。它停在了钟塔的窗口,向窗内张望。这是一个堆满稻谷的旧仓库。它跳了下来吃了几粒稻谷。感觉饱饱的就又跳到了窗台上休息。一群调皮的孩子冲到仓库里嬉戏,在谷堆里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听着孩子们的大笑声,它搔了搔脚,感觉很满足。放眼看去,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植被,相互遮掩着,只看得见群山在远处遥遥地呼唤。它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了,很享受这牧野钟塔的氛围。它飞上了塔顶,远处树木遮掩处,一群年轻人在野餐,脸上都容光焕发,笑声隐隐传来。这只鸟飞到了野餐的地方。男女都在快活的吃东西,相互逗乐调笑。一个男人托着酒杯,神气地向一个少女诉说着什么。少女红着脸兴奋地听着,不时手抓着那件漂亮衣服的花边,抬起脸,眼睛亮晶晶地说上一句。然后男人就呵呵笑了起来,温柔地靠近她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那少女就更腼腆地大叫了起来,一边用手推他······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这只鸟偷喝了一个金色的杯子里的红红的葡萄汁,很甜很甜······然后这只鸟就晕晕乎乎醉倒在了餐布上,在一片红樱桃的餐布上酣睡了起来。“噢!这可怜的家伙,它一定生病了,山间太潮湿了,可怜的家伙······”少女罗莎用手托起了这只醉鸟,小心地放在心口上捂着。罗莎把这只鸟带到了家中。用面包屑和牛奶喂它,晚上还让它和她一起睡觉。罗莎睡觉时也很有活力,心跳声砰砰的,这只鸟常害怕罗莎丰满的身子会压到它。然后,在罗莎香香的让人怀恋的味道中睡着了,随着罗莎的呼吸和柔软的矮床铺一起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罗莎的木匠父亲正忙活着给这只鸟做一个漂亮的小窝,它就在刨出来的木屑中钻来钻去玩耍。它现在不想那钟塔了,它更怀恋罗莎家的感觉。这只鸟的旅程还会继续吗?请听下回分解。

    一织2021-02-24

  • 诛仙见血封喉

    最新章节: 阴阳家的计划
    第五十章拦截轩国轩辕国所处的方相对较远一些他们也是上古神的一支,这里的都是人首蛇身,间的轩辕黄帝就生在这里。轩辕受天命降临华夏带领百姓打败炎,平灭了蚩尤,来就被奉为九州主,也因为这个系,他们对华夏民就有了一种特的感情,早就看惯鹿敖巨山的人害凡间了,因此然就站在了天庭王母一方。这个家的人,道行高的人已经可以行雨,吐火龙,一的将士则是用身做武器,平山断,卷石投击,战也是相当的强悍轩辕王收到华胥要求集结的信后就开始整队向华国进发,但在半上就收到华胥国败的消息,轩辕大吃一惊,赶紧令下去,让大家快速度。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看离华胥国王城远了,轩辕王突发现,在他们一的乌云里,突然出来一群黑压压东西,快速向他头顶压来。于是忙命令队伍先停,可是还来不及开战斗的队形呢那些黑影就已经到了跟前,轩辕的将士这时才看楚,原来是一群鸩鸟。轩辕王认领头的正是魔皇天手下的灵鸩子也就立刻明白了们是来干什么的。轩辕王知道这大鸩鸟专啄人眼并且还能从嘴里出毒气,人的眼就算不被啄到,会因为接触到毒而致盲,因此绝不能让它们靠近于是,他带着一有些道行的轩辕士向上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往鸩群里吐着火,大鸟再毒再狠也怕,赶忙散开躲避,有那避不开的成了火鸟,一边叫着一边漫天地飞起来,其余的已经冲到了轩辕的队伍里和他们战起来。轩辕人速地散开队形腾空间来,方便与鸩鸟展开搏斗。在双方纠缠在一混战的时候,轩王突然发现从身底下又出现了一黑压压的东西,下向上飞扑过来而且,看样子体比大鸩鸟还大许,那些黑影眨眼就到了身下,仔一看,原来是一手执长矛的乌鸦,他们飞到近前举着长矛专往轩将士的肚子上扎。轩辕将士受到从上下两个方向同时夹击,瞬间大乱起来。原来是灵鸩子有意这安排的,他先让鸩鸟从上面袭击辕人,同时也吸了他们的注意,后再令乌鸦兵从面往上攻击,同也是利用了它们擅长的,一个从面攻击头眼,一从下面攻击肚腹这样一来,轩辕士果然有些应接暇,手忙脚乱起。轩辕人虽然身有鳞甲,但肚子的鳞甲却不够坚,不足以抵御住鸦兵手里的长矛这样一来,有些士的身上就开始伤了。轩辕王眼着自己一方转入劣势,心中有些急,心想还没有式开战呢,竟然两种飞禽纠缠着得脱身,这可真丢人丢大了。他里又气又急,用光往四下一扫,然发现地面上有树林,顿时有了意。他一尾巴抽攻向他的两个乌兵,突然一头就地面上扎去,等了树林的上空这停下来,调过尾卷住一棵碗口粗的大树,然后身往上一用力,就那棵树连根拨了来,接着又飞回场,用身子卷着,轮开了扫向乌兵。那树冠上连带叶的有好大一,一过就是一大,直抽得乌鸦兵翻带滚的再也近到身前来了。别轩辕战士看到了都来了精神,纷效仿着扎向了地……这样一来,轮到乌鸦兵和大鸟转入了劣被,们近不到身前,然就没了优势,而被轩辕人用树抽打得人仰马翻灵鸩子在一旁看,见已经给轩辕造成了一些伤亡偷袭的目的已经到,再坚持下去讨不着便宜了,抖了抖肩膀,爬他肩上的那只大鸟便振翅飞起,空中“嘎!嘎—”地叫了几声,些大鸩鸟便纷纷飞起来没入了云,乌鸦兵跟着也出来往下飞去。鸩子示意跟来的鸦兵头领,带着们即刻赶回山去然后自己也一头进了云中。轩辕见灵鸩子走了,令大家重新整队心想,还是要尽赶到华胥国要紧于是摧促着队伍续赶路,时间不就来到了华胥国城郊外。此时,胥王正坐在大殿,特意为羽人王旁边设了一个坐,两个人正低声量着事情,大殿侧分列着两国武。有个传旨官从外走了进来,他到御座前回禀道“启禀我王和尊的羽人王,轩辕带着轩辕将士已来到了王城外面”两个国王闻报马上都站了起来一齐往大殿外快走去,殿内的武也都跟在了他们后。华胥国王城墙之上灯火通明当两个国王走上墙的时候,轩辕的队伍正列队走城门。刚走到城处的轩辕王看到王出现在城墙上就带着几个护卫上了城墙。三国王相互见了礼,道了辛苦。羽人看到轩辕人的队里有些伤兵,就轩辕王道:“轩王,你们这是…才打了一仗吗?轩辕王说道:“在刚才来的路上遇到了灵鸩子带大鸩鸟和乌鸦兵袭击。他们也没恋战,只是偷袭一下就退走了。然给我们造成了些伤亡,但是不重。”说完这话又对华胥王说道“听说你们被夏偷袭得很惨啊?华胥王说道:“呀,被夏耕杀了回马枪,打了个手不及。”说着转头看了一下羽王,说道:“此不是讲话之所,是请二位王驾一到我的寒宫去坐说吧。”说罢,要领着两个国王备下城。就在华王刚一转身的时,他身旁边的华国武士突然说道“陛下,您快看”说着就往天上去。华胥王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九天玄女和女各带两个童子远处飘然而至,王赶紧列成一排在原地恭候着。天玄女和素女来城头上却没有落来,三王便向空遥拜,一起说道“我等恭迎二位仙,请二位上仙城中休息。”九玄女和素女一同了礼,玄女说道“不必了,九灵妙西天王母娘娘已在玉帝陛下驾,请下天兵一万由巨灵神将统领今夜就去攻打獭国,我们来此是告知三位国王,你们各带本部人前去助战。我与女大仙之意,你的人最好能在獭国城外设伏,截败退之敌,也可拦其外援,务求战,全歼獭犬国”三王一听大喜连忙应道:“我谨尊大仙吩咐!就带人前去设伏”九天玄女和素点了点头,说了句:“务必要快”说完就驾云而。三个国王送走玄女和素女,华王就对另外两个王说道:“没想才过了一天,王就请下天兵去打犬国,一定是想在他们几个妖国合之前,痛击獭国。事不宜迟,辛苦二王了,咱这就赶快行动吧”那二王听罢,连点头说道:“敢说辛苦,少不大家同心协力,剿灭了獭犬妖国说!”于是三个王不敢耽误,马传令集结本国人,都在城外列队然后快速往獭犬进发。(待续

    园外狼2021-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