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重生之扑倒未来总裁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凤凰涅盘0104

作者:鱼家权少
更新:2021-02-27 8:04:08

职场校园热门

  • 重生大企业家梅香

    最新章节: 绝望
    文/子归<1>藩苕,被秋雨掏出秋雨又到村头来它要拂去村庄的尘埃想把丰收的辉煌再读一遍老农剥着季节的钟摆掩埋的喜悦填入烟斗吸进心间斗笠和蓑衣爬在墙上打望铧犁与锄头在屋角歇凉地里的五谷早就躲进粮仓剩下粗壮的萝卜守着菜秧老汉在窗前悄悄偷笑看那雨水还在地里翻刨突然他心里嗝噔一下讨厌的秋雨掏出几条藩苕2012.10.21.14:05<2>蔡幺婶的彩虹二道河边升起一条彩虹象我们村蔡幺婶的手帕有人说它妩媚有人笑它妖艳我见幺婶在地里种菜印花围裙挡着谗言风儿讨好与她私语耳边说些什么去问舒展的笑颜额头的汗珠吸引进光彩锄头翻找的快乐浸在心坎秋波浇灌着幸福苦的要去甜的要来那道彩虹就是她扬起的风帆2012.10.21.14:35<3>梦里荷花拂去梦上的青苔你的笑靥半遮半掩村口荷塘,荷叶萎卷倒在清秋的水里我伸手扶过它不愿起来我的心思开始绉皱没有想过伸展莲花睡了,打着寒颤我送来的热气离你太远鸟语落在雨露上还末采集,说干就干你不怜惜,花香被秋风吹散可我心痛连连2012.10.21.14:52<4>金风在吹十月金风,蠕动在山林象个做傻事的孩子把大片大片的树叶上彩染成五颜六色我曾叫你将村头的枫林留住你却象掸螺陀一样掸红枫叶又叫它们缤纷飞去我管不了你你给我的面子是让我眼睛目不暇接看你的杰作看你的天分看你在十月的技能你不看我无奈的祥子2012.10.21.15:23<5>故乡的重阳重阳,菊花在你怀抱涌出你一脸灿烂还是那么青春荡漾我在清水池边天上白云,细数我两鬓白发我忘记了自己的大小生我养我的故乡啊你未曾老去我为啥徬徨我绕到你的背后想重回到你的血管在你体内澎湃,吮吸营养莫拒绝我的侈望抱紧每一次心跳与你一起畅想用你的温情染青我的发丝因为,我要看你腾飞的一跃2012.10.21.15:43

    殊彦2021-02-15

  • 娱乐潜规则之皇林志玲

    最新章节: 不可战胜的大帝
    文/子归哎,一只蜘蛛爬在时代广场自我展示网的力量它横顺不是人是物,是伪装的潮流布满蜘网的触角让坝坝舞步留在预定的框格在高楼投影下闪闪发狂它是一时尚的爬行动物不用翅的舞蹈向着反方向奔跑广场的购物中心购买人,为它捧场在庄严的文艺术面前探头探脑,生与蜘蛛一齐疯狂那些陷爱河少男少女命都不要着没底蕴的文化快餐向妈喊着,我恋爱了做妈惊出一身冷汗孩子去玩蛛吧那些蜘蛛怀孕都没爱不要早恋,你还太小2012.10.14.15:15

    豆芽馓子2021-02-03

  • 腹黑总裁大叔的宠溺小小妻

    最新章节: 趁火打劫
    一   2012年6月27日,毕业前夕。   大学四年已经到了尽头,明天之后便会各奔东西,还真有些舍不得。宿舍中的其余三人已经熟睡,其中一人还偶尔的梦中呓语。   “诶,老二你打算毕业后咋办”。   “咋办?还不是先找一份工作,别饿死就行了”。   “老三,你呢?”   “回老家,娶妻生子”。   “够胆儿”。   “咦,老四呢?”   ……   白天的别言颇有些伤感,想想以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大学总有一些忘不掉的事和一些忘不掉的人,或许啊人生就是这样。   月光透过玻璃窗撒了进来,一轮明月高悬,倒是一个赏月的好时间。悄悄地拉开蚊帐,爬了起来,坐在了阳台上,独自一人。   呆呆的坐着,头脑一片空白,一片模糊,反倒是夜空,繁星一片。   白日残留在墙壁中的余热,在夜幕的渐深中渐渐消退,点点露痕显现。   手机屏幕上的她离去已经快一年了,当初多少有些不舍,只是该走的始终还是走了。   看看时间,不知觉间已经快到凌晨两点,今天之后也许又是一番新的人生,也许会再遇到一个她,只是谁又说得清呢?而大概结束也就是开始吧。   “不知远方是否有另一个我一样难眠?”   星空浩瀚,宇宙无边,应该会有吧。   二   2013年8月23日,生日当天。   一个人静静地度过,就像生命中的其他时间一样,今日并不特殊。   毕业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再也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愣头青。一些事并非当初想象的那样美好,世界是广阔的,因此当然也是多样的。   完美的烟圈在空中旋转,想想现在,都二十五岁了,这是在搞什么?事业无成,孑然一身,前途迷茫。眼见又将失去一载年华,心中颇有些难受,何去何从?路究竟在何方?   窗外爬山虎的叶子已经极度繁茂,记得当初来的时候就是如此。一年四季,又是一个轮回,又是一段生命的痕迹。   中午的时候收到了一件礼物,本以为是老妈送给自己的,问过之后,老妈说并没有此事,感觉有些奇怪。这些年除了家人以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与在意自己的生日,更别说礼物,不过这礼物又是谁送来的呢?   把玩着手中这串精美的手链,如水晶般璀璨,又如夜空般深邃;是一块晶石又仿佛是一个宇宙,简单却又显得神奇。   “价格一定不菲,不过到底是谁送的呢?”   傍晚,下了一场骤雨。   一片碧绿的爬山虎叶子掉到了藤下的水洼中,顿时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激起了一片波澜壮阔。   今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不过也是一个不普通的日子。就像人们,每一个人既是平凡的却又是与众不同的。   我们仅仅是相似,当然不能相同。   三   2014年7月2日离职第二天   昨天办完了离职手续,终于可以去追寻向往已久的人生。   十字路口,闪烁的红绿灯,攒动的人们,疾驰而过的车辆,到底应该走向何方?回家?还是继续行走在路上?   今天,应约赴会。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只有一个简单的地址,短短的邀请函上也并没有过多的信息,不过似乎倒能够提供一个不错饭碗。   路旁的阶梯上,一对年老的夫妻在乞讨,男人戴着一副墨镜,吹笙;女人拿着一个盒子,接钱。橘红色的灯光下,低沉的声响,长长的斜影,重叠又重叠。   广场上飞起了一道绚丽的光芒,急速升空,又缓缓地落了下来,掉在了人群中,消失在了影子下。   五光十色的世界,多姿多彩的人生,一些有交集,一些又相差甚远,一些近在咫尺却又无法触及。   “小哥,买一个呗”,地摊小贩在大厦的角落里叫喊,拉着惨淡的生意。   看了一眼那些小玩意儿,摇了摇头,走开了。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快来看看喽,快来瞧瞧勒,买一个回去,就买了一个世界哦”。   电梯在高楼上滑动,广场上的人影、灯光越来越小,似乎马上就要消失掉了。   站在高楼的最顶端,俯瞰整座城市,竟显得如此的渺小。那么,在浩渺的太空看来,地球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球呢?距离改变了常规,眼界囊括了所有,在足够远处,或许宇宙也只是丁点儿。   四   2011年11月25日图书馆三楼   自从买了电脑便很少来图书馆,看着熟悉却有点陌生的一切,心中洋溢着一丝喜悦。   陈旧的书架,上面陈列着一些老书,带着沧桑的气息,仿佛经历了无数时空的变换,见证了悠久历史的变迁。轻抚这些书卷,古老的哲学在指尖穿过,远古的神话在脑海浮现,那是一个时空,那是一段传奇。   “诶,我说同学,你莫要在那儿乱翻,我刚刚才整理好诶”。   “我没乱翻,我就看看,不行?”   “还说没乱翻,你看看你把这些书都搞乱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要么是占座,要么是借书不还,还在那儿乱翻,好好的秩序就这样被打乱了,你说我们一天到晚的累不累啊”。   “别翻了,你要看什么书,我给你取”。   “《易经》”。   “咦?《易经》啊,桌上就有本,自己拿”。   司马山看了看桌上的书,这是管理员手中的那本吧。   “《易经》啊,是一本好书,有空你的多研读研读”。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衍天地万物。   何为太极?“太”者,大小也;“极”者,无限也。“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是为太极。   阴阳互动,合而为太极,分而为两仪。孤阳不生独阴不长,阴阳不分,大小不定。   “年轻人,别傻愣着呀,看不看,不看我还看呢”。   “我……”,一回头司马山吃了一惊,这个人好像在哪儿见过,很熟悉的感觉。   “年轻人?你好像比我大不了多少吧”。   “我今年26,你不过才23而已,比你大多了”。   五   2012年6月27日图书馆三楼   大学四年马上就到了尽头,还真有些舍不得,人生啊就是这样,聚聚散散,分分合合,总有一些东西只能放在内心的最深处。   “司马,你说会不会有另一个我像我现在一样”。   司马山一愣,随即说道:“你是想多了吧,另一个你?在那儿?”   “你看,你叫司马山,我也叫司马山,这个世界才多大点儿我俩居然重名,你说宇宙这么大,说不定还真有另一个我呢。”   “呵呵,好像当初我也这么想过哦”,司马山暗中发笑。   “对于有没有另一个你我倒没能力回答你,不过似乎有种“平行宇宙”理论可以支持这种观点哦。”   “平行宇宙?”   “对,平行宇宙,简单而言就是在我们的宇宙之外,很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宇宙,而这些宇宙是宇宙的可能状态的一种反应,这些宇宙可能其基本物理常数和我们所认知的宇宙相同,也可能不同。”   “这么说,真的有可能有另一个我了”。   “这仅仅是假设而已,实际上到底有没有,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证明”。   “要是能够见到另一个我该多好啊”。   “见到另一个你?你就别痴心妄想了,至少你这辈子等不到”。   “为什么”?   “为什么?你也不想想,就算真有另一你那也在另一个宇宙中,一个宇宙有多大我想就不用我多说吧。要穿越宇宙?能行?”。   “怎么不行,说不定你就是穿越宇宙过来的另一个我”。   “哈哈哈,你在说笑话吧,小山啊,想象固然匪夷所思,你也不能乱想吧,你见过我这样帅的另一个你?”   “臭美吧,你就”。   “喂,司马,到底有没有啊”。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六   2014年7月2日雾都大厦楼顶   没走错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跑到了天台?   空空如也的楼顶,有些冷清,与广场的喧闹形成了鲜明对比,不过倒是一个观赏夜景的好去处。   晚风习习,孤零零的一个人,这儿会是面试地点?谁信?   眺望远处的夜景,灯火阑珊,闪烁的灯光,五彩的人生,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尽显繁华。   很久之前就想看看雾都的夜景,今天终于有了机会,看来今夜也不虚此行。   “很漂亮?”   “嗯,很漂亮”。   司马山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窜出一个人来,一个漂亮的女人。   “不介意一同观赏夜景吧”。   “不,不介意”,司马山有些结巴的说道。   夜风轻抚,一缕淡香传来,女子已经走到了司马山身旁,亭亭而立。   “想不想看看更远的地方?”   “更远的地方?”   “对”。   “在这儿?”   “在这儿,也不在这儿”。   “什么意思?”   “你会明白”。   “我还要面试呢,要在这儿等人”。   “他不会来了,我来了”。   “谁不会来了?”   “你的面试官”。   “我还是要等等”。   “走吧,和我去看看更远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和你去,你又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呢?”   “去了你就知道了”。   “莫名其妙,就算你是美女也不能强迫我吧,不去”。……七   2010年12月28日体育场   雾都十二月,已是严冬,特别是夜晚,更显寒冷。   校园的操场上还有稀疏的几个人影,在夜晚的灯光下显得如此的清冷。这个地方有一些记忆,让司马山难以释怀。   “小山,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   “我要走了”。   “到什么地方去?”   “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   “为什么?”   “别问了,我们分手吧,以后你就不要再来接我了”。   看着消失的背影,司马山有些无法接受,呆呆的站在那里,犹如木鸡。短短的几个字,刺疼着司马山,击碎了深爱的心。   司马山重情。   “哎,真是的,又伤心了一次”,早就知道了结果,为什么非要让自己再伤心一次呢。   初恋,总是让人难以忘怀。纵使在不同的时空,也想再回首那一段单纯又难忘的爱恋。   “兄弟,别难过,人生啊就是这样,将她放在心底好好珍藏,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哎,算了看在自己的份上,去帮你送一件东西吧,不要再留下什么遗憾”。   “萍果,等等”。   “还有什么事,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是啊,已经分手了”。   “这个给你”。   “是什么?我不要”   “那海豚本来就是一对儿,你又何必把他们分开呢”。   海豚是司马山花了十块钱卖的,两人一人一只,象征着他们的爱情。   司马山已经记不得当初是自己送的还是谁送的,应该是自己吧,除了自己还有谁呢?   八   2014年7月2日雾都大厦第100层   雾都大厦高耸入云,有99层。   “小山,怎么样,对这份工作是否有兴趣?”   “什么工作?”   司马山一头雾水,刚来面试,啥都不知道,甚至连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都不清楚,谈什么兴趣。   “别拘束,都是老熟人了,自然一点”。   “老熟人?恕我冒昧,我们见过?”   “哎呀,你看,你看我都老糊涂了,没见过,没见过,哈哈哈”。   “小蓝,去将协议拿过来吧”。   站在一旁的美女朝面试官微微一下,随即便离开了。   “你看了协议以后,就清楚啦,送给你的手链还喜欢吧”。   “手链?”   “对呀,就是去年生日的时候送给你的那个,那可花了你不少心思啊”。   “原来是你送的?”   “呵呵,我可没那么大本事”。   “那是谁?”   “王总,您要的协议”。   “小山,你先看看”,被称为王总的人顺手将材料递了过来。   “旅行?管理员?总裁?没看错吧”,司马山有些不敢相信。   “王总,您确定这是要我签的协议?”   “别那么见外,叫王叔”。   “这也太……”。   “福利待遇太优厚了是吧,呵呵,你可别大意,你所要经历的弄不好是要毁灭宇宙的”。   “你在开玩笑吧”。   “呵呵,签了这份协议你自然就知晓我开没开玩笑了”。   “我不签呢?”   “我了解你,你会的”。   “小蓝是你的导游,我们明天见”。   “咯咯,我说过要带你去看更远的风景的哦,咯咯”,身后的美女发处银铃般的笑声,这让司马山有些难堪。   九      2014年8月23日,命运号。   “怎么样,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像《神秘博士》里面的场景”,蓝打趣的问道。   司马山完全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那是什么?”   “银河”。   “这,这是真的吗?”   “你说呢”。   “那我们,我们这是在哪儿?”   “咯咯,当然不会是在TARDIS上了,咯咯”。   “你到公司也已经有十多天了,今天嘛也算是个特殊的日子,去年的今天给了你一个世界,今年,呵呵,也有好东西送给你哦”。   “嗯?”   “别一脸的狐疑,你看看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广袤无边,再想想年少时仰望星空的梦想,难道你不想畅游一番,不想实现自己的梦想么?”   “还有,你不是一直在追问是否有另一个自己么?想不想去看看,想不想得到那个答案?”   “不想”。   赤裸裸的诱惑,毫不掩饰的目的,司马山当然不可能回答想。如此明目张胆,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说不想那是天底下最大的谎话。   “呵呵,我了解你,可别先急着回答哦”。   全景舰桥外,群星闪耀,一团团星云回旋,美丽的星辰,绚烂的星空。一颗颗恒星从渺小逐渐变得浩大,然后又消失在了身后。   前方一颗超新星发散着剧烈的光芒,燃烧着生命将尽的光辉,一个生命已经走向衰亡,那它是否还有新生?   生命?兴衰,死生。   宇宙万物,大如星辰,小如蝼蚁皆有生死,有过兴盛,当然必定会有衰亡。生命可能很长久也可能只是一瞬,但相比于整个宇宙那也只是毫末之厘,只是宇宙相对于另外的未知事物来说,生命会不会也只有一瞬?   “考虑得怎样?”蓝一双勾人心魄的大眼睛盯着沉思司马山问道。   “好”。   “Destiny是你的了”。   “Destiny?”   “就是她喽,命运号”,蓝朝操作平台努了努嘴说道。   “为什么叫Destiny?”   “我怎么知道,那得问你自己”。   十   2011年5月17日,熙街。   熙街,大学城著名的商业街。   不管是周末还是平时,熙街都极其热闹,众多商铺林立,馆子比比皆是,吃喝玩乐,购物狂欢皆是好去处。   熙街是一个值得留恋的地方,只是随着一些人的离去而变得有些淡然。故地重游,虽说与记忆中的有些差别,但终究还是那个被称为熙街的地方。   阔别两年,翻天覆地。   对于颇为熟悉的熙街,司马山今日倒觉得极不自然。   “掐指算命,看相识人,不准不要钱”。   匆匆而过的人多是好奇的观望一眼,在科学普及的今天还有人算命?而且还在以学术与科学为基础的大学城,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一旁的司马山也只能极不自然干笑。   “这个是什么任务?纯粹就是拿自己开涮,女人啊,不能得罪”。   ……   “你命中属金,注定年少不易,不过前途无量。金者金也,初为凡铁,待磨砺之后,必是锋利无比的宝剑……”。   “放开我,我不算命”,司马山一脸的愤怒。   “我不是在算命,我是在为你指引方向”。   “你放不放?”   “人生而有疑问,只是你有太多的疑问,现在你可能没有发现,那是因为你还未接触”。   “什么跟什么,神叨叨的,放开我”。   “命运总是在无形之中将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相隔万里,然而我们却近在咫尺”。   “你再叽歪,我要打你了”。   “你不会的,我了解你”。   “你……”。   “不过,呵呵,你走吧,   “莫名奇妙的”。   “我们会再见的哦”。   “嗯?”十一   2012年11月15日,火锅店外。   想起这个弟弟,司马山就有些好笑,居然叫自己辞职,回家跟老汉儿一起打零工,不过那的确是一条路。   记得那天下了点小雨,在地铁站接到了弟弟,黑了,瘦了,却也结实了。果然,今天也下起了雨。   远远地看着他们,心中多少有些酸。从这一面后,又有三年未见。整整六年却只见了一面,而那也只是匆匆的一面。   自从司马山大一后便没有见过弟弟司马东,等到再见时却已经是毕业之后。时间总是过得如此的快,如此的匆忙,以至于留下诸多的遗憾。   司马山替弟弟拿上行李,叫了辆出租车,回到了公司。狭小的宿舍,几个一同毕业的年轻人,却也玩的不亦乐乎。   晚上如同当初那样,花了几百大洋,吃了一餐火锅,正宗的火锅。大汗淋漓,满脸通红,辣了,醉了。   这些尽管与记忆中没有太大的变化,或许仅仅有些许差别,只是再回首,心境却已不同。   “咦,司马,你怎么在这儿”。   “呵呵,小山”。   “早知道你也在这儿,一定要请你过来一起吃饭”。   “兄弟不说那些,有时间你再请我吃不就得了,呵呵”。   “对了司马,这是我弟弟司马东”。   “东子,这是山哥,和我一样,叫司马山”。   “东子,好久不见哦”。   “东子是回来探亲吧,可得在家里多呆一会儿哦,陪陪家里的老人,拉拉家常,几年了也难得回来一次”。   “嗯?”   “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一定要在家里多呆一会儿,别一回来就到处跑,老人盼啊”。   司马山有些伤感,不久之后老爷要走了,一年后奶奶也走了,而弟弟却不能见那最后一面。还清晰的记得那时电话那头的哽咽,遗憾终身。   人啊,总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这一点司马山颇为有愧。      十二   2014年9月1日,命运号。   “我说过要带你去看更远的风景。还记得多年前看过的那篇科幻文章《潜入贵阳》吗?”。   “什么意思?”   “当然是带你去看更远的风景喽”。   “这与它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   “我问你,世界有没有极限?什么叫做极限呢?”   “我怎么知道”。   “哎,你的《易经》白看了”。   “你是说‘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吧”。   “极,便是大的没有了外面,小的没有了里面”。   “这与你要带我去看的风景有什么关系呢?”   “事物存在着宏观与微观,宏观的宇宙你已经见过了,那还剩下微观的世界需要你去见证”。   “看看外边,是不是很奇特”。   放眼望去,全景舰桥外一些不知名物体飞旋而过,如彗星一般。   “那是什么?”   “呵呵,只是一些电子而已”。   “电子?”   “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穿越了原子层,进入了原子内部?”   “别一脸的惊愕,这样会显得你没见过世面。倒忘了告诉你,我们的目的地是捕捉传说中的弦。呵呵,微观的世界可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哦,有时微观与宏观仅一线之隔”。   “好吧,坐稳了,我们即将进入原子核,小心,小心,咯咯”。   司马山的确有些呆,这个世界似乎变了大样,一会儿银河一会儿原子的,凌乱了。   弦,敞开或闭合的“能量圈”,弦的不同振动和运动产生出各种不同的基本粒子。于是“能量弦线”成了组成所有物质的基本单位。   对于“弦”,司马山充满了好奇与疑惑,还在学生时代边对此念念不忘,它涉及到时空维度,涉及到宇宙的组成,涉及到平行空间,甚至是一些无法想象的东西。然而让司马山疑惑的是弦真的就是组成物质的基本单位,多年前轻子也像弦一样被认为是组成物质的基本单位,而现在却被弦所取代。难道就没有更小的,难道世界就在此终结?或许弦也只是其中一个阶段的认知呢?   极,到底存不存在?   又或者所有都是极,所有都不是极,它存在却也不存在。      十三   2012年12月28日,九号大街。   四年匆匆而过,人和物都已改变,站在大街,怅然若失。   是否有命运?   长长的大街,阑珊的灯火,穿透空气的光,还有从天而降的雨,交揉在一起。光子、水分子、氧原子、氢原子还其他的元素就这样组合,组合成命运的矩阵,组合成时空的框架,在微观的世界中变化,在宏观的世界中爆炸。只是,我们却毫无察觉。   命运,似乎早已注定。   不过,真的有命运?   这个问题似乎和人生一样纠缠着自己,当我们剖析了事物的本源后会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就像参透了微观的世界便悟透了宏观的宇宙一般。   天桥上有一些乞丐,趴着,跪着,躺着,爬着。突然司马山有点伤心,世界应该是怎样的,世界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今天蓝说放假,却该死的将自己带到了大街之上。   对面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此刻的心境大概和自己相同吧。   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不甘命运的人,然而命运是什么都没弄清楚就瞎闹了起来。   “别伤感了,对于你来说这并不能算什么,你的世界会有很多”。   “我的世界还有很多?”   “对”。   “一些人自以为摆脱了命运,却不知道那摆脱命运也是命运”。   司马山顺着天桥的台阶,走进人群,消失了。   “科学的技术只能解释我们当前能力范围内的认知,弦、快子、光子甚至是原子在几千年前那也最多只能是神话中的东西,而现在我们却可以比较全面的了解。或许有一天能够破解命运密码,转动命运之轮”。   “不用想得太多,因为那个层次现在的你并没有能力接触,了解的越多疑问就会越多”。   “那我们相遇,然后一系列的事是不是命运在主宰?”   “呵呵,我怎么知道,这得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我怎么知道”。   “呵呵,你知道的哦”。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   “呵呵,这可不是我做的主,我还在纳闷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个时空来。”   “什么意思?”   十四   2012年12月28日,意大利面馆。   夜晚很美,就如这座城市一般。   无论如何,今天总算还是休息了一下,勉强算是个假期吧。   “请你吃意大利面如何?”   “意大利面?”   这道让司马山想起了一直等待的那一餐意大利面,不过好像还得继续等下去。长这么大似乎还没吃过一回西餐,这让司马山感觉有些悲哀。   “有请”,司马山做了一个绅士的姿势。   安静的餐馆,各种各样的面食,散发着独特的味道,的确和中国传统菜式有所区别,不过又有点相似。   餐馆中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似乎还没有到专属用餐时间,人们还在忙绿,只有角落和窗户边有几个人而已。   “想吃什么,随便点”,蓝递过菜单说着。   司马山看着手中的菜单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没想到这意大利面竟然有如此多的品类,大概又是中国人的杰作吧。   抬头看了看窗外,笑了笑,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川菜。   “咦,小山”。   大街上,司马山低头漫步,似乎在思考者什么问题。   “司马?”   “呵呵,缘分啊,在那儿咱都能见到,来来来,一起吃饭去”。   “哦,对了,忘了介绍,小山这是蓝。呵呵,对于你我就不介绍了,蓝认识你”。   “认识我?”   “走,一起吃意大利面去”。   司马山有些轻笑,自己到现在才能吃一回西餐,而小山却现在就能吃一回。不过说来说去咱都是同一天吃的,倒也没多大差别。   “不知是否有幸同诸位共进晚餐呢?”   “荣幸,荣幸”,司马山异口同声的说到。   “老朽司马山,两位小友可好啊”,对面的老者说道。   司马山?三人大吃了一惊,又一个司马山?   三个司马山,突然之间出现了三个司马山,巧合还是……?   蓝看着对面的老者,眼中突然闪现了一抹毫无察觉的激动。   今天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今天当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啊。   十五   2012年12月28日,三号桌。   “已经很久没来这里了,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啊,三号桌啊”,老者并未在意司马山们的惊愕,有些怀念的说道。   司马与小山看着老者,怎么有种特殊的感觉呢,好像,好像在那儿见过。   “是不是感觉我们在那儿见过?呵呵,这是缘分,有缘多远都能相见,今天这顿算我的了”,老者笑道。   “不必多说,这顿算我的,你们的既是我的,我的也是你们的,不必推辞,呵呵”。   这让司马与小山很不好意思,倒好,又欠了一个人情。   一旁的蓝从始至终道带着一丝微笑,好像这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就是个局外人。   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局外人。   “活了大半辈子,真想好好休息一番啊”。   “嗯?”。   “我一生都在探求一个问题,至今未得到答案,不知两位小友可否指点一二?”   “不敢当,不敢当,我们岂敢指点老先生,您就不要取笑我们了”。   “老先生?倒也是,我的年龄看似的确是比你们大了不少”。   “一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遗忘,看到你们就看到了自己,这让我想起很多埋藏的记忆,这算也是指点”。   “老先生真是幽默,呵呵”。   “人生有时就是一场顿悟,只是大多顿悟很难留住,因此需要不时回头,去寻找那些可能被遗忘的瞬间”。   “不知老先生所谈求得是什么问题?”   “这个,你们会知道的,不过并不是今晚”。   “时也命也,一个时机便是一段命运,不成熟的时机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就如一个节点才能衍生不同的可存在方向,如果是非节点便会扭曲现实甚至崩溃未来”。   ……   “今晚很幸运能够和我们相聚,再见”。      十六   2014年12月2日,命运号   “恭喜你,实习期结束”,蓝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   “结束了?”   “当然没有,现在仅仅是开始而已,难道你不懂结束便是开始的道理?”   司马山当然懂,不然《易经》便真的白读了。只是长达四个月的实习期的确有些让自己受不了。   “可以休息两天喽?”   “可以”。   “可以驾驶命运号?”   “可以”。   这让司马山很兴奋,名义上命运号是自己的生日礼物,不过到目前为止一直掌握在蓝的手中。   复杂的操作平台让司马山有些傻眼,这个,嗯,应该怎么操作呢?   “蓝这,这应该怎么操作”,司马山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问你自己喽,又不是我设计的”。   “你”。   “我怎么啦,不是你自己要驾驶命运号么?”   司马山有些无语,一兴奋便忘记了自己从来没有操作过命运号,甚至没有见到过蓝操作。   “我叫你姐姐行吗?您就教教我吧”,司马山低声下气,有些讨好的说道,这到不符合他的性格。   “不行啊,这个,这个不行”。   “为什么”。   “我得问问她”。   “谁?”   “命运号不是一艘普通的艘飞船”。   “什么意思?”   “命运本是虚无,是你创造了他而不是他来操纵你,那些想要改变命运的人终究还是在命运之中,用心去体悟哦,咯咯”。   ……   司马山有些吃惊,眼前的大楼是如此的熟悉,图书馆,那个陪伴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今天,又回来了。   二楼的窗户旁那道熟悉却有些陌生的身影正望着窗外。司马山,我们又见面了。   十七   2012年12月28日灵湖畔   “都26了,你也得考虑考虑了吧,你还以为老娘还有几年可以硬朗”,母亲的话一遍遍在耳边响起,就像湖里的波纹,一圈又一圈。   司马山很无奈,居然叫自己回去相亲,这真是…。   “哎”,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父母年世渐高,而自己却始终孑然一身,不孝啊。   灵湖之畔,依旧风景如画,也不知曾经有多少个夜晚在此漫步,一切总是显得那么宁静。只是司马山不知道,命运号为什么会将自己带到这儿来。   图书馆中我们已经见过面,而现在也成了好朋友。事情都在有序的进行,今天并不特殊啊,这是为什么呢?   司马山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静静的走在湖畔,静静的思考那个关乎自己命运的问题。   “一定有原因,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命运号不会无的放矢,今天一定会有事情发生,只是是什么呢?”   灵湖中有两只鸳鸯在戏水,咕噜一下就钻到了水中,咕噜一下又从很远的地方钻了出来。细细的波纹在湖面涤荡,轻轻地,悄悄地似乎消失在了水和岸的交接处。   “这是什么破机器,烂东西,居然把我送到了这儿,可是这是哪儿啊?”   司马山正低头想着问题,突然被对面走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司马山连连道歉。   “咦?”   “咦?”   司马山一抬头,两人不却约而同的叫道。   眼前是一位身材略显娇小却有些可爱的女孩,淡淡的妆下丝毫不能掩盖那种不可言喻的美丽。   第一眼,司马山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女孩,二十多年的心门突然打开了。   “真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有没有撞到你”。   “没有,没有”。   “哦,对了,能问你一下这是哪儿吗?”   “科大灵湖啊”。   “科大灵湖?”   “对啊”。   “我是想问这是哪座城市”。   “嗯?难道你不知道?”   女孩摇了摇头,有点迷惑。   “当然是重庆喽”。   “重庆?怎么会到了这儿,真是个破机器”。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司马山”。   “洛诺”。

    文黑墨2021-01-04

  • 风心暗许

    最新章节: 头发长了
    1.柿子灯笼,高挂暮秋里默数日子里猝不防的风催最易凭栏生叶子不停落下来满眸意而柿子,提着灯笼挂枝头如奶奶慈爱的光炊烟的祝福,旖旎来为秋野添上一笔亮这样想着,便不去管枯于荒原,鸿影走失山巅拢了拢霜白的鬓默默接受了岁月的安浮生若梦,变化于无在花香绿意式微之时了红灯笼的微光岂不另一种所得2020.10.30.2.夜微凉的夜,荡漾小幅度伤缺月挂疏桐,听子轻啼屋顶睁着不眠的睛寂寞撑开栀子花的白幽香恍若你指尖拨的丝弦从漆黑里,拯我的呼吸细数星移,月染了些许迷离一小幸福,紧贴掌纹而低之时,虚幻似梦小情,仍无处安放你的夏,比星空更遥远还好想你时窗子就轻如薄月光漫铺微微的波浪佛眉间的深吻为爱盖了圆圆的印章2020.10.29.3.落叶(一)一枚叶子,朴素平凡飘飘摇摇,是的宿命在芸芸众生之,那么低调为花朵献掌声以翠绿捧起鲜亮鸟鸣是虚空里写意的声季节轮转,叶子―不停奔跑的时针倏然回到了初始之地而留树上的轻痕分明写着我来过吞下阳光露水一剂良药忽略各种风雨打青丝着霜――黄,落了,枯了疼痛,未喊出口又一阵风过琴声悠悠张开薄薄的染尘的肉身披着雪的衣去了下一个春天2020.10.204.落叶(二)风不停吹,落叶向死而生扑面而的凉意惊起蝴蝶的群不可言说的美多像我穷极一生追求光明与由以弱小的肉身立命阔大红尘岁月作笔,思想的深处刻下悲悯果生命需要别样姿势无反顾,落得纷纷溅的波涛,去向遥远的边抬头抑或低首落叶迷了眼眸醉了清秋2020.10.215.遇见走着走着,便遇了秋眼中的小野菊,得明媚怀疑误入了春那么多日子折叠又打仿佛你溢满醇酒的笑以浅醉,治愈我的忧暮色去了,星空去了明去了,水声去了只下你我,隐在一阕清里手握着手,听彼此深呼吸天色明了暗了水肥了瘦了嘘此刻,提2020.10.27

    一叶青天2021-02-20

  • 驱动精灵万能网卡版

    最新章节: BOSS五爪金龙
    古风·红土奇观春归来赤色丘陵出云南,湛蓝穹底生奇观。紫红砖红数百里,绿波金浪和风翻。阡陌农夫劳作苦,绘就巨卷呈斑斓。巴西红土有气势,壮美震撼看东川。注释:云南东川红土地位于昆明市东川区新田乡花石头村,被专家认为是全世界除巴西里约热内卢外最有气势的红土地,而其景象比巴西红土地更为壮美。

    北倾2021-02-11

  • 珠玉在侧

    最新章节: 陈凡出手
    度尽劫波兄弟在,玫瑰中,相对深深拜。浅饮吟多感慨,生涯到此余外。   多少文情兼债,管领平生,懒把穷改。传语任谁言否泰,楼一别思如海

    银白发卡202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