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巨星计划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废弃娘娘全集

作者:笔龙胆
更新:2021-03-05 11:38:09

历史军事热门

  • 何以笙箫默免费观看完整版

    最新章节: 情感
    十三   2012年12月28日,大街。   四年匆匆而过,人和物都已改变,站在大街,怅然若失。   是否有命运?   长长的大街,阑珊的灯火,穿透空气的光,还有从天而降的雨,交揉在一起。光子、水分子、氧原子、氢原子还其他的元素就这样组合,组合成命运的矩阵,组合成时空的框架,在微观的世界中变化,在宏观的世界中爆炸。只是,我们却毫无察觉。   命运,似乎早已注定。   不过,真的有命运?   这个问题似乎和人生一样纠缠着自己,当我们剖析了事物的本源后会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就像参透了微观的世界便悟透了宏观的宇宙一般。   天桥上有一些乞丐,趴着,跪着,躺着,爬着。突然司马山有点伤心,世界应该是怎样的,世界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今天蓝说放假,却该死的将自己带到了大街之上。   对面是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此刻的心境大概和自己相同吧。   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不甘命运的人,然而命运是什么都没弄清楚就瞎闹了起来。   “别伤感了,对于你来说这并不能算什么,你的世界会有很多”。   “我的世界还有很多?”   “对”。   “时也命也,一些人自以为摆脱了命运,却不知道那摆脱命运也是命运”。   司马山顺着天桥的台阶,走进人群,消失了。   “科学的技术只能解释我们当前能力范围内的认知,弦、快子、光子甚至是原子在几千年前那也最多只能是神话中的东西,而现在我们却可以比较全面的了解。或许有一天能够破解命运密码,转动命运之轮”。   “不用想得太多,因为那个层次现在的你并没有能力接触,了解的越多疑问就会越多”。   “那我们相遇,然后一系列的事是不是命运在主宰?”   “呵呵,我怎么知道,这得问你自己”。   “问我自己?我怎么知道”。   “呵呵,你知道的哦”。   “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儿?”   “这可不是我做的主,我还在纳闷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个时空来。”   “什么意思?”

    寂无2021-01-29

  • 带着五个崽讨生活[娱乐圈]

    最新章节: 重重包围
    胡家百年的老房租给强家住。最近,赵强妻子老听到堂屋里有静。“嘭,噼啪!”子小凤又睡不着了,赵强快出去看看。赵只好又出去看,可是面就一个老式的大橱,几个沙发,其他没么,更藏不了人。赵只好又回去睡觉。刚睡着,外面又响了,静很大。赵强和妻子法入睡,心里感到很怕。以前虽然有老鼠动,但从来没有这么动静,肯定不是老鼠不是老鼠,那会是什呢?会不会是鬼敲门不像,声音好像是从子处发出的。赵强越越害怕,心里一阵发。赵强不信迷信,不信世间会有什么鬼怪可眼前的事情怎么解。熬了两晚上,赵强妻子无精打采,双眼红,快要神经崩溃了妻子在柜子上点上香乞求菩萨保佑。晚上怪响依然,声音更大柜子上的香炉莫名其的掉到地上,摔得粉。赵强的妻子吓的怪!“我要搬出去,我在这屋子住了!”妻已经快发疯了!赵强刚亮就出去找房,还顺利,找到一家合适,忙请来几位亲戚帮,把东西搬走,赵强后检查了空空的屋子把门上了锁。搀扶着惫的妻子往新租的房走去。赵强听说他们离开不远,那百年的屋就倒了!(我很想道大家对这事是怎么解的,这是件真实的情,我不相信迷信,此我只能“杜撰”下,请大家拭目以待,看下篇是否精彩、合。亲们,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蜗牛壳子2021-01-18

  •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最新章节: 一日游
    第四幕操场分手乙(冷静了下来用手擦脸上的泪水上前一步望着甲):呵呵,,,了解?刘芒,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了解?继续冷笑道:刘芒,你了解你自己吗?你根本都不了解你自己!(上前推了他一把)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混蛋!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大吼。接着一个耳光扇到乙的脸上。)乙(一惊脸上火辣辣的捂着脸)愤怒的看着甲到:”我是不了解我自己!(向前走逼近甲)我不了解我自己有怎样?了不了解我自己跟你李如花没有半毛钱关系!(大吼)狠狠地说:你说的没有错!我就是一个混蛋!刘芒!流氓!你早就该知道!那样,我也好早点摆脱你!第五幕痛苦的结局甲踉跄往后退泪水拼命往下掉(上前捶打乙用力推他)大声吼道:你混蛋!(用力推甲)你滚!你滚!!!!(指着前方咆哮)乙(鄙视的神情)紧紧抓起她的手捏紧冷冷道:不过,现在也不迟。”用力甩开甲的手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甲失去重心摔倒在地手捂着嘴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哭声旁白:来往的同学纷纷投来同情的目光指着惋惜的摇头但都没有人来扶她一把

    吴锟2021-01-23

  • 九星神龙诀女主角

    最新章节: 小镇不见了?
    我此刻停笔,长长叹了口气胸中无比郁闷。 桌上的台寂寞的走。这令我忽然也寂起来。 就是现在很想见到艳。也许我的思绪未走出他生活。也我感到空。甚至想她做爱,需要静夜柔情,需有人来陪  我拨艳艳的手。  嘟…嘟…………  久也没人。我很乱明知道她工作是在上,但我然有点难。脑海里象着那些人爬在她上的样子给她钞票的神情,就狠不得那些人杀。可是我吗?我是啊我!那有男人可用硬币将活埋了。不过是个以为是的。我可能不如他们我和艳艳不止一次做爱,到在我在怀我是不是她。我好也很卑鄙和那些花买乐的人样下流。些人甚至我要理直壮的多。们付出了而我什么没给艳艳反倒从她里索取属她的记忆情感。 就在这时的电话响,我知道定是艳艳来的。她电时的铃是我专门定的。 “喂!你没睡?”艳细腻的音从听筒传来。 “是啊。不着啊 ”我说。 “怎么啊!在写西吗 ?  “是刚写完一。”我叹叹气。 “是吗?能看看吗”  “啊  ,么时候啊”我问。 “现在看,等我一会就来”说完艳没等我回就挂断了话。  真的很想到她,很……没多她就来了现在敲我的除了她会别人。 我开了,她见到时总是保着一种阳的笑。 她坐在床,其实我屋子除了就剩一长子。  给她泡了茶,顺手写的东西给艳艳。 艳艳拿手里并没看。忽然进我怀里  “好你”艳艳起来很伤。  “也是啊”  那亲我好吗?  我吻她,仿佛上一个世也表达不心中的情。  她脸湿湿的我知道她哭。但我知道她发了什么事我捧着她脸。呆呆看着她流的样子。 “怎么了?”我着拭去他角 的泪。  “道吗?只和你在一我才觉得己是个人”艳艳的水划伤了的小屋。 我心疼吻住她的。我们抱着,我的有些抖。不知道在样的情况和她做爱不是很没性,可是现在真的想!  佛心中升着一种激。是一种违的情感这肯定是。没有理。我甚至想和她白的想法,在欲望下动着…… 缠绵着寻找着。 我们彼用尽了所的力量来升爱的极,朝快乐天堂努力。我这才白,注入感的交合是完美的  我肆的享受着乐,在呼和脉搏中向前方的地,即使身碎骨也所不惜。是自己的雄!我勇的冲向她冲向旗帜扬的胜利然后,沉在暗红的光下,聆彼此心跳破时空的音。指节肌肤上奏擒爱的乐。  艳安静的躺我怀里。轻吻着她脸庞。 这一刻我无睡意。  第十章  思渐渐平静我不在怀艳艳对我感情究竟什么样子。她从来有做过任承诺,这切并不是的错。我在除了对的感情外潦倒的就是个乞丐整天到处工作,出廉价的劳力,以支起所谓的想。我什也给不了,不能使过上优越生活,不满足她地尚的追求我只是个缘的人。本支负担起一个女。但我是人,也还需要女人需要在女的怀里象小孩。需有人呵护  “在什么?”艳紧抱着。  “想你啊!我说。 “骗人?在你身边想我。谁道你在想么?”艳故意做出副生气的子,哼了声。  真的,就在想你的…”  把艳艳往的搂了搂  “讨。你有来,才来过”艳艳说把脸贴在的胸膛上  “别我,你也了……不干嘛把我的紧紧的。  “又咱怎样”艳艳说忽然翻身在我身上  激情烧的夜,们不知疲的一次次做爱。 这和嫖妓不一样,我觉得嫖只不过是决生理需而已,一就一次。往不会有多的冲动甚至毫无恋,付了转身就走谁也不认谁。和艳在一起总一种无休的冲动,不清这来于哪里。们把情感升到一个限,指节绕时的声和断断续的呻吟,织成一曲满感性的章。灯的红的流光印衬着肌的柔媚,体与身体担着力量惬意。 我努力给忆留下深的痕迹。许多年后起,彼此不会忘记我试图用圣的力量住这一刻记住美妙呻吟和难抗拒的体。这仿佛一种跋涉一路上跟天堂的呼,渴望灵的升华。遗忘世间凄苦而拼宣泄。 曾经的日象飘落的叶,。只急促的呼才能掩盖彼此对现的不满。们疯狂的躯体燃烧即使面临亡也要叫声响。让的神光把夜照的通。让肌肤出的汗液布四周。 我们为样的时刻记疼痛。肯相信爱要用肉体呵护。一的言语毫意义。现只想做爱只想用全的激情爱对方。 终于我们同一个时,萎谢在夜中,紧的抱拥象在感谢彼付出的辛。  艳喘着气赖我怀里,只温柔的猫。  抚弄着艳的发丝,的怀抱仿是她幸福港湾。 “在想什?”艳艳。  “什么啊!是有点累”我坏坏说。  都怪你,嘛使那么的劲!”艳红着脸。  “说我!你也一样吗”我笑出声。  讨厌,不笑我!”艳  把转向一边我却看见的嘴角挂笑。  问你个问好吗?”艳调皮的过头。 “那你问!我洗耳听!”我。  “如有一天实现了理,你还敢我在一起?”艳艳完就笑了  “为么不敢,要是愿意敢娶你就你敢不敢。”我半玩笑的说  “是?我才不呢?我们在不是很吗?”艳怀疑的望我。  明天就去记!敢吗”我说。 “去就,我好怕!?”艳赌气的说,拍了拍的肚皮。 我觉得艳真的很皮,有时象个孩子  “好一言为定”我笑了是会心的。  “了,还是逗你了?们是不可的。尽管很爱你…”艳艳摇摇头。 艳艳的话我不知所,我没吱。  “姻不是儿,再说我是成年人总是有个戏规则,相信你现是爱我的就足够了我和你不,我现在生活圈子我很有帮。而且我经习惯了一旦走进的生活,是会很痛的。”艳低着头。 “怎么样说啊!们可以努的!”我疼的抱着。  “用的,你亲人朋友不会接受的,更不接受我的去。你也可能为了放弃你的情和友情再者,我在很需要,有些事我们改变了的。” 我感到艳现在很强。  我也不知该怎么说我现在的境和艰难可是我是爱你的,给不了你越的生活我是个失者,家我你不公平”我不知这样说算算是卑鄙可我说的心里话。 “其实我配不上,我没什好的,现我很幸福知道你爱就足够了”  艳笑了,但知道她说话时眼里定含着泪  我没什么,深的吸了口,轻轻的着她。 “好了!想了!”艳亲了亲,接着说“我们做人好吗?谈婚姻,了爱而在起。”艳还是笑。 我笑不来,我看了自己的哀,我的一文不值我什么也能为她做还总说爱。  “吧!把我紧点好吗”艳艳在的怀中缓的闭上眼。  我了灯。 黑暗中我佛正在失着什么,象是我的来。或许一亮,我么也没有。  我能抱着她任凭伤心通往梦境沿途无情放火。 梦里她真会嫁给我  一袭色的长裙蓝天下的厂,我们下一个千年不变的言。  梦里她是的公主,是那个青王子。 这又能怎,让我们睡亿万光也不要醒。  我上眼,等梦境中和相会。 等待我们法实现的切…

    无格2021-01-23

  • 邪恶力量恶魔排行

    最新章节: 妙道人,叶伴花
    第六回颜氏潇潇才艺双绝风尘烈女怒惩狂徒  沐月姑娘虽然输了第一场擂台,却依旧笑盈盈,并无气馁之色。  “杨公子真是才华出众,小女子甘拜下风,不过我可得提醒公子一句我那潇潇姐姐可不会如我这般不堪,你须得全力以赴哦”,沐月姑娘含笑说道。  “多谢姑娘提醒,也是姑娘高抬贵手在下才能侥幸获胜,后面的擂台定当全力以赴”,杨公子微微施礼说道。  “公子请”。  杨公子在沐月姑娘的指引下,穿过彩桥来到这武擂台之上。只见这武擂台上十八般兵器样样皆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依次排列,除此之外亦有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虽说这是擂台,然因那些兵器却也略有萧杀之气。  “杨公子好文采,不知在武艺方面如何”,那兵器架旁一娇小貌美女子说道。  “略通略通,还请姑娘手下留情”,杨公子施礼道。  “小女子沉月,善使柳叶双刀,今日为公平起见,公子所抽何等兵器,小女子亦使用何等兵器。”  一番闲话之后,那杨公子抽的了铜锤,这杨公子眉头微微一皱。  一听这武擂台比的是锤,台下众人一片唏嘘。杨公子还好说,那沉月姑娘可就不好说了,毕竟那可是女孩子,如何使得一双巨锤。  “不如另抽一个,这锤恐对沉月姑娘多有不利”,杨公子说道。  “无妨,既是杨公子抽的此兵器,那也是天意,何必在意小女子,还请杨公子赐教”,沉月姑娘说道。  “既然如此,还请沉月姑娘手下留情”。  话已至此,那也不便多说。只见这武擂台上四只铜锤是舞得虎虎生风,银光一片,时有剧烈碰撞之声传来。  别看那沉月姑娘是一介女流,然一对铜锤在其手中如活了一般,时如双龙出洞,又如猛虎下山,一时间和杨公子也斗得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再说杨公子,初时似有不殆,然约半柱香后也渐渐熟练起来,那对铜锤耍得也是如蛟龙入海,大鹏击天,好不威风。  台下众人看的是提心又吊胆,胆战且心惊,生怕一个巨锤从天而降,将自个儿砸成肉泥。  这一斗又是小半个时辰,那沉月姑娘斗得是香汗淋漓,腰肢酸麻,力气渐渐不支,终败下阵来。  杨公子也是斗得粗气直喘,不过却也有些力气,还可斗上几回合。  众人见那武擂终于打完,这才放下心来,到也不忘喝彩一片。  “啧啧,这头两场擂台就打得如此激烈,接下来真不知会如何”。  “这也是那杨默和两位姑娘有本事,哼,若是换了你,恐怕一个回合就输了吧,哈哈哈”。  “哼,可别说我,你不也一样”。  “大哥,那娘们儿还真有些武艺,人也长得俊俏,要不掳回山去?”  “你敢?恐怕也就嘴上说说罢了,我那弟妹可…,啧啧,哈哈哈哈”,汉子一想到弟妹如何对待这位二弟,便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汉子一听其大哥说到弟妹,刚才的豪情万丈一下就如霜打茄子一般蔫了。  “老徐,待这擂台之后,请这杨公子到府上一叙”。  “是,老爷”,一老者卑躬屈膝的说道。  那老徐口中的老爷约有四十岁左右,此时虽只见得其背影,然也是一个仪表不凡之人,颇有几分威势。  此后的擂台杨公子也表现不俗,仅在工,农两擂台上稍有欠佳外,其余皆是获胜。虽说这杨公子在工、农两擂上有所失利,却也是可圈可点,并非输的体无完肤,惨烈无比,也只是稍稍逊色而已。  前面八场擂台已然打完,而这最后一场的比试也即将开始,只是不知这杨公子能否过得了潇潇姑娘这一关。  “潇潇姑娘,久仰久仰”。  “杨公子客气”。  “不知杨公子是否有雅兴听小女子弹奏一曲”。  “求之不得,请问姑娘有酒否”。  “那是自然,还请杨公子稍等片刻”。  少顷,一丫鬟便送上来一壶酒及一些酒具。  “不知杨公子是否识得此酒?”  “呵呵,这可是难得的好酒,已有十八年分的女儿红,不错不错”,杨公子端起酒杯闻了闻酒香,笑着说道,随后便是一饮而尽。  “如此喝酒怎能品出美酒佳酿滋味,还望杨公子细细饮酌”,潇潇姑娘见杨公子如此饮到。  “听闻望月楼藏有神酿‘玉露’,此酒比之如何?”  “实有不及,云泥之别”。  “那我倒是想品赏一下那‘玉露’了”。  “倒是不可,不过须先得过了小女子这一关方可有机会,如若得了头一名,这‘玉露’任你喝,不仅如此,咱们望月楼的‘月神’更会亲自与你酌酒,你看如何”。  “如此甚好,哈哈哈”,观这杨公子,倒也是一个放浪不羁之人。  “不过现在还请杨公子听小女子弹奏一曲,也还请杨公子暂时屈就此酒”。  “还请姑娘赐教”。  一时间台下众人满是疑惑,这喝酒弹琴怎还成了赐教。然此时也只得少数人明白,这最后一场的比试已经开始。  “铛”一声琵琶音响起,此声如巨弩穿破云霄,又如惊雷划过九天,“此曲源自古名曲之中的《十面埋伏》,小女子不才在名曲之上略有改动,此曲名曰《千军万马》,希望能入得公子法眼”。  “不敢”。  随后琵琶声一起,一股浓浓的战争氛围突起,节奏铿锵有力,激昂高亢,似将众人带入了战场。那战鼓擂擂,号角呜呜,马骑啾啾,炮声隆隆,人声沸沸,俨然将众人带入了战场紧张激烈的环境中。  随后,又是一层高过一层,一浪叠过一浪,在那琵琶声中隐约含着点将升台、排兵布阵,两军对垒等诸多手法,那琵琶声中宛如是一个真真实实的战场,众人亦有身临其境之感。  台下众人听得真是两股战战,似那台上真有千军万马,将要冲将下来,又有战鼓漫山,黑云重重,刀枪层层,吓得众人个个面如死灰,冷汗涔涔。  虽说《十面埋伏》须得众人共奏方能显出那气势恢宏的场面,然这《千军万马》在潇潇姑娘的独奏之下却也能有如此气势,却是如此真实,实属不易,也足见这潇潇姑娘的技艺之高。  一曲已终,台下却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众人还沉浸在在刚才的震撼中,又突闻一声高叫。  此声似雄鹰鸣九天,却又似夔牛哞幽海,初时高亢,随后却是低沉,随后又是激烈。  “在下不才,偶习音律,此曲名曰《破军》,还请潇潇姑娘指点一二”。  杨公子也不多说,也是一声高鸣,随后便拉开了反击之战。  呜呜损声响起,声音低沉而又尖锐,并不像《千军万马》那般激烈,却是一副惨烈之境。  战火纷飞,满是残垣断壁,一具具残缺的尸体,一片片殷红的鲜血,战马倒地悲鸣,士卒望乡瞑目,满是一片焦土。  突然,损声一转,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延绵不绝,时而又戛然而止,似要停止却又凸显生机。这损声似是在指挥一支军队在作战,在冲击敌人,将兵法运用的如臂使指,似乎这损声就是兵法,这吹损之人便是一名将军。  一词曰:叹为观止。  台下众人总算见识到了什么是天人之境,许久才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声音,久久都不消散。  “老徐,无论如何也要将杨公子请到府上来,如若无奈,那也只有我亲自走一趟了”。  “这也须老爷亲自走一趟,那真是太抬举太了”。  “老徐,你跟了我如此之久难道还不知我的脾性,若无真材实料怎般须我亲自相邀,当年刘皇叔能‘三顾茅庐’,今日亲自相邀又何妨。须知千金难得一人才,一人才何止千金,莫要说千金,就是敌一半江山也不是不可”。  “是,老爷”。  “咦,这台上是何人,倒颇有些本事,只是不知他和那个李暮雨孰强孰弱,若此二人相比,那倒是好看”,对面高楼上的锦衣公子说道。  “十一爷何必提那个不识好歹的东西,岂不坏了这好景致”,一旁一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说道。  “不提也罢”,那锦衣公子说道,随即一脸的厌恶。  “十一爷请看,似他二人又要开始比试了”,中年男子看着远处的擂台说道。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擂台之上又一轮比试便要开始了。  “杨公子也是精通武艺,方才与我那妹妹皆因兵器不趁手没能比出真本事,不知现在再比一局如何?此次兵器任你选。小女子使用的乃是一柄凤翎剑,还请杨公子莫要小觑”。  “如此,那在下便不客气了”。  言语之后,这杨默选了一杆虎头錾金枪,枪头寒光粼粼,锋利无比,枪柄足有杯口粗细。这杨默将此枪拿在手中,耍了两下,那是银光闪闪,尖叫丝丝,似银蛇电舞,又似狡兔奔雷。  如此已选定兵器,接下来便是一番大战。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原本这长枪对短剑亦有巨大优势,只是今日似乎并非如此。  长枪乃为百兵之王,宝剑乃百兵之君,如今这君王相争,孰强孰弱,亦未可知啊。  潇潇姑娘的短剑使得是灵活飘逸,而杨公子的长枪使得也是刁钻古怪,你来我往,你退我进。台上金光一片,台下冷汗一地,片片金光晃得众人睁不开眼。  约莫盏茶功夫,突然,台上金光一顿,没了声响。  只见那杨公子与潇潇姑娘分别站在擂台两侧,并无任何举动。正当众人不解之时,那杨公子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大叫了两声痛快,随后便跳下了两丈来高的擂台,没入了人群之中。而那潇潇姑娘竟没有任何阻拦挽留之意,随杨默如此扬长而去。  那被称为老徐的人在人群中寻找多时,奈何人多嘈杂,这杨默一下了擂台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如何寻得,也只得作罢。  “诸位,这擂台已开,不要错失良机,藏龙书院的杨公子已经上来比试过了,接下来就看诸位有没有胆量了”。  “哼,闲话少说,大爷来也”,潇潇姑娘刚一说完,一满脸落腮胡须的大汉便爬上了擂台。  “大爷我就一杀猪的粗人,不懂什么对子诗句什么的,和‘月神’共度良宵倒是没想过,只想和潇潇姑娘比试武艺,嘿嘿,如果我赢了潇潇姑娘,咱俩共度良宵如何”,那大汉一边说道一边不时地朝潇潇姑娘挤眉弄眼,惹得众人一时大骂又是哄笑。  “哪儿来的丑鬼,竟敢调戏潇潇姐姐,给老娘滚一边去”,听得大汉如此说道,武擂台的沉月姑娘顿时就来了火气。  这沉月姑娘身材生得娇小,虽说如此,却也是火爆脾气,乃是有名的小辣椒。在望月楼,除了潇潇姑娘和‘月神’外,谁要是惹到了她,那也只得自求多福,就连望月楼的老鸨在她面前也是好言好语。  “哎哟,你这个小娘子,还敢在大爷面前叫嚣,看来不先收拾你是不行了,看你这模样也挺俊的,要不和大爷玩玩,玩够了再和潇潇姑娘切磋切磋”。  听到此话,这下可不得了,那沉月姑娘面沉似水,两眼直勾勾的盯住大汉。望月楼的众多姑娘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看来今天有人要倒大霉了。  “小娘子还挺吓人的,不知晚上会不会如此,哈哈哈哈”。  此言一出,望月楼众姑娘满脸的幸灾乐祸全然不见,竟变得异常严肃,而沉月姑娘更是一言不发,双手直接按在了双刀之上。  “哟哟哟,小母狗要发疯啦”,大汉见此大叫,这无异于火上浇油,气的沉月姑娘一脸发绿。  沉月姑娘二话不说,与先前的火爆判若两人,此时是沉默不言,走上去直接就是一个“满月斩”,两把柳叶刀,如满月飞旋,一刀接一刀,吓得大汉屁滚尿流,差一点跌下擂台。  大汉刚一站稳,想要反击,不料沉月姑娘又来一个“双轮旋”,只听噗嗤一声,大汉前胸的衣服上赫然多了两道口子,所幸并未伤及皮肉。  “小娘们儿,你敢偷袭我,看刀”,这大汉也怒了,抽出腰上的杀猪刀就是一劈。咣当一声巨响,火星四溅,震得沉月姑娘玉手虎口酥麻,踉跄退了两步。那大汉更是噔噔噔的推了四五步,最后啪的一声坐在了擂台上。  台下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台上已经大战几个回合。  大汉从地板上爬起来,说道:“没想到你这个小娘子还有几分力气,再来,看看大爷是如何收拾你的”。  又是几个回合,只见那大汉被沉月姑娘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这沉月姑娘本就是含怒出手无丝毫保留,再加上武艺本就超过大汉,这大汉也只能如此被打了。  不多时,大汉忽的一下从擂台上飞了下来,耐得皮糙肉厚,只是跌破了皮。待其站起众人一看,这哪是大汉,分明就是一猪头。此时的大汉被沉月姑娘打的是鼻青脸肿,眼斜嘴歪,还咕噜咕噜从口中吐出两颗断牙,满脸血污,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奈何口齿不清,说不明白,众人也听得含糊不明。  “若谁再敢胡言乱语,老娘定将他打得如此”,沉月姑娘在擂台上指着台下的大汉说道。  台下众人是唏嘘不已,这个沉月姑娘看似娇小,没曾想是如此火爆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二弟,如何,比之弟妹如何,哈哈哈哈”。  “妈呀,他大爷的,还好没去胡言乱语,还好,还好”,那操斧大汉直拍着胸脯,满脸害怕的说道。  “哼,跟你说了多少次凡事莫要急躁,先得看清楚是什么情况,否则这成为猪头的便是你了”。  “大哥教训的是”。

    踏雪真人2021-02-26

  • 都市最强大脑免费阅读临水界

    最新章节: 扒皮
    胡家百年的老房租给赵强家住。近,赵强和妻子老听到堂屋里有静。“嘭,噼啪!”妻子小凤又不着了,叫赵强快出去看看。赵只好又出去看,可是外面就一个式的大橱柜,几个沙发,其他没么,更藏不了人。赵强只好又回睡觉。刚要睡着,外面又响了,静很大。赵强和妻子无法入睡,里感到很害怕。以前虽然有老鼠动,但从来没有这么大动静,肯不是老鼠。不是老鼠,那会是什呢?会不会是鬼敲门,不像,声好像是从柜子处发出的。赵强越越害怕,心里一阵发怵。赵强不迷信,不相信世间会有什么鬼怪可眼前的事情怎么解释。熬了两上,赵强和妻子无精打采,双眼红,快要神经崩溃了。妻子在柜上点上香,乞求菩萨保佑。晚上怪响依然,声音更大。柜子上的炉莫名其妙的掉到地上,摔得粉。赵强的妻子吓的怪叫!“我要出去,我不在这屋子住了!”妻已经快发疯了!赵强天刚亮就出找房,还算顺利,找到一家合适,忙请来几位亲戚帮忙,把东西走,赵强最后检查了空空的屋子把门上了锁。搀扶着疲惫的妻子新租的房屋走去。赵强听说他们离开不远,那百年的老屋就倒了(我很想知道大家对这事是怎么解的,这是件真实的事情,我不信迷信,因此我只能“杜撰”下,请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下篇是精彩、合理。亲们,也想听听你的看法!

    风掠凌波2021-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