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试一试作文800字

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章节:荣耀魔徒女主角

作者:虞之意
更新:2021-03-03 17:11:03

玄幻魔法热门

  • 从蛇开始无限进化

    最新章节: 玄武后手
    告状王勇是韶山县南部偏远山区人,也就是俗称的乡下人,可他当过兵,去过很多地方,见识一点也不比城里人少。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趁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弃农从商,响应党的号召,来县城“发财”,争当先富者。他干过苦力,下过煤窑,开过铝矿,当过厂长,最后通过各种关系,全家农转非,自己也进了机关,在一个实权部门吃上了皇粮,小日子过得真滋润,是他们村数一数二的能干人,大家都羡慕的不得了。手中有了钱,心就不稳,干啥?找女人?错!那太俗。他像中国传统的有钱人一样---盖院子。大家都知道,现在在县城最缺的就是土地,谁家要是在繁华地段有一所大院,那将是无比的荣耀!城市化这么快,要是让房地产公司开发了,分好几套房呢,那,那可以吃好几辈子的!想到这里,王勇利用浑身解数,打通了所有的关节,真的在县城买了一块宅基地,盖起了一所院子,5层楼,附近就是万人大广场,好不气派,在附近的民房的映衬下,更加与众不同,鹤立鸡群,好不得意。这么多的房子肯定住不完,不用你操这闲心。王勇不愧是生意人,早就策划好了,留下自己家住的一楼,余下的全部出租,根据县城那一块的行情,房租一年就能收好几万,岂不美哉!说曹操,曹操就来,本地有个村干部刘哥,真名叫刘能,和王勇很铁,正好看对了这块地方,干啥?开旅店,投资小,见效快,一本万利,两人一拍即合,刘能就租了剩余的房子,旅店就搞起来了。旅店的地理位置太好,刘能又是城中村的村干部,社会关系复杂,据说黑白通吃,常常是人来了没有房间,生意好的很呀!“衙门人”也不来检查,真是树大好乘凉,合作真愉快。可是,王勇却一天比一天不开心起来,一天比一天难受,为什么呢?房子是租出去了,房租却没有收回来,眼看着钱都进了刘能的腰包,可也没有办法,谁让人家刘能是地头蛇呢,而自己也不算强龙,就这样僵持了三年,王勇实在忍不住了,请教了一位高人,一纸诉状递到了县人民法院。情形豁然明朗,经过王勇的精心运作,法院判刘能支付王勇房租及各项费用累计十五万,真是苦尽甘来呀!然而,没有过几天,王勇就得到风声,纪委的人要查他,查什么呢?原来是刘能去纪委“告状”了,举报他,“行贿某领导,非法买卖宅基地。”“法院某某副院长徇情枉法、胡乱判案。”纪委已经立案了。王勇是聪明人,陷入了沉思,自己全家都是市民,又不是这个村的人,宅基地取得不合法,五万块的事情估计是包不住了,法院的副院长同学估计也……唉,王勇一下瘫坐在地上,后背发凉,昏死了过去。王勇一下子惊醒了,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是一个梦呀,幸亏不是现实,要不就太残忍了。想到这里,王勇拿起手机,“喂,老张吗?你说的那块宅基地我,我不要了……”

    三慕里2021-01-31

  • 仙神妖魔曲5200

    最新章节: 老杜,做人讲诚信!
    局长“退休记“经审查黄强同志存违反政治纪、廉洁纪律国家法律法规定问题…”,主席台纪委的刘组一脸严肃的读着处分决。真是晴天雳呀!大家呆住了,我呆住了,连用手用力的自己一下,呀!”“没做梦,原来都是真的…”。黄强何人也?怎么呢,我们单的一把手。小在农村长,是渑池县部偏僻村子的唯一的一大学生,毕后分配到乡府上班,从名基层办事熬起,没有何的政治背,通过自己不懈努力奋,在30多岁的时候,就为一名主政个大单位的科级“诸侯。更加难能贵的是,在作的同时,利用闲暇时攻读了在职究生学历,他们村子里名的“金凤”,真是前无量,一提他,村子里人都会伸出拇指,他的婆就更不用了,遇人都唱着说话哩心情好的很。而,现在大家都不敢信,这剧情翻转的太快吧,太令人可思议了,令人失望了以前大家心中的政治明一下子坠落,把人都给晕了,大家论纷纷。“会吧,是得人了吧……“一定弄错,肯定是冤……”“这估计不会送,太实在了…”“看,强出来了,在发言席后……”“我不起大家对的信任,为生二胎,我骗组织,说己的大儿子先天性心脏,利用自己‘神通’,了个二胎的额,添了个儿,纪委接举报后进行调查,我又抗组织审查未如实说明纪问题……了帮妻子揽,又利用职多次向自己下级打招呼…;为了增收入,还向属违规放贷获利十几万…”“我,还伙同别人分了扶贫资30万元,造成雪兰村异搬迁脱贫项不能按期完,使部分村进京反映问,以致于主媒体进行了续的报道,黑了咱县的象……我真罪人。”“很后悔,希大家不要向一样,一失成千古恨!“原来,闹沸沸扬扬的雪兰事件’他造成的…”“这人,太会装了吧…”“真看出来,这人真多……”一看就不是么好东西,计官也是买来的……”这种人,早枪毙了……“……经县委常委会研,并报县委委会批准,定给予黄强除党纪处分…”,纪委领导坐在主台上念着。个消息很快散播开了,到了黄强的家,那个偏的小山村…“黄强怎么?怎么好久见了?”“,他退休了”黄强家人道,然后头不回的就走,完全失去昔日的神采

    西红果2020-12-25

  • 迷失蔚蓝2家具

    最新章节: 勒索
    这天,在厂的保卫科里。成都公安局的周力和宜宾公安局的王飞,还有保卫科里的一些同志又开会。周力说:“从前段时间来说,自从有特务想炸电厂来,我们马上采取了措施,把进厂岗哨,发电车间守了起来,这对保护我们的发电厂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呀!“一些保卫人员说。保卫干事姚刚说:“这样,那些特务就没有办法了!”周力说:“应该是这样。至少在这方面,敌特无缝可钻。”曹科长说:“我们还要在做到这点后,全力查我们发电厂里的特务。”保卫科副科长陶贵昌点点头,看来更赞成科长的话。保卫人员李荣中说:“我们内部有敌人吗?”曹科长手一摇:“我没有这样说。”周力说:“好了,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可是,我想了一下,我们还是多调查。”“怎么做?”李荣中问。“去问问相关的那些人。毕竟炸弹是出现在车间里的,这又是谁干的?”周力说。曹科长说:“你不是说那些工人不是特务吗?”“是呀,我想还是从那里继续调查。”周力说。他忽然想道:“我们可以继续看看问讯记录,或可以再问问当天0点当班的工人。”“这样好。”……下午,王飞和周力来到了发电车间。周力找到了当班的组长。“请你把那天凌晨当班的人一个一个找来。”“公安同志,他们当晚班。”“我知道了。”然后,周力说:“我们下午来。”然后,他和王飞就离开了。后来,到了下午16点多钟,周力和王飞到了发电房,在二组孙组长的帮助下·,再一次问了包括赵师傅在内的当班工人了解,当然,赵师傅回答照旧,还颇为沉着,其他工人没有什么,结果是也没有一点值得注意的线索。……两个星期过去了。这天早晨,和王飞住在厂保卫科的一间宿色里的周力,得了感冒。周力就去厂医务室看病去了。王飞还陪他去,到了医院,就回来到厂保卫科,对和曹科长一起的陶贵昌副科长说:“曹科长,陶副科长,周力得病了!”“什么病?”两个正副科长同声问。“今天早晨,他说他头晕,发热,眼睛痛,还发汗。”“我陪他去了厂医务室。”“医生怎么说。”“不清楚。我就回来了。”“陶副科长,你和王飞去医院看看周力,听医生怎么说。”“行。”陶副科长说,他把他平和的脸侧过来说:“走吧,王飞。”二十几天后,周力并不是因为感冒而很快回到了保卫科,相反,根据医生的看法:周力成了呆子,一生都毁了,更不要说协助宜宾公安局破案了。

    红樱桃圣代2020-12-21

  • 从末世到古代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韩雪的广播体操
    这天,在厂保卫科里。都公安局的力和宜宾公局的王飞,有保卫科里一些同志又会。周力说“从前段时来说,自从特务想炸电来,我们马采取了措施把进厂岗哨发电车间守起来,这对护我们的发厂起了非常要的作用。“是呀!“些保卫人员。保卫干事刚说:“这,那些特务没有办法了”周力说:应该是这样至少在这方,敌特无缝钻。”曹科说:“我们要在做到这后,全力查们发电厂里特务。”保科副科长陶昌点点头,来更赞成科的话。保卫员李荣中说“我们内部敌人吗?”科长手一摇“我没有这说。”周力:“好了,要开这样的笑。可是,想了一下,们还是多调。”“怎么?”李荣中。“去问问关的那些人毕竟炸弹是现在车间里,这又是谁的?”周力。曹科长说“你不是说些工人不是务吗?”“呀,我想还从那里继续查。”周力。他忽然想:“我们可继续看看问记录,或可再问问当天0点当班的工。”“这样。”……下,王飞和周来到了发电间。周力找了当班的组。“请你把天凌晨当班人一个一个来。”“公同志,他们晚班。”“知道了。”后,周力说“我们下午。”然后,和王飞就离了。后来,了下午16点多钟,周力王飞到了发房,在二组组长的帮助·,再一次了包括赵师在内的当班人了解,当,赵师傅回照旧,还颇沉着,其他人没有什么结果是也没一点值得注的线索。…两个星期过了。这天早,和王飞住厂保卫科的间宿色里的力,得了感。周力就去医务室看病了。王飞还他去,到了院,就回来厂保卫科,和曹科长一的陶贵昌副长说:“曹长,陶副科,周力得病!”“什么?”两个正科长同声问“今天早晨他说他头晕发热,眼睛,还发汗。“我陪他去厂医务室。“医生怎么。”“不清。我就回来。”“陶副长,你和王去医院看看力,听医生么说。”“。”陶副科说,他把他和的脸侧过说:“走吧王飞。”二几天后,周并不是因为冒而很快回了保卫科,反,根据医的看法:周成了呆子,生都毁了,不要说协助宾公安局破了

    沐流火2021-02-22

  • 斗破苍穹之圣灵纪4

    最新章节: 创作
    第十八章失手杨戬跟着巨灵神来到一座石头山上,二人立在山顶。巨灵神自语道:“就是这里了。”然后将金牌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才对杨戬说道:“杨戬,刑天的首级就埋在这个山头下面。一会儿我解开封印,将此山劈开,你可祭起女娲剑,用火龙烧它。烧完了,咱俩的差事就算了了。”杨戬应道:“全凭神将吩咐。”巨灵神点了点头,然后一扬手,将金牌抛向半空,而后便在嘴里念念有词。刹时间,就见金牌在空中定住,往下放出万道金光,罩住整个山头。过了一会儿,金光渐暗,直到全灭下来,那道金牌又飞到巨灵神的手中。巨灵神将金牌放入胸前金甲之内,对杨戬说道:“好了,封印已解,我们这就动手吧。”他话音刚落,就见他的身形已经开始暴长起来,越长越高。不一会儿,就已长成一个几乎与这个山岗等高的巨人了。杨戬也不敢怠慢,知道巨灵神要劈山了,他连忙跳上云头,将女娲剑祭在空中。这时,就见那巨灵神如雷鸣般说了一声:“你可准备好了,我这就要劈了。”杨戬点了点头,已经开始念动驱龙咒了。此时巨灵神举起了宣花板斧,使出浑身之力向山顶劈去。随着“咔——”的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脚下这座石头山在一片烟尘中已经一分为二,向两边裂开了一道十余丈宽的口子。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黄色烟光,从斜剌里一闪,就飞入了尘烟中裂开的山头里。杨戬和巨灵神同时都感觉有些不对,但这烟光飞的太快,二人谁也没有看得太清楚。杨戬只得赶紧驱火龙向山口喷下火蛇。就在这时,突然从山口里刮起一阵狂风,裹着烟尘和火蛇一起向外吹去。巨灵神这时已经扔了宣花板斧,用两个手臂抱住两半山峰,用力往一起挤去。他想将山体重新合上,可就在山峰合上的一刹那,那道黄色的烟光又飞了出来,只一眨眼便没了踪影。杨戬这时已经睁开了神目,虽然还是看得不太清,但还是让他认出来,那似乎是一匹长着翅膀的马的影子。他往前追了一段,便停住了。因为他很快就明白,自己根本无法追赶得上,只得先返身回到山顶处。杨戬回来的时候,看见巨灵神正趴在山顶的石缝上往里看呢。见杨戬回来,他气地一跺脚,只震得山摇地动,树林哗哗作响。他因为变得无比巨大,动作也就笨拙起来,所以甚是无奈,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道烟光远去。巨灵神叹气道:“哎!刑天的脑袋还是被他们盗走了!”说着,双臂用力,将山体彻底合上后,就将身形慢慢缩了回来。杨戬也是无比懊恼,这时才得空儿收了火龙,还剑入鞘。见巨灵神恢复了原状,便说道:“巨灵神将,盗走刑天脑袋的,好像是一匹长着翅膀,还有全身都是老虎斑纹的神马。”巨灵神听了这话就是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杨戬,似乎有些不大相信,半晌才问道:“你可看清楚了?”杨戬还没有答话呢,就听半空中有人说道:“杨戬看的不错,是英招。”二人寻声一起抬头往天上看,就见玄龟子慢慢地落了下来。杨戬给玄龟子见礼,玄龟子把手摆了摆。巨灵神问道:“大仙,你可曾看清楚了?怎么会是他呀!”玄龟子说道:“是他,我看的不错。就是英招。”巨灵神皱起眉头说道:“是呀,也只有他能跑得这么快了。”杨戬看着二人说话,一脸不解。玄龟子对他说道:“这英招也是上古大神,说来还曾是天帝传召四海的宣旨官。只因不满天帝不重用他,便擅自离开天庭,以后就不知所踪了。有传闻说他是去往海外仙山修炼去了,谁知今日却突然出现在这里。他盗走刑天的首级,也只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向刑天邀功去了。”巨灵神搓着手在旁边转了两圈,听玄龟子把话说完,便说道:“事已至此,我也只好先回天庭了,将此事禀明玉帝再做定夺了。”玄龟子说道:“也好。不过巨灵神将,我想你上天庭之时,路过瑶池仙宫,最好先见见西王母,把这里的事说与她知道。或许西王母能在玉帝面前替你委婉几句。”巨灵神说道:“多谢大仙提醒。我这里有王母金牌,自然是要先见王母复命。敝神就先行告辞了。”说着,从地上捡起宣花斧,跳上半空,驾起云头一路向东飞去了。看着巨灵神走得远了,杨戬满脸愧疚地向玄龟子说道:“师伯,都是杨戬无能,有负重托,当面领罪了!”玄龟子笑道:“杨戬啊,怎么能说你无能呢!你一路上连连闯关,已经很不容易了。事虽如此,也是天意,你不必自责。”杨戬说道:“师伯,那现在我们又该如何应对?”玄龟子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等了,看他们如何动作,我们再想办法吧。”杨戬说道:“这样岂不是太被动了!师伯,咱们为何不主动杀上鹿敖巨山去呢?”玄龟子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呀,鹿敖巨山上能人众多,且都手段了得,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万万不可招惹他们。”杨戬闻听便不再多言。玄龟子叹了口气,说道:“杨戬,事已至此,只有从长计议了。你且回玉泉山你师傅那儿吧,继续用心学艺,待日后有变,再出山建功立业吧。”杨戬说道:“全凭师伯安排。”玄龟子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见了你师傅,代我向他问声好,我很快就会去玉泉山看望他的。”杨戬刚才说了一声:“尊命!”那玄龟子已经化一阵清风不见了。山顶上立刻就只剩下杨戬一个人了,他呆立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又看了看空旷的四周,然后便信步往山下走去。他一路走,一路在心中很是怅然,真有说不尽的千般懊恼、万分失落。他边走边想,自己经过这一路上的种种坎坷和艰难境遇,没想到到了常羊山却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竟然有人就在自己和巨灵神将的眼皮子底下,把刑天的首级给抢走了,这真是功亏一篑,着实的令人懊恼。他越想越不甘心,突然一个念头跃上心头,一时间让他心跳加快,浑身的热血都跟着沸腾了起来。原来他想到,我何不借此机会去探一探鹿敖巨山呢?要是能混上山去,兴许还能见到魔皇刑天。要是能见到他,说不准就会有机会让我把他的脑袋再给他拿下来。就算没有机会见到魔皇刑天,自己也算是闯了一回龙潭虎穴,见识过鹿敖巨山上的高人,以后在阵前临敌,也能做到知已知彼了。对,就这么干!想到这儿,他不由得身上就来了力气,脚下也加快了下山的步伐。要说这杨戬也是年轻气盛,敢想敢做。一旦有了想法,便连自己也控制不住了。又兼着他自出世以来,罕逢对手。现在又有女娲剑相助,还有了拘龙的本事,所以胆子就越发大了起来。杨戬来到山脚处辨了一下方向,便一路朝西,往大荒之地的鹿敖巨山走去。

    扉秀2021-02-23

  • 修仙女剑修成长记

    最新章节: 挖墙脚
    1984年春节刚过,大街上净是小青年们我的中国心”的歌声,阳江市国有企业承制改革如火如荼的进了起来。王坤作为个工商户和赫赫有名的营大厂签订了包销合,一个有些小背景的营企业家就在同武志的交往中成长了起来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树正面模范,抓反典型。强子被精心设成了正面模范,还提转了正,吃上了商品。大庆却因为库房事被牵连成了反面典型王楠第一次去库房的候就可以肯定:库房人监守自盗。后来得大庆的临时工身份时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陈大庆如果不是偷窃怎么可能去惠风楼吃?她厌恶周主任那种眯眯的老男人,更痛给国家带来损失的窃。这些情况她不敢写来,她怕万一被库房人知道了她的书面举,她会遭到打击报复毕竟自己现在还人生不熟。她想趁人事改抓反面典型的机会,这件事私下告诉武厂。“进来。”武厂长到有人敲门说道。“小王啊,找我有事?武厂长看到走进来的王楠,开心的问。美总是受异性欢迎的,使武厂长早过了可以胆最求的年龄,这也影响他对异性的审美更何况王楠还是大学,这种秀外慧中的美另知识分子倾倒。“关人事改革的事,有情况我必须跟您口头报。”王楠面色认真说。“你说,我听着。”武志学直了直身说。“我觉得消极怠这种事现在很普遍,算找几个反面典型也多是扣扣奖金,解决了减员的问题。”王陈述着她的想法。“说的对,这也是人事题难办的地方啊。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好法?”武厂长平静又些期待的问。“我去在库房发现一个问题每卷当天走货的成品,在装车前都会被人下去一些。我问过销科的人,客户有什么题反映,我们好从技上改进。销售科的回有不少,但唯独没有长不够的问题。我判偷布的人裁掉的应该少,但也必须是够做服的幅度。所以,半左右最有可能。按照的计算,每卷布半米一年下来也是个相当的数目,这已经不仅风气问题,而是很严的犯罪了。如果通知安局,肯定够上判刑。我认为这些人才是们减员的主要对象,是该抓的反面典型。王楠言之凿凿的说着“你说的没错,但这事绝对不能通知公安,我们厂还要脸呢!会派保卫科和人事科人去查。你先回去,要和任何人说这件事这事很重要,做好了常有利于这次改革的行。”武厂长斩钉截的说。一场针对库房抓捕在一个下午的精策划下布置好了。第天上午9点多的时候,库房里几个小伙子分去到库房的几个门口烟放风,马大姐用她熟的裁剪技巧迅速的一卷卷布上裁着。当有几卷就裁完时,远的一垛布突然倒了,里面冲出几个保卫科干事,不容分说就将捆上带走了。当几个押着马大姐出门时,在门口的小子慌了,的站在那里不敢说话等保卫科的人一走,迅速的跑去报告了周任。“马红玉!说!总共偷了厂里多少布都有谁是同谋?”一保卫科干事指着马大裁下来的布喊道。“真是第一次。厂里都道我是个寡妇,家里在是困难,你们就放我吧!我赔行么?我检讨!要不你们批斗也行,就原谅我这一啊……”马大姐用她富的斗争经验表演着一边说一边掉眼泪。马红玉!我们没时间你啰嗦!不说是吧?现在就通知公安局,就等着去劳改吧!我到时候你那俩孩子谁!”保卫科长姜海明锵有力的吼道。听到些,马大姐心中一阵痛,她怕,她后悔,是她不甘心啊。她心:老周那个色鬼躲哪去了?还有那帮坏小……不能好处大家拿黑锅我一人背!于是她抱着法不责众的心说道:“库房的人都与了,你们看着办吧”马大姐的话听起来错,错就错在有一个陈大庆的临时工还真没参与,不但没参与他连举报都没敢干。庆就这样,没分赃也了贼。库房事件爆发,厂里人怎么想的都。有人认为,最多也背个处分、扣工资了;还有人认为,厂里回要有大动作,搞不真要变天了。“强子你脑子活,你快给大想想办法!他真的冤啊!大庆和你从小一长大的,他这个人你解,就算说不上嫉恶仇,起码也对得起正这俩字吧?他怎么可偷布呢?咱要找领导应啊。”小花着急的强子说。“我想想办吧。对了,小百合,不是说有个保卫科干还追过你么,找他说情行么?”强子不知何是好的问向小百合“你傻啊?你是他情!还指望人家帮你说?”小百合没好气的着,看强子着急,她念一想,继续道:“实我觉得这件事吧,们认识的能说上话的,也就是王楠了。领们都挺喜欢她,也器她。她不就住小花隔么,小花你去求求她试。”“对对,谢谢啊白丽萍。还是你的意好。”小花感激的完,转身就往宿舍跑。她一下子觉得自己前对小百合的偏见都不对的,自己应该自检讨。“这姑娘是不急傻了?大白天的,家都去上班了,她跑舍能找到人?”小百觉得小花不光土,她憨。“行了,少说两吧。大庆的事搞得我挺烦。我早就说过他人家给你分钱你就拿,就算保密也得有封费不是?这倒好,好没沾着,还捅这么大子。这事还不能跟家说,让家里知道了,爹非打死他不可。你不知道,他爹打过仗见过血,杀过人,眼一瞪可吓人了。”强似有埋怨又似有恐惧说。小花回到宿舍,了敲王楠的门,发现人,这才想起来人家着班呢。小花是跟王有过接触的,王楠刚时,洗完衣服才想起己没有衣架。正好小也在水房里洗衣服,花见状,主动借给王几个。就这样,俩人尔见了面都要打个招寒暄一下。小花本来中班,为了大庆,她去车间请了假。打听王楠陪领导去了工业,她又跑回来坐到王门口等她。一直等到夜也没见王楠回来,光如此,快晚上十点时候,有人跑来告诉,大庆又出事了,现人在医院呢。大庆白被扣在保卫科写检查他和保卫科的人辩解没人理他。坐了一天检查还是没写一个字保卫科的人也没在意一个临时工而已,过天处理决定下来,怎都是个开除,于是就他回去,明天接着来是了。大庆不想回宿,不想见任何人,他烦。他自己来到生活的一个小吃店,要了白酒就喝了起来。大觉得老天爷对他不公,自己哪里做错了么是不是自己主动去举就对了?可他们偷布多人都知道,就连强他们车间的人都知道也没人管啊?我要是开除了,回家当农民没啥,可我爹的脸往里放?有财叔的脸往里放?我和小花的婚怎么办?我们共同谋的未来怎么办?强子正了,我却落魄成这……大庆一边想一边头撞着桌子。店老板他如此,怕影响生意就把他赶了出去。大一边走一边喝,感觉些醉了,就坐到小路的一个电线杆下接着。喝完,就这么呆傻坐着。冬天天黑的早路上很快就没有什么人了。大庆不知道自坐了多久。突然一个骑着自行车从他身前过时,他才回过神来他目送着自行车骑过个丁字口,丁字口另侧冲出一个人,拿着柄大锤向骑车人的后砸去,骑车人一下子从自行车上被砸飞了电光火石间,行凶者过去就准备再补上一。“住手!”大庆回神来喊道。他想起身止,却发现自己腿麻,脑袋昏昏沉沉的,站起身却走不稳。“子,别多管闲事,小老子弄死你!”歹徒他恐吓着。大庆想跑但他腿被冻僵了,大被酒精搞迷糊了,想也迈不动步子了。他想:索性就做个见义为的好青年吧,总比开除了回家丢人强。庆没说话,只是缓慢走近歹徒。歹徒放下中的大锤,从怀里掏一柄砍刀,向着大庆去。歹徒往前进的时,大庆发现这人是个子,于是适时的后退步,躲过了带着风声砍刀。大庆心中大定但也不敢靠的太近。徒知道大庆欺负他腿好,一怒之下将砍刀了出去,大庆猛地一身,但砍刀还是砍在他的左胳膊上,疼的“啊”的一声惨叫。徒可能怕大庆的喊声出人来,搬起自行车骑上跑了。大庆忍着走到倒地的人旁边,了探鼻息,知道还活,应该只是晕了。这一个老大爷推了一个轮车从旁边的平房出,对大庆说:“小伙,你没事吧,快把他上来,咱们去医院。去医院的路上,大庆知,老大爷在他喊住的时候就从家里出来,但是怕岁数大了帮上忙,听到大庆的惨声时,老大爷实在忍住了,刚冲出门,就到歹徒跑了。老大爷边蹬三轮一边夸大庆好样的”。到了医院大庆这才看清了他救人的样子:一个四肢壮的老人,脸上的擦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但矍铄的眼神仍透露一股坚毅。医生给他做了紧急的救治,安他俩住了院,决定等天上班后再做进一步检查。“小伙子,谢你,你是好样的!”人得知是大庆救的他后,心怀感激的说。没事,正好赶上了,……”联系到自己的况,大庆并没有多少英雄的感觉。“小伙,快让医院通知驻厂出所,告诉他们,我新华公安分局的局长有德。”老人对大庆急的说。不一会,驻派出所的一个值班警来了,一看到老人,惊道:“老所长,您是怎么了?”“你先这个小伙子和这位老哥做个笔录,一会再吧。”老人平静的说。“姓名?”警察对庆问。“陈大庆。”庆经过一白天保卫科他的审问,对这样的话很反感,但还是干的回答着……当大庆到歹徒的体貌特征时老人插了句:“我知是谁想杀我了。”“,应该就是胡永刚。在严打势头正猛,这子还敢出来害您!您心吧,老所长,我们马上抓捕嫌疑人的。一会儿把您的情况通分局。您休息吧,我走了,不能让胡永刚了。”警察说完就急匆的走了。病房里有张床,陈大庆和陈有各占了一张。疼痛使两人都没什么困意。他们来的老大爷已经了。没一会儿小花赶过来,她问过事情经,看有外人在,就没说什么,拿起病房的壶打开水去了。“小子,你叫陈大庆是吧我也姓陈,我叫陈有,说起来咱俩八百年还是一家呢。这也是分啊!”老人笑呵呵说。“您就叫我大庆。听刚才的公安说,是公安局长,怎么还人敢害您呀?”大庆解的问。“说来话长。我怀疑的这个胡永恨我呗。文革的时候两拨红卫兵打架,打眼了动起了刀。我赶制止的时候,胡永刚听警告还要拿刀捅人我就上前攥住了他的腕,这时跟他干仗的个青年趁机一刀砍在他腿上。他就是这么的。”老人说着,似陷入了回忆,顿了顿着说道:“文革结束,这个胡永刚一直没工作,他纠结了一伙设局骗人、敲诈勒索这伙人都是派出所的客,因为没有造成什人身伤害,又考虑到是残疾人,每次都是了钱,拘留几天就放。过年的时候接到群举报,分局刑警队抓了一个赌博团伙,跑几个腿儿快的,他腿不好没跑了。他们这赌局赌资总额接近五元,我听后十分震惊我去了解情况时,他到了我,没想到这么年他还记得我呢。应就是那一面,我估计把所有的怨恨都记在我的账上。我也算是半个仇人了,要不是他也跛不了,不跛估过年的时候他也就跑。他有心计啊,他就想趁严打“灯下黑”时候,一个人对我下,干成了谁也不知道他干的。可惜啊,他想到,半路杀出了你个“程咬金”。”老说到这里不住的咳嗽。大庆忙帮老人揉了胸口,关心的说:“这个伤不轻,刚才大说幸亏您身体底子好…可能静养很久才会愈,八成还有后遗症您得好好休息。”老笑了笑,等压住咳了接着道:“说说你吧大庆。我儿子要是还,应该跟你差不多大哎……”老人的话语停顿了,但这一次却因为哀伤。“陈局长我爹叫陈有富,您叫有德,猛一听还真像家大伯。”大庆想缓一下老人的情绪,笑呵的说。“我爹还叫有财呢!”小花进门话道。“你们这小两还真会逗我乐,咳…咳……”老人笑着笑,忍不住咳嗽起来。没逗您,这是真事儿我俩是连城县陈家沟,我们那里九成以上姓陈。”大庆说道。陈家沟我知道,就在桥区边儿上,估计咱江再发展几年,你们里就不是农村了。不也不好说,再往西都山了。阳江发展的方还是江东、江北那边”老人高谈阔论着。这个我们就不懂了,说的事离我们太遥远。”大庆道。“刚才笔录的时候,你说你纺织厂的,其实我也是半个纺织厂的。我从部队转业的时候,到驻厂派出所当所长你们那里很多老干部职工我都熟,文革一束我就到分局了。由这边老朋友多,我又儿无女单身一人,分给我分配住房我也没,现在还在咱们厂家区的平房住。”老人了个话题继续聊着。到这里小花心思活络一下,想说点什么又好意思开口。“姑娘怎么了,有什么事么”老人见她欲言又止样子,问道。小花犹了一会,把大庆的遭跟老人讲述了一下。人听完沉思着。“您局长,您肯定有办法,您能帮帮大庆哥吗我求您了。”小花边边要给老人跪下。“起来,快起来!”老行动不便,急忙用言制止着小花。“大伯您别为难。我大不了是回家种地而已。”庆坚强的说。“怎么你也是我的恩人,你见义勇为的救我,我不能知恩图报一下啦放心吧,你的事交给。姑娘你也放心,时也不早了,早点回去息,这里有医生和护呢。”老人安慰他们。“花儿,你到我这的胳膊边上挤挤,今出了这个事,我总觉走夜路太不安全,你跟我凑合一宿吧。”庆担心的说。“哎,自己辖区的老百姓担到不敢走夜路,这也我的过失和责任啊!老人合着眼睛自责的着

    邀云月2020-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