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龙祖txt全集下载

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章节:金道

作者:可乐
更新:2021-03-07 7:07:56

玄幻魔法热门

  • 小说神级大矿主最新章节列表

    最新章节: 处理后事!
    秋霞与秋霞成为同班同学之前,我们是小学的校友。那会儿的小毛孩一群一群本来不应记得她很深,原来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件因少见而生出的记忆。做课间操的时候,都是按班级集中在院子里,在大广播的呐喊声中弯腰踢腿,扩胸下蹲。记得有一个小孩白白净净的,远远看去总象在笑的样子。冬天里她戴一顶大棉帽子,开春了她还戴着那顶三开扇的大棉帽子,仔细瞅瞅那顶藏青色三开扇有人造毛的大棉帽子还在她脑袋上咣当咣当地,腮帮子还被棉帽子的两扇包裹着,两根带子在下巴颏处系一死扣。后来传说这小女孩子遭遇了“鬼剃头”,之后很多小孩子因害怕就不敢跟她玩了,还有了外号。我也见过她上学的样子,来回一个人背个书包沿路边静悄悄地走,低着眼睑,粉着腮头,朱唇微启。没想到高中我们成了同班同学,而且比原先漂亮多了。不过她的那个外号因为知道的孩子特别多并没有随年龄的长大和满头的秀发而消失,而且随学问的增加有所发挥也赋予更多新内容。比如我们暗地里叫她“霞光万丈”,而且君还有新发现:你看这个“霞光万丈”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差一点就长到太阳穴上去了,分明一个十足的七万五麽。事情有时很意外,让君没有想到的是秋霞在一个下午在我的课桌洞里放一张有十几个字的纸条,我一看内容有些暧昧心里打几下鼓没有信心和感觉就认为是霞在送纸条时有些慌乱和害怕因此,少女之心的羞怯使她手忙脚乱忐忑不安飞爱思情小兔乱撞把纤细巧手伸错了地方忘记了确认。当我拿着纸条不相信不情愿地递给君的时候他也一脸茫然,他显然同样没有心理准备,但从此君对秋霞尊敬多了,不再混乱玩笑她。铁马撞城门从我家往东百十米就是利的家,利的父母和哥哥华都是很好客的人。利的爷爷据说是做小买卖的,赚来的钱从不存银行,就在他自己屋里床下的麻袋里藏着,听说他过年分压岁钱都是从那个装毛钱的麻袋里给每个孩子抓一把,多少各自碰运气。但平时几乎不需孩子们到他屋里去,因此,去利家玩几乎没见过利的爷爷,偶尔见一次,也不敢叫他,叫他他也不理你,可能是他屋里的钱太多害怕让我们知道了吧。龙,君和我几乎天天去利家玩,利的父亲多是在炕边上睡觉,我们就在屋里吵吵。有时还能听到利的父亲的偷笑声,有时实在睡不着就给我们讲一段“秦琼扔棉花,净了镖”的故事。老是讲那一段,因此讲着讲着我们就你一句我一句地跟着讲,利的父亲就抿着嘴笑。高兴大了,利的父亲会一跃而起,大喝一声道:小子们,看锤。然后摆好“边家捶”那半蹲式虚实步的招牌动作,双臂成“燎壶把”状。我们的叫好声还没完,只见利的父亲迅速移动脚步,肩膀撞向南墙,双拳快速出击,直打的南墙砰砰作响,嘴里还大叫着;铁马撞城门,啼啼扑通一顿捶。完事后大气不喘心平气和地讲解道:这动作,不管给谁用上,一顿捶就撮的他叫了娘。利的父亲也是半个武痴,每日除了工作就是早起去公园练他的“边家捶”,同样也是练了一辈子拳没打过一次架的老实人。其中最使他兴奋,得意,难忘和光荣的一件事是据他自己说:在一次晨练中邂逅了功夫巨星于海。于海对他练的“边家捶”的评价是:这功夫简单,实用。因此,利的父亲就到处说此事并且依此幸福了下半辈子。

    夜雨封尘2021-02-09

  • 超神机械师哪三大文明

    最新章节: 事态质变
    雨,整整下两个世纪,破了宁静的空,刺痛了眠人的心脏打落了校园盛开的花朵吹散了我肩乌黑的长发潮湿了烟雨缠绵交织成梦境。夜成琶梦成诗,恋恋不忘的春暖花开的子,阳光正斜射眼帘,着清风的调,踏着白云撑着一叶荷,划一叶碧方舟,唱一歌谣,缓缓入,寻找我梦想,我的侣。诗雨嫣舞长裙,我欢用深情凝着蓝天白云用诗词描绘大地花草,喜欢听缠绵恻的音乐,而,一场春,一场愁丝缭乱了我的然,灰暗了的天空,阴而寂寥。无个梦在这刻起又落下。着窗外那熟的人和风景居然没有一心动。时间是个绝情的东西。缠绵雨,让人的情也变得莫伤感,这雨,让人乱了脚,或喜或,或郁闷或怀。久久的我停留在了个死角,自走不出来,人也闯不进。我把最深的秘密放在那里。你不我,我不怪。雨停了,阴沉沉的,竟哪一个是好的,哪一是遗憾的?一个是真诚哪一个是背?突然,我想饮尽一杯酒,醉在朦,用泛红的颊将往事做如烟的梦。

    简竹间2021-03-03

  • 至尊红包

    最新章节: 女王一米五
    六月二十日,乘坐外孙驾驶的车,沿着风光旖旎的蒲河廊道,在欣赏的陶醉中急驶。在观赏的余幸未尽中,过了新民。在通往大柳镇的宽广笔直的公路上,一座气势雄伟,规模宏大,金碧辉煌,流光溢彩的园地扑入我的视野,点亮我的目光。霎时,引起了我的不尽感慨和遐想,那是我很熟悉的地方,昔日远离繁华的穷乡僻壤,一下子走进了现代化的优美丽亮,一派园林风光,衔江南园林艺术之风采,吐古老历史文化之神韵,集古今建筑风格之大成,别有迷人的风光。走进新民文化博览园,穿过高耸的别具一格的门楼,在目不暇接的饱览中,于建筑艺术、风格的气象万千中,我走进了艺术的殿堂,风景优美,风光无限的景区;在宝塔高耸,楼台殿阁的画栋雕梁,烫金的琉璃瓦熠熠生辉,金龙盘玉柱的华表烁烁闪光,壁上九龙飞腾的瑞气万条中,我走进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历史宫殿。其楼台殿阁虽是新建,但那里的一切都是从来是走来,采用的都是古典建筑艺术的风格,凝聚了古典艺术建筑的精华,汇各种古典艺术风格于一体。都是飞檐斗拱,狼牙高筑,勾心斗角,犬牙交错,各抱趋势,兽头昂首各异,气势非凡;在流水淙淙,石舫画船,林木葱茏,花草争艳,楼阁在树木在掩映,亭台在花草中交错中,我走进了江南园林,如同畅游在苏州的古典园林。大有苏州拙政园的艺术风格。穿过石桥,踏上醉月亭,欣赏得月楼,只见楼阁在水中飘荡,不知是楼建筑在水上还是水绕着楼阁流。不知是在人间还是在天上。真是塞外江南,把江南苏州的古典园林搬到了塞外。我顿时感慨不已。步入历史文化小巷,欣赏两侧历代圣贤、文人、才子、翰林、大学士的雕像、石刻,历史功绩,崇敬不已。驻足在文化长廊,欣赏古今文化之悠长,五千年历史文明在那里波澜壮阔,悠久之中华文化在那里浩浩汤汤,灿烂辉煌华夏文化之源远流长。一座座神功圣德碑记录了华夏儿女的彪炳千秋。那座记录新民古今学子的功德碑,不仅把新民古之文化名人,金榜题名志士赞颂,而且把改革开放后金榜题名升入清华、北大的数十名学子雕刻碑上,并作赋铭记。在那里观赏,扑面而来的都是翰墨的芳香,深厚的文化底蕴,厚重的文化沉淀,让人感到陶醉不已,不仅受到了一次艺术的熏陶,而且受到了一次历史文化的洗礼。在国粹园,欣赏到了京剧艺术的历史起源,博大精深的艺术价值,深受启发和感染。新民文化博览园最独特的引入入胜的是,它设有一个历代帝王成败兴衰的感叹录,对其成败兴衰做出来历史性的总结。还有一处馆厅,都是警示人的历史典故,喻事明人,醒世达人之教诲。那里有是一个三农的博览园,那里的民俗、民情、民风馆,把人带入一个淳朴的农耕时代。几十年前,几百年前的农民居室,生产工具、生活用具都历历在目,农村的茅房土炕,纸糊的窗户,睡觉的麻花被,长长的大烟袋,悬挂的婴儿的摇车一应俱全;石碾、石磨,碾米的风车,把人们的思绪待到从前;木制的马车、木制的犁杖,柳条编织的笸箩,都陈列在馆中。让人们觉得又回到了历史,回到了童年。一座座民俗馆,把各个时代婚丧嫁娶等大事小情的民俗奉献在人们面前,让人们一饱眼福。博览园内不仅有宽阔的湖泊,游人们踏船游玩,而且有荷花池供人欣赏,特别是荷花湖上的铁索桥,摇荡其中,那种悠然自得的感觉,给人以分外惬意之感。在畅春园外,有一大片油菜花,供人们欣赏,游玩。不少俊男亮女到花丛中游戏,摄下美好的瞬间。畅游新民文化博览园,我觉得那里不仅是一个别有情趣的景点,而且是一个历史文化的博物馆,民俗民风的陈列馆,一个浓缩中华文化艺术风采的艺术园地。

    胜郭2021-01-09

  • 书包网我不当明星

    最新章节: 异动!
    四维广土发表于2018-6-123:04有你这觉悟,帝国主算没有办法渗透了。是!我们都是社会主接班人!时刻为解放人类而奋斗

    彦禾2021-02-09

  • 命运之位面之门

    最新章节: :寒毒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二:谁将走出北京?黎岩“我马上就要离开了,原因和好多人一样。我有小孩儿,没有户口。即使有钱,能上四五千一个月的幼儿园,即使有钱,能交得起二三十万的上小学赞助费,即使再有钱,也实在搞不定初中高中的回原籍考试。在习惯了北京的素质教育后,回去跟以考分为标准的孩子PK,难道要找死吗?”在朋友圈写下这段话的第二天,李明带着妻儿回了家乡,此前他是一名保险理财专员,已经在北京“漂”了七年。2016年上半年,仅在北京城六区就有9.5万人做出了和李明相同的选择,占城六区常住人口的0.7%。但是,他们的离开并没有扭转一个结果——人口调控,这个北京全年最重要的工作目标,在上半年仍旧以“不及格”的分数收场。根据官方统计,今年上半年,北京全市常住人口为2181万人、同比增加12.1万人。城六区常住人口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减少了9.5万人,达1276万人。但是,与城六区全年人口下降34.2万目标相比,显然还有段距离。更何况,根据往年规律,北京每年第三季度的人口增长都会比上半年时更明显。2016年初,全市16区县的主要负责人全都签了人口控制指标责任书。“总人口控制在2300万之内、并将城市中心区人口减少15%”——这是他们截至2020年前必须达到的目标。为此,北京已经将这一任务细化分解到各个区县,倒推出每年每个区县需要减少的人数。北京每个区县政府领导最大的工作压力,不是写出漂亮的GDP数字,而是怎样能够不动声色地将辖区的人民减得少点、更少点。至于实现方式,不出意外地采用了城市管理者最惯用、也最简捷的手段——用行政力量限人、赶人。从根源上说,“用行政力量控制城市人口”的逻辑与计划生育是一样的。行政管理者认为每个人都会占用有限的资源,所以必须严防人口数量突破资源承载力。北京到2020年时人口控制到2300万这一数字的由来,就是测算了北京的水资源承载力后倒推计算得出的。所以,行政之手在控制人口时所采取的方法,也和计生中的强制流产、扒房牵牛等同样不近人情,而收效也同样微乎其微。北京是全国唯一一个从制定第一个五年规划开始就明确要“控制人口盲目增加,减少城市人口”的城市。从控制户籍人口,到“以房管人”、“以业控人”、“以证管人”、“以水定人”……迄今为止,所有尝试过的人口调控方法从未成功。从2000年到2013年的14年间,北京人口增长了857万,年均增长超过61万。其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提到,到2020年人口总量调控在1800万以内,可是到2009年底北京就已达到1972万人。人口的剧增带来交通、环境等一系列问题,居住在北京的人并非对此全无怨言。2005年,北京市发改委就“十一五”规划向全市范围内征求意见,产生的“三大民意”之首就是在很多人看来很不人性化的“减少低素质人员进京”。随后,“以房管人”的做法诞生。正如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写到“阴渠是城市的良心”,地下室也是无数外地人来京的第一个住处。2008年起,北京进行了多次对“地下空间”的清理和整治。城区内成片地下室被封闭,数以万计收入微薄的底层流动人口为此离开北京。2011年5月到2014年4月的三年间,北京通过整治地下空间,共清退散住人员约12万。不过,这个方法并非全然有效。在一次次“运动式”的集中清理行动中,不少人被驱赶回原籍,但大部分会在风平浪静后再回到北京。甚至于长久以来,很多“北漂”打工者早已习惯了这种节奏,会在奥运、国庆、阅兵等时间节点时,早于官方驱逐而自己主动暂离。2013年,北京一家媒体曝出的“井底人”是地下生活者们的极端代表。十几个人住在朝阳区一处热力管井里,平均居住面积只有两平方米左右。他们大多从事擦车、收废品、打零工等工作,居住时间最长者已经超过十年。这些“井底人”的存在引发了网络上的激烈争论。虽然擦车、倒垃圾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必不可少,且北京本地人几乎无人从事这类工作,但这些底层劳动者仍然被视为这个城市不欢迎的人。报道一出,几天后这处管井就被用水泥彻底封死,并由此开始了新一轮的地下空间检查。从2014年起,“北京正把人轰出去”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从时间点上看,这和“北京迁出北京”的政策一脉相承。在城市管理者手中,不断失败的人口调控目标被转换成另一个问题——要设计什么样的阻击线,让什么人从北京走出去。而从2014年起,政策对象有了改变,不再仅仅针对于底层流动人口。几十万小商业者首当其冲。全华北最大的石材市场西直河、名头响彻俄罗斯的雅宝路市场、商户遍及全国的动物园批发市场,以及红桥、大红门、木樨园等一个个北京人耳熟能详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仅2015年就有150多家小商品市场退出北京,他们的统一名称是“低端产业”,衡量他们的是单位面积下的经济产出。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曾在今年3月公开算过这样的账:在寸土寸金的西城区,还有小烟酒、小五金等小业态商品交易市场主体91家,经营商户近2万户,他们的管理成本远远大于经济贡献。而在清退动物园批发市场时,时任西城区委书记王宁也拿出了类似的算账:“动批”有2万多个服装批发商,每年会带来6000万元左右的效益,但是政府所要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却超过1亿元。对北京优质资源的收紧,也成为一条有效的红线。行政管理者发现,控制外地来京人口子女上学是最简便易行的控制人口方式;这也意味着,赶人的红线开始包括相对更高知高收入的白领和准中产阶层。这是近年来北京疏解人口最有效也最受谴责的方式,同时因为涉及人群的舆论影响力强而备受关注。“清退一家小商品市场,只是走了摊贩一个人。但是,一个孩子不能上学,陪他离开北京的就是一家几代人。”一名曾签下人口清退任务书的街道干部对我总结这几年来的工作经验。从去年起,越来越多的经验在幼儿家长们中间流传。比如纳税证明、租房证明等一定都要收集保存妥当;暂住证的办理日期必须能够环环相扣;如果夫妇两人都没有北京户口且一人不满足相应条件的话,在孩子临上学时就果断离婚,把孩子交由满足条件的一方抚养……以暂住证为例,证件到期时需要到派出所续期,但是派出所惯行的工作方式并非当日办结,而是会等凑足一批后再集中办理,这样中间难免出现几天的中断。长久以来,派出所和“北漂”们都默认这样的方式合理。然而,就是中断了的这几天,导致无法提供出“连续在京五年以上”的充分证明,最终令非京籍孩子被挡在校门之外。没有证据能表明当年的户籍警是有意“挖陷阱”。这只是在一个庞大的城市里,行政办事效率低下的一个平常表现,但在疏解人口的大背景下,审核材料者不问缘由,只看结果。为此,家长们研究出来的解决方式是:在到期日特意请好一天假,在派出所上下周旋,确保能够当天办出。然而,层出不穷的新要求仍会等在家长们面前。上学政策的制定和解释权在各个区县,而各个区县每年的政策又有不同——他们通常采用倒推的方式,大致推算出今年的人口疏散指标、公立学校就学名额,再以此决定入学的限制门槛。政策每年都在变化,“暂住”在北京的人们只能为了孩子而绞尽脑汁地满足各种条件,等候最后政策出台时一一对照。如果因为哪处闪失而不符合入学条件,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选择私立学校、或离开北京。家长们结成的群同仇敌忾而又小心翼翼。我曾多次试图加入其中,更多地了解家长们的话题,但每个群都要通过层层审核:在哪儿工作,孩子多大,想上什么学校……家长们担心混进“奸细”,偷到了他们的信息再反制在他们身上。即使我公开了记者的身份也无济于事。他们并不相信媒体能起到什么作用,而只是想通过前人的经验,能侥幸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一个留在北京念书的机会。还有一条更加残酷的红线,划在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北京的常住居民中间,直接指向那些低收入的北京人。今年年初,北京市民政局负责人公开鼓励京籍老人异地养老。目前,河北高碑店、天津武清等地区的试点机构已经拿到了北京市养老床位运营补贴、机构综合责任保险、医保政策互联互通等政策。这条政策迅速被解读为“把收入不高的北京老人轰到河北天津去”,并随即引发舆论大哗,甚至有老人们组织起来到市政府门口举牌示威。此后,这类信息再也不见报端,但相关工作仍在暗地里加速推进。预计在今年四季度前,京津冀三地能够实现异地就医即时结算。也就是说,北京人可以在河北、天津报销医药费。有司预计,这将使得一部分北京收入较低的老人获得搬出北京的动力。层层红线束缚之外,北京也打开了一扇小窗,让为数不多的人可以钻进来——《北京积分落户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示后,比照细则,不难总结出“北京市想留什么样的人?最终会留下哪些人?”答案就是:被北京市认为是对城市发展促进有利的所谓“高精尖”人才。然而,这座门槛设置得奇高无比,且并不是所有合乎标准的人都能最终达到目的。《积分落户》只公布了申请者的条件和积分的指标体系,却没有规定积分落户的分数线。根据规定,北京市政府将根据年度人口调控情况,每年向社会公布落户分数线。这几乎就是没留下任何政策预期。其实,无论具体方案如何花样翻新,核心理念只有一个:提升生活成本,抬高居住门槛。有史以来这就是大都市控制人口的不二手法,从唐代的“长安居、大不易”,到众所周知的“如果你爱(恨)他,就送他去纽约”,概莫能外。既然北京所赋资源在整个京津冀乃至华北地区得天独厚,能够给人们提供所需的环境,就无法阻拦他们奔赴而来的热情。然而,当人们满怀梦想地来到这座城市,却并没有倒逼它在规划能力、公共管理水平等方面取得结构性提升,反而在工作多年后,一旦不能达到这座城市的红线,就有被行政驱赶的可能。这或许是北京在清退人口的过程中受到空前现实阻碍和舆论压力的根本原因。有观点认为,“北京迁出北京”或许提供了一种让北京市人口减少的可能。聚集是因为资源太多、功能太多,而将它们疏解出去,使得北京不再具有如许优越的诱惑力。不过,我对这种预期判断并不赞同。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衡量,北京自毁容貌、自降吸引力的成功概率都非常小。如果说过去北京的规划建设是失败的“摊大饼”方式,那么,“北京迁出北京”也无非是另起炉灶,重新再烙一张新饼。人们仍然会到这里寻找他们梦想中更理想的生活,争取成为千千万万分饼人之中的一个。那么,落脚点是中心城区还是通州新区,又有多大分别呢?

    戴夫Dave2021-01-05

  • 李世民征高句丽

    最新章节: 长生教?
    被匈奴人、成吉思汗的蒙古人痛了一顿后,欧洲人的反思是:那“上帝之鞭”。人高马大自以为的欧洲人被小个子的黄种人打得花流水的时候,在丧棒着脸哭喊“黄祸”之后,终于反思:原来己不是高贵人种,原来自己不是明的象征,原来黄种人并非野蛮知之人。于是,发愤图强了。最型的是俄罗斯公国,一个原先小的国家,一个差点被灭了族的国,向东,一路向东!越过了乌拉山,越过了贝加尔湖,越过了海崴······《第三帝国的兴》对波兰军人的英勇描述如下:马对战车,战刀对大炮!那是真的历史。令人感慨令人敬佩令人脉偾张令人遐思无限的历史。剧:小男孩的弹弓对鬼子的手枪!日神剧中,弹弓都能打倒一片鬼,当年丢掉半壁江山的中国人可真的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了。1840年到1945年,狠狠抽打了我们一百零五年的“上帝之鞭”看来并没有真正打痛某些国人的魂——看不起自己不要紧,看不对手,真的无话可说了。《亮剑的一个情节:鬼子对骑兵连最后部战死的中国军人致敬!鬼子军说:战场上这样的对手理应得到敬······小野田宽郎,可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熟悉的一个日军人。一个直到1974年3月10日才投降的军人,一个没有接到投降命令就继续战斗的军人。一哪怕只剩一人也孤军战斗的军人1974年3月9日,干瘦的老年少尉小野田宽郎面对长官以最标的敬礼动作,接受投降。此时,五十二岁!菲律宾的丛林中,他实地履行自己军人的职责达三十之久——不抛弃不放弃!如果对样的“鬼子”你都看不起,你的里都没有掀起一丝难以名状的涟,不把他作为一面镜子而反思,上帝之鞭”迟早还会打在你的身!被大汉打得屁滚尿流的匈奴人道去了趟欧洲,就被称之为“上之鞭”。我看匈奴人手里拿的只是“小妈之鞭”而已。大汉朝为能手执“上帝之鞭”?还是看看一滴水”吧。现在的贝加尔湖地,苏武牧羊的地方。富贵不能淫武不能屈在这坚守了近二十年始保持汉家臣子的本色。够了!大有这样一人就足以自豪地手握“帝之鞭”了!为什么偏偏是汉朝苏武?为什么偏偏是日本的小野宽郎?!我的一位网友,在日华。她的婆婆就是电视剧《大地之》的原型之一。是日军战败后留中国的小女孩。后来做了中国人媳妇,生养了几个孩子。按照国的观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是福是祸自己担着。可是日本府却把她们全家都接回了日本,放了低保证,居住的房相当于我的廉租房。日本的低保证含金量的:无论住院还是在诊所看病都免费的······忽然想到《凰网》曾经披露的史料。1949年后,某地农村生产队揭发某人汉奸——他曾经引着日本鬼子抄道至国军的背后,导致一队国军马全军覆灭。欲清算之。其人答:“我非汉奸!”“为何?”“给鬼子带路是去打国民党反动派”于是,汉奸不再,英雄视之。至生产队队长······也是《凤凰网》看到:某国军抗日老穷困潦倒,找当地政府。说:“是国军抗日老兵,抗日有功····”复之:“去台湾找国民!”忽然有质疑“狼牙山五壮士的杂音。真的无语了!一个歪曲史的民族是弱智且邪恶的民族,个动辄戏说历史的民族是无知且稽的民族,一个不全面反思历史民族,历史必定还会和其开天大玩笑——因为有名言:一切历史是现代史。一个不尊重对手的民不太可能赢得真正的胜利。尊重是赞同对手的邪恶,而是虚心学对手之所以强大的原因,学习对狼一样的精神。记住苏武,记住野田宽郎,追究出现这样人物的土地”上的一切····

    撑死的熊猫_塔读文学网2020-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