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大贵族txt全集打包下载

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章节:凡人永生传

作者:争不过
更新:2021-02-27 5:27:42

玄幻魔法热门

  • 地狱电影院李信陵

    最新章节: 绞杀
    第二章蜀山幽幽夜以继日的赶路,南宫朔终于来到了蜀山。跟着领路的门童七拐八绕的走进蜀山派的内阁,一路上亭台楼阁,奇观异景目不暇接,蜀山派不愧是武林数一数二的大门派,虽是道教门派楼宇之间却隐约露出许些霸气。大约走了半盏茶的时间终于来到了蜀山派会客的正厅,一位身穿白色长衫,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坐在大厅里。南宫朔心想这应该就是蜀山派的掌门人玄冥道人了。“掌门,南宫府的客人到了”“下去吧!”“何管家,远道而来不知所谓何事?”何叔将夫人的信函交到玄冥道人的手中并说明了来意,玄冥道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南宫朔只字未提是否愿意收留他,只是吩咐弟子安排饭食客房让一行人先去休息。自己拿着信函朝内堂走去。蜀山的夜是寂静的,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动的旋律。南宫朔躺在床上两眼紧闭着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便起身下床朝屋外走去。屋外夜色朦胧,月光透过朦胧的夜撒在这苍茫的大地上。孤独的少年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有些凄凉。南宫朔独自一人坐在门口的石阶上,抬头望着夜空回想着白天玄冥道人看他的眼神,心中掠过一丝凉意。还记得娘说过玄冥道人是父王生前的挚友,怎么会在收留我这件事上犹豫不决呢?正在南宫朔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看到对面的屋顶上有两道黑影闪过,不由得吃了一惊,心想难道有人夜袭蜀山派?就在这时听见身后有人叹息的声音,转过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心里恐慌起来,快速起身朝屋内走去。在蜀山的第一夜南宫朔彻夜难眠。次日清晨,一夜未眠的南宫朔起得很早,简单的洗漱之后便在门前的小花园里闲逛起来。蜀山的清晨空气中隐约可以闻到青草的味道,想起昨晚的黑影和叹息声不由得后怕起来,心中开始犹豫蜀山真的如娘所说是最安全的地方吗?“南宫公子,掌门人请您到内堂相见”是昨天领路的门童,吓了南宫朔一跳。“不知南宫公子可适应我这山野森林的夜?”“掌门人说笑了,蜀山乃武林数一数二的大门派,怎么会是山野森林呢?”“呵呵!南宫公子过奖了。令堂信函里说的事,老朽也曾听到过一些风声,靖王的事让老朽十分痛心,你就安心的在这里住下吧!”“掌门人当真愿意收留在下?”“老朽年轻的时候与你的父王是八拜之交,如今你有难老朽岂能袖手旁观!”“南宫朔谢掌门人收留之恩。他日必涌泉相报。”“南宫公子多礼了,快起来快起来。域儿去把何管家请来”“是,掌门人”“何管家,南宫公子就在我这安心的住下,你回去告诉夫人不必担心,只要老朽在这世上一天,便不会让南宫公子受到一点伤害。”“诶!我代夫人谢掌门人的收留之恩了,他日南宫府东山再起一定不会忘了掌门的大恩大德。”“何管家,快起来快起来。不必如此多礼,这是老朽该做的。”“既然少爷已经平安的到达了蜀山,老朽也该回去了,今后就麻烦掌门多费心了。”“哪里,哪里!”“少爷,老朽今日便启程回府,少爷要好生照顾自己啊!”“何叔,你就放心的去吧!代我向娘报声平安,让她别太挂念好生养好身子。”“诶!少爷,那老朽走了,您好生照顾自己啊!”

    奥比椰2021-02-13

  • 逆脉天骄无错小说

    最新章节: 君臣同心
    小小说卓莫仁与卓模士陈建伟同A企业中层干正职的卓莫仁与卓模士恰巧同在一栋办公楼内办公,工作性质近似。论年龄、工龄、龄、资历、任职时间,卓莫仁都上,卓模士望尘莫及,属小字辈卓莫仁有着很高的天赋和社会交手段,对人和和气气,笑眼眯眯有着很好的人缘。他还有个爱给递烟的习惯,与人交往很得体。人见面常常是笑眯眯打招呼在前乐呵呵递支烟在后。即使在该企三令五申全员戒烟的最关键时刻也改不掉他这一嗜好。你戒你的,我递我的烟,一不留神儿冒冒儿,轻松糊弄检查团,批评罚款沾边,“风雨不动安如山“。瞧卓莫仁就有这样的本事和人缘。比之下,卓模士就显得嫩多了。基本不抽烟,因而就不懂递烟的问和道理。干工作无所顾忌,常是通宵达旦,废寝忘食,有股子命三郎的劲头,也干出了令人信的成绩,颇得同样以干事创业为任的上级领导的赏识。但他却有个讲原则六亲不认的牛脾气。这气用在工作上蛮可以,用在人际系上就成了大忌。这不,这位尚学会递烟的“初生牛犊”似乎并有怎么好的“人缘”。怪谁?谁你“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谁让你目无领导、目无尊长、目亲朋,甚至没有一点儿哥们儿义?活该!于是卓莫仁说话显得就有分量,常常居高临下,发号施,同级别的同事都“甘拜下风”“乳臭未干”的卓模士更成了他中随意摆弄的“面团团”。孰料物极必反。“二卓”终于发生了愉快的事:在某一原则问题上“团团”却并不“软”,使卓莫仁到“手感不适”。之后,两人的系渐渐紧张、疏远。视工作如生的卓模士整天陶醉在拼命工作中创造性自然得以尽情发挥,明显树也越来越多。然而他却更加疏了同事间的来往应酬,更没有多的时间去洗耳恭听卓莫仁的“教”了。于是,惩罚接踵而至。卓仁可以频频递烟,旁若无人;而卓模士偶尔一次出于礼貌不得不过客人递来的一支烟时却遭到了罚,从此不得不发誓与烟“绝缘。卓莫仁可以利用工作时间,甚在上班高峰期、众目睽睽之下,出办私事,关门“垒长城”,无问津。而卓模士稍一疏忽,就有“惦记”着他:轻者“金榜题名、“会场点卯”;重者罚款,还温和地问声开票否?开票加倍,票减半。瞧,人家多会体贴人!票就无票,挨了罚,你还得感激零,眼巴巴地瞅着让人家落个便怪!冤吗?谁让你“不肯出血”谁让你目中无人?活该!“路遥马力,日久见人心”。卓模士,个一条道上走到黑的人,把“坎”当成动力,并分解消化在工作,更加拼命地想事干事,同时一告诫自己:无论干任何事情都要以公心,对得起良心。他坚信“实胜过雄辩”,坚信干事创业的总会有市场,坚信群众的眼睛终是明亮的。想到未来,卓模士眼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谎话说一句就成了真理。”卓莫仁也有自的逻辑。“磨道找驴蹄儿——比皆是”,不怕你蔑视“惩罚”,怕你一门心思干事创业,只要你不留神儿出现闪失,就别怪俺不气儿!俺给你来个“欲加之罪,患无辞”?“莫须有”照样拿你不怕你不服气!只需把俺用“小小惠”拢在一起的“难兄难弟”集起来,稍微活动一下“心眼儿,十张嘴说你“有问题”,你跳黄河也就难洗清!想到美处,卓仁竟阴冷地笑出声来

    此树渐长2020-12-22

  • 动力王朝无防盗网盘

    最新章节: 趁现在年少如花
    师傅绝对清楚事情的始末曲折原委,也知道我会回寺,说不定还猜到我现在就在往少林半路的驿站喝着酒,既然他算准了我迟早会进面壁洞的,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直接关我一辈子就好了。是我还不够荒唐吗?那我只能说,我会尽力的。江湖是寂寞的,高手也是寂寞的,高手在江湖,那真的是加倍寂寞!马儿终于不躺地上了,我又骑到了它背上,我要去梧语镇,找释放!这一匹绝对是好马,吃都没吃,只躺了半个时辰又生龙活虎了。驿站的老翁也认同,还推测说这匹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在我刻板的逻辑下觉得汗血宝马必须是红色的,我跟老翁提了这想法,老翁说,这匹或许是基因变异的汗血宝马,黑色的汗血宝马,也没人规定汗血好马就该是红色的,反正是好马你骑就是了…想不到少林弟子手头这么宽裕,出手又阔绰,还买汗血宝马啊,还是黑色的,黑,真黑。来,把酒钱结了…我说,这马我抢的。说完赶忙上马绝尘而去!到了梧语镇,我真的无语了,宝马又躺下了,然后我收到了信鸽,更无语了。释放:老渡,方丈牛逼,少林无事,我可放心出远门找媳妇了…我回:我在梧语镇,操!来都来了就进镇看看吧,希望我出镇之时,宝马又活了。梧语镇的规划也是让人很无语的,每条街都是清一色的,一条街都是吃的,一条街都是喝的,一条街都是穿的,一条街都是住的,一条街都是玩的…看似规范,其实潜在的很大的危险性,不管是人为抑或是天灾,只要一条街被毁了,那这个镇就不完整了,也毁了。我喜欢玩,我找玩的街,可以玩的太多了,所以玩的街也特别多,不过还是被我找到特别好玩的。这条街比规范更统一,已经被垄断了吧,分两列总计69间店面但招牌都只两字:青楼!连锁店来的?纵观整条街的所有建筑,几乎没有绿颜色,那为什么叫青楼呢?可能是青,绿,代表活力,生机。我决定去感受下伟大的生命力。我说,老鸨,化只鸡。老鸨说,你走错地方了,这里没吃的。我说,我不化吃的,我化玩的。老鸨说,装什么玩意,还扮佛门中人,不就是想嫖霸王鸡。见我挂上了佛珠后,老鸨接着说,正宗又怎样,淫僧。鸡,你吃都不能吃了,还想玩?滚。我说,我不进青楼,谁下地狱!老鸨动火,一摆手,招呼打手,我考虑着要不要动手,不动手要被打,被赶,丢脸;动手,不值,荒唐,更丢脸。看来这下脸丢定了。这时一姑娘过来了,我一看就知道她的艺名叫小翠。小翠说,这位客官,反正今日我也没什么生意,我陪你切磋切磋吧。我看看了小翠,长得一副生意应该很不错的模样,问,好啊,你叫什么?小翠说,小翠。我说,好名字,绿意盎然跟此楼配绝了,跟你切磋。老鸨说,小翠啊,他可是…小翠说,我知道,我还没弄过和尚呢,而且是还有毛的,试试!听她这么一说,怎么像是她要玩我,不是我要玩她,反正也不吃亏,一起玩吧。进房后,我大概扫了下整个屋子,跟一般的姑娘的闺房差不多,其实我没见过其他姑娘的闺房,我只是想表达,其实妓的内心也有跟女一样的渴望,就跟女的内心也是有妓的潜质的。跟着我看到一面墙上挂着条字幅,就两字,用狂草写着“狂草”。我越看越冲动…我说,来,切磋吧,要怎么开始?小翠说,你是少林弟子,肯定会武功,玩点新花样吧,你耍武功弄我怎样?要是在平时,我肯定说,好。然后过去就是一场拳打脚踢。但此刻我想要,我说,我不会什么武功的,我只会轻功,要不我们飞着做?小翠说,听起来不错,来吧。……

    辰一十一2021-01-23

  •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有声

    最新章节: 鱼饵
    19岁的共产党员吴锡潘一脸大汗。张队长看见,就抬起手,跟他擦脸的汗。“小吴,你还小你去歇一会。”“队长这没有什么。我是共产员,我希望和大家一起抗反动军队。”吴锡潘答,表现出了一个年轻员的信心和稳定。“那。”'“队长,你不歇歇吗?”"“我身体壮,受得了。”对厚道、正直的张海云队说,非常的以身作则。后,张队长继续和队员修工事……郑佑之书记朋友亲戚家里,也不能,他一直在关注着村口工事。共产党员曾四生来了,他一进门,对凌要天亮了,都没有睡的书记说;:"郑书记,村边的工事已修好了,全部赤卫队员忙了一夜还有村民也来着修。”“这太好了!郑书记听了,心里非常兴说,然后,他对即将天亮后,极有可能进行来自反动军队军队的攻,还是心里不平静的,成立的赤卫队能打得过大的敌人吗?他看到这是困难的。他的担心就这里。“郑书记,要天了,你去睡一会儿吧。曾四生说。“不,敌人农民运动的镇压是不会软的。”“尽管是这样我们的农民赤卫军也要他们拼命。”郑书记没说话……忙了一个通夜大塔农民赤卫军和一些壮男人已经做好了反击动军队来进攻的准备。一对他们十分不利的是器简陋,显然不是反动队的对手。郑书记还是极地支持领导大塔农民动,中国共产党领导了民武装组织,它的意义是打仗,武装夺取政权残酷压榨村民、没有一羞耻感的老地主张子午肯留在大塔镇上,他带唐团长,和一个营的反军队,在九点半,接近大塔村。“唐团座,你,前面的村子就是大塔。”“嗯。”然后,唐座往前一看:在前面不的矮山出来,有一个一片草房和一几座明显高草房的大院青色的两翼起的瓦房顶和树子相间大村子,他看见村边有守卫一道土的简易工事

    隐为者2021-01-24

  • 耀势风云之双龙会完整版

    最新章节: 假象!
    小说方哥儿小传陈建伟方哥儿姓方,名学圆,年过不惑。有人说:“名如其人”,但方哥儿天性方正,却学不得圆来。方哥儿的方正与生俱来,且不以年龄递增而递减,于是就有了“方哥儿”的美名。方哥儿文化不高,但天资聪颖,“玩车”二十多年,历经沉浮,执著如一,屡创佳绩,荣誉等身,社会知名度和美誉度蛮高。阴差阳错,一度落泊的方哥儿又时来运转,再度浮出水面,由替班司机一跃而成为通达运输集团分公司经理。如今的方哥儿,坐在不算很大却舒适优雅的办公室里转动着老板椅。想着半年前还是靠着替班挣钱养家糊口的“司机仔”,如今摇身一变为拥有50多台车辆的“车老板”,真是感慨万千,浮想联翩。方哥儿一生坎坷,有过爱有过恨有过悲有过喜有过愤怒有过愉悦有过排场有过窘迫有过尴尬。开车那会儿,有故事;当了经理,更有故事。方哥儿爱车是出了名的,他能把大货车保养得像小轿车,驾驶室里搞卧铺、安空调,车身进行合理改革、稍加装饰使之焕然一新,整个车身外表锃光发亮,运行十几年的大货车咋看就像1——2年的新车。方哥儿开车以“稳”见长,安全行驶百万公里无事故,常获车辆免检殊荣。方哥儿以诚感人,真应了“诚招天下客”这一古训,凡用过他的车的货主常常成了“回头客”。方哥儿貌不惊人却很有气质,言语不多却很有分寸;为人处事诚信为本,待人接物义气为重。“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方哥儿开车总是一路绿灯,顺气顺风。常年拉煤的他却总是西装革履“绅士”模样,遇山有人开道,遇水有人架桥,常在“煤边儿”走、愣是不沾鞋,连白衬衣都“一尘不染”。方哥儿就有这个能耐和人缘。由于方哥儿诚实笃信,爱护车辆,注重安全,客户盈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因此一次又一次胸佩大红花,走上一级又一级的领奖台。报纸杂志有专访,电台有广播,电视有形象。一时间成了小城名人。成名后,方哥儿出现了困惑,但却进一步了解了人生。各种活动需要参加,各种会议需要发言,各种材料需要提供,各种私事需要“公”派,各种舆论需要承载。方哥儿怎能应酬得来?领导开始抱怨他的工作效率,同事眼里有了挑剔,打骨子眼儿里就看不起他的所谓“能人”更是百般刁难,搬弄是非。擅长“玩车”却不懂得“玩人”的方哥儿,一时间“光荣地孤立”,情绪低落,经营也每况愈下,最终败得一塌糊涂,以卖车替班收兵。痛定思痛后,方哥儿调整战略,立志走有自己特色的路,把闲言碎语当做伴奏曲,唱响自己的人生主旋律。适逢集团公司改革,公开招聘分公司经理,热血沸腾的方哥儿毅然决然地报名,义无反顾地走上中层领导岗位。管理的确是一门大学问。当上经理后方哥儿对此有了更深的感受和理解。“头戏难开”。白手起家谈何容易?有人说“做学问比女人生孩子还难。难就难在女人生孩子肚里有孩子,而肚里没有学问怎能做得学问?”方哥儿知道“肚里没本儿,难下稀水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方哥儿没有被困难所吓倒。他在心中掂量着自己:“囊中羞涩”,一枚枚奖章、一摞摞荣誉证书就是资本;管理经验不足,就用社会知名度和美誉度以及方方正正、诚实笃信的人格魅力来弥补;没有财源就依靠人缘。他从宣传集团公司和分公司优势和各类优惠政策入手,内强素质,外树形象,走南闯北,苦口婆心,排除障碍,理顺关系,终于有了第一台挂靠车辆的正式营运。之后,一发而不可收拾,车辆在滚动发展,不出半年已逾50台,走在了同时起步的分公司的前列,再度声名鹊起。方哥儿坐在高雅的办公室里转动着老板椅,用“全球通”管理着他的公司和司机们。想起初当经理那阵儿的艰辛,方哥儿鼻子发酸,眼睛湿润。白天当经理,晚上替班拉煤,谁愿这般辛苦?方哥儿就是这样度过了最初的难关。永远充满希望的方哥儿很有自知之明,他常常自己问自己:没有自己的执著追求、刻苦的努力、忘我的奋斗,没有领导的支持和同事们的帮助,没有党的好政策、不是赶上了好时代,自己会有今天吗?

    墨若蘅2021-01-07

  • 冰焰战神图片

    最新章节: 匹炼惊空天地静!
    静和强,是我们中最轰轰烈烈的对。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时候,强是出名的大混混,所以落得外号叫做大猫,也就是老虎静呢,家庭背景好,长得也惹人欢。不过也不算好学生,常常会点事端,不过她在老师那里还装好人的样子,谁叫她外语最好呢偏偏外语老师是她班上的班主任所以这丫算是运气好很了。这俩擦出火花就有偶然也有必然。俊美女,遇到之后难免不会动心,且,两人又都心高气傲,带了叛——静家里管她严格,所以她更逆反。不记得那时候是谁打的赌好像是赌竟敢不敢和强接吻。因,那些被吻过的,又被甩了的女子一直觉得强迷倒众生。静一向厉风行,所以,她当然就马上实了打赌的内容。“你就是大猫?那天,我还记得,我没有拦得住,她径直走到学校后门口,坏学聚集的地方。“干嘛!”当时强儿郎当的,没个人样,头发长得住眼睛,显得很贼气。“我要吻。”静说的时候,竟然可以没有情。我真的要五体投地,跟在一显得很狼狈。“你说什么?”显男生很惊异,他身后的一帮小弟乎也大跌眼镜。“我,要,吻,。”静高昂着头,一点没有畏惧神色,“这下清楚了没有。”“凭什么?”强反应过来,凑到静前,坏坏地笑着。说时迟那时快静已经凑上去,很快却很重实地在男生的唇上。这下轮到跟在身的我,以及跟在我身后的她们—嚷着要打赌的女孩子,惊诧。“多,就是吻你一下,不需要理由”静丢下呆呆的强,拉着我就离了。“明天我找你们算账,这个,我赢了。”走了好远,静似乎起来,才对身后大喊。“感觉怎样?”我这时候怎么可能不八卦,直接就问。“你疯了吗,我只一掠而过。哪里有什么感觉?”说得平淡极了,我忽然要为强悲,静有点狠了。“你,留一下。我们在周末离校的时候,果不其地遇到了强。“那算是怎么回事你拿我打赌?”强已经有点发飙我看向他,心里发毛。“那怎么,你玩不起?”静看着他,带了貌地微笑。那时候我最佩服的就静得扑克脸。“那你也得陪我玩看是谁玩不起。”强的鼻息怕是经扑打到静得脖子上,贴得那么。“为什么不?”静还是笑着

    沐暖暖慕霆枭2021-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