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剑神最新章节列表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跑男酬勤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七圭
更新:2021-02-27 5:41:58

纯爱耽美热门

  • 李宗瑞60女艺人名单

    最新章节: 哪来的巨人?
    荆台呈妙舞,云雨半罗衣。袅袅腰疑折,褰褰袖欲飞。雾轻红踯躅,风艳紫蔷薇。强许传新态,人间弟子稀。      女子退下,众书生一片议论。  "想不到魏丞相居然也来了,自传他可是拒绝了好几次邀请啊!”  "红拂娘子还是如此娇艳过人,只可惜已名花有主。”  "怎的,你还对红拂娘子有意,莫要多说,若是被李靖将军知道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呵呵,我又怎么不知。只是没想到,这次房阁老也来了。”  "是啊,是啊,房阁老也来了,只是他家娘子也答得应?”  "莫要胡说,这是诗会”  "确实,确实”  "今日若是我能与兮然小姐一度红烛该多好啊!”  "你就算了吧!想那长安胡康,洛阳伊贤等人在,岂有我们的的份。”  "诶,也只能望可以见一面,虽死无憾也。”    “确实,诶,只是不知今日竟是要择一佳偶,诶,若是早知,必当奋发图强,争一争良缘!”  ……  李辰一旁听的议论心里咂舌,暗自诽谤,虽知道这里崇尚诗文才学,可也不必这样吧!这花楼女子终究是花楼女子啊!虽然心有诽谤,但李辰心里还是想知道这魏征谁是不是记忆里的魏征啊!  另一处,几名女子。  "啊!为什么是我要去挑那些书生啊!那些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整天就知道云云什么的,无聊死了。”  "小然莫要推辞,谁不知道你才情,那些书生那个不是对你痴痴幻想。”  "哎呀,杜姐姐调笑我。”  "你已经到了待嫁之龄,主人也是为你着想哦!”  "啊…连司马姐姐也调笑我,我不活了…”  "呀,不调戏我快嫁人的妹子了,姐姐要出场了。”  "去吧去吧,把那些男人都迷死,就没人找我了。”  "咯咯咯咯…准备好自己的题目哦!”    “知道啦,保证那些傻书生答不上来!”  ……  听着这些议论,李辰正当无聊的时候,本想问问张潮,却突然一阵琵琶声响,似金戈之声传来,众人心里一震,似是情绪随之跳动。转而看去,后台上一出现一女子,背负双剑,身着劲装,随那金戈之声起舞。  此女锦衣玉貌,矫若游龙,一曲剑器,竟挥洒出大唐盛世万千气象,着实惊讶。而那剑舞只见竟有杀气忽隐忽现,一旁有些若为胆小的书生甚至已经有些颤抖。  李辰忙问一旁正一脸倾慕的张潮这是何人?  张潮怪异的看了看李辰,很不悦的说:"此女人皆称之'公孙大娘',原本芳名早已被人忘却,那一手剑舞更是可称得上'天下第一舞',我多年前有幸看过一次剑舞,从此我便深深被她吸引,无法自拔…”  张潮说着说着便忘情的自我言语起来,李辰嘴角动了动,翻了翻白眼不再说话,看向那台上。李辰虽脸上并无变化,但心中却是翻天覆地,红拂女,公孙大娘,那未出的还有谁?那位叫熙冉的女子又是谁?这世界越来越有趣了!  良久,那女长剑一收,口吐芳兰,一曲终了。  当众人还沉浸在那舞之中时,原本呵斥的中年人,已经站起来拱手作礼说道:"公孙大家剑舞天下,巾帼不让须眉,老夫钦佩不已,今日见此实属荣幸。”  公孙连忙还礼,飒爽说道:"长孙大人说笑,小女子不过舞一舞剑器而已,哪比得上长孙大人,若我是男子,定当追随长孙大人,驱逐蛮夷,血洒边疆,扬我泱泱大唐。”    “好,不愧是天下第一舞,此番言语,当羞煞我大唐诸多男儿。”那长孙大人见公孙言语飒爽,甚是赞叹,不觉再次夸赞。  而这时书生早已醒来,见这长孙大人如此言语,都是点头附和,脸色涌红,激动心情可见一斑。    而这时公孙大娘见众人皆已醒来,便对着众人答谢:"今日一舞献与众位才子,只是薄柳之舞还请笑纳。”  公孙大娘嫣然一笑,而后退在一旁,那艳丽女子红拂却是再次出现,笑言:"诸位,公孙一舞可倾城否?”  众人附和,皆赞倾国倾城,天下第一。  红拂一笑说:"今日第一诗便是和公孙大家有关,此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就是请各位为公孙大家那一舞吟赋一首。若是这些小小前奏都过不了,我家小妹可是不想出题的哦!”  红拂说完,台下议论纷纷,而坐于品判处的几位大人也是一脸称赞期待。  片刻,就有一人递上一诗,公孙接过纸张,向红拂点点头便吟出:"微雨散芳菲,中园照落晖。红树摇歌扇,绿珠飘舞衣。繁弦调对酒,杂引动思归。愁人当此夕,羞见落花飞。”    公孙念完,将这纸张诗文送至几位大人手上,静等几位大人的评判。  众书生听见此诗都点头称赞,而此时那长孙旁边一人沉思片刻说道:"此诗以想对实,写出舞姿之优美,而且整首诗句对词公正,词语优美,当属佳作。”那人说完,看向公孙大娘。  红拂说完看向公孙大娘,只见公孙大娘摇摇头:"房阁老辛苦了,此诗非我所意。”  众人惊叹,这诗是长安胡康所作,诗句虽好,可惜不得美人认可,不禁有些失望,而一旁准备拿出自己佳作的伊贤也不禁踌躇。其他众人虽有才子,但此时被震,竟无一人敢献出诗句,诗会暂时冷场。  一旁的三位大人也皱眉不已,这群书生竟然如此不堪。  而在左边的一处角落里,胖子张潮神情激动,但想想又似是泄了气的皮球,表情便秘,痛苦难看。张潮本来见这才子胡康落马,本是高兴,欲想自己赋诗一首献于自己的偶像,但思考良久却想不到一句,他本是富商之子,来此科考也是迫不得已,精算运商他自是在行,但叫他作诗,还不如叫他拉屎。  可张潮并不放弃,苦思冥想之时,却见一旁李辰十分淡定,灵光一闪,拉着李辰就说:"子星,我们是朋友吗?”  李辰见张潮拉着自己神情激愤,一阵寒蝉,忙说:"是是是,先放开手如何?”  那知张潮拉得更近说道:"我看你神情淡定,是不是已有文章,帮帮兄弟,我一定要和我家公孙大家见上一面,我求你了。"说完张潮竟然隐隐有些哭声,似欲跪下。  李辰和陈缘在一旁看得直翻白眼,哥,你还能再假一点吗?眼看张潮真的要跪下去,李辰还得无奈说道:"我有一诗,但你不能说是我写的。”  张潮连忙点头:"好好好”  李辰只得附耳说与张潮心中所想之诗。  ……  红拂与公孙大娘见诗会冷场,心中担忧,但眼神处却有一丝不屑,正欲说准备下一诗题时,却听见下面有一人喊道:"有诗,有诗。”  公孙大娘有些惊讶的向那声音地方看去,只见一胖子神情激动,欢呼高喊,而一旁两位同伴则是撇过头去,一副我不认识这人的样子,引得公孙大娘心里好笑。一旁红拂更是秀眉紧皱,这文雅之地,如此无礼,这书都白读了吗?想念之间,就想呵斥,却被公孙大娘阻止,红拂只好让那人递上诗文。  那胖子正是张潮,张潮在李辰处弄来诗文,自己半吊子才子,也不知是好是坏,但凭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便大声呼喊出来,算是给自己涨涨士气,这是这方法他自己并未注意一旁两人的动作。张潮见红拂点头,便将纸张送到舞台处,见到公孙大娘时更是楞的一句话都说不出,神情特别有些拘束,不似台下兴奋,看的李辰大呼我就知道,陈缘也是如此表情,只是那表情处却藏有一丝意外。  公孙大娘接过纸张,对张潮笑了笑,继而默念诗文,念至一两句时,突然神色激动,身体微微颤抖。良久,公孙深吸一口气,大声念出:”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园子弟散如烟,女乐余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  玳筵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众人皆是才学过人,仅听的前两句便都收起起初的蔑视,继而脸色惊讶。  公孙大娘念完对房阁老点点头,房阁老微笑示意,转而向众人说道:"此诗公孙大家很是满意,其中妙处我便不说,你等回去好好思考。”  众人点头示意,虽心中失落,但奈何自己不争气。  而舞台上,公孙大娘见张潮拘束模样,娇笑一声:"胖子,我问你,这是你写的吗?”  张潮见公孙大娘娇笑,只觉得一阵天地转动,未曾思索:"不是不是,是我求我朋友写的,我不想你没人去写你的美,但他不想我说出他名字。”  公孙大娘又是一笑:"算你老实,哼,这次我不计较,下次可不行。这诗我很喜欢。”  说完便款款而下,仅留下痴傻的张潮深情看着远去的她。  李辰和陈缘看着张潮模样一脸羞愤,叹了口气,此子无救也。  ……请继续期待下一章。这两天有事,弟弟订婚了。

    齐昆仑蔡韵芝2021-02-20

  • 末日钢铁战神百度百科

    最新章节: 屠戮天使
    1严忠保当上纪委书记后,这个位置使他一下子拥有了发号施令,挥幕僚的权力,有施展才能的舞。有道是新官上任烧三火,他只了一把火就照亮全局、乃至全路一直以来,“黄牛”倒票、车贩行、私人货栈占据铁路内部经营头。不服务收费、找明堂强收费很多方面是霸王式合同和口头协,讹诈货主,坑骗客户的事屡见鲜。由此,铁路的路风问题成了会攻击焦点,铁道部为此事伤透脑筋,天天抓日日整,三番五次整治,治理一次反弹一次,治理风头一过反而越嚣张,路风问题了不治的顽症。纪委书记严忠保上任就直奔这个顽症,他向党委行政举旗呐喊,开了治病的药方实行“路风一票否决”制。全面订《客货路风管理条例》,规定大路风事行政一把手撤职,一般风职工开路籍,打造大平局的路长效机制。一把手丢官帽,职工饭碗,它是领导人想做又不敢做大举措。书记宁勋眯着眼看他,你严忠保这把刷子,没当过一天导,没有搞过一天管理的人竟敢风政商勾结下的混水,想必是找。他要等着严忠保惹出大乱子,笑话。严忠保猛药一下,治死了站街区的各类私人货栈。不出书宁勋预料,他看的还真准,那些拿发票套钱,不作任何服务钱像水似的进,空手套白狼的货栈经者,在政界不凡有大人物在暗中营。这下好了,大人物私下号召将关门的个体户聚众到大平局上,到大平省委大门口围堵省委领。地方省市领导认为,在他们的盘上铁路竟然敢卡他们的脖子,毁他们的饭票。出于保护这些个法货栈,立即派工商税务到铁路站查账报复,企图整垮大平局的输经营,让大平局屈从。纪委书严忠保没想到,整治路风是铁路部的事,会在地方上惹出这么大乱子,搞得他碰头流血,很是措不及。此时,书记宁勋不是帮他主意一起想办法解决事端,却以放出阴风。他明着挖苦,还直言讳地讲:“小严,你当领导才几,光想亮本事搞明堂,这下你弄了乱子,看你这下怎收拾,你惹来的事,你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书记宁勋实际是要他放下砍,回头是路。倒过头来,向他书宁勋讨教求救。纪委书记严忠保死不低这个头,坚持自己惹出的烦自己扛。他从苗头的根子上看,货栈个体户和地方官员反扑来是一股邪火,非正义之举。既然邪火就登不了大雅之堂,谁是赢?谁是输家?那就看他的真本事。因此,他掌握着斗争策略压住脚,然后开始出手。严忠保亲自人走上街头,明里向货栈商人征意见,听取要求。暗地里他组织风稽查人员到一个个货栈行事,验承办车皮计划的票据,并复印订成册。他拿着这些证据找到省发改委的领导要他们说话。发改的领导明确指出,你拿的这些东全是非法的,那些只收钱不服务商户是在搞乱经济,他们是破坏场法规的罪魁祸首,必须严厉打取缔。纪委书记自以为发改委话他拿住了上方宝剑,向全局下达知,拒办不法商户的事务。纪委记严忠保哪知道,地方上黑手真是厉害,置发改委政策于不顾,鼓省里抓经济的部门出头,把将平息的事态,闹到了铁道部。省经济的的人,拿民众上访吓唬人要求铁道部开口子允许车皮贩子人经营。理由是车皮贩子经营,利于铁路拦货源,使铁路的物流输更畅通,由此来解决群众上访矛盾。铁道部看出了鬼明堂,不其摆布,就拿中央发改委政策依论事,你们地方政府有自主权,们怎么办都行。巧妙地将对与错开,囫囵吞枣地作出答复。大平的经济部门自知要求与法相抵,不住脚,却想硬挺下去。可是,平局各车站窗口关死了,不法的栈商户却挺不下去。没出两个月一个个因收不了一分钱,只好关了事。每一项成就的取得,矛盾攻破,成功者都是从斗争中开始,他表面上看他是人与人斗,实是邪与恶的较量。最初,不法货商户邪气来势凶猛,恨不能使已正了的东西再出笼;已经关住的再打开,回归到原样和原秩序。看大平局整治路风的大好势头,死源头的办法措施就要胎死腹中纪委书记严忠保宁折不弯,自拉唱找准破解的切入点,拿证据摆实,使邪气飘然而散。最终。严保斗胜了。书记宁勋看到严忠保败中取胜,就笑着说:“你小严以后悠着点吧!这次是个教训,再搞那些云天雾地的事,让我这党委书记当的安生一点,好不好”严忠保对书记宁勋的告诫,他直在想,一直在思考。纪委这个门不是空中楼阁,是党的重要领机关,不搞案子,不正路风,当哈官他真的做不来。其实,书记勋欣赏他平时装的像一只爬树的子,扣住耳朵当聋子,捂住嘴舌哑巴,盖住眼睛当瞎子,不听不不讲当三不纪委书记;或是能在书记宁勋跟前争宠。可惜,严忠长就的那副嘴脸,却从不巴结谁也不讨好谁,他凭本事吃饭,有候他还不买书记宁勋的帐。书记勋有感于严忠保这个新手,非同常人,既不好惹又唱独角戏,与很难同路全拍。年底,不用老王瓜自己夸,严忠保成绩突显。大局所属地域省市纠风办统计数字明,大平铁路局投诉信,客货两分别降低了百分之五十一、百分四十三。为此,大平省纪委和部委分别作出通报。当年在查案方,数量全路夺魁,受到部纪委表,严忠保被评为优秀纪检干部。了第二年六月份,部纪委发现大局路风问题骤然间下降,社会口甚佳,建议部党组、部政治部抓平局这个典型。由此,部党组、政治部决定,在大平局召开全路风建设现场经验交流会。会上,一次不是书记宁勋作经验介绍,成局长黄金贝站在主席台发言。会颁奖时,换下局长黄金贝,由记宁勋上台现身。书记宁勋他手捧着纪委书记严忠保挣下的奖杯高兴的哈哈笑不拢嘴。他的笑声直延续到整个会议结束、参加会人全部走完。就在两天来哈哈笑之中,书记宁勋自觉与不自觉把纪委书记严忠保划到了副局长车军、运输处长摇宝的战线上,他阴谋就此产生了。而纪委书记严保也身不由己往这条线上躺了。后,书记宁勋私下找总会计师陈科、分管运输副局长了阴好和副每个人谈话,副局长车心军一人外。他的谈话带着愠气,其焦点中在严忠保身上:“你们看看人小严,上来一年时间就一把火烧到部里。你们呢?当领导的时间长了,却搞不出一件像样的事来我看啊!有那么一天小严会超出们,人很有可能,不远将来要踩你们的头顶上……”副职们不是子,他们更不是政治痴呆,明知书记宁勋在挑唆他们,要他们忌纪委书记严忠保做事,要他们使子、下手段给严忠保制造工作障。毁折他的工作亮点,搞垮他的信,不至于将来前途升职,有朝日踩在他们这帮老家伙的头上拉拉尿。,书记宁勋还许言,要他只管与资历浅的纪委书记严忠保,前后有他撑腰。那想,班子副各怀心思,心存一种忌讳,纪委记代表着包公,戴着黑脸面具,常让人高看一眼,使他们一个个怕十分。在官场,他们那一人都在钱权的阴影里,说不准那一天叫上门,还需要纪委书记抬一下,不至于往深里挖,往死处整。在书记宁勋放话与其资历浅的严保较劲斗鸡,切不可上当,还是一条后路好,不弃不离为上策。情的演变发展,不是以书记宁勋志为转移。纪委书记严忠保凭本吃饭,定位于以工作上出成果,成果说话,对袭来的阴风鬼火为坦然,挣下了晋升的条件实是不易。今天,书记宁勋看到部党组核人员的制式表格上,打印着车严、路三人的名字。第一反应就严忠保名字冷飕飕的,像天上无状的飞碟,这只飞碟往那落脚,到了他的心窝上的怕处。他苦恼个问题,如今,部党组竭力拟提纪委书记严忠保,这一动作明显在撬他位置。前几天,为了弄清委书记严忠保提拔动向,暗探自下一步的前景。按原先想法,书宁勋去了一趟北京。他向部里的关系们打听严忠保的事,与他的置是不是有关系。老关系们告诉各局到点的正局级很多,部党组一次搞得特别神秘,真正的动意也搞不准。他也见到了老部长,部长坐在301医院轮椅上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他向病体缠身的老长打拆探各局的人事变动的内部况,老部长说,他一概不清楚。记宁勋得到的内幕很是模糊,可不敢直接找部头文道高问事,他文道高那是由来已久的心内胆怯惧怕到像似躲债人,不敢听其声,见其人面。书记宁勋坐在办室来想去,车心军已经不在他的思之列,路摇宝对他构不成威胁。里的名单已定,谁也改变不了这局势,至于严忠保的动向会是什,他自己还是往好里想。书记宁尽管想不通,但是事还得做。他为,这个三个人的好消息,应尽通知当事人。于是,他拿起电话通严忠保、路摇宝俩人,告知部组明天要来人考核他们的事。他在电话里竭尽所言,表达他这个记如何的关切,如何的重视。即通知车心军一事搁在了一边,他故意的

    潇潇九儿2021-01-13

  • 都市超强神医

    最新章节: 炼制,拘魂灰线
    母亲的记忆文/独孤樵夫那年,我五岁。清水煮红薯和油菜根的春天结束了。清水煮瓜菜的夏天便又开始了。十天半拉月也吃不到,一个油星。馋呐!!!一天,母亲和几个妇女,由生产队长领着,去公社生猪屠宰站的院内锄草。每个人一天两毛钱(当时我们这边每个工值是一毛五分钱)。由于母亲她们干活卖力,放工时,站长破例每人发了一小块熟猪头肉,三两来重。儿时记忆里,那是最好的一顿美食。虽然是兄妹几个一起吃,每人一小块儿,却成了以后好几年的美好回忆。母亲给我们分完肉后,就悄悄地走出屋,把沾有油的左手五指,舔了个遍。多年以后。我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妻总是想方设法,为他们做好吃的。每次,我都会把母亲接过来一起吃。农历癸巳年,我四十五岁。母亲的老年痴呆症更重了。已不认识自己所有的儿女,却能零零碎碎的说起,我们儿时的一些事来。有一天,妻做了红烧肉。我依然把已吃不了多少东西的,母亲接过来。母亲只吃了一块红烧肉,就突然伸出手,抓了三四块红烧肉,装进自己的兜里。“娘,您这是干吗?”我急忙把红烧肉,从母亲的兜里掏出说:“有的是,待会儿我给您盛一碗过去。”“不掏。”母亲边舔手指边说:“老二,小三儿,好吃肉,老馋。”娘说的小三儿,就是我。附记:这是一组关注老年痴呆的帖子,今天把这一篇黏贴过来,抛砖引玉吧,同时也凑个热闹。

    雪花有罪2021-01-17

  • 最终幻想狮子战争全人物

    最新章节: 聚会风波
    《你是谁眼中风景》每个人是一道独特风只要留意眼前身影穿过眼镜就生长在心林有原因草木有酸甜苦辣陪伴生有谁的道路直都平尝尝酸苦辣的滋味你是一道美丽的景喜怒哀乐常在心灵不同的境善变的性情要感伤只要高你就是一道特的风景你是谁中的风景不许梦里等天下雨淋湿心情何时结成冰人生一要保持冷静只这样你才是别眼中的风

    紫辰天涯2020-12-28

  • 腹黑神医杀手妃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 宰我刁难孔子
    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干净净不发出一丁点声响我寂静地等低沉地等三月的春三月的雨露水轻轻滑落悄悄滴进青草的睡眼永远是那美丽受伤的小麦吐纳着芬芳在山冈上海上的大风偶尔吹落几缕光的影子浪潮慢慢落下又悄悄涌起左边的鞋印才下午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当夕阳倾泻而下沟壑里的影子渐渐隐去几行槐树吐出灵魂的芳香醉疼了露头的月亮灰蓝色的天空洒满了晶莹的泪仰望着无垠的星空眼中溢满了三月的春雨

    爱吃烤螃蟹2021-02-25

  • 我的女友们不是人全文

    最新章节: 妖娆的焚星河
    【拂霓裳】远方的思念·新(晏殊体)词/韦俊2020-7-15画楼中,静观霞伴鸟归鸣。青天外,又随云驾蹄声。月钩椰林伞,江荡打灯。破茅棚,野竹林、遗落流萤。莺踪燕影,飞入梦,床萦。招脑海、卷翻思念远腾。梅皴千岭雪,枫染万山。探春情,步桃林、蝶舞扇迎

    沉渊之龙202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