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丑女无敌txt合集下载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快穿之奇迹暖暖h淡画

作者:夜语轻寒
更新:2021-03-05 11:48:41

科幻小说热门

  • 旭乱三国

    最新章节: 草木之精神十第一更
    似乎忘记了有些故事的开始,所以也就不会太多在乎故事的结局,行走在路上,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爱着爱着就淡了,然而,总有一种人,你珍惜他的时候,他永远都在,当你放手的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最后一阵秋风扫过,满树的枯叶纷纷落地,多少人为之感伤,多少人又为之欣慰,也许所有的别离在这个时候,才能彰显的弥足珍贵,又或者所有的故事在这里终结,才有一个美丽的结局。其实,我深深的明白,顺其自然,才是我一直追求的人生真谛。曾经有听到过这么一句话“文章写了上百年,上千年,其实都在写着同一篇文章——生死别离。”而我,也一直探寻着,人为什么而活着,也许只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念想,且不论是痴想,还是执念,总之,都只是为了实现那个小小的梦想。当一切都变的沉寂,在窗台前静望白雪纷飞,听着它们划过天空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许有些人,会在此时静下心来,梳理梳理曾经故事的脉络,然后用着只字片语,刻录下曾经的快乐与悲伤!然而有些人,总会时时刻刻的去抱怨、去悔恨、去怨天尤人,因为故事的结局,超出了他们的预想范围,他们就觉得自己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所以有些人才会活的精彩绝伦,因为他们懂得珍惜,也懂得放下,诚如爱情,珍惜未必就能拥有,放下也未必就是不爱;又如友情,心中有你的人,即使多年不见,也会时时想起,相敬如宾!心中没你的人,即使天天相见,两颗心,也总在天涯之外!“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可他依旧活着。”每次想到这句话,我不禁黯然神伤,难道不是这样吗?有些人来了,只是为了离你更远;而有些人走了,或许他一直都在。来的人,走进了你的生活,但有可能也就走出了你的世界;有些人,走出了你的生活,却永远的走进了你的生命。所以,我时常告诉自己,懂得珍惜,才配拥有,即使不能拥有,也问心无愧!归去来兮,如果带着心归来,或许我会不计前嫌,依旧畅怀相拥,如果离去,我便会淡然相送,诚如一句名言所说,来之坦然,去之淡然!所以,珍惜当下值得珍惜的,放下曾经不能拥有的,开心上路,一路高歌,一路欢笑。

    绿竹下种草2021-01-14

  • 男主是地府之主女主是阴差

    最新章节: 刘备和曹操
    你记得这座城市吗?  座城市的路,车站,拐角咖啡店,和街边的小摊。有,夜里的翻涌,未送出明信片,和一些没有藏住念。  以及,这座城市夜景,还算舒适晚风,霓之间的车流,和晕在霓虹,模糊不清的人。  你这座城市交流过吗?你听这座城市对你的诉说吗? 慢慢的走在路上,呼吸下冬天独有的冷冽的空气抬头看见若隐若现的星星街上神色各异的行人,呼而过的汽车,还有不时划的飞机。  累了坐在路的休息椅上,想着琐碎的事,想着不自禁想着的人嘴角慢慢的上扬。沉下心,听每个行人的故事,听座城市的故事。  你认这座城市吗?  你在这城市吗

    乙祺福2021-02-22

  • 他年少轻狂真相是什么

    最新章节: 横推世间无敌
    废铁管当成铸铁件团小组突击卸完生铁的当天中午,我曾经约过三连的车间材料员,要他到材料科办公室来班那五吨生铁的验收和移交手续,他临时有事没有来,要我过去一下。  我到三连,找到车间的材料员,把那五吨生铁向他们办理材料入库验收及移交的相关手续。从三连的车间办公室办完事出来,我站在车间门口,就发现有一个陌生人,那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来的,我看着他在三连废钢铁料场,不停地翻动着一个直径大约有1米,长约有2米的废铸铁管。心里不禁提高了警惕。得查查那个人的来历。  于是,我马上问站在身旁的一个工人:“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那个工人回答:“这个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我也不认识。可以肯定地说,车间里没有这个人。”  我立刻采取行动,走上前把手一伸,一把拦住正在废钢铁料场里翻动废铸铁管的那个人:“请问你是干什么的?是谁批准你来这里的,你有什么事?你想在这里做什么?”  那个人见我对他如此不客气,连珠炮似的问话,很快就明白我,我对他的来历已经产生了怀疑,连忙站起身回答我:“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在找这个部件,这个部件我已经找了很长时间了,这个东西对我们单位很有用处。”  说着递给我一张介绍信。我接过来一看,上面盖的公章是成都市中药材公司的。  他继续说道,他们想找我们厂求援,把这个铸铁件卖给他们做一个制作中成药的设备部件。问我行不行?能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我立即告诉他:“请你等一等,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个人说了不算,我们得需要马上研究一下。”  说完,我转身又进了三连的办公室,就找到三连的车间主任,向他问起废钢铁料场里的那节废旧的铸铁管,你们还要不要了。  车间主任对我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如果说是要,就是把它打碎后,做废钢铁使用,不过那个物件太大,但要想打碎它,还挺费事,所以我们把它撂在那儿,一直都没有去动它。如果我们说是不要,是因为那个家伙不是正式工件。那节管子也是外单位送废铁时带过来的。你问这个要干什么?”  我说:“我先要说的是,如果你们确定是不要,那我就把它处理了。”  车间主任很爽快地回答道:“那你就把它处理了吧,要不然老放在废钢铁堆里,那么大的家伙,还挺占地方的。”  有了三连车间主任的那几句话,我心里有了一点儿底了。我接着又给厂里的保卫科打了一个电话。要他们帮我查一下成都市中药材公司的电话号码和公司地址。不一会儿,保卫科就回过来一个电话。我做了记录。  放下电话,我就拿着刚才那个人给我的单位介绍信,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和公司地址,和电话记录上的电话号码和公司地址相对应。结论是完全一致。我心里有谱了。刚才那个人没撒谎。说的都是实话。  至于能不能办成,我想,先向我们科长报告。我做不了主。但是可以向科长建议。因为三连的车间主任已经明确表态了。他需要腾出场地,把那节废管子卖掉,还能卖出几个钱。多多少少还可以给厂里添点收入。  于是,我从三连办公室转身出来,找到那位中医药公司的人,告诉他:“我现在到厂部,向厂里的有关部门汇报一下,如果没啥问题,你跟我到厂里来办一下相关手续。”  回到材料科办公室,我把那个人先拦在门外,我先进到办公室里,把刚才的事和我的处理建议,先后依次向我的老科长简明扼要地做了汇报,并且征求他的意见。  老科长说:“你把那节废管材当铸铁件卖,就不怕人背后议论,会说你搞资本主义吗?”  我回答道:“我处理出去的这节东西,是由厂里财务科收钱,我个人又沾不到一分钱,整个过程都是公开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我想我是能够说得清楚的。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想得到你的支持和批准,你到底同不同意?”  这时候的老科长,模棱两可地说着活络话:“那你就好好给算一算,只要我们别吃亏就行。”  既然科长已经放出话了,他不反对办这件事,只是要求别吃亏就行。那我就可以公开地具体办这件事了。  于是。我先到门外,把那个人请进办公室坐下,给他端上一杯茶,安顿他,在我的办公桌前先坐下。调整一下我的思路。就开始具体计算了。该怎么计算,心中无数,一旦拿起笔来,我就有点儿蒙了。  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何况在那个年月,数学几何方面的书就更少。我向尚师傅求教,怎么计算。尚师傅看着我,有些不高兴了。他不满地说“过去的书都念到哪儿去了?”  我抠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先别骂了。提示一下。”  尚师傅拿出一张信签纸,写下了一行字“重量等于面积乘以厚度再乘以比重。”  接过这张字条,我好像有一点儿思路了。  按照尚师傅的提示,先计算面积。这面积不大好算。因为这节是承插式的铸铁管,进水和出水的口径不一样。  我只好先算好算的。直管部分的面积,就用管外径乘以圆周率。在减去铸铁管的厚度,得到铸铁管直管部分的管材周长。再用这个管材周长乘以直管部分的长度。得到这节铸铁管直管部分的面积。  难算的就是,承插街头的那一节。那个形状就像是一个碗坐落在管头上。由于没有手册可查,我只好采用近似于球缺体的面积来计算  就是球缺体的外表面,这个公式我在学校里没有学过。这个计算方法我只好放弃。  看来这个办法不行,难度太大,就另想办法。看着尚师傅出门办事了。我就想着一个偷懒的办法。使用近似值的计算法。反正我就用这一回,下不为例  当那个成都中药材公司的人的面,开始计算这节铸铁管的重量。用解析几何的办法,参照圆环计算公式和圆柱体的计算公式。用算盘打好一阵了,还是没有算出来,  当时还没有计算器,只能采用手算和笔算的方式,要不然就是打算盘。后来我镇定了一下,拉开我的办公桌,翻出了我弟弟的数学教科书,终于查出了基本计算公式:“(R*R-r*r)*3.14*L”连忙抄写在那一张稿签纸上。  依据这个计算公式,采用代数的基本原理,确定了这节铸铁管的外半径R为0.512米,内半径r为0.500米,这节管件外径和内径,我分别采用了近似值,尺寸略微控制紧一点儿。长度为2米.铸铁管的重量比重为7.85吨/每立方米。  最终计算出这节铸铁管的重量。按照74年五冶材料预算价格最终得出这节铸铁管的全部费用。  结果肯定是显而易见,铸铁管的价格肯定把废管材的价格高,不论怎么算,只要把重量算正确。这次的买卖绝对吃不了亏。  当我填完材料销售单,请老科长签完字,就把那位中医药公司的人带到财务科办完交款手续,我返回三连铸造车间指挥者铲车司机,把这节铸铁管转运到厂门口的路边,做上已经销售的标记,由中医药公司的人自己来提货就行了。  后来,尚师傅把我处理掉的那节废管子,留下的存根看了又看,他拿出一个材料手册,对照那节管子的主要参数,相对应地做了一个比较。我计算的结果和手册上查到的结果相比较。误差在百分之二以内。数据基本上可靠。  几天以后,尚师傅告诫我,他说:“以后要多动脑子。当时我不愿意跟你说太多的话。其目的就是想阻拦你,你做得这件事办得有些毛躁。还好。还没有出事。也没人说什么。这事也就算过去了。那截管子,你是给处理掉了。没人来找后账,算你便宜。算你走大运。”  他继续说道:“万一,人家公司要你提供合格证明。你拿得出来吗?肯定没有。你都不知道这个管子是哪里来的。如何拿得出什么材质证明书。再万一,那截管子别人使用的时候,由于材料本身的原因,爆裂了,出了事故。这个责任谁来负?你现在在材料科,从业务上来说,也是说话算话的人了,眼睛不要只看着那几个钱,就莽莽撞撞地干事情,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现在不是你在当模型工的时候。你的产品做坏了,或者做得不对。检验不合格,工段长杨师傅就不会给你盖那个合格专用章,那就不会传到下道工序。而你现在,手里掌握着厂里的各种材料,你签出的每一张单子,都直接被别人拿去当重要的依据使用。你办的每一件事,不是代表你自己。是代表我们这个厂。回想起来,我真替你害怕。将来真要是出了事故,我们厂的声誉要受到影响。你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想想吧。而且受处分的绝不是你一个人。要牵扯到一大批人。所以我说。你这件事情干得太冒失啊。你该好好总结一下经验教训了。”  这次给我的教训,实在太深了。在以后的几十年里。我到过很多的学生。我也经常把这件事讲给我的学生们听。要他们办事情一定要仔细地想想,多看看。不要光想贪便宜。办事情一定要讲依据。要预见事件的后果。

    香草味咖啡2021-01-08

  • 驸马是个贼gl

    最新章节: 孝悌感人
    火焰之翼发表于2017-12-521:14人生之路漫长而坎坷,愿我们都能遇到渡人。但愿,祝大雪快乐

    夏抹2021-02-26

  • 古穿今之大神是影后

    最新章节: 华夏光棍有福了
    #pid1103605{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bg9.png");}望尘灵异故事--喂这事还得从张大胆说起,大胆并不是他的真名,是在与人打赌之后赢得的外号。事情还是发生在80年代的初期,还是农闲时人们聚在一起烤火吹牛引起的。话说这一年冬天人们又在生产队牛屋里烤火,就听一五十多岁的老年人说:“我走了半辈子夜路,从没碰见过鬼啊怪啊的,哪有这些东西。”一头发花白更年长几岁的老人说到“没见过,不一定没有,口下留德,大晚上的还是不说这些的好”。那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还没说话,只听一二十多岁的小伙(就是后来的张大胆,那时候年龄小也记不住名字,好像本名叫张成,那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应该叫刘皮,爱吹牛,外号“牛皮”)接道:“对对,哪有什么鬼啊神的,如果有我倒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子。再说了,就是真有的话,鬼不是怕火吗,我们烤着火不怕”。年轻人说话就是气盛,不考虑后果。其实鬼根本就不怕这平常的火,怕的是三昧真火及人身上的纯阳之气。还有,据一位有道行的人说,世上每个人身后都跟着鬼魂,他说他见过最多的一个人身边有30个鬼魂。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就说:“成子啊,你可别和牛皮一样啊,他天天价吹牛。”牛皮说:“谁吹牛啊,要不我证明给你看。”“怎么证明啊?”老人说到,“这样吧,昨天村西头那谁不是刚病死了吗,才四十多岁无儿无女的,还在坟地上停着呢(我们那有停尸七天才下葬的风俗,因为年轻,死了不能放家里,一般在坟地旁搭个棚放在那,七天之后直接土葬,因为没有结婚,无儿无女的晚上就没人守灵),你们谁要敢同那死人单独呆上一夜就算谁没有吹牛。”牛皮还没说话,就听张成脱口而出:“我敢,这算什么,不就待上一夜么,要是真有鬼,和鬼一起吃饭喝酒都没问题”。牛皮依然没说话,那老年人就趴在牛皮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牛皮就说“好,成子,这样啊,你也不用待一夜,你只要准时在夜里12点去给那死尸嘴里喂一口稀饭,我今后就不再吹牛,只服你一人!”“好,一言为定。”张成没有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老人又说“白天要去检查的啊,到时候死尸嘴里要有饭才行。”“好,今天早吃完饭了,等明天晚上吧,我留半碗稀饭去喂那死人去。”张成答应的爽快。到了第二天晚上12点,张成真的端着碗去了。你知道那老人家给牛皮耳边嘀咕的啥吗?老人告诉牛皮,牛皮不是胆子也大吗,老人让牛皮在12点前,把那死尸搬开,自已穿上差不多的衣服躺在那里,等着张成来喂饭,本来是开个玩笑,顺便直接做个见证,没想到就因为这个出事了。张成可是不知道其中的内情,那时还没手电手机什么的,端着半碗稀饭,拿了一盒火柴就去了。到了墓地,划了一根火柴,刚看了一眼棺材的位置,火就被风吹灭了,就趁着月光,把那棺材盖抱到一边,因为有个风俗要到下葬那天才把棺材盖用钉子钉死,平常都是错着一点盖上,所以很容易往下搬,张成搬开棺材后,就摸索着找到死人头的位置,也别说,张成胆子还真大,风大也没在点燃火柴,就用手摸着找到死尸的嘴,一只手掰开嘴,另一只手好方便往死尸嘴里喂饭。没想到的是,张成喂一口,那死尸咕噜咽了一口,这时张成头皮就有些发麻,只好大着胆又喂了一口,然后把碗放下,想点根火柴看看,死尸嘴里还有没有饭,因为打赌明天要检查的,嘴里一定有饭才行,可是风太大,火柴老是点不着就灭了,就想着干脆再多往死尸嘴里倒点,结果半碗饭倒完了,也没见饭流出来,却好像听到一口一口往下咽的声音,这时张成嗷的一声就跑回家了,被子一蒙头就病倒在床上了。(这都是后来病好了以后张成自己亲口说的)听说张成被吓病了,亲戚邻居的都去看他,只见张成面色苍白,眼神呆滞地躺在自家床上,父母问他什么也不说。一起打赌的那头发花白的老人也来了,嘘寒问暖、欲言又止。从张成家出来后就直接到牛皮家去了,说张成看样子被吓的不轻,责问牛皮怎么不去看看,顺便告诉张成真相。牛皮唯唯诺诺的答应着,好像极不情愿的样子。毕竟人命关天呀,几天后,牛皮终于鼓起勇气来到张成家,告诉张成说不用害怕,其实那天晚上躺在棺材里的是他自己,没想玩笑开大了。但是张成说什么也不信,明明点火柴看了的,根本不是牛皮,就是那死尸,然后又把那一起打赌的老人家叫过来,一起证明,张成这才半信半疑的点点头,但还是将近一个月病才算好了。从此得了一个外号叫“张大胆”,其实有轻蔑的意思。又过了十多年,牛皮也得了重病,临死前非要见一面张大胆,没办法,就差人把大胆叫来了,然后给了大胆一张小纸条,并叮嘱大胆在他死后葬了再打开看,牛皮出殡的那天,大胆也跟着去了坟地,等送葬的人都走完了,大胆才打开那纸条,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字:对不起大胆,十年前我骗了你,那天晚上我根本没去墓地,你喂的真是那个死尸。大胆看完,直接就跪在了牛皮坟前,一边磕头一边嘟囔着:“不要再骗我,不要再骗我”。后来,就发生了吊死鬼那件事,再后来,大胆也去世了。直到现在,我也半信半疑,看到别人喂饭,甚至打电话听到喂一声都能想起这件事来。有请哪位医学专业的读者给解答一下:人死后,到底还能不能从嘴里喂进去饭?

    守冲2020-12-07

  • 神级炼丹师在星际

    最新章节: 龙神的能量
    8、曾经的尴尬那年月谁没经历过些尴尬的事?反正我有经历。1963年我父亲奉调带着全家从陕西到北京,住进了阜外甘家口八号乙楼。那时候我刚上初中一年级过年的时候孩子们都爱放二踢脚尤其是男孩子们都爱玩悬的,他在阳台上互相向对方“开炮”!然这种高危的行为一旦被自己家发现了或是被对方家长告状,是挨打的。可是有一家孩子的家长然,他的孩子若受了欺侮,那个辈绝不来家告状,而是亲自动手爱子“报仇”——他随便放一只踢脚,就能准确地把你正要发射那只二踢脚崩掉!你若再想还击下掉头就跑,那你的屁股准得挨一炮!我的裤子被崩开了裆以后我就牢牢地记住了我的“仇人”那个半瞎的、从来不穿袜子的长。那时候我家里没有电视,但邻家有一台出国时带回来的前苏联的电视,所以我们兄弟几个就总他们家去看电视。有一次那台电管的电视无论如何也调不出图像了,一个人说:“去叫吴运铎来”我听了一愣,难道真是那位号“中国保尔”的新四军兵工专家《把一切献给党》的作者,著名模吴运铎?我问了一声父母,他点点头。于是我怀着崇敬的心理着那位学校里少先队多次组织学过的著名英模来修电视。那位英来了以后我立刻目瞪口呆,原来是把我的裤子崩开了裆的那个半的长辈!他的脚后跟长着一层黑乎硬硬的老茧皮,所以他从来不袜子。后来我知道那是旧社会他年赤脚在煤矿里劳作的痕迹。我且把他的儿子称作卓,因为后来与卓同赴黑龙江兵团同一个连队事,我那尴尬事就是因为他。我承认,卓与我不属于同一个层次他是北京101中学的高材生,而我整个小学期间都在陕西的农村瞎晃,所以到了北京,能进入当还没有毕业生的甘家口中学就读恐怕还是因为那校长听说我母亲曾与她一样在北平地下党里混过卓喜欢踢足球,而当时谁家若有只足球,那他家简直阔得要死了我家正好有一只,所以每天放学后,我家楼下就总有一群孩子们喊:“石希生,咱们踢球呀?”些仰头望着我家阳台的孩子群里有卓的身影。后来我去过卓家里次,天呐,那简直不是家居。靠那一排大书柜里摆的不是显示书气的书,而是各式各样的五金工,写字台上甚至还装着一个虎台!这就是卓的父亲的书房,不如它是钳工车间更为贴切。60年代我父亲作为部里司局级的干部,不过住一套三居室,卓的父亲是防科工委高级工程师,比我父亲别高,国家分给他一套四居,可他都给弄成个钳工车间了。文革起,卓的父亲也尊严不复,下放干校种地去了。我父母受到严重击,我在家里没有饭吃,就主动名上黑龙江支边。上农村有什么我从陕西农村来到北京不过才4年,再回农村就是了。当时我并不道卓也报了名,而北京101中学和甘家口中学都位于海淀区,所到了黑龙江省绥滨县绥滨农场以,我发现卓也来了。但我们分配不同的生产队。1969年组建建设兵团,因为战备,团里组建了装值班分队,我和卓都从各自的产队调到了武装分队。从此我们在一起了。那件事是在某一年的节前夕,我们一行十几人结伴同北京。在佳木斯转车时,我自告勇地把卓的两只手提包用围巾勒一起搭在我的肩上。当火车(是出库的空车!)驶入站台,我们涌而上想挤上去抢座位。当时人多,我觉得前后左右都被人挤住根本就动不了,结果谁都上不去。在车门口挤在我旁边的一个人然说:“你先上,先把我的包递去,我再递你的包!”我真糊涂,我把那个人的包递上去后,那说要递我的包的人没了!我心里惊,赶快把那个人的包打开一看不过是两只卷在一起的空麻袋!我丢的那两只提包却正好是卓的部家当——所有的新衣服、钱包半导体收音机等等!后来我想起,当时在我前后左右拼命地挤住让我动弹不得的那些人一定是同个团伙的。我父亲调到四川去了我母亲虽然从干校回到北京,但当时已经没有工资,每月只有十元钱的生活费。尤其是当时即使钱也不行,什么东西都得凭票购,而我家里则因我母亲是以现行革命罪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这东西一律停发!卓什么也没说,此再也没跟我提起过这事。但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穿了好几年他兄姐妹的旧衣服。大学开始招收工兵学员以后,当年在沈阳军区曾到处宣讲吴运铎事迹的团政治处任首先把卓提出来向团里推荐,过考试,卓被选送到长沙工学院弹弹体结构专业学习。卓走了,此再也没对我提过我弄丢他全部当的事。卓退休前担任过国家航部副部长、纪委书记,每逢我们会时,他仍然和我谈笑风生,仍不提当年的事

    花之朱雀2021-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