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一直跟着你什么意思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天龙_百度百科

作者:楼十三
更新:2021-03-03 6:30:22

历史军事热门

  • 从斗罗开始猎杀主角

    最新章节: 你以为呢
    穿越匡山之六:群众春晚的历程简述上回,穿越匡山之五说到:惊动天庭的任务。……陶渊明与李白傍晚时分,在温泉镇东山村附近的庐岳酒店准备吃晚饭,听到有人吟诵:“海阔天空苍穹意,匡山舞台任君裁;言语不离春晚戏,梦圆小康歌舞来。”误以为是花漫,不曾想竟然是店小二。以至于李白无言,陶渊明却自呜得瑟的继续说:“不然,庐山市的群众春晚怎么会这么有名气,就连天庭都惊动了,还委派我等前来录像与摄影。”……正当陶渊明得瑟时,李白竟然哈哈大笑,道:“潜公既然知道为何而来,可是有了完成天庭任务之高招了。”陶渊明听言,情绪暗然,确实无有所措。……俩人一边吃饭,一边商议如何进展前期联络事宜。无意间,再次看见店小二,即刻示意店小二上前来。打听匡山群众春晚一事。店小二一听,哈哈一笑,可乐坏了,说:“你俩可算问对人了。”接着娓娓娓道来:“早些年,社会上慢慢兴起办年会什么的,纯粹是自娱自乐寻开心。庐山市(原星子县)群众文艺春节晚会,之前叫“庐山市网络春晚”,是2020年才更名叫“庐山市群众文艺春节晚会”的。成立庐山市之前,一直叫“星子县网络春晚”。之所以叫“网络春晚”,是因为原星子县当时一个叫落星墩社区的网站发起,与星子斜川户外(网)于2007年正月初四,首次举办的一次自娱自乐的联欢会。兴趣正浓劲头足,网站连续N年不断的于每年正月初四皆举办晚会,旨在广大星友春节回家相聚、交流、叙叙旧、畅谈、联欢。2011年落星墩户外成立,2012年春节初四加入举办春晚,接着落星文学社(现朗诵艺术协会替代加入)成立加入举办春晚,之后匡庐户外加入,秀峰户外成立加入,原摄影爱好者协会(现摄影家协会)或立加入,……至2018年网络春晚时庐山市音乐家舞蹈家协会加入举办春晚,该届春晚由原正月初四改为年前的腊月二十六举办,于2020年春节,历经十四年举办了十四届春节晚会,为活跃庐山市文艺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也为丰富庐山市市民精神文化生活提供了文艺盛安宴。十四年来,联欢会活动经费由AA制,发展到“1314”(我们的爱一生一世)这届,开始成了一票难求的网络春晚,经费主要来源由社会爱心人士及爱心企业的赞助,外加举办方参与者自掏腰包弥补不足。现如今,2021年庐山市群众文艺春节晚会即将于2021年2月7日举办,七夕户外(原七夕骑行)加入为春晚协办团队;至此,是为第十五届群众春晚。这匡山群众春晚一直是民间自发举办的,即将举办15年了,一路艰辛走来,确实不易啊。”……(未完,待续。)

    黑土冒青烟2020-12-07

  • 暴力进化

    最新章节: 北上的大事
    穿越匡山之八:群众春晚作的组委会上回,穿越匡之七说到:群众春晚第一签约单位。……陶渊明与白乘坐东林大佛至县城公车来到庐山市区。在瓦西定制瑜伽庐山馆转悠了两,也打听不到什么春晚相信息,正准备离去。听到人在吟诵:“海阔天空苍意,匡山舞台任君裁;言不离春晚戏,梦圆小康歌来。”俩人立刻来了精神欢喜道:“花漫。”于是俩人朝着响起吟诵诗的地疾步走去。一个熟悉的身出现在眼前:庐岳酒店的小二。店小二也看见了陶明和李白。三人打过招呼随后找一地方坐下交谈起。无形中说到了群众春晚来。店小二如数家珍似的绍起来:“庐山市群众春是民间自发举办的,举办晚的组织机构,近几年来本上有了相对的固定,主单位为尚庐山、庐山市音家舞蹈家协会;联合主办位为庐山市户外运动协会庐山市徒步协会、庐山市山协会、庐山市朗诵艺术会、庐山市长跑协会、庐市摄影家协会。至2021年春晚协办单位有庐山市夕户外、庐小星文化传媒智扬文化传媒,其中七夕外与智扬文化传媒是2021年春晚加入的。2021年春晚艺术协助单位暂时瓦西格定制瑜伽庐山馆…”陶渊明问:“那,他们怎样分工的。”李白补充:“每年春晚,怎样操作。”店小二回道:“每年晚着,他们开筹备会成立晚组委会,下分策划、主、顾问、导演组、策划组宣传组、秘书处、安全保组等。比如:2021年庐山市群众春晚(第十五届组委会:总策划为于先明庐山市音乐家舞蹈家协会席);主任为蚂蚁(尚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顾问为上上签(曾担任五群众春晚总导演)。导演人员有:总导演柳智(庐市音乐家舞蹈家协会党支书记),执行导演袁畅;副总导演周晓燕、于爱清、悟;总导演助理温国荣。责节目的征集、遴选、编、指导,场务、灯光、音布置执行等工作,主持人征集、选拔。策划组人员:组长为阿广(尚庐山视部主管),副组长为小乔成员有:白文、云朵、东、阿凡。负责迎春晚会的体策划,提供创意、创新宣传品的设计等,提升晚的影响力,负责群众春晚招商工作。宣传摄影组人有:组长为踏雪寻梅,尚山网管理员、市朗诵艺术会副会长、市摄影家协会事。副组长为飞飞,成员阿文、小卿、晓丹。负责期、现场、后期的宣传、晚节目宣传材料的收集、摄,负责现场的摄影、摄工作,春晚宣传所用的宣文稿的攥写,本地和外埠体的联系发布。秘书处人有:秘书长为九九牛,庐市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副秘书长为栗子;成员为芒、静静。负责各组的工沟通、协调、督促、对外络工作,通知、会议记录攥写,负责后勤的保障。全保障组人员有:组长为日如秒,庐山市朗诵艺术会会长、庐山市落星文学会长;副组长:杨航,庐市徒步协会会长;伍青云庐山市登山协会会长;鹏,庐山市长跑协会会长;木,庐山市七夕户外负责;余龙华,尚庐山网总版。负责现场的秩序维护、全保障、向相关部门报备全保障材料、和公安、交、城管、电力、医疗等部对接。……(未完,待续)

    XX神2020-12-27

  • 我在日本当boss

    最新章节: 众神的礼物
    松潘草地的格桑花,格桑花,格桑花……头戴格桑花的龙九妹、龙九妹、龙九妹……彭九龙几十年的念想、长征路上的珍贵记忆,实在是难以忘怀、难以忘怀、难以忘怀……赵丽红已离去几个年头,到了2000千禧之年,彭九龙正好八十岁,身体仍然健旺;大半生的习惯,天天下操跑步,现在又按照师父龚友德的指点,学会了太极拳,还买了个酷狗音乐播放器,有序有节的,遂心;有板有眼的,来劲。向小辈们学来微信,手拿华为手机,借着老花镜,天天都能了解国内国际大事,心中格外充实。但是,关于龙九妹的念头,总是挥之不去、挥之不去。他觉得自己实在可笑。当他拼命想压下这个可笑的念头时,思念却百倍的强烈。这个念头憋了他5年,他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在成都,龙九妹丧偶已经4年,她也想了解彭九龙的现状,她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师父去世了,彭九龙从武汉来到来凤,和大家一起虔诚地送了师父一程。丧事完毕,陈玉英请九龙伯伯到他家去一下。到了玉英家,玉英给伯伯沏了龙井茶,拿出一封信,递给伯伯。信里说:玉英:你魏伯伯过世4年了,听你说你赵丽红伯母也离世5年了,我怕你们吃惊,一直不好开口问你们一件事,随着年纪一年年增加,再不问不行了。就是你九龙伯伯现在怎么样,我想与你九龙伯伯见一面,我去湘鄂也行,他来成都也行。如果九龙伯伯到你家来了,你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看看他的态度。……看到这里,彭九龙要了龙九妹的电话号码,双方马上聊了起来。聊了几句,彭九龙拿定主意:“我到成都来,武侯祠、杜甫草堂我想看,成都飞机制造厂我更想看。战火纷飞的年代,虽然我们获得了最后胜利,但是我们老是挨中外敌人的飞机轰炸,我至今还不服气。哈,现在我们自己有飞机了,扬眉吐气呀!”“要看成都飞机制造厂可以,一定不能忘了带上老红军证、天龙县人武部退休证。”“好,好。”“我现在同女儿谈谈,正好是暑假期间,我要他们带着孙子陪伴你来。”“麻烦小辈们,不好吧?”“一来有他们陪伴,我才放心;二来让他们饱饱眼福,也不错嘛,总之,互利双赢,可以吧?”“好,好。”接着,母女通话,计划陪伴旅游团成员:陈玉英、王大千夫妇并带两个孙子;白云中、田自然夫妇并带两个孙子;彭心诚、谌芳琼夫妇,由于1980年右派改正以后,一头跑上海,一头跑贵州,年年出书年年忙,退休离职一个样,所以由玉英同他们商定;彭家龚家方面,由九龙伯伯拿主意。上海方面的信息:彭奎帮助爸爸校完《黔东根据地》一书清样,帮助妈妈校完长篇小说《红二方面军》一书清样,还和爸爸妈妈商量,一定要完成当年爸爸妈妈在鲤鱼滩开始的要把龙九妹写成书的宏愿。于是,决定三人都参加陪伴旅游团。谌芳琼1975年在贵州沿河县淇滩生的小儿子彭淇,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读硕即将毕业,原来彭淇打算毕业论文写扶贫攻坚方面题材,现在看有个大好机会,既见到了老红军奶奶,又可以写革命传统教育方面题材,还可以向爸爸妈妈和哥哥学习,一石三鸟、一举三得,善莫大焉,于是也要赴蓉。洽逢淇滩老朋友陈庆到上海办完一件事以后,来看望他们一家,聊到他们要去成都看大妈,就问陈庆有没有空。陈庆说:“我已经居二线了,但是要打个电话请示领导再说。”陈庆的领导通情达理,知道他和上海作家群是深交,于是批准,玉成其事。于是,上海方面有五人参加陪伴旅游团。彭家龚家方面的信息:彭家和龚家加起来,人丁已超过一个加强连。彭九龙一来不想给龙九妹添麻烦,二来面对这么多人组团,也算得一项大工程,用不着花那么大的心思和精力。于是,化复杂为简单,只是找了婶娘白敏、叔叔龚友旺商量,余不涉及。白敏哮喘病已是多年,还得龚友德、龚远志父子药功好,保她多活了几年,现在是身体差、动不了;龚友旺要护理她。倒是龚远林、龚吉,都想去看看舅母。陪伴旅游团正要启程,不防已经改邪归正的孙子彭清安打来电话问候,并说自己快要结婚了。爷爷彭九龙告诉他,要去成都,还问他去不去。彭清安的女朋友何薇薇就在彭清安旁边:“快答应,快答应,婚期可以推辞。”陪伴旅游团一行十几个人,即日启程,先到武汉,与彭清安、何薇薇会合,翌日从武汉乘飞机抵达成都。龙九妹退休后,一门心思加入了慈善事业,任成都市慈善会副会长。这天,她把客人安顿好后,就去委托慈善会会长拿她和彭九龙的申请以及相关证件,代她到省政府和成都军区办理参观成飞的手续。第二天,上午游武侯祠,下午游杜甫草堂。第三天,游都江堰。第四天,上午游青羊宫,下午游昭觉寺。第五天上午,由玉英、心诚、白云中组织大家休息。因为省政府和成都军区分别请示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办公厅,同意彭九龙、龙九妹两位老红军参观成飞,并由厂长华山和政委兼厂党委书记钟国强陪同;全程执行保密条例,两位老红军都没有带手机和其他禁带的东西。在成飞,华山和钟国强陪同彭九龙、龙九妹参观了厂房、机库,看到了好多好多即将出厂的飞机。彭九龙、龙九妹都看得精神振奋、热血沸腾。成飞热情地款待了两位老红军。席间,亲密无间、倾心长谈。华山:为了执行保密条例,我们基本上没有做什么介绍,希望两位老前辈理解。彭九龙:当了一辈子兵,我懂,我懂!我在这里,看到了我党我军强大的冰山一角,我知足了。龙九妹:从报纸上网络上看到的,和今天看到的一印证,就更加真切、更加亲切,心情也更加激动、更加振奋。一滴水见太阳,一滴水见太阳啊!钟国强:据我观察,你们不是一对老伴吧:冒昧了,不知对不对?彭九龙:对,政委真是火眼金睛。龙九妹:又对,又不对。虽然我们不是家庭夫妻,但是我们从雪山草地起,有了65年的恋爱史、神交史。华山惊诧莫名:此话怎讲?彭九龙:这事怪我!我们在草地情定终生,但是在建国之初,我在湖南天龙县,她在成都,没有联系,音讯不通。护士赵丽红从北京把我护理到湖南,我们相爱、我们结婚了。1953年,她龙九妹到湖南天龙来见我,我无地自容。但是,她原谅了我,还千方百计成全我。越是这样,我越是自责,越是想念她。阴差阳错,长年累月,不是淡忘,而是抱憾。我不想抱憾终身,但是又不敢越雷池一步。华山:雷池,你是指的什么?彭九龙:我们现在已是太公太婆之辈分,再来谈婚论嫁,容易被世俗耻笑,怕后代日子不好过。龙九妹:我是又怕,又不怕,但是不怕的比重大一些。我想,我们是延续、联络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感情。从这点出发,有什么好怕的呢?彭九龙:九妹居于上层时间长,眼界比我看得开些,看得宽些;现在醍醐灌顶,我也看开了。华山:延续、联络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感情,至情至性,高尚、纯洁,不同凡响。钟国强:我赞赏、支持龙部长。彭九龙:部长?你们认识?钟国强: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退休后是成都市慈善会副会长,继续发挥余热,继续为人民服务。彭九龙:既然如此,我也加入慈善事业。我想,九妹既然捅破了窗户纸,我们就来个打明鼓、唱明歌,大张旗鼓,革故鼎新。我和九妹到天龙县举办婚礼,公开告诉来宾,一来我们是延续、联络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感情,一分钱礼物不要;二来我要到成都加入慈善事业,与九妹一起过完以后的岁月。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一片掌声。龙九妹:草地,是我们的第一个起点;成飞,是我们的第二个起点。感谢华厂长,感谢钟书记,感谢成飞!在草地,战胜饥饿,战胜困难,开辟人类最美好的道路。在成飞,没有世俗,没有陈词,只有人类最美好的感情。第五天下午,彭九龙向陪伴旅游团公布了九龙九妹结婚协议,并说明了理由。陪伴旅游团立即炸开了锅,同时把旅游的情趣也暂时冲淡了。白云中:妈妈和九龙叔叔65年的革命感情感天动地,这种革命感情的延续、联络与结合,天经地义,空前绝后。我们一家坚决支持。我提议,农历九月九日重阳节,又是老人节,就是最佳结合日期。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的诗眼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妈妈和九龙叔叔如果这天结合,我们的子子孙孙就都很容易铭记。地点当然是天龙县城。谌芳琼:我们一家附议。九月九日重阳节,九月九日艳阳天。我们都看过妈妈的诗集《朝霞》,如果妈妈愿意,就写一首新版《九九艳阳天》歌词,曲谱用老版的也好,用新版的也好;我的弟弟就是一个音乐家、作曲家,现成的。龙九妹:妈妈愿意写一首新版《九九艳阳天》歌词。孩子们太聪明了,我十二万分的高兴。彭九龙:曲谱用老版的,容易普及,大家拿起歌词就会唱。彭心诚:曲谱用老版的,我和芳琼负责从上海接请一个乐团来助兴。陈庆:到时候,我从贵州沿河拉两车空壳李到天龙县城,让所有宾客都尝尝沿河土特产的美味,满口甜津津。白云中:春种秋收,春华秋实,秋天的果实美味多,我拉两车柑橘脐橙和两车红心猕猴桃来,保证大家男女老少吃了,心中甜如蜜。龚吉:我们在贵州也有亲戚吗?高个子彭心诚对陈庆一指,再伸出两个大拇指:不是亲戚,胜似亲戚。我和芳琼成了右派,到成昆铁路工地吃苦不算,又被遣送到贵州沿河县淇滩公社接受群众专政,比坐牢还痛苦。后来,贫下中农觉得我们不像坏人,对我们就比较温和了。是他陈庆的爸爸高看我们一眼,主动借钱给芳琼治病,举荐我们两个当了土工程师,资助我们钱财,并带着我们到鲤鱼滩到磨刀石到天龙县城看望亲人、探亲访友,他也是土家人,他是你们的好朋友,他是你们的好兄弟。白云中一把抱住陈庆:陈庆,我们的好朋友;陈庆,我们的好兄弟!众:陈庆,我们的好朋友;陈庆,我们的好兄弟!彭九龙:陈天才啊,我的好战友啊,他还在吗?陈庆:父亲已经去世了。彭九龙:好人命不长,我们这次周游,先到贵州,给我的好战友陈天才的坟头再加几撮泥土,再砌几个石头。谌芳琼:紫微河,武陵山,中国土家环型圈;湘鄂川黔一家亲,五湖四海一家欢。众:紫微河,武陵山,中国土家环型圈;湘鄂川黔一家亲,五湖四海一家欢。彭奎:我和爸爸妈妈,都是上海作家群重要成员。到时候,我们一家将会带来几千册图书,赠给天龙县人武部500册,赠给天龙县图书馆500册,赠给天龙县中学1000册,其余的分赠八方嘉宾。众:上海作家群,不凡壮举;上海作家群,不凡壮举!王大千:我给两个班一百名初中学生出个作文题目,就是《两个老红军》,精选50篇献给二位老人。陈玉英:我给两个班一百名高中学生出个英语作文题目,就是《两个老红军从草地走来》,也精选50篇献给二位老人。各路人马各自回去以后,都在忙忙碌碌之中等着九月九日重阳节的到来。彭九龙与彭家、龚家相关各门各户电话联系,除了个别人个别家庭抵制外,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明确表态赞成和支持。于是,在彭心诚一家人的簇拥下,先到沿河,再到天龙。在沿河,彭九龙、龙九妹首先看望了陈天才的遗孀符荷花。在陈庆介绍来人之后,符荷花格外亲切:“哦,你就是湖南天龙彭九龙啊!在天才生前,他多次提到过你。哦,你就是彭心诚的妈妈,83岁啦,还像个50岁人,家宽出少年,家宽出少年哟。重阳那天,我和小儿子陈庆一起来。”谌芳琼:“干妈,你们全家都去吧!”符荷花格外亲切:“好好好,我们全家都去,我们全家都去!”彭九龙、龙九妹给好战友陈天才的坟头加了几撮泥土,砌了几个石头,还栽了两棵笔松。彭九龙、龙九妹:“干妈,你们全家一定要去啊!”彭九龙指着面前的笔松对符荷花母子说:“我的好战友陈天才,就像笔松一样正直。”陈庆当向导,带彭九龙、龙九妹一行游了梵净山,黄果树大瀑布,彭心诚收获了一大包照片。到了湘西,彭九龙、龙九妹一行看了彭九龙的老家天龙县茨岩塘,游了张家界,瞻仰了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等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与贺龙纪念馆。还想去鄂西南游恩施大峡谷,看看重阳节将近,就没有去了,而是回到了天龙县城。彭九龙的二儿子继龙、三儿子继峰都在天龙县城。继龙是县公安局副局长,有一子当洗车镇镇长,有一孙正读高中。继峰是县商贸局副局长,有两个儿子。继峰十年前买断工龄,开了一个铅锌矿,发了财,让小儿子管矿山;后来建了一个飞阁酒楼,继峰与二儿子着力经营,生意兴隆。飞阁酒楼有一个大会议室,能容纳2000多人。彭九龙、龙九妹一行,按照男主角的意见,到三儿子继峰家住下。面对唯一抵制自己黄昏恋的儿子,彭九龙既不绕山绕水,也不直来直去:“继峰,老子带几个常客、两个生客,到贵处借住个三两天,大会议室后天借用一天,一个月前向你预约的,不会变卦吧?”几个常客,其实就是和他溜溜熟的心诚、芳琼兄嫂,这次不见彭奎来,与彭奎仿佛的,可能是他的弟弟;而另一个生客,可能是未来的妈妈,虽已83岁,还像个50岁人,既有风度,又有风韵,父亲剩下的岁月同她渡过,绝对珠联璧合。原来的担心顿时风消云散,继峰一语打破尴尬:“父亲好眼力,孩儿空担心。从现在起,全力以赴配合老爸爸新妈妈。请问心诚兄,这位嬢嬢是不是你的妈妈?”心诚点头:“是的。”继峰立即站起,端起一碗盖碗茶,走到龙九妹面前,弯下腰,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妈妈,请用茶!”孩儿孝顺,妈妈高兴:“继峰好孩子,妈妈感谢你!”全场鼓掌,皆大欢喜。继龙目睹此情此景,立即面向龙九妹:“报告妈妈,侄儿彭奎,已把上海星空乐团请来。”龙九妹:“喜迎嘉宾,接风洗尘!”继龙、继峰忙去了。龚昕从天而降,降到龙九妹面前:“报告大嫂,我是龚友方、白敏的儿子,目前在来凤县林业局工作,因为到马鬃岭巡查林业情况,得知大哥大嫂大喜日子,有幸来一睹风采。”龙九妹:“高材生,高格调,大哥第一个夸奖你,你的故事我可是入耳入心呐!”龚昕:“大哥大嫂过奖了,小弟心中实在有愧。”彭九龙:“你妈妈呢?”龚昕:“她帮着哥哥龚吉打理超市,后天一早来。你们看看,我后面是谁?”彭九龙:“继高,还不快叫妈妈?”龚昕用眼、嘴示意。继高走到龙九妹面前:“报告妈妈,孩儿到来凤调研,有幸与妈妈相见,愿聆听妈妈的教导。”龙九妹:“你已调省委工作了吧?保公仆之心,尽担当之责,两条都能做到就可以了。”重阳节前一天。早晨,龙九妹把新编《九月九日艳阳天》歌词交给彭奎。彭奎很快打印出来,印了几千份,先给上海星空乐团人手一份。大家看到了:(女)九九那个艳阳天英雄的战士呀坐在河边金风吹得那个稻浪翻哪猕猴桃儿香脐橙儿甜山歌那个山歌咿呀呀地唱从雪山草地唱到今天(男)九九那个艳阳天来英雄的战士把战友思念稻熟果香那个情意长老兵惦记着六十年前(合)六十那个五年那个路弯弯好想手拉手呀梦绕魂牵(男)九九那个艳阳天来锦官城的姐姐红叶惠书传这一去翻山又过岭这一来世纪情缘紧相连忆过去枪如林弹如雨看现在小康路上两相见(合)九九那个艳阳天来草地上的花儿香满武陵山手拉手一去千万里心连心十年八载月儿圆只要你不把初心忘哪永葆那长征精神呀万万年彭九龙把《九月九日艳阳天》拿在手里、贴在心上,甚是受益受用,爱不释手,把玩不止,字字品味,趣乐万般。上海星空乐团根据《九月九日艳阳天》歌词的主题和氛围,经过大半天的演练,把个《九九艳阳天》的和谐欢快曲调演奏得深沉厚重、别具一格。此时,下了一阵秋雨。重阳节到了,清晨又是一阵秋雨。很多人早早就来了,但是天公不作美,大家都很失望:如果在洒满阳光的飞阁广场一睹两位老红军特别是龙九妹的风采、见证世纪情缘的历史时刻,该是多么完美!主持人彭继峰一点不着急:今天的气象预报,阵雨转晴。大会议室里,人们领到了彭奎发放的图书,有的看书,有的聊天,有的吃空壳李、猕猴桃、柑橘、脐橙,还有本地的魔芋干、精粉、油粑粑等等。大家不约而同的等待太阳出来。终于,雨停风请,云开日出。彭继峰一声令下:布置会场。在彭继龙和飞阁酒楼的保安指挥下,人们有序地从大会议室移到飞阁广场。又有好多好多人从四面八方来到了这里。会场很快布置好,两位老红军上了婚礼台。龙九妹洁白的婚纱、满脸的庄重和喜气,吸引了所有的目光。谁也不信,她怎么会是83岁高龄!县委县政府和各部门送来了五彩缤纷的鲜花,鲜花簇拥着婚礼台。主持人宣布婚典开始。根据两位老红军的意愿,不放鞭炮,不放土铳,只接受亲人和来宾的祝福。主持人先后请县委书记、县长讲话,两位领导都说,他们来,是想聆听老红军之教导的。主持人宣布向两位老红军祝福开始。首先,是子侄辈的祝福:“爸爸、妈妈﹙伯父、伯母﹚,祝你们晚年幸福、晚霞灿烂!”接着,是孙辈的祝福:“祖父、祖母,祝你们晚年快乐、余热发光!”再接着,是曾孙辈的祝福:“太公、太婆,祝你们百年长寿、百年好合!”最后,县委书记带领大家向两位老红军致敬:“两位老红军,两位老英雄,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我们一定要继承长征精神和红军的彻底革命精神并发扬光大,把天龙县建设得好上加好,随时接受你们的检阅!”主持人:“有请爸爸致辞!”彭九龙英雄气概、直抒胸臆:“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我们打天下、坐天下,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才有我们今天的世纪情缘。65年前,我在草地给龙九妹戴过格桑花;今天,我与龙九妹实现了65年的夙愿。我与龙九妹的剩余岁月,将在成都渡过;我们在成都,还将共同参与慈善事业,再发一份光,再发一份热。”全场鼓掌。龙九妹金玉之声,高雅绝伦:“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东方红,东方亮,中国有了共产党。漫漫长征路,红军不怕远征难;抗日打老蒋,天翻地覆慨而慷。卫星上天,红旗飘扬,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幸福来之不易,初心牢记不忘。65年前,我们爬雪山过草地,是彭九龙救了我的命;今天,在灿烂的阳光下,在天龙县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我和彭九龙今天延续、联络与结合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感情,从此成为一对革命伴侣,必将始终相依为命。”全场热烈鼓掌。婚典活动走向高潮。主持人:“请大家把《九月九日艳阳天》拿在手上,这首歌词是我妈妈写的,经过天龙县委宣传部批准了的。我妈妈退休前担任过省文化厅厅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出过诗集《朝霞》。现在大家随着上海星空乐团的演奏,齐唱这首歌。有请乐团演奏开始。”乐团指挥举手,领唱:九九那个艳阳——预备,起!乐团演奏,大家齐唱:九九那个艳阳天英雄的战士呀坐在河边金风吹得那个稻浪翻哪猕猴桃儿香脐橙儿甜山歌那个山歌咿呀呀地唱从雪山草地唱到今天……解放军报社副总编龚远林带了几个人,把彭九龙、龙九妹的九九艳阳天全程拍了视频、写了报道,忙得不亦乐乎。下午,彭九龙、龙九妹换上便装,小车把他们从天龙送到铜仁,飞机把他们送到成都。成都慈善会长通知了龙九妹的朋友,都来吃彭九龙、龙九妹的喜糖。半夜了,彭九龙、龙九妹坐在锦江边的楼台上,赏月、看霜。龙九妹兴之所致,吟诵毛主席的诗词《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龙九妹给彭九龙做了详细讲解,又联系历史和今日一天的活动有感而发,对彭九龙触动很大:“我以后多向你学点文化,生活更加有意思。”“不要多,一天多少学一点就行了,你是我的大熊猫,我要好好保护你哦!”“你是我的小苹果,天天含在嘴里头。”“其实,我也觉得自己的文化不够用。明天,我们一起报名,读老年大学吧!”“与慈善事业冲突不?”“没有冲突。”“好,有了你,就有了最好的晚年生活!”在来凤,送走了两位老红军后,龚昕决定与云中哥再谈一次官运国运问题。龚昕:云中哥,我想听听你对两位老红军九九艳阳天的感想。白云中:深有感触。我们的父兄都是革命前辈,我们都是红二代。红二代有红二代的荣光,红二代更有红二代的重任。我为大妈最早参加革命而无限敬佩,也为两位老红军至死不渝的革命爱情而顶礼膜拜。表弟,你呢?龚昕:你我兄弟都幸运地得到了一生无憾的真爱,算是接了革命前辈无产阶级爱情观的班。你和自然嫂嫂已走出了人生的低谷,我和梅花要走的弯路还很长。白云中:不要急,你们夫妻俩已经一步步进入县委书记公正、光明的视线,或许你人生的拐点即将出现,到时候我一定要前来庆贺。龚昕:但愿如此。喜从天降,傅梅花进入了二人的视线。白云中:花儿开放,秋光变春光。晚霞金针,刺破寒霜。龚昕:拀贺云中哥,佳作,佳作!傅梅花:不要瞎吵,花儿谢得早。白云中:越是谦恭,越是姣好。﹙有顷﹚梅花,为何此时才得见你?傅梅花:我来迟了,只能先敬老红军,再来找你们。龚昕:喜得并蒂,自然多嬉戏。头上高山,峰峰壮丽。白云中:明线暗线,珠联璧合。龚昕:天然芙蓉,不事雕琢。傅梅花:壮志当酒,慨然高歌。白云中:无上荣光,无限欢乐。龚昕:两位老红军,山河生辉。白云中:重九登高,共瞻丰碑。傅梅花:长征接力,再度长征;龚昕:继往开来,长征万岁。白云中:乌蒙磅礴,五岭逶迤;傅梅花:起在于都,壮在遵义。龚昕:最高境界,雪山草地。白云中:会宁会师,三军开颜。傅梅花:红日高照,共克时艰。龚昕:心口如一,薪火相传。白云中:千回百折,奋勇向前。傅梅花:斗争胜利,没有止境,众:人间正道,沧海桑田。聊天连句火热之时,龚远林带了解放军报社几个人前来会合。龚昕、傅梅花把一干人等带到家中,把个妈妈白敏高兴得热泪盈眶。白敏给报社几个人介绍了自己一家人和外甥白云中,龚远林介绍了解放军报社几个人。龚远林、龚吉、龚昕这三个同母异父的三兄弟有生以来第一次相会,也是他们三兄弟在一起与白云中第一次相会,而且来了解放军报社的珍贵客人,村里好多人也来了,热热闹闹、熙熙而乐,闹了个通宵达旦。

    尾英骐2021-02-15

  • 七绝剑

    最新章节: 这才是六子
    穿越匡山之二:巧装备且说2020年11月23日上午11时,一篇《匡山春晚任君来》中说到“诗仙李白,不日晨从太白宫出来,庭信步的于太空悠;不紧不慢的朝着霄宝殿方向而去。灵霄宝殿前,忽然不丁的被陶渊明拽灵霄宝殿旁的一个落,拿出录像机和影机显摆。诗仙看看陶渊明手上的录机和摄影机,说:你要改行当摄影师去把春晚录下来!……陶渊明却笑了说:“诗仙说哪里话!我岂会改行当影师?这是借来的玩一玩就要还给别。”李白疑惑道:那,你这是要……陶渊明凑近李白耳,不知说了些什么随即俩人哈哈大笑朝着灵霄宝殿走去……灵霄宝殿内,皇大帝面朝宝殿大,高高的端坐在宝上,文武仙臣分立旁,面朝宝座上的皇大帝,齐身弯腰拜。玉皇大帝满意笑了笑:“众仙家卿,有事启奏,无退朝。众文武仙臣各抒己见,奏起诸,玉皇大帝一一准。”陶渊明有意无的对身边的太上老说:“老君,你看诗仙怎么了,神神叨的。”太上老君真看向李白,道:喂!我说李白,你叨唠什么呢,神秘兮的。”李白好像然醒悟,笑着:“念一首诗,一首花的诗。”太上老君:“哦!诗仙在念花漫的诗?那念出大家听听。”李白道:“不可,不可。”陶渊明轻轻碰碰太上老君,偷偷用手指了指玉皇大,又指了指李白,上老君会意的笑了,大声说道:“玉,臣闻诗仙李白得佳作,可否让诗仙宝殿之上吟诵,让仙家分享片刻。”皇大帝看了看李白说道:“诗仙快快佳作诵与朕听。”白偷偷的冲陶渊明个鬼脸,双手向着皇大帝一揖,道:臣遵旨!”随口念:“海阔天空苍穹,匡山舞台任君裁言语不离春晚戏,圆小康歌舞来。”渊明立即向玉皇大奏道:“诗仙此诗好,理应奖赏。”上老君等文武众仙合道:“请玉皇大奖赏诗仙。”玉帝了看陶渊明,又看看李白,再看了看武众仙,自语道:奖赏是要奖赏,那赏什么好呢?”陶明借机启奏,道:刚才诗仙诗中有什匡山舞台、什么春歌舞,何不奖励摄或录像之类的设备一来让诗仙去录下山春晚,让众仙分,二来让诗仙去匡省亲。”李白迅速:“不可,不可。才微臣吟诵的是花的诗,与我无干。玉帝正在沉吟:“,嗯…嗯……”太老君立即启奏,道“如此甚好,玉皇明!”众文武众仙声道:“玉帝圣明”玉帝微微一笑,口道:“诗仙李白旨,朕亲口运:赏仙李白,录像等摄器材,不日去匡山亲,将匡山春晚录带回天庭,供朕与仙家分享。钦此!李白火速回应:“白领旨,谢玉帝天!”……(未完,续!

    挑灯夜奔2020-12-03

  • 武王伐纣之人皇再起

    最新章节: 第六百八十五节好心陷害
    网剧《夕阳和晚霞的恋歌》简介作者:神秘老太(李新民)电话:0431-84953916手机:15604490309QQ:704345019微信:smlt380318【内容简介】一对老人在火车上相遇,后来发现是在一个小区居住,常常碰面,两人由相遇、相识、相知,到相爱、由相恋到结合。然而却受到子女和家属的干扰和破坏,结果酿成一场悲剧。【人物】华山:网名“夕阳”,64岁,某大学中文系教授,退休后,从事网络写作。聪明睿智、博学多才、淳朴善良、乐于助人、重感情。和自己相濡以沫的老伴去世后,一直笔耕不辍,是网络多产作家。喜欢音乐,写作时总得有音乐陪伴。冷杰:网名“晚霞”,57岁,市群众艺术馆文艺部主任,退休后在老年大学教古筝、琵琶。风韵犹存、气质高雅,多才多艺、性格开朗,把自己的智慧、才华、技艺完全奉献给艺术教学工作,兢兢业业忘我工作。对爱情固执己见,不相信有真爱。被丈夫抛弃后,三十年一直过着独居生活。酷爱文学,业余时间除练琴外,喜欢在网上看小说。华丽丽:华山女儿。45岁,商店售货员。刁钻刻薄、贪得无厌、自私拜金。在父亲再婚问题上,用尽心机,极力破坏,是使老父致残致死的罪魁祸首。华林:华山的妹妹,54岁,职员。性格古怪、思想偏激,主观臆断,胡搅蛮缠、高傲自大。极力反对哥哥再婚,支持侄女华丽丽和冷杰斗到底。华海:华山弟弟,60岁。商人,狡猾阴损、目中无人,极力反对哥哥再婚,是华丽丽的幕后军师。华瑞:华山的大妹妹,医生,比较正直,支持哥哥再婚。华锦光:华山儿子,43岁,医生。正直无私、支持父亲再婚。董娜:40岁。医生,华锦光妻子,温柔善良,甚解人意。【地点】东北某大城市【目录】一、火车相遇二、小区相识三、网上相知四、饭店相见五、旅游相恋六、婚后相爱七、棒打鸳鸯八、峰回路转九、化蝶远飞【市场分析】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突出反映黄昏恋和亲情之间的冲突,儿女对黄昏恋的不理解和破坏是这部剧的焦点,也是社会的焦点。它非常鲜明的把这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揭示出来。这对老人黄昏恋的悲剧为人们敲起了警钟,所以它的社会意义、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都非常深刻。一定能够顺利地通过审查关。有社会责任感的影视工作者一定会对它感兴趣的。二、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一个又一个的巧合,有强烈的吸引力。男女老少通吃,会受到各个年龄段人的追捧。三、人物少,场景集中,小成本大制作,投资小,拍摄快,收获大。四、这是一部颇受离异、丧偶独居老年人欢迎的电视剧,它非常真实地反映了老年人追求幸福生活的渴望和对来自社会、家庭、亲人不理解、阻挠、破坏的无奈。【故事梗概】相遇——相识网络作家华山和弹拨乐演奏家冷杰在火车上相遇。一路之上,华山帮助冷杰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半年以后,才知道两人生活在同一个小区。原来华山是冷杰崇拜的网络作家,冷杰又是华山喜欢的古筝演奏家,可是二人只是网友,却不知彼此原来是熟人。相敬——相知两人相约见面之后,才知道彼此崇拜的偶像是老熟人。在酒店相约,两人畅谈了自己的家庭、经历和不幸遭遇。原来华山挚爱的妻子,在特殊年代遭遇冤案,身体非常不好,已经去世多年。可是他非常怀念已故妻子。冷杰被花心丈夫抛弃,所以她对爱情、婚姻持有偏见。在爱情观上俩人分歧很大。相爱华山和冷杰互为粉丝,又是近邻,接触逐渐多起来,成为“铁哥们儿”。华山动员冷杰和他参加老年旅游团,到四川旅游。冷杰因为高山反应而病倒。旅游组织者误认为他俩是一家的,为了照顾冷杰方便,便把他俩调到一个客房。华山对冷杰照顾得无微不至,两人更加了解,感情加深。回来后,两人关系逐渐升温,开始恋爱。爱情受阻旅游归来的华山和冷杰成了热恋的情侣,就在他们沉浸在爱河的时候,华山的女儿华丽丽认定冷杰是看中了父亲的财产,想要霸占家中的财物,图谋不轨。华丽丽看到自己无法改变父亲想娶冷杰的决定,她偷走户口本,企图阻止父亲和冷杰结婚。华山补办了一个户口本,名正言顺地和冷杰走进了婚姻生活。他们两个恩爱有加,重新点燃起爱的火焰。可是华丽丽绞尽脑汁要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手来破坏父亲幸福的黄昏恋。花样翻新棒打鸳鸯华丽丽勾结姑姑华林、叔叔华海,他们用电话密谋,商量对策,企图赶走冷杰。他们趁着给华山过大寿的机会,把家里的亲人都召集过来了。冷杰盛情款待来自各方的家人。在华山过生日宴会上。华山的女儿、妹妹、弟弟却对冷杰旁敲侧击,指桑骂槐。冷杰为了华山过一个开心的生日,故意躲避着。他们要把冷杰赶出家门,华林讽刺挖苦冷杰没文化,粗俗。是绣花枕头——外美内空。华海用最犀利的言语说他家是书香门第,不允许没文化的人挤进来。华林在生日宴会上的致辞让人匪夷所思,她竟然在致辞里说,让大家为死去大嫂干杯。华丽丽趁机哭着悼念老妈,弟弟攻击大哥要对得起大嫂,冷杰见到这群起而攻之的阵势,知道他们都是为她而来的,她只得中途退席离开。华山经受不起这些人的胡闹,病倒了。这场预谋好的鸿门宴,气走了冷杰,气得华山重病住院。他用绝食和拒绝治疗来逼迫华丽丽找回了冷杰。冷杰心疼华山,她于心不忍,又回到了华山的身边。华山和冷杰更加珍惜这次失而复得挚爱。他们比以前更加恩爱,他们珍惜剩下的时光。华丽丽真实面目,是在打父亲房子的鬼主意。华丽丽阻挠父亲再婚的阴谋诡计没有得逞,她两面三刀,巧用谎言骗得了老父的房子——她说儿子国庆节带未婚妻回来结婚,借住老爸房子。善良的老教授信以为真,自己搬到冷杰家,而且拿出攒了一辈子的钱,买高档家具、装修房子。华山无意中听到华丽丽和老公说话,爆出了事情的真相,她只是为了一步步侵占老爸的房子。华山一气之下又犯了病,住进医院。华山病情没有好转,不再会说话了,只能用平板电脑,费力地打字和妻子交流。他把华丽丽抢房真相告诉妻子。冷杰压抑不住满腔怒火,给华丽丽打电话,告诉她她爸爸再次犯病的原因。华丽丽不仅没有丝毫愧疚,而且带着丈夫前来兴师问罪、大吵大闹、把冷杰家一顿打砸。对冷杰骂不绝口。华山因为不会说话,眼睁睁地看到女儿、女婿胡作乱闹。两个疯子扬长而去,华山再次被120送进医院。化蝶双飞华山病危,冷杰伤心欲绝。华山坚持回家,在回光返照时要求听冷杰的古筝曲《化蝶》。华山在悠扬的琴声中生命走到尽头冷杰悲伤过度,化蝶追随华山而去,他们成了现代版的梁祝……。

    左角龙2021-02-20

  • 我真没想做渣男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时间秘法
    “车辆出站,请您扶稳坐好文明礼让请您主动为老幼病孕的乘客让座,下一站刘·····”张正龙按动气门喊着:“往里走了往里走······您别靠门啊,里上一步了······”55缓缓出了朱村站。“乘客们,刘府到了,请您准备好车,请您先下后上····”“嗨哎,早上好!”于波笑笑和张正龙打了声招呼张正龙歪头一笑说:“早啊”于军波倒也不客气就势坐了离他最近的作为,张正龙着方向盘说:“怎么样?上还行吧?”于军波略显无奈说:“还行吧,刚开始,公里人事关系还不清楚。”张龙盯着前边车流说:“都这,慢慢来,没有一半年不好顺呢。”于军波摆弄着自己小包说:“还不如你开车呢好歹车不会那么麻烦····”张正龙干咳了一下说“哼······嗯····行了,你天天在公交车看着就知道了。”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呻吟着说:“哟······师傅····快停下······我车······”张正龙无的耸耸肩说:“你看来事了。”张正龙说着在红绿灯前了下来,从储物盒里摸出晕药,取出一个一次性纸杯倒些水,来到那乘客近前说:您先喝点水,我这有晕车药前边就到天街医院了,我开点送您去医院。”那中年男扶扶眼镜,满脸憔悴的的说“真是不好意思谢谢您····”张正龙递过水杯说“您不用客气。”说着把窗开了一道小缝,那乘客似乎了许多。这时候旁边坐着的个女孩不满的说:“我这边冷了!”很不高兴的窗子关回去,那中年乘客并不想争什么,直到天街医院一站便了车,下车时候还不住的对正龙道谢。车门一开上来的个六十岁的老头,高个子、方大脸,眼睛很有神的打量里的座位,厚厚嘴唇下留着疏的胡须。直接便坐在了女旁边的座位上,顺势把女孩包往里推了推。“哎,我这位有人的。”女孩不太有好说了一句,哪知道老头可不刚才中年人好态度,“有人你一个年轻人怎么不学好?占座到蛮快的,不知道给老人让座吗?!”“哟····你这么大岁数说话也不过脑子!我也是花钱买票的凭什么让座?您老不是很结吗?您有素质,上钓鱼岛抗去啊!”女孩说完呼呼直喘老头忽的一下站起来抬手就一记耳光,而后骂着:“呸现在这孩子真是不学好!我你爸妈教育教育!”女孩似吃过这样地亏,一捂脸抬起脚把老头蹬到了座位下,车顿时乱做一团,张正龙和乘们赶紧拉住两人,他胳膊还拧了几下,有人趁机报了警直到警察把一老一少带走,这才松一口气。一扭头看见军波脸色发白,大概被刚才情形吓坏了吧,好一会儿她过神来,“怎么样?这回你知道开车没那么轻松了吧。于军波点点头说:“哎,现这人都这样啊?”张正龙无的说:“没有办法咯,碰见似事情我们已经习惯了。”里平静了,但依然走的很慢因为车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辆辆车,有奔驰、有奥迪、捷达、当然每一辆都是锃光亮,此刻正缓缓经过路口。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哈哈冯小,真是性情中人啊哈哈····来敬你一杯!”这位哥很爽快的给冯培培满了一白兰地,自己也倒上了一杯“大哥,你真是海量,小妹在不行了,认输了认输了。自从那天夜里剐蹭之后,冯培便认识了这个人,没想到见了希乐的表哥,可在宋晓来看这人有些违章,三两句就敢和人家喝酒跳舞,不免些担忧,开始培培总说:“姐,没事的,这些人就这样”见冯培培满不在乎,宋晓干脆就不再说了,毕竟培培里都去不也好端端的吗?自干嘛非要做个大灯呢。今天乐培培在美娜迪厅再次见了。吴占军让希乐把培培支到舞池,然后拉着希乐进了卫间。“小乐,哥教你办的事么样了?”吴占军把一只精雪茄递给希乐,希乐低声说“哥,我跟人家说了,二哥承认车祸了,别的什么也没。”吴占军皱着眉问:“姓的能给你二哥减几年不?”乐说:“现在恐怕不行,死家属来头不小,起码现在不。”“嗯,好,小乐,有空去看看你姑,再有你二嫂那娘们,变着法的琢磨从我这钱,妈的,你有空盯着她点是不是真缺钱。”希乐点点,这时候,女厕门一开了。郑宝瑞!出列!”看守所的警朝里边喊了一声,“啊到”郑宝瑞赶紧站在了铁门前,“收拾东西。”民警说着当一声开了铁门,郑宝瑞走出来,当然他也实在没什么西可以收拾,便直接出来了铁门里的人刚想看看,马上民警一声喊吓了回去,“看么呀!?回去!”然后咣当下把铁门关闭按上密码。来办公室民警拿出一张表格说“签个字你就可以走了。”宝瑞在表格上签了字,民警着他把原来的衣服找了出来:“换上衣服你可以走了。等郑宝瑞走出看守所的时候正是中午,刺眼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忽然一个稚嫩的音传了过来:“爸爸····爸爸!”郑宝瑞回过头发现儿子正向他跑过来,郑瑞蹲下抱住儿子亲了几下,乖儿子,这几天没饿着吧?儿子摇摇头说:“小姐姐可了,带着我肯德基麦当劳都过。”郑宝瑞这才发现儿子后站着的女警察,郑宝瑞感的说:“谢谢你。”女警察:“你的事情我和所里说了现在已经和社保局沟通了,找不到老板,社保会向法院起诉讼的。”郑宝瑞站起来:“谢谢照顾我儿子,我这找个活计,多少钱我还你就了。”女警察说:“不用了我联系了街道环卫,你去街报个名就可以了,以后有难说,不要再做这种事啊。”宝瑞使劲儿的点点头说:“会了,再也不会了····”来天街殡仪馆的人基本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天街卫局副局林达,天街教委会主陈娟,交通局西区大队长陈,天街司法所所长王俊,建天街分行行长田菊影等等,念的人从齐炳云家一直到殡馆。“齐院长,节哀。”齐云有些木纳的回应着,齐成不住的向来客鞠躬还礼,“鞠躬”在场的人纷纷低头默,悼词是陈娟念的,当然无就是于珍在当老师的时候如勤恳工作之类,最后也就是以沉痛哀悼。下午两点,葬进行最后一项:送葬。齐炳被李玉梅和吴克静搀扶着跟灵柩,“珍珍······呜·····”齐老爷子忽顿足捶胸大哭不止。马路边就为了不少人,纷纷探头缩的看着这支有些壮观的送葬伍。人群还没散去,这边车又出事了,公交车上下来的个女人被人撞了

    苏离2021-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