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将军女主是花魁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剑三大唐军魂成就

作者:凡夫叔子
更新:2021-02-26 15:07:28

历史军事热门

  • 剑曜九霄顶点小说

    最新章节: 拜师学艺
    印象中,我还没出生,玉兰树就长在那里。它的粗壮与繁茂一直是全家人的骄傲。  每年一到夏天,那满树的象牙白吐露芬芳,让十里八乡的空气异常清朗。我的外公是个前清的秀才。每到这个时候就会主动搬到我家里来小住一段时间,名为看望自己的女儿、外孙,实则享受玉兰树下神清气爽的惬意时光。小的时候,我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趴在外公的腿上,扯着他的两只耳朵,听他摇晃着脑袋念“床前明月光”、“帘外雨潺潺”或“罗衾不耐五更寒”。  我的母亲是个大家闺秀,很喜欢把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在干净的院子里,我还有一只从小玩到大的白狗,它的毛干净洁白,毛绒绒的样子很象银白的雪球。它很通人性,每当我和外公做猜字游戏的时候,它会静静地坐在一旁,眼睛不眨地看着我们的表情,并且能够为我过关快乐,为我受挫伤感。我外公说,这是一只神犬,投胎到了凡间,能与它作伴,是我们一家人的幸运。  我小的时候,曾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名航海家,象哥伦布,乘坐自己的帆船云游大海。可一直到自己上了大学,却从来没有机会看到过大海。我只能把这个梦一直藏在心里。放假的时候,用更多的时间打量院子里的这棵玉兰树。  玉兰树高大茂密,我家的院子显然已经无法容下它巨大的身型。它的舒展让我父亲做了一件令我们大家都非常佩服的事情——拆掉自家的院墙,让玉兰的枝丫充分伸展,哪怕是冒着盗贼闯进庭院的风险。后来事实证明,除了来我家消暑纳凉的村民越来越多,来找我父母聊天的邻居越来越多之外,我家从未丢失过任何值钱的东西,包括我经常拉在院子里的纸笔。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喜欢这棵长在院子里的玉兰,也没有想过自己喜不喜欢玉兰花的芳香。但当一种淡雅的气息从春天开始,一直到秋天持续不断地弥漫在我的四周时,我还是感到莫名的快慰,觉得生活有如此清新、淡雅的氛围相陪伴,应该就是人生的一种幸福。  玉兰树已三丈多高,她的挺拔、俊俏并不让人觉得她年事已高。她一身青绿,裹藏洁身自好的光辉;她荣光焕发,凝聚从容不迫的大气。她的花洁白素雅,不象雪莲,却有着雪莲一样的冰清玉洁与高贵;不象荷花,却与荷花一样固守着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无论是在阳光下,还是在风雨中,花儿总是那么自然地舒张,朴实中透着华贵,恬淡中绣着温和,很容易让人想起燕子低飞,想起桃红满地,想起那些年我们一起坐看西湖烟霞,静候镜泊明月。  我知道,玉兰花只是在自然地开放;我也知道,世间万物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但在我心里,玉兰花却给了我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

    饮酒吗2021-02-03

  • 从甩了扶弟魔到绝世人皇

    最新章节: 意想不到的收获
    妈妈,不老是这样我,你对的爱太多多,让我法承受。是否知道爱多了也一种包袱背在身上来越重,我不堪重。爱太多,也是一煎熬,使苦不堪言痛彻心腑你给我的爱,虽然暖,但是觉得很冷;你给我呵护,虽很甜,但我觉得很很苦。你我的快乐成了我的愁,你给的幸福变了我的痛。  妈,不要用的爱夺走的理想,趣,追求夺走我天烂漫的自。不要用的设计模把我的人雕塑。不把你的快作为我的乐,把我追求作为的追求,我锁在你造的牢囚  妈妈不要老是我不放心总是牵着的手。我觉得你的是一根绳,牢牢地我的手脚住。  妈,不要我太奢求不要望子龙。我本一棵小草你给我多阳光,雨,我也长成参天大。我觉得成为一棵草,也能得滋润,出一脸幸。  妈,请你给自由。我那片属于的天空,要走自己路,我要自己的双描绘我人的蓝图。 妈妈,是一棵小,水浇多也能把我死,肥上了也能把干枯。 爱过头了是祸不是。

    叶安心慕北霆2020-12-25

  • 铁血荣光

    最新章节: 真的睡了!
    《七律-竹林》图文/孙庆酡颜白发染霞晖,野老蹒跚带醉归。和煦清风梳紫陌,朦胧淡月笼青矶。花丛过处香盈袖,草径行来露湿衣。小曲轻哼不成调,竹林幽寂鸟惊飞。

    哈士奇sir2020-12-09

  • 重生之抗战岁月唐秋离

    最新章节: :你是怎么出来的?/
    初开情窦时听说,婚姻灵与肉的结,是最罗曼的纱虹编织,人生孤廖的脱。因此,便渴望着美妙婚纱,向往披着粉幔的礼,梦寐着情画意的婚,幻像着独公主的快乐当情窦茂盛时候,才明婚姻不仅是要在生理上更需要在心中,婚姻是结美满生活城堡而非建葬埋情爱的墓,是找到自己的和自所爱的就是福,即便不爱自己的或是自己所爱,能相互理也属圆满。到情窦果熟才觉的婚姻人有种很累感觉,有种辛的感觉,种苦闷的感。幻想后的姻就像蒲公的种子,看任空自由,是无奈于风希翼的一生淡,结果被现实中环境的序、情感的融、生活的苦所累。情靡缩时,悔因燥热的冲,因虚荣的补,因道德悖逆所形成婚姻,这种姻没有也不有承受挫折善待宽容、谐心理适应能力。其实婚姻只是一生活的延续进入非幸福堂

    蒙面加菲猫2021-01-14

  • 继续阅读三国之蜀汉我做主

    最新章节: 九大之二
    在我的印象当中,蚕豆和豌豆仿佛一对同胞兄妹,一起播种,一起开花,一起成长……蚕豆花就像一簇簇丹凤眼,在万绿丛中翩翩起舞,豌豆花像一张张罗扇轻摇的美人脸,一笑一颦总是那么诱人。蚕豆苗比豌豆苗强壮许多,而豌豆苗似乎要娇气得多,记忆中总要插根杆子支撑,但果实一旦成熟以后就变得无比坚硬。关汉卿说过:“我是一个蒸不烂,煮不热,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豌豆就是看着毫不起眼却如此神奇。小时候,我和妹妹最喜欢看蚕豆花和豌豆花了,我比较喜欢蚕豆花,而妹妹却偏爱豌豆花更多一点。妹妹喜欢豌豆花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妈妈会适时炒上一碗嫩绿的豌豆尖,清爽可口,可以说是天底下最美味的蔬肴。一碗豌豆尖,我和妹妹抢着吃,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刚端上桌就夹了个底朝天儿。  我比妹妹大了足足五岁,我性子喜静,妹妹性格好动。我爱宅在家中,沉浸在一本本武侠抗日小说中,妹妹天天在外面疯野,也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看得见她的人影。不知道怎么回事,妹妹总能弄来一些这样那样好吃的东西回来,妹妹从不吃独食,当然少不了要“多吃多占”一丁点的。因为爸爸怕我读书分心,不让我看小说,所以我老爱关着门看小说,跟做贼似的。妹妹会轻轻地推门进来,神神秘秘地拿出一些吃食,塞到我手中。妹妹下巴长了一颗痣,比毛主席的痣长的位置还偏下一点,自打有一位看八字的老先生说,这是一颗吃痣,以后躺着也有吃,不曾想妹妹竟然信以为真了。从此以后,这颗吃痣成了她的护身符,只要有人调笑她“好吃”(注:嘴馋),她就会理直气壮地回答:“谁让我长了一颗吃痣呢?”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连糖果饼干都是稀罕物事,更别提有什么苹果香蕉了。这时候能有土里田里种的,山上树上长的,让我们偶尔过过嘴瘾,就心满意足了。蚕豆豌豆在农村就是很“贱”的东西,反正是自家种的,不用花钱,算得上我们解馋的最佳食品了。当蚕豆荚和豌豆荚变得饱满壮实的时候,就该我和妹妹粉墨登场了,似乎妹妹这个“资深小吃货”,鼻子总会比我早早闻到香味儿。大人会赶在蚕豆豌豆初上市以前,带我们去地里摘下一些青青的豆荚回来,弄给我们解馋,这在我们当地叫“尝青”。我和妹妹帮着大人,专拣圆圆滚滚的豆荚采摘,回到家里,再把豆荚掰开,取出一颗颗碧绿诱人的果实。豌豆常常会拿来汆汤,放点瘦肉,再打个鸡蛋花,上面漂点猪油,少放点盐,光是这碗香气四溢的肉汤,就让我们口水直流了。有时妈妈会把豌豆蚕豆掺和进米饭中,当“豆饭”吃,香得很哩!纵使没有下饭菜,也能吃下一大碗。蚕豆个儿大,吃法便多了去了。我和妹妹可是变着花样吃,现在想起来还得佩服我们的“发明”。顺来几个蚕豆荚,为什么说顺?因为大人不让我们多吃的,等成熟晒干以后,过小年炒熟,是要当“换茶”(注:副食)装盘招待客人的。野外随便找个地儿,用一层薄薄的土盖住蚕豆荚,上面生一堆火,最好用干松针枯茅草,能很快燃烧,只余下灰烬。估摸着熟了,就把火熄了,把灰烬扫到一边,刮开薄土,老远就闻到蚕豆的香气了。轻轻剥开烧黑的豆荚,取出里面的豆儿,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烫得你直跺脚,不断哈出热气,可是我们吃得就是这个热乎劲儿。不过瘾的话,再往灰烬中放一些蚕豆荚,最好剥掉外面的豆荚,煨上个几分钟,就可以吃了,拍拍上面的灰,直接就下了肚子。倘若嫌沾上了灰尘不干净,我们会找来一块破瓦碎碗片,找两个砖头砌个简易的土灶,把瓦片架在灶上,放上剥好的蚕豆豌豆,用根树枝翻炒,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这算是比较文雅的吃法了。我们从用来洗碗的竹签帚上,拗下一根竹签子,把蚕豆串起来,放在火上煨,煨熟了就当羊肉串吃,这个吃法最带劲了!当然,要是在家里,我们通常是直接放在煤火炉子上煨的,或者直接放在饭上蒸,不过我觉得还是在野外的吃法才真叫爽。至于过年炒熟的干蚕豆豌豆,也不失我们过嘴瘾的美食,不过可要生一副好牙口才行。捧一把扔进嘴里,嚼起崩崩脆,口齿生香,农村孩子可没什么可挑剔的,能有的吃就谢天谢地了。后来,我去了县城上高中,又去了县外念书。妹妹初二就辍学去了广东,童年的欢乐也渐行渐远了。妹妹一个人在外面摸爬滚打,就像一颗颗豌豆一样,可她仍然始终相信,她是长着吃痣,躺着都有吃的。妹妹运气还算不错,有贵人相助,在浙江宁波买了房,后又落户海南,是不是躺着都有吃,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至少海鲜肯定是吃腻味了。有一次她打电话给我说:“哥,我想吃老家的蚕豆豌豆了!”我刚打算买点寄过去,她马上又转口:“算了,这边也有卖,我只是想念小时候的味道了……”我知道,妹妹是怀念小时候尝青的难忘时光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念念不忘儿时那一畋绿油油的蚕豆豌豆秧苗呢?一晃又到了蚕豆豌豆尝青的季节,在远方打拼的妹妹,你可又闻到了家乡那让人垂涎欲滴的熟悉香味了吗?

    一念风雨2021-01-15

  • 望族风流链接

    最新章节: 孤独园
    邦妮解开白的丝巾,用道的汉语开和毛克聊天“我叫邦妮是法国领事的工作人员,也是北京外语大学的留生,你呢?看得出,你像在等什么。”毛克打着眼前的邦,并不着急答他的问题“你的汉语好,我叫毛,我在等我朋友,”毛的眼睛湿润,不禁向窗的天空看了眼,接着说“不过,她天不会来的”窗外,天蓝,阳光的味让整个餐充满了午后闲时光的惬。邦妮看着克湿润的眼,轻轻的说“今天的阳和我第一天北京、刚下机的瞬间一,温暖、明。”毛克被妮的声音拉了现实,微:“是啊,光总在风雨,你来北京久了?”2年了,我很喜中国文化,喜欢中国人很热情、也开放,和我法国了解的国完全不一,”邦妮注着毛克的眼,继续说:不过,中国也很奇怪,是不顾自己生命安全和际形象,像北京这样的市,我也时看见有人闯灯,甚至有母带着子女红灯;要不是随地吐痰乱贴广告。毛克没有回邦妮的目光也没有理会的结论,慢说道:“这我和我女朋经常来的地,你坐的位就是她最喜的位子,可随时欣赏窗的风景、感四季的变化”邦妮听见克提到自己女朋友,不好奇的问:你女朋友怎了?”面对个第一次见的外国女孩毛克真的不道该不该和说实话,看她清澈的、若大海的眼,他犹豫了刻,喝了一手边的卡布诺,用不太练的英语说“Shehasbeendead.”邦妮低下头,深的吸了一气:“对不,我不知道情是这样的”毛克指了下邦妮盘中9寸火腿比萨,淡淡的笑:“味道不,别浪费了”阳光透过璃撒在两个轻人的脸上邦妮知道毛深爱自己的友,毛克知邦妮深邃的睛背后是蓝的天空。他在餐厅的背音乐《天空颜色》中,受着各自异的美味。火厢一列列经了隧道风轻有木棉的味探着头数一旧时的街道们的故事有少疏离的城和轻狂的年苦的甜的只自己知道有个声音不能掉还记得外对我轻轻唱子不要忘记人间的遭遇它的规则有天当世界都了别忘记天原来的颜色稻田阳光下逐的嬉闹小边放只船水漂蒲公英吹了像雪随风那属于夏天记号长大了后你会不会掉我们要勾手约定才好来的变化谁知道记得有歌是这样唱“嗯,”邦伸了一下双,在桌子上便签上写下自己的电话递给毛克,Youcandatemeonweekend!”邦妮已经把毛当作朋友了“好。”毛用左手接过那张卡片。续…

    萧阳叶云舒2020-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