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囚禁的夫君呢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无限生存难不倒我

作者:暮雪默辰
更新:2021-03-05 18:50:37

都市言情热门

  • 少年医仙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遇刺
    作者:陈茂存没有人会完全不相信,这世界上存在运气这个东西。因为,这世界上的确存在着运气。不管在赌博中,还是在其它的事物中,运气都是一个很特别的因素,甚至很多的时候是主导因素。深陷过赌博的人,都知道运气是个很微妙的东西。一个人可以上半夜大杀四方,也可以下半夜屁滚尿流,这都是运气在做怪。  运气是一个无法研究的东西,至少在现在这个科学水平下,人们还无法解释运气的本质。但是,据说有足够聪明的人,能感受到运气的表相。他们往往能透过重重烟雾,判断出运势的走向,也就是所谓的慧眼独具。但是,慧眼独具的职业赌徒,也需要有运气来支撑,所以靠观气,也不一定能稳赢。据说,真正稳赢的职业赌徒,是凭着高深的数学演算,用最合理的模式来分配手中的注码,增大自己的胜算来求胜,比如哈佛大学21点俱乐部中的天才。不过这种能做到逢赌必赢的人,肯定会进入各国赌场的黑名单,赌场是不会白送钱给你的,所以想以赌为生的人,还请多做思量,一万个人中,也只有一个人能以赌为生。所以,我主张劝诫众人——最好不要去赌博。  据说,还有能提升赌博、买彩运气的“博彩通吃符”,此符出自榔梅道派,据说可以调用五方财鬼,五路财神,增加财气运势,催来偏财横财,无论买彩、抽奖,还是赌局、牌局,皆能大小通吃,手到财来。不过,这始终带有迷信色彩,不足为信。我们生活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人人都可以按照自己心中美好的期愿,去实现五彩缤纷的梦想。我们要学会用一颗坦然的心,去看待一切。运气好了,我们充分抓住机会;运气差时,我们也不要灰心,不要放弃,相信一切都会重新变好。只要还有决心,就一定可以东山再起。运气难以预测。在生活中,单凭等待运气,无异于守株待兔。这种被动的等待,看来是行不通的。人,要最大限度地去利用自己最能把握的东西,并积极地去行动,才有可以创造更多的机会与运气。据说,越勤奋的人,越幸运。这一切,可能源于胸怀大志的人,运气才能得到有效的利用。

    堆砌的小方块2020-12-26

  • 重生之乒乓帝王

    最新章节: 检尸
    psu.jpg(40.26KB,下载次数:2)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2-3-1416:52上传那个春天,蝴蝶经过这里。它飞着,像是快乐,又是忧伤。也许是看了花的妖艳,也许闻逆了花的芳香,轻轻落在一棵小草。小草说:“蝴蝶你为什么不栖息在枝上呢?”蝴蝶说“小草,美丽、芳我不再在乎,也许凡才是我的追求。那个春天,蝴蝶飞,小草歌唱。阳光,他们嬉戏着;风中,他们依偎着,悄说着情话。那是草记忆里最美丽的天,因为蝴蝶来过里。秋天来了,那飘落的叶子似乎暗着故事的结局。“草,让我去看看山边的风景吧,冬天就回来。”蝴蝶说小草答应了。蝴蝶走了,在那个落叶飞的季节。3.jpg(48.69KB,下载次数: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2-3-1416:52上传小草日日夜夜盼着,盼着蝶归来。冬天来临—结束。蝴蝶再也有来过这里。“蝶花”终究是亘古不的。只是小草忘了蝴蝶说过“也许平才是我的追求”,许而已。他终究还追求花的美丽与芳。孤独的小草,忧的小草,在黑夜里偷地哭泣。谁知道无声的眼泪在飞呢春风拂过,小草想了当年与蝴蝶的偶,如一块美丽的朱记在她心底。终于得,萍水相逢,终别。路过的只是生中匆匆的过客,惦他也不过是自己的稚。坚强的小草,太阳升起的时候,轻轻收藏起那个美的春天,拭去脸上泪水,笑了…

    我吃馍馍2020-12-06

  • 王牌大高手金水无弹窗

    最新章节: 局势变幻林家困局
    清明将入谷雨这段,天老下雨。满地泥泞,漫天冷风,湿漉漉的皮肤能挤出水来。不爽,郁闷,加上忙碌,总是给人凄凄惶惶的感觉。不幸在这几天,睡眠不好,老是梦见死去很久很久的亲人、熟人和陌路人,更是让人觉着压抑得紧。小城风光,看久了也不觉悦目了:即使是飘飞空中的柳絮,行走堤上的哈巴狗,曼妙婀娜迈步草地间的女郎,挂在别家阳台上的风铃;即使是夜来通彻透明的巷子,霓虹冷艳的高楼,宾馆饭店飘出的酒香,歌楼浴室透露的一缕缕缥缈虚无的歌声朗笑;即使是酣战方城的赌友,昨夜新知的红颜,多年未遇的同窗,分手重逢的恋人――呀呀,小世界大乾坤,何处红尘不烦人!于是,我选择逃避。在喧嚣中寻找静谧,在淫雨里探索阳光。自己泡一壶新茶藏在怀里,举着多年以前收藏的油纸伞,扭扭颈椎和身子,踱着方步,走向清明的深处。那一片偎依林泉的山村以及村底窄窄曲曲的溪流,稀疏枯黄的竹林以及高大秀挺的大柏树,弯弯小径两旁零零落落的野花以及路边挂着或白或粉红花朵的树——随便哪一处,都足以养眼舒心,都足以让人忘却尘世烦恼,忘却几时是清明。如果运气,或者有兴致,还可以随便碰上一个几个老乡,随便地和他们搭讪,说些紧要或者无关紧要的话。问问收成,谈谈年景,拉拉家常;或者就纯粹是瞎掰几句,驴唇不对马嘴地乱谝一通。那种与世无争的闲适,不慌不忙的从容,与人为善的气度以及心口交融的坦荡,对被寄养在城市的我们,无一不是很得的难享受。时近清明,或许他们提着供献,向着他们的亲人墓地,或许他们不为什么,只是为了安妥自己的灵魂,在十字路口燃一柱香,祭一壶酒,招呼招呼“小儿殃煞、野鬼游司、阴兵无常”之类的异域神灵,对他们走在路上的亲戚行些方便。这都不影响我们的谈话,我的乡亲都有着兼善天下的胸怀、悲天悯人的佛心和木讷亲和的形象。边说边走,边走边聊,走到了我世俗的清明终点。独立母亲的墓前,回想起母亲离去以后这几年的一切一切,顾不及身边的妻子儿女,泪如泉涌。很多很多话想说,很多很多话不敢说,很多很多话不愿说,很多很多话不屑说,很多很多话说不出了——想想做人真的很悲哀,看着长大的儿女和日渐丰腴的妻,男人,只能选择什么都不说。香烟袅袅,快鞭声声,我从遐想的境界回到现实。一切又归于世俗,归于琐细。我不是达人,只有达观的胸怀,我不是神明,只有神通的性灵,我不是愚者,只有愚拙的思绪。清明心情,因此而纯粹,清明心情,因此而亮泽,清明心情,因此而透彻。

    不得不晚2021-02-22

  • 皇帝计金手指

    最新章节: 你以为这是终点?不这只是开始
    我在网页界面上调一张的风画片,就山顶有几大的石头的石屋,看就是非力所能做的,我父在的时候是给我讲的,家乡凰山上就这样的石听人家说是当年八之一韩湘为了看云建的。神真是厉害,我一看到这幅画时畔就想起石磊那阴的真假声随着他的柔歌声我心情就会起来。我像浮在在净的天空一根白羽,这根羽被一束阳托举着,纸船荡在里一样流河谷。我在这安逸音乐中极张力的的着,我会到我幸福了极致。就是我看这幅画面和听到常磊歌声感的时时惬。家乡,能是我梦的家乡,凤凰山顶石屋。怎。我就听到韩湘子笛声?这外的冷,廊上也是零星脚步,烦躁的夜人在大口喋喋不,感到还许活气,不真是天地冻的冷和可怕。气是太冷可冷的我得是人心桌子上的是热的,我要喝的候却就凉,一切都想了。看书,字又看着模糊来。这是家极其想作起来的位,我总想四个字积重难返还看后续都多出了个字。算给他的吧无声的尖,我在看天地玄黄纪录片。正是虚无样的世界盘古开天我们的现真是富足充满着希和充实的想着我就爱党和爱家,这是的真心话因为我没理由不爱虽然有贪,虽然有部分人就极其想当官好做贪,人是有样和那样,官也是这样和那的,有的才能贪,得到的才贪官。没听说和看的天下的民能贪得,这次习记走马上这就是叫感动。就看着有没实效了,一届一届政府和党会做了那多实际的是有目共的。我会深的爱着们这有悠历史的国和伟大的,这是心话。看到闻中那位人,冰天地里能够落下的电举着六小,当然还其他人帮,我觉着心还是热,只要人不古,好工作好好活都多出力才是硬理呀。今,就是今,我看完“我和我精神家园,我还看余华的“弟”然后"活着"再然后就是完王小波三部曲了你看我忙,好在我正业也没当误,考的书天天致的看着要不我那心又不知游动到哪起了!真没正事

    赤血翼2020-12-27

  • 从武庚纪开始破坏

    最新章节: 天价面粉
    我们似乎,笑着笑着,就忘了,忘了那个觉得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曾经。我并没有为高三画上一个别人所说的完美的句点,甚至在最后离开宿舍那时啥都顾不上,只知道匆忙收拾,慌乱地张罗,然后,轻松告别,说一定会再相见。就像我还一直会回到这个地方,而它会一直属于我一样,笑着离开了。直到后来,我才后悔,忘了多看一眼。聚会是一时兴起,第一年还兴奋地组织,直到知道大家都忙都没有空。所谓的各奔天涯,是不同方向,渐行渐远。也许再次和你们相见,不会再是那群没心没肺,也不再是记忆里的味道我也曾哭过,在觉得没有前途的时候,在发现回不到过去的时候。我不懂珍惜,不然也不会深刻地感受到失去了才会珍惜的痛。我们抬头就能看到的木棉树,后来只存在微博里无数次转发的图片。我也记得校运会上的欢呼声,和一群男生抱着一起哭。还记得高考那一天那个男生窘迫地拿着维c片站在女生面前,女生忍着经痛笑了。我学人去种草莓种向日葵,只学会了怎么让它长好,却没学会怎么保护结果。猫吃了草莓,雨焉了花,什么都没得到。我甚至忘了去了解,喜欢的那个男生,是否还是在篮球场上的那样阳光,或者跟我一样,在朝九晚五的大学中沦落。那个想着念着要长大的女孩,开始害怕自己的世界失去青春的影子,开始不愿过生日提起年纪。多少人嫁娶,多少人富裕,也不能让自己说一句羡慕,唯独想留下那不可能停留的时光。后来的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不怕遗忘了最初的冲动去试一试,最怕像大人预言地一样走向了曾经的最厌恶。有人说,旧时光是个美人。。我开始喜欢,拥抱空气里熟悉的味道,再看看变得陌生的周围,然后无奈地承认锁不住那个逃脱得如此之快的美人。那一年,我也曾经天真得那么无知,问你什么是天涯咫尺。只是不愿记起,那个无数次耐心的回答,究竟是天涯却咫尺,还是咫尺若天涯。

    三文州2020-12-26

  • 重生之香港王朝

    最新章节: 按规矩办事
    风。呼啸,腾。摇草木寒山城。凄夜色,点点灯。鸿雁不回,春来天冷。尺素怎铜梁,彼岸定三生。何鹏抟万里风穿山越岭与逢

    香港大亨2020-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