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恋情免费阅读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快穿凡女升级txt下载

作者:金零
更新:2021-02-26 9:26:34

纯爱耽美热门

  • 表白拒绝说不想谈恋爱

    最新章节: 哥们,你是什么价位?
    三伏天+台风?也挡不住我!三伏天和台风,是七月的湛江总少不了的存在。但是你有见过炎炎烈日与暴风雨几分钟内交替的天气吗?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是我们岭南师范学院数学与统计学院筑梦红旅社会实践队进驻湛江市官渡中学的第四天了。这一天,台风并没有缓解夏日的炎热,反而出现烈日与暴风雨交替的现象。作为后勤组的一员,我要处理各种物资。早上,我出去取物资的时候,天气风云变化,突然的狂风暴雨把我的裤子和鞋子都打得湿透。虽然困难重重,但我和我的组员还是得继续前行,在取到物资之后,天气却又突然变了,变成了炎炎烈日。我和我的组员调侃道:“这天气是在和我们作对吗?”这或许就是下乡的一部分吧。但细想下来,这也没什么,因为大学生三下乡的目的就是以志愿者的形式深入农村,传播先进文化和科技,体验基层民众生活,调研基层社会现状。通过一系列实践活动以期提高大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和思想认识,同时更多的为基层群众服务。对此我要反思,我是来下乡实践的,不是来享受的,也不是来荒度日子的。我要端正我的思想,牢记队伍的主题——“不忘初心,逐梦前行”。赖世锐岭南师范学院筑梦红旅社会实践队

    星无辰2021-02-04

  • 鲜辣厨娘王爷掌中宝

    最新章节: 兔死狗烹
    三伏天+台风?也挡不住我!三伏天和台风,是七月的湛江总少不的存在。但是你有见过炎炎烈日暴风雨几分钟内交替的天气吗?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是我们岭南师范学院数学与统计学院梦红旅社会实践队进驻湛江市官中学的第四天了。这一天,台风没有缓解夏日的炎热,反而出现日与暴风雨交替的现象。作为后组的一员,我要处理各种物资。上,我出去取物资的时候,天气云变化,突然的狂风暴雨把我的子和鞋子都打得湿透。虽然困难重,但我和我的组员还是得继续行,在取到物资之后,天气却又然变了,变成了炎炎烈日。我和的组员调侃道:“这天气是在和们作对吗?”这或许就是下乡的部分吧。但细想下来,这也没什,因为大学生三下乡的目的就是志愿者的形式深入农村,传播先文化和科技,体验基层民众生活调研基层社会现状。通过一系列践活动以期提高大学生的社会实能力和思想认识,同时更多的为层群众服务。对此我要反思,我来下乡实践的,不是来享受的,不是来荒度日子的。我要端正我思想,牢记队伍的主题——“不初心,逐梦前行”。赖世锐岭南范学院筑梦红旅社会实践

    万马犇腾2021-01-09

  • 焚天路完本下载

    最新章节: 纳降
    六、逢严师精心指教二姐弟终可面圣自从公主将原总管赶出侯府,保得卫子夫的处子之身,卫青心内对公主也不似从前那般厌恶了,所以常在公主面前有说有笑,遇事争先,侍候公主也殷勤了许多。公主自从有了歌舞班,府中常闻丝竹之声,莺歌燕舞,她的心思全部投入进去,倒也不乱发脾气了。那一日卫青做完了功课,正向家里走去,忽然路边树下闪出一个人来对他揖道:“在下见过骑卫头领!”卫青一愣,仔细看去,却是他的生身之父郑季,又不好不理他,只得冷着脸问:“你来何事?”郑季嘻嘻一笑,看着他的脸色说道:“你养母近闻你在府中深得公主宠爱,确是发达了,想起她当年待你刻薄了些,不免心存愧疚。今日特在家中备下鸡鱼之类,着我前来请你,向你赔个不是,你可看我薄面,到寒舍一叙,然否?”卫青想起当年那个泼妇及三个兄长对他百般毒打,如今却请他吃饭,他如何肯去?然郑季是他生身之父,又不能断然拒之,只得说道:“待俺问过母亲。”他这本是推托的意思,怎知郑季死皮赖脸的缠着他说:“也罢,我陪你去。”说着竟跟他一路向卫媪家走来。卫青自从回到母亲身边后,郑季怎敢还住在院里?所以他径自到附近村中租了一间房子住下。待到曹侯大婚,他闻听卫青竟然凭骑射之艺而被公主委为卫队头目,又听说公主为卫青延师读书习武,最后公主竟为了卫子夫而将总管毒打一顿赶出府去,顿知卫青将来前程不可限量。那一日他回到家里,说起卫青受宠之事,那婆娘一听便骂道:“你这狗日的,除了寻花问柳还会什么?卫青那野种尚且吃得侯府中粮食,又做了什么卫队头目,你这三个嫡亲的儿子就只能在家里坐吃山空么?何不寻他在那骑卫队里谋个差事,莫说也吃他娘府里一份粮,将来做到侯府中大总管也不见得!”郑季说:“只怕他还记恨你哩,不肯帮忙。”那婆娘说:“只要你能将他请来,吾便当他是吾亲爷一般跪地伺候,不怕他不给面子!”郑季听她说的有理,便来请卫青。卫媪想不到郑季竟与卫青一起回家来,一时呆在那里。卫青上前说道:“娘,我爹爹他要我跟他一起回大娘那边一趟!”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他娘,只等卫媪说个“不”字,他便可以推托了。谁知卫媪愣了一下之后,竟叹一口气道:“唉,他毕竟是你生身之父,就去一趟也罢!”郑季急忙接话说:“正是,去一趟也罢!”至此卫青也无话可说,只得到公主那边告了个假,又去末桑处打个招呼,就翻身上马随着郑季走了。却说郑妻在家里杀了一只鸡和一只鸭,又让郑大到河里摸了一条鱼,再用当年新下的黍米蒸了饭,她就在家专心等着卫青登门了。未几听得门外马蹄声响,她迎出去一看,果然是郑季领着卫青来了。这婆娘登时满脸挤出笑纹,执礼甚恭,将卫青接入门内。待叙礼毕,一家人围着炕桌坐好。郑二郑三端出菜来。卫青只动筷子吃了几口饭,却不饮酒。那郑妻提出让卫青将三个哥哥带入骑卫队中,他也答应了,只说:“待俺禀过公主,她答应之后,再让爹爹领三位兄长到府里去罢!”郑季在一边只是敲边鼓,道是卫青武艺了得,深受公主恩宠,今非昔比云云。回到府内,骑卫队中与卫青交厚的那位叫公孙敖的人来问他:“吾闻你当年在他家屡遭打骂苦不堪言,差一点饿死,如今果真让他们来队里习学武艺么?”卫青说:“知吾者,公孙兄也!然俺娘抹不开面子,奈何?”公孙敖道:“你只将此三人交与我就是!”卫青与公孙敖揖道:“如此有劳公孙兄也!务必让他们自家离开平阳府,莫说是我容不得他们!”公孙敖笑道:“且看吾手段!”那郑氏三兄弟怎知公孙敖正等着他们哩,只管兴高采烈地到府中来。卫青替他们从屯儿处领得素青骑袍来穿上,又带着他们来见公孙敖。公孙敖冷冷地阴着个脸说:“头领既将他三人交与我管,他有什么过失自当由我责罚才是。”卫青对他三人道:“听见么?以后只管好好地干,莫惹公孙头目不悦才对。”那三人齐曰:“正是。”卫青便走了。公孙敖说:“依府中例,新来之人须到菜地和猪圈劳役,干的好方入班学艺哩!”郑大道:“这个自然,我们去罢了。”怎知第二天这三人便被人找碴责打一顿,又不让吃晚饭。第三天又因一件小事被罚,从此他们天天都干最苦最累的活计,又总是挨打受罚,总不给他饭吃。那晚郑三待众人都睡了,便悄声对郑大郑二道:“我们何不去找青儿,他怎知我们如此苦处?”郑大“呸!”地一声道:“我看这就是那野种的意思,咱娘也忒没算计,当年那般打他,如今倒来求他照应我们兄弟?再过些日子只怕我们都要死于他手也!”郑二郑三悚然道:“若如此我们难道等死么?”郑大说:“不妨,明日那猪圈该起了,这府中粪堆一定在府外某处,不然这臭哄哄的东西难道熏他自家么?待我们同心协力将粪车推出府时跑他娘的就是!”那两人道:“好主意!”言讫三人倒头睡去。这时屋外一人悄悄从窗下离开,到公孙敖处报曰:“我听得清楚,明日他们三人借推粪车之机便要逃哩!”公孙敖笑道:“也罢,告诉众人,明日不可为难他们!”第二日卫青到公主处伏地跪曰:“殿下恕罪,今日俺那三个兄长逃了!”公主冷笑道:“只怕这就是你的主意!也罢,看你面上不追他们了。可惜他们每人白落了一身骑袍回家!”卫青伏首拜道:“惭愧,卫青谢过殿下不责罚之恩!”言讫起身出去了。他来到末桑屋外,只见末桑正在那里站着,心里不由得一沉,原来头天末桑教他的那一段书尚未背熟,且字帖也未曾写。然既来了,只得上前揖道:“卫青见过师傅!”末桑问他:“昨日那一段书背得如何了?”卫青低声说:“师傅恕罪,只因我那三位兄长今日逃出府去,公主殿下叫我去问话,所以尚未顾得背哩!”末桑又道:“既如此,且将你写的帖拿来我看!”卫青只得说:“帖亦未曾写得。”末桑冷笑道:“好哇,你且进屋里,将手伸开放在桌子上!”卫青闻此言不禁惊叫道:“师傅,昨日你已经打过了的,今日又要打么?”末桑说:“你昨日亦未曾背熟,所以昨日打你;今日你又不曾背得,所以今日也要打!”卫青心里一股邪火窜上来,暗怒道:“这丑东西欺人太甚!”心内想着,手却向袖内暗自摸出一枚石子,怎知刚要掷向末桑时,手腕已被末桑反制住了。末桑问他道:“你竟想打我么?”卫青知他的厉害,未敢顶嘴,只说道:“卫青怎敢如此不恭,不过是自家扔个石子开心而已!”末桑在他手腕上点了一下,卫青便疼得“啊呀!”一声,五指顿时张开。末桑也不说话,拿竹尺照卫青的手心狠狠地打了十下,直打得他手心顿时红肿起来!末桑冷冷地又说道:“今日再不完成功课,我便吊你在房梁上打!明日还要开新课哩!”言讫倒背双手而去。卫青自从认这末桑做了师傅,武功上倒也长进不少,亦不用末桑督促,他自家便勤学苦练起来。唯这读书习字,因他从小在那山上野惯了,一下子要他规规矩矩坐着读书,他便视为极苦的差事,不肯用功。末桑有公主吩咐,只是严厉督促于他,完不成功课时便打他,直令卫青头痛不已。然那末桑文武二艺俱高于卫青,卫青每日里是说也说不过他,打也不是对手,无奈他只得乖乖就范。此时卫青不顾手疼,翻开书看了一下,见不过五十余行,索性硬起头皮哼哼呀呀地背诵起来。两个时辰之后,他见已经能背诵下来了,便拿过字帖习字。这习字他也不敢马虎,那字若写的不工整,末桑便要他重新来过,再不工整还是要打他的!第二日,卫青规规矩矩地站在末桑面前将那一段书背诵给他听。末桑见他果然背得一字不差,又看他写的帖也算工整,才说:“不是我为难你,此乃公主殿下有吩咐在先。你却自幼散漫惯了,难以端坐读书,所以我不得不强制于你!想这府中多少奴仆,每日里读书习武者唯你一人,你莫不识抬举!”卫青心想,他说的也是。从此便刻苦起来。渐渐地卫青有些入门了,每日里末桑尚未督促于他,他却追着末桑问三问四起来。末桑面露喜色,对他也不那么凶了。到后来读到兵书战策之类时,卫青更是兴趣大长,每日里恨不得泡在末桑房里,直到深夜也不肯罢休。读书之余,末桑将自己博击技艺悉心传与卫青,那卫青一说练武上的事,更不用督促,末桑不教他还缠着末桑哩!末桑也不教他什么套路,只告诉他一些要领,便和他对打起来。初时卫青屡屡吃亏,渐渐地末桑要想打倒卫青也有些难了,再经过末桑指点迷津,后来却是末桑屡屡吃亏了!末桑又从卫队中找了些人一起打他,每逢卫青吃亏,便告诉他防卫之窍,渐渐地十几个人都不是卫青的对手了。说到排兵布阵,末桑只将骑卫队拿来让卫青练手,直把众人也练得精熟起来。那末桑和卫青一样,也是腰间挎得一口鬼头刀,末桑便从刀术练起。他让卫青削了两支木刀,只告诉卫青一些要领,便和他用木刀对砍对刺起来。什么马上马下,腾挪进退之类,直练得卫青刀法精奇,数十人莫想近其身。渐渐地卫青武艺大长,且知书达礼。那一日卫青忽然跪在末桑面前道:“师傅在上,俺娘卫媪今日弄了几样小菜,想请师傅过去,以表她叩谢师恩之意!”末桑颇感意外,道是:“这如何使得,让她老人家破费!”卫青却滴出些眼泪道:“请师傅念她老人家爱子之心,务必光临寒舍!这也是徒儿的意思。想当初徒儿对师傅颇有些不恭之处,至今思之,尚觉惭愧哩!”末桑说:“你且起来,待吾备些礼物再与你同去府上!”卫媪闻儿子的师傅来了,又是宫中来的大内高手,直迎出门外拜伏于地,将末桑接入屋里。席间卫青说起当初如何未将师傅放在眼里,如何不肯读书,直说得卫媪急燥起来道:“好你个不肖子!——师傅,他若再有淘气处,你只管大棒打将来,莫要客气!”末桑道:“老人家莫急,他也只是一开始如此,入门后便追着我问功课了,好缠人哩!”卫青道:“想想也是,这府中为奴者何止上千,唯吾卫青得遇恩师,此乃我卫氏一门之幸也!师傅,且干了这酒,从此水里火里,只要师傅一句话!”至此卫青与末桑成为莫逆之交。公主见卫青渐渐地彬彬有礼起来,知他学有所成,不免想考一考他。那一日早上,众人皆来拜见公主,公主待演礼毕,便叫一声道:“卫青何在?”卫青急忙出班揖道:“奴才在此,请公主吩咐。”公主问他道:“你近日书读得如何了?”卫青道:“禀公主殿下,不过有些心得罢了。”公主冷笑一声道:“想我在宫中,自幼便有先帝指派的国师管束,诸子百家颇有涉猎,尚且不敢称有什么心得,你倒敢在我面前说有心得了?”卫青道:“公主殿下恕罪,吾师末桑对奴才极是督促的紧,手掌心也打肿了不知多少回,所以俺也读了一些书而已。”公主说:“俺也不是考你,你只要在此当众人之面默写一篇孟子的《告子》上、下篇及《孙子兵法》的“始计篇”,没有错漏,且字迹工整,便算是你读了些书,可敢写么?”卫青道:“既如此,求赐笔墨。”公主令屯儿递过笔墨,那卫青果然坐在地下摊开竹简,一边在心内默诵一边在竹简上飞笔疾书,不过半个多时辰,卫青将竹简递与公主道:“请公主殿下过目。”公主接过竹简一看,果然无甚错漏之处,且所书俱为隶体,极为工整,不禁叫道:“写得好!”又说:“起驾,我们到校场去!”于是众人簇拥着公主来到校场。公主道:“卫青,你且练一套刀术我看!”卫青先拱手道:“遵命。”然后拔刀出鞘舞动起来。公主冷眼看去,但见冷风嗖嗖寒光闪闪,卫青直将那把刀舞得风雨不透,练到性起时他突然大叫一声,众人皆惊,回首望去,但见他早将身边一棵碗口粗的树砍断。众人见了齐声叫好。公主却冷冷地说:“尔等叫什么好?岂不知自家耍刀犹如美女起舞,好看罢了,谁知能不能上得战场?——末桑,你且与他比试博击之术!”末桑却揖首道:“殿下恕罪,如今单凭小人之力已不能胜他,须十数人方可!”公主听了一愣,道是:“咦,看来卫青已非当初矣!这骑卫队中你随便挑人出来,也莫伤人,只将他绑缚了来见我!”末桑遵嘱叫公孙敖等十五人出队,将卫青围在中心,末桑一声令下,这十五人一涌而上就要擒他。卫青却将身体一弓,又极快地双拳出手,但闻“嘭!嘭!”声响,顿时有四五人倒地,又见他飞身跃起,又踢得五六人倒地,余者仍是一涌而上从前、后左、右四面扑他,他却猛然将身蹲下,一个扫堂腿又见三人倒地。余者急忙后退,不敢靠近他。这一番博击只练得公主连连击掌叫好,惊叹曰:“这还只是徒手博击,若抡起你那刀来,只怕生还者渺矣!”公主看了卫青一眼,笑道:“也罢,看来你这厮长进不少,如今不嫌师傅丑了吧?”卫青顿时脸红起来,急忙伏地拜曰:“公主殿下快莫提了,当初卫青少不更事,懂得些甚么?”公主仰天大笑道:“不提便不提,我等出府去走走如何?”众人齐声应道:“愿随殿下銮驾!”公主大笑连声,被众人簇拥着启驾出府而去。众人出府走了七八里路,但见一大片滩地无边无际,滩地里密密麻麻生有一人多高的野蒿。公主道:“草密之处必有野物,谁进去与我赶它一赶?”骑卫队中有七八人抽出腰刀,一边砍草一边进入滩地。那砍草之声甚是响亮,传出几里许。猛然间一头鹿跃出草丛,落荒而逃。众人登时愣在那里。公主大叫道:“卫青还不射来?”话未落音,卫青箭已离弦,只见那鹿顿时仆地不起。公主附掌笑曰;“好箭法,快与我抬来看看!”卫青正要动身,见已有几人奔向那鹿,他便止步不前了。众人正欢笑间,公主车驾边草丛里忽然窜出一条人臂般粗细之大蛇,但见蛇头直立起来,张开大口要咬公主。众随护皆惊叫不已,公主却一时间只张开嘴出不得声!卫青扔了弓箭拔出腰刀正要上前,但闻“嗖!”地风响,一枚石头飞过来正砸在那蛇的七寸上,那蛇顿时瘫软在地下扭作一团。卫青回头看去,那石原来是公孙敖所抛。此时卫青顾不得什么,举刀赶步上前将蛇剁作几截,方才回头对公孙敖道:“原来你也会飞石?”公孙敖笑道:“俺少年时与你一样,也是个放羊的,自然也会抛石也!”此时他们闻得公主这边方“啊!”地一声瘫坐在车里,遂急忙转身奔向公主车驾前伏地叩曰:“都是吾等该死,教公主殿下受惊了!”公主好半天才说一句道:“吓死我也,我平日里最怕那东西!我等还是启驾回府罢!”屯儿躬身道:“是!”然后他向众人大喊一声:“启驾回府!”于是众人抬着死鹿簇拥着公主打道回府。待到得府内,公主回首向众人扫了一眼,又问卫青道:“适才在野外飞石者何人?”卫青禀道:“回公主殿下,是骑奴公孙敖飞石救主。”公主又扫视众人问道:“公孙敖何在?”公孙敖乃出班叩曰:“奴才在此。”公主道:“好个飞石技法,今天若不是你,吾命休矣!也罢,俺也不亏待你,自今日始,你与卫青共为骑卫队之首,他为正,你为副。那死鹿便赏与你吃了吧!”公孙敖叩拜道:“奴才谢过公主殿下!”遂上前将死鹿搬向自家宿处。公主又环视众人一周,方启口问众人道:“吾今日既躲过此劫,当贺否?”众人齐声应曰:“当贺!”公主笑起来,乃叫:“屯儿、杏儿何在?”那屯儿杏儿齐应曰:“我们二人静候公主殿下吩咐!”公主问道:“那些美女的歌舞练得如何了?”屯儿应道:“回公主殿下,已排得乐舞十几套,另有卫子夫可唱乡间小调数曲,足可令圣上饮宴时观赏矣!”公主闻之大悦,叫:“让她们来,今日吾与众人先观赏之!”众人闻公主之言乃齐声应曰:“吾等谢公主殿下恩典!”公主大悦,对屯儿叫道:“乐班何在?”屯儿将手一摆,十名乐手依次在院子里排好。屯儿再一摆手,但闻丝竹声起,悠扬异常。三十名美女分两排碎步进至院子里款扭柔腰翩翩起舞,众人看得呆了。若不是今天公主高兴,这些歌舞岂是他们这些奴仆下人能看得的?大家正入迷间,又见一红衣女子款款走出,启樱口唱道:“风吹四野兮天苍蓝田丰桑禾兮水蜿蜒帝坐长安兮威九州奴歌一曲兮自逍遥逍遥逍遥八方来朝兮贺声高!”那小曲自是附近乡间调子,然自子夫口中而出,又分外高吭、悠扬、清新,众人个个敛声屏气,呆呆地听着。卫青却分明看见这红衣女子竟是他的姐姐子夫,顿时惊的干张着嘴就是出不得声。那子夫一曲唱罢,众人意犹未尽,沉默许久,公主方击掌叫道:“好,好!想那乐舞,圣上自幼在宫中必是看得都不耐烦了,然这乡间小调吾那皇弟在深宫之中如何得闻?子夫,侍圣上来府时,你便与他唱这小调!”子夫闻言,马上躬身对公主深深地做一个万福道:“是。”然后款款退下。公主此时兴奋不已,又对卫青、公孙敖二人说:“圣上于霸上祭扫毕,便要来府上见我,届时你二人可沐浴更衣,率骑卫队前出三十里躬迎,不得有误!”卫青、公孙敖二人伏地叩曰:“谨遵公主殿下之命!”公主乃开心一笑曰:“好哇好哇,如今我们诸事已备,只待圣上光临我平阳府矣!”当晚卫青回到家里,对母亲说起子夫唱曲之事。母亲笑说:“那些小曲都是府中女奴们唱滥了的,哪个不会唱?”卫青嗔道:“胡说!若都唱滥了,如何便教唱与圣上听哩?若说都会唱,府中数百女奴何以独教俺姐来唱?”卫媪正要说什么,眼见得卫子夫也回家来了。卫青上前叫道:“姐姐今天唱的好曲子!”卫子夫问他:“还听得过么?”卫青道:“如何叫听得过!你那一曲唱罢,众人都呆了,许久公主殿下才击掌叫好哩!”子夫却叹一口气道:“唉,为唱这两句小曲,不知被屯儿那厮责罚了多少!每有瑕疵,挨打罚站不说,尚不准吃饭哩!想那公主殿下不过吩咐一句罢了,怎知屯儿在下面狐假虎威!”原来府中召集的诸位美女,凡练舞的便专练舞,凡弄丝竹的便专弄丝竹,唯这子夫,却是器乐与舞蹈都要弄,那器乐是屯儿施教,舞蹈却是杏儿教她。除此以外,屯儿还专门查她唱曲。因公主专门交代了的,届时要让她唱与圣上听,期限甚紧。所以屯儿不择手段,只要子夫在歌、舞、器乐三样中有一样不熟,他便狠狠地责罚她。子夫虽生于奴才之家,却自幼有母亲呵护,何曾吃过这种苦头?也不知暗自哭过多少回。可是她亦知公主限期催办之意,又怕母亲伤心不敢告诉卫媪,只得忍气吞声,刻苦努力。终于歌、舞、器乐俱成。卫媪听了眼睛红起来,上前抚摸子夫身上,说道:“好女儿,你吃苦了!”卫青嫉妒说:“母亲只顾心疼姐姐,俺那手掌心也不知被师傅打肿了多少回,你却只说让师傅拿大棍打哩!”卫媪嗔道:“咄,打的少!岂不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么,你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便打几下有什么要紧?”说着真的上前打了他一巴掌。卫青急忙缩头叫道:“母亲莫打!”说着又向子夫一挤眼。子夫不由得笑起来,叫道:“打的好,母亲莫饶他!”卫媪笑嗔道:“要打你打,不怕俺手疼么?”

    箐粉佳人2021-02-06

  • 从鸣人替身开始小说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你还想打我吗?
    12天的逗留,眼看过了一半,这六天的点点滴滴总是像片回放一样在头脑中重现。皮的他们,粘人的他们,憨的他们以及恼人的他们,已知不觉中成为这六天以来我笑与感动,苦与忧愁的来源我也不知不觉中习惯他们蹦笑闹。 今天也属于比较平的一天。早上像平时一样吃早餐过后,就来到了办公室没多久就进行了昨天的趣味动的颁奖,今天我没课,但也没有闲着,我去听了两节,第一节政治课还行吧,毕那个班平时也挺安静的,但第三节其他队员的自然课,开始就开始了,毕竟二班有些同学是挺调皮的。虽然课气氛太活跃了,但是老师的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同学们情绪也逐渐安定下来,开始慢的听老师讲课了。 最让最深印象就是今天有两个同因为一些小事而打架,我第次充当班主任的角色去教育们,这也是我第一次教育小友,最后他们也握手言和,回了好朋友,下午还一起打呢。其实爱恨一念之间,可很快就爱,也可以很快就恨其实人与人之间应该要和谐处,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更有这个责任去教好小朋友。景涛岭南师范学院筑梦红旅会实践

    小刀锋利2020-12-22

  • 我是特种兵之炊事尖兵

    最新章节: 毒宝神功
    谁敲门?你说一声,今天打烊了,打油的回...是小翠呀!好,我来开门了,小翠,天都黑下来,来这里有什么事?你瞧,我正喝着酒呢,你坐,就坐在长板凳上,坐桌边,好,也行,怎么,你也要喝酒,那不行,一个女孩子家,长得水灵灵的,绝对不行哎,自己动手,怎么拿我的杯子,哎呀,小祖宗,這么大的杯子,这是白酒,你一口就干......好了,我不喝了。我是怕了你了,找我酒瓶干什么,小祖宗,這酒挺贵的,还有半瓶呢,你扔了干什么?我挨着你什么了?哎呀!你又哭什么让外面听见,还以为我干什么呢?饭也吃不成了,你说,你想干吗?有什么事?老看着我干什么?我有点怕...你掏什么?打油诗?让我修改,好,你放在床边,明早来拿,好吗?现在看,也行,拿过来吧,小二小二文小二这个家伙实在坏妺的心思他明白装聋作哑好可爱小翠你什么意思,你骂我?又说我可爱,干吗不吭声,瞪着眼干什么?哦,要我用打油诗回答,是不是?行。小翠小翠王小翠苗条水灵真可爱小二只可远远看不可造次心明白你干吗?你干什么?为什么踢我屁股?

    风宪2021-01-13

  • 稻草人语众神的星空下载

    最新章节: 美食综艺
    #pid574782{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1.jpg");}第十二章蒸包子二天一早弋痕夕带梦优璇和迟离开,妈看着辗的背影,里满满的是不舍,辣妈!答我,别再我上山采了!”辗转身,对辣妈喊道“快走吧我要干什和你无关你好好的炼吧!”妈大声回他。辗迟了一下,身离开。痕夕三人到玖宫岭经是黑夜,“梦优,你先回舍吧,辗,你跟我。”弋痕对梦优璇,梦优璇道要发生么事,看辗迟一眼回宿舍。痕夕带辗到钧天殿场,“弋夕老师,们才回到宫岭,到里干嘛啊”辗迟十不解,“马上就会道。”弋夕说。难真像游不说的,我因为下山受罚吗?怕,反正又没做错么。辗迟想。扰龙钧天殿走来,真是,怎么会他啊!辗心里不爽弋痕夕和龙对视一,弋痕夕身,面对迟,辗迟着弋痕夕扰龙,不所措,“你的侠岚交出来。扰龙把手到辗迟面,说,“、什么?辗迟吃惊“怎么?还没和他?”扰龙弋痕夕,痕夕没说也没动作“也好,着,辗迟你未经许擅自下山一律,要你进行处。”扰龙着辗迟说“为、为么要没收的侠岚牒为什么要收我的侠牒!”辗不给,“里啰嗦的赶快交出!”扰龙弃道,“!我不给弋痕夕老,要、要除我吗...”辗迟对扰龙语气硬,对弋夕完全就变了一个一样,语想一个犯错的孩子样,额。他本来就错了哈!懒得和你话。”扰要抢,弋夕拦住他“诶。”痕夕向辗走近两步说:“这不过是例公事,等受完处罚你还会有会取回你侠岚牒的”“不!又没犯什大错!”迟没想到弋痕夕也帮他,“犯大错?扰龙也向迟走近两,继续说“没有规就不成方你懂不懂玖宫岭的序是靠大来维持的要是谁都你一样,事就行慌措,擅自动,玖宫的秩序还么维持!扰龙指着迟,辗迟头,“我可、可我救了我辣呢!”辗辩解,“敢犟嘴!扰龙要打,让弋痕拦住,“不说你辣为什么会到危险,问你,连基本的元驾驭术都有掌握,,怎么救。”弋痕问辗迟,迟没有理再去辩解弋痕夕继说:“你当时的情下,如果是我及时到,你以凭你自己力量,真能打败那傀儡么?辗迟不说,“这回你无话可了吧。把岚牒交出吧。”扰伸出左手“等一等”一个苍的声音,痕夕、扰、辗迟看钧天殿,天殿的殿打开,破从里面走来,“破统领?”龙疑惑,阵闪现到迟身后,:“告诉辗迟,为么要成为岚?”辗不说话,不想说是?好吧...”“我是个孤儿,记事起,就和辣妈有墨夷姐在一起生,可是我岁那年,姐却被坏抓走了,现在依然落不明,得姐姐对说过,侠是英雄,保护所有小者的英,所以,向辣妈保,我一定救回姐姐所以我一要成为侠!”辗迟口,“很。”破阵头,继续:“想要护被人,先拥有保别人的力吧,不然话,要救的姐姐,保护更多弱小者,只是不切际的幻想了。”辗明白了,:“破阵领,我愿接受处罚”“恩,龙,剩下,就交给了。”破说完便闪回去了,现在我宣,从即日,停止你切训练,你到食堂蒸包子,到我满意止。”扰指着辗迟,“蒸、包子?还到你满意止?!”迟傻了,哼哼!没,知道我意为止,且到时候还会接受个考验,有通过考,你才能回你的侠牒,明白吗?”扰都快贴辗脸上了,恩,明白。”辗迟情愿的点,“那么...”扰龙伸手,辗不情愿的侠岚牒给扰龙,扰本想拿过岚牒,可辗迟不肯手,两人了一会,痕夕真的他们没办,最后还扰龙把侠牒给抢了来,“侠牒就暂时你来保管记住,我定会亲手它拿回来!”辗迟下了决心离开,“!他这是长辈说话语气吗!扰龙不高了,弋痕到是蛮欣的。“什?!蒸包还不让用子?!”听这声音知道是辗,“没错破阵统领是这么交的。”游一边整理边回答辗,“不用子,那我什么蒸包啊?”辗问,“元。”游刃拍手,“炁?”辗不解,“不是火属吗。”游依旧忙自的,“那怎么了?辗迟问,拥有火属的元炁就同于拥有的力量,就用你的炁来蒸包吧。”游解释,辗点头,呆在那里,刃见状,:“我说别愣着了这些包子赶在太阳山前送到的殿呢!辗迟心想元炁还可蒸包子,知是真是,试试再吧。“记,先纳气”游刃教他,辗迟气,“不,聚气过是迸气,着把手中元炁迸发去就可以。”游刃续说,想,把元炁激发出去辗迟把元激发到灶,“哎哎火大了火了!”游着急的说辗迟停下游刃对他:“蒸包火候要适。”“哦辗迟点头“游刃大,麻烦你来一下。有人叫游,“来啦”游刃答,“那,出去一下你在这好体会控制炁的感觉半柱香的间,包子蒸得了,慢来,别急。”游嘱咐完辗后便出去。“辗迟!!”游气汹汹的蒸笼的丢桌子上,在睡觉的迟吓的倒了地上,迟迷迷糊的爬起来抬头一看游刃的胡都歪了(的),“迟!所有吃了你蒸包子全都肚子了!游刃对辗说,“不不会吧游大叔?!蒸的已经小心的了要说没熟也就是差么一点点不至于像说的那么张吧,拉。”辗迟信,“不狡辩!”刃更加生了,“蒸子是要投感情的你白吗?”刃问,“、明白。辗迟点,不!你不白!”游甩手,“知道吗,颗美味可的包子,的人生目就是给我带来那无忘怀的美,但是它此崇高的标却因为这个家伙不用心而于一旦!游刃的样像是疯了...“你说!你对的这个美味包子吗!辗迟听见拉起游刃手,说:游刃大叔我现在真白了,我证以后好的蒸,用的蒸,一会努力实这个包子人生目标!”游刃辗迟真的白了,对说:“这对了,辗,带着这觉悟,继蒸包子吧”“是!辗迟把元注入灶膛开始蒸包,“加把。”游刃,“是!辗迟认真点头,“扭扭捏捏,拿出你激情来!加把劲!游刃下令“是!加劲!我蒸”辗迟一小心注入元炁多了“等等!等,够了”游刃喊,辗迟没清,结果...蒸笼都化成灰了“我说..火大了...”在自己房间悟侠术的梦优睁开眼,蒸包子,不是那么简单的哦”梦优璇出房间,刚走出宿,弋痕夕声音就出在她的耳“这么晚还不睡觉”梦优璇身,弋痕靠着墙,乎早就在她,“你也没睡吗”梦优璇着弋痕夕说,“走,去转转”弋痕夕向她,梦璇和他在宫岭乱逛

    叶凡谭诗韵2021-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