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高攀不起免费阅读无弹窗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群雄逐鹿之南方王

作者:炎帝轩辕
更新:2021-02-26 12:44:14

武侠修真热门

  • 医者杀心

    最新章节: 摊牌
    一直心疼悟空头上的紧箍,认为那是对天性的束缚,所以每次戴发夹,都会莫名地紧张和抵触。一直惧怕强硬的制服,认为只是权宜之计、片刻禁锢,不心甘情愿的认输,总有一天会异路殊途。那种感觉,头昏脑涨,不敢自主;那种感觉,丢了本心,失了坚固;那种感觉,多了些妥协少了些傲骨;那种感觉,少了些刺多了些无辜。那感觉,仿佛是不好的,可是抚着始终难以乖顺的发丝,看着不断滋生的不管不顾,接受了习惯之后的麻木,便能接受节奏被打乱之时的白白付出。戴上这“紧箍”,尽管不舒服,却能给世人留下整洁的面目;戴上这“紧箍”,约束越强烈,似乎,越能忍受更多的征服。

    沐雪沉风2021-02-15

  • 聊斋有妖气

    最新章节: 探查
    我是冰凌霜,可渡苍翠山河是荏苒之,可流进茫岁月我自云巅,投进大地怀抱我不严寒,却畏光的温时光使我华消逝流使我激流荡落叶袭我的裙摆阳憧憬我到来霜啊你将去往方?仿佛是秋的无之王又如河在静静流淌不知觉你闯进我的心房我独自眺远方霜啊你是否是的使者?拯救他们子民来滋干涸的大带来微弱希望是的我看到了的光芒因没有露的徨,雪的茫所以你带希望离人世回到巅之上的堂光照耀地,你不驻足这里许几年后人们,看你的足迹旧叹息你离去可我如炬的目透过绣迹斑的铁窗望你化作烟云回忆的过

    周七斤2021-01-04

  • 超强透视叶寒免费

    最新章节: 小别胜新婚
    思想到郊外采集色泽缤纷的色泽覆盖本色上本色很渺小本色几乎看不见这才是最美的色泽作于201786村落半山腰一村落周边是树木掩映着春天绿阴遮盖着羞涩的少女秋天叶纷纷凋落村落裸露着是骨瘦如柴的老人冬更是将老人盖上厚厚的白絮作于201786

    冰寒烈2020-12-09

  • 南朝春色112

    最新章节: 对未来的准备
    青山未必锁飞燕老翅无端止画屏北望崇峰千嶂起东流绿水一川溟层云有意轻消散恰似春波刬玉萍风晓天帷何处聚莫因心事唤舟停

    封七月2021-02-23

  • 大逆转1906最新单章

    最新章节: 幼儿园世的,孽
    桂香犹未氤氤与忧郁摔跤胜了不告诉我的封号跟着乌鸦模索暗澹却被荷马困在斜坡精神在翻腾劈开冒烟小径用纸莎草记下那些颜色呵人生幸福生命香料都在这里

    五步曲2021-02-06

  • 小说落寞王子别忧伤

    最新章节: 九阳之火
    终于有一年,圣诞节的把戏黔驴技穷,在女儿我去过的格子铺里随便了一个花里胡哨的笔记和一只花里胡哨的圆珠当礼物,早上乘女儿没,塞到她的枕头下。那年,女儿对我们信任度差,我们用无数个“学”填满她的耳朵,跟在后的是我们自己的忧虑织的、现实版的狰狞将。给女儿送了十几年的诞礼物,布娃娃、文具、橡皮擦等等等等,每都以圣诞老人的名义,便那一年,我还问女儿圣诞老人会不会给你送物?女儿整个童年,这必到的礼物,是加长系的童话剧,圣诞老人一贴着女儿的睡梦,无影声地扮演着主角。女儿小的时候,到圣诞节,决心一夜不睡,想看一圣诞老爷爷的样子,但一次她都输给了瞌睡虫二零零六年,女儿说:觉得圣诞老人是假的,是人穿了那样的衣服装,圣诞老人踩到我的腿,我也感觉不到吗?怎会这么神奇!如果我要只小狗他会给我吗?我:不会,小狗装在袋子面走这么远,不闷吗?零零八年,女儿说:我困惑,世界上到底有没圣诞老人,他是怎么进我们家来的?我们班其同学都没有得到圣诞礼,他们说根本没有圣诞人,礼物都是家长送的你觉得今年我还会有圣礼物吗?我想让圣诞老送我一本书,我想要一嘻哈七侠传,还想要漫派对,还想要两只鸟,想要一匹马,但那是不能的,平常的时候我想的东西很多,现在一下又想不起来了。我很想时间过得快一点,马上到圣诞节。但我不想长,有一本书上说,不想大是因为小时候没有玩,不想长大是因为小时没有得到更多的表扬,想长大是因为长大了很苦。成年的辛苦,如果影一样罩向童年,此等苦是不是人世的错误?果我们今天的辛苦是为造明天的美好,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尚未确信美,却提前想象辛劳?借个遥远的角色帮我们赠欢乐,这个角色竟然力从心。二零零九年,女还差一个星期就问:今圣诞老人还有没有礼物我?我说:不知道,也能有。女儿说:是也可有,还是也可能没有?说:也可能没有,因为是大孩子了。对于圣诞人,女儿剩百分之一的想肯定他的存在,女儿在问圣诞老人是怎么进我们屋子里来的,她最一次问这样的问题。二一零年,我们从网上给儿买了一只硕大的毛毛,早上我拎着熊到她床,她终于是醒着的。后,女儿跟我说:其实我就知道这件事了。但女没有说这件事是哪件事我也没有问,这件事,后一点点幻想,谁都不在冷冰冰的冬天亲眼看拆散。二零零五年,美政府颁布一条为圣诞老开放领空的法令,这是听说的最童话的行政。儿曾经相信世界上真的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在圣节前彻夜奔忙,为每一信任他的小孩子赠送礼,驾着鹿车的老爷爷未露面,就隐没在慌忙疾的岁月里。我知道童话不住现实,我们圣诞节小把戏不足抵御女儿日月累的烦虑,那么,既现实频频寒意袭人,为么不给温暖的幻想腾一空间,哪怕只在这一天

    坠落世界2021-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