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副职至高快眼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特工重生在校园123

作者:大果粒
更新:2021-03-03 6:37:29

武侠修真热门

  • 超级山庄系统

    最新章节: 等着看戏
    《打油》吟浦园文/老路夕阳乐2020/8/24咏蒲园滔滔河水笼轻烟,一条玉带挂天边,桃李绽芳菲春光潋。亭亭仙荷争艳,岸芷丁兰鸟飞旋。舞榭歌廊画船,彩灯霓虹高悬。醉煞蒲园。

    乔衫2021-02-22

  • 都市全能弃少晴雪如梦

    最新章节: :直面挑衅!
    阡陌文/素手描红到渡口足足有五公里,所以要早早,天色还未亮,村庄清凉秋风刮过枝头,月亮还未去,露水湿了鞋尖。母亲着弟弟,牵着我一路小赶跑,轮船只有一班,我们须在轮船到达渡口前等候候船的人有时会很多,有只三两个人,挨挨地挤在起东拉西扯,偶尔也会遇熟人,隔着老远就喊母亲母亲露出极好看的笑容回,等到那个人靠近了就开低低地攀谈起来,她们边边笑,弟弟挣脱开母亲的,摇摇晃晃地走在码头上母亲就喊过来“别乱跑呀轮船马上就到啦,囡囡,着弟弟呀!”我想那时候我大抵是特别喜欢这样的时的,牵着弟弟软乎乎的手在微湿的晨光里等一艘船去见想念的人。我们坐上的时候,方才会觉得时间漫长,船舱狭窄,充斥着种味道,粘稠的汗味,刺的酸臭,弟弟调皮,总想高些看看船舱外的大河,想爬起来母亲就一手把他了下来,可是过不了多久弟弟又会摇摇晃晃地爬上凳贴着小窗向外看,其实了船底扑腾的水花,偶尔过装着泥沙的货船,并没特别的景致。可是我和弟却依旧向往那一扇小小的,天光一点点漏进船舱来大河莽莽,河两岸有青翠草木,再远一点有村庄,们的目光被那束光牵着奔,仿若天地越来越宽,多之后每当记起这一幕,我这大抵便是童年所谓的“幻与梦想。”所谓“相逢,后来我想大抵便是自己里那个特别的、印象深刻人,茫茫人海擦肩而过,铭记一生,就像船舱里坐母亲对面年轻的姑娘,麻辫子,安静的长,对着我弟弟温和的笑,弟弟哭闹她从包里摸索了一会,掏两只糖递过来,母亲推辞她说没关系正好哄哄孩子母亲有些不好意思催促着弟谢谢姨。她向我招手,绞着衣角怯怯地走过去,笑着说喜欢坐船不?我摇说不喜欢,船太晃,还看到外面。可是坐船就可以爷家,就可以看到爷和婆还有七坊街。她拉着我站她坐的长凳上,然后稍稍打开一点气窗,她说:你,只要一扇窗,我们就还以看到外面的大河,也许有更远的远方,不过,这间我们还是要经过忍耐和持,有一天,我们一定会达心中的彼岸,见到美好人,动人的事。小小年纪我懵懂而无辜地眨着眼睛向她,并不能够理解却出清楚地记下了这么句话。记得船靠岸时我竟然趴在腿上睡着了,上岸后我们自分别,母亲牵着我和弟走在人群中,我甚至并没回头去寻找她,没有一丝恋的不舍,这短暂的相逢我们的情感仿若也存在那舱狭窄的一隅,相互慰藉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象关于岸,关于远方,大抵这跋涉水,隐忍坚持,不断地自己抛入人海又从人海中自己分离出来,便是缘了相逢一说,我们却终究要直向前走,不回头,心底又隐隐期待一个圆满。爷马路对面的汽车站边上摆球桌,趁着客人打球的空,坐在一边抽上一根烟,刚点上,便看到码头上往走的我们,于是忙起身小着迎过来,举得高高地抱我旋一圈,放下,又抱着弟旋一圈,然后接过母亲中的包袱,牵着我们去汽站边的馄饨摊上吃馄饨。人喊着要码球,又忙不叠跑到台球桌边,隔着摊子声喊孩子们肯定饿了,让家煮大份的。这个时候大午后三四点的光景,七坊上的人群还未散去,有着动的“人气”,馄饨摊上大锅一揭开,有一大圈白的雾气向四周散开,骑车过的一个青年打着车铃,着口哨从街角一溜弯的穿,刚到站的人们在三三两地向外走,偶尔有一个停来问停在边上送客的讨价价,爷的球盘已经开了第局,我和弟弟还在吃着喷的小馄饨,母亲已经在帮爷看台球摊,而爷已经在壁修车摊上和人杀开了棋。周遭熙熙攘攘,事物杂,仿佛一切都失去了章程又凸显出奇特的井井有条后来我想这大抵是一种非奇妙的感受,阡陌人世,物自然,矛盾而合理。天渐渐暗下来,爷收起棋盘催促着母亲带我们先回家说婆看见我们肯定高兴的得了,说晚凉了不能把我两个小东西冻着,他一个在守一会,说不定能多守几块钱,然后捏着我的脸说:“多守几块钱,给我家囡囡买熏烧吃”,母亲肯,坚持陪着爷一起等,我们小孩子顽皮,不怕冷爷也不坚持便随了母亲。和弟弟围着台球桌来来回地跑闹着,一会功夫便腻来,扯着爷讲故事,有时,爷会拉着我们坐在凳子绘声绘色地讲“八仙过海,弟弟奶声奶气地拍手叫好好好,就讲八仙棺材”故事还未开始讲,就惹得和母亲一顿大笑,爷无限柔地抱起弟弟坐在腿上,着他的小鼻子。有时候却讲故事,只抱着弟弟坐在桌上,把摆好的球外面的角框拿掉,任弟弟把台球球桌上滚来滚去,一不小滚进一个球洞里,爷就假大声拍手鼓掌,弟弟被逗咯咯笑,身子在球桌中间倒西歪。每每这样的时光仿若就真的是一种守候,了一种温馨的宁静,即使那三两个晚来的客人来也同于白天的喧嚣市侩,安的白炽灯光落在球桌边,着球杆的那个人弯下腰,准洞口,半趴在球桌上,一种专注的认真,光阴仿纸屑纷纷落下,落在那个的青春,又落满了一个孩的童年,有着耀眼人心的芒。大抵我们这一生都是寻着那一点光亮奔跑的,论是傍晚时分时门户后那点昏黄的灯光,还是黎明晓前那一缕微微渗透的天,都让我们生出无穷关于追逐”的脚步。就像天色全黑下来后爷收拾好球盘盖好油布,用一把大锁把腿锁在路边的柱子上,牵手带我们回家,远远的便见屋里亮着的光,想象着坐在灯光下带着老花镜给们纳布鞋底,桌上的饭菜有着微热,丝丝缕缕的饭,于是我们的脚步便不由主地快起来,急促地往回,仿若奔着一个归属,那一直有等着我们的人,那一直有我们期待的事物美的打开。就像我们在黎明分出发,脚步不停头也不地在晨光里奔跑去码头,不及待地去见远方的人和,前面是一望无垠地天地仿若一张开臂膀,就和世扑了个满怀。从某一个幼的清晨起奔赴前程,一路风破浪,而在我们的身后却又始终有一隅避风港湾夜夜亮起点点星光,等待们满身风雨的归来。注:"千"是空间概念,指南北方向。"千"字从人从十(出自说文解字),表示"人起步走":往南是人生的方向,往北是人死的方向。"百"是时间概念,指把从日出到下一个日出之间的时间划分为一百刻(请参阅"百刻制")。因此,"千百"一词合成了类似"时空"、"宇宙"的概念。

    云图2020-12-15

  • 穿越宁采臣全文下载xt精校

    最新章节: 射破天际的光柱
    第三十二章大家都知道,欧阳梅芳不但是刚刚入校时军训排的排长,还是明星班的班长,又是学生会主席。她除了自己的学习之外,要比别人负担更多的事情。什么体育比赛,文艺汇演,同学们的联谊,还有一些疙疙瘩瘩的问题,诸如此类的事情使她忙之又忙。这几天真有几件事情摆到了她的面前。欧阳梅芳对钱欣的举动至今百思不解,她的付出并没有换来钱欣的诚心。那天,钱欣到她家的时候,她只知道百般的照料她,并没有听到她和郭勉所说的话中的蛛丝马迹。那天晚上,她又问过几次,可钱欣怎么也不提自己父母的事。欧阳梅芳虽然也了解一些,但又不好直说。她想,钱欣的思想够痛苦的了,决不能再在她那受伤的刀口上撒上一把盐。她尽量的使钱欣安静,回避着少和她交谈。第二天,钱欣早早地起了床,撂下了一句:“梅芳姐,你可一定要信守诺言呀!”就离去了。虽然她一到学校就有一大群人围住了她,七嘴八舌问这问那,但她只是笑一笑,没有提到钱欣一个字。过不多久,欧阳梅芳又接到学生会的通知,参加会议去了。这一次,东方电影学院提出了学生会如何组织学生迎接新春佳节的要求。根据这一要求,欧阳梅芳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一点谱儿,但她还是要倾听倾听同学们的意见。这些小姐们可不是好惹的,她们能说会唱,又有近半年的电影表演历史,你让她们怎么出台都不会成什么问题。能不先到她们中间去让她们发表发表高见吗?除了欧阳梅芳之外,本来钱欣也是大家公认的最俱潜力且又有港台风情的东方电影学院最优秀的歌手。这在以前角逐明星班和几次的小型联谊会上同学们就已经对她有了定论。以前当涉及到这样的问题时,总是钱欣第一个发言,而且欢呼雀跃,可今天,当欧阳梅芳提出这个问题时,她却在一旁沉默着,沉默着。快嘴的乔娇也是当仁不让者,但她在礼仪上还是蛮讲究的。她不失表现自己的机会,也总会要给人面子。她知道钱欣有难言的苦衷,却又不知道她苦在何处,心里好不为她难受?她是一个崇尚快乐的人,所以她也喜欢别人的快乐。现在,她实在是沉不住气了,就推搡着钱欣:“欣姐,你说嘛,你是唱歌还是跳舞?”钱欣把头摇一摇,淡然地看着大家笑一笑。“欣姐呀,今天你不说话,你可就没有登台的机会了。”乔娇还在幽默的逗她。“乔娇,你甭管别人,还是发表你自己的意见吧!”郭勉怕惹恼了钱欣,故意引开了她。“要我说嘛,梅芳姐,春节联欢会,就来它个百花齐放。”乔娇作了一个欢快的动作,“要不拘一格,我们可以唱歌,可以跳舞,还可以……,啊呀,话都让我说了,反正呐,这次我要在东方电影学院成为梅芳、钱欣第三。郭勉姐,你敢跟我比吗?”“臭丫头,你可别神气得太早,如果让我们抢到前头,你可就无地自容了。”郭勉看一眼孟圆,“孟圆,这次我们和她比试比试。”“这次呀,我们明星班一定会在东方电影学院得头奖。”欧阳梅芳知道孟圆的心情,再特意逗一逗她,“孟圆,这次可要鼓足勇气啊!”欧阳梅芳把同学们的意见带到学生会上,最后拟定出了具体的方案,文艺干事赞口不绝:“梅芳姐,这太好了。”“大家满意就是我们成功的因素之一。”欧阳梅芳也非常地高兴。就在欧阳梅芳到餐厅吃午饭的时候,高伟追上了她:“梅芳姐,我们一起进餐好吗?”“怎么,饭卡没钱了?”欧阳梅芳和他开着玩笑。“没钱就找你吗?”高伟反问一句。“好了好了,请你不要反驳好不好?今天管你饱。”“不管就行吗?梅芳姐,你是不是减肥饿肚子了?我们以前说过的事情你准给忘得一干二净了。”“高伟,我们边吃饭边谈好吗?”“你请吗?”“我请。”“啊呀,你真的以为我跟你要饭吃吗?”“你是……”“逗一逗你嘛!”“高伟,几天不见,你可耍起滑头来了。”“梅芳,还是我请你吧!”欧阳梅芳确实已经有一些日子没有和高伟相聚了,要不是有那么多的事情缠着她,不见高伟的面她可真有些寂寞。自从她对高伟的同情,到对高伟的爱恋,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欧阳梅芳是一个怜悯弱者的人。这种潜在的情感素质,是伴随着她的童年渐渐成长起来的,还应该感恩蒙山沂水,感恩在那里劳作的淳朴的人们;还有欧阳志华和林枫的谆谆教诲。总之,欧阳梅芳总是能在任何时候,从任何人身上吸纳那些善良的品质。那一次,她跟父亲在校园里散步的时候,曾经把自己对高伟最初的感觉讲给了他,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会是了解女儿的。要不,欧阳梅芳怎么会告诉他呢?现在情感的发展,爱意的萌动,还能再讲给他听吗?若是他听到的话,他会不会还和从前一样?他会不会改变态度,怒斥女儿?“梅芳,来来,你在想什么?”高伟端着饭菜走过来,“看,这饭菜准对你的口味。”“啊,高伟,可好了。”欧阳梅芳悄悄地收回了刚才的思绪,“现在,我们边吃边聊,把你要说的通通说出来,好吗?”“梅芳,你要堵嘴也堵不住的。”高伟看一眼欧阳梅芳那红润的面庞,“那……我可要一件一件的说给你听了。”“说就说嘛!我洗耳恭听。”欧阳梅芳灿烂的笑着。高伟虽然和欧阳梅芳同在一个校园,见面的机会也不少,但他总是要把自己向欧阳梅芳说的话抑制着。在训练场上,他给明星班的小姐们买过解渴的冷饮;在训练之后,他还大摆阔气的请明星班的小姐们吃饭。可他总是逗着大家乐,逗着大家玩。他没有想到抽空儿和欧阳梅芳多交谈交谈,多沟通沟通。我们知道,时间会改变一切的,人的情感也是如此。自从高伟被欧阳梅芳从大海的浪涛里托起得救之后,高伟的感激之情自不比说。就是以后在漫长的学习生活中,欧阳梅芳对他的帮助也深深地温暖着他。他经常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去品味她,揣摸她。他在心里用各种各样的比喻来形容她,又肯定又否定。有时竟自己笑自己哩!我可以爱她吗?她会接受吗?这是不是太危险了?是不是会伤害她呢?她救过自己的命啊!这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吗?难道我还能再奢求她的爱吗?这些日子,他的脑海总是在翻腾着。现在,高伟的头脑似乎有点乱了。他想开门见山地表达他的心情,可一想这不是时候,也不是地方。还是谈一点别的吧。就把一口馒头咽了下去,说:“梅芳,钱欣家的事解决了吗?”“钱欣?你怎么知道?”“岂止我,不少的人都在议论。”“现在她的情绪刚刚稳定下来,谁知以后会……”欧阳梅芳焦虑的神情。“这对钱欣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高伟叹一口气,“梅芳,你说,以后钱欣的生活来源怎么办?”“这肯定是一个难题了。”“梅芳,我们的明星茶啡屋还搞不搞?”“啊呀,高伟,多亏你,我还真把它抛到脑后去了呐!”欧阳梅芳高兴起来。“梅芳,你相信我吗?”“怎么不相信?”“那我就去跑地方,跑工商,跑税务。连房屋的装修我都全包了。到时候你尽管带着明星班的小姐们去卖茶,卖咖啡,去唱,去跳好了。我不要你们分文。”“为什么?”“你想,明星班有那么多的特困生,像郭勉,钱欣,孟圆,只要能把赚来的钱用在她们身上,我就心满意足了。”“高伟,你真行!若是成功,明星班的小姐们可要给你记大功了!”欧阳梅芳和高伟边吃边谈,餐厅里已是空旷无人,高伟看看四周,终于鼓足了勇气:“梅芳,我……我……”“你还有话就直说嘛!”“梅芳,我怕你不能接受。”欧阳梅芳看他那尴尬的神态,心里已经知道了他要说的话,就说:“我呀,没有不可接受的问题。”“真的?”“真的!”“梅芳,我们今天晚上到海边散步好吗?”“散步?到海边?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三洋2021-02-03

  • 南山隐

    最新章节: 调查任务
    第二十八章随着时的推移,钱欣的情越来越反常了。从前她的谈吐中,欧梅芳好像看出了一端倪,但使她变化根本原因,欧阳梅可真是摸不着头脑那天高伟请吃,应说是小姐们十分高的。她们纵情地说、唱歌、跳舞,把训的疲劳一扫而光但钱欣坐在那里,是不言不语,不欢喜。“钱欣,你这怎么了?”钟倩冲喊了起来。“人家伟好不容易把我们来,你总得给一点子吧?”乔娇又插了嘴。“钱欣累得,你们不要这么急嘛!”郭勉打着圆。“梅芳,你该说说嘛!”高伟看着家。“大家很好,我说什么?”欧阳芳由于军训变得有又黑又红的脸上泛笑容。“梅芳姐,来一个祝酒辞,让家高兴起来。”孟的声音。“那好吧说不上什么祝酒辞”欧阳梅芳端起了满红葡萄酒的酒杯“为小姐们的精诚结,为小姐们的努拼搏,为小姐们取的优异成绩……干!”“干杯!”“杯!”“干杯!”……”大家都站了来,将杯子同时汇到一起,在这短短非常静寂的时刻,脆的碰杯声是那么悦耳动听。第一个饮而尽的是钱欣。在她把伸出的酒杯回到自己胸前的时,她笑了:“高伟对不起,真的,我应该高兴的,在训场上我不是抢过你给梅芳姐的雪糕吃吗?姐妹们,我…多亏有你们,也许后更……更需要你的关照。梅芳姐,……大姐,有你…以后,我……我高……”大家几乎是同时,喝下了杯中酒。尽管有的是用水代替,但她们都乎感到了酒的威力“钱欣,你喝得很劲嘛!这些日子,可真佩服你,训练上你坚持得很好。欧阳梅芳尽量避开及她情绪的话题,山地训练的时候,可真把我感动了。大家鼓起掌来。“欣好样的!”“钱好样的!”“姐妹,为了你们的好心我敬你们一杯!”欣的情绪被推向了潮,动情地看着欧梅芳,“梅芳姐,,姐妹们,干……杯!”现在,有谁够知道钱欣越发苦的心情呢?在她的妹中,也许只有欧梅芳每天都在留意她,但有些事情欧梅芳也并不是完全楚。在她一连几次回家之后,她已逐掌握了她父亲所经的商场的状况。那令人不堪设想的境,有几个效益越来差,还有几个在不亏损,几乎就要倒了。她想了很多,想是不是自己能帮父亲挽回残局,再雄风,但她又否定自己。她,还算是孩子,怎么会有力狂澜的力量呢?不不会的。天气越来寒冷了,钱欣时常个人走在寒风中,恼地思索着。一天一个意外的电话将推向了深渊。“喂你是钱欣吗?”“的。”“你知道你亲最近在澳门赌博事吗?”“你说什?!”“我们是想诉你,他的最后一商场已经输给我们,不信你可以来这,我们还会把一些的事情告诉你的。姐,你还是来走一吧!”“我不信!信!!不……”钱撂下了电话,疯一的跑出了宿舍。宿里没有别人,那天果宿舍里有别人的,事情也许不会像来发展的那么糟。欣来到她父亲的商门前,发现那里的务小姐已经不是她悉的人了,而且很客气的挡住了她的路。“你们为什么让我进去?!”钱咆哮的声音。“进?没有老板的话能你进去吗?!老板经说过,你是一个殊的顾客,是要老亲自说话的。”“是我们家的商场,们家的!!你老板什么东西?!要我去!要我进去!!钱欣不顾一切的硬往里闯。“钱小姐你还是冷静一些为,要是这样,她们不会让你进来的。门里一个黑脸胖子阴阳怪气的声音。欣更加愤怒了,还不顾一切地往里闯冲着黑脸胖子大喊“原来是你?!黑狼,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钱姐,如果你不守规的话,我可就对你客气了!”黑脸胖的声音更加狰狞。你这个混蛋!混蛋…”钱欣已是气极竟昏倒了下去。“板!她……”有一服务小姐在喊。“她妈的喊个屁!让死在这里肮脏我吗!快!快把她弄进!!快……”这个脸胖子是一个五毒全的人,名叫祁仁因为他浑身上下长黑,人们在背后都他黑狼。钱欣的父钱常友原先就是在任厂长的工厂里工的。在东方市,小市民,大到市长,乎是无人不知,无不晓。黑狼出身于个工人家庭,靠顶父亲进了工厂。他一个普通工人,成车间主任,又成了所在的那个国有工的厂长。一个好端的厂子,在他接手到几年的时间里,成了一个亏损企业以至于最后的彻底闭。工人是苦了,这黑狼呢?他不但足了腰包,而且没承担任何法律责任逍遥法外。一天,狼在海滨浴场遇到那个因对他不满而愿辞职(那时还没下岗的说法)的钱友。“钱老板,你几年可发了?!”黑狼!”钱常友早知道工厂已经倒闭祁仁也已经不是什厂长了,并且早已他恨之入骨,不客的说,“再发,也不了你呀!那么大一个厂子,不都装你的腰包了吗?”钱老板,你在厂的候,虽然给我提过多意见,又多次带到市委去闹,但我你没意见,你直,佩服你!”黑狼恶狠的声音。这黑狼是狼的本性,在工的时候,他不止一的要除掉钱常友,到他自愿辞职,这渐渐的压抑住了他心头之火。但他没一天不在司机寻找除掉他的机会。钱妈妈的“出走”,是他最初的也是极狠毒地行动。现在仁已经沦落市井,知道,钱常友对他子的事还一直蒙在里。一看到他仇恨钱常友,他心头的恨又复燃了,而且步步的设下圈套,钱常友走向死亡。算你还有记性。”常有狠狠地瞪了他眼。“是呀,要是前采纳你的有些建,也许工厂还会维一阵子的。现在破了,可真是难堪呀可老钱呐,我真的有花厂里的一分钱!”“黑狼,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信的。”“钱老板这都是真的,我没半点骗你的。”黑斜睨着眼睛,望着滨浴场上窜动的人,“老兄,我现在到了穷途末路的地了,看在我们曾是友的情分上,以后商界就全靠你了。“我?”钱欣的父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曾是我的领导我怎么会有你那本?”这一次,祁仁想向钱常友讨一些面,但他竟没有想他想错了。好一个折不弯的东西!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从此,黑狼总是想设法地接近他。这工人出身的商界骄,怎么能抵挡住这五毒俱全的人呢?是,一个个最恶的谋便出炉了,以至这最后的结局。过好长时间,钱欣才昏迷中苏醒。但她现,自己不是躺在上,而是躺在一张发上。在她对面坐的竟是黑狼。“你黑心的,你给我说楚,你们搞的什么?!”钱欣站了起。“钱小姐,你还冷静一些为好。”狼没有一点笑容,我们既然请你来,是要和你讲清楚的四平,拿来!”“……”应声过来一年轻的服务小姐。这就是我要告诉你,一切证据都在这。”黑狼晃了晃手的东西。“证据?不相信什么证据!钱欣咆哮着,但她心里却冷静了许多她想,莽撞是解决了什么问题的。“小姐,请你放心,国是一个法制国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法的。当然,该做情的事我也会做的不过,事情我还是和你说清楚……”你说!你说!!”你听吗?要是不愿听的话,你现在就以离开这里,要是意听,你必须帮我一些事情,而且这事情对你还是有好的。”“有屁你就!”“钱小姐,那对不起了。”黑狼笑了一声,“你看这是经过法律公证证据,你父亲的商打价偿还了向我借欠款。”“胡说!说!!胡……”钱愤怒地站了起来。钱小姐,你要是不,我可以奉陪你到院去。再说,你的亲也许还活着,要有一天他和你见面话,你还是可以向问清楚的。”“你你们将他怎样了?”“我们也想见到,不过,他在澳门完之后,据说就离了大陆,去找你出的母亲了。”“我亲?”“你们父女能已经把她给忘了不过她现在还活得好,只不过她和你亲的怨恨太深,又你没有建立起什么情,所以她不会和们见面的。”“她哪?”“她……”你告诉我!快告诉……”“钱小姐,只能告诉你这些。还是那句话,商场事你尽管去问,去。”这时,黑狼猛叫四平的小姐递过的东西塞到了她的里,“这是你父亲公证书,他让我转给你,免得你不相再为此事去伤脑筋还有,如果你不胡,你母亲的事我有个朋友也许能够帮你……”“你?!鄙的东西!!

    伯振羽2020-12-16

  • 好想和你在一起电视剧免费观看

    最新章节: 疯狂的无奈!
    宁的婚期越来越近,今晚他又遇到了萧,想把结婚的消息告诉她,又怕成为这个敏感女子孤独的衬托.犹疑间,萧却问起了他逃避的话题.他告诉她."恭喜你!不给张请贴吗?"显然萧的心情没有宁想象中的沉重."谢谢!哪里不给.怕请不到嘛!"呵呵,谁都知道生活中这种寒暄会有几分真?何况他们这是在网上."我是认真的呢,算命先生说我需要沾沾别人的喜气,好想连自己一同嫁掉(一个灿烂的笑脸)""好啊,我这屋里还住这另外一个单身呢."也许是因为萧的轻松,宁打趣的和她附和着,这样的氛围他们之间还是第一次."呵呵,结婚是不是很烦琐的事?要准备好多东西.""这个嘛,也不是吧!""最重要的是准备好'献身精神'!""那结婚的都是勇士喽!""呵呵,也许!""再次祝福你.要下了!""拜拜,晚安!""晚安!"萧下线,宁思索会儿这个有点琢磨不透的女子,也就睡下了.

    灌江明月2021-02-24

  • 电影世界大穿越txt百度云

    最新章节: 最后的了断
    七夕七巧佳节渡鹊桥,盈水间相逢草。别离心绪旧来,几许欢情在今宵。PS:七夕节到了,牛郎走过鹊搭成的鹊桥。在天河的盈水间与织女的相逢草草束。别离的时间到了,惆的心绪再一次袭来,无力挡,有好多好多的欢情在个难忘的夜晚啊

    塑料壳2021-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