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盛宴巨匠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影后今天拍戏了吗

作者:修身
更新:2021-03-03 6:25:55

都市言情热门

  • 怪兽旅行团

    最新章节: 逃走
    编辑们:你们好。来到原创文学网已一年有余,在这段时间里,读到了许多文友的好文章,从这一篇篇文字里,不仅领略了文友们非凡的才思,更被文友们一颗颗热爱生活,乐观向上的心所感动过。墨栌姐,空谷幽兰,梦醒白楼,还有我们的主编心无寂寥等等文友,你们的真诚善良,智慧旷达都使我看到了生活更多的美好,也让我更加体会到文学的力量和真谛。真的很谢谢。今天兴然所至,在手写文字板块发了自己的一份手写字,很荣幸得到大家的鼓励和肯定。文友不炎不灭建议我申请该板块的编辑,虽有受宠若惊之感,但恐难以担任。只是在与不炎不灭文友交谈时,他说请我申请编辑,支持他的工作。我深深感动。不炎文友是将本是志愿的工作当成自己的义务和责任来担当啊,我能感受到不炎文友那颗对文学,对书法和对所有文友真诚不灭的心。所以,我申请担任手写文字的编辑,也让我为文友们一点微薄之力吧。我知道,我资历尚浅,并且对于编辑的工作也很陌生,但我希望加入你们,学习和服务,让我们一起支持原创,传递美好。申请人:孤月当空2015.4.13

    飞白先生2021-01-09

  • 穿梭诸天

    最新章节:
    90后一枚,希望成为散文版或是对联的版主!我觉得,主并不一定是要在坛中发表多少作品而是应该在自己的块中多多的互动,和来到论坛中的人各种各样的互动交。

    烟灰2021-01-04

  • 北洋枭雄

    最新章节: 军人气节
    “小雨你扶他回去,别让他醉倒在街上。”小雨说:“好的。”于是,其余三人都各自走了,只剩下小雨和林怀慢慢地一摇一晃地走在街上。过了半小时,寒风吹醒了林怀。林怀忙说,“没事我自己能回去。”刚说完,林怀就在街旁呕吐起来,吐完后,小雨扶着他终于走到了宿舍。林怀马上往床上一躺,呼呼地睡了过去。小雨赶紧拿毛巾给林怀擦了擦,然后给他盖被子,自己拿出随身听学起英文来。窗外皎月明照,月光如水,操场上已没有人影。这时,一个女生匆匆地回来,小雨定睛一看是李颖身旁还有个男的。张琦还是每天骑车去上班,她现在在图书馆里很闲,每天整理整理书籍,偶尔会有同事来借书,张琦就和他们聊聊。一天,小雨回家拿生活用品,张琦叫住他对他说,“你叫几个同学到我这里来复习功课,你看好吗?”小雨说,“好吧,那么明天晚上我们来。”小雯说,“不会的,也许他想一个人静会,过后会理你的。”雷雷说,“但愿如此,我希望我们能考个普通大学,毕业后在城里找个工作,然后结婚,我也就满足了。”小雯说,“你们肯定能如愿的,你在学习上不懂的可以来问我的。”雷雷拿起肥皂拼命地搓起来,一把一把地搓,然后再清洗干净。小雯说,“我也洗得差不多了,我帮你晾衣服。”雷雷说,“谢谢你,小雯。”小雯把她们的衣服晾上绳子,两人拿着饭盒去食堂吃饭了。小雨呆在宿舍里背英文,朗朗的读书声惊动了老马。老马说,“你能不能轻点吵死了。”小雨见他不高兴,就跑到了操场上去背英文。林怀也下了楼跑到操场去对小雨说,“老马最近被我发现经常往云云家里跑。”小雨不解地问,“他去干嘛?”林怀嘿嘿地笑道,“据说,他喜欢上了云云。”小雨大声说,“真的,这怎么可能?”林怀捂住小雨嘴说,“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第二天,小雨宿舍来了一位新同学,也是从乡下来的,这人不胖不瘦,不高不矮,进门就说“大哥们,你们好。”小雨帮他整理好东西,那人坐在床上说,“我从乡下来,分在高二(2)班,请多多关照。”林怀说,“应该的应该的。”林怀说,“我老家在河北,那里风很大,我妈是超市营业员,我经常去我妈那里帮我妈整理货架。”张琦说,“我家小雨也挺乖的,小时候可讨人喜欢了,见人就叫阿姨叔叔。”林怀说,“小雨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约好一起考大学。”张琦说,“你们一定能考上大学,你们都是好孩子。”老马插话道,“我不想考大学了,我要去流浪。”他的话吓了大家一跳,以为他在开玩笑。说着,他们就走出了工厂。第二天,来了新的历史老师是个戴眼镜的书生,他讲起课来可是天南海北,说得同学们如坠雾里。天气渐渐地热了,学生们都换上了春装。小雨也穿了一件运动衫,套了一双白色运动鞋。体育课大家在操场上打球,练习跑步,女生在一旁闲聊,体育老师忙着给学生们捡球。小雯对李颖说,“你想考北大哲学系有把握吗?”李颖笑着说,“是啊,别人能办到我也一样能办到。”中午,小雯和雷雷一块在洗衣服。雷雷说,“林怀最近不离我,一个人在图书馆苦读。”又过了一个月,高二四个班分班了,两个班级文科,两个班级理科。小雨、小雯、李颖、林怀、王蒙被分在文科班,新来的那人和老马被分在理科班。小雨在高二(2)班,老马在高二(1)班,学习越来越紧张。小雨整天在宿舍,教室间忙碌,人也瘦了不少。老马天天往云云家里跑,他总借口问历史题,其实是想跟云云聊天,云云也不知道其中的关系,耐心地帮他复习。同学们中也在传老马喜欢上了云云,小雨装作不知道,只是在旁边听他们瞎传。一天,老马终于鼓起勇气对云云说,“老师你以后能当我的知心朋友吗?”云云说,“我现在就是你的知心朋友。”老马说,“我指的是恋爱朋友。”云云明白了,想了想说,“老师已经有老公了,你会找到一个称心的女朋友的。”老马说,“我不会,那些女生实在太幼稚,我不喜欢那种。”云云说,

    猪皮香2021-02-16

  • 我跟着警察师傅办鬼案小说

    最新章节: 连番击杀
    尊敬的站长、副长及各位管理员人喜欢唱歌,想请到词曲音像版职编辑,以便向圣老师和其他编同仁学习!可否请网站管理员考一下。谢谢!水空20180227

    夏天的傻子2021-01-03

  • 灵殊祈天卷

    最新章节: 武装泅渡
    低下了头。战友之间的情谊随着那些阵亡的将士,也就被带走了。对王江排长来说,不管和他感情好的或者较淡漠的战友,都是他的兄弟。他的心悄悄地在滴血,他多么想牺牲自己,让他们活着。王直连长感慨:“他们是多么好的战士,指挥官!”“是啊!”“王江,我们不能老是在这里叹息。我想,只有坚决消灭美国侵略者,这才是战死的将士希望的事。”“嗯,”王江排长就不在说了。过了很一会儿,他望了一下远处的山,觉得朝鲜的山水多么美丽怡人。心情也缓和许多。刚才的难过,也就被一种舒畅的心情取代了。倒并不是说,他的心情转得及时,他只是要记在心里,和连长,战友用胜利来记住他们的。“连长,这朝鲜的山多好看”“是啊!那么美的山河,被侵略者践踏,哪里的贫民又要倒霉了。”连长这话使王江排长想起了哪里的贫民。也就一下想起连长不久前还在朝鲜老乡家养伤的事。并很想知道。他知道这事要是别的战士问,连长不一定告诉。“连长,你不久前在老乡家养过伤吗?”“这又什么好说的。”“连长,连我,你都不说吗?”王江排长以为连长不想谈,就有些显得不甘心。要马上走开。其实,连长知道王江是故意激将他。是啊,他和王江排长是最好的战友,就如同一人。他怎么会不说呢?“好吧,”王直连长说:“在白马山上,周占海为救我,被敌人的机枪打死。下山,又遇上美军的巡逻。我让小陈快走,以免两个人遭遇不测。之后,我又肚子受伤,被贞玉和阿妈妮救起,背回她们回家。她们日夜照料我。为了给我买药和鸡蛋等,贞玉还摔伤了她额头。她们让我吃鸡蛋,和鸡。自己吃小菜,.....说到这里,王连长哽咽了他垂下了眼帘。王江排长说:“我觉得你,人也长胖,身子比以前健壮了!”“那都是朝鲜老乡爱护志愿军的情谊。”“怎么,都让你遇上了,怎么我没有遇到!”王江排长不禁羡慕起来。“哎,朝鲜老乡真好!”王直连长眼里再一次有一丝泪花。他用手擦净那一丝眼泪。又说:“后来,我要回连队了,阿妈妮很舍不得。但不知什么原因,贞玉有事走开了。阿妈妮还把我送到村口,一脸不舍。”说到这里,王直连长又一次哽咽。正在此时,战士,陈富贵跑来,兴冲冲说:“”连长,排长,朝鲜老乡给我们送东西来了。“一听这事,王直连长极为意外。朝鲜老乡又给志愿军送东西。他觉得一定要更加热忱的接待他们。没有朝鲜人民的支援,就没有中国志愿军的一切。王直连长立即对王江排长说:“走,王江,我们去接朝鲜老乡。”“那快走吧,连长。”于是,他们回转身,朝山边快步走去。三十二王直连长,王江排长赶到山边。王连长见是:阿妈妮,贞玉,还有挑着沉甸甸的箩筐,满是米,肉等食品。的一位大叔。正向山上非常劳累地缓慢走上来。他们两个还有陈富贵,沿着下山的小道,跑下来。到阿妈妮面前。王直连长首先,向阿妈妮敬了一个军礼。热忱而满怀感激说:“妈妈!”“志愿军同志。”阿妈妮母亲般地温和,疼爱的目光,不断地瞅着王直连长,仿佛看着她的儿子似的。王直连长立刻向阿妈妮介绍:“妈妈,这里一排长王江。”“阿妈妮!”王江排长立刻向阿妈妮敬了个军礼。阿妈妮招呼王江排长。她觉得,王江排长和王连长一样。纯朴,健壮,真诚。脸上尽显正直,耿直,刚直的面容。阿妈妮高兴中,觉得忘了什么。就像他俩介绍道:“这是,金大爷。”于是,王直连长和王江排长走近金大爷,一起向金大爷敬了个军礼。王直连长赶忙对小陈说:“小陈,快帮金大爷挑罗筐。。”金大爷说他能行,小陈要坚持挑罗筐。......于是,王直连长带着王江排长走到贞玉姑娘面前,王直连长满怀感激,微笑地招呼贞玉姑娘:“贞玉姑娘”贞玉姑娘向前走近王直连长。一双纯洁,晶莹眼睛,深情地瞅着王直连长。就像清澈到底的山泉。一样。凝神地注视着王连长。而且,倾注了深深的思恋和爱慕。仿佛,她每一秒钟都在思念似的。她不愿意移开见到王连长的喜乐之极的目光。要立刻和王连长融为一体。从现在起,就不分离似的。'这是,王江排长”王直连长是无法洞悉贞玉的心思的。只觉得,贞玉高兴。同时,他也很想,把自己的亲密战友王江介绍给贞玉认识。只是,贞玉连魂都附在王连长的身心似的。像个聋子一样。无反应。阿妈妮忙用手碰了碰女儿。贞玉才回过神来。忙说:“你好!”并笑笑。给人的感觉,她在想着什么,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件事上。又好像被什么迷住了,还无法回到现实中来。见大家都站在小道上。王江排长,觉得不能总是这样。毕竟,老乡走了很远的山路,累了。对王直连长说:“连长,咱们让老乡到连部坐吧。”“好吧,阿妈妮,金大爷,贞玉咱们去连部。”王连长说。于是,他们一起去王连长和他战士们的连部了。在简易的山洞里。王直连长请阿妈妮,贞玉,金大爷坐下。歇一歇。并表示对朝鲜人民的感谢。阿妈妮,金大爷都说还要多支援志愿军同志。而贞玉时刻都在瞅着正热情与妈妈,金大爷交谈的王连长。却被王江排长注意到。贞玉就羞涩地低下了她的头。右手放在左手上。默默地看着地上。王江排长是结了婚的男人,他看见贞玉姑娘闪动着炽热的爱的目光,他感觉到:贞玉的眼光,是一团燃烧着爱的火焰。于是,王江排长用手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连长。王直连长转过脸来,见王江排长想对他说,又不好谈,有一丝神秘的样子,莫名奇妙地问:“王江,什么事?”王江排长狼狈地不吭声。只好拿起桌上的盅,喝了一口水。掩饰难堪的心理。见王江排长不说话。王直连长又转过头,与阿妈妮,金大爷聊。王江排长得这时让连长知道贞玉姑娘的心思也不是时机。而且,从连长的反应和神态来看,他是没有意识到贞玉姑娘正在爱他。王江排长在为连长惋惜。有姑娘喜欢他,而他却毫无察觉。如果,现在向连长谈贞玉,会更难堪的。他认为,过后再找机会告诉他。这时,贞玉站了起来,显然,她似乎没心思聊。王直连长见贞玉要出去。就对她说“贞玉,你要出去吗?”贞玉点点头。见她要出去,王连长又回头,陪金大爷,阿玛尼谈话去了。贞玉向洞外走去。当她走到洞口时,又回头看了一下王连长。就出洞去了。

    阳清随2020-12-11

  • 虫危

    最新章节: 周泰和蒋钦
    昔乃孔子鳖。秋。池鳖啸之曰∶“饥?”对曰“腹枵甚!”饵以。愤然∶君子不素兮!”遂肉。曰∶如何?”无语,大朵颐。毕其鳖怒目视。夫子∶“饥乎”鳖长啸声,腾空去。孔子曰∶“人也!

    清清池2021-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