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钉子户九祯全本免费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时光与你都很甜林星辰身世

作者:joymad
更新:2021-03-07 6:36:50

纯爱耽美热门

  • 蓝全部归你电竞类似小说

    最新章节: 凑钱做买卖
    胡家百年的老房租给赵强家住。最近,赵强和妻子老听到堂屋里有动静。“嘭,噼啪!”妻子小凤又睡不着了,叫赵强快出去看看。赵强只好又出去看,可是外面就一个老式的大橱柜,几个沙发,其他没什么,更藏不了人。赵强只好又回去睡觉。刚要睡着,外面又响了,动静很大。赵强和妻子无法入睡,心里感到很害怕。以前虽然有老鼠活动,但从来没有这么大动静,肯定不是老鼠。不是老鼠,那会是什么呢?会不会是鬼敲门,不像,声音好像是从柜子处发出的。赵强越想越害怕,心里一阵发怵。赵强不信迷信,不相信世间会有什么鬼怪,可眼前的事情怎么解释。熬了两晚上,赵强和妻子无精打采,双眼血红,快要神经崩溃了。妻子在柜子上点上香,乞求菩萨保佑。晚上,怪响依然,声音更大。柜子上的香炉莫名其妙的掉到地上,摔得粉碎。赵强的妻子吓的怪叫!“我要搬出去,我不在这屋子住了!”妻子已经快发疯了!赵强天刚亮就出去找房,还算顺利,找到一家合适的,忙请来几位亲戚帮忙,把东西搬走,赵强最后检查了空空的屋子,把门上了锁。搀扶着疲惫的妻子往新租的房屋走去。赵强听说他们刚离开不远,那百年的老屋就倒了!(我很想知道大家对这事是怎么理解的,这是件真实的事情,我不相信迷信,因此我只能“杜撰”下篇,请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下篇是否精彩、合理。亲们,也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灭凤2021-01-04

  • 鬼医废材妃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疑问深深
    第十三章透过窗帘看见外面很黑,可离天亮还早吧!卧里只有婷婷的呼吸入我的耳朵以外,也听不见任何声响越是这样的安静,越睡不着,我就爱思乱想,把自己折的凌乱不堪。为什这一刻,艳艳的轮会在我脑海中这么晰,断断续续的记在黑暗中闪着辉光甚至还有清瑶也对不屑的笑着,忽然百般柔情的注视着。这一切太乱了,我自己造成的,却不想去结束纷乱的感纠葛,我现在还着艳艳,想着鹏鹏会对艳艳怎么样,知道那一晚他们什也没发生,我相信艳,相信人醉心不的鬼话,以慰藉我有欲的膨胀,我可并不爱着艳艳,是忆中属于我的人或事,不想被别人分。每个人都这样吗我不清楚。只知道己是这样的人。这婷婷醒了,睡眼朦的看着我说:“老,我想喝水……”吻了吻婷婷的额头轻轻地掀开被子,给婷婷盖好。我去厅给婷婷到了杯温,刻意的加了些糖我知道糖水是解酒。回到卧室,我又轻地扶起婷婷,喂喝了糖水。轻轻地下她,盖好她身上被子,我坐在床边静地看着她,她也着我。“老婆乖啊闭上眼睛好好睡觉”我极其温柔的说“你也睡啊!老公…我要你抱着我!婷婷说完,一双水汪的大眼睛望着我“好!老婆乖!”钻进被子里,紧紧抱着婷婷。婷婷在怀里轻轻地闭上眼,我深情看着心爱人,深情的就这样着,看着……有女的夜是性感的,这爱情无关,甚至和感也无关,人类本的欲望来自于体内多巴胺,因为快乐极度的快乐,可以盖灵魂的善良,以道德的谴责。我不道有多少人可以在上抱着女人的时候因为不爱而拒绝。正我是做不到。至我还爱着,但是我确定我到底爱着谁也许这些在黑暗中会从灵魂里跳出来同自己理论。当我上遮丑的衣服走在街上,阳光是多么好啊,我道貌岸然以为自己是谁!以必须要在陌生和熟的人群中,掩饰自,以逃避内心的脆。一直以来我不都样的在过着每天吗现在也是。如果我婷婷之间必须有一定义的话,我想有大半的原因是因为的钱,虽然我从来这样想,但是有些识自己并不能左右再如果我和婷婷每都衣食不饱,睡不稳,我还会在看着美丽的容颜时,去受那些所谓的性感生活吗?也许我不这样的人,不会背弃义。当然这些事有发生,我不需要为这些过于神伤,果婷婷真的没钱,者别的什么,那又另一回事,我想我婷婷不会有这样的历了,我也不希望真的变得和我一样贫穷,她是那种在色光环下成长的女,天真善良。难道婷一定要有艳艳那的经历,才叫女人?这才是鬼话,谁想衣食无忧,谁不能够做自己想做的情。婷婷没有错,我在她清纯的世界撒了一把灰,以至她和我在一起时,也能感觉到她有点蒙蒙的。婷婷还没睡醒。我基本没睡。怀里的人儿嘴角着幸福的笑,也许的梦里的世界,我才拥有真正的幸福这时电话响了。我床头柜上拿起电话看到是王鹏打来的“喂……”我说。起床没!”王鹏在头问。“还没,怎了?”我说。“今你上班还是我上班”“什么意思啊!我说。“我也没起!头痛的厉害,要今天你去上班!替跟头请个假!”王说。“好吧!还来及!我这就起床!了,艳艳呢?”我完就很后悔,这不知故问吗!“艳艳旁边,还没睡醒!”“哦!知道了,照好艳艳!我去上班”王鹏应了一声,了电话。我看了一时间,六点四十,有时间。也许是我电话的声音太大,醒了婷婷。“你今要上班?”婷婷看我说。“本来不去,王鹏昨晚喝的是太多了,说他头疼况且他和艳艳在一……”我没说下去“那好吧!老公你上班吧!我还要睡会!”婷婷说着就上了眼睛。我钻出子,穿好衣服,很速的洗漱完毕。我上卧室门,下楼去早点了,以婷婷的觉功夫,不到两点不起来的,中午我不来,但是早饭总照顾婷婷吃了才行西安的早点很多,一直都习惯吃回民的肉丸胡辣汤,再两个白吉馍,放里一泡,爽得很,中都可以不用吃饭了可是婷婷却吃不习,我买了馄饨和油,还有豆浆,应该她吃了。回到住的方,婷婷还睡着。刮了刮婷婷的鼻子“小懒虫,快醒醒,吃早点了”!“要!”婷婷睡眼朦的哼哼着。“现在的不吃!那我上班了!睡醒了打电话我哦!”我说完,了吻婷婷的小嘴唇幸福的关上了卧室门。时间还早,我烧点水,不然婷婷来,说不好要洗头我烧好水。已经七半了,怎么也不会到,我住的地方离司不远,走路十分就到,要是赶公交肯定迟到。西安早的公交车全部爆满等了好久却挤不上,不迟到才怪。所那些住的远一点的还真是辛苦,要提两个小时等公交车我晃悠悠的到了超,我从不做晨操,知道每天七点四十,所有员工都要在市门口做晨操,办室的不用做晨操。也不做晨操,可是不是办公室的。我晨要熬中药,所以和王鹏必须有一个要上班。每天晚上班前都有熬不完的药,第二天十点半前必须要熬出来,然越压越多,能把累死,这也还好吧我多干点王鹏就少点。真实最辛苦的不挣钱,那些没事办公室说三道四的娘们,喝着营养快,挣着高工资,我开玩笑说,奶都没,能干什么啊!工还死高!什么世道!牢骚发了就发了工作还得干,我直进了超市。我知道定有同事在说,靠又不做晨操!哈哈我受用着呢!我管呢!我的事情还很。其实我一到中药,就开始忙碌,根没时间玩,王鹏昨把煎药房搞的跟猪一样,害我打扫好。八点医药超市正营业,不关我的事我在中药房谁也见到,挺惬意。我们来的时候,我替王请了假。头没说什!头跟王鹏关系处的比较好。忙忙碌的就到了中午,婷没有打电话给我,定还睡着。王鹏也打电话给我。中午在公司吃员工餐,食还行,起码中午一顿能见到肉,米管饱,当然肉不管,除非和厨房的师关系搞好,能多吃点肉。其实对我来,吃什么并不重要有段时间,我根本不想吃饭。山珍如嚼蜡。吃饱饭就该想女人,我给婷婷了电话,他说艳艳我同事也在我那儿他们在吃火锅。我说怎么没人给我打话。我问婷婷,清怎么不在,婷婷说瑶有事情要做,我是觉得怪怪的,怎会没有清瑶,那多热闹。说实话,清来了这么久,我从没有问过她的电话码,我想过,可是可不想自找其辱,瑶对我意见大着呢只是清瑶不知道从么时候,懂得收敛格了。反正一切都乱七八糟的。但是知道艳艳和清瑶都我的电话号码,以的那个号,我并没换掉。但是她们从打过那个号码。也是要了断曾经吧。想应该是这样。休了半个小时又该工了,王鹏请了假,儿让柜台的一个女,顶王鹏一个班,儿知道我从不加班给钱也不加班。所我和头儿关系不好三点我就可以走了可以回去吃她们几的残汤剩水。还可继续为了现在的幸买醉。上班时间,忙越好,这样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要下班了,可以到婷婷了,在我心最想知道的是艳艳王鹏到底发生了什!尽管会让我心痛我也想知道,有时痛苦也是种享受,况我现在不痛苦,没有被遗弃,至少婷还深爱着我。只一个原因是我这么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么,就是我与生带的占有欲,支配着的思维。哪怕曾经有的东西,也害怕别人占有,尽管王是我的好朋友,但,这和朋友无关。是曾经吗?当我再一次亲吻艳艳的刹那一切是否都回到了点呢?我却依然在了所谓的责任,推着打开记忆的密码以为我爱着婷婷,爱吗?似乎我爱的自己,爱那种无法绝的温香软玉

    五车多2020-12-26

  • 救赎游戏

    最新章节: 神级武技:力拔山兮
    路的边缘是一家赌坊。路过那里的人不少,也许,只有阿七才能听见门里是推牌九的音乐。阿七没有忍住,阿七本就是个忍不住的人。给阿七开门的也是个年轻人。阿七根本没有看他,因为阿七绝不愿意自己脚下的步子赶不上下一轮骰子的落响。那人也没有看阿七,因为他知道来这里的人都是忍不住的人,每个忍不住的人都会让他暗暗发笑。谁都明白,一个优秀的赌徒,最重要的是眼光和尺度。可是,阿七没有。最重要的是,阿七已经没有注码。终于,最后一把也没有意外,有人赶紧觉得阿七已经碍眼。阿七当然不甘,不甘的赌徒总会急于想办法扭转,哪怕办法明明会渺小自己。可是,这里不会有办法。因为在这里,所有阿七认识的人并不认识没钱的人。而阿七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从来不是这样的人难免会多一些捉襟见肘时候的。阿七还没来得及再次寻遍身上的口袋,有人已经灵巧地把他挤到了人群的边缘。阿七无奈地巴望着别人的输赢。直到路的边缘又来了一个忍不住的人。给那人开门的是阿七。那人没有看阿七,阿七也没有看那人。阿七甚至不知道那人远不如自己年轻、英俊、强健……阿七只是在边缘,暗暗发笑。

    慕城西2020-12-26

  • 君少总是太偏执笔趣阁

    最新章节: 施压
    (一)向的天梯在个大都市,生活的力加快了们前行的步,一个通人想要这个大都里生存下不是一件易的事,一定要有够的的实去证明自。拥有多豪车、一换一辆开三所别墅天换一个处,又开班时间了他开着一保时捷911来到了公司,他是司老总,司名字叫岚文化传公司,公资产有两,公司人有三百多。“铃铃”闹铃响,吵醒了在做梦的,一个职白领,年:二十一,性别:,姓名:阿良,大刚毕业。是光线传的一个实生,再有个多月就转正。他直以公司总刘同为样,有一梦想就是有一家自的传媒公,可这个想只能在里实现了他像以往样,醒来把闹钟关,再睡五钟,五分后起床,衣服、洗、刷牙、澡,七点出门上班在路上买个煎饼果,早餐就麽解决了由于是单一个人,活一团糟到公司后旧写着前天未完成广告方案他每天都感慨自己什么时候像刘同一成功,成令千万人仰的人物曾经他有女朋友,是大学没业时的事女朋友嫌他没事业钱,选择离开,几的感情就结束,失后的他,天闷闷不、抑郁寡,早上睡十点,晚熬夜到两,每天不的看着手发呆,希接到那个话,有人回头、说合,可是不太可能地上的烟和酒瓶一堆??????堕落不可能一直去,很快就走了出,后来一高傲的单着。借一诗人元稹话:不是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无花。他这家公司工作很简,每天重着写策划案,然后施自己的案,他为司带来了观的利润由于大学毕业,在司还是实期,可是资却能拿比其他实生多几百。中学时他是一个想法的人看过刘同很多书籍一直关注职来职往达人的刘,梦想自有一天、学毕业了以进入到同的光线媒,毕业、他如愿偿。大学期他学的营销专业但是由于己中学以喜欢的都传媒专业之后却与媒学校失交臂,不不选择其喜欢的营。大学期的他担任院学干部组织和参了多次院活动,试自己创业他的大学友们,有汽车销售,有自己业的,有白领的,有回家结的。大学一个大染,也是一放大镜,以让你看楚很多人真面目,时见面微说话的人背后你不道被他玷了多少次,刚入大的他。让看起来很熟,很强,很看得,好像没么事能难他,更好永远不会什么事可打击到他可是真的有人看得来他的内有多少伤,更不会人了解真的他。他喜欢废话更不会像友那样一打打闹闹一个成年了,而且是大学生那样的行只会让人觉幼稚、笑至极。时候很多机会表现己,有很平台,可却被一些给顶去了额,本来满的信心由于这种击,让他得内心更坚硬,和交好的朋不多、同也不多,于是大学不会像中时代一样同学朋友间都有很的感情,是这种环历练出了抗击孤独能力,还分析一个的能力。何况他还过行为心学、情感理学、表心理学的,虽说成不了专业心理咨询,但是、常的一些情还是足他去运用。大学那候也有很美好啊,有学习的力,每天课少之又,天天有把的时间自己的事,那时候一款热门戏,一有闲时间室哥几个就泡网吧了周末一块酒,逛街谁有喜欢女生、哥个一起帮追,哈哈兄弟、被绝啦?没系、喝酒,走。你喝多了吧你才多了。嘿嘿,美好啊,当他发呆回忆、幻时,总监了:誒、什么呢,的方案完的怎样了他打了一激灵:额总监好,案完成了您拿去看下吧,有里不行的我再修改总监走了后,同事他说:誒你实习期没过,还发呆,不被开了呀他微笑、说话。很,一天的作结束了只有不停写方案,方案。他直有这样梦想,小时梦想着己在路边一个小摊意,中学连小摊的西都不敢了、生怕喜欢的女知道,大时梦想毕了找个好作、半年工资过五、一年年十万,两在这个大市买房,年买车,后把父母来一起住可是毕业才发现、实习期工只有两千,转正也三千来块想在这个市买房、车,难。立足就是不错的了梦想总是败给现实

    业锐精2021-02-15

  • 足球圆周

    最新章节: 今时不同往日
    第三节再探废墟娄竞雄一直把路沫送到家里。路成风也在家里等着女儿和娄竞雄回来。路沫回到家里后,路成风就看出了女儿与平时不大一样,一般情况这两个孩子肯定是针尖对麦芒,这会儿女儿很安静,脸上写满了心事。当然路成风是知情的,他知道那个神女梭既然选择了儿女,也应该让女儿知道那幅画的存在,更应该让她知道这个传说。无论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但是必须要明确一个态度,那就是要寻找真相,这也是路成风教学这些年,恪守的为师之道。娄竞雄坐到了路成风的对面说:“路叔,小沫拿到了那幅画,还没来得及跟她讲传说的事。”路成风微笑的看了女儿一眼,转过头说:“竞雄,最近要辛苦你了,抽时间和沫沫再去一趟那个废墟,到时找些东西给你带去。”“路叔您放心吧!离开学还有些日子,我会陪着小沫的。”娄竞雄很肯定的说。路成风点了点头。“爸爸!干什么老要他照顾我!”路沫瞥了一眼娄竞雄。娄竞雄只是笑着。“路叔,我该回去了!”娄竞雄说。“吃了晚饭再回去吧!你爸知道你在我这!”路成风说。娄竞雄没在说什么。路沫白了一眼莫桑说:“不管你们了,我去看看老妈做什么好吃的!“路沫哼了一声,转身去了厨房。“对了!竞雄,在我学校的办公桌里还有一件东西,明天我给你拿回来,也许你们能用得着。”路成风说。“是什么东西?”娄竞雄很好奇的问。“明天你就知道了!”路成风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哦!”娄竞雄点了点头。“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和沫沫回来了,跟他们说,你今天在我这吃饭!”路成风说。“哦!”娄竞雄点点头,他原本就准备给爸妈打电话的。娄竞雄从身边的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过了十几秒后,娄竞雄的母亲陶晓慧接了电话:“喂!竞雄?你这孩子是不是不准备回家了!”“妈!我在路叔家里,晚饭不回来吃了!您和爸两个人吃吧!”娄竞雄说。“你这孩子!你路叔刚才来过电话了,我们也就没做你的饭,吃过饭带小沫来家里玩!我也有好几天没见到这丫头了,记着哦!”陶晓慧笑着说。“哦!我知道了!”说完,娄竞雄挂了电话。这时路沫从厨房出来了。娄竞雄看了看路沫腰上系着的围裙,笑了笑:“去帮倒忙了吧!”“你也太小看人了吧!你说说你吃过我做的饭有多少次了!从小到大,你在我们家吃饭,你交过伙食费没!太没良心了!还敢说我帮倒忙!”路沫一股脑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娄竞雄只是笑着。路成风也笑着。“你们都别坐着了,有没有人进来端菜!”卫红英在厨房大喊。“老妈!我来帮你哦!”路沫边回答边朝厨房走去。娄竞雄也起身去了厨房,其实每次在路沫家吃饭,娄竞雄都没有闲着。路成风坐着没动,有娄竞雄和路沫帮忙,偷闲也很不错。再说他也没把娄竞雄当外人,娄竞雄的妈妈和他是同学,娄竞雄的爸爸和他是战友,女儿路沫又和竞雄从小一起长大,在路成风的眼里,娄竞雄就跟他自己的孩子一样,哪里还有外人,都是自己人。片刻时间,餐桌上摆好了七八道菜,不管路成风是怎么想的,娄竞雄每次在这里吃饭,卫红英就会做娄竞雄爱吃的菜。当然卫红英会考虑到每一个,至少路沫爱的菜也是不会少的。有时候在餐桌上,卫红英还说,要是真的是一家人该多好。卫红英的感慨是路沫从小虽然是和娄竞雄一起长大,但是这和亲哥哥还是有些不一样,当初要是再要个孩子该多好。可是这句话,让大家都很沉默,都在想着各自的理解,所以后来卫红英就没再说过这样的话,还和以前一样,只是现在孩子都长大了,他们也老了。这顿饭吃的和平常一样,在很融洽的气氛中,各自都吃得很饱,洗碗从来都是路沫的事,大家习惯了。大概到了傍晚七点多钟,娄竞雄就离开了路沫家。他没有带路沫回家,自己一个跑回去了。陶晓慧为此抱怨了好一阵。这时娄竞雄电话响了,一看是罗海打来的。“竞雄你在干什么呢?”电话那头说。“在家!你呢?”莫桑问。“没事可干!把你的青梅竹马带上,我们去唱歌!”“你没事吧!有什么好唱的?”娄竞雄无聊的说。“出来吧!我刚交了个女朋友,一起坐坐。”“好吧!我先问问路沫去不?”娄竞雄可不愿给路沫做决定。“那我等你电话!”“好!”娄竞雄挂了罗海的电话,拨通了路沫的手机。“罗海交了个朋友,要我们去唱歌,你去吗?”娄竞雄询问。“去啊!看看他交的朋友怎么样?”路沫知道罗海又换女朋友了。“那我去接你,你自己下楼,我在楼下等你!穿上外套,有点凉!”娄竞雄唠叨着。“知道啦!”路沫说完挂了电话。艺海练歌房这时还有包间,娄竞雄领着路沫同罗海的女朋友进了包间。路沫觉得罗海的眼光不错,每次换的女朋友都是相貌出众,就是每次不到三个月就散了,路沫说罗海太花心,罗海有自己的解释,他觉得自己每次都是被抛弃者。可是路沫知道罗海肯定是老一套,找个不合适的机会和一个合理的理由,使他们很合适的分手,这就是罗海,同娄竞雄比起来,他们简直是不同类型的人,怎么就会成了死党?路沫不明白,也没打算明白,反正罗海还是很朋友的,这就够了,管他交几个女孩子呢?大家开心就好。练歌房里路沫没怎么唱歌,倒是罗的女朋友,简直是麦霸,基本是一首接一首的唱,还好唱的不错。娄竞雄和罗海喝着啤酒,他平时是不喝酒的,只是在和罗海一起时,才会喝点啤酒。很快到了十二点,他们买断的时间也到了。然后,娄竞雄和路沫在练歌房门口送走了罗海。“我送你回家!”娄竞雄说。“你不送我!难道要我一个人回去吗?”路沫白了莫桑一眼。娄竞雄没吭声,递给路沫安全帽,一路飞驰,转眼就到了路沫家。“太晚了!我就不上去了!”娄竞雄说。“嗯!那你骑车注意安全!”路沫关心的说。“我没事,快回去睡吧!明天我来接你!”娄竞雄说完,已经发动了车子。“哦!”路沫还想是说什么,娄竞雄已经一溜烟去了好远。路沫这一晚和平时不一样,睡得不很好,她看着画像久久不能睡去,她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该是怎样的一个和她有关的传说。路沫在黑暗中,静静地沉思者,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也不清楚了。娄竞雄第二天九点多到的路沫家。路沫被娄竞雄的声音吵醒,惺忪着眼,打开卧室门,她在宽大的睡衣里显得那样的憔悴。娄竞雄看了路沫一眼,心里泛起一丝疼痛。“死雄雄!干什么这么早把人吵醒?”路沫嘟着嘴,埋怨的说。“我的大小姐!你不想知道那幅画的事了吗?都几点了还在睡!”娄竞雄微笑着说。“哦!那我去梳洗!”路沫打了个哈欠,就朝卫生间走去。娄竞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无聊的看着电视。而路成风一大早就出去了,卫红英在厨房忙着做早餐。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路沫打扮的妥妥当当,站在娄竞雄面前的还是那个美丽的女孩。这时卫红英已经做好了早餐,路沫和娄竞雄吃得很饱。他们离开了家,再次去了那个有着传说的废墟。娄竞雄依然骑着它的本田150,依然在后座上带着像小猫一样的路沫。他们没有再去那个农家小院,直奔废墟。同样的地方不同的心情。路沫还是习惯跟着娄竞雄一起,她知道和娄竞雄一起很安全,一直都是这样,但是现在路沫更多是的对这个传说疑惑。他们很快就到了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娄竞雄带着路沫去了那个供着石像的神龛。娄竞雄要路沫把神女梭放在石像的面前,并且把那张画也放在了石像旁边。路沫照做了,并学着娄竞雄的样子,朝着拜了拜。路沫凝视着石像,她觉得尽管石像的面孔已经模糊,可是她还是能感觉到石像的轮廓,很像那幅画,也许这就是神女,路沫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竟然伸出手,轻轻地在石像的脸庞轻轻地抚摸着,心中竟然生出丝丝怜惜。娄竞雄看着路沫的动作并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看这路沫,这时的路沫仿佛是沉寂在一个无人的世界,只有她和她的幻境。忽然,路沫不知道是碰了什么,石像的头部竟然转了个方向,紧接着石像就沉了下去,慢慢的一个像匣子一样的东西升了上来。路沫和娄竞雄互相看了看,彼此眼中除了惊异就剩茫然。他们不约而同走到那个象匣子一样的东西面前,娄竞雄用手试了试,却拿不起来,像是和神龛连在一起的。可以确定这就是一个匣子,做工很精细石质匣子。匣子周围雕刻着奇怪的图案,但是有一个图案他们都注意到了,就是和神女梭一样的图案,而且向内凹进去了几寸。整个匣子一点缝隙也没有。没有开启的小孔,就像是浑然而成一样。就是因为他们都注意到了那个图案,似乎他们恍然大悟。路沫拿起神女梭,凝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放在这个内嵌的图腾上,这一刻路沫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没有了,她全神贯注的盯着面前的匣子,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过了好久,一点动静也没有,神女梭尽管和图案很吻合,可是并没有发生神奇的事情,一切如常,天还是天,依然蓝天白云,依然有风吹动他们的发丝。他们互相看看,眼中净是遗憾。路沫摇了摇头,想去拿回神女梭,可是她怎么也取不下来,索性路沫用双手抓住神女梭就使劲一拽,只能‘当’的一声,接着神女梭依旧纹丝不动。路沫看了看娄竞雄,心中很诧异。就在这个时候。石匣子忽然慢慢的裂开一个缝子,有一股蓝烟从里面冒出,这把路沫吓坏了,不知怎么就钻到娄竞雄的怀里了,当然娄竞雄并不怕,他知道这是磷遇到空气,没有充分燃烧的表现。这就是万物的奇妙。娄竞雄怕了拍路沫的肩膀,笑着说:“没事的!”路沫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失态,还钻到了娄竞雄的怀里,她赶紧挣脱娄竞雄的怀抱,脸好红好红,心跳的扑通扑通的。虽说她和娄竞雄从小长大,只是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在路沫的记忆中,不超过三次。娄竞雄装作没事一样朝路沫笑了笑,伸出手掀开了匣子。两双瞪圆的眼,紧紧地盯着匣子里面。蓝烟已经没有了,匣子里是一段黄色的绸缎之类的料子垫在底部,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娄竞雄轻轻拿起这个‘锦缎’,轻轻地展开,上面是四个类似甲骨文的文字,但是娄竞雄不认识。正在他仔细观看时,锦缎竟然燃烧了起来,片刻间在蓝色的火苗中,化为乌有。路沫看的目瞪口呆,娄竞雄盯着蓝色的火苗,不一样的是,他在强记着四个奇怪的如文字一样的图案。瞬间一切恢复平静,娄竞雄伸出手想取回神女梭,他做到了,很轻松的就拿了下来,然后和刚才一样,石匣子慢慢的沉了下去,石像升了上来。路沫好奇的扭了一下石像的头,没有任何反应,不管沫怎么弄都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境,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路沫此时一脸茫然,心中有困惑也有不解。在她望着娄竞雄时就很清楚了。娄竞雄正极力在回忆刚才的那四个怪异的文字,他可以确定那就是一种文字,不是简单的图腾。娄竞雄笑了笑:“小沫,我们回吧!”路沫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只能是跟着娄竞雄的意思走了,临走时路沫依然把张画像带走了,只是神女梭子不再不属于她了。返回的路上,路沫没有说一句话,忽然变得很安静很乖。

    战小糖糖2021-02-06

  • 差一步苟到最后

    最新章节: 豪门继承人
    天灰得好像要下来,压住整大地,笼罩住个小村。  而雨迟迟不下也许它在等一更好的时机。 我坐在窗前呆,看黑沉沉天,看黑沉沉村子。  阳倏地出现在我窗前,即使这的情况出现不数十遍,我还会着实地吓了跳。然后听见正得逞地笑着:“跟我来!  阳正是和一起长大的男,我们是邻居他是一个有着烂笑容的小伙,虽然他的脸是很苍白。见谁他都是笑着,不像我,见谁都是沉着一脸。但是全村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却从来去过问他叫什名字。还好爸喜欢这个孩子所以允许我跟正玩在一起。说我该学学阳,总是笑容满,乐观地面对切事情。我说谁说我不乐观,我只是不喜笑。我爸很无,他说哪有小子不喜欢笑的我反抗他说我经不是小孩子。但其实那年才十岁,对于们来说我理所然就是小屁孩个。后来我明,即使我们又经头生青丝,齿开始掉落,于爸妈来说,们依然是孩子我们是他们永的孩子。可惜是阳正永远不这个道理。因他连他爸妈的都没见过一次  他是和他奶住在一起的甚至到底是不他的亲奶奶都人知道。他们这个村里也没其他的亲戚。奶奶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而连手势也很少。我在想,即她会说话也许也会沉默寡言。因为她几乎与其他人相处她总是和阳正个人一起守着们唯一的菜园  我已经上初三,可是阳从来没有上过,小学的时候跟过我去学校可是校长发现他,不让他跟一起上课,因他没有交学费而且校长也不他到学校,他会破坏校风校。那时我很恨长,我感觉大都好现实,而都很无情,阳是交不起学费可是教室里多一个人也不多。况且身为一之长,难道他是这样给全校生树立榜样的?可惜我一向言,也惹不起样的大人物,以只是沉默着他讲一大堆废来说明怎样的能为力让阳正学。  阳正呵呵地一直点,他那时特别得抱歉,认为他引起了学校一场议论风波所以他只想快离开学校,快从大家的眼线消失。  其我一直觉得很不起阳正,因我没有帮到他而让他在校长前一直低着头直听他的训话那一年的我才二年级,为了复那个满嘴仁道德却一点道一点人情都没的校长,我偷放了他自行车气。放学后我故意去停车场他气得瞪眼睛胡子的窘态。把这件事告诉正,可是阳正没有开心相反很自责,他舍得骂我,所以怪自己。我骂为什么一点脾都没有,他说为什么要生气  自此后我决定把校长当空气一样不理,不然小小年的我大概会做多坏事。  天阳正就会和奶奶一样很早醒,然后跟着奶奶到菜园浇,摘菜,再到市上卖。他奶不会说话,阳总是讲很多事给她听,大多情都是我讲给听的我在学校发生的事,他奶会慈祥地笑摸摸他的头。末去帮他们忙时候我总会被种平凡的温馨画面感动,我,是不是有血关系已经不重了。  我问正,为什么你是这样开心?笑着说,有没什么事让我不心,我为什么不开心呢? 我发现他的笑有一种魔力,刚刚冲破黑暗第一道曙光,给人们难以形的喜悦和温暖像一首笛子吹来的曲子,悠动听。不管我什么烦心事,他在一起,我是快乐的,安的。  他不字我就教他识,他可是一个学的孩子,我他几遍他就可写出很端正很看的“林阳正三个字。我知他一定是每天着树枝在摘完后在菜地上一又一遍地练习。虽然他从不他想和我一样上学,可是我道,每当我讲着学校里发生事情他总会聚会神地听着,里流动着的是限的憧憬向往  我从屋里出,很放心地我的手放在他出的手上,让带着我,不管哪里,我都不恐惧不会害怕因为我相信他他是一个值得信的人。  看,美不美?  他把手张,拥抱着面前一切:一个平的小湖,躺在这片树林中。清澈得倒影着绿的树木。 “哇!阳正,怎么找到的?我兴奋难耐,前的一切真的很奇妙,在这小村住了十多,我还没听说这片树林里有么一个美丽的泊。只是现在灰蒙蒙的,要艳阳天那就好,阳关金灿灿透过重重叠叠树叶洒下来,在这片安静的泊上,波光粼,那情景一定美。  我们在湖边,脚丫着湖水,静谧享受着这份清宁静。这一年就要初中毕业,而且过几天就十五岁了。女有的情怀我有。我有喜欢人,我真正尝了爱一个人的以说明的美好难以讲清的难。阳正是我喜的第一个男生我没有跟我说我喜欢他,其我更想他先说他喜欢我。这刻我很想靠着的肩膀,想凑他闻闻他身上味道。不过我是没有勇气,并不是一个很动的女孩。 我们安静地坐,很享受这一,然而天公不美,雨骤然而,而且雨势很,我们还来不躲避就已经淋了雨人。阳正起我的手,我了看他,两个都笑了。  路我们狂奔回,阳正看着我家里才缓慢走他和他奶奶的个破屋子。 妈妈骂我是一不让人省心的子,下雨天还去淋得一身湿要是生病了又花钱买药。骂骂她还是煮了碗姜汤给我。问妈妈还有没,她便又盛了碗给我。我穿拖鞋,带上伞端着热腾腾的汤快速跑到阳家拿给他喝。妈在后面骂我顾别人不顾自,她知道我是拿去给阳正,为我只有阳正个朋友。  雨天是很让人厌的,因为村很多房子都漏,特别是阳正他奶奶的那个子,雨水大滴滴地滴落在锅瓢盆上,发出脆的撞击声。 我对阳正奶说声奶奶好,朝我慈祥地笑,我走进去把汤拿给阳正,他快点喝。他着接过去一饮尽,然后说:快回去,别叫爸妈担心。” “嗯。”我头说好,撑着回家了。  二天我骑着自车到小镇上上。那场雨没把淋病,我想也会把阳正淋病,他现在一定菜园里和他奶一起在晨光中菜摘菜,然后集市里叫卖,会吆喝着,白,油菜,白菜油菜……他奶会在旁边慈祥微笑着。  一个周末,我在窗前看着远发呆,等着阳再一次出现在的窗前,笑着,跟我来! 这个周末是艳天,太阳热情发射出它的光。我欣喜地想正好可以去看那个神秘的湖这次不会再淋了。  然而阳正迟迟不来  我有点慌阳正从来没有到过的,他都在九点左右出在我的窗前的  穿上布鞋我快步跑到阳家。而破旧的是关着的,我怕地走上前,轻地敲门。 阳正奶奶出来的门,她面如灰,头发花白乱。我还没开问阳正在哪儿她就递给我一纸。没有慈祥笑脸,她看起似乎已老得只下一具残骨。让我感到恐惧从她手上接过张纸,那张浅的,画着一支芋的纸。上面着:    端正,很好看字。我心中暗,阳正什么时会写我的名字,好像我从来没有把我的名写给他看,这伙,肯定是偷我的课本然后己偷学的。我奋地抬起头,立刻看到阳正可是看到的却奶奶流泪的哀的表情。从她布满血丝的眼,我看到了阴。  它淹没阳正,我再也不到他了。它举起一把刀,着我的心脏,确无遗地,狠地插进去。 无限的黑暗蔓,无限的痛苦大。  耀眼太阳藏进黑云,我的世界。间失去了所有阳光。  绿凋零。只剩光秃的枝头。 阳正走了。 他,死了。   这是意料的事情,可我是哭得肝肠寸。  我说过阳正总是苍白脸。因为他有,是什么病,没人知道。他我说过的,他就后就会死的我只是想在他之前陪他度过乐的时光所以着忘记了他的,和他一起,山涉水,和他起,写字读课。可是我没想我是真的忘了我忘了阳正不后就会离开我,所以当他真离开的时候,会承受不起这打击。  我后悔和他度过每一天,我后的是我没让他道,我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我没告诉他我想要和他在起,在一起直天长地久,如我告诉了他,许他就舍不得么早就走了。 林阳正!林正!  我在里大声地呐喊我要骂林阳正我要骂你!为么要抛下我一人,为什么为么?你明知道只有你一个朋的,你知道的林阳正你这个坏蛋!你走后我怎么办? 我好难过好难,我真的好难。我躲在房间放声地哭,妈来敲门我没有她,我怪她瞒我,阳正病情重她瞒着我,正走了她也瞒我不告诉我,答应过她,除周末我不和阳在一起,不会为他而让自己成绩下降,可,我连阳正最一面都没见着  我不出房,用绝食来表我对妈妈的愤。  我知道阳正走了,这事实是不管用少力气花多少间都没办法改的。可是,如可以,不管花少时间多少力我都愿意让阳可以像正常人样活到百岁。 阳正,亲爱阳正,你永远在我的内心深。  以后的个周末,换我找阳正,我会上一朵海芋,在他的坟前,说过他喜欢海,纯洁的,飘淡淡清香。我他讲我周围的,教他念古诗我告诉他我会他帮奶奶浇菜菜然后送到集上卖。我会替吆喝,白菜油,白菜油菜…  奶奶没过久也上天堂陪正了。村里的把奶奶的坟立阳正旁边。这我苦苦求来的因为奶奶没有材本,他们本打算火葬奶奶。我怕天堂太,阳正奶奶他会找不到彼此为此我跪在村门前淋了一个上的雨。之后便大病一场,天昏昏欲睡躺床上不能出力我听见妈妈骂这个贱骨头,听见弟弟牵着的手说,姐姐点醒,姐姐快醒。  我做一个很长很长梦,梦中阳正着我的手,带去树林看那个,梦中我们还菜园帮奶奶浇,浇着浇着我玩起来,喷得此一身湿透了我们笑得忘记时间,忘记了围,忘记了,是一个,梦。 醒来后,我现我哭了,枕湿了一大半。明在梦中笑得么开心的,怎会哭呢?  爸听说我在床睡了四五天还醒来,急忙从工的地方赶来他一进门就看我坐在床上,颗悬着的心才下。他抱着我,傻孩子,就是为了爸妈,要好好照顾好己的身体。有人走了,就把永远地放在心深处吧,如果不快乐,那么那些爱你的人不会快乐。你受,他在天堂也难受。  依偎在爸爸的中,让眼泪尽地撒野。  爸是最开明的,即使他小学没毕业,可是懂很多道理,会经常开导我誉之。在他面我可以哭掉很烦恼很多愁绪  爸爸送了书包给我,淡色的,我很喜。他说黄色让看上去精神一。他知道我喜淡黄色的。阳说我穿那件爸买来的淡黄色裙子很好看,使现在大了穿了,我还是把件裙子收藏在的衣柜里。 后来我上了高,到县里去上,要住宿,因路途远车费贵我一两个月才家,因此不能个周末去看阳和奶奶。但我咐过誉之,让每个周末帮我一支海芋到阳的坟前。  芋是阳正种的他自己买来种,种在以一片池里。洁白的芋簇拥在一起真的很好看。请求爸爸将那水池买下不要人毁了那片海。爸爸答应了打工回家说要我一份生日礼,他把我带到片海芋前,对说,现在这片芋,送给你,日快乐,我的之。  虽然正已经离开两了,可我依然深深地怀念着他有时会梦见他可是他的轮廓开始模糊。他有留下一张照,只有那张淡色的纸。我害有一天我会完忘了他的模样我想我无法承彻底忘了他的的痛苦,如果他忘了,那么个世界就没人得他了,不可这样的!他说他怕被抛弃,曾答应过他,生一世都不会他忘了的。 我不会忘记,经有这么一个,陪在我身边陪我度过一段好的时光

    春夏秋噗咚2021-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