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品寒士女主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猫咪可人儿

作者:烈火狂歌
更新:2021-02-27 9:29:09

武侠修真热门

  • 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下载

    最新章节: 娱乐圈的规则
    中篇小说夜色朦胧(一)—一个少女的坠落与复苏中囯书画艺术家、文艺理论家、影视剧作家、诗人、国际知名文学家、世界作家协会中文分会副主席:谢光贤著静谧的夜,天幕上缀满了闪闪烁烁的繁星。一弯新月挂在中天,撒下了淡黄的光。座落在效外的女监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隐约可见……。高厚的红砖獄墙电网上的大瓦数电灯光亮得刺眼,与群星相辉映,把周围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钢筋混疑土构筑的岗楼上,身着橄榄绿戎装的一名武警战士,沐浴在朦胧的月色中枪刺闪闪……。大檐帽下锐利的双眼凝视着黛褐色的群山思潮起伏……。1:雷与电相撞击—她为什么成了囚徒?夕阳挂在如波似浪奔湧的群山间,犹如似一轮火镜,金光跃眼。血红的、灼热的、明亮的光芒给飘浮的云块镶上了一层金辉。一辆白蓝相间的嵌有“公安”字号的大轿车在这青山对峙的平川坝子宽阔的柏油路上飞驰。轿车内驾驶员则边的座位上端坐着一位身材高挑,容貌英武稳重的年青的女干警。大檐帽下漂亮、娇美的白里透红的苹果形脸上嵌着一对明亮的大眼,弯弯的柳眉、高高的鼻子、小嘴溥唇……。轿车前排,二排坐着八名戴着锃亮手铐的女囚……。个子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丑有美年紀有大有小不等,但都沮丧着脸神色忧郁………。后排坐着两名身材魁伟的中年公安干警……。茶色波漓窗射进来的太阳光照在他(她)们的身上,恰似一幅幅剪影照……。一排单座坐着的女囚穿着时髦身材窈窕。瀑布般的青絲披散在粉红的优貭高档的,式样新颖的真絲连衣裙的肩上。美丽的瓜子脸,蛾蚕眉下一双荡漾着秋水般的大眼,蒜头鼻下的樱桃小口显得楚楚动人。但由于在县看守所关押了近一年,很少见到阳光和活动的原故而脸色苍白。可在夕阳光辉的照射下,略带红晕。犹似一尊疑集着东方型女性气质的,粉琢玉雕的維纳斯女神像。她恻靠在车窗上,双眼专注的疑视着公路边箭一般飞逝而去的粗大的树木,葱淥的麦苗、金黄的油菜花织成的几何形图案的田野;翠绿的色块上点缀着如一堆堆燃烧着的火焰般的杜鹃花和粉红的山茶花的群山……。她不时举起纤细的戴着锃亮手铐的手,把手指间夹着的长支希尔顿香烟送到口中,贪婪的吸着,随意吐着烟圏……。“下车吧,各自带好你们的东西。”年青的女警官和霭的对女囚们打了声招呼,先下了车。女囚们各自拧上自已的‘家什’魚贯的下了车……。“肖燕,你还呆坐在车上做什么?”女干警站在轿车傍对痴呆呆的靠在车窗上的前面也描述过的女囚说。“呵,所长,我……。”呆坐在车上的叫肖燕的美丽的女囚在沉思中醒悟了过来,忙不迭的抓起放在过道上的,墨绿色高档手提旅行箱下了轿车门。洁白的皮涼鞋,肉色进口长筒絲袜,微微飘动的真絲连衣裙衬托着他那苗条袅哪的身材,犹似亭亭玉立的含苞待放的一株山茶花。她抬起了头,大铁门上白底黑字,苍劲的‘监獄’二字跳入眼帘。苍白的脸上飘过一絲痛苦和焦愁……。钢筋混凝土构建的岗楼上伫立着一位年青的高个子武警战士,一身橄榄绿的戎装沐浴在金辉里。紧束的腰带,自动歩枪上的枪刺金光耀眼,把战士衬托得英姿勃勃……。武警战士锐利的目光逐一射向成一列站在岗楼前的女囚们身上。当战士的目光停伫在未尾一个服装入时,楚楚动人的女囚身上时,心里‘格登’的跳了一下惊诧万分……。多么熟悉的身影,多么熟悉的脸容,多么熟悉的眼神……,这不是她吗?……?—这不可能是她!战士揉了揉眼睛,正好与女囚的目光相遇……。是她!是她!真真切切的是她!犹如雷与电相撞击,一个闷雷打在战士的头上……。蓦地,漂亮的女囚惊悸地低下了头,苍白憔悴的脸上荡漾着羞涩的红晕,狠狠的盯着自己斜长的身影。这怎么能是他呢?不可能是他!但战士英俊的身材,大檐帽下的一双剑眉,烔烔有神的目光,这怎么不是他呢?明明白白的就是他!她犹如在梦里,恍恍惚惚的象喝醉了酒,昏昏沉沉的,又似发高烧晕晕乎乎的……。他全身抽搐,快要跌倒在地上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女囚们顺序报着数……。“肖燕,你怎么了?为啥不报数?”女干警走了过来,双手扶住了即将跌倒的肖燕,望着脸色白如纸的肖燕急促的问:“肖燕,是不是病了,还是晕车了?”“没…沒…,多谢所长……。”肖燕咬了咬嘴唇克制着自己,从女干警的怀里站直了身子,柔声细气的说。“肖燕,这个笔记本送蛤你作个纪念吧。坚强些,在人生的低谷中从新走出一条路来。刑期虽然八年,但只要积极改造,还会获得党和政府的宽赦得到减刑的。记住,千万不要破罐子破摔,你还年靑,要抓紧学习……。不多说了,希望你自尊、自重、自爱……”。女干警亲切的语重心長的对肖燕嘱咐了几句,把一本翠绿塑料壳,印有大海中迎着朝阳驰着一叶小舟画图的笔记本递到肖燕手里。“所长……。”肖燕哽咽着,双眼啜满了泪水。她依依不舍的看了女干警一眼,痛苦的扭转身子,尾随在其她女囚的身后,跨进了森严的监狱大铁门……。身后留下了……。

    垦天2020-12-30

  • 赵云墓

    最新章节: 身边有只鬼
    诗曰:  此事楞严尝布露梅花雪月交光处。一笑寥寥万古,凤瓯语,迥然银汉横宇。蛱蝶梦南华方栩,班班夸丰千虎。而今忘却来时路江山暮,天涯目送飞鸿去。 ——右调《渔家傲》  说葛明霞与卫妪、碧秋自遇雷万春,得了路引盘钱,欲西京去,奈贼兵到。处搔扰路上行不得,在武牢关外赁住了四个月。直等郭子仪恢了东京,地方稍稍平静,葛霞等三人方始上路,来到洛地方。恰遇郭子仪扎营当道便将路引挂号。因郭子仪吩贼陷长安,不可前去。葛明等三人就在左近寻觅住处。 是晚,见有庵观一所,三向前敲门。里边有个青衣女出来开门,让三人进去。葛霞抬头一看,见一尊韦驼尊立镇山门,挂有一匾,写着慈航静室”四个字,景致且看,但见:  一龛绣佛,室青灯,蒲团纸帐,满天花,护袈裟几钵,绳床几处,堂间杖锡,门前绿树无啼乌清声声迟,庭外苍苔有落花幽房风嗳,月锁柴关,选经场。风翻贝叶,烟锁松稍,火积厨,饭热胡麻。正是: 紫雾红霞入径深,一庵终静沉沉,  等间放下便无,看来看去还有心。  葛霞、卫妪、卫碧秋走入佛前向着观音大士前五体投地,身礼拜。早有两个老尼出来着施礼,留至后厅坐定。便道:“三位女菩萨从何处来”卫妪道:“我等是远方避来的,要往长安,闻得被贼占住城池,所以不敢前进,在宝庵暂住几时,望师父慈方便。”两个老尼道:“我人住在本庵,向来能做得主,只因近日有本庵山主在此家,凡事须当禀明。三位请,待本尼进去请俺山主出来留去由她主意。”  说罢进去了一会,只见两个女童着一个扮道的姑姑出来。头青霞冠,身披白鹤氅,手持柄尘尾,颈挂蜜腊珠缓步出。三人忙向前施礼,那姑姑首而答,分宾主坐了。姑姑道:“三位何来?”卫妪道“老身卫妪,此间就是小女名唤碧秋,因遭安禄山之乱同这位葛小姐打从范阳避难此。”那姑姑道:“此位既小姐,不知是何长官之女,居何处?”明霞道:“家父太古,长安人氏,原位御史夫,因忤权臣,贬作范阳佥。因安禄山造反,家父不肯贼,被贼监禁。因此奴家逃此间。”那姑姑道:“莫非锦坊里住的葛天民么?”明道:“正是。”那姑姑道:如此说小姐是我旧邻了。” 明霞问道:“不知姑姑是?”那姑姑笑道:“我非别,乃虢国夫人是也。”明霞:“奴家不知是夫人,望恕敬之愆。又不知夫人为何在出家?”虢夫人道:“只因禄山兵至长安,大驾幸蜀,卒之间,不曾带我同往,我此逃出都门,来到此处。这航净室,原是我向来捐资建的,故就在此出家。”葛明道:“目今都城已被贼占据奴家无处投宿,求夫人大发悲,容奴家在此暂歇几日。虢夫人道:“出家人以方便本,住此何妨。只是近来郭度颁下示约,一应寺观庵院许容留来历不明的人,小姐有什么凭据见赐一观,免得人查问。”葛明霞道:“这不难,有睢阳雷将军的路引前日在郭节度处挂过号的,人电阅便了。”说罢,将路送去。  虢国夫人接来一,见明霞名下注中钟景期元室,便惊问道:“原来钟状就是尊夫也,一向责贬蜀中不知可有些音耗?”葛明霞:“地北天南,兵马阻隔,里知他消息。”  虢国夫听了,想起前程,凄然泪下明霞问道:“夫人为何说着郎,忽然悲惨?”虢国夫人饰道:“我在长安曾与他一,因想起昔日繁华,故不胜戚耳。”明霞见说,也纷纷下泪来。卫碧秋道:“姐姐日风霜,今幸逢故友知己,当保重,不要伤感。”明霞:“我见夫人与钟郎一面之,提起尚然悲伤,奴家想我亲年老被禁,不知生死如何今我又流落播迁,不能相见怎教人不要心酸。”说罢又。虢夫人道:“我正要问小,令尊既被监禁,不知小姐生脱得贼人巢穴?”明霞便红于代死,碧秋同逃的事前一一备述。  虢夫人道:原来如此,难得卫妪贤母女相救,如今可放心在我庵中下,不必愁烦。”三人立起谢道:“多谢夫人!”  国夫人道:“我既出家,你不要称我是夫人。我法名净,法字妙香。自今以后,称我妙姑姑便了。”明霞三人道领命。看官记着,以后做说的,也称虢国夫人为妙香,不要忘却。  话休絮烦明霞三人在慈航净室中一连了十余日,正值中天月照,影横阶,星斗灿烂,银河清。卫妪是有了年纪,不耐夜,先去睡了。妙香在佛堂中完功课,来与明霞、碧秋坐小轩前看月,说些闲话。明心中想起红于死得惨苦,父又存亡未卜,钟景期又不知来下落,衷肠百结,愁绪千,滚滚泪下。妙香心里也暗当日富贵,回首恰如春梦,昔与钟景期正在情浓,忽然散,那个会温存的妹夫天子远远的撤下去了。想到此处不觉黯然肠断。  这碧秋了二人情景,也自想道:“红颜薄命,空具姿容,不逢偶,母子茕茕,飘流南此,苦流连,未知何日得遇机缘”对着月光儿,唏嘘长叹。又作怪,明霞、妙香的心事有着落的,到还有些涯岸,有碧秋的心事,没有着落的偏自茫茫无际,不知这眼泪从何处来的,扑籁簌的只管下泪来。明霞道:“奴家是该如此,只是带累妹子,也苦跋涉,心上好生难过。今指月为盟,好歹与妹子追随处。如今患难相扶,异日欢同享。”碧秋道:“但得姐提携,生死骨肉矣。”  说得投机,忽闻一阵异香扑,远远仙音嘹亮,见一个仙姗姗从空而下,立在庭中说:“有凌霄外府贞肃夫人与简元君下降,你等速速迎接”三人半疑半信,毛骨悚然  妙香忙焚起一炉好香,见许多黄巾力士,羽服仙娥都执着幢幡宝盖,玉节金符翠葆凤旗,鸾舆鹤驾,从云里拥将下来。那贞肃夫人并简元君,一样的珠冠云髻,披绣裳,并入轩子里来。妙等三人次第行礼。妙香与碧行礼,夫人、元君端然坐受只有明霞礼拜,琅简元君却下回礼。各各相见毕,贞肃人便教看坐。妙香道:“弟辈色身垢秽,忽逢圣驾降凡待立尚怀惕惧,敢当赐坐。  贞肃夫人道:“俱坐不。”三人告坐了,方战兢兢坐下。妙香问道:“弟子凡肉眼,体陋心迷,不知何缘见二位圣母尊颜?”贞肃夫道:“我与琅简元君生前忠,蒙上帝嘉悯,恩封此位,因安禄山作乱,下方黎庶凡劫中,俱难逃脱。上帝命我人查点人间有忠孝节义,愤死难之人命,皆另登一簿,候奏闻,移升天界,毋得混枉死城中。日来查点东京地,所以经过此处。道见妙香器非凡,正该潜心学道,却生自寻魔障,迷失本真,我欲来点化,恰好琅简元君有人在此,因此同来相谒。”明霞道:“幽明迥别,仙凡殊,不知哪个是圣母的故人”  琅简元君笑道:“三石上旧日精魂,此身虽异,性常存,何必细问。”妙香:“既如此说,弟子辈果然昧,望二位圣母开示。”贞夫人道:“妙香本掌书仙子偶谪尘寰,不期淹没本来,于色界。遂致淫罪滔天。观功曹,已将你造入杨玉环一,幸而查得有周旋文曲星之,故延寿一纪听你清修改过谁知你不自猛省,妄动欲念只恐又仍入火坑,万劫不能脱矣。”妙香道:“弟子气痴愚,今闻妙言,不觉茫然失,但恐罪孽深重,态地清,望乞指引。”贞肃夫人道“自古道,子心潘女能成佛人手奢儿但放心,果能痛割缘,蓬莱不远。”妙香上前谢。  明霞、碧秋同立起:“听圣母所言,令人心骨冷,不揣愚昧,求一言指示”琅简元君道:“二位虽灵不昧,奈宿愿未完,尚难摆出世之事,未易言也。”葛霞又问道:“弟子目今进退谷,吉凶未保,不知几时得这苦厄?”琅简元君道:“尚有一载困顿,过此当父子逢,夫妻完聚。连卫碧秋亦一会中人,但须放心,不必愁。”葛明霞听了,便跪下拜。  那琅简元君忙避席礼。葛明霞道:“弟子乃尘陋姿,圣母何故回礼。”贞夫人笑道:“琅简元君生前你有些名分,故此不忘旧谊”葛明霞道:“请问琅简元生前还是何人?”贞肃夫人:“我二人非是别人,我乃睢阳之妾吴氏,他即你侍婢于也。”明霞大惊道:“如为何一些也不能认?”贞肃人又笑道:“仙家妙用岂汝知,你若不信,可教他现出前色相,与你相见便了。” 说罢,将袖子向琅简元君上一拂,明霞一看,果然是于的面貌,便抱住大哭。琅元君究竟在人世六道之中,能解脱也。自扶了明霞,泪不住,卫碧秋看见,想起当红于触死这番情景,也禁不两泪交流。  正热闹间,听得帘前大叫道:“两个女,如何在此播弄精魂?”贞夫人与琅简元君并妙香、明、碧秋一齐听见。抬头一看见一个番僧在半空降下,大步走入小轩,形容打扮却是怪。但见:  头缠大喇布身挂普噜裟,圆睁怪眼,犹一对铜铃,横亘双眉,宛似条板刷。耳挂双环,脚穿双,乍看疑是羌夷种,细认原净土人。  那番僧向众说:“我乃达摩尊者是也。适华山闲玩,竟眼见你们到此神论鬼,动了我普渡的热肠因此,特来饶舌。”众皆合拜见。达摩便向贞肃夫人、简元君道:“你二人虽登天,未免轮回,正宜收魂撮魄见且明心,若还迷却本来面,一经失足,那地狱天堂相止余毛发,不可不慎。妙香能皈依清净,亦当速契真如不可误落旁门,致生罪孽也则佛是众生,悟则众生是佛生死事大,急宜猛剩”众人了,一齐跪下,求圣僧点化  达摩大喝一声道:“雁长空,影沈寒水,雁无遗迹意。水无留影之心,会得的一转语来。”贞肃夫人道:万里浪平龙睡稳。”琅简元道:“一天云净鹤飞高。”摩道:“何不道腾空仙鸿原鹤,照日俪珠不是龙。”妙道:“没底篮儿盛皓月,无钵子贮清风。”达摩道:“不道有篮有钵俱为幻,无月风总是空。”妙香将手中拂一挥,拍手嘻嘻笑道:“弟会得了,总则是梨花两岸雪江水一天秋。”  达摩喝妙香道:“看了你三人洵是器,言下即能了然,但须勤操励,净土非淫。葛明霞、碧秋尘缘未了,机会犹迟。是春意浓时,急须回首,不迷恋。”众人又向前拜谢,摩拂衣而起,倏然腾空而去贞肃夫人与琅简元君,也就身护从一拥而上。妙香、明、碧秋望空而拜,遥见天上云缥缈,瑞霭缤纷,室中香半晌方散。  妙香已心地然,不胜欢喜,同明霞、碧、往佛堂中点香礼佛,不觉啼月落,曙色将开。老尼姑起来了,走到佛堂中,正待前撞钟,忽听见门外敲门声急,妙香道:“这时候什么敲门?”老尼道:“昨晚我老道出去买盐没有回来,想是他了。”出去开门,果然道人回来了。见她气喘吁吁面貌失色,奔进来道:“师,不好了,祸事到了。” 妙香忙问,道人道:“我昨出去买盐,因没处买,走远路。回来天气昏黑,路上巡的兵见人就捉,我故此不敢走,权在树下坐了一夜直待鼓绝了,有人行动,方始敢。一路里三三两两听见人说安庆绪领兵在潼关巡视,被节度截了他的归路。那贼人兵望东冲杀而来,在各乡村掠妇女,粮草鸡犬不留,看近前来了。我适才见许多百尽去逃难了,我们也须暂避好。”妙香与老尼等听见,得目瞪口呆,没做理会处。碧秋道:“事已急了,快些点,逃生要紧。”  明霞:“正是。”忙叫卫妪起身碧秋又道:“那一张路引是紧的,不可忘记。”便在拜里取将出来。明霞道:“我里慌张,到是妹子替我藏好!”碧秋应声就将路引藏在边。那两个老尼还在房中摸索索。妙香催促也不出来,秋道:“我们先走罢,不要了大事。”妙香、明霞都道“有理!”  一时间,卫、妙香、明霞、碧秋四个人齐走出静室,往山僻小路行。不上里许,早有无数逃难男女奔来。四人扯扯拽拽,着众人而行。  转过几座子,山凹中许多军马尽打着太子的旗号,刺斜里直冲过,赶得众人哭哭啼啼,东奔窜。妙香、碧秋手挽着手,步一颠正奔走时,回头不见卫妪、明霞。碧秋连忙寻觅并无踪影,放声大哭。妙香:“哭也没用,趁这时贼兵过去了,我们且回到静室中下,慢慢寻访。”碧秋含着泪只得与妙香取路回归静室,要知卫妪、明霞下落,且后来便见

    强欣2021-02-02

  • 神途一剑九天

    最新章节: 血之狂化
    中国古代的历史一直都有匈奴的记载。历史上,中原地区有独特的封建礼教的文化传承,中原地区之外的大草原上,也有着属于游牧民族的文化。而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在当时人们的眼中,就是残暴而且低俗的,中原地区的人就十分的厌恶这些草原蛮子,认为他们没有文化,更没有礼教。在北方草原一直都有这样的一个传统,就是父亲去世了的话,他的儿子可以娶她的老婆;兄长去世的话,他的弟弟可以娶她的妻子。这对于当时中原地区的文化而言,是十分难接受的,在中原文化中,对于这种行为是十分不齿的。而且也基本上不会有人去做这些违反常理的事情。而在匈奴们的眼中,则是司空见惯的一件事情,并且成为传统一直流传。但是实际上在我们中原地区,也是有着这样的事情存在的,而且可以追溯的久远的春秋战国时期。当时人们的转房和收继实际上就是这种行为,只不过换了好听的说法而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中原的确这种行为就渐渐地被人摒弃了。毕竟有违伦常的事情和礼教文化是有巨大冲突的。这实际上也是文化积累带来的好处了。360亿外资强势加仓,这3只芯片股或将暴涨上天!(附名单)广告而北方的游牧民族,实际上是居无定所的,也没有固定的文化传承下来,就更不要什么文化沉淀和积累了。游牧民族是人们眼中的蛮人,而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自然也是足够的野蛮的。对于伦理,他们这些人自然是不会在乎的。

    柒小萤2021-02-16

  • 星云海数字科技

    最新章节: 猛将终于上套
    哑婚(四)梦想破灭青洪俊海走了,穿着凤织的毛衣,踩着菊绣的“百年好合”的垫,也带走了菊凤的颗心。菊凤的夜长了人瘦了,话也少了。凤把思念密密地织进巾里,缝进衣服里,进鞋垫里。春去秋来天空的雁儿排着队飞了,又排着队飞走了秋过冬至,小河的水了明亮亮的冰。田里经收过两茬庄稼了,凤还没有等到返城知洪俊海的音信。菊凤心如深井中悬空的水。提亲说媒的能把门踩破,娘都委婉地一回绝。菊凤跟男知青会的事,娘已觉察。也是女人,娘懂女儿心。爹黑青着脸,吧吧嗒抽旱烟。说:“找个人家了,女大不留。”爹的话给娘巨的压力,娘在厨房拉风箱,不断地叹息。凤的心里很乱。有天菊凤到同村的五姐家送东西,在村口碰到当年和洪俊海一起来上插队的男青年郭长,他来村上补办个手。菊凤从他口中得知俊海在城里某研究所班了,他已经结婚,子都半岁了。菊凤说不会弄错。郭长青说哪能哩,洪俊海结婚我和曾经插过队的几朋友还去喝喜酒了。凤怔怔地站了好久,没有去四姐家,她飞着跑回家来,进了房,菊凤关了房门,在面嚎啕大哭。菊凤的苦过黄连,菊凤的眼流成了河。菊凤娘在敲门,她的心碎了。凤爹在外骂:“嚎什嚎?能怪谁哩——自捡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笃笃笃的敲门声,着娘的叹息声。菊凤了门,娘说:“城里,有文化,心气儿髙—可不能在一棵树上死,想开些。我女子不是嫁不出去。”爹在外吼了:“没个省的,前世欠你们的!个个作践老子!”菊爹一箭双雕,一面骂凤,一面骂七丫和那不争气的上门女婿,心里苦呀。菊凤是个事的姑娘,她心疼爹,不哭了。娘说:“村东头你五婶昨天来给介绍个对象,说是二里外她娘家的三侄子栓,比你大五岁。娘道你心里有人,回绝。要不我去找找你五。虽说这小子娘没见,但你五婶娘家的哥我见过,厚道得很,派人家,这娃也不会到那里去。”菊凤说娘,我心里憋屈,你我静一静。菊凤的泪扑噜噜从脸上滚落。上,菊凤娘把五婶提的事给菊凤爹说了,说:“错过了多少好象,跟那知青乱搞,是你给惯的!”菊凤眼没瞎心里明得跟个似的,菊凤和知青的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他埋怨了,一辈子没生小子只生丫头的,菊凤娘看够了菊凤的脸色。为八丫的婚万分苦楚的她又眼巴瞅着为这个家累得浑是病的男人。“他五娘家虽说日子过得不裕,可眼下谁家日子得好。再说,日子在过呢!甭挑甭拣了。出去,少操一份心。这几个丫头还把心操啥时候去!招上门的女婿整天也不叫人省,哎……”菊凤爹说,腰又疼了,他弯着,不停地自个给自个着。菊凤娘不言语了招上门的老七女婿是地人,人窝囊没本事不起来,还经常和七吵吵闹闹,菊凤爹看起他,翁婿合不来。头子累得整天吭吭气。菊凤娘心疼了,赶给老头子沏茶。菊凤的殷勤贤惠和忍让是凤爹这一生最大的安。菊凤爹喝一口菊凤倒的热茶,说:“你天就去找她五婶,让娘家人来提亲,把这给办了,越快越好。菊凤娘把爹的话给菊说了,菊凤看了看娘鬓的白发,点了点头两滴冰冷的泪珠在她丽的眼睛里,汪莹莹。娘心里悬着的一块头落了地。月亮朦胧夜晚,菊凤独自坐在子里,看着煤油灯小的灯花发呆。该忘记,一切本不应该发生…我竟然傻傻地苦苦等了几年—

    二将2021-01-23

  • 武林菜史说的是什么

    最新章节: 始知人间有地狱三
    “你不要怀疑!我是三百年的针灸第四代传人,擅长治疗心脏病。你说你的心脏病经大医院屡治无效,你赶快来吧,两个疗程全部拿下!”针灸大师微信给患者聊。患者方某,心脏早搏,经仪器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就是上来劲儿心脏跳得十分难受,吃了我两次中药效不如愿,还要吃药,我随辞不治。她听了针灸大师的话,高兴得不得了,好行自己的心脏病得到了救星。她问我∶“孙医生,你看我去不去。”回∶“万一针到病除,不去也太可惜了。大师说的拿么肯定,不如试一试。”第二天,她老公也来问我∶“是你们河南的。我有点不敢相信,那里骗子多!”我笑了∶“为钱骗人不是正常现象吗?”方某说∶“你可不骗人。”我更笑∶“谁不骗你?我骗你两次了难道你不知道?”她老公也笑了∶“你明明说不怕上当就试试。我们甘愿上当的。”我说∶“这次你也甘愿上一把当去试试!”两口儿真听我的话,第四天一早踏上了南去的火车。什么地方不便说了。到了之后,竟然是个的城郊农村。患者并不多,两口儿顿时心冷了,准备打道回府。针灸大师不让走,说的一拿两响,就又信了。晚上住旅店,针灸了一个多月,每次三百元,少一分也不行。结果花掉七千多元,这心脏越扎越厉害。方某问大师“为啥是这样?”大师说∶“这是好的反应!回家输血就好了。”患者怒道∶“我一个小市民,哪有钱输血?”针灸大师勃然大怒∶“于我有什么关系?你装着的,走吧,走吧!”方某给我诉苦,末了,说“这不,北京专家又三番五次来短信,说他们治心脏早搏世界一绝!”我说∶“不中了你再试试去!”方某气道∶“都他妈的骗子呀,不敢去了!还得指你了。”我以炙甘草汤去生地加人参养荣汤龙骨磁石为治。未知有效。

    奉成仁2021-02-26

  • 邪神的后宫才怪

    最新章节: 新药
    敬之中篇励志小《大江滔滔》连之第三十一章赴深造“赫赫京都百年,钟灵毓秀龙渊。始由金国燕地,及至赤都蓟川。北海清波画舫,香山红叶霜天。华夏血脉相系,九州同心众欢。”北京,不仅仅是新中国首都,全国政治济文化的中心,更是全国亿万各人民心目中向往圣地,它那千古烂的历史文化所生的无穷魅力,知迷醉了多少中游人。其中,唐自然也是那亿万迷醉者之一。此,唐华正目视着方,焦急地坐在重庆开往北京的列火车上,他盼火车开快些,能早到达北京。但一想起离别北京六年后,今天他即将在它的中心带,设在海淀区石桥一带的中央族学院,开始他大学生活时。不有些激动,他似也忘记了,在这天三夜的乘车中产生的疲惫。他稀地记起,他第次来到北京,那一九六八年的初。他当时只有十岁,不仅是一个含青涩的小青年而且还是个来去匆地过客。那时他正在三十八军役。作为营部的理书记,他受营长们的指派,只前往北京三0一全军总医院,去看已重病住院的洪贤副营长。并借机会,他还专门到渴望以久地天门广场上,瞻仰览了一番后,特选择站在广场的央,背靠雄伟壮的天安门城楼,下了一张六寸大的照片,以作为念。而第二次来北京,他一住就整整三个月,而也给他的人生留了不可忘却地记。那是他被千挑选而选出的,作的受阅部队组成员,日晒夜露风无阻,不分白昼在天安门广场进队列训练后。才新中国成立20周年大庆的上午十,他与其他受阅队一起,排着整的方队,雄纠纠昂昂地迈着正步通过宽广而庄严天安门广场。他受阅部队战友们道,非常荣幸地受了党中央、国院、中央军委、泽东主席,以及国各族群众观礼表们的检阅。然,事隔十六年后今天,他第三次到北京,但这一,却与前两次有天壤之别。他这次,并非是以一普通士兵的身份来到北京接受检和旅游。而是作一名国家地方政科级干部的身份为了促进全国民地区经济的发展而由地方党政机,与省、地民委合推荐,属带职薪性质的,参加家民委在中央民学院专门举办地全国少数民族地经济管理人才大培训班,培训学的一名学员。所,他的内心很激,也是有感而发一种深情的感慨他也暗自下定决,待两年的大学业培训结束后,定然会在经济领大施拳脚,为促民族地区的发展干出他的一番事来,做出他的一奉献,以不辜负地党和政府的厚!话说,唐华持省、地民委的推信,与南宾土家自治县人民政府特意开具的介绍,来到中央民族院培训部报了到学院培训部的老们,也统一对他这批干部学员,了较为妥善地安。随后几天,经学院组织了对他这批干部学员,行了一次政治、文、历史、数学地理等科目的考后,唐华,即被式录取为该校学,由此,而开始他在北京的两年学生活了。唐华们这个班,名曰“民族经济学大专业干部培训班。因是带职带薪质,所以,参加训的学员,均来全国各地的民族区。其中,来自江省、贵州省、南省三个省份的员,较之湖北、南、海南、广西省区的学员,人较多一些。而且他们在性别、年、文化、民族,及职务级别等方,也都是参差不的。有的年龄四多岁,有的则只二十岁上下,有别学员巳是厅局,但大部分学属级干部。因此,家对彼此的交流往,则都有一个互了解适应的过。然而,在课程设置方面,学院独具匠心别开生。除了经济学专必修的哲学、政经济学、世界经导论、经济史、本论、会计学、计学、工业、交课程之外。在新僻的民族学专业,也增加了如:族理论与政策、牧业、民族商业民族贸易。以及史、地理、高微、英语等二十余课程。另外,学还开设了选修课政治、形势、经、科技等专门的座,并特意聘请费孝通等,多名内外著名的经济家、学者,以及家部长级领导,学员们分别作学报告,或专题经形势的报告,借扩展学员们的知面。然而,在授教授师资配备方,则精心地安排学院有关专业的名教授,或研究、博士生进行授。可以说,他们这个班,是一个众不同的班,是学员到授课老师都是经过特别精安排的,属于高别的民族经济学部培训班。而且学院还经常组织员到北京市的市,河北省的石家、保定、承德、戴河等地实地参考察,借以扩大员们的广阔视野在京两年的大学活中,唐华与同同窗好友冯勤安以及同学蔺华、自利、向绍清、毓寿、柳中灵、俊等一起。经常用节假日,参观览了北京著名的宫、颐和圆、香、紫竹园、天坛地坛、天安门广、民族文化宫、事博物馆、牛市、八达岭长城等胜古迹及馆园,及王府井等繁华市。唐华与冯勤怀着崇敬地心情还借在总后工作老乡的关系,千百计地搞到了一内部参观卷,设进入到了警备森的中南海,十分幸地瞻仰了毛泽主席的旧居。由,让他们有机会略了燕京古都,样风情的美丽景与古物街巷井市让他们对数千年史文化的古都北,赞叹不已!与同时,他和冯勤在北京学习期间还有幸与在总后0四医院服役的,同乡士官刘学凯谭麒麟、谭剑等相结识。并经常他们那里看电影谈天说地摆龙门,叙述家乡变化展。而且,也常那蹭饭吃,不但互增添了浓浓的情友情,自然也满了闲情逸致的道。在北京的两大学生活,很快过去了,他的学也已顺利结束了唐华怀揣着烫金中央民族学院颁的毕业证书,满着专业学习的丰成果,愉快地回了南宾县。唐华他原本想继续留县民委工作,以省、地民委的保之情,他也想以所学专业,去大拳脚干出一番事的。况黔州地区委白醒民主任,极力地向县委推他,建议由他主南宾县民委的工。然而,怎奈于时在县民委负责向副主任,虽然五十多岁了,能也很平庸,但贪权位之心甚浓,民委主任的位置涎己久,从而刁从中作梗,也使了低劣的伎俩。唐华心胸很是宽,也很坦然,见年岁已大,德行力也仅此一般,在是可怜可悯。此,让唐华也动恻隐之心,终于动申请调离县民,而有意让位于,坦露出一个共党人的高风亮节后来组织上,也试图安排唐华去县团级企业,担副总经理职务,受副县级待遇,他仍然主动放弃。最终,他还是快地服从了县委任命,平级调到商业局任副局长务,去分管年产占全县工业总产比重大的,“三天下有其一”的办工业。这正是“不畏浮云遮望,自缘身在最高。长风破浪会有,直挂云帆济沧。”请看第三十章死马活

    龍杰座2020-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