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古代养娃日常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先生又要跑了九灯和善

作者:锦凰
更新:2021-03-02 12:22:39

穿越重生热门

  • 校花的最佳高手唐宇

    最新章节: 夏华双王,龙-杰
    作者:罗森???????这个故事也发生在八十年代末。???????有一个喜欢跳舞的姑娘,每次都到同一个舞厅去。去的原因是她暗恋的那个白马王子都会在周末进这家舞厅跳舞。???????他暗恋的白马王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而且还是一个才子,不但自考获得了大学文凭,而且还在自学高深的德文,并有一些翻译文章见诸报刊。???????姑娘是小城的一朵花,是小城男子的梦中情人。可是不如意的是,才子从没用正眼瞧过她,更别说邀请她跳舞了。???????姑娘开始自卑。她观察了一下跳舞的女孩,开始怀疑自己穿得不够时尚。???????在这个小城,姑娘发现有一些赶新潮的女子穿上了一款连衣裙,亮闪闪的纱性质料透出了一股清凉,那胸口代表女性美的两个部位各呈圆形地印着两行外文字,金光闪闪,煞是好看。???????姑娘开始抽时间去逛卖服装市场,终于发现了那款连衣裙,一问价:三百八十元!并且老板说是走私货,一口价。???????那时的三百八十元可不算一个小数字,那时的姑娘的日薪也就四块多钱。为了获得才子的一个顾盼的眼神,姑娘把省吃敛用攒下的三百八十块钱付给了服装老板。???????心里说,大不了午餐吃一年咸菜吧!???????连衣裙穿着果然漂亮,特别是那胸口的两行外文,金灿灿的,正好在一对健硕的乳房位置,烘托出了性别的优越和高贵。姑娘穿着它走在街上,迎来了好多俊男的热切眼光。她的闺密们也好生羡慕,她不竟飘飘然地问:???????“你们知道这裙子什么最值钱吗?"???????闺蜜们摇头。???????姑娘权威地说:“傻冒!这胸口的外文最值钱呗!哪一个字母都是宝啊!“???????周末,姑娘热切地来到了舞厅,她心里想象着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眼光会怎样热烈地看自己,说不定还会向自己求婚呢!???????果然不出姑娘所料,才子也和今天舞厅里的其它帅男靓女们一样,把目光投向了自己。并且才子还走了过来。???????啊!他竟然伸出了手,做着邀请跳舞的手势。???????还能怎么形容姑娘此刻的心情呢?姑娘甚至是用感激和讨好的声音答应了才子的邀请。当时的她,是不知东南西北地被才子带进了舞池!???????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远意了,温柔的乐音为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奏响,才子和佳人倘佯在美丽的春阳下,在花海里迷醉,旋转。???????迷醉中的姑娘听见才子在自己耳边传来了喁喁的说话声:???????“你知道你这身连衣裙上的外文是什么意思吗?”???????姑娘随着小伙的舞步动着,轻轻地呢喃着:"我想让你告诉我。"???????才子又问:"你知道这是哪国的文字吗?",姑娘含情脉脉地看着才子。???????"你知道在德国这都是谁穿的吗?“姑娘深深地看着才子,等待他的解答,体会着和才子在一起被征服的感觉,被舞步带动的感觉。???????沉默许久,才子的声音在姑娘耳边响起:“左边是吻我!右边是爱抚!”???????那个时代的人,不象今天这样随意,所以对"吻"和"爱抚"这种字眼非常敏感。????????姑娘马上警惕地瞪大了眼睛。???????音乐声戛然而止,一曲已终!???????才子放开了女孩,静静地说:“在国外这应该是谁穿呢?在一些风月场所出没的人,你能意会到吗……”???????眼泪瞬间涌出了女孩的眼晴,她屈辱!她感到无法言说的绝望!她心如刀绞地奔向了舞厅的大门……罗森,藉贯四川万源,现就职于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曾在《红豆南国诗刊》,《当代文摘》,《凉城文苑》,《名诗品鉴》,《中国巴山》,《绝对文学》,《今日作家》,《世界作家文集》,《中国诗歌网》,《文艺作家》,《诗家》等刊物发表数百篇文章。以为人要坚守初心,以佛心对人,对事,对国,对家,对天,对地!网名昊易金波。

    桃三枝2020-12-19

  • 斗罗大陆之投影魔术

    最新章节: 你握权势,我掌生死!
    我不怕死但我死了以后木人顾我在乎的你使我死了我的孔也会千年不因为里面有千前的你不求生世世的奢侈只这一世的在一和读懂我心的

    独坐愁城2021-02-06

  • 晚风不是你

    最新章节: 太后千千岁
    看到了36岁的长的俊逸长脸的年轻造纸工人阿尔芒。他们聊了一下。瓦尔兰对他说:“现在是巴黎公社,人民当政,一切都是人民当家做主。你可以和大家开工。”“先生,你要好久开?”非常壮实、显得熟练感觉的善良精干的阿尔芒问。他一步走近瓦尔兰跟前。他的后面是一横高的上面是锑壳,下面是有无数轮子和操作杆的造纸机,是造纸厂的核心工作机房。(这一印象以四川宜宾中原造纸厂为原形)“就今天开。这样早点创造财富,工人就有吃的、用的。”瓦尔兰说。“先生,这样好。”“那你就去喊工人来上工。”瓦尔兰有些催地说。“行。”阿尔芒说。就对身边的几个人说:“科里!夏尔!保罗!去喊工人们来上工。”然后,三个青年人就快步走出灰色的大机房的门外去了。阿尔芒就和瓦尔兰聊:都对在公社的领导下,充满了信心。十多分钟后,有五六十个工人满脸欣喜地回到了工厂。后,在一个小时内,瓦尔兰看到了机器都运转了起来,机房和工厂一时充满了机器的嗡鸣声,一种带有生机的繁忙工厂景象又回来了。等机器都开正常了,年轻正直的阿尔芒就把瓦尔兰、鲍狄埃送到了破旧的厂门旁。瓦尔兰让阿尔芒过两天到他的市政厅二楼办公室汇报工厂运营情况。然后,他和鲍狄埃离开了破旧的工厂。听到了身后机器的嗡鸣声,瓦尔兰想到了工人们辛劳地在转动的机器旁工作的情形,心里就高兴,他坚信:只要工厂这样的生产下去,工人们的日子会好起来,会长久下去的。就和鲍狄埃往巴黎市中心走去……当巴黎公社的领导人在忙于公社的无数政策落实和公共事务时,当巴黎人民认为自己过着每天都幸福而自由的日子时,而同时,一场在于毁灭新生的巴黎公社的阴谋从凡尔赛开始了。获得了德国政府的合作承诺。回来时,天已经黑近。梯也尔决定亲自看到对巴黎城的包围,就像一条毒蛇要在自己没有丝毫觉察猎物的周边进行围捕一样。“麦克将军,包围巴黎城要多久完成?”梯也尔十分用心地问。“阁下,用不了多少时间。”“说直接点。”“至多就是几个小时。”“现在21点了,可以行动了。”梯也尔说。他已经不耐烦了。更不想等了。“遵命。”“你马上去集合军队开始行动!”梯也尔如使唤一个下人把麦克马洪将军喊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后,麦克马洪将军和梯也尔坐着四轮马车,他俩的车旁是在法国4月2日温和夜色下的通往近二十公里远的巴黎的路上,而这一刻,麦克将军的军队士兵在他俩车子两边的公路上正匆匆地向很远的巴黎城进发;还有,对巴黎城进行合围的政府军,以及明天从德国监狱里放出的十四万在普法战争中被普鲁士军队打败而投进监狱的法国战俘,将以战士的身份,其中一半将参加对巴黎城的合围,另一半将参加大规模的攻城战。梯也尔早也打定主意就这么办。这时,看到车外在黑蒙蒙的夜里,在匆匆整齐地向前走着的、看不太清的政府军的身影,梯也尔感到:这一切在按照他的愿望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将军,我们是向巴黎城的东部前进吗?”梯也尔多疑地询问。好

    玉立人2021-02-14

  • 一切从顶上战争开始

    最新章节: 相处
    我们终究是神,没永不灭的。后悔,难,罪责疲惫了就它剪掉,竟人生不,没有那的青春在里打转。生活出来是生活,活学会了出来才叫生。人生的是没有的动力,活怕的是不到人生目的。我奔跑特别欢在雨里

    郦冰巧2021-02-28

  • 来自快穿的你微盘

    最新章节: 交易
    不怕风,不怕雨不怕找不到自己只怕不如意不如意…少年站在高楼上望着远方前途梦想勇敢去闯曾经一振臂试想风集云往一无所知却最疯狂不再飘,已靠岸到头世事已看淡一切已释然已释然如今再回到故乡举步彷徨双眼渗透昔时的光故土那破旧的房避难的港儿时秋千悠悠的荡

    五志2020-12-27

  •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最新章节: 河中险情
    第六章:线索,5话说,“东家”“老二”“老三”,全部化,老阮粘着黑胡须,头顶礼帽长袍短褂,戴着墨镜,叼着雪,拄个文明棍,真像东家的打。“老二”光葫芦头,脸面胡戴着金项链,花布衫白裤子手脚链走路威武雄壮,不同凡响老三外戴着帽子,一身蓝衣服脖颈手脖纹着花斑真有一股不道的表现。三人腰里暗别手枪乘着朦胧月光,往营村一号走。营村,位于越南西南边陲,七八个大寨子组成,也许是迎的意思,才取个近似的名字叫村的。营村很大,方圆百十里不次于中等城市。这里的居民常复杂,泰国的,缅甸的,柬寨的,老挝的,还有新加坡的及非洲黑人,五花八门,乱乱糟。好像这里是个政府没人管的地方。营村共分八个区域,1,营2,营3,乃至营8区。每个区的买卖各不相同,皆以自国家的风情习俗而从事商贸相互间进行经济往来。房舍建多样化,都以各自传统风貌而现。街道有以火山岩石打磨成棱方正石块铺就的,有以来自甸深山老林的大树解成的木板就的,还有水泥地面。老式的楼,新型的水泥楼房,互相辉。佛塔式的建筑,是泰国的杰,里面住的僧侣,每逢初一十,穿袍搭衣为整个营村祈祷。的街道一街两行卖熏肉的,卖用英语喊着∶熏肉熏肉,什么肉都有,野猪,大象,老虎,子,兔,狐狸,山鸡,还有鳄,河马,长颈鹿,蟒蛇的熏肉有。一个小姑娘跟着翻译。别,这些肉价格便宜,越南顾客少。有的街道卖烟的,什么越,泰烟,柬埔寨烟,中国云烟,烟片肥大,名不胜数。有卖蔬的,有卖海产品的的,牙骨,还有布匹烟酒的。营村1号,靠近湄公河,是个小码头,买更加兴隆。虎骨,象牙,犀角名贵药材从这里流入各个地方对人类有危害的就是白粉,因官场贪污受贿,监管不力,导毒品泛滥成灾。沿着青石铺就街道,有几个拐弯胡同,高大木楼是有名的歌舞厅,灯红酒,是地方有钱的官员和大老板遣的地方。还有个叫青云巷的同47号,是专门倒卖白货的毒窟,老板叫嘉祥。嘉祥逮谢梅手后之后,准备离开营村到金角找阿兰希望东山再起,在饭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同伙老四喜子。绿喜子和嘉祥个头年纪不多,只是一脸老胡子,显得扎,只是武功见长,所以加入兰的贩毒组织,经过武术比赛排行老四。喜子见到嘉祥分外兴,要了酒菜,畅叙久别之情喜子深知嘉祥接人处事的缜密及应事的能力,非常人所比,将自己的行当交于嘉祥承担,己当个副手。嘉祥推辞不过,成接老板的职务。一晃二年过了,生意非常兴隆,与多方的贩子关系密切。来到营村,“二”见“东家”烟不发火不冒样子,心里不免嘀咕,说∶“家,你的关系户呢?”“东家说∶“到营村1号联系不迟。心急喝不了热米饭。”“老三”想,老阮变成东家了,说话的味也变了,还行不行啊?他拿不情绪的眼光看着“东家”。老二”给“老三”使个眼色,思叫他平静。只听东家说∶“村1号到了,那高架子处就是营村湄公河码头.这码头修建得不到三年,买卖好兴隆啊!”说,掏出不轻易掏出的翻盖手机拨打一串电话号码,要了好大阵,不见回音,气的东家直骂“他妈的,花蛇拐子,怎么不话呢?彪胡子……鬼头,秃尾鹰,没信了?”又打了一遍,音说,“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东家一听,“唉——”地长一声,差点儿蹲到地上,幸亏二扶着了他,才没跌倒。老三∶“东家怎么了?”东家说∶世事难料啊!三天前打的电话的好好的,来了就变了。电话码也改了,这小子,不想活了!”老二道∶“别气老大,既关系不错,我想你说的是不可的事儿,也许又什么突然的变也未可知。走,吃饭去,吃饱肚子也许有新的发现!”大家着一家“中国杏花村”饭馆走。饭馆老板竟然不是中国人,南的,三十来岁,会一手好扯,所以打着中国的招牌,招揽客生意不错。原来外国人对中的扯面很感兴趣,吃家不少。到店里,店小二热情招呼客人座。老二要了三碗面,三荤三,一瓶白酒,两瓶啤酒,略显豪气息。一个讨饭的老太太来跟前,低声下气地说∶“可怜怜吧……”店小二就要撵,老阻止了。给老人要了一碗面,了菜。老人感激地说∶“你是国人,中国人心好!”边说边噜面条子,走出了饭店。东家∶“喝酒喝酒,吃菜吃菜,抓时间,我脑子里快有点子了!话刚落音,老板大踏步来到跟,似相面一般盯着东家不放,了许久,伸手摘掉东家的帽子大笑不止道∶“听着就象你的,果然是你!表哥,边防巡逻得好好的,怎么和中国人又跑意来了!”原来,这个老板叫定,老家是麻栗寨不远康寨人与老阮是舅家老表关系。哥哥德绰号彪胡子在营村做生意,弟曾到中国边镇学会拉面,所投奔哥哥在这里开个中国风味饭店。东家放下酒杯,给表弟胸一拳,笑道∶“表弟神通了在这里撑起一片天?行!你哥电话号码又变了?”康定说∶不知因为啥,屁股一拍跑了,也闹不清哪里去了!嘉祥哥哥地址你有吗?他在营村号开个面,生意还行。你要是没有,完饭我带你找他去!”东家说“我想起来了,嘉祥的电话我。他回东山村,我离他很近,他时给的电话。小时候常在一玩,大了关系更好,我们是朋。”又指着老二老三说∶“这位也是我的朋友。”康定走上握着二人的手说∶“好好,欢欢迎!表哥,晚上都在我这里息,宽绰!”东家看看太阳说“日头高着的,到你嘉祥哥处说。”老二付饭钱,老板不收说∶“都记到老表头上,秋后总账!”说说笑笑离开了饭店“喂,喂!”东家掏出手机打话。“找谁?”对方有了回应“嘉祥在吗?”“你是……”兔崽子,不认识我了?”“啊是阮哥!重出江湖了?在哪里我接您去!”“哎,在康定饭不远。别骑摩托,我们一路三人的!”“好唻!”原来,嘉正在招待客人,接到电话,一是发小朋友老阮,高兴的什么的,给客人说∶“咱们都是白人,都是朋友,您们既然来了这里就是您们的家。先休息休,我把朋友接来,吃过饭后,进行营事。没事,只管放心就。”绿喜子安排了客人,嘉祥朋友去了。嘉祥的店面离码头远,两层不起眼的木楼,院落有三亩地大,主屋六间,东屋间,水泥平房,西屋也是八间上下两层,火山岩石砌就。当有两颗水杉绿荫荫地浓樾蔽日东房中间是“宝马”车住宿的库,周遭院墙六七尺高,上面着玻璃茬子,大铁门,平时半半开,挨着大门两边有两个铁,铁笼里关着狼狗,一到天黑放开了,履行看家护院的职责小齐看着东家,老二,老三的呼也没啥实际意义,说∶“罗长,你起这名真别扭,多绕嘴又不是干间谍地下工作的,恢原名算了!”罗营长眉头一皱∶“不行!东家就是东家,我二就是老二,你老三不想当也行,你就是老三。习惯成自然万一关键想改口就改不过来了麻烦了!”小齐显得没事耷拉样子,心里埋怨多此一举,嘴却说∶“好好,想通了。记着,我就叫老三!”听见一声喇,东家说∶“你们看,接咱们了!”老三高兴了,道∶“身倍增!”“嘎吱”一声,轿车在面前。东家见到嘉祥,一跳高道∶“小子能得,鸟枪换炮”嘉祥说∶“阮哥,好久不见面色没变,荣光不减当年!上,上车!”老阮轻轻地给了嘉一拳笑道∶“以后喊我东家,西南北的东,家庭的家。”嘉笑的嘎嘎地说∶“升大官了?好,东家东家,这两位呢?”家指着罗营长说∶“他,你喊哥,那个年纪小的,你喊三弟不得有违!”“是是是,”嘉说∶“二哥三弟跟东家上车!一声喇叭,一股尘烟,“宝马在青石路上奔驰。很快来到店里,众人下车,往屋里走来。两个客人一男一女,见了来者吓得魂飞魄散,东躲西藏。绿子说∶“看你们吓的?人家也走白货的,不是公安局的,吃了人!”那客人不是别人,正小吕和慧敏。小吕他俩尝到白的甜头,一发不可收拾,踅摸营村1号嘉祥的线索购买比上次更多的白货。小吕眼尖,虽然们化了妆,一眼还是认出来了老阮,罗营长,小齐。他们怎也摸到这里来了?嘉祥的店铺临着危险,所有的人也身处险!中国边防军缉毒英雄,厉害呢!唉,真是冤家路窄!躲也不了,蔽也蔽不成,等着挨枪吧!就摸摸腰里的手枪,自觉有胜利的把握。就噗通一声,到老二面前,声声求告∶“罗长,您饶了我吧,我该死,我死!看在部队里的面子上,再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危险来了,罗营长他们三人的心都到了嗓子眼里,小吕把实际揭了,就彻底完蛋,侦破贩毒团,抓着阿兰就等于零!嘉祥和喜子以及诸多喽啰无不瞪大了睛,仿佛看着一颗定时炸弹随就会爆炸似的。老阮冒了一身汗,急中生智,眼珠子一瞪,核桃大,抡开手掌,照着小吕猴腚脸上噼里啪啦几个嘴巴,道∶“你仔细瞧瞧我们到底是?我是走私白粉的东家!”又着小罗和小齐说∶“他是你二爷,那个年轻的是你三大爷,们都是走白路的,你再胡扯八,大爷我毙了你!”小吕越看是罗营长他们一伙的,本来缉的如何变成贩毒的了?他还想点什么,老三就把小吕拉到一耳语了好大一会子,乘人不防给他兜里塞了一根金条,这个欲熏心的货子,真的相信了罗长缉毒摇身一变成了贩毒。边军怎么了?也是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大官的还贪污腐的,何况一个小小的营长了!到这里,就释然了,赶紧赔不道∶“我一时看走眼了,天下长得相似的有的是,二大爷原原谅啊!”老二笑道∶“大人见小人怪,鼓捣白粉发大财!嘉祥和绿喜子这才放下心了。友久别相逢,接风洗尘是必须。晚霞似血,波光粼粼的湄公闪闪灼灼,轮船的马达声嗡嗡响着,慢慢地靠岸,一拨一拨游客走下甲板往营村去了。天没黑透,月亮就从东山升起来。喜子说∶“上大酒店排场排去!”嘉祥说∶“别了吧,处谨慎的好。你到熟食店里弄些鸡烤鸭卤鹅猪头肉就可以了,再炒几个素菜,好酒有的是。的朋友不是外人,好歹多多包。”喜子支了越盾,上街去了嘉祥说笑一回,沏了罂粟花茶说∶“都坐都坐,尝尝从金三弄来的好茶!”大家落座,细品茗。不多时喜子回来了,嘉亲自下厨,三下五除二,七八菜色香俱全,摆了一桌。一坛村百年老烧是有名的好酒,嘉一连满了六七碗,道∶“咱们道上的人们都是汉大心直,处简单,简简单单地给我的发小友和各位客人接风洗尘了!”双手举起一大碗酒又说∶“来来端起,有缘千里来相会,为们真诚的友谊和滚滚的财运干!”大家一饮而尽,绿喜子又了一圈。嘉祥满面笑容介绍了三角近来白货都被泰国几个毒掏大价钱垄断的不少,显得货有些紧张,呼吞下了一口酒道“不过朋友既然来了,也不能空手而回,转借转借也够份了大家吃好喝好,好在准备。”祥不愧是老滑头,自他接收老一职,彻底改变了经营方法,铺里一丝一毫白货都不存在,到别处地下仓库里去了,弄得分保密,有几次风险就平安无地逃脱了。酒过三巡之后,吃一排子肉。绿喜子说∶“我们板为人仗义,只要有客户来,证上等好货,都给个心满意足高高兴兴,宁可自己吃亏,也亏着对方。来了就是家不许外”正说之间,进来两个人,个差不多,一个稍胖一个稍瘦。是别人,乃是二风和小董。嘉招呼道∶“过来过来,和新来朋友认识认识。”对大家介绍∶“这是隔壁的兄弟,关系好很,这个胖的叫二风,瘦的叫董。小董二风我给你俩介绍,个子是我发小朋友叫大哥,模俊的叫二哥,这个叫三哥,那位也是今天来的,我还没有细姓啥名谁就叫老弟老妹吧!”董和小吕本来就认识,此时也便言明。小吕心想小董你个天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莫非也贩毒的?小董看看小吕,心里∶“当初给我一枪没打着,却自己打到了监牢里,你是怎么出来的?能耐不小也干起了贩勾当?那个女的摸样儿不错,能与他勾搭成奸了。”正心运,只听嘉祥问那男女姓啥名谁女的声音挺亮道∶“我叫印慧,他叫小吕,我的好友。”嘉又问是初次还是熟路?慧敏说算熟路吧。嘉祥问下家啥地方慧敏不知其中的故事,如实说∶“瑞丽西航路189号谢梅处。那姐姐可好了,大方磊落,到很快分完了,出手不错。”祥听得此言,心里像海涛一样腾起来,想起曾经走过的同谢的恩恩爱爱,多好的一个美人,怎么要盗窃“醉乐园”的巨制造骷髅事件领走白鬼,导致山村俱乐部的破灭,谢梅背叛老大阿兰,罪改万死!想开了好歹我曾经是你的哥哥,上次营村你的宿舍里我失手了,所不再杀你了。别人收拾你与我关,是你活到头了,不怨我!眼二风和小董不辞而别,大家得奇诡,不好过问。欲知后事且看下章

    墨若蘅2021-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