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董卓之子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无限之萝莉攻略

更新:2021-03-05 11:50:09

穿越重生热门

  • 末世之胜者为王

    最新章节: 凰曦的故乡
    第一季文鉴者被害2013年10月6日晚上9点多钟,高阳骑着单车急匆匆行驶在河岸大道上。河岸大道上行人车辆寥寥无几,泛黄的街灯下密麻麻的细雨在树叶的缝隙间斜刺着飘零下来,雨水刮到他脸上透着丝丝凉意。高阳开着一辆两厢高尔夫轿车行驶在河西岸边一条马路上,雨水像刷子一样冲刷着车窗玻璃,外面的景色一边昏暗,尽管闪着雾灯前方的视线还是模模糊糊,高阳不敢把轿车开得太快,因为他看见马路边上的柳树枝被风吹的在几乎垂到路中间来回在横扫着,好几次树梢都打在前窗上。副驾驶车窗开着一条缝隙,雨水被刮进来打湿了他的衣袖,他的右腿也有了湿漉漉的感觉,他下意识地用右手摸了摸仪表台上一个牛皮纸文件袋,里面装着几张非常重要的照片,也就是这几张照片才让他紧张兮兮,为了确保能把这几张照片能安全送给约好的人,他才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独自开车出来,而且选择了这条不被人注意的河岸小路担惊受怕地前往约定地点。开车更不敢与人结伴同行,斟酌很久才拿定主意采取这样一种隐蔽的方式去约定地点。风更大了,雨水灌进车窗也越来越猛烈,他减速慢慢停在路边,他想将车窗摇上,就因为车窗不是自动升降操作他才没有及时摇上车窗。他欠身摸到车窗升降把手,刚想摇动把手却忽然看见路边一棵大树后仿佛有个人影,定神一看却又不见了,好像躲到了大树后面,这让他顿时吓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慌忙摇上车窗,情不自禁地又看了一眼大树后面,这一看差点没把吓死,人影在树干空隙间不停地闪现着,瞬间又没有踪迹。高阳的手有些颤抖,他使劲摇上车窗,急踩油门超前驶去,他甚至不敢再朝窗外看,可越是害怕就越想看,他用余光间断性地描向窗外,当然朦胧中看到已经闪过了河上那座钢铁铁路大桥他的脸上露出一袭安然的神色,心想最多再有一公里就能到达约定的地点了...然而有出现了一个让他更加惊恐的诡异现象,河水里竟然绽放出一朵黄色的玫瑰花,玫瑰花击碎对岸塔楼印在水里的倒影转而又四分五裂再变成螺旋状钻进深水里...突然,挡风玻璃前的车盖子上落下来一个人,高阳急踩刹车,那人滚落到车下。高阳意识到撞人了,他急忙下车跨到车前,首先看到是几米远的地方倒着一辆共享单车,而轿车保险杠下面躺着一个穿雨衣的人,卷缩着一动不动,雨衣裹着他的头,看不见他的脸。高阳脖颈子直发凉,看情景是自己刚才思维走私撞上了这个骑共享单车的人,不会是死了吧?高阳俯下身推了推他,依旧没动,高阳想把他扶起来然后打报警电话,就在他弯下腰扶起这人要拽开裹在他脸上雨衣的这一刻从雨衣里面伸出了一个像手电筒一样的东西,准确地捅在他的胸口上,一股电流刺穿了他的身体,他颤抖了几下便失去了知觉。也不知多久高阳恢复了意识,感觉脸上冷嗖嗖的,他勉强睁开双眼,正想扶着保险杠站起身子,眼前却出现了一张脸,这是张很熟悉的脸,高阳觉得有救了,正要叫出他的名字,没想到眼前闪过了一道寒光,随即就是感觉自己的脸上热乎乎的,接着是呼吸困难,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意识...就在河岸马路上发生谋杀案之一个小时后市内繁华去嫣红按摩院里也发生了一件突发事件。警察局副局长杨学科带领着五六个警员冲进了按摩院307房间,他们是接到报案说有人在按摩院吸毒前来缉拿毒贩的。307房间里的软沙发上躺着一个人正在昏昏欲睡,他就是检察官向国明。他是下班后来嫣红按摩院做按摩的,他是这里的常客,每周都会来一次,时间都很准,每周一来,只做按摩没有别的嗜好,这家按摩院也是做正规专业性按摩服务的,院内有四个按摩生,都是护士学校毕业的学生,因为手法专业很受顾客们的青睐,按摩院老板视为中年女人,叫郭嫣红。要说这个嫣红女老板也算是个女中豪杰了,做按摩生意有十几个年头,不光社会上的人认识很多,就连官场上达官贵人也是相识成搭,很多商界的大佬,政界的高管都闲着没事时来放松一下身体,嫣红给他们准备着尚好的茶水,咖啡,有时候还有热乎乎的酒,所以很多人有事没事就爱往她这里钻,这也让她名声大振,一提到她基本上是城市消遣行业的名片。杨学科冲进房间时向国明还在睡,王铮刚要推醒他嫣红急匆匆进来了。哎呦,这不是杨局长吗?你怎么有空上我这来啊?杨学科对嫣红献着殷勤的笑脸没有丝毫感觉,冷冰冰地说:在执行公务,你不要妨碍。向国明被王铮推醒后看见警察站在傍边还有点吃惊的样子,他问:杨局你们这是干啥呀?杨学科回答:请您跟我们去趟医院接受检查。我没病啊,去医院干啥?去了你就知道了,扶起向先生。杨学科对王铮说。王铮不再理会向国明叫嚷跟两外两名警察把向国明搀扶着出了按摩院。杨学科对另两名警察说:检查所有房间。郭嫣红没再说话,双臂抱肩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想,搜吧,看你们能到什么。警察把整个按摩院里里外外搜了一个遍也没找到类似于毒品的东西,杨许可觉得有点纳闷,若是按摩院私藏毒品不可能一点都搜不到啊,难道是想国明自己带毒品来的。杨许可让王铮将按摩院门外唯一的监控摄像所录下今晚的内容从电脑中拷了下来,又查了今晚是谁给想国明做的按摩等情况,然后带队离开了去医院了。这个时候正好是前半夜11点10分,杨学科临离开时特意看了一下手表。第二季诡异的现场午夜1点河岸大街东段十几辆闪着蓝白相间的车停在岸边这条杨树密布的大街上,几十名警察封锁了这个路段。风雨交加的河岸窄小马路上停着一辆两厢高尔夫银灰色轿车,马达没有熄火,车前保险杠下躺着一人,米黄色风衣,浑身湿透,瞪着一双恐惧的眼睛,脖子上一道翻开的刀口,脸色惨白,风衣有血的印记,雨水的冲刷稀释了血的颜色,情景凄凉且惨不忍睹。重案队长许浩带白手套的左手捂住鼻子和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法医唐婉正在尸检,几个警察打着手电筒。死者男性,身高1米75左右,死亡时间在大约3至4小时,也就是昨晚10点左右,做胸部有被电击痕迹,导致被害者失去知觉,脖子上有一处刀伤,干净利索地抹了一刀,也是致命伤,非水果刀之类,绝对是专用道具,这一点从刀口上能确认,死者年龄大约30岁至35岁之间,身上没有证件。唐婉说完站起身。你感觉是随机杀人还是有预谋杀人?许浩问。感觉?要说感觉吧,我倒是觉得凶手不是菜鸟,像是老手。唐婉说。为什么这么说?徐浩问。凶手使用电击棍之类的东西先是击晕了死者,但并没即可杀死他,是在被害者苏醒后才在他脖子上抹了一刀,所以说这里面一定另有因为。唐婉说。这又怎么说?徐浩问。死者是等着一双眼睛的,而且露着惊恐状态,说明被击晕后并没有即可被杀,要是击晕后即可被杀他不能等着眼睛,也不可能成恐惧状,因为他被击晕时不会看见凶手,他是遭突然袭击被击昏的,怎么会瞪着眼睛呢?瞪着眼睛是等他苏醒后看到了凶手,这是才被抹脖子的。许浩说:有道理,也就是说凶手一开始并不见得要杀死他?唐婉说:我感觉是,凶手可能是想要抢的什么东西,没想到被害者忽然苏醒了,看见了他,逼不得已才杀死了他。当然也有可能凶手不是一个人,或者不是一伙的。咦!有意思了啊,张敏王铮你们在车上有什么发现没有?徐浩冲在车内勘察的两个人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人的脚印,其他都没有,副驾驶被雨水淹了,手扣里空的,现在正在找指纹之类的。张敏回答。唐婉说:死者身上也什么都没有,钱包,手机都没有。也就是说凶手拿走了死者的所有东西,现在还有人不用手机吗?徐浩像自语又像是问唐婉。谁说不是,难道凶手杀他就是为了拿走他身上的某种东西?唐婉说。你是说可能不是一个凶手?是不是有可能击昏被害者的根本就没想杀死他,是在找他身上的东西,在击昏被害者的人离开后又出现了一个人,是这个人杀死了被害者?徐浩眼神里也露出了惊慌的神色。绝对有这种可能,反正我感觉是这样的。唐婉说。死者身上藏着秘密?徐浩说、唐婉说:从穿戴上看死者不是工薪族,起码是个白领,身上没有任何证物,比如钱包之类物件,假如是白领不可能外出连钱包手机都不带,钱包手机被凶手拿走了?凶手是故意制造抢劫假象,但我感觉是这样。这时张勇走过来说:河岸人行道上有车轱辘印儿,像是自行车,有咕噜印儿,而且轱辘印拐向了被害者车前消失的,这是其一,其二是轿车后面有两道刹车的痕迹,离着有三五米远,都不是很清楚,雨比较大都冲刷没了,不知道这些跟这起凶杀案有没有关联。许浩说:这该死的雨,对了张勇赶紧查死者身份吧。张勇从一名警察手中夺过一把手电筒,蹲下身照向死者的脸,忽然惊叫起来:怎么这么像高检察官啊?徐浩和唐婉;立刻把目光投到死者脸上。张勇说:没错,就是他。徐浩说:你是说是高阳?张勇回答:是。徐浩蹲下身仔细端详着死者的脸,半晌才站起来说:赶紧找的熟人,管他们要高阳的电话,快点。这也太晚了吧?张勇有点为难。快点,都死人了还怕晚,赶紧联系。张勇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一位检查部门的熟人,拨通电话问到了高阳的号码,他马上拨打,听筒里传来“用户已关机”,他再次拨打依然关机。张勇无奈又找到另一位熟人那里。你是哪位?张勇说:我是警局张勇...这么晚了找我有啥事?你知道高阳妻子的电话吗?高阳妻子?他妻子也没有电话啊。张勇有点诧异地问:现在还有不用电话的人?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找他妻子确认一下高阳在家不...还没等张勇说完电话那头就不耐烦地说:高阳妻子是个傻子,傻子怎么用电话。张勇被闷的无话可说了,一时还憋住了。喂!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等等,你能出来一下吗?我?不能,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你是谁。我警队的张勇,你不放心的话我去接你。停,警队咋地了,你们这种人最讨厌,别再打了。说完竟然挂了电话。张勇气愤以及可又没法发作,只好暗自嘟囔一声:真不是个东西。然后他又拨通另一个人的电话。半晌才传来一个温柔女人声音:你找谁?您好!警队的张勇,你们那的高扬出了点状况,想请您帮忙确认一下,不知道您能配合吗?当然,他出什么事了?一件很严重的事,发生了一件谋杀案,我们看着像高扬,但是不能确认,想请您帮忙。好吧,在那?东临区河岸大街。好,半小时后我就到。张勇挂断电话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半小时后一辆红色M6轿车赶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下车走过来。他叫闵娜,是检查局秘书。闵娜急匆匆从警戒线下钻过来,当她走到轿车前看到死者双手捂在嘴上惊愕的差点摔倒。是高阳吗?闵娜点点头,带着颤音问:他这是怎么了?被杀了。许浩毫不掩饰地回答。为什么要杀他?谁杀的他?闵娜颤抖的声音带着凄惨。你知道高阳来这边干什么吗?我哪知道,下班我先走的,他留在单位说有点私事。许浩说:你先冷静一下,你知道高阳家在哪吗?知道,刘火新庄小区,2栋3号。他家还有谁?闵娜说:有个老婆,但是个傻子,连饭都做不了,这下傻嫂子可咋办啊。许浩说:谢谢你帮助,你先回去吧,我们可能还会有需要你协助的事,你们先照顾一下他妻子可以吧?当然,我们会。闵娜再瞟一眼躺在雨地上的高扬,眼睛里闪出亮晶晶的泪花,她说:给他盖上点行吗?他是个好人。许浩回答:好,我马上办。闵娜跟着法医唐婉踉跄着走向红色M6钻进去,半晌才发动着车开走了。许浩示意张敏拿条单子给死者盖上,然后对张勇说:去高阳家,不要难为他妻子,检查仔细点,许浩点着了一支烟。(未完待续)

    流云飞渡2021-02-05

  • 五个小沙弥可爱图片

    最新章节: 要不要黄瓜
    双十一自我放假回家见了生意兴的大卖场。公路边自西往东五里地,各种秋菜,卜,介菜圪塔,菜,南瓜,茄子黄瓜,豆角,菠,西红柿等,有瓜,土豆,山药土里产品。苹果梨,葡萄,秋枣青迭瓜,秋桃不说了。有大车小的新疆核桃,薄核桃,新疆大枣更有干山货,木,猴头,榛蘑,蘑,松茸,人参,都是来自长白,大兴安岭的天王国,到城市骄着自己的气质。海产品,如海蜇各种鱼类等。更趣的是往南三里长卖场。除了以所述外,有许多调料的。有一家主创意非凡的驴磨。能唤回六七年代的生活趣味令人质疑这头黑为什么不按正常套路出牌,标新怪。a小黑驴a拉着小石磨,呼呼转着圈儿磨调料黑驴用带有黑毛黑布做成的,胖嘟嘟,耳朵尖长长驴脸的脑袋上耀着别出心载的艺,瞪着圆溜溜驴眼,看着熙熙攘顾客骄傲自己神通。披散的尾,僵直的四蹄,无生气,整个驴能有一尺半长被人铁丝固定在横端,横棍插到石的里边,飞速旋就象驴拉的石磨样。买主把花椒香叶,肉蔻,肉,良姜,小茴香八角,孜然等,略的捶打之后,住气的往磨上送瞬间在上下两盘的缝隙里流出细的灰色粉末,芳四溢。不少的人来赏观,众说纷。这驴套磨不带眼。驴套也没有笼嘴呢。不怕偷吃。光跑圈子,就是不动。也不吭几声。给生产里磨面的驴子不样。…………主只顾忙,也不答。一个老妇女牵小白狗路过。那狗很有眼神,竟被拉磨的黑驴吸引魂了。后腿立来,能有尺半高向着奔跑的黑驴吠,前腿趴着案。妇女怕小白弄调料面,给它一说,嫉妒啥,中你上去拉去。主指着一边的电开笑道,这驴装模样不会拉磨。是线接通下扇磨中的轴承带动上扇动旋转的。驴晃只是为了给大家乐而已。一对对夫老妻手拉车载满满的大白菜,跟前路过,说着年的秋菜比往年便宜。头也不扭了。2019年11月3日

    墨饰2021-01-08

  • 我家宿主敲萌哒

    最新章节: 嚣张的陆禹
    2015年春天,杨意和庄子慧离婚了。那是一个春天的黄昏,青城照例有漫天的飞絮。杨意记得春天来临之前,某某专家还在广播里说针对这惹人厌的杨柳飞絮,会对相关的树木采取得力的节育措施。可如今的事实证明专家的话似乎和大多数时候一样不靠谱,杨柳絮们还是该飞飞,生殖能力丝毫没有受那专家言辞恐吓的影响,依然格外旺盛。此时太阳正慢吞吞地靠近地平线,昏黄的光线透过小酒馆的格子窗照在杨意的脸上。朋友大头嘴里嚼着一颗花生米,正眯着眼睛瞅着窗外走过的衣着时尚而暴露的美女,花生屑混合着唾液黏在嘴角,邋遢而猥琐。“我离婚了。”杨意说,声音很轻,有些轻描淡写,似乎是自言自语。而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却引来看美女正看得出神的大头的炸雷般的回应,“啥?离婚?和庄子慧?你疯了?!”幸而此刻还不是饭点,小酒馆里除了店老板之外只有寥寥的几个食客,大头过激的反应并没有招来旁人多大的关注。杨意对大头的反应倒没感到什么意外,这兄弟向来如此,他硕大的脑袋就如一个共鸣箱,总能让他的声音高出常人许多。杨意夹起一片菜叶,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面对大头的一惊一乍他依然心如止水,或者说内心原本就是一潭死水。与其久拖不决,让两个人都干耗着,痛苦着,不如早点来一个了断。当初拿定这个主意之后,杨意就平静了,这种平静来得突然,连他自己都感觉奇怪,似乎一切都过于坦然。“你说自己离婚了,就跟他妈的说的别人一样。”大头看着杨意的平静,话里就有些带气了。这也难怪,当初大头也是庄子慧众多的追求者之一,此时看到自己曾经的女神被杨意“始乱终弃”,心中自是不忿。当局者未必就一定是迷惑的那一个,杨意想。起码自己的婚姻就是这样,这么多年来,他和庄子慧苦心经营的婚姻于外人眼里,就像是一间装修精致得体的样板房,到处洋溢的都是幸福的气息,汇聚着众多的羡慕与瞻仰。可只有自己明白,这婚姻恐怕早已腐朽,就像华丽的墙纸下那些斑驳的污块。“有些事情,你未必清楚。”杨意说,说完,他叹了口气,结婚十年了,有些事情,就连自己都不太清楚,比如庄子慧。在自己眼中,她就像是浮在海面上的冰川,深入海底的那部分似乎就一直隐没在黑暗之中。“不管我清楚不清楚,和庄子慧离婚这件事,我是不能理解。想当初,你们多幸福啊!”此时大头的情绪也平复下来,他冲杨意扬了扬手中的杯子,啜了口白酒。那是纯正的金门高粱,六十五度,下肚之后犹如一条火线,直贯肺腑。杨意也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打算换个话题,气氛有点沉闷了。今天是周五,杨意和大头惯常在这一天小聚。大学同学当中,落到青城的只有三人,杨意,大头,另外一个,就是庄子慧。自己怎么又想到了庄子慧?杨意摇摇头,执意要拉开自己的思绪,于是问大头,“最近生意怎么样?”“马马虎虎。”大头本名徐默声,在青城做玉石生意,公司开在市中心的青松大厦。他算得上是一个富二代了,父亲老徐在省城开了一间很大的玉石公司,本想等大头毕业之后就进入公司的管理层,历练几年就可以接班。可大头却执意到青城去发展,老徐拗不过他,只好由他去。当初,大头跟杨意开玩笑,我也要去青城,去守护我的女神,你可得好好对庄子慧,不然老子随时准备挖你的墙角。杨意以为他开玩笑,没想到他真的来了。本来就是老友,又同在青城,所以周末小聚就成了他们的习惯,且一直延续多年,周周如此,连地点都没变过。这家酒馆面积不大,装潢古朴,是一个台湾人开的,所以才有正宗的金门高粱出售。杨意和大头都喜欢这种高度的白酒,清冽爽口,却又后劲十足,喝上半斤,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脑袋都会麻酥酥的。都市人似乎越来越需要这种感觉,所以小酒馆在这座城市积攒了不小的人气。小聚的时候,庄子慧偶尔也回来,但终归比较少,今后恐怕再也不回来了。今天的饭吃得有点沉闷,吃罢饭分手的时候,两人都叫了代驾。杨意回到家里,九点刚过,保姆小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杨意进来,赶紧站起来说道,“先生,小朵刚睡着。”杨意摆摆手,示意她坐下,然后走进小朵的卧室,小朵此时正躺在她的小床上呼呼睡着,小嘴微微撅起,杨意笑了一下,爱怜地摸摸她的小脸蛋。在小床的旁边还有一张单人床,那是保姆小岑的。

    殳雁易2020-12-30

  • 男主是条狗百度云盘

    最新章节: 杀鸡儆猴
    老谈,高中毕回乡代课,后民师进修转正在中学工作了20年,小学15年,退休于镇。  退休的一年,她的侄——镇党委书在教师暑期集大会上作了动报告,其中有样一句话:一教师几十年如日,能够退休三尺讲台,这一生最大的荣。这句话着实她得到了安慰因为教室一直她的阵地;这话也着实让她意了好长一段间,因为侄儿佛说的就是自。  由于这那样的原因,够一直在讲台书写春秋,做淡泊名利,兢业业,潜心钻,潜心育人,确是一件不容、不简单的事。  有一天镇小召开全体职工会议,最一项议程——上任了三学期校长小谭讲话他说:“对于处的总结和下个月的安排,表示赞同,望真落实。为了实好各项工作我强调三点:是适应新常态…二是提倡三精神……三是绝三个现象:1是职业倦怠…2是拉小圈子……3是倚老卖老……”  散后,谈老师带严肃的神情走了会议室。回办公室,她越越不对劲,把记本使劲一摔啪的一声,一的怒气,瞪大睛,自言自语“身为一个领在大会上说‘老卖老’,真‘王章八痴’不知天高地厚。哪个敢说自不老啊!”几同事吓了一跳老王赶忙劝道“我不也是那家伙吗?校长敢说你?莫不说的我?你莫气,我们的今就是他们的明。”之后好长段时间,老谈不高兴。她喜把领导的话往己身上揽,自会徒增烦恼。 回到家,谈此事委婉地告了侄儿。  过几天,县局到学校检查工,学校召开紧会议。这次会小谭“一言堂,具体安排部迎检各项工作重点是做好三方面的准备。排完后,他说“我们学校之以取得这样和样的成绩,离开大家的共同力,尤其是像老师、王老师一批老同志,们爱岗敬业,于奉献,为学的发展作出了可磨灭的贡献大家向他们学,就从迎检做!散会!” 老谈带着微笑出了会议室。次回到办公室她却发表了演:“老师们,早就发现谭校不简单,年轻为:管理人性,服人;用人才兼备,服人说话有理有据服人。有朝一,谭校长肯定调到局里去。  今年六月老谈退休,学组织了隆重的送会,不论形,还是规模,是精心策划的那天,会场布气派,像五年学校成为市级范学校开庆功那样。欢送会镇长的献辞拉序幕,他亲手退休证交到了老师的手中,手,鞠躬,会响起热烈的掌。穿着合身、挺、时尚的谭长作了激动人的讲话,总结谈一生的足迹业绩、贡献,出了大家要学的精神,话音落,又一阵热的掌声响起。了淡妆的老谈完耐人寻味的休感言,第三响起的掌声更热烈。  …  秋季开学不见了谈老师身影,仿佛没人提及她的大,倒是荣升为事的小谭常常起

    林汀烈炎爵2020-12-24

  • 光明水晶

    最新章节: 妈妈你看,她还是心软了!
    第三十五章被打回原形的祖壮原来这玄冥界是一个存在于三界之外的地方,是当初盘古王开天辟地之时,有一个上古大神叫九阴烛龙,经由盘古王默许,由他单独开辟和执掌的一个世界。玄冥界是跳出三界之外的一个存在,和三界也几乎没有什么联系。一般凡人,要么修道成仙升入天界,要么死后坠入幽冥地府,无论如何是到不了这个地方的。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被法力高深的大罗真仙,施用先天无极神功送到这里,只要一入这玄冥界,便归九阴烛龙管辖。向来喜欢清静、不想沾惹事非的九阴烛龙,与天帝等为数不多的天尊级大仙们,在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默契,那就是谁送来的人由谁接走,其它人不能染指,就算有人想要破坏规矩,九阴烛龙也不允许。而如果被送来的人没有人来接,那这个人便会被永世困在这里。其实除了几个大罗真仙外,一般的神仙,如玉鼎真人和太乙真人等人,也根本没有自由进出玄冥界的资格和法力。这九阴烛龙脾气古怪,向来喜欢独来独往,当初参与开天辟地之时,因为他法力高强,就成为玉帝和刑天两派都想拉拢的对象。其实盘古王当初之所以默许他自己另辟一个天地,就是看出刑天与玉帝为了争位,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而九阴倒向谁,谁就肯定会胜出。在这个当口他却表示想避世独居,并不想参与其中任何一方,因此被盘古王赞赏,这才以默许成全了他。杨戬以前听师傅玉鼎真人说起过这玄冥界的典故,自然就知道一些。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自己会沦落在此。他也清楚地知道,到了这儿,就算是师傅玉鼎真人也没办法救他。元始祖师和玉帝有这个能力,但又岂能为他来坏这个规矩。哎!看来,这刑天不杀自己,却比让自己死了还要难受,实在是太可恶了!可转念一想,这刑天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呢?他留着自己,难道是为了要挟师门吗?一定也有这个可能,真要这样,自己可就成了师门的罪人了。想到这儿,杨戬长叹一口气,真是觉得越来越懊恼了。而此时此刻,“可恶”的刑天正在修罗殿上闲坐,浮游从殿外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在灵台前行了礼,口尊了一声:“魔皇!”刑天看着他问道:“浮游,有事儿吗?”浮游谄笑着说道:“魔皇,属下已将祖状安顿好了,特来向魔皇回禀一声。”刑天“哦”了一声,就站起来往灵台下走来,下了灵台又径直向殿外走去。浮游哈着腰笑嘻嘻地跟在刑天的身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魔皇将杨戬打入玄冥界,实在是高呀!”刑天本不想说话,但还是顺嘴问了一声:“怎么个高法啊?你说说看。”浮游笑着说道:“魔皇把杨戬打入玄冥界,元始天尊的一众门人都会投鼠忌器。他们也没胆子去玄冥界去救人,要是去了,得罪了九阴法王哪还有个好?况且他们哪里知道,魔皇同九阴法王的交情。魔皇曾数次去请九阴法王,都没搬动。而这九阴法王也是好面子,其实也早就看不惯天庭对咱们的打压了。要是他们敢去招惹九阴法王,那九阴法王肯定就会出手帮咱们了。到那时,那天庭的玉帝还不赶紧地滚下灵霄殿、逃之夭夭呀。魔皇这是烧了个火疙瘩看他们接不接呢?”已走到殿外的刑天突然站住了,问道:“他们要是不接呢?”浮游说道:“他们要是不接,那就得来求魔皇,那还不得来看魔皇脸色。嘿嘿……”刑天轻轻笑了一下,说道:“浮游,难得你也能看明白一些事情。”浮游忙陪笑说道:“都是魔皇英明神武,调教有方,属下才跟着增长见识。”刑天一摆手打断了他,说道:“你就别在这儿拍我的马屁啦,没事儿的话就下去吧。”浮游一迭连声地说道:“是是是!属下告退,属下告退!”说着,就一边嘻笑着退了下去。刑天看着浮游一身腥红衣裳,形如狗熊的身影两步一回头地走远了,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又抬头看了看天,思想了一下,然后冲殿内叫道:“饕餮。”话音刚落,就见饕餮应声从大殿里窜了出来,刑天也不说话,背着手转身向殿后走去,饕餮便低着头、亦步亦驱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刑天和饕餮转到后山,来到一处山洞前。那洞外有两个乌鸦兵守着门,看到刑天过来,赶忙施礼,口尊:“魔皇!”刑天点了点头,便径直走进洞去,饕餮也跟着走了进去。刑天走进洞中,便在山洞中央面朝门口摆放的一把椅子上坐了,饕餮乖顺地匍伏在他的脚下。突然饕餮感觉到山洞深处有些动静,便又爬起来向椅子后面看去,就见从洞后的黑暗中慢慢地爬出了一只老虎。就见这只老虎毛绒绒的脸部,却是一张留着茂密黄须的人脸。这只人面虎身的怪物转到刑天的座椅前,便微微地低下头,突然口吐人言叫道:“魔皇。”刑天盯着他问道:“祖状,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祖状说道:“进展得还算顺利,能搜罗到和联合上的,差不多都已经到位了。”刑天点点头说道:“辛苦你了。”祖状说道:“属下不敢言说辛苦,能继续为魔皇效力,我已经知足了。属下还要感谢魔皇的再造之恩!”刑天说道:“自家兄弟,不必再说外气的话。”祖状看着饕餮,又说道:“魔皇吩咐我的另一件事,我也已经办妥。”刑天问道:“是饕餮的事儿吧?”祖状说道:“是。八十一只饕餮,已尽数找齐。”祖状说完,就见从洞内深处,陆陆续续地爬出来很多只饕餮,渐渐地就挤满了刑天座椅前的空地。先前卧在他脚前的那只饕餮,已经走到了那些饕餮之中,一个个地仔细看着、闻着,就如同久别重逢家人一样。刑天自语道:“八十一蚩尤又聚齐啦。”那些饕餮都一起回过头来,看着座位上的魔皇刑天,眼睛中泛出凶残冷酷的点点寒光。(待续)

    莲皇2021-02-14

  • 无渊大地女主有几个

    最新章节: 补发军饷/
    隐士公童趣系列十三文:隐士公时候感觉什么虫子都能吃,鱼虾螃更不用说。只要毒不死人,都以捉了来吃,蚂蚱、蛐蛐、螳螂泥鳅、虾米、螃蟹。捉过来拿洋(火柴)点一堆火,扔进去烧,生不熟就开始吃,最后等熟的差多了,基本剩不了几个了。记忆河螃捉的最多,河螃比其他虫虫,还容易捕捉,逮多了有时不用着吃,拿回家妈妈放锅里做成河菜,全家人都吃,很香。每年秋,掰完玉米棒子,是河螃最肥美时候,小伙伴一般就开始下手捉螃了。捉河螃要等傍晚,河螃晚出来找东西吃,傍晚开始从洞里外爬,几个小伙伴约好,拿上铁、手电筒,漏勺(可以顺便捞小小虾),就可以去小河道逮河螃。农村小孩做什么都神神秘秘的当然大人看不懂,到河边先互相巴掌扇一下后脑勺,因为有人说,后脑勺有个神眼,晚上鬼怪看神眼,就不敢过来,不过不能自拍,神眼别人拍才能拍出来,接来一阵“啪啪”声过后,就开始动,有人负责拿捅,有人拿手电照浅水、照石头缝、泥洞口,有个拿漏勺专门捞小鱼小虾,剩下负责逮河螃,河螃都傻乎乎的,线照过去,都蹬着眼不动,不过的时候要眼疾手快,因为手接触面,河螃就开始逃跑,也经常见恋爱的河螃,一下能逮两个,并速度不用太快,那种恋爱中的螃不跑,一般听到人喊“舞对”,是逮到谈恋爱的河螃了,我们把恋爱的两个河螃叫“舞对”。到后,桶里河螃、小鱼、小虾不少,天也漆黑了,心里都有点害怕得回家了。小伙伴开始分螃,你个我一个,按大小重复分几次,后个数总不合适,总剩下两、三或者四、五个没法分,因为人多没法一人一个了,就开始纠结,少了吃亏,肯定不乐意,谁多了定也不行,后来有一次,有个小伴说:“生吃螃,不怕狼,谁生一个河螃,剩下的就归谁”,办不错,都同意,因为天黑了,也实应该回家了,也确实怕有狼啊么的动物出现,虽然喊起来有劲但就连想办法的小伙伴,试了好次都不敢。到最后还是我胆子最,抓一个河螃,不管味道,几口嚼烂咽下肚,剩下的河螃归我。后每次捉河螃,只要有剩下的,问一句谁敢生吃一个,他们不敢我也不用再生吃,直接拿过来,们知道我敢生吃,也不再说什么并且有个“生吃螃,不怕狼”的伴在一起,晚上回家路上,就不有狼来了

    加菲大帝二世2021-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