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系统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四州演义

更新:2021-02-27 6:29:46

科幻小说热门

  • 篡唐txt全集下载奇书网

    最新章节: 我是大反派
    文/陈十三在我家乡,每到佛爷诞时,总要搭个戏台,请戏班来演几天戏,那时家乡有二个戏台,一个正对佛爷宫,叫“正栅”,另一个则叫“偏栅”,小时侯压根不懂戏,听不懂台上的人在说的什么,唱的什么,阿妈偶然会给我翻译一下,只知道锣鼓好响,台上的人身上总有一股味儿,香香的,红的绿的黑的,在戏台上乱窜,我过去的人生中,前十五年是看了无数场戏的,因为戏栅就在家门口,后十年是不看戏的,因为都在外地谋生了。01在我印象中,阿妈很喜欢《穆桂英大破天门阵》这出戏,一到晚上总是早早地占位置了,她总说穆桂英是女中豪杰,比男人们强,我那时不知道谁是穆桂英,后来年纪稍大了,无线台视台播《穆桂英大破天门阵》才知道这历史人物,拿着龙头拐杖的佘太君,威风凛凛,那时我笑着跟阿妈说,电视剧的《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好看多了,阿妈总不反驳,嘴里总是唱着那几句听不懂的戏文。每到晚上开锣前,台下各处总有不少卖油桃,“松垂”的,五毛钱一大包,几个小伙伴每人拿一包,跑着戏栅后台一边吃,一边看演员化妆,我依稀记得,他们总把一层一层的粉粉在脸上,再用大黑笔画眉,朱红笔画唇,缠上一大头巾,当然还箍上大黑胡子,一时一帅气的小伙马上变宗保了;戏开锣,台下全是空地,用不着争座位,可没半响的功夫,人都满了,连立足也难,我只得挤在人丛中看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了。场上尽是打鼓声,我压根分不出什么人唱花旦,唱老生,看不知什么角色唱,看一大班人乱打,看两三个人互打,从九点多到十点,从十点到十一点,从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我便被阿妈带回去睡了。(图/源自网络)02白字戏从我小时候一直唱到十五六岁的样子便没再唱了,那时家乡发生了征地事件,死了不少人,佛爷诞也不再热闹了,后来的佛爷诞,鲜有热闹的场面,鞭炮声也大不如从前,没有锣鼓声,没有三二武生打斗的场面,平常的夜,归于平静,连告别的机会都没有。即使偶尔经过戏台,想想从前的种种,也漠不相关,精神上早已一在天之南一在地之北了。近几年回到家乡,三万多的人村庄走了不少人,更添点清凉感,种田少了,出海打鱼却多了,我家以前很小的杂货店现在成了水泥地,背靠的大树早已连根拔起,但我总想念这乐土:从前的小伙伴好些早已成家,见面免不得虚寒问暖几句,谈的大都是生意,摆阔,从前的游戏,从前的白字戏,早已没人谈了,在这繁忙的人生,总没时间去回忆小时候在泥巴里捉蚯蚓,光着身子在水里游,伏在河沿上去钓虾情景。近这几年,乡邻手里阔了,纷纷捐钱拿彩头,锣鼓又重新敲起来。那是我第一所盼望的,可现在看戏的却少了,大都是象征意义,每年总付给戏班子多少钱,算作合做的。03年轻的父母带着小孩去热闹,在戏栅台下转几圈,又都回去了,屹立在空地上的二座戏台,对着稀少的观众,还得唱下去,模糊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几乎分不出界限,我疑心这见过的天门阵,就在这里出现了。在台上,红红绿绿的乱打,看两三个人互打,从九点多到十点,从十点到十一点,从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作者简介:陈十三,自由写手,在广州流浪多年。喝最烈的酒、写最动人的故事、最有趣的游记、写那些被历史遗忘的故事!微信公众号:陈十三游记

    秋天里的老玉米2021-02-10

  • 九天剑仙在异世主角被绿几次

    最新章节: 神奇的小店!
    煲一锅幸福的(强训日记17)男人们在老面前总是会或或少表现出类孩的样子,总会希望着老婆做着儿时妈妈样子,让男人个心理的依靠但往往表现出依靠形式却有啼笑皆非。这在我一个朋友上体现得最是漓尽致,他说将来的老婆要定肯经常拿挖勺帮他掏耳朵他要头枕在老的大腿上,闭双眼安静地享掏耳朵的过程那感觉舒服极。纠于原因恐便是怀念儿时妈帮他掏耳朵那温馨的感觉。我呢,也有特殊的癖好,希望将来有个煲汤的老婆,我们一起在家吃饭时,桌上会有一大盆冒热气的汤,那我一定会食欲开,吃上一大饭,再喝上好碗汤,待汤足饱后,靠着椅满意地摸着发的肚子打饱嗝我想,那便是人最大的幸福吧。我喝过各各样的汤:山炖鸡汤、莲藕骨汤、韭菜猪汤、姜枣枸杞鸡汤、大骨头、萝卜排骨汤鲫鱼豆腐汤、萝卜老鸭汤、鱼汤、长鱼汤白菜汤、冬瓜、西红柿蛋汤…有纯用肉类的汤,有肉类了蔬菜的汤,有简简单单的菜汤,我最喜的还是有荤有的,这样既不太油腻,也不太清淡,既能汤中吃到肉,能在汤中吃到菜,所以哪怕有其他的烧菜我只要一大碗也能吃下一碗。喝汤还可以吃面一起进行我从不喜欢吃面和拌面,只欢吃汤面,在家乡,有一道出名的面叫“水长鱼面”,用长鱼熬的汤得汤底,在寒冬天的早上,够吃上一碗热滚滚的长鱼面那一天都会是精神的。可能地域分布和家饮食习惯的原,从小到大,里午饭和晚饭上一定会有汤所以,时间长,“吃饭要喝”已经几乎成一个不可更改观念深深印在的脑子里。在家里,对汤有近乎痴迷的态,即使有时由做饭时间匆忙其他原因,家没有做一道菜我们只好凑合吃一点冬天剩的腌制品,但们一定会花点间烧个很简单汤,可能只是几根青菜烧一锅汤青菜汤,者打两个鸡蛋锅鸡蛋雪菜汤这样下来,我便能很好下饭吃的时候也会当惬意。后来到了部队里,家伙吃饭的人,所以再也喝到好喝的汤了能喝到精心熬汤已经成了一奢望。每天从堂后厨里抬出的一大桶汤,的是清汤寡水里面漂着一些叶子,喝起来淡得很。有段间冬季大练兵训练量特别大每天要至少有8个小时时间用搞体能,队长此便吩咐炊事给我们熬点大汤补一补。嗨可把我们这一新兵蛋子开心了。第一天晚吃饭时,当那桶热气腾腾的头汤抬出来时我们立马放下中筷子,去争着打汤喝,喝一大碗又一大,还不尽兴,想着捞点大骨吃。可我们捞来刚准备吃,被司务长骂了顿:不要打骨吃,这骨头还继续熬汤呢。们来打部队时还不长,竟不理会司务长的思。可接下来生的事情真叫目瞪口呆:我竟然一直用着几块大骨头熬,随着日子的断推后,那骨汤是越来越淡直到最后熬出汤只剩下味精盐的味道了,骨头仿佛是被狼狗添了好几了,炊事班才骨头扔掉,重买上新骨头给们熬汤。所以那样的部队环下一点特殊的暖会叫人永记生,我至今都记得在我当兵三年时,有一炊事员见我生,便自己出钱我订了一条大鱼,下厨给我了一小锅鲫鱼腐汤,那把我的啊,真是如如醉,回味无啊,就恨自己够胖,肚子不大,要不然一把鱼汤喝光。吃饭是离不开的,就现在在校里,我也几每顿必喝汤,部分情况是排喝免费的汤,有时候耐不住舌之欲,便多几块钱去那特的窗口买上一碗排骨汤,喝直咂嘴,可惜太少了。哎,下一些年在部恐怕没什么喝口福了,我得受这事实。所我也只能把希留给离开部队后,我那温柔水的老婆大人谅我一个人在队苦苦支撑了多年,每天都我煲上一锅幸无比的汤,那会叫小生我爱一辈子呦!-----遮丑(2018.8.15)

    暮前2020-12-10

  • 科学也无法解释的事

    最新章节: 生化药剂
    大峡谷人间胜景无数,粤北乳源大峡谷便是其中之一。大峡谷名副其实,很大。站在谷顶往谷底看,茫茫不见底,令人胆颤心惊。从谷底往谷顶望,四周山崖如刀削斧劈,高不可攀,猿猴不得渡,令人头晕目眩。大峡谷风景如画。峡谷里的溪水清澈明亮,在山石间叮咚的快乐流淌,像是弹奏着的永不知疲倦的琴弦;偶尔有一泓深潭,水便是绿幽幽清幽幽静幽幽,似乎是在默默等待一石击破水中天的开心惊喜。峡谷四周的绿树,一棵棵茁壮,一棵棵挺拔,像是昂首挺胸的哨兵,把峡谷警惕地守卫。绿树下的小草,柔柔的绿,似乎都是散发绵绵的情。不知名的花儿如星星点灯开得到处是,把大峡谷点缀得诗意盎然。鸟儿的歌唱,又使得寂静的峡谷葱充满了活力与青春。我忘不了大峡谷,游大峡谷是对意志的考验对生命的挑战。一千八百多个台阶,如一条长龙在大峡谷蜿蜒盘旋。顺大峡谷走进大峡谷,走得腿软筋疲。顺台阶而上走出大峡谷,那是走得气喘胸闷力尽,臭汗淋漓。犹记得我们出大峡谷,上一段,歇一会;歇一会,又上一段。连我自己都在怀疑,我不知何时才能走出这大峡谷。我很佩服一同游大峡谷的小谢姑娘,她当时怀有三个月的身孕,我们这些大男子汉都爬得要死不活的,她竟然比我们爬得轻松自然,走在了我们前面。当我双脚到达谷面,我浑身倏地一松,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和爽朗。大峡谷有一奇,这一奇,是生命的赞歌。那是艺人在大峡谷走钢丝,他们很勇敢,手横拿着一根木棒,慢慢的慢慢的,不惧坠入万丈深渊的危险,从这端走向了那一端。艺人们的表演不正是战胜了自我接受了意志和生命的挑战吗?在粤北乳源的大峡谷,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的道路有沟沟坎坎,有艰难曲折,谁有胆略有勇气战胜,谁就有一个海市蜃楼。

    短线2021-01-02

  • 霸道军婚第一首长

    最新章节: 弹指败敌
    三十而废一、防寒服刘二娃神贯注地望着破布篓里那件小的旧防寒服……那是表弟防寒服,是姨妈前年买给表的。去年表弟穿着显得小了姨妈就把它送给了母亲,让亲拆了纳鞋底。姨父姨妈都老师,响应党和政府“计划育”的号召,只生了表弟一孩子。所以他们对表弟特别爱,不论是吃的、穿的还是的,都是当时比较好一点的那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防寒服在中国西部农村还是稀罕物,很多人别说穿,听还没听说到过。至于刘二娃他一年到头都只能穿哥哥“”下来的衣服,夏天通常空中山服,冬天就在中山服里一件开花的棉袄。而哥哥的服,通常也是穿母亲改小的父姨母的旧衣服。从母亲把件旧防寒服拿回家那天起,二娃就一直想把它穿到自己上,他想试一试这种厚厚的软软的、鼓鼓的衣服穿在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想看自己穿上这样一件衣服是么样子——虽然他家永没有衣镜。但他已经十岁了,他经知道害羞了,他知道自己不了这件衣服,他知道如果己勉强穿上这件衣服,就一会招来大家的笑话。所以虽他一直都想,但他却不敢。时,他真希望自己晚生几年晚得比表弟还小!那时他就以穿表弟穿不了的旧衣服了今天,他终于决定穿上这件寒服了,因为他为自己找到一个理由。今天早上,母亲门的时候把他从床上叫醒,他说:“二娃,我和你哥哥巴掌土掰包谷去了,你吃完饭也出来帮忙……”“掰包……”他边吃饭边想,“哥说掰包谷可辛苦了,背上背个背篓,在包谷地里一行一地掰……包谷叶子割着你的,割着你的脸,割着你的脖,割出一道道血痕,痒得抓挠肝……如果有一副盔甲,全身都保护起来就不怕包谷子了……”他把目光转向旧篓,高兴地叫了起来:“对!”这是一件很小的防寒服小得他花了近半个小时时间勉强把它穿到身上。虽然紧要命,热得要命,但他终于这件防寒服穿到身上了,他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在旧篓里找了一双烂手套戴上,把防寒服的帽子戴上护住头脸,他感到自己现在应该像画片里的机器人或者太空人……他躲躲闪闪地走在通向掌土的小路上,虽然这是去掌土最偏僻的一条小路,但还是怕被人看见……快到巴土了,他高兴地跑起来。可没跑两步他又慢了下来——热了,他觉得这简直是受罪爬上坡就到巴掌土了!这时刘二娃看见母亲和哥哥各背一背篓包谷走下来。他连忙过去问:“妈妈,哥哥,怎你们不掰包谷了?”母亲疑地望了他一会儿,说:“包已经掰完了!

    周家的妖2020-12-21

  • 深渊领主

    最新章节: 两年后
    你没有带走人家的灵魂,可是你善待人家:你带走我的灵魂,可是你没有善待我。请你看一看我的样子吧,浪迹街头,有体无魄,步履维艰,唉声叹气,吊儿郎当,披头散发。是的,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我的灵魂。自家,医院,精神分裂,失去记忆的是我即将死去的肉体,也是我即将死去的灵魂。道士和巫婆说道,我们会为你找到灵魂。

    小花椒2021-01-14

  • 我成了一千万妹子的大师兄

    最新章节: 武者与战斗
    t0111bced3252d7d01c.jpg(9.69KB,下载次数: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5-1-2119:32上传年年笙歌年年忧,岁岁繁华岁岁愁。生若梦杯盏中,遥遥事次第瘦----题记--细雨漫天,肆意妖娆。生命有情,奈何尘无爱。尤记当年,开似锦。而如今,独黄昏,空叹缅怀。当华褪去色彩,结局定黑白。徒留下梦里牵缠绵。昨日历历在目低头不见彼岸。带着口回到最初的城市,一收获的却是自己的子。如果只是一场遇,为何演的那么逼真让我痛彻心扉。时光情摧残,思念如此无。早知昨日恍如隔世谁愿在思念里独自飘。灵魂在夜色里游荡青春离我们远去。演一切的悲欢离合,我无力强颜欢笑。是上的安排,还是前世的念。天真的以为一切是上苍的眷顾,错过花好月圆。一瞬间的眶泪流,换来最终的身离去。所有后悔的语,一句保重圆了可的荒唐。徘徊在岁月边缘,铅华散尽了路的风景。一番怅然,知今昔何昔,徒留夜人空叹。红尘多愁,散总是离合。当夕阳下,所有的开始和结,遗忘在红尘渡口。陈了多少故事的悲伤又颠覆了多少痴男怨的情牵。带着困惑的锁行走在时光的缝隙几许无奈。晃眼的奔总抵不过沙漏的沧桑一曲哀叹,知音难觅梦里飞花的歌唱,终流年里低眉黯然。一清酒,仰望三寸天堂有时,不知是该淡然或该是无奈。来不及数人间繁华,回头已记了自己是谁。远走道别,晃眼的时空,不到所谓的熟悉,看透世间的单薄。我原还是孤单。我曾问拾的老者,漫漫红尘,我者何人。老者微笑言,我读懂了微笑。读不懂无言的深沉。象了深沉,却也迷茫风景。你说此间年少淹没了懵懂感伤。你此间旖旎,搁浅了妩芬芳。缘来缘去,独了红线月老。红尘无的情歌,无法定位凉幻化的诗行。零落的花。颠覆多少红尘故的苍茫。岁月悠悠,多惆怅无言。多少瘦冷月,涂鸦半梦半醒青涩。兜兜转转,啼长歌一曲。流转参差齐的百态人生。几多徨,几多凄迷。漫无的的放逐游离,酣醉一季春光,误入了哀与幽深的疼痛。回忆耳边缭绕,晨钟在暮里虔诚。走过岁月的香,却依旧摆脱不了俗的牵绊。醉梦如歌卷起一地感伤。看那,那堪冷。风起点点尘,命运偏偏弄人。是事过境迁,更惹愁不忍。奈何,长歌谢,徘徊已是昨天。别难,相思更难。几番潮的暗涌,斑斓了流。无语凝噎,回首处写满了层层叠叠的故,或忧伤,或快乐。同沙漏的沉淀,在岁里流逝,又在记忆里格。也许,爱情就是丝苦涩,经过人生百才能飘散缕缕醇香。许,爱情就是将心事逐,才能在红尘的深找到一块心灵的港湾

    江梦娴连羲皖2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