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渣我罩了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重生封神之天王李靖

更新:2021-03-07 7:20:49

职场校园热门

  • 梦幻西游我能算计一切

    最新章节: 长门的决定!
    【一】一九四九年的秋天,对于苦难的中国人来说,确实是个令人振奋激动人心高兴的日子。智慧勇敢的人民经过多年的苦战,终于赶跑了外强的侵略,打败了老蒋的军阀。穷苦的中国人民终于翻身得解放了。十月一日伟大的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向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了。全国上下,举天同庆。大街小巷村庄院落到处插上了五星红旗,墙上贴着各色的标语。锣鼓儿敲的震天的响。男女老幼纷纷上街载歌载舞歌唱新生。到处呈现出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梁山脚下金水沟畔小石头村有个石匠满囤。这年秋天对于满囤来说更是个让他激动兴奋的大好日子。满囤的祖辈们都是在小石头村从事石匠雕刻工作。满囤看起来憨憨的,木讷少言,许是常年劳累的原因让他高高的身板稍微有点驼了,黝黑的脸上常年挂着憨憨的笑。见人总是羞涩的憨笑:“啊,哈,好。”虽说满囤木讷少言又有点憨,可是那一双已经结满了老茧粗糙的手却是出奇的巧。一块平平常常的石头,他拿上一个凿子一个锤子,在他的敲敲打打下,不几天就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石狮子啊石老虎什么的。方圆几里谁家要是盖房总会请他刻上一对狮子或老虎来把门。满囤妻子郭氏,略显瘦小,常年四季都是一个样子,油亮亮的头发梳的光光的在脑后挽个发疙瘩,罩着黑色的发网。黑色的斜襟上衣,黑色的大裆裤子,小腿用裹腿布绑的齐齐整整结结实实。唯一变化的就是那对三寸金莲小脚上的绸缎绣花鞋会经常变换。一对儿穿着绣花鞋的莲花小脚踩着细碎的步子移动着小巧的身子。许是因为小脚的原因吧,郭氏很少出门,最远也就是到大门口送送客人,每天就是在家忙忙家务做做针线,但不管再忙,每天早晚郭氏总会对着家里正屋中间的一尊观音菩萨像虔诚地磕几个头:“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啊,求您保佑让我早生孩儿。”满囤夫妻已经四十出头了,仍膝下无子,没有个一儿半女。也许是郭氏虔诚叩拜菩萨显灵吧,这年的春天,郭氏有了身孕。辛苦十月怀胎,在秋天,在全国庆祝新中国成立的高兴日子里,郭氏顺顺当当产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儿子的出生让满囤夫妇是异常的兴奋与激动。他在村子里接连放了三天的鞭炮,郭氏更是流着眼泪对着观音像一个劲的磕头:“菩萨显灵了,菩萨终于显灵了。”村子里的乡亲们被他们请了一回又一回。满囤黝黑的脸上依然是憨笑着:“吃,吃,吃好。高兴,我高兴。我有儿子了,有儿子了。”满囤夫妻把这个新生的小孩儿是左看右看看不够,真真的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一夜一夜的不睡觉对着儿子呆呆看。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儿子满月。这天一大早,满囤就换上了干净衣裳打扮的齐齐整整,用红色的小被裹好了儿子高兴的抱着出门了。【过去村子里有个习俗,满月的小孩要早早抱出来去撞名】这孩子有福,满囤出门撞见的第一个人居然是村子里最有学问的老秀才。老秀才六十开外,清瘦的脸上戴一副金丝眼镜,灰白头发,留着山羊胡须。老秀才看满囤抱着孩子朝他走来,忙紧赶一步上前伸手接住孩子。老秀才用手指在孩子的脸上轻轻逗了逗,小家伙居然对着他笑了。他用手捋了捋山羊胡子,摇头晃脑想了想说:“这孩子有福,生在新中国,欢喜得很,又是你们夫妇多年求来的心肝宝贝,我看就叫个阿宝怎么样?你们的宝贝,也希望长大成才能成为国家的宝贝人才。”“好,好,阿宝,阿宝,好听,好听”。满囤感激的递过去一封点心,老秀才也没拒绝,随后给阿宝的小被角里塞了一毛钱。老来得子的夫妻特别的溺爱这个孩子,只差天上的星星,河里的龙王给儿子弄不到了。能办到的从没打过绊,所以阿宝从小就比别的孩子任性霸道。一群孩子里,阿宝总是个孩子王,后面的小兵小卒小喽啰们一大群跟在屁股后面:“大王,司令”的乱喊叫。阿宝的童年就这样在爹亲娘疼父母无尽的宠爱下无忧无虑的一天天一年年慢慢长大着。【二】人常说,福不可享尽,福祸总相连。如果说童年的阿宝过的是天堂般的生活,那么少年的阿宝就是犯了啥错,被玉帝贬下凡尘,要让他受一受人间红尘中凡夫俗子的苦了。阿宝幸福的日子十三四岁时彻底结束了。先是已经慢慢变老的满囤石匠毫无征兆的去世了。初秋的一天,早上满囤还和平时一样,亲了亲仍在被窝里的儿子,然后脸带笑容,嘱咐了郭氏几句就带上锤子凿子出门了。等到中午时分,雇主发现满囤靠在一个未完成的石狮子上睡着了,还以为这老汉困的紧,睡着了,忙走过去用手推了推:“憨满子,起来干活喽。”可是这一推不打紧,满囤老汉整个身子僵硬的倒在了地上,叫也叫不醒。这下可吓坏了这家人,忙喊村里的医生来救人。医生急急忙忙的跑来,一头的汗也顾不上擦。俯身翻了翻憨满子眼皮,又摸了摸脉搏,好久抬头对雇主摇了摇头:“人死了。”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阿宝娘郭氏了。闻讯的郭氏完全乱了方寸:“早上还好好的,咋就人死了?”着急的郭氏想出门去看看情况,一对儿小脚愣是走不前去,只好坐在家里嚎啕哭:“宝儿他爹,你咋就走了呢?”阿宝爹出殡的时候,阿宝虽说难过,但有娘的怀抱搂着,阿宝大概还没觉得怎么。倒是村里人都在唏嘘:“阿宝的福气没了。”爹走以后,阿宝跟娘是相依为命,但没有了爹做工的收入,娘俩的生活渐渐拮据起来了。阿宝一如往常一样想再任性买东西的时候,娘就不像平时那样了,总是很小心的慢慢试探阿宝:“宝儿啊,这个东西咱不买,娘回头给你做个更好的成不成啊?”阿宝虽说任性,但十三四岁也看得到娘的艰辛了,无奈的点点头。阿宝开始想爹了“爹在,什么都好."其实石匠满囤的突然死亡,才是阿宝苦难日子的刚刚开始。满囤的死对郭氏的打击太大了,一个大门不出的小脚女人,拖着一个半大小子,这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啊。郭氏常常以泪洗面,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给菩萨磕头。不出一年,郭氏忧郁成疾终于一病不起了。在郭氏病倒以后,阿宝真正恓惶了。这个一直被父母溺爱的孩子到这时是啥也不会做。这么多年,阿宝每顿吃饭,母亲郭氏都是调好递到阿宝的手里,要穿的衣服鞋袜,也总是娘取的放在枕边。娘这一病,阿宝饭不会做,衣服不会洗。从来都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阿宝这几天衣服脏了,鞋也破了,更要命的是肚子很饿。他在娘的炕沿上眼巴巴的:“娘,我饿了。”娘亲这时候只能流着眼泪很无奈的说:“儿啊,娘不该惯着你,让你啥也不会做。娘要是走了,我儿你可咋活呀?”阿宝娘走的那天,不能动身的她歪着头,眼睛死死的盯着守在炕沿下的宝贝儿子,久久的闭不上眼。绵绵的秋雨滴滴答答下了两天,像是阿宝滴不尽的眼泪珠子。阴霾的天,潮湿的心。阿宝守在娘的灵前呆呆的两天没说一句话。秋天大概与阿宝有着难解的缘。他出生在初秋天,爹在去年秋天死的,娘今年也是在秋天死了。他恨这绵绵秋雨的天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娘这一走阿宝的天是真塌了。在郭氏出殡的那天,阿宝哭得死去活来,一个劲的拍着棺材盖:“娘你起来呀,阿宝饿,阿宝怕啊。”跟着给郭氏料理后事的乡亲们都被阿宝的哭声感染的哭成了一大片:“这孩子要恓惶了。”在娘走后的日子,白天阿宝也没个正经事,帮帮这家挑个水,那家担担柴火。吃饭呢,也是东家一口,西家一顿的没个正点。这顿吃完,还不知道下顿在哪。白天一大群人热闹着,很快就过去了。阿宝现在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了。可是到了晚上,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单独在家还是会很害怕。阿宝常常是裹着被子缩在墙角角上靠着。醒时流泪想想娘,睡时梦里梦梦娘。阿宝没有了爹娘的管教,加上从小就任性霸道,所以慢慢长大的阿宝有时候脾气会很坏。常常动不动就跟人顶嘴、吵架、斗殴,淘气闹事。脾气虽然爆了点,但阿宝毕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为人豪爽仗义,从不欺负弱小。所以呢阿宝的身边像小时候一样,围着一群死心塌地铁杆哥们。大有为他赴汤,为他蹈火在所不惜,在所不辞的架势。慢慢地,阿宝跟着村里的大人也学着做做饭,地里务务庄稼了,破了的衣服也学着自己能缝上几针了。不几年的日子也囫囵着长大了。【三】娟子是村西头富贵老汉的三闺女。长得不算太美,中等偏瘦的身材,留一对儿长辫子,说话柔声细气,总是很胆怯的样子,羞答答的很少到人前走。爹爹富贵老汉,名字叫富贵,却是过着村子里最穷的光景,实在对不住爹娘给起的这个名字。富贵老汉精精瘦瘦,个头矮小的一个人,总是一脸的愁容,眉头紧锁很少展开。唯独在缩在墙仡佬角抽上一锅两锅旱烟时那微微眯缝的眼神看起来好像是很享受的样子。抽完后会在鞋帮上磕磕旱烟锅子。起来时又是那一脸常见的愁容了。富贵老汉四女一儿,老伴儿生小儿子时中了产后风,瘫在炕上十几年了。老汉是既当爹又当娘的拉扯着几个孩子,还要侍候炕上的老伴,也着实的不容易。几个孩子就属娟子脾气好性子好。慢慢长大的娟子替爹娘干活最多。娘喊娟子“三丫头”,爹喊娟子“老三。”富贵老汉的三姑娘大了,常常看她替爹爹赶着一群羊去沟沟里放羊。山沟沟里空旷无人,绿山环绕。常常在这个时候,一向胆小怯懦的娟子会放开喉咙唱唱信天游。那甜美的声音在山空回荡着久久不散。只有在这个时候小姑娘的脸上会绽放出开心的笑容。娟子是个最懂事的姑娘,穿衣从不挑剔,瘦小的身子常常穿着姐姐们退下来不是太小就是太大的破旧衣服,为此常常在放羊的时候被村子里几个二流子拦住嘲笑一番。阿宝知道此事以后特别气愤,没事谁在找抽,敢欺负女孩子。阿宝找到那几个欺负娟子的二流子,一一教训他们:“你们几个是不是活腻歪了,警告你们啊,谁以后要是再欺负娟子姑娘,小心我拧断你们的脖子,听到没有?”“听到了,听到了宝哥,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滚,滚的远远的,别再让大爷看到你们。”阿宝煞有介事的训斥一番还真吓住了那几个人,连滚带爬的一刻工夫跑的就没了人影。阿宝得意的笑笑,心里在说瞧你们几个的熊样,还敢调戏女孩。哈哈哈哈。已经十八九的阿宝长得是高高大大了,唇上有了绒绒的胡须,看起来魁伟结实,像个男子汉了。十八九岁,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都有了自己的心事了。阿宝从此三天两头的去看娟子,有时候也只是在身后悄悄的看看,并不敢去靠近她。阿宝的心事没能瞒过他那一帮哥们,他们起哄:“哥你是不是看上娟子了?要不你三天两头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偷偷跟个啥啊?”阿宝被说的羞红了脸,没吭气表示默认了。随后起身盯着一帮哥们齐齐看:“娟子是我的,你们哥几个都不许打她注意啊!”娟子此时的心里又何尝是平静的呢。懵懵懂懂的娟子只觉得阿宝也许就是上天安排给她的保护神,虽然看起来有点儿吊儿郎当油腔滑调,但在她眼里阿宝为人善良,敢作敢为,胸膛宽厚,完全有能力保护自己。跟着这样的男人觉得安全有依靠。此后,也悄悄地给阿宝绣个鞋垫,织个手套袜子什么的。时间一长,这事儿富贵老汉也听说了,他不同意这门婚事。他指望着娟子能够嫁个好人家安安稳稳过日子。几个孩子他最疼爱的就属娟子了,他可舍不得让娟子跟着阿宝这个混蛋小子将来受苦。。他警告娟子:“不许你以后再跟阿宝那个混小子来往,听到没?否则我就打断你的腿,”另一方面富贵老汉在着急着给娟子找婆家了。一向看起来很温顺的娟子这一次犯倔了。在又一次被爹训斥完后她哭着从家里跑出来了。谁也没想到她径直就跑到了阿宝家。阿宝正在家里睡觉,睁眼看到娟子就站在炕沿下,一个机灵就坐直了:“娟子,咋了?你哭过?”“阿宝,你今天就娶了我吧,我不能让我爹把我嫁给别人。”“好,你后悔不?”“不悔。”声音很轻但是表情很坚定。“你等着,我就回来。”阿宝转身匆匆的走了。娟子留在屋子里转着圈圈,她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她不敢想。她只知道她想要跟着这个男人过日子。匆匆出门的阿宝,一会儿带来了几个朋友,朋友们来时带了点花生枣子,有人还带了瓶酒。一帮人进门就喊娟子:“嫂子,嫂子。”这一声声嫂子喊的娟子马上羞红了脸,也不敢答应。阿宝找了块红绸子给娟子盖在头上,院子里放了一串鞭炮就算是正式结婚了。娟子就这样把自己嫁了,富贵老汉既心疼又生气,生生地气得胡子都歪了,放出话来,永远不认这个女儿。婚后的阿宝和娟子一次次去娘家想去看看爹看看娘,都被老汉骂了回来:“死女子,有本事把自己嫁了,就有本事不认我们这个爹娘,滚,滚的远远的,省得我心烦。”阿宝和娟子一次又一次被老岳父骂回来。看着伤心难过的娟子,也只能搂搂她的肩安慰:“娟,没事的,以后有我,有我在啊!”【四】新婚燕尔的小夫妻俩恩爱甜蜜。阿宝乱糟糟的家自从娟子进门后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阿宝也被娟子打扮的干净清爽,看起来精神帅气多了。家中院子里,娟子忙里偷闲栽了几株花也开了,这个家看起来温馨又有生气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日子过得舒心幸福,阿宝脸带笑容,走路脚下带风。婚后阿宝变了很多,变得恋家了,勤快了,不打架斗殴,也没那么吊儿郎当了,像村子里许多年轻的男人一样去采石场炸石头挣工钱养家。虽说脾气有时爆了点,但是对娟子那是绝对的没脾气。人都说一物降一物,这个小霸王被村里最弱小的娟子降住了。有时三四岁的小孩子也会突然冷不丁的在阿宝身后喊一声:“娟子姨。”然后快快跑开来吓唬阿宝。这个时候的阿宝总是憨憨笑笑:“呵呵,这些熊孩子。”自从有了娟子后每天干再苦的活他心里也是高兴的。幸福平淡的日子过了两年,娟子一胎生下了两个男孩。一对儿虎头虎脑的儿子乐坏了这对年轻的小夫妻。两个人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亲不够爱不够。阿宝给儿子起名“虎子”,大的叫“大虎”,小的叫“小虎”,希望儿子快快乐乐结结实实长大。阿宝的变化娟子爹富贵老汉是一直看在眼里,那颗为女儿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他想去看看女儿。自从娟子有了两个孩子,老汉看女儿的心思越发急切了。但实在是拉不下那一张老脸。常常会在夜里悄悄徘徊在女儿的门前,趴在门上偷偷听听小孙子的哭声。这天,老汉又像往常一样在听小虎子们的声音,阿宝从外面回来一看是老岳父在门上趴着,忙一把紧紧拉住他的手说:“大,咋不屋里坐?走,回屋,回屋。”富贵老汉见是阿宝羞的想抽身回去,却愣是挣不脱阿宝的手。阿宝进屋就喊:“娟,娟,快出来,快出来,咱大来咧,咱大来咧。呵呵”屋里正在奶孩子的娟子忙踢拉着鞋跑出来:“大,咋咧,你咋大晚上来咧?是娘病了?还是屋里咋咧?”老汉只顾低头闷声坐着不吭气。阿宝也急了,低头弯腰凑到老岳父面前:“大,咋了嘛?你倒是说话啊!”大声“大”“爸”“爹”还是没声音。更大声的喊“老岳父”“老泰山”“我的个亲爹啊,您就认了我这个儿吧,啊?”阿宝一连串的油腔滑调,搞怪耍宝逗乐了老汉,老汉“彭”的一声笑,紧绷的脸放下来,轻轻的应了声“哎”。富贵老汉这一声轻轻地“哎”对于阿宝夫妇来说那是何等的重要啊。阿宝那个乐啊,他紧紧地一把抱起娟子转了几个圈:“娟,娟,咱大认我咧,咱大认哈我咧!”娟子也眼中含泪重重的点头:“嗯”“快给大看看虎子啊!”小夫妻俩进里屋抱孩子时,富贵老汉偷偷的抹了把眼泪,喃喃自语:“这两孩子太不容易了。”翁婿之间的结打开了,阿宝感到天是格外的蓝,花儿格外的艳丽,阳光也格外的暖啊。阿宝勤劳能干,吃苦耐劳,娟子精打细做,勤捡持家。小日子在夫妻两齐心协力的辛勤努力下,不几年的时间,阿宝把父母留下的旧房全部拆掉,齐整整的盖起了一院崭新的砖瓦房。两个儿子也长到五六岁了,每天绕着两口子“大,大,娘,娘”的喊叫。这等幸福的日子,阿宝睡觉都咧着嘴。刚刚失去爹娘时那段愁苦的日子阿宝已经久久的想不起来了。【五】福祸无常。常常天有不测的风云。一大早起来,娟子奇怪自己的眼皮子直跳。她用手不停的揉,还跳,最后在眼皮上贴了一点纸条条。她心神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是大半天了好好地什么也没发生,她还笑自己神经乱紧张。下午,平平静静。如往常一样,阿宝带上雷管咋药去了采石场。阿宝一走,娟子的心莫名其妙的又揪得慌了。采石场里阿宝像往常一样,在早就凿好的炮眼里装上炸药,安好引爆雷管点燃。点燃雷管起身向外跑时阿宝被脚下的一块石头绊了一跤,等他再起身还没跑两步“轰”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声响了,紧接着漫天的飞石尘土一下子炸开来。一块巨大的石头落下来刚刚砸在了阿宝趴着的双腿上。随着几声撕心裂肺的“嗷,嗷”的嚎叫声,同去的几个同伴在乱石尘土堆里发现了趴着的阿宝,待要拉他起身时才发现阿宝的腿被石头压着,血汩汩的往外流。阿宝抱着脑袋嗷嗷的哭喊,一头一身的灰,根本就看不出个人样来。七八个大小伙赶紧先把大石头挪开,紧接着又纷纷撕碎了身上的背心弄成布条儿扎住阿宝腿上出血的地方。早有两个人开了辆四轮车来了,大家伙七手八脚的将阿宝抬上车时,发现阿宝的腿跟身子只连了一点点肉皮皮子了。四轮车一路突突的猛开,一路上扬起的尘土远远看去只看见一团尘土在不断游走,其他什么也看不见。车上的几个灰人一路大喊着:“让开,快让开。”一个人始终紧紧抱着阿宝:“宝儿,挺住了,一定挺住了。”一路上开车的把四轮开的比飞机还想快的狂奔到了医院。医生护士都被这几个移动的灰泥土人吓了一跳,不明白这几个只看见眼珠子会动的泥人咋了?紧张得像打仗一样的把一身灰泥血水的阿宝送进手术后,几个人商量着该通知娟子来医院了。猛然听到消息的娟子被吓愣了,六魂去了五魂半,哭都哭不出来,痴呆呆的:“咋了?宝儿咋了?”娟子到医院时,阿宝已经手术结束,在重症室里静静地躺着。他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输液的,输血的,氧气管,导尿管等,床头柜上的心电监护仪在滴滴的响着。再细看床上,阿宝腰部以下的被子瘪瘪的,医生告诉她,阿宝的双腿没保住,被锯掉了。娟子看了一眼床上的阿宝,一下子瘫在了医院的走廊上,不能自己。旁边的医生护士乡亲们赶忙扶住了她,纷纷劝告:“娟子,你要坚强,要挺住啊。阿宝现在还要靠你呢,你倒下了,谁服侍照顾宝儿呢?尽量不要哭,不要影响到他的情绪。”娟子强忍悲痛不哭,可眼泪不争气的管不住断线一样的流。待到让心情平静恢复后,娟子才敢到病床前。她紧紧地拉着阿宝的手,静静的等他醒来。几个小时以后,慢慢苏醒的阿宝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心爱的妻子,冲她轻轻笑了笑:“没事,过几天就好了,你千万不要紧张,啊。”这一说娟子的眼圈又红了,她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回了阿宝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嗯,饿不饿?想吃啥?我给你买去。”“不饿,看着你就好了。扶我起来坐会儿,躺着很难受。”“医生说不能让你动,刚给你做完手术。”直到此时,阿宝才感觉到腿部的伤口隐隐有些疼了。疼痛感在一点一点蔓延,越来越厉害。阿宝用手摸了摸腿,什么也没摸到。心里一惊,再摸,还是被子。阿宝惊的出了一身冷汗“咋了?娟子,我腿呢?”娟子背过身去抹了把眼泪,很快的转身流着泪水的脸愣是冲阿宝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阿宝,会好的,都会好的,啊。”当阿宝知道自己的腿已经被锯掉以后,这个坚强,铁骨铮铮的汉子嚎啕大哭了起来:“老天爷啊,你干嘛不让我死个利索,你们都救我干嘛啊?”随后他疯了一样扯身上的管子拔吊瓶。娟子拦不住吓得直哭。医生护士赶忙过来把他压住。他扭动着身子在反抗。最后医生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让他沉沉的睡去。再醒来的阿宝安静了许多,只不过痴痴呆呆的不说话,不哭也不闹,任由医生治疗,娟子服侍。为防止他自杀再出意外,医生将他的两只手固定在了床两边绑着。善良的娟子一遍遍的劝他:“阿宝啊,虎子大,不管你怎么样了,只要你人还在,咱家的主心骨就在。你说你要是寻死不活了,留下我跟虎子娃们咋活哩。我一个寡妇,两个儿子这么小,还不被别人欺负死啊。只要你在,就没人欺负我们娘仨,你说是不是?娃回来还有个叫大的。”慢慢地阿宝无奈的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六】出院以后的阿宝将养了一段日子。每一天娟子都是很早就起床,早早的收拾好家里做好饭,然后要下地去干活。晚上回来又要收拾他们爷三弄脏弄乱的家,等洗完孩子给阿宝擦完身子再洗完孩子弄脏的衣服时常常是半夜了。累得躺到炕上浑身的疼。躺在炕上的阿宝看着心爱的娟子每天忙里忙外累死累活的,自己又一点点忙都帮不上,心里比用针锥还疼。常常暗自落泪。有一天,娟子又下地以后,阿宝让两个儿子喊来了岳父富贵老汉。阿宝含着眼泪对老岳父说:“大,我以前好好地,认为我能让娟子过上好日子,愣是没经你同意就娶了她,现在想想确实不对。过去的事,现在啥话也不说了。大,你看我现在这样了,废了,我总不能拖累上娟跟我苦一辈子。她还年轻,我想让你把娟子和虎子们接回去,然后您给娟子找个好婆家让她嫁了吧。要不,你看让她家里地里两头忙,回家还得服侍我这个没用的累赘,这还不得把她活活累死啊!我实在是心疼啊!”富贵老汉当然是更心疼女儿,他一个人也是拉扯孩子,侍候了瘫在炕上十多年的老伴,那份辛苦只有他能够体会到会有多么的辛苦。他感叹女儿怎么跟自己一样苦命。可听完阿宝的话,他还是沉默了一会,然后红着眼圈说:“好娃哩,先好好养病,这事先不提。有我,就不会让你们过不下去地。再不敢胡思乱想,啊。”开始,阿宝念叨让娟子改嫁的事情,娟子只当阿宝是在玩没上心。还耐心的对他说:“你看你现在这样,离了人还不得活活饿死。自己又没有个兄弟姐妹的,谁接收你啊?甭说了。”以后的日子,阿宝是反反复复念叨让娟子改嫁的事情,甚至为了逼走娟子故意气娟子。娟子被他气烦了,一向温顺的她居然提了把菜刀架到脖子上:“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想让赶我走,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就死给你看,你信不信?”阿宝还真被唬住了,好长时间都乖乖的不再提起这事了。有一天,他的铁杆强子来看他,阿宝一个机灵想到了一件事情。强子,名叫强子,其实是个文文弱弱的书生,满腹的学问。但是在那个荒唐的年代,什么人都要论成分讲出身。强子属于出身不好的地主家庭,虽然地主父亲已经不在了,家产也被充公了,但他依然是个黑五类,地主狗崽子。加上强子性格比较懦弱,所以常常被人欺负,至今也没娶上个媳妇儿。以前阿宝常常罩着强子不被人欺负。自此强子跟阿宝走得很近。阿宝豪爽的性格一天一天影响着强子,懦弱的强子偶尔也会拍着胸脯豪情满怀地说:“好歹咱也是个男子汉”之类的话。每次阿宝都用手拍拍他的脑袋笑他:“就你这熊样子还男子汉呢,哈。”强子也会干笑着小声说:“那怎么着也是个男人啊。”随后两个人会大笑一场。此时,阿宝跟强子启开了一瓶酒,哥俩边喝边聊。半瓶酒下肚,两人话都多了起来。阿宝问:“强子,你觉得你娟嫂子人怎么样?”强子不明所以:“当然好了,娟嫂贤惠能干,性格温顺,咋看咋好!”“那你娶了娟子怎么样?”“噗”一声,冷不防的听到这句话,强子没咽下去的一口酒被惊的喷了出来,也喷了阿宝一脸一身。强子惊问:“哥,哥,哥你咋的咧?强子我没得罪哥你啊?”这一句惊雷般的话确实吓到了强子,他一身冷汗:“哥,我走了。”强子几乎是逃命般的逃离了阿宝的家。晚上睡在炕上,看一眼累瘫了的女人,阿宝又是个翻来覆去睡不着。又问娟子:“娟,你觉得我兄弟强子人怎么样?”娟子也随口答他:“嗯,强子人是不错,心眼好,人善良,就是有点书呆子气,不像你,怎么看都是个真爷们。”娟子一脸的幸福。阿宝闻言却背过身去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多好的女人啊,我也舍不得你走。可咋办啊?一家人要吃饭,两个孩子也该上学了啊。【七】娟子去地里第一次套上牲口犁地去了。这以前都是男人们干的活计,可如今她只能自己来干了。费了半天劲才给老黄牛套上了缰绳,可是这个犟牛就是不走,慢慢地咀嚼着胃里又反上来的草料,压根就不理会娟子的吆喝。娟子急的是绕着黄牛转圈圈。“祖宗啊,求你了,快拉地快走啊。”老黄牛依然在细嚼慢咽着它的美食。气急了的娟子可着力气在牛屁股上狠抽了一鞭子,这一抽啊可不得了了。老黄牛冷不防的给惊了,拉着犁铧拼了命的跑,娟子跟不上只好放了犁铧任牛儿满地去跑。看看地里,牛拖着犁铧画了一地的圈圈。娟子气的坐在地头哭。冷不丁的抬头,却见有一个人已经收拾好了犁铧和牛,在地的另一头开始耕作了。待人走进细看,是强子。两人没有过多的话语。娟子也任由强子耕地。此后很多次,地里的重活记,夏收耕种,撒肥平地,强子总会适时的出现。一来二去的村子里传出了闲话,说什么的都有。娟子气的不理强子也不要他再替自己干活了,见了他就赶他走。可强子不理会她。任由她骂,干完活就走。天天看到娟子的辛苦,阿宝是心在滴血着。三十不到的媳妇儿,因为自己的拖累已经有了白头发,脸上起了皱纹。每一天,娟子走后他都会心疼的哭一场。有了村子里的闲言碎语。等阿宝二次再约强子时,强子是战战兢兢的来了。没想到阿宝却是开门见山动情的求着自己:“强啊,哥求你带走娟子和虎子娃们。哥实在是心疼娟子,看不下去,挺不住了。你是在帮哥啊。娟子家里地里两头忙快被累死了,眼见着我帮不上一点点忙,哥真想去死给她个解脱啊。”这次强子没逃,异常冷静的说:“哥,我想想,你容我再想想好吗?”枕边的阿宝再劝妻子:“娟啊,不是我心狠要把你撵出去,可是你看看这两年你累成啥样了!老了多少了,我心疼你啊。虎娃子们该上学了。家里吃的穿的,哪一样不得花钱啊。地理家里你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回来还要侍候我。我个不死的废人只能眼睁睁的看你受累帮不上一丁点儿忙,我心里比针扎还难受。强子虽说性格有点柔弱,可他知识学问比我多,为人又善良诚实,绝不会亏待了你跟孩子。只要你跟孩子好,我就比什么都高兴。”娟子背过身子悄悄落泪,没说行,也没说不行。经过阿宝几次做工作,娟子强子算是答应了阿宝的建议。但是娟子提出要强子入赘到他们这个家,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阿宝起先不同意,感觉这样自己别扭,他们也会很不自在。但是娟子坚持这样,他跟强子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先答应这么过着。阿宝自己在家对着黄历找了一个所谓的黄道吉日把日子定下来。白天平平常常的,只是在午夜时分在院子里响了一挂鞭炮算是办喜事了。从此强子成了这个特殊家庭的一员。【八】强子进门的时候,大虎小虎已经七八岁略懂人事了。从强子进门后,村里的小伙伴见了他们就会用手指头抠着脸蛋喊:“虎子娘,羞羞羞,一个女人两个汉,今晚东屋睡,明天西屋躺。哈哈哈,虎娃子,你们小爹对你好不好啊?”大虎小虎对着淘气的孩子挥舞着小拳头追出老远咬牙切齿:“我恨你们,恨你们!”回到家的孩子脸上挂着泪水身上带着伤,呜呜的哭天抹泪的让娘赶强子走。“娘,你让他走,让坏蛋强子走啊,他坏,他坏。”娟子一脸泪水的搂着两孩子,她心中的委屈又有谁知道呢,她太累了,身体累,心更累。从强子进门至今,他们都是分床合衣睡,压根就没真正在一起。答应让强子进门只是为了让阿宝安心,当然自己也轻松了很多。晚上干活回来的强子一进家门,两个孩子就对他拳打脚踢:“你走,你走,都是你,害我们跟娘被他们羞羞羞,我们不要你在我家。”两个孩子委屈的哭闹着。强子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发呆,这个家自己来对了,还是来错了?孩子们的吵吵闹闹吵到了阿宝。阿宝把孩子们叫过去,摸摸这个的头,拉拉那个的手对他们说:“好娃哩,你们还小,不知道大人的事,你强子叔是大求着让他到咱们家来的。没有了你强子叔,你们的娘就非得让咱们爷三给活活拖累死了啊。你们还小不懂事,但有一点一定要记住,你们不要再惹你娘生气了,更不能欺负你强叔撵他走,记住没?”“嗯”“去给你娘跟强叔道歉去,以后要对强叔好,跟他学识字下象棋好不好?”“嗯”两个孩子忽闪着大眼,撅着嘴答应了。稚嫩的孩子不明所以,但他们知道,爹说的话永远是对的。哄好了孩子,阿宝又叫了娟子和强子过去。阿宝坐在炕沿上,娟子跟强子低着头站在门口,两个人一人靠了一扇门板。阿宝:“往里点,我有话对你们说。”两人稍稍往里站了站。阿宝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娟,强,咱们自己的日子自己过,挺直脊梁骨,该咋过就咋过。日子过好了,他们自然就不笑话了。可要是咱们过不下去了,那才真正是惹人笑话呢?你们说是不是?咱别去理会那些个闲言碎语,安安稳稳过日子,啊!”阿宝的一番话多少让娟子跟强子的心里得到了一些些安慰。往后的日子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来了。【九】这个特殊的家庭平平淡淡的生活了两三年吧,乡里乡亲也见怪不怪,不再议论他们了。强子自从来到阿宝家以后,对虎子娃们真是比亲生的还亲,教他们识字下象棋。农活不忙的时候也陪阿宝下下棋,喝点酒。一大家子倒也其乐融融,和和睦睦。一次下雨天,两哥俩又在阿宝屋里喝酒了。酒过三巡,两人都喝多了。阿宝:“强子,你知道吗?你知道哥让娟子跟了你,哥心里有多疼吗?刀绞一般啊,刀绞一般!”说完酒话阿宝呜呜呜的哭了。阿宝的哭声让强子特别委屈,他也大着舌头:“哥,哥你到屋里看看去,三年了,三年了。嫂子睡炕我睡小床,从没当面解过衣裳。都是为了让你安心,为了让你安心啊哥。我冤不冤?嫂子冤不冤?我们冤不冤?”说完醉话的强子一头趴在炕沿上睡过去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冤冤冤”。阿宝被震惊了。是他,是他害了娟子,害了强子。两哥们的醉话传到了屋里娟子的耳朵里,她捂住眼睛将头埋在被子里无声的哭泣着。阿宝用两只手撑着地面,将身子一蹲一蹲的挪到了娟子屋里,一把抱住娟子的腿:“我苦命的娟啊,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这个没用的废物害了你了。”娟子弯腰搂住了阿宝,夫妻俩抱头痛哭了一场。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阿宝是出奇的静。常常一个人在屋里发呆,想想他这一生,福享过,苦也受了,有了娟子幸福过了,现在罪也遭了。往事像电影片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眼前晃。他要想想往后这个家该怎么过了。这阵子儿子们放学后总被他叫到屋里,阿宝想多看看孩子们,多陪陪他们。任谁也不会想到阿宝会让儿子给他偷了娟子准备给棉花上喷洒的农药藏在屋里。阿宝为他选了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早上娟子下地走的时候,阿宝让她为自己取了套干净的衣衫,对娟子还笑了笑:“去吧。早点回来。”娟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阿宝的最后一个微笑。阿宝在服下农药前,歪歪扭扭的写了一段遗书留在枕边:“强子,哥感谢你对虎子们,对娟的照顾。往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答应哥,让他们都好好的。再苦再难也让娃娃去上学,别像我一样只会下苦力。娟子,你跟强子好好过日子吧。强子会是个好男人的,相信我。你们会幸福的。虎娃子们,你们记住了,好好听娘跟你强叔的话,好好孝敬他们。从今天开始改口叫强叔大吧。将来你们长大出息了,一定要替我给你娘和强子叔办一个婚礼,好好爱他们。”正在地里干活的娟子突然的感到一阵眩晕,心突突的狂跳。一个不好的预感在她的脑子晃过,莫非是阿宝?她想到了早上出门时阿宝依依不舍的眼神。她慌里慌张的忙喊强子:“强子,赶快回。快。”强子一脸疑虑:“咋了?嫂子?”“别问了,快往回走。”紧赶慢赶等到家的时候,阿宝已经没救了。一声没哭出来,娟子昏死过去。强子赶快给她掐人中,好半天她才幽幽的有了气息:“阿宝,你个挨千刀的,你为啥要这样啊。”凄厉的哭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大家赶忙帮忙抬人收拾。阿宝的丧事有点儿特殊。几个平时要好的哥们先是挖出了早几年前埋葬的阿宝的腿骨,几个妇女用面粉和成面团,把腿骨捏在面团里做成阿宝腿的模样给他接在尸身上,做成一个完整的人样子,然后才穿寿衣入殓安葬的。悲痛的娟子和强子安葬了阿宝后,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着过日子了。强子主动搬回了自己家。几个月以后,娟子找到强子:“强子,以后的日子你打算怎么过?”“我也不知道。嫂子你怎么打算的?我听你的。”“强子,这么几年你在家里,我跟孩子都习惯了跟你在一起,你要是不嫌弃嫂子是个寡妇,咱就一搭过吧,这也是你哥的意思,别让他白死了。你要是不愿意,就当嫂子啥也没说。赶明有合适的,嫂子给你再张罗着说门亲事。”强子难掩喜色的说“看嫂子你说的,只要嫂子你愿意,我没意见。”“那就搬回去住吧。孩子们也都想你了。”“哎,这就回,这就回。”再搬回去的强子跟娟子认真过起了日子。两个虎子娃他也精心爱护的照顾着。婚后的强子坚持没再要属于自己的骨肉孩子。一年一年,大虎小虎都长大出息了,都在城里安家落户娶了媳妇。他们遵从父亲的遗愿,在娟子五十五岁生日时,双双带回了城里媳妇为娟子和强子补办了一个隆重的婚礼。看着跪拜在身前的两对儿女,想想这一生的离奇曲折,娟子和强子留下了既心酸又幸福的泪水。

    天煌贵胄2021-01-20

  • 轮回六道之二十四诸天

    最新章节: 华人圈子里的大佬
    说实话,俺对诗很不在行,过的律诗很多能背下来的也少,可律诗格太严格了,一没敢妄写。这是前几年写的一直也不敢让人看。现在也怕大家笑话,出来给大家瞧,请多指教,笑了。惊闻萨姆受刑有感生骨头硬,奋然英美。遥怜萨姆,无奈布什。地面坦克炸天上导弹飞。首被执死,英去无回

    羽卒之家2021-02-26

  • 免费一笑清国小说小说推荐

    最新章节: 七-麻烦
    78d73c261ae248f2952bda8686f3ffe.jpg(87.08KB,下载次数:15)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9-4-1706:01上传【赖南京】笔名【工仔木马】中国当代知名诗人、词作家,故居江西省赣州(中国白莲之乡)石城县,擅长抒写伤感歌词与现代诗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原创音乐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会员,《期乐原创音乐》词作音乐人、《布谷鸟》词作音乐人、《爱原创音乐网》词作音乐人、《音核原创音乐》词作音乐人,处女作《相思扣》己在各大音乐平台播放,其歌词在《中国原创歌词交易平台》《中国国际剧本网》《中国原创音乐网》《中国原创音乐基地》《歌词交易网》《书写歌词吧》《写歌网》等各大原创音乐网平台刊登。诗歌发表《作家在线》《作家导刊》《作家平台》《作家世界》《华语作家》《一线作家》《齐鲁文学》《情感文学》《左岸风文学》《清风笺文学》《雪橄榄文学》《中国风文学网》《苏门山文艺》《成都醉毫文艺》《芳菲文》《搜狗新闻》《中诗报》《西南商报》《汉诗世界》《珠江诗刊》《美文周刊》《山花烂漫》《微尘细流》《当代汉诗》《晶莹美》《华文月刊》《诗者联盟》《爱诗文》《大美临泉》《中国诗歌网》《大西北诗人》《轩辕文化创意工作室》《文文新杂》《江南传媒》《作者联盟》等各类诗刊报社平台,登录浏览器输入本人名均可搜索到其作品,或登录《中国诗歌网》查找本人QQ号或姓名搜其作品。QQ、2515669566邮箱2515669566@qq.com微信、2594925590电话、15779874998

    丁火冰辰2020-12-10

  • 神启帝国

    最新章节: 六十八-安阳学院
    本文作者姬伟祺<[email protected]>(大海代发)长相呵长相思我们相思长安,秋蟋蟀常悲,声声出金井阑。霜凄凄送气,竹席觉生凉寒夜里想她欲断,孤伴我昏暗。卷起窗望明月,月徒然独叹;如花玉美人呵仿佛相隔云端!青冥冥呵,是无边无的蓝天,水渺渺呵下是浩浩汤的波澜天长长来迢迢,灵飞越多辛;关山重相阻隔,魂相见也难

    虚无万古12021-02-14

  • 小兵传奇破解版下载全过程

    最新章节: 绝望的境地
    1995年夏末。李正荣,女,49岁。左乳房有坚硬如石结块让我触摸,,鸡卵大,不痛不痒,皮色正常逐渐增大,继而右乳房也出现核桃大硬块,同样坚硬,推之不移。自述开始在泌阳县医院治疗,效不理想。医生建议手术,有说手术不当会有扩散的可能。故犹豫未决,经患者介绍找我治疗。脉玄硬,两胁时胀,口苦,乳房时有发热感,硬块顶手。乳癌,初期?待疑。后到南阳检查,CEA超标。不知为何不作手术和化疗(那时我不知道放疗,化疗的方法)?1,夏枯草30,川贝20,当归12,白芍12,柴胡12,八月札20,川楝子12,丹皮20,公英40,王不留20,薄荷20,瓜蒌50,玄参30,郁金20,三菱,文术各20,猫爪草30,土元12,红花6,木香122付,四天量,日两次,饭后服。2,经络反映明显,乳房不时发痛。综上。柴胡30,白芍20,赤芍,丹皮,当归瓜蒌,青皮,双花,连翘,猫爪草,三七,厚朴,郁金,川练子,三菱,文术各20,夏枯草,六通,大贝,川贝,海藻,昆布各30。2付,同上。3,反映更加明显,自言硬块有微动之感。发痛。时而嗝逆。瓜蒌50,赤芍,黄芪,香附,三棱,文术,丹参各20,青皮,牡蛎各30,双花40,苏梗,大白,苏木,各15,海藻,昆布各30,大回,香缘,各25,猫爪草30克2付4,诸症均轻。原方2付。5,脉仍玄,稍缓,左乳痛此数频繁,能动,胁胀轻。瓜蒌40,赤芍,大白,大回,苏木,三菱,文术,苏梗,薄荷,香苑,各15,莱菔子,丹参,八月扎,花粉,猫爪草,鹿角各20,枳壳12,三七,柴胡,鳖甲各10.2付6,诸症大减瓜蒌60,双花,枳实,青皮,玄参,三菱,文术,花粉,赤芍,夏枯草,香苑,柴胡,木香各30,海藻,昆布,各50,牡蛎70,降香,苏木,大贝各20,猫爪草公英川贝各40,黄芪20,甘草12,1付7,因钱不足,停月余复诊,病情稳定,原方1付。8,硬块大有活动,明显缩小。患者从不排气,服上药日放30余屁,大便日溏数次。宗上减量2付。9,左乳快缩有小枣大,右乳硬块如雀卵大。瓜蒌60,双花30,枳实,青皮苏木,桃仁,川贝各20,玄参,三菱,文术,花粉,赤芍泽兰,夏枯草,香苑,柴胡,各40,公英,猫爪草各50,木香123付〖按∶自此去54771炮兵团医院上班,不复再诊。〗此患者我觉是乳癌初期,肝气郁加毒火而成,以大量软坚散结庞杂并陈为治,取效。其中瓜蒌大剂抗癌效佳。后把处方与她继续服用。体会,乳癌,痰,气,血凝结所致。“累累坚硬如石,不青不痛,逐渐长大,一旦发热痛庝,溃烂死而不救。”肝主七情,性秉燥烈,,稍有拂逆,瞬间爆发。勉强压抑,郁而不舒,挟血以积,,夹痰以聚,木克脾土,。脾为湿源,痰本乃湿。痰血相杂,夹积于胁。乳房乃肝经之通道,瘀滞堵塞,致使“累累如石”成焉。大剂瓜蒌散加疏肝理气化痰散瘀法在乳癌初期有一定的疗效,如配小金丹更好。顺坠癌症治愈的询访电话∶河北威县中晚期肺癌康复患者∶13784932290西藏自治区拉萨市腹沟淋巴癌中晚期康复患者∶18089007889辽宁省营口市胃癌康复患者∶15840710904山东潍坊肝癌服药缓解,断药1个月复发死山东青岛空洞型肺癌未治愈,死?辽宁岫岩颈淋巴晚期未治愈,死。河北邢台市肝胆管癌从北京来,经治疗,长期波浪热退,黄胆消失,因肝曾摘初一叶鼓胀没有治愈,但超出额定死亡期多活10多天我次举自取无聊,但有不能不以之于大家分享,唯恐落死不要脸吹牛逼之嫌,故将患者电话留之,以供寻访耳。是以心血来潮,做此下贱之举,望勿笑骂!现有河北邯郸癌患正在此治疗。欢迎癌患均可抱上一当的思想,来此碰运气。如似学渊之士尽彰其文,草医之徒尽彰其医,殊途意同。如有不妥,敬请师友指正为盼!2018年5月29日

    永夜司晨2020-12-21

  • 丑妃与王爷

    最新章节: 无崖山
    一个燃烧的太阳,汹涌澎湃高高占据整片天空,那是一柄龙泉在扫千军。它撕裂遮挡的云就仿佛场不败的将军我听着他的嘶吼,静的看着血汗染红了土壤无论在里,只要有太阳就能看见不落的旗将军跃马扬鞭,迎风而起风卷云,整片天空只剩一个高挂的太我的影子渺小,紧贴大地我看见泉的剑尖,闪着锐利的光太阳至还在磅礴,我向往他就在天空的中里,一个不灭的太阳宣示着他力量,他的灵魂是鲜红的我不敢视一个太阳的伟大他一直自顾自灿烂辉煌,旁若无人那是一个无忽略的太阳,我无法否认风雨不掩埋,云也不能遮盖他会耀眼,必将一直耀眼下去谁都无法靠近只能高高的抬头仰

    史幼珊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