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邪剑谱可以不自宫吗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无限之不朽神国

更新:2021-02-27 8:49:33

历史军事热门

  • 末世女配空间杀手逆袭

    最新章节: 气急攻心
    第五十八章为之奈何远处飞奔而至却不及相救的秦琼见此惨景,心中宛若刀割,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泪水模糊了双眼。要知张须陀对秦琼实有知遇之恩,自打秦琼投军之后,张须陀对他悉心教诲培养,视同己出,秦琼对这位老将早就生出一种如师如父般的尊敬与爱戴。此刻秦琼见其不幸惨死,胸中熊熊怒火夹杂着无尽伤痛,一时再难以抑制得住,当下他不顾强敌环伺,脚磕马腹,双目尽赤,咆哮着挥舞长枪直奔单雄信等人而来。单雄信等见秦琼来至近前均脸色大变,忙不迭拨马后退。李密见状脸色冷若冰霜,眼神变得阴冷无比,心中杀机为之大动。这样不世出的虎将既不能为己所用,就决不能纵虎归山,况且此人与翟让心腹单雄信等人有旧,更是不容放过,免得他日养虎为患。想到这李密一声令下,麾下李玄英等数员心腹战将皆纵马上前,将秦琼团团围住厮杀。这时候,张昱经过一番调息已然恢复了几成体力,他担忧秦琼安危,忙催马随后赶到,见秦琼已然落入瓦岗众将的包围之中,心中顿时焦急万分,冷汗瞬间浸透背脊。张昱暗叹一声,此番即便自己无法在瓦岗寨立足,也决不能任由秦二哥身死当场。当下微一思忖,计上心头,他也挥槊加入战团。秦琼见这个怪面客阴魂不散,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想到此番均因此人作梗,大帅方惨死于此,不禁心中掀起滔天恨意,决心要将此人毙于枪下,否则难以泄愤。当下他奋力一枪如同青龙出水,撩起漫天枪影,迫退了其余瓦岗战将,催马纵枪就奔张昱而来。张昱见状心中反而暗自窃喜。他在长槊与秦琼手中长枪相击之际,暗中咬破舌尖,张嘴喷出一口血水,显得适才伤重、此番再度被秦琼枪上力道震伤的样子。当下张昱假装不敌,拨马就往外围逃走。秦琼此时已是血贯瞳仁,对其欲杀之而后快,当下哪里肯放,随后紧追不舍。其余瓦岗众将见状不禁怔了一怔,很快也醒悟过来,追随着杀了过去。李密见状则微微皱眉,向远处的张昱投去深深的一瞥,表情变得极度的阴森。在猎猎飘扬的瓦岗大旗下他显得若有所思。张昱在马上回头,眼见飞驰中秦琼和瓦岗众将已然拉开了一段距离,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多想,当下他急切对身后杀气冲天的秦琼低声吼道:“秦二哥,我是张昱张横秋啊!你已然深陷重围,还不速速逃命!”秦琼闻言宛若雷殛,在马上晃了几晃差点跌落马下,此时他心中已是恍然大悟。怪不得此人身形如此熟悉,武艺如此高超,原来竟是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昔日生死兄弟。秦琼只觉心头一阵茫然,自己先是在战阵中遭遇单雄信、徐世绩等人,接着就是与张昱两度亡命搏杀,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为何要让自己和一众兄弟反目?为何老天偏偏要让大帅死在自己兄弟手中?张昱眼见后面已然有人追上,可秦琼却在马上变得恍惚失神起来,不禁心急如焚,厉喝一声道:“呔,秦叔宝,今日你休想再逃离生天。”秦琼被张昱的厉喝惊醒,他此际虽然心乱如麻,却也知此时此地已容不得他再拖延片刻。眼见四下里隋军四散溃逃,身后瓦岗众将又追杀至近前,秦琼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张昱,眼中杀气虽依然凌厉,却也没有了适才的那股疯狂。他忽地仰天一声凄厉悲啸,啸声中蕴含着无尽的愤怒与苍凉,就如同九天龙吟,虎啸山林,声震云霄,连绵不绝,远远传送出去,一时追杀在后的瓦岗众将胯下战马皆惊恐不已,希律律嘶叫,打着转不敢近前。秦琼看也不看张昱一眼,当下挥舞长枪杀出一条血路而去。瓦岗军均畏其神勇,一时竟无人敢近前截杀,任由其逃离战场。李密见状,又惊又佩,不禁叹道:“好个秦叔宝,果然英雄也!只怕比得上昔日长坂坡前的赵子龙了。”李密当下乘胜追击,挥军攻打荥阳。荥阳太守杨庆听闻张须陀已死,吓得魂不附体,仓惶弃城而逃,其下属群龙无首,遂献城归降。李密见麾下士卒几番恶战折损甚众,体力亦严重透支,此时洛阳隋军已增援洛口仓,无法一举攻占,便下令大军在荥阳城内休整。大海寺之战以张须陀的战死、隋军的一败涂地而告终。虽然大龙头翟让身受重伤,其侄儿翟摩候惨死,可能够击杀张须陀这样不世出的大隋猛将,成功占据荥阳,还是让瓦岗群雄振奋不已,一时军营内气势如虹,士气高涨。李密下令杀猪宰羊,犒劳三军,大营内酒肉飘香,军卒个个喜笑颜开。大帐内,酒菜如流水般呈上,山寨众将领正推杯换盏,笑闹声不绝于耳,一时热闹非凡。席间,李密在上首站了起来,示意众将领安静下来,大声道:“天佑我瓦岗,赖诸位兄弟神勇,一举击溃来犯隋军,斩杀贼将张须陀,拿下重镇荥阳。”接着他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又道:“此次大捷,张昱张兄弟当居首功。”众人轰然称是。“能击杀敌将张须陀,全赖大龙头、密公调度有方,将士用命,小弟不敢居功。”张昱笑了笑,淡淡应道。山寨中众将领对此役献计困杀张须陀的张昱已是刮目相看,再也不敢有半分小视,听了李密之言后纷纷上前敬酒,对其夸赞褒奖一番。便是素来仇视张昱的王伯当此际也不得不低眉顺眼,埋头饮酒,不敢再出言相讥。虽然一举奠定了自己在瓦岗寨中的地位,张昱却是满腹心事,心中怎么也难以快活起来。他的眼前总是闪现秦琼杀出重围时那茫然无助的眼神。正自恍惚中,程知节端着一个硕大海碗走到张昱近前,大声道:“张兄弟,俺老程最敬重有真本事的汉子,也最喜欢与爽快之人做兄弟,来,老程敬你一碗。”说完他仰面将一碗酒一饮而尽。众人见是素以酒量称雄山寨的程知节和张昱喝酒,均大声鼓动两人较量较量。张昱忽然觉得能够一醉也是不错的选择,最起码可以暂时忘却一切烦恼,胸中一股豪气顿时涌了上来,笑道:“程二哥有命,小弟岂敢不从,今日尽兴,不醉不归。”当下他随手取过一坛酒,拍碎泥封,高高举起,如长鲸吸水般将酒水径直倒入口中,片刻饮尽,不曾溅出分毫。众人看得呆了,大声叫好。程知节也是竖起大拇指连称佩服。不知不觉间张昱已是醉意十足,耳热眼花,足下漂浮,他踉跄着站起身形,离开酒桌欲自去歇息。此时却见一人端着酒盏、似笑非笑的站在自己面前。张昱使劲摇了摇昏沉沉的头,定睛一看,竟是那徐世绩。就见徐世绩贴耳对张昱低声道:“张兄弟,承蒙你手下留情,放秦二哥一条生路,此情我和单老大没齿难忘。只是密公似是有所察觉,好像很是不快,若是连累于你,我等兄弟可真是过意不去。”张昱闻言脸色为之一变,后背冷汗直流,酒意顿时散去大半。他心中暗暗警觉,难道自己暗放秦琼逃生的举动已然被此人看穿?此人这番言语到底是威胁还是另有它意?自昔日与徐世绩在明月山庄初逢,他就觉得这个俊秀的公子哥端的是深不可测,难以捉摸。见左右之人兀自在大呼小叫地喝酒,无人在意自己和徐世绩,张昱稍松一口气。当下他将脸一沉,冷哼一声,森然道:“徐兄弟,你真的会说笑,可惜张某人愚鲁,实在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说完转身拂袖离去。徐世绩闻言并不生气,看着张昱离去的背影,他慢慢将盏中酒水饮下,嘴角泛起一丝让人心悸的冷笑,低声喃喃道:“原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以对付。”

    孔宣尊者2020-12-19

  • 超人回来了三胞胎

    最新章节: 刘表降曹操
    碧在饭店找桌子坐下来,看见一个男务员模样的人正走。“我要点菜。”喊住他说。“我不服务员。”那人站回答。“怎么会不服务员?”她一时能理解。“我是搞生的,不管点菜。不起。”他大大方地说。“原来如此——咦!真巧了,不就是掌吗?”碧着站起身来。“碧是你,老同学!”高兴地喊着。“你不忌讳干的是最下的清洁工,老老实,多难能可贵!”大加赞叹地说。“值得夸奖。”他局地笑笑说。“你是吃饭?”“我是准来应聘服务员的。样是先来摸一下底”她神秘地一笑说不过你最好另选别。”他愣了一下突说。“为什么?”不解地问。“难道个饭店不是一样吗”他回答。“是不你们店有问题?是店?”她察看他的色说。“我们店守经营。”他肯定地。“只是你我都在个店不适合……”这话叫我听不懂!她头直摇叫道。“这么定好吗?”他乎是乞求地说。“不讲清楚我怎么听的?不行!”她断说。“是你逼我的”掌涨红了脸说。在学校时,我就暗喜欢你,感情的折让我受够了罪。好容易熬过了三年时,结果又要天天看你,肯定旧情复燃眼不见为净。”“么我愿意你旧情复呢?”碧歪着脑袋调笑的口气说。“样你还怕不怕我?“不怕不怕!”他喜极之极地忙应道“难道你不嫌弃我作差?”“差确实差了一点,不过你护短要重要得多。有境界!”她坚决回道。(586字符)完

    来翠安2021-01-26

  • 从神魔墓地走出的强者

    最新章节: 有关冰瀑洞窟的消息
    三天前,血夜来到南中。他的刺杀任务便是一个叫曹瞒的人。朝廷命官,三品定中将军。他本以为会有一些难度,没想到三品将军,竟然只是一个草包。在百花楼里,血夜潜伏了很久,还故意漏了几次破绽,然而曹瞒只顾着和几个青楼女子嬉戏打闹,全无一个武人的模样。血夜顿感萧索,随手一剑便割了曹瞒的脑袋,并在现场留下一柄飞刀,扬长而去。屋子里的人竟然全都没有发现他。他在南中等了三天。三天来,除了一些市井小民偶有讨论这件事情,便显得毫无音讯了。好似南郡国一名将军这般离奇的死,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血夜不懂那些温文尔雅的权贵心中所想,这便是血夜的寂寞。很少有人能懂,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懂。毕生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他在小酒馆喝着百花酿,半醉半醒时候,他脑袋里冒出来的,竟然是忘川,竟然是许遥…忘川离南中不远。许遥偶尔也会去南中,看看有没有稀奇的玩意儿,看看有没有稀奇的事儿。虽然她独居忘川,但她并不孤僻。南中倒还有她许多朋友——多是一些江湖奇人。城东有一个怪人,叫刘从文,大家都叫他刘胖子。他有个拿手绝活,那就是种花儿。他种的花,都长得特别繁茂,花儿开的特别茂盛。而许遥却种出了比他更鲜艳的话儿,这让刘胖子一阵搔首弄耳,好不自在,可是求了好些时日才讪讪的请的许遥教他。“许遥啊许遥,你可算是来了!洒家可是急的快要死掉了!”刘成文一见许遥,满脸横肉都快笑成一团了,“上回你给洒家的那个莹草种子,洒家翻来覆去,就是张不出苗头!可是急死我了!”许遥听了,噗嗤一笑。这个刘胖子,倒真是个奇人。别人或许只知道他爱好花花草草,实际上胖子手上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好。但他这人就是好爱花草,宁可在这南中一隅种花种草,也没有与人争强好胜之心。恐怕也是因为他的“大象无形”功法所致。《道德经》有云“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是由老子提出一种美学观念,意在推崇自然的、而非人为的美。刘胖子的功夫境界越高,对自然的崇尚也就更甚。所以,他种植出来的花草,比他本人的形象可是好的多了。许遥轻笑的为他解释。胖子一边听着,一边摇头晃脑的。终于,许遥讲完的时候,刘胖子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摆手叫好,“妙啊!我胖子种花种草十数年,就没见过如此奇异的草木!许遥啊许遥,这么神奇的草木,你是从何处得来?”许遥笑道,“百草颜家。”胖子道,“就是宋国那个传闻中的草药世家?听说颜府坐落于清江北川头,那里有一片移花接木大阵,那阵眼处正是颜府坎位,据说从来没有人能自己走出移花接木阵法。当真神奇。胖子我早就听说颜家草原,天上地下,花草植被,无所不有。但又怕身困大阵不能自拔,白白浪费了胖子这一身肥膘呀!”胖子说的无不向往。许遥觉得好笑,道:“胖子呀,你可不知道了。移花接木阵法,便是无数奇花异草作成,引以日月光华,聚合万花之精华,形成的这座迷魂大阵。若非颜家之人赐解药,入阵一刻,便已昏迷。若长久,怕是身子骨都喂了花草了。”“当真如此厉害!”胖子一听,浑身横肉一抖,“洒家还想着去瞧见个虚实,又想颜家之人出手指点迷津。你这一说,倒是断了我的念头。”说着,胖子眼珠一滴流,喜道:“许遥啊,你说这莹草种子得自颜家。这么说来,你是与颜家有些交情了?”“胖子,不是我说你。像颜家这种隐世家族,其实我等人物能够高攀的?我也不过机缘巧合才获得这些颗种子。见你胖子着实是爱花之人,便都交由于你。”许遥一顿,说道,“给我种子的那位前辈,此生我都未能见到第二面。若真有机会,我倒极想去颜家,一观万花奇景!”“哎呀!”胖子揉着一脸肥肉,仰天长叹。“看来此生无缘见此奇景了。悲呼,悲呼!”“哎哟,这是哪里来的猪头,叫唤地如此凄凉!”这时,走来一个公子,样貌堂堂,六尺之躯,一身锦衣,手抚一纸金边折扇,一副堂堂才子模样。这人,便是南中另一奇人,叫作王半山,江湖中人给了他一个称号,叫作王半扇。王半山极其喜欢画画,尤其爱画扇面。但他常常只画出一半扇面,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画全,他却说,“画有浅深,有分限之画,有透彻之画,有但得一知半解之画。”于是他便被人称为王半扇。刘从文看到王半山,又看了看他手上只画了一半的仕女图折扇,嗤笑道,“我道是谁哟。原来是这个破面扇子。扇扇看,到底哪边凉快?”王半山一听,大怒道,“刘胖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王半山不怒还好,一怒他的声音都变得尖锐了,好似一个女子。他这人,平时看上去端端的好,但是一发起脾气来,就变得扭扭捏捏,似个娘们儿。刘胖子倒不怕他,还拍腿大笑道,“我说半扇,你就甭在这里扭扭捏捏的耍娘娘腔了。赶紧把东西拿出来。”王半山本来气极,一听刘从文这话,脸色一僵,竟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来。“你这娘娘腔,又演哪出啊?该不会是拿不出来了吧!”胖子嗤笑道,“赶紧赶紧,胖子我还有一大堆事情呢。没时间陪你在这儿瞎耗。”“这……”王半山合了扇子,犹豫了良久,终于说了几句话,“胖子,你可知前几天曹瞒被刺杀一事?”“这事儿,整个南郡还有何人不知?我说半扇,你磨磨唧唧的,扯上这事情是什么意思!”“那你可知此事是何人所为?”半扇不理胖子,接着说。“传言是宋国的杀手,血夜所为。”胖子摇头晃脑,“天下能有如此快剑,恐怕不出三人。这三人中,除开血夜,都是名门豪杰,想来也不会作此暗杀之举。但血夜乃是宋国人,为何要来杀我南郡国的官儿?莫非?”“胖子,你可猜对了。”王半山压低了声儿,“昨天他来找过我。”胖子一听,顿时一愣。这会连一旁摆弄花草的许遥也一愣,不禁竖起了耳朵。王半山搂起右手袖子,手臂上绑着绷带,有血迹渗出来,在白绢上,显得特别刺眼。“他的剑,极快。我看到他右腿受了伤,而且非常严重,若非他受伤,今个儿怕是见不到我了。”胖子这下着实吃了一惊。王半山的功夫,他可是一清二楚。他那一手“半扇灯火,浮生若梦”可是名震南郡的。就算刘从文自个儿与他交手,最多也就是个不分伯仲。但血夜,伤了一条腿,依旧可以轻易击败王半山,他的剑法到底有多精妙!“所以,那东西你就交出去了?”胖子想到重点,赶忙问道。半扇不答。叫他如何答?血夜来的时候,他还是嗤笑的。血夜太年轻,至少比王半山年轻十年,而且右腿有伤,王半山一眼就看出这伤不轻,怕是伤了整条腿。可是,王半山万万没想到,才走了几招,自己就被伤了一臂。不仅如此,交手中,自己几乎招招中剑,若非血夜腿伤极重,王半山自觉在血夜全盛时期,怕是连他的一剑都接不下来。那东西虽然重要,但自己的命却更重要。不交?那是自寻死路。“哎。”胖子脸色青红了一阵,又不知该说什么。他当然知道王半山的处境。若是不交,怕是尸体一具了,东西还是得丢。所以他才交出了。这怪不得王半山。许遥听到他们的对话,也确定了猜想。血夜来南郡,是来杀人的。自己偏偏救了他。这是个复杂的心情。许遥有济世的心,但却有那么多人让世道不太平。刘胖子与半扇在计划什么,她是心知肚明的,但她一介女流,又本不是南郡国人,生性淡泊,只是权当做没看见罢了。但此刻听闻血夜与此事相干,不禁心中怅然。她与血夜不过十天之缘,血夜却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许是她从未见过如此倔强痴狂的人吧。许遥自吟之时,刘胖子与王半扇又叽咕了几句,二人转而神情一变,看上去轻松自得。许遥不禁心中暗叹,“这二人,都是有大能耐的,方才还一副神色紧张,转眼间便怡然自得。”许遥也不在意,顺其自然的与之交流数句,后来问胖子要了两株雪皎,便告别刘胖子二人。幽幽的,就来到了小酒楼门口。许遥其实不喝酒,但此时心中不通,却想饮一杯。

    及秋柏2020-12-11

  • 陈家洛的幸福生活未删减

    最新章节: .秦江灏也会低声下气
    村长因为千年龙木自己的儿子暗算,死前派出大徒弟去查,可惜其子被一面人杀害,大徒弟险被暗杀,一番追,终于得知凶手身,竟然是村长的妻…

    疯狂的豆芽2021-01-09

  • 大漠枪神

    最新章节: :四重光炮
    路眼见萃即将在笋的爱情攻势下瓦解,急得什么似的。萃是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不仅本单位有两个帅哥追求她,还有外面一个条件很好的笋更是热狂。路当然也是暗中爱慕她,不过深藏不露,自知明摆着不如笋,何必自讨没趣?突然他头脑里闪过一个阴招。“萃,有这么多人追求你,你一定很得意吧?”他嘿嘿笑着说。“其实你应该反过来看,说明你档次低,大家觉得你好上手。”“路,你真的这样认为?”萃顿时惶恐起来。“那我该怎么办?“来者一律拒绝,先把你的形象树立起来!”他教她说。事实证明她中了他的奸计,那个笋从此消失,他心里暗喜,觉得挫败了强大的对手,自己可以出动了。萃不在办公室,他正要回身而去,却被叫殷的女孩喊住了。殷平庸无奇,他从未注意过她。“路,情敌被你打败,你可以放手追萃了!你好手段!”殷冷笑着说。“好象你很清楚?是萃告诉你的?”路紧张地问。“什么好手段?我给萃以正确指点,你倒来曲解我!”“你忘了,你用来对付笋的方法,对你也适用。”殷嘲弄地望着路说。“萃不会理睬你的!”“真是这样!”路黄了脸叫道。说着他盯着殷看,脸上渐渐浮现出欣赏的笑容。“想不到你很优秀,我得对你刮目相看了!“那又有什么用?”殷漫不在意地说。“怎么没用?”路冲动地叫起来。“现在看来萃徒有其表,实则愚蠢!怎会相信我的一派鬼话?可你殷,真内秀啊!我都有点喜欢你了!”“对不起,你这种阴谋家没品性,我却不稀罕!走你的!”殷厌恶地说。(589字符)完。

    望延马2021-02-18

  • 无敌从苏醒开始

    最新章节: 生化药剂
    丝后悔自己红楼梦第二弄丢了,那借同学仿的“这是我老的心爱读物你买别的本他根本接受了,老人家是这样怀旧。”仿皱着头说。“怎办呢?”她直要哭了。毫无办法。他叹气地回。楞了会他然大叫一声“有了!”有什么?”满怀希望地。“丝,我粹是为了哄老爸的,你不准胡思乱!”他正经说。“你只装成我的女友,我爸还在意吗?”看来只有这了。”她想想无奈地点头。自此以,她就经常他家去,完是以他的女友身份。仿父母绝口不红楼梦丢失事,她才慢把悬着的心了下来。三多月后,她得问题应该经解决,便他提出就此束。“恐怕行,我老爸上就会为红梦难过起来。”他连连头说。“除你把那原书回来!”“来你在耍赖”他的最后句话使她突明白过来。想下套套我”“想套你么呢?”他皮笑脸地反。“想套我…你自己心有数!”她羞又恼地说“你猜到了我喜欢你,着红楼梦来你!”他毫隐讳地说。那又怎样呢难道我不能求你吗?”你不能,因我和晨早已约!”她不一切地说。他可也是你同学!”“先我一再问,因为我感你俩有点不劲,你赌咒誓说没有的!”他叫道“都怪你,则就不会有场闹剧!”是真的?”喜出望外地问。“当然真!”他没好气地答道。我怎会去拆别人的甜蜜爱呢?那我太卑鄙了!(594字符)完

    罚站的雪人202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