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族

分类:穿越重生 最新章节:星际舰娘黄金舰队txt

作者:都是嘉的
更新:2021-03-03 16:52:03

穿越重生热门

  • 我捡到一个废弃宇宙笔趣阁

    最新章节: :不同的变异
    新生——日东公园记我暂居的地方叫杏林,有两个公园:日东公园和杏东公园。杏东公园,我一次也没进去过。日东公园偶尔会去走走。日东公园座落于杏西路与日新路交汇处,占地甚广,其中有块水域是废弃的污水处理池。公园的中心也有一个人工湖。公园四面围墙,是那种很高的围墙,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一切,只有大门、后门可以出入。进公园不花钱,公园里许多游乐设施要花钱才能玩。去年中秋前夜,超级台风“莫兰蒂”正面袭击厦门。在农历八月十四早上风就开始刮着,天上的云一片片的飞过,越积越多,仿佛就压在头顶。树在摇,街边的广告牌“拍拍”的响。近黄昏,下起了雨。入夜,风如魔鬼般的嗷叫着,雨一陈紧过一陈。时近午夜,雨倾盆而下,风拚尽全力,试图摧毁这个世界。天亮,满街的积水,满街的倒服的树木,日东公园也在这次台风中被破坏,几乎所有的树木被拆断,围墙被推倒。在灾后重建中,日东公园闭园谢客,建起了围挡。日东公园是杏林最受欢迎的公园,节假日游园的人可谓人山人海,曾经有几个大型游乐设施,不过都是公园出租场地,由游乐设备的老板收费经营的。有段时间,公园里还开起了酒吧!公园关闭很长时间了,许多人都很怀念这座公园,许多人都打听公园什么时间开放。终于在四月底,有人传说“劳动节”会重新开园。很快,“五一”来临,日东公园大门依然紧闭。五月十三日,星期六,我从公园门口经过,发现大门许多人进出,围挡也在拆除。围挡拆完,一个全新的公园出现在世人面前:保留公园大门,把四周的围墙全部拆掉,改为三十公分高的围栅,顺着公园新修了自行车道和人行步道,整个公园显得很亲民,以前拒人千里的感觉没有了。公园里增加了蓝球场,还有羽毛球场地。值得一提的是增加了许多儿童益智娱乐设施,占了公园的十分一的陆或面积,这一块儿童乐园,一到周末,儿童的欢声笑语充满了整座公园。每天夜里,这里也是游人最多的地方!美中不足的是挨着儿童乐园的一处旋转木马,还是外租的,仍要收费!日东公园的重建非常成功,推倒了围墙,使得四处是大门,拉近了人心的距离!把商业拒于门外,还给市民一座美丽的公园——日东公园,有空,您也来坐坐,坐在草地上,湖中莲花朵朵开,岸边垂柳拂清波,多么美好!您也可以极目远眺,置身于大自然中,心情飞扬,没有一丝阻挡!一个旧世界倒掉,一个新世界诞生!2017.07.04于厦门

    铁马飞桥2020-12-04

  • 最强修仙之征召猛将全集

    最新章节: 辩才戏志才
    今天是2017年7月8号,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日子。但对我说,有意义,因为,两年前的天,经过苦苦的熬煎的等待,有幸遇到了医德双馨的白衣天。北大肿瘤医院杨跃主任为首团队为我做了肺癌手术!术后荣大夫为我做了同步放化疗,冬主任为我进行中药调理。在我以一颗真诚之心,感谢为我供精心治疗的白衣天使,感谢织和领导关心支持,感谢朋友枕关心支持,感谢亲人无微不的关心照顾。当然,更要感谢自己,一直坚持与癌魔的顽强争。今天又逢星期六,考虑到大处公园人满为患,就不添麻了。故到石景山区科技园转了。一进去就感觉气氛不一样,区保安都穿上新暂暂的特勤服全没有了过去那副散漫样,个都精神抖搂的站着。平时不开人造喷泉也都打开了。路旁还多辆警车停驻备勤。我问了问安说有大领导来“我们都准备几天啦”。我赶快转身,撤

    秦至2020-12-15

  • 皇妃是妖王

    最新章节: 白袍小贼
    毕业卅年君再邀,重逢不怕路迢迢。难忘初吻渠江水,曾觅芳心链子桥。死读诗书真没趣,闲谈风月也无聊。不求桃李满天下,但守师尊我自骄。

    柔丽智2021-02-25

  • 海贼盖

    最新章节: 安丰孽
    #pid691298{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bg4.png");}上海的冬天说冷也没有很冷,起码比生活了四年的郑州和,也没有那里现在重的雾霾。然而,上的冬天也温暖不到哪去,街上随处可见的是绿色,却比广州寒。最令我这个北方人烦的是那断断续续似永远下不完的雨,总能干脆、豪爽地下一大雨。第一次加班,出办公楼的那一刻外雨声欢快,而我却没带伞。公司到地铁站有多远的路,我毫不豫地顶着书包跑进雨。心中不由想到了那高中时代我们常挂在边的话:没有伞的孩要努力奔跑。因为没伞,因为还下着雨,为要去远方,因为没同路人,我们只能选奔跑。以前,我对下天没有任何特殊的情,只认为那是天公不期要做的事,就像我会不定期去旅行一样现在,我害怕下雨天害怕自己在回忆的深里爬不上来。只是因和他曾在下雨的夜晚过一座城市的大街小,和他聊过乱七八糟温暖的话题……明明初先动心的是他,明最后先说再见的是我故事没有按预设的情发展,原来我没有帅地让他成为过客,原我还是时常想起他。事的后遗症是我不喜下雨天了,更不喜欢风的下雨天,尤其在黑的冷冬夜晚,那些失的温暖和现在上演孤独会刺疼我,我却也找不到治疗的解药朋友眼中的我是一个观、勇敢的女孩,是子,是可以做着自己欢的事的人。然而,们不会知道很多时候也会落寞、孤独,会怕、退缩。一个人在上的餐馆吃饭,一个每天早早起床挤地铁一个人周末在大街小漫无目的地行走……个人学着坚强,一个学着保持乐观,一个学着努力成为另一个。对面的红绿灯显示刺眼的红光,人行道头是等候灯光变绿的人,每次我总好奇他在等待的时候想些什呢,会不会跟我一样尔期待一下不可预测未来;或者在人海中化着随时会趁虚而入落寞;又或者正满心喜地希望尽快回到温的小家,尽管它在这城市从来不属于我。了省几块钱的地铁,选择走路回住的地方尽管我害怕灯光昏暗街道突然出现的可疑子,尽管我会因害怕狂跑到亮灯的路段。是,同时我也买到了超市便宜又好吃的水,我也路过了许多不看过的街景。因降温来的寒冷让我不得不紧单薄的衣服,冬天风也总那么不解人意随时凑热闹,在陌生城市里我除了简陋的处和公司再无别处可有归属感。抬头看他的月亮依然很亮,他的星星依然还在天上故乡还在故乡,爱人还在遥远的远方。然,我知道,这并不是活的全部。我慢慢适着成长,慢慢懂着大曾经讲给我的道理,慢在寻找着我的方向我以为我总是时常走冷风中,后来,在某夜深人静的时候看到己悄然发生的变化,才明白我是在等待一暖阳的到来

    无影暗客2021-01-24

  • 娱生可念

    最新章节: 八尾不祥的预感!
    大漠孤烟发表于2017-6-2522:45哥哥不愧是高手,那些年每次出门女儿都会把我的眼泪扯出来。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逃不掉的债!

    天使奥斯卡2021-01-03

  • 漫漫旅途游戏

    最新章节: 阴风洞
    火车到站的时间是晚上6点10分,一阵清凉的海风吹来,熟悉的海的味道扑面而来,不丁打了个寒颤。岛城的气总是令人向往的,夏日的炎总是在傍晚的海风里温顺的溺。快速搭上出租车,半个时的光景,到了这个城市的部,崂山脚下,我的家。这曾经的小渔村由于地处崂山游风景区,渔民们已经不再海打鱼,经营起了与旅游事相关的生意。那鱼怎么办?专门的渔业公司承包船只去作了。所以读者看到这里的候,一定不要担心这个问题村里的土地也被有效的开发用了,有别墅区,有高层小,也还有村民自己建设的四院式的平房。再有就是村委让村民持股的共同村办企业比如靠近海边的五星级酒店村民们每年的分红每人大约2万-5万不等。人们生活富足,其文明程度相对高出很多对于我这样的接近大龄的女年,人们都报以理解的心态我的母亲是例外的,当然与的文明程度没有关系,与我她的女儿有绝对大的关系。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他已经婚了,并且在上海定居了。亲疼爱我,母亲说我的诸多病都是父亲惯的。比如任性我辞去了公务员的工作;比倔强,我从不赴约相亲的对;比如韭菜我真的不吃。父确实是惯我的,我告诉他我算自己干点事情,父亲非常快的答应了。我告诉父亲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我感觉喜欢的生活状态,不知道父有没有听进去。父亲是景区客车司机,他实在太忙了,天开车迎送旅游的游客们上山。我家有一处房产在山海间,靠近山脚的位置,那也我们家的老房子,两户,一是我父母的,一户是我爷爷奶的。两户房子中间有一道,但墙中间有个圆形门。是房,三间正房,东西各两间方,也是我们这里最常见的村户型。居住环境比楼房好多。出门二十几米就是大海房后靠近云雾缭绕的崂山太宫。这两套房子都已经不住,家人都搬到村里盖的新楼了。爷爷奶奶早已去世,听爸说那原本是给姑姑留下的只是姑姑也离开人世了,写这,心情不免沉重起来。姑的故事是家人不愿提及的事,那似乎像个诅咒一样,慢我会说给大家听。这些年父把房子租给别人了,他们用经营农家院的。这人今年正要回安徽老家定居,就不租。我早就盯上那个地方了,划是这样的:爸妈那套房子修做一个客舍,暂且取名海客舍。客舍经营不设服务员客人来了就当回到自己家中我为他们准备所有的吃穿住。爷爷奶奶的那套,我自己一间房子居住,以便照顾客,其它房间做一个书房和咖厅。院子里种植我们这里最名的桂花、牡丹、耐冬。可道,蒲松林当年在此山留下绛雪和香玉,很多时候我会着盛开的耐冬,娇艳的模样在深夜的海雾里如绛雪嫣然笑,也会幻想下那悠远的爱故事。我还得联系好水果、菜、海鲜的商人……这些小节先放一下,应该先把装修好,网络广告打出去。事情展的比我预想的要顺利,母其中起了很大作用。看她表冷乎乎的,还是爱我在心的我们用了20天的时间将房子装扮的焕然一新,内部硬装以白色为主,家具是全实木具,床上用品也是白色的。亲买了很多饰品,瓶瓶罐罐,还买了花,有假花也有鲜。书籍自是不必说的,除了学书、历史书、财经经济等。母亲还买了厨房主妇的烹书,各种菜系齐全。我去海捡了些贝壳、海星、海玻璃海卵石之类的。总之一切妥,开业大吉。还有,我给爷奶奶的院子也用木头刻了块匾,取名听海阁,爸妈这套子取名望月阁。母亲不愿我在姑姑住过的房间里,她甚流着泪强烈的反对。姑姑对如知己,如姐妹。我们经常着一张床上,她比我正好大轮,我们都属蛇的。她大学业后,谈了一场生生死死的爱,最后已死殉情。母亲说父亲的姑姑也是英年早逝,然是因病离世,在父母心里总觉得是不吉祥的事情。我向家的唯一一个女孩,会不也躲不过这个宿命?母亲神紧张的不允许我和姑姑的所有任何瓜葛。最终我屈服了我选了父母住的院子里的一东偏房。我不信那些宿命论却也时常怀疑。如果命中有定,那也没有必要强求什么就像我风一样的爱情。我不和姑姑一样心中除了爱情,像世间再无可恋。我要的人不是只有爱情的存在,爱情什么,是对极限美好的饮鸩渴。我并非对爱情不忠贞,专一。我只是想,若是缘分了人,那就是忠贞的爱情,是勉强为之,那就是人不对,既然不对,何必苦守。海上的海鸥们有的在惬意的散,有的在低低的盘旋海面。们呕了呕了的叫声并不优美我却是爱极了它们。我时常在礁石上看日落薄暮,那银色的天际线,异常明亮。海来了又去,哗、唰的声音浑也清脆。在潮起潮落中,转度过了大半个年头。已入深了,来的游客寥寥无几,估这个冬日都将是空闲的日子。海风的潮湿和北方特有的日,令这里的冬冷的透骨。正打算收拾行李回到楼上居。翻看了下手机信息,竟然现有一个预约的客人要来居,还是个长客,要居住到明春日。我想,这是发财了,来没有居住这么久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他这样居住等阻断了我其它客人的权利。了再说吧,说不准住一段时就走了,崂山的海风他还没领略到什么滋味。我为自己机灵感到满意,开心的对着对海鸥夫妇笑了笑。这个人料显示叫梁木,今天晚上凌1点的飞机到青岛机场,从南京到青岛机场需要2个小时,从机场到我这里需要1个小时,也就是说他至少要在凌晨点钟。心想着,这人真是会时间呢!挣钱就是这样辛苦加油吧,小嫚。苦笑了下,小嫚呢?都马上28岁了。可不是吗,还有一个多月就过了。我和衣睡着了,把手机音调到最大。突然我被一阵声叫醒,一个声音说,海葵舍吗?我是梁木,我到门口。头还懵着呢,我使劲揉了只能半开的眼睛,披上外套打开大院的灯。抓起钥匙跑开门,门开了,看到一个高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黑黑的,没再细看。他好像吓了一,说:“你不是绛雪”吧!说:“我是香玉,就是墙角棵最漂亮的牡丹,但是冬日冷,我就变成人了”,他笑说:“看来是个活泼的女人。“你也是个幽默的男人”我说。“我也是近来才会的,说着他就跟我进了房间,是客人,住正房。正房一个厅,两个卧室,他选了东面卧室。我告诉他洗手间和浴,但是浴室现在不能用,要洗估计得冻死了,还是等明中午打开暖气和浴霸再洗。说没关系,洗澡并不是他最要做的,他想吃点东西。我:“你可以自己去厨房做,交了居住费了,这房间的东就像你家的一样,随便用。“那包括你吗?”他应该是心偷笑我如何回答呢?“我是你的房东,当然不包括我”他立马说:“那我就放心,你的头发和衣服都很别致。我赶紧回了房间,看到镜里的我,长发凌乱蓬松,外可能刚才着急开门给穿反了心里想着,又遇到一个奇葩人

    xiao少爷202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