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是长乐公主秦墨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大高手

作者:富察会领
更新:2021-03-03 18:53:07

都市言情热门

  • 重生之佞臣gl

    最新章节: 一首生僻字教你做人
    听姥姥在说什么?文/蔡君安小区拐角几个姥姥围一坨七嘴八舌在说诉就像开了河张大妈说媳妇骂我孙没带好只好离家出走当保母李大妈说餐餐要吃新鲜菜商场、市场把命磨。逃儿坎坷曲阜县里数百窝六十、七十、八十聚一起没有户籍薄伦理、道德用泪搓只要天天海鲜酒肉穿肠过要成她们日子远着啊逃儿多坎坷不去曲阜就受磨有了使不完的小黄鱼伦理道德值几何

    风苍岚2021-01-06

  • 末世之人类再进化

    最新章节: 九刀十八洞
    黑色的丝袜王子帆1.68米的个头,长发披肩,高腰的黑袜衬的两条腿修长再加上漂亮的脸蛋走到哪都是人们注的焦点。她脸上总洋溢着灿烂的微笑走路昂首挺胸,充自信。明对帆很有感,向她表白过几,帆都未置可否。明并没有气馁,仍穷追不舍。一段时后,在一个咖啡馆单间里,帆问明:你知道我为什么总黑色的丝袜吗?”摇了摇头。帆徐徐脱掉左腿黑色的丝,明一惊,见帆的腿上有两块手掌大的红色胎记,与周白晰的皮肤很不协。明笑了,说:“没什么,我不在乎以后你不用穿黑丝了,我接受你自然接受它。”帆默默点了点头。帆和明爱了。他执意不让穿黑色的丝袜,走街上,很多人把异的目光聚焦在帆腿的胎记。明不在意他紧紧地把她的手在手里,昂首挺胸走。可帆每次都会头,拉他勿勿地走家。朋友聚会,明耀说:“你们看我朋友多漂亮,她腿的红让她更与众不。”但他没有注意帆的表情很尴尬。开始变得少言寡语不愿出门,不愿与交往。半年后,明帆分手了。后来帆了另一个城市,遇了峰。帆同样告诉峰穿黑丝袜的秘密峰笑了,他拉着帆手跑到商店,买了打黑丝袜。当帆的袜穿旧了,峰会督她换新的,袜子没,峰就会提前主动回来。走在街上,多人把目光投向帆不是聚焦在她的腿,而是被她漂亮的蛋及曼妙的身材所引。认识的朋友都她穿黑丝袜很好看衬的双腿修长又神,甚至许多女伙伴效仿她穿黑色的丝。帆又开始灿烂地笑,又开始昂首挺地走路了。两年后帆成了峰的新娘。来,接受不如尊重

    凰小悦2021-01-24

  • 仙魔道典坏坏无极著

    最新章节: 芙瑞尔夫人
    1401-.jpg(280.1KB,下载次数:3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6-1-2819:23上传1400-.jpg(296.24KB,下载次数:3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6-1-2819:23上传1398-.jpg(305.43KB,下载次数:31)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6-1-2819:23上传2015年10月17日於家乡

    羊肖2021-02-04

  • 逆天技 小说

    最新章节: 行踪隐秘
    这其实是高考之写的一篇文章,有草稿也没打腹,有点乱,而且为话题比较敏感一直没敢在网站发。昨天听到女宿舍又有人自杀消息,我才突然想起这篇文章来大学了,似乎到尽头,没有了曾的信心满怀以及丽的梦想。无所事,麻木自私成关键词。于是,评高于生命,冷冷语已是奢侈的在。十几年苦苦求的大学,我们住了。十几年的水汗水,为什么没有教会我们珍生命呢?这篇文只是我个人的一看法,不妥之处还望见谅。我不屈原,不说海子也不说三毛,只说说学校里那些轻的生命。第一听说校园里有人杀时,我没有害,只是震惊,原以为只会在电视里出现的场景,今就真实地在我边上演。第二次第三次,我有的仍然是震惊。是,我永远无法去惯这生命的夭折永远无法淡然地忽略。刚刚还是媚的笑容,转瞬变成死灰般的苍,假使有人能平地报之一笑,那我们迎来的将是性的末日。我不道那些自杀者在死前是否曾想过用自己的死亡来明些什么,唤醒什么,但愿他们有。伟人的去世往举国哀悼,而些普通学生的离,得到的除了亲朋友的心痛与思,就只有旁观者批判,假惺惺的惜还有刻薄的冷冷语了。他们的去甚至不能称为世,他们,是死。因为是自杀,以没有人再去找手。性格不健全理太脆弱成了人惯用也是最有效推卸责任的托词我不明白,我们一代人倒底算什,素质教育的口一提出,我们伟的领导便积极响,开始了大刀阔的改革。于是我就被拿来做了无使用的实验品。可惜我们的那些导自己都不明白么是素质教育,弄清自己要办怎的教育培养什么的人,于是就有早上八点上课晚取消晚自习,周自主活动学生在园乱逛逃出去上玩游戏,从没参过社区服务却把践报告写得天花坠,畸形的素质育培养了一个又个有着“不健全理”的学生,他代替领导代替教体制承担了所有骂名。“这不是们要的人才,就将来走向社会,们也是无法生存。”是的,他们的是人才,他们不到生命的宝贵我们被耍得团团,有些人却只是在高处轻描淡写说,这样不好,该让他们这样,行不行,还是这吧。付出代价的我们,承担损失还是我们,没有道可言,没有人我们喊冤。在这一个物欲横流的会中,学校也变污浊肮脏。连校都失去了纯真与洁,那么这是一多么可怕的世界“我不要求你们一级能考多好,给我惹事就行。我希望这句话只别人编造的谣言看到有人自杀,导们极力封锁着息然后请求般地诉学生,别跟他学,要坚定信念刽子手充当了教里仁慈的神父!师评估结果公布有多少低分的老不去自我反省而堵气不给学生上?以至于后来,估成了形式,没学生再敢发表自真实的见解。没人真正关心学生前途,他们首先到的是金钱与名。他们只看到有自杀带来的影响却看不到一颗颗望的心与一个个黑暗中无助摸索灵魂。教育工作们用自己的慈悲奉献,打造出理的坟墓。无头无的债,无人讨,无人还。应试教就是应试教育,要一天还是用成决定命运,就请要在搞那虚伪的质教育了!学生学校是学习的,不是陪你们演戏道具,请不要过的在我们幼小的灵上烙下虚伪造的印迹。那些心的人,请你们用己的愧疚来反思用一点点的人性担起该承担的责。生命不是树叶落了明年再生,命不是尘土,走还会再来。再多假的荣誉,也无驱逐良知的诅咒收起魔鬼的冷酷还生命一点清白渴求你们的反思改变,能够让悲不再重演。请认思考一下该走的,给死者一个交,给死者一点价,也给生命一点重。教育是国家本,当我看到中事故死亡人数总制在35人以内的奇迹,我是应该兴的大呼祖国万,还是哭着对受者说声抱歉?伟的中国,你看你的领导,他们这公然的欺骗着你子民,你真的没看到?国富民强和谐社会!是啊当所有人,从孩到老人,都去了方极乐,就没有再抱怨,没有人批判,这个国家就真的和谐了!个个麻木的人,突然发现这个世比我想像的更要怕!哀悼,不再仅为了去世的学,还为了无数受的同胞,为了这黑暗猖獗的社会为了整个中国!醒吧,身边的每个人,请你为了义,看在良知的上,勇敢地说一公道话

    精灵百变怪2020-12-28

  • 逆天仙尊2

    最新章节: :对决战斗民族
    莫把宽容当懦弱王子那天晚上十点多了,我想到市里玩一会,就对值班的李医生撒谎说:“我有一个战友来看我,请一会假去接站。”李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并嘱咐说:“快去快回啊。”在市里玩了一个小时觉得不过瘾,就打电话给李医生续假:“我今晚还有别的事,回不去了。”“你接完站就回来吧,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战士是不允许在外面过夜的,”李医生说。“出不了事的,出了事我自己能摆平,不会让你担责任的,”我继续胡搅蛮缠地说。“不行,这是原则问题,你必须回来,要不我就得汇报给队长了,”李医生命令道。“我就是不回去,看你能怎么着?”我急了,说完就挂了电话。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我手机响了,是队长,他命令我马上回部队。我只得悻悻地回了部队,憋了一肚子火:“李医生竟汇报给队领导了!”第二天上班后,李医生和我打招呼,我把头撇向一边,装着没听见。以后的几天他和我说话,我都没有搭理他。心里想:“我就不理你,看你能怎么着,难道我还怕得罪你?”晚上李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满脸堆笑地对我说:“小王,对不起啊,那天我实在是担不起那个责任,犹豫了很久还是告诉了队领导,算我处理不当,别放在心上啊。”我没有吱声,心里想:“他到底还是怕我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汇报我。”我还是不和李医生搭话。几天后,队长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说:“能看出来,你最近对李医生很有意见啊。你自己想想,那天晚上都十点多了,放你出去他已经替你在担责任了,因为部队是不允许的。你还要夜不归宿,这本来就是你的错啊。你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而耍脾气。你可能认为你不怕他,可他又有什么理由怕你呢?论兵龄李医生比你多十多年,是老资格了,而你是一个两年兵的新兵蛋子;论年龄他比你大十多岁,是你的老大哥;论职位他是干部你是兵,是你的直接领导,可以说他更不怕你。他之所以主动和你搭话,给你道歉,是宽容你,莫把宽容当懦弱啊!”第二天,我主动找到李医生承认了错误,道了歉。

    寒冰曳2021-01-11

  • 幽冥通宝人面鲎

    最新章节: 与君同生死
    (一)在红尘里漂泊了大半生小的时候,总是想逃离这个山僻壤的地方,想不到,几十年回家探亲,离别了,终究带着泪,不舍病床上的老母亲,不得乡间的一草一木,还有那泛光泽的碧绿如玉的青青小草,水缓缓的从身边流过,跳跃着的情丝,拨动着我的心弦。 草儿青青,我心晶晶,草儿上露珠,凉如泉水,透着甘之如的清甜,总是调皮的用手指轻碰触阳光下的晶莹。我的指甲嫩的,白里透红,我经常这样着我的指甲,母亲一有空,便细细的剪刀,顺着我那月牙型指甲,小心翼翼的剪成弯弯的亮。  草儿上的露珠,盈盈是我的甘露。书香墨墨,诗行袅,放牛的空隙,我趴在青春河岸边,重复的读着李白的“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抬头明月,低头思故乡”。就这么首诗,让我印象深刻;就这么首诗,让我记了一辈子;就这一首诗,让我感叹乡情的痛苦缠绵。  牛儿悠闲的吃着嫩,大大的嘴巴露出红褐色的长的舌头,舌头不时的伸出来,舔清甜甘冽的溪水。碧绿如玉溪水静静的流淌,时儿湍急,而缓慢,它的声音,美妙如风,婉转如笛声,好像都是,又像不完全是,那么为什么它的声让我如此熟悉?河水宽阔,常渔翁撑着小小的渔船,唱着村男子独有的高亢的声音顺流过。河里的石头,三三两两的立着,不时分流着迎面而来的水,转成漩涡。  河里的鱼品种多样,乡亲们经常带着小子来这里捕鱼。春天里,雨水淅沥沥下个不停,河水渐长,了年纪的长辈都背着背缕,拿长长的竹做的鱼竿,竿头吊上条白线,线上系上鱼钩,钩里着蚯蚓,席草而坐。河里鱼虾美,故不一会儿,就有大条的鱼上钩。  那时我在读初中三妹正读小学,可爱又顽皮,放学便匆匆赶到河边,把书包我这边一扔,便像一条在岸上渴的鱼一般,朝着河水飞奔而,沉下去,忽然不见了踪影,得我朝河里张望,不一会儿,又像鱼美人似的芙蓉出水,我稍安,便大声嚷道:“三妹,小心一点,别玩太久。”三妹乎没听到我的劝说,像一只小蛙,用她那灵活而矫健的身姿穿梭于这绿得可爱、美得温润河水中。  (二)河水,奔不息,绕过一座又一座山。它我们的命脉,是我们的守护神是我们的母亲河。  夏天,摔打的衣服特别多。母亲便带我,背着两大背篓的衣服,蹲小河边,一遍又一遍的摔打。亲的手,已经起了许多的茧子流过许多的血。她将衣服一篓倒在已经被摔打过无数次的洁光滑的石头上,将一件衣服迅的在河中过水,反复涤荡几下便拿起那沉重的木棒,按着衣从上至下的纹路,像剁肉一样而精准。母亲穿得很朴素,一灰色的上衣和一条黑色的裤子这一身衣服,不知在这条河里腾过多少次,就像母亲在苦难岁月进而挣扎过多少次;这一衣服,不知在这河岸上摔打过少次,就像母亲在大灾荒时期了儿女的生活读书被无常的命折磨过多少次;这一身衣服,知母亲在深夜里大家都睡着了她还在煤油灯下缝缝补补多少,就像母亲告诉自己一定要挺直到儿女到考上大学为止。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背着小上学。这是母亲的最后一个孩,那时,母亲快四十了,农务身,只能将小弟交给我。每天天未亮,雄鸡啼鸣,我便帮睡摇篮里的弟弟换已尿湿的裤子擦洗干净,煮了点稀稀的米粥自己喝一点,喂小弟喝一点,带着窝窝头上路了。  晨风起,扑面而来,湿润的空气,我冥想着天亮时家家户户炊烟袅,更让我期待渡过那条横亘河上的摇摇晃晃的桥。我哼着,一路前行,不久,便闻到了囱里扑鼻而来的香气,那是农人特有的米糊糊的香气。平时山砍柴,一砍就是大半天,翻一座座山岭,绕过每一种树林手里拿着不知磨过多少次的镰,使劲拼命的砍,全身上下粘了汗水,就像洗了好几个澡似,但那些澡是盐澡,头上、眼旁、腰身上全都堆满了体内的。每当这个时候,口像被火烧的,干得就快裂开了。好不容找到一户人家,讨碗米粥喝,刻,仿佛从地狱到了天堂,嗓一下子清凉了许多。这就是我米粥深深的感情。到现在,我体里都流着米粥的“血液”,的什么也吃不下,一吃就拉肚,唯这米粥,能让我喝了整整十多年,能让我把命延续到现。  天空翻开它白白的云层橙色的阳光洒满天际,我走到小桥上。墨绿深深,溪水潺潺鸟叫蝉鸣。我不像三妹一样懂游泳,更没有勇气跳进河水玩。每次走过这桥,我就心惊胆。这桥是绳索做的扶手,下面绳子串起一片片木板,走起路,木板就“吱呀”“吱呀”作。有流水的地方,草木越发茂,鸟儿的歌声越发动听,不知什么时候起,那些花开的香气也从幽深的山谷里悠然飘来,些农家的鸭子,也成群结队的小桥底下游过。  这是哪里花香啊?在哪个山谷呢?看着间还早,我艰难的走过桥,朝林的纵深处走去。行到水穷处但见漫山遍野的茶花在风中微着点头。花色万千,红色的、色的、白色的、粉色的,像那神话里的神仙姐姐,穿着各色袖长服,唱着天籁般的歌声,天上人间的幽水碧潭处飞舞而。那些微微卷起的花瓣,仿佛们各异的舞姿,有的柔美、有奔放、有的含蓄、有的多情。送而来的盈盈秋波,使人心神漾。  从此,每旦过桥,只闻着这令人陶醉的花香,想像它们那时而娇羞时而奔放的模,心里的害怕就减了几分。 (三)现在,家乡已不是原来那个家乡了。那宽宽的河水,得狭窄了;那如碧玉般的光泽已断然消释了几分;清澈的玉,沾染了黑色的污水和垃圾。上,不见了渔翁的踪影,不见小牛、鸭子的踪影,也不见了初三妹在河里东游西串的快乐影,更不见了母亲在河边摔打服的背影和我放牛时惬意的快。  现在,那条摇摆的木桥被白色的水泥大桥代替,人们河再也不用战战兢兢了;河的岸矗立起各式各样的高楼大厦再也不是过去的泥土坯房。 有失去,必然有收获。人们过了城里人的生活,山珍海味,禽走兽,是桌上的“常客”;视、电脑、电冰箱、洗衣机早是村民常用的家电;公路四通达,上面飞奔着各式各样的洋、国产车;小康生活已走近了村的生活。  失去的,不能回,但得到的却也珍贵。环境差了,但农村人却依然留存下一辈的纯朴与美丽,留下的,会有那花香的印迹。相信,不的将来,故乡将会迎来一次又次城市化进程,当河水又从河这头流向河的那头,当河水又满了河涌,当碧水再次映照着天,当小动物们又在河里欢快游泳,当人们又能在河里嬉戏耍,那么,我的故乡将是一个的故乡,一个有所继承又翻天地变化着的故乡。  多么希,病床上的老母亲看到这一切多么希望,我们的下一代,经回来看看祖辈生活的故乡,是么的质朴而美丽啊

    酸菜炒肉2020-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