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夜里想念你原唱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史上最强店小二

更新:2021-03-07 7:29:30

武侠修真热门

  • 网游之佣兵世界

    最新章节: 调皮的丹药
    第十一章携手共进为红颜五一快到了,上官婉秋正准备着给她的职工们搞点福利。她打算去一趟黑龙江,听说那里的五常大米很好,想弄些回来。其实这也不是主要原因。上官婉秋有一个闺蜜好友刘艳在那里。婉秋因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心里有太多的话无处去诉说,憋在心里又不好受。想借此机会找好朋友好好聊聊,散散心。晓阳得知婉秋要去黑龙江,他自知她的身体状况不大好,担心她没人照顾,正巧自己那边也有业务联系。于是他和婉秋商量着一起去。龙晓阳虽说鲁莽点,但他率真讲义气。公司办的不赔不赚,总是有口饭吃。华莘来对上官婉秋所犯下的错,自然是不可弥补。他没脸在龙晓阳的公司再待下去,他退了股。龙晓阳又多给他一些,毕竟当年一起打拼一场。对于华莘来的撤出,龙晓阳对外什么也没说,就连他的发小叶书平也不知道详情。如果说一定要问龙晓阳为什么这么爱上官婉秋,而这份爱是用命在爱,也许他自己都说不上来。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是因果扣住他们的今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上官婉秋的泪水多起来,特别是下雨的时候。这一天闲来无事,婉秋取下笔架上的毛笔。铺开宣纸,挥挥洒洒一只荷落在了画面上。莲之爱,花之君子者也。又点了几笔一幅画完成。婉秋欣赏着自己的作品,想起周敦颐老先生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亭亭净植。于是又想起朋友赠自己的一首诗:浑然天成育成娇,亭亭净植不献妖。虽出淤泥却不染,不学君子品自高!不正符合这幅画吗?婉秋把这首诗题在画面里。画的主题为《清菡》。她正自我陶醉在这幅画里,忽然听到有敲门声。婉秋没有安装门铃,她不喜听那声音。一张笑脸出现在她的眼前:“嘻嘻,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正行。我给你的钥匙呢?丢了吧?”“哪敢呢,丢了我自己,也不能丢了你给我的东西,不是吗?”龙晓阳说着又冲婉秋神秘的一笑。闪身让婉秋看他的身后。一个瓷缸里一朵盛开的睡莲笑迎着婉秋。她表情惊讶转而满脸喜悦,此时的龙晓阳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做了一件好事需要给他一个爱抚或是夸他几句。龙晓阳把睡莲搬进屋里,当他看到婉秋画的《清菡》时,他的惊讶不亚于婉秋。他握着婉秋的手深情道:“这是天意。”婉秋温柔的点点头,龙晓阳放开他的手把婉秋拥在自己的怀里,半响低柔道:“不要离开我。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和她在一起他是那么的欣然舒坦。他的野性与粗鲁一点也释放不出来。婉秋依偎在龙晓阳的怀里,他的温暖渗透进她的身体,她感受着人间特有的温情,无比的幸福。“晓阳,我明天把学校的工作布置下去,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你那边妥善的安排好,争取后天出发。”“到时我来接你。”望着眼前这个对自己千宠万爱的男人,婉秋想说什么,究还是不忍。再说张启轩的妻子白蕙兰,自从和张启轩结婚后,没得到过他一次好脸,他们一直是分房睡,到现在张启轩也没碰过她。张启轩恨白慧兰。除了家族利益联姻,要不是她白蕙兰死缠着要嫁给他,张启轩的父亲也许就不会拆散他和婉秋。他一看到她就觉得她好恶心,现在张启轩是能躲就躲。这天是白蕙兰的生日,她在岳阳楼大酒店定了一桌酒席,邀请了不少亲朋好友前来庆贺。张启轩的出场一定会使白慧兰脸上生辉。清高孤冷的白慧兰奢望她想要的温情,可是宿命的安排,现实的无奈亵渎了她那份自傲自尊。同一天也是张启轩的铁哥儿们杨开,新公司开业剪彩的日子。他们这帮兄弟那可不是重色轻友的主儿。张启轩是老大,当仁不让。他在杨开这儿忙活一天,白蕙兰的几次电话,他都是一句:“我在忙,一会儿再说。”热热闹闹的一天过去了,杨开把他们这京城四少留下来,他们哥儿们很久没聚聚了,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难得汇在一起。席间提起上官婉秋,张启轩端起酒杯,一抬手,将一满杯白酒倒进嘴里。那眼泪刷地流下来。他又拿起酒瓶,被身边的陆齐天,陆氏实业的三公子,夺下酒瓶:“大哥,别喝了。兄弟们都知道。这命不由人。”“是呀,大哥,嫂子也蛮不错的啊。”还没等同源当铺的二公子魏任超话音落,张启轩登着大眼,手指他说:“你给我闭嘴。你懂什么。把酒给我。”他又朝陆齐天吼上了。“哥儿们这都是为你好。你......”魏任超还想说什么,被杨开拉了一把。“大哥,我们都知道,你心里难受,世上这么多的女人,难得你对上官婉秋情有独钟都到了这份儿上。可事实摆在这里,我们还得活下去不是。只要我们不死,说不定会有转机,世事难料。一切皆有可能。”杨开的话没能起到帮助,反倒深深地刺痛了张启轩。他对上官婉秋真是爱的辛苦,爱得悲凉。“还有什么可能?她就快做别人的新娘了。”张启轩痛苦的再次抓住酒瓶,嘴对这瓶口咕咚咕咚喝起来。陆齐天又一次夺下酒瓶。静默。可怕的静默。杨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不敢再看启轩,怕自己的泪水忍不住。魏任超也干了杯中酒。陆齐天站起来:“我送大哥回去吧。”“我也和你一起去。”杨开也站起来。“也不能少了咱哥儿们是不是。走,我们一起去。”魏任超他们哥仨扶着张启轩离开酒席。白蕙兰这边左等张启轩不来右等还不来。亲朋好友都到齐了,白蕙兰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催他。他总是那句:我在忙,一会儿再说。到后来干脆不接电话了。弄的白蕙兰没了面子。“姑爷子,怎么还不来。是不是他那边有什么事。”蕙兰的一个好朋友问道。“他是有点事,他说一会儿就来。我们再等等吧。”蕙兰心里着急但表面是那么镇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家的肚子咕咕在叫。蕙兰没有理由再等下去。这才请大家入席:“我们不等他了。他那边有事脱不开身。服务员!上菜。”她虽然在笑,但是她的表情很痛苦。“蕙兰,你的命真好。嫁给这么一位又有才华,又有地位的帅哥。我们都羡慕嫉妒你呢,我们都想见见你那位风流倜傥绝世美男。”蕙兰的一个朋友羡慕的望着她。“是呀,大家都说你家启轩文韬武略蛮有才,你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啊?”“人家赚钱的本事也很大耶。”“听说他的性格很好,很幽默,风趣。”“是不是很会哄女孩子呀?”大家谈笑着,白慧兰强忍着没让泪水飘出眼眶,陪着笑脸,声音像是挣扎着爬出她的口腔:“令人羡慕嫉妒恨吧。”蕙兰苦笑着,她的心在流血。她强作欢颜给大家敬酒,感谢大家能来参加她的生日聚会。送走来宾,白蕙兰回到家里,见张启轩还没回来,她倍感孤独,她这才意识道自己是被抛弃了。张启轩冷漠的态度给白慧兰带来心灵太多的破碎。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她是那么爱张启轩,“张启轩就是要我的命,我都会给你。可是启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白蕙兰很少掉眼泪,她是香港白氏企业的千金大小姐,就凭她家在香港的势力,哪个不让她三分,谁敢惹她。可是今天,她却屈尊在张启轩的脚下。那么霸道的一个女人,如今蜷缩在沙发上,哭成了一个泪人。她正哭着忽然听到门铃声响,会是谁呢?这么晚了。不多一会儿,张启轩在三个男人的搀扶下进了楼下的客厅。白蕙兰忙擦干眼泪,走下楼来。张启轩松散的坐在沙发上,头贴着沙发,手支在那里,半眯着眼睛。“你们都回去吧,我没事。”“嫂子。是我不好。让大哥喝多了,对不起。我们把大哥交给你了,走啦,嫂子。”杨开内疚地看着白蕙兰,不知该怎样道歉。“谢谢你们把他送回来。你们也早些回去休息吧。”“那我们回了,嫂子再见”“再见”他们走后,白蕙兰和保姆把启轩弄到楼上的床上,脱去他的外衣,和鞋子,交给保姆拿到楼下去了。蕙兰拿一条潮毛巾为他擦了擦脸。看着他俊美的脸庞,忍不住含泪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起身刚要离开,就听启轩说道:“别走,留下来吧。”白蕙兰像是被定了型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泪刷的流下来。是她的启轩在叫她吗?她一下子扑到启轩的胸口上,抱着他大哭起来:“启轩,你终于要我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要哭,我一直在等你。”启轩抱住蕙兰轻轻地接着说:“不要在离开我。”蕙兰把这几个月的委屈一股脑的哭了出来。张启轩一翻身把蕙兰掀翻在床上,抱着蕙兰滚在一起,轻轻叫着:“婉秋。我的婉秋。不要再离开我。答应我。”白蕙兰听到张启轩叫婉秋,脸色刷的就变了,她推开张启轩:“我不是你的婉秋。”她恨,恨,恨得暗咬钢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上-官-婉-秋。”这是一个阴天的下午,气压很低,天黑沉沉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看上去要下雨的样子。上官婉秋正在办公室里写计划书。她看到了学校的光明前景于是计划着准备扩建,资金不是问题,她需要地盘。现在拿一块地很难,尤其是在北京城里。她为这事很挠头,她不想麻烦启轩,想通过正当渠道办理。她写了一会儿感到很烦,她撂在桌上,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黑皮本夹,一张照片从中滑落下来。她拿起照片,仔细端详着照片上的人。放近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嘟囔一句:“启轩,你如今过得好吗?”她的眼睛渐渐的潮湿了......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上官婉秋的回忆。“上官校长,有人要见您,说是有急事。”是门卫打来的。“好,让他进来吧。”功夫不,张启轩的妻子,白蕙兰来到她的办公室。“怎么是你?”上官婉秋应着敲门声,打开房门一看,她愣住了。“怎么就不能是我。”白慧兰用挑战的眼神盯着她。咄咄逼人的接着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你这儿吗?”上官婉秋云里雾里搜索不到一个肯定答案。她不动声色的看着白慧兰。“坐,来者都是客。”“你别忙了。启轩出事了。”上官婉秋听到张启轩出事了几个字,心里咯噔一声,她脑子里像是被人扔进来一颗炸弹“嗡”她眼前一黑,身子晃了一下。张启轩是她的灵魂。虽说他们不能在一起,但是他们的心不能被分开。身体只是灵魂暂住的一副皮囊,他们的灵魂早已拴在一起。要说龙晓阳是上官婉秋肉体上的爱人,那么张启轩就是她灵魂上的伴侣。上官婉秋可以陪龙晓阳去死,而张启轩要有三长两短她会永守这份爱直至永恒。当上官婉秋缓过一点她忙问:“咋啦?”白慧兰看到她这样子,心中生出两个魔爪,死死地掐住婉秋的脖子。“他被车撞了在医院。他要见你。”白慧兰几乎是咬着牙在说话,说完转身就走。“等一下。”上官婉秋东西也顾不得收拾一下,随即追了出去。白慧兰无视婉秋的存在,她坐在副驾驶位上。司机是他的保镖也是她的仆人阿勇。上官婉秋自己开了车门,坐在白慧兰的后面。车子驶出了校园,来到公路上,车没有去医院,而是朝着郊外疾驶而去。上官婉秋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张启轩伤得如何。想到他满身是血的躺在那里,她的心一阵紧,她痛苦地闭上眼睛,设法使自己静下来。忽然她感到车子一阵颠簸,睁眼一看,车子已经到了郊外。“白慧兰,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启轩在哪里?”上官婉秋从后面揪住白慧兰的衣服。“放手!一会儿你就看到他了。”到郊区一个荒废许久的工厂前车子停了下来。上官婉秋感觉不对,不肯下车:“白蕙兰,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下车吧你。”阿勇下车后,转到婉秋这边,打开车门,一把从车里揪出上官婉秋,上官婉秋大声嚷着:“你们这是绑架,凭什么绑架我?”“就凭你勾引我老公。”白慧兰恶狠狠的盯着上官婉秋。“我和他早已没有什么瓜葛,我们平时很少联系。”“可是他心里一直都想着你,”“这不关我事,你应该找你老公去说。”“你这贱货,要不是因为你,我老公也不会这样对我,”她推搡着上官婉秋进了厂房里,她越看上官婉秋越来气。“把她给我绑上。”她气急败坏地大声喊着,她的仆人阿勇,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把上官婉秋绑了起来,任由她挣扎。“白蕙兰,你会遭报应的。”“那就让它报应吧。”愤怒使她失去了理智,她一步冲上去,不断扇婉秋的耳光,左一个,右一个地扇,扇得婉秋脸颊火辣,眼冒金星。“我到底怎么惹着你了,你要这么对我?”“贱人,别以为你和我老公以前的那点破事我不知道,都是因为你,因为你,贱人。”她边骂边把婉秋的头往铁柱子上撞,婉秋越是叫喊,她撞的越用力,此时,她那张因嫉妒而丧心病狂的嘴脸着实骇人。等她发泄完了,她喘着气,怨毒地盯着已经昏死过去的婉秋,那眼神儿像淬了毒似的,要把婉秋生吞活剥。蓦地,她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只要你消失了,我老公就会爱我,只要你消失…”她一边嘟囔着,一边掐婉秋的脖子,越发地用力,越发的用力。“小姐,这种杀人的事,您还是交给小的来做,千万别脏了您的手。”此时白蕙兰的忠仆阿勇出言提醒她,白蕙兰渐渐地松开手:“一切按计划进行,嘱咐底下的人好好“伺候”这个贱人,等去泰国的船回来,找几个可靠的,把她扔船上,卖到泰国的“鸡窝”去。”泰国可是一个禁赌不禁嫖的国家,如果哪个女人不小心被骗卖到那里,轻则被千人跨万人骑,重则被剁去胳膊腿,拔出舌头当成奇品展示在奇屋里供人欣赏。上官婉秋的命运如何,就看她的造化了。再说另一边,龙晓阳一整天都找不到上官婉秋,打她电话也没人接,他硬着头皮去找她的女儿,她女儿也不知道妈妈会在哪里,学校也没有。该找的地方都找到了,就是见不到她的影子。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华莘来。上次华莘来害上官婉秋不成,这次会不会是他又在捣鬼?想到这儿他的心腾的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他马上联系到叶书平,要他把华莘来的电话号发来。自从上次他亲眼看见华莘来欺负上官婉秋,他就和他断绝一切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朋友妻不可欺。没他这样做人的。龙晓阳把华莘来在公司的股份退给了他,又给了他一些补偿。同时,把华莘来的电话号也删掉了。这回他为了上官婉秋,不得不低下骄傲的头。叶书平不知其中原委,只道是华莘来不愿在这里做了。怎么龙晓阳没有华莘来的电话呢?他好奇怪,但是也没问什么,把华莘来的电话号发给了龙晓阳。龙晓阳打过去听到的是“您打的号码是空号。”他马上拨通了叶书平,问他是怎么一回事。当确定电话的确打不通时,龙晓阳更着急了。他马上来到华莘来的住处。新住进来的人说,原来的人已经搬走了。龙晓阳又被当头打了一棒。偌大的一个北京城,人海茫茫。让他到哪里去找她啊?急的龙晓阳一宿没合眼。第二天,龙晓阳把该找的地方又找一遍。还是没有见到上官婉秋的影子。他忽然想起了张启轩。凭张启轩在京城的实力找个人应该不费劲吧。还没等龙晓阳给张启轩打电话,张启轩的电话就来了。电话中,他问起上官婉秋近况如何。龙晓阳把婉秋失踪的事告知启轩。张启轩得知上官婉秋失踪了,他才断定心中的猜疑。原来张启轩无意中听到白蕙兰和阿勇的对话,得知他们囚禁了什么人,还要把那人弄到泰国去。张启轩趁白蕙兰不注意,把阿勇掳了,逼问他,白蕙兰绑架的是谁。阿勇一开始死都不说,后来张启轩威胁他,“你要是不招,我就亲自拷问你家小姐。”阿勇这才开口。他对被绑架的人,进行了一番描述。张启轩当时就觉得那个人像是婉秋。此时,张启轩和龙晓阳一起去逼问白蕙兰,她死也不肯说,还讽刺道:“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的都被那贱人灌了迷魂汤了,我劝你们死了心吧,很快那贱人就消失了。”龙晓阳一听慌了,他急中生智,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挟持张启轩,威胁白蕙兰。“你不说我就要了他的命。”白蕙兰深深的爱着张启轩,她眼看着龙晓阳的刀割进张启轩的脖子里血流了出来。“不要。不要啊。快住手。”她惊恐的睁大眼睛,撕裂般的声音喊叫着。”“你再不说他就会死,大不了我给他偿命。”晓阳因愤怒而发红的眼睛,死盯着白蕙兰。“你肯为她去死。用你的命换她的命,你换吗?”白蕙兰是见过世面的主儿,惊了一下,复又镇定下来,丝毫没有退让。“你少废话。怎么换?”“你死给我看,你敢吗?”白慧兰被激怒了,她大声冲他喊道。“你敢用刀扎你自己,我就告诉你。”她狠狠地盯着龙晓阳,她道要看看这些男人是怎样的爱上官婉秋。晓阳举起刀照着自己的胸膛刺了下来。“哈哈哈哈哈。傻男人。”她讽刺地大笑,用鄙视的目光斜视着晓阳。当龙晓阳的刀刺进自己的胸膛时,张启轩一把夺过刀,对着自己的胸口说道:“都是我的错。我该死。你用不着逼人家。”龙晓阳一看不好,上前夺刀,在拉扯中刀划破了张启轩的胳膊。白蕙兰见状大声喊着:“够了,疯了,疯了,全疯了。阿勇,带他们去找那贱货。”她无力的瘫在地上,眼泪流了下来。白慧兰是那么爱张启轩。论长相、论家世、论社会地位她哪一点不比上官婉秋强。为什么张启轩用生命爱着上官婉秋,而不顾她白慧兰的感受呢?还有那个什么龙晓阳,他看上去比张启轩还要年轻,人长得也是那么帅,他竟然肯为上官婉秋去死。他图什么?上官婉秋到底哪里好?她不明白。阿勇开车带龙晓阳和张启轩来到郊区一个破废的工厂。他打开了大门。往里走了两步,晓阳看到婉秋瘫软的躺在地上衣衫不整,脸上都是血迹,已经奄奄一息,他大喊一声“你他妈的把她怎么样了!”回手揪住身后的阿勇,照着他的脸上就是一拳。还没等阿勇缓过神来,身上又挨一脚。这一切发生在几秒之内。龙晓阳眼睛里的怒火射向阿勇。在龙晓阳打阿勇的时候,张启轩一个箭步冲向上官婉秋,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嘴里不停地喊着:“婉秋,婉秋。”张启轩刚要抱起上官婉秋,龙晓阳已经赶过来,他一把推开张启轩,抱起上官婉秋一句话没说向门口走去。阿勇顾不得身上被龙晓阳打的疼痛,用手抹了一把流出来的鼻血,忙跑过去打开车门,待龙晓阳放好上官婉秋。阿勇看看张启轩。“看我干嘛?医院!”张启轩对阿勇怒吼着。虽然龙晓阳胸前的刀口还在流血,张启轩的胳膊和脖子也满是血迹。但是他们焦急的目光都落在上官婉秋的身上。他们的心痛胜过了伤痛。上官婉秋依偎在龙晓阳的怀里,他们的血溶在了一起。晓阳一手搂着她,一手摸着她的脸,一句话也没有。车子很快在一所医院门前停下来,他们不顾自己的伤痛,急着把上官婉秋送进急救室。人们都好奇的看着他们,龙晓阳和张启轩站在急救室外,相对无言。忽然龙晓阳眼睛一闭,身子一歪倒在地上。“阿勇,还不快送他去抢救。”张启轩瞪一眼阿勇。“可是,少爷您......”阿勇有点为难。“少啰嗦,”阿勇抱起龙晓阳,张启轩随后来到医生那里。他们被分别送入手术室。阿勇内疚的看着他们,他想不通,那个女人哪点好,以至于迷得这么优秀的两个男人都肯为她去死。龙晓阳由于上次救上官婉秋失血过多,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这一次又失了那么多血,又加上看到上官婉秋这个样子,心里一股急火,导致他晕了过去。躺在手术台上的龙晓阳,脸色惨白,牙关紧咬。那一刀差一点就刺入他的心脏。张启轩包扎好伤口和阿勇一起来到抢救室外,见他们还没有出来,甚是着急。当医护人员把上官婉秋推出急救室时,张启轩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婉秋,婉秋。”上官婉秋缓缓的睁开眼睛,张启轩有一种流泪的冲动。他心爱的婉秋活过来了。“对不起。是我不好。”张启轩边说边随手术车移动,一直看她安顿下来。他用一种自责而又心疼的目光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你先好好歇一会儿,睡个觉。我去看看龙晓阳。”他无奈的目光里,有歉疚,有酸痛,还有无限的关爱。“等一等,你这是怎么了?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和晓阳又打架了?”上官婉秋紧张的盯着张启轩。“没有。你别紧张。我去去就来。”张启轩安慰着她。“让我看看。”上官婉秋没有什么大伤,她的伤都在头部。她只是被捆绑的难受,一天没吃没喝。被白蕙兰打得头晕脑胀的。现在输了液,已经缓过很多,基本上没大碍。她如今看着张启轩衣服上的血迹,又是心痛,又是担心。“启轩,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就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一定很疼吧。”说着上官婉秋就要坐起来,张启轩忙扶住她说道:“感觉好些没?”“好多了。晓阳呢?我好像看到他一身的血。他在哪里?”“晓阳是个好男人,值得你爱。”张启轩的眼睛里有一丝悲伤闪过。“他们两个为你,命都不要了。为了知道你的下落。我家少爷和那个男人都受了伤。”阿勇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少说两句吧。”张启轩顶了阿勇一句,转过身对上官婉秋说:“别听他的,没事。”“启轩。”婉秋的眼泪泉涌般的从眼眶里冒了出来。她伸出一只手要去拉启轩,启轩一下子握住她的手。止不住的泪水任意的流着。阿勇转过身去,他的眼睛模糊了。这人世间的情,谁又能说得清呢?他轻轻地走出房间,来到抢救龙晓阳的手术室外。龙晓阳还在里面。阿勇真的不懂他家小姐哪点不好,轮相貌比婉秋有过之而无不及,论年轻,那就不用说了,论家世,和社会地位有几人能比得上,论才华和能力,那也是数得着的。看到少爷刚才对那女人的样子,他为他家小姐感到实在不值。病房里,上官婉秋在央求着张启轩:“启轩,带我去晓阳那儿。”“你还在输着液。身体这么虚,吃不消的。”“我一定要去,你不了解晓阳的脾气,他看不到我,他会胡来。”张启轩不再说什么,扶她下床,一手举着输液瓶,一手搀扶着她来到龙晓阳手术室门外。阿勇见状忙接过输液瓶。张启轩问阿勇:“他怎么样?”“还在里面”正说着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上官婉秋一眼看到龙晓阳,他在输血,知道他伤的不轻。“晓阳,我在这儿呢,没事。”龙晓阳探起头,笑看着婉秋要起来。“别动。别胡来。”“你没事就好。别担心,我没事。”龙晓阳轻松的笑了。张启轩对阿勇耳语几句,悄悄地离开了......

    马小生2021-02-03

  • 纪少轻装上阵抓紧淘妻男主是处吗

    最新章节: 战巡的威胁
    第一章第一节神秘女子在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着一户人,是一名男子,子名叫——刘强。刘强是老实的人,他每天的生活是上山,砍树。刘强是个1米82大高个,但是家穷,吃的很少所以显得很消瘦刘强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事情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天夜里,那是个月圆之。刘强一人走在林子里,呼呼的吹着,有一丝寒意他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他,让刘强更是害怕了,他加了脚步。可是,刘强走的快,身后的人就跟得越紧刘强到家以后,就偷偷瞄外面。等了许久,没有听声音,刘强便放心的睡觉。第二天,“又是一个美的早晨”。刘强说道。就刘强刚要打开门的那一刻门外传出了一阵哭声。这把刘强吓了一跳,刘强打从门缝中看看究竟,他看的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在门外哭泣,于是就把门开了。“姑娘你没事吧”刘强问道”我找不到回来路了”。那名女子带着哭的说着。“那敢问姑娘姓么”?刘强又问到。“小姓伊,名水诗。”姑娘说。

    青柠悦2021-02-05

  • 明星抽奖系统太监了吗

    最新章节: 合理版火龙
    同一家餐厅,大家为了何泽斌的生日又坐在了一起。因为大家知道何泽斌和刘淑霞分手了而气氛有点严肃了。大家也注意到他们二人红红的眼睛,在座的每个人心都有点沉重了。“哦!聚餐啊!”大家看到进来说话的是郭亮。何泽斌站起身拉开了一把椅子笑着说:“坐吧,来者是客。”郭亮环视了一圈收起了笑容说到:“哎!不坐了,你们在吃散伙饭我坐在这里有点不合适啊!”他的话说完脸上掠过一丝讥讽的笑容。何泽斌看到李世全瞪着郭亮想说点什么。他知道自己的这帮朋友是不会受这样的挖苦的。何泽斌又笑着说:“既然来了就坐下喝几杯吧,这里又没有外人。”“不坐了,我见不得鼻子眼泪的。”郭亮的话音刚落。李世全呼的站了起来瞪着眼睛说到:“你会说人话吗?”何泽斌伸手示意李世全坐下。何泽斌笑着说:“今晚即便有眼泪也是高兴的泪花,也是幸福的泪花,我和阿霞下午已经决定一起努力挽救我们的爱情,今后我们不会再轻言放弃我们的爱情。”何泽斌说完端起一杯酒递到郭亮面前又说:“郭亮,这杯酒我敬你,只因为大家是同事。”郭亮没有说什么喝了那杯酒就推辞着说班上有事就走了。郭亮刚一走小高就笑着说:“你们真的和好了吗?”何泽斌笑着说:“是的,本来是想在吃饭前由阿霞告诉大家的,可是又闯进来一位不速之客。但是我感谢阿霞给了我新的机会。”何泽斌说着,看看阿霞,眼中充满了感激的泪花。他又接着说:“我知道我和阿霞的事情让大家心情都非常的沉重,我阿斌在这里谢谢大家了,今后我和阿霞一定努力去呵护我们的爱情,也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大家举杯!”何泽斌和刘淑霞依然是以饮料代替着酒。切完蛋糕,大家纷纷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刘淑霞笑着说:“阿斌,不好意思,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就给你唱首歌吧,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送给阿斌祝你生日快乐!”在大家的鼓掌中阿霞看着何泽斌唱起了那首《敖包相会》。阿霞的歌声非常的优美,就是在今后的日子里那歌声也让何泽斌迷恋了很久。那晚大家有点微醉,但是大脑还是清醒的。他们早早离去,只是想让何泽斌和刘淑霞多说说话。昏暗的路灯照着二人长长的身影。何泽斌的左手牵着刘淑霞的左手,而他的右手则搂着她的肩膀。何泽斌笑着说:“阿霞,谢谢你带给我快乐和幸福!今天的这个生日非常的特殊啊!下午哭,晚上笑,就像这人生一样,总是充满了忧愁,却又处处是笑声和欢歌。阿霞,好想把你抱在怀里,就那样一直抱着。”刘淑霞笑着说:“是啊!人生不易,没有什么事情能随随便便成功,我们的爱情注定要一波三折的,正所谓好事多磨,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走到一起的。”何泽斌停下脚步把刘淑霞揽入怀中,轻轻地说到:“阿霞,让我好好的爱你,好吗?”没有等到刘淑霞说话,何泽斌的吻已让刘淑霞心醉了。第二天早晨马华坐在办公室里做着产量报表。门响了一声。他抬起头看到进来的是何泽斌有点吃惊,他们一般是没有工作上面的来往。何泽斌坐在了马华的对面,他摘掉头上的安全帽笑着说:“马主任,说点私事。”马华看着何泽斌点了点,从何泽斌一进到办公室他就知道何泽斌找他要谈些什么事情了。“马主任,我知道我和刘淑霞的事情是你告诉他父母的,我没有怨恨你的意思,我知道你这也是在关心着刘淑霞,我今天到你这里来,只是想了解一下刘淑霞的家庭。我以前只是听说她的家庭比较的特殊,你能说说吗?”何泽斌注视着马华说着。马华凝视着何泽斌说到:“何班长,你能来我这里询问刘淑霞的家庭我很高兴。可是说实话你们能走到一起非常的困难,或许就是你不了解刘淑霞的家庭的原因。她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她家庭的事情,或许就是她不想给你太多的压力。”马华停了停看看何泽斌又接着说:“她的家庭不是一个普通的回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阿訇,在当地是德高望重的回族前辈,她的父母多次在政府的资助下到麦加朝觐过,这在当地是引以为荣的,她的父母是当地回民的榜样。而刘淑霞又是那个家庭的骄傲,她努力学习考上了学,离开了那个偏远的村子。在那样的家庭里是不会容许自己的女儿嫁到汉民家庭的。”马华一直注视着何泽斌,他想了解何泽斌是怎么想的。何泽斌站起来笑着说:“多谢马主任能告诉我这些,我也可以告诉你,当然你也可以告诉刘淑霞的家人:我何泽斌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何泽斌说完转身走出了马华的办公室,内心却多了一丝忧愁。

    东方霖2021-02-16

  • 嫡女重生之王爷的溺宠王妃

    最新章节: 那一抹耀眼的帝王绿
    一个人继续走,一个人继生活,再没有那年、那日那秒,那个阳光下巧笑倩兮的白衣公子……那么温暖,那么触动心弦。午后的四气温很高,很是闷,在送走这最后一个病人之后,牧婳靠在院中的躺椅上小睡,整个人都显得慵懒。忽然,一阵轻快的琴音响起,犹能安抚人的那道因闷热而躁不安的灵魂一般。一阵风吹来,空气中好像带着丝丝樱花的芳香……这个季,樱花似乎开放的正好……牧浅婳心微微一动,这琴音格外的吸引她,就好似这曲是为她而普,在琴是为她而弹……心中十分的好奇,这弹琴之人是何方高人。她不是一个好奇之人,但这次心中竟生出好奇之意……似乎不是个好兆头呀。牧婳继续闭着眼睛小睡,压下心底的好奇,没有丝毫的动作。轻快的琴音依旧没有,等牧浅婳醒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了。起身大厅,看里面没有一个病人的时候,牧浅婳才伸了个腰,随意的吩咐了药童大夫几句,便慢慢的往琴音的方向走去。走过小街,她知那里有一片樱花林,而琴音也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的。过一颗颗樱花树,她看到了那个弹琴之人……少年坐盛开的樱花树下,白衣胜,齐腰的长发简单的束起言笑吟吟,好似翩翩浊世白衣佳公子,风资特秀,爽朗清举,笑起来额头上还有好看的美人尖,那种忽略了性别的美。他白皙的皮肤看去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膜一的吹破可弹,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肌肤,黑玉般的眼睛散发着浓浓的暖,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半月形的弧度,温暖如流水,美的让人惊心。不经意之间便看呆了,天呐,这世竟有这般美得不似真人的子……看我呆呆的模样,美少年停下弹琴的手,清淡声音犹如流水琴音,“在下月澈,不知姑娘芳名?”“月澈月澈,似月清淡,澈如流水,果然是人如其名,小女牧浅婳。”牧浅婳回神,带着贯有的浅笑。“牧姑莫要在取笑在下了。”美年哭笑不得,摇头淡笑。怎么会是取笑呢,我说的是事实。”牧浅婳轻笑一,“我们现在也算是认识,公子也别牧姑娘牧姑娘叫了,以后叫我浅婳就好”美少年点点头,“浅婳也别再就我公子了,月澈便。”“好啊。”说着便几窜到月澈身边,随意的坐。……未完待续…

    一根跳绳2021-01-23

  • 玥玥神珠之玄天至上

    最新章节: 别无选择
    我和妻子都是83年最后一批顶职的人员,那年,我们刚好初中毕业,社会上找工作很难,有很多待业女青年为了生存,只好卖淫,父母也害怕我们沦落到那个地步,加上中考和高考很难考取,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几,双方父母早早地提前退休,让我们顶职,好有一个稳定的饭碗,我和妻子就是那时认识的,她父母和我父母都是50年代进这个商业企业的,当时算好单位,地段好,在鼓楼闹市区,他们也不希望我们到外面找,认为商业系统很好,就这样,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我和现在的妻子恋爱、结婚,婚后我们很幸福,妻子身材还不错,长的还行,走在街上有一定的回头率。2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那时各单位工资差别不大,有国营企业工作的都很牛,因为福利好,有保障,是找工作的首选。我们家过年过节发慰问品都是双份的,日常生活用品都在企业里买批发价,还帮朋友代买,弄的我们很风光,很有面子,而且我当时在土特产组卖货,是小组长,代销的企业会在晚上偷偷地往我家里送一些香菇、木耳等土特产,妻子在糕点组卖货,厂家也会私下里送一些糕点,因此我们家的日子过的很滋润,小孩的零食都不用买了,香菇木耳等也不用买了,吃不完还可以送给双方父母和朋友,80年代末我们还靠夫妻双方的累计打分高的优势,分到一套55平米的二室一厅的中套房子,当时这种单元房在南京很少见,大家都羡慕我们把企业的好事都占全了。可进入90年代,我们的日子就开始难过了,不是企业效益不好,我们的商业企业在鼓楼闹市区,商业繁华,人来人往,不可能效益不好,而是领导损公肥私,故意给企业造成损失,肥了自己,到了90年代中期不得不破产拍卖,我们这些职工被全部强制性买断,每人按工作年限每年补偿1千多元的标准分了一两万元回家,开始我们很焦虑,全体职工都去政府上访,可政府硬说破产符合上级精神,还抓了我们几个闹事的代表,面对这种情形,我们这些职工只好偃旗息鼓,流着泪回家,我和妻子一起分了3万多元钱,钱还没有捂热,拿到手就赶紧去交了房改款,把房子买下,人总要有一所房子吧,不然到外面买房子更贵,这是我们以后的保命住所,父母们竭尽所能支援我们,可通货膨胀厉害,他们的退休工资多年没有涨,退休工资也显得很少了,医保更是名存实亡,而且老年人病多,他们不要我们补贴都算不错了,为此我和妻子不得不去找工作,可我们的学历太低,又没有什么技能,奔波了一个多月,也没结果,像我们这种初中学历,人家宁愿要进城的、工资低的农民工做事,小孩正在上小学,正是在花钱的时候,我们俩经常面对着愁眉苦脸的,好在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家里用钱不是那么急,单位里有几个喜欢赌博、患大病的,妻子只好晚上去舞厅跳舞卖淫筹钱或干脆陪人睡觉抵赌债,单位里的人对此心照不宣。终于,有一天,妻子兴奋地回来对我说,她找到工作了,在郊区的一个艺术学院里做勤杂工,工资还算不错,就是路程远了一点,可妻子说学校给报销一张公共汽车月票,我很内疚,一个大男人无能,害的妻子满世界找工作,妻子似乎看出我的心思,说我们还能分你我吗?以后你就在家里歇歇,管教小孩,愿意你就烧饭烧菜,不愿意就等她回来做饭做菜,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新的生活。妻子每天早上化着淡妆去上班,据说是学校要求的,每天早出晚归,我白天买好菜,晚上妻子把第二天的菜烧好,我不忍心,就抢着自己来做饭做菜,减轻妻子的劳动强度,可妻子和小孩嫌我烧的菜不好吃,还是她来烧,一个月后,妻子拿回第一个月的工资,够我们全家生活的了,还有一点剩余,我们俩兴高采烈的商量,把多余的钱存起来,以后慢慢用,再往后妻子常常带着一点我的最爱----国卤的盐水鸭等熟菜回家,我从小到大吃不厌(据说这种盐水鸭的卤水的解放前留下的,年代越久,味道越鲜),要我不要烧了,省事,过妻子上班后的第一中秋节时,妻子带了两盒月饼回家,说是学校发的,虽然不多,可够过一个节的了,至从企业效益不好后,我们家几乎没有吃过月饼了,算来已经4-5年了,我们现在要求也不高,妻子又给了我几十元元零用钱,要我没事到街上走走玩玩,不要一天到晚闷在家里,这样对身体不好。(待续)

    姒城城2020-12-23

  • 冷宫弃妃一世倾城

    最新章节: 八个魔帝
    无眠时,总是拜读他山玉,视觉璀璨放光,耀心玄,灵听铿锵之声,由的回事自己所作所为愧恧已甚,直白臭硬,尽人意,东郭先生,有原创高地。垃圾胡飞,人耳目,罪过罪过!挣自小深染胡编乱诹之鄙铅字难成,深憾。欣遇今开放之时,网络蔚然风,幸有原创沃土,无不蓄稼蒿皆茂,我次稗,跃然而入。以微料生余,非名非利,纯以乐,肆起垃圾而为之,不愚昧,以狂文乐,为师聊愽一哂,自知垃圾工,若有清洁工至,自当之。暂且权借贵地,略兴矣。师友海含。稽首谢!浮草于2018年2月28日。不妥见谅。日记板块

    席铭格2021-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