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沉水香是什么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楚王妃有声小说

作者:凌云轩66
更新:2021-02-27 9:37:01

职场校园热门

  • 火影之从玄幻世界归来

    最新章节: 火爆
    勿忘我我选择在最辉煌的时刻谢幕选择在最动人的时刻让微笑停驻是不是就可以留一抹深蓝沁满你的心湖是不是就可以要求上苍容我们三生同船渡每一次桨起是我在把你的面容描摹每一声桨落是我向你走近的脚步如果再不能一见如故请你静心地聆听我在把那一句虔诚地重复勿忘勿忘勿忘我

    小柚皮皮2021-01-30

  • 有声小说幻听网地府小职员

    最新章节: :离去前奏!
    叼泥筑巢垒檐梁,衔来满香。翻云覆雨对双双,捕穿梭忙。展翅飞,低空翔呢喃歌声长。张尾剪来好光,劲舞春荡漾

    素小离2021-02-22

  • 策马中世纪

    最新章节: 德国的选择
    很久以前,偶尔听朋友说起,他说他喜欢给远方的朋友写信,我笑了笑,我想他一定是个矫情的怀旧主义者。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远方的信件,地址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我不曾去过,我只知道那里有数不尽的烟雨古楼和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落款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未果。跟邮差大哥反复确认后,带着这封神秘的信件离开了。信封里是几张手写的信稿以及一沓散落的照片,我不小心抽出一张,照片应该是在黄昏的时候拍的。照片中的人物逆着光,张开双臂,一只手还摆着恶俗的手势。不知怎么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肯定是他了,尽管好些年没有见面,尽管我们都有了一些小变化……将信件缓缓打开,一股墨水自有的香味裹挟着旧时的记忆扑面而来。恍惚间又回到了当年,真真假假,如在目前,分不清楚。朋友说每遇樱花开放的时候,总会想起老家满园的梨花,洁白而又认真,不像樱花每天需要迎合相机和人群,太过媚俗。我笑笑,仔细想了想……唔嗯,你是对的……打电话给朋友,笑问为何不打电话给我,非要大费周章的写信。朋友告诉我,把信寄出去,它就会乘着火车或是通过其他的方式,跋山涉水,一站又一站,从一个地方到下一个地方,从一个人的手中传递到另一个人手中,等送达我手里的时候,它已不再是单纯的祝福和问候了,它所承载着的是两个城市之间沿途的风景以及所遇到的每个人的心情。我笑他矫情,却又在想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寄出这样的一封信,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名字……

    楚天江花瑾婷2021-02-20

  • 桃运特工俏佳人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 偏袒
    遥望的远处文/鲁宏墨香此刻我正站在方高处目光,穿过光的云雾望着那个处站成了一棵遥望树一个平平淡淡的望送给了我一份广的敞亮没了模糊已的惆怅那远处送给的心情让我脱离了在的人世炎凉带着份轻松走进飘飘的往身后跟随着开心遐想如果我是风如我是雾如果我是云果我是鸟就那样的自己忘乎所以地放了遥遥的飞翔若不那一缕人烟缭绕里起的一声长笛像一呼唤回乡的鸣音我的就此挽起躯体里那个,长满翅膀的魂一直掺伴在婆娑跹的云山雾雨中飞飞翔去那个茫茫的方,流浪......

    高手之手2020-12-22

  • 三国志郭嘉传

    最新章节: 朝圣崖路
    二大妈渔樵头次生育的闺女坐完月子抱孩子回娘家,进门就还原回娇娇女:“妈!妈!累死啦!”老太太迎出来:“不要在妈跟前喊累,妈生了你们兄妹六个!”这场景要是隐去人名和我们大院里的人讲,除了懵童都会脱口而出:“甭问,二大妈家的事。”二大妈是我家隔壁邻居,也是大院里的名人,这从称呼上就能听出来,同辈人都叫她二大妈。几个长辈虽有不同,可也只是多加个字:他二大妈。小辈人有意思,打小叫着奶奶,叫着叫着也改成二大妈。外人听到纳闷:“大人小孩一样称呼,这辈儿怎么排的?”二大妈哈哈一笑:“我这儿不讲究,带‘妈’字就都亲。”二大妈农村出身,后随当厨师的二大爷进城住进大院,其装朴素其貌不扬的家庭主妇一个,除嗓门堪称喇叭外,并无异人之处。哎,可人家就是出名,这名不是大嗓门喊出来的,让人瞠目结舌的事儿在那摆着呢。和老姐妹们鸡捣鸭摆似的买菜回来,瞅见临街的院墙角落里有低头叉腿的背影,老姐妹们都撇嘴扭头,唯独二大妈一扬下巴:“嗨!那个男人!不要在那尿!”多数小解者闻言,脸红脖子粗的赶紧关闸,蹶臀系扣,裤门上顶着一朵濡绽开的“鸡冠花”尴尬而去。个别蛮横者恼羞成怒:“管球的了!”哟!这可戳了二大妈肺叶子,老太太菜篮往地一墩,叉着腰的骂:“姑奶奶儿孙一大堆,甚球没见过?蹦出个你来!你算甚球?就冲这乱亮豁的德性,你那球也不值钱!……”急语滔滔,加上老姐妹们帮腔,任是什么泼皮无赖也得落荒而逃。二大妈多次取得胜利后并不骄傲,考虑的是怎样彻底解决“尿圪崂”的大问题。最后,富有创新性的带领院里人把外墙根改造成一溜花池,有效地捍卫了生存环境,促进了生态文明。生态文明要紧抓,精神文明也不能放松。院里有个小伙叫狗六,酒量不大却馋上这口,酒德虽不致恶劣,但飘然间已显恶化趋势。一个满院人乘凉的夏夜,他摇晃回来,见有人下棋就过去蹭局。蹭就蹭吧,嘴上还没把门的,全然不顾对面是皓首苍髯的仝大爷。仝大爷性子里也有股倔劲,让过几句,脸上挂不住了就予以反击。话赶话没好话,棋盘上没见刀光剑影呢,嘴巴上火药味已浓。和人唠嗑的二大妈瞅状况不对,从马扎上起身过去劝解:“狗六,别没大没小,仝大爷是长辈,不能不尊。”狗六见全院人目光聚过来,反倒越发起了梗劲:“长辈咋咧?尿他了!”“说啥?”二大妈瞪起眼,手中蒲扇往旁人怀里一塞,过去就抓狗六裤带:“臭小子学会尿人了,倒尿得高!来,掏出来试试,一剪子给你铰成两圪截!”狗六吓得酒醒大半,紧护着裤子在众人哄笑声中逃之夭夭。二大妈家是院里活动中心,有事没事的,邻居们都喜欢过来坐坐,狗六也不例外。有人揶揄:“这阵子咋不见你闹腾了?”狗六抹把脸:“我怕二大妈的剪子。”别人笑二大妈不笑:“狗六,给你仝大爷赔不是没?”“赔了。”“这就对了。不是大妈自夸家人,你二大爷干了一辈子厨师,饭菜不香,也是好呡两口,可我就没见人家失礼过。哪天他回来了你过来,大妈给你们备一桌,你好好讨下喝酒经。”真经讨到没不知道,不过狗六再没发酒疯倒是真的。二大妈热心给人开悟,也注重自身提高,别看年纪大了,探索劲头还是十足。一个雪夜,我正伏案写论文,二大妈挟风带雪的一屁股坐旁边,满脸急切:“你是学医的,大妈问你个问题。刚才你二大爷回来,冻得哈哧呼喘,大妈就让他洗热水澡。老东西一抹拉裤子,吓大妈一跳:球球蛋蛋都没了,就剩下些皱皮皮!哎你说,这人老了缩胃口缩个头,咋还把根儿缩没了?”我笑了,告诉老太太,有些男人,特别是男童和胖汉,在紧张和寒冷等情况下,下体会出现缩腹现象,不必担心,条件一改善就会恢复,不信您现在回去看,肯定已经安全飞回鸟巢了。二大妈长吁口气,忽又作神秘状:“这是不是民间传的那种最厉害的……?”她凑近说个名词,又抬起头:“我看是,怪不得当年让人生娃生的喘不过气来,后来不是我采取果断措施,别说六个,一打——十二个都有了!”汗颜!这种知识医学院没教过,兼涉及隐私,无语的我只好呵呵两声低头提笔作掩饰。幸亏做饭的妈妈急过来用大勺敲着桌沿替我解围:“二大妈!看你说些甚了!我娃还没成家呢!”二大妈没丝毫不自然,反倒埋怨:“你看你,我们这是研究科学哩,怕甚了?”接着又朝向我:“好娃专门往坏带也带不坏,赖娃不用往坏带自己也出溜的快。咱娃是好娃!”为了特指和强调,伸手在我头上一扑撸,亲切地让我在工整论文稿上完美地画出一条心波紊乱线。唉,这个二大妈呀,就冲您那时不时爆出的糙口,子宫刚出道似的没遮拦,要和淑女站一块,真不知该“粗”多少倍!真粗吗?那是外人初识乍看。大杂院的人可不这么认为,我们知道,二大妈是粗中有细,而且细的成分比粗大得多,多到都对粗忽略不计了。瞧:谁家有红白事了,忙前忙后比主人还上心还周到的必定是二大妈。谁家小子成剩男了,二大妈会搬上小凳拉上事主坐街口瞄姑娘。“哎,这个咋样?”“胖。”“那个呢?”“瘦。”啪!抽一冷脖。“典型的挑肥拣瘦,活该你没对象!瞅我干啥?往街面瞅!瞅上谁大妈给你打听去。”谁家有事顾不上照料孩子了,统一走向:“二大妈,今晚加班,麻烦您……”“不要多说,钥匙挂老地方。”孩子放学回来,二大妈并不一给钥匙了事,而是拿着领过去察看留了什么饭?热乎不?满意了,端出来检点着孩子吃完,安顿好才走。不满意了,拉起孩子嘟囔出门:“半大小子,吃塌老子。正长身子的时候,哪能那么将就?走,到大妈家给你做好吃的。”要是父母通宵不回,那钥匙也不用放,小孩子直接就在二大妈家吃住了。至于说处理家庭纠纷,特别是化解夫妻矛盾,那院里几乎家家受过益。院东头的赵刚和娟子干仗了,二大妈赶紧过去,进门见赵刚把娟子骑身下打屁股,立刻冲上去拽着肩膀头子揪倒在地,跨步倒骑腰上,脱下只鞋抡圆了照屁股狠抽:“你小子越来越得寸进尺,会骑着打老婆了!咋?老虎长下翅膀了?飞得吃人呀?我叫你打!我叫你打!让你也尝尝挨打是甚滋味!”硬质塑料鞋底抽在最厚的软组织上,声音清脆而响亮,没几下,赵刚扛不住了,嘶叫挣扎。站起的娟子开始还觉解气,片刻后就忍不住上前夺鞋了:“二、二大妈,还、还是我来打吧。”二大妈粗喘起身,拢发逼视缩进沙发角的赵刚:“为啥又打娟子?偷人了?败家啦?说话!说不出来吧?我看你就是又耍大男子主义!告诉你刚子,人家娟子说来也是国营厂的工人,钱挣的不比你少,对家的贡献不比你小,你有啥资格高人一等?你!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训完一头劝另一头:“娟子不哭,以后硬气些,不要迁就他。他打你,你打他,打不过,叫大妈!大妈也打过短工,咱们工人有力量!”隔日,娟子下班,二大妈叫她进屋。“刚子没再对你咋样吧?”娟子点下头。“想来也不会咋样,刚子是我从小看大的,那娃本性并不赖。”说着拉娟子床边坐下:“昨晚大妈说不迁就,其实小事上还是要迁就,两口子不互相迁就哪能过好日子。”娟子听着忽然笑了:“他说再也不敢打我了,一个二大妈就惹不起,大部队来了就更没好了。”二大妈也笑了,接着豪气冲天:“那是!外头的不说,就这院里的老姐妹们,我一声招呼,娘子军就算成立了!”院西边的杨工程师和妻子孟老师吵架了,二大妈敲门进去:“几十年同出同进的老两口,大伙还羡慕你们恩爱呢,咋也拌嘴了,要破记录啊?”孟老师气鼓鼓的:“二大妈,你来评评理,我退休了,报了老年大学歌唱班,回来说练练声吧,这人,总在跟前干扰!”杨工程师争辩:“你退休了,我也退休了,你爱唱歌,我也想唱歌,怎么是干扰呢?”“你那是唱歌吗?二大妈你看,我不唱他不唱,我一起头,他就用大白嗓跟着那个嚎啊!您说谁能在马达旁边唱好?告诉你杨一鸿!以后我唱歌请你离得远远的!”杨工程师脸色由红而酱,正要接口,二大妈摆手:“哎呀打住吧,听着你们知识分子吵架都新鲜,那个老词咋说的?哦,夫唱妇随,现在男女平等了,妇唱夫随也一样,反正都是好事,可这好事到你们这儿咋就反了呢?也罢,反咱就按反着来。其实也好解决,孟老师,要是你们唱歌班的老师来和你唱,你是啥态度?”“当然欢迎了。”“听着没杨工?根本原因不是不让你唱,是你不会唱,配合不起来,你得先学会唱。巧了,我正好听到一消息,说啥地方来着?哎呀忘了,咱就直接说人吧。有个刚退休的白老师,女的,演员出身,老的小的啥都能演,人也精干,脯子跟没喂过奶一样还是高高的,屁股也没耷拉,眉眼就更不用说了,狐狸精都比不上。你说这场面上露惯脸的人哪能闲下?就名为发挥余热、实际是为了解闷的办了个艺术班,刚开始招人,你现在要去,很可能就是第一个,保不齐还能吃上小灶。”二大妈说着悄使眼色,杨工程师会意,急切从衣架上取外套:“艺术班吹拉弹唱学得全面,还教跳舞呢,太对我兴趣了!二大妈咱们快去找白老师吧,我都等不及了!”“你敢!”孟老师厉声制止。二大妈笑了:“孟老师,这就是你不对了,不能在跟前也不让出去,你让杨工咋办?我看呀,还是在你跟前的好,咱们这岁数的人了,有个爱好图的是个乐呵,两个人在一起乐呵不是更好么?现在不合铆不怕,你在唱歌班当学生,回来再给杨工当老师,凭杨工的脑子,过段时间你们就该二重唱了。”孟老师眉目渐舒,瞥眼丈夫:“还不把衣服放下。”二大妈见状拍腿起身:“得咧,你们做啥做吧,我要再坐着,倒成搅和了。”孟老师送出门外,悄声道:“二大妈,麻烦您打听打听,看那个白老师在哪?”“哟,那我可打听不着,你得去问孙悟空。”“孙……?白骨精呐?”“可不白骨精嘛,要真有这么个白老师,我还得防着我老头呢。”当然了,二大妈也不是全能神,出彩虽多,出糗难免。新婚小两口掐巴起来,二大妈和老姐妹们鱼贯而入,经验告诫:“不管有啥别扭,千万别动手,动手最伤感情,能记一辈子。开始,你推一下我搡一把觉得没啥,谁也不服谁。可出手出惯了,慢慢就手重了,就该鼻青脸肿往医院跑了。最后发展到举案齐眉的时候,甚也晚了,法院招呼吧。”小两口听的迷怔,二大妈以责怪年青人不学习不进步的表情解释:“举起案板齐往眉心打还不严重啊?弄不好得出大事!”小两口再忍不住,转怒为嘻。二大妈和老姐妹们出来,认真总结:“新人新问题,咱们以后劝架也得有新知识新办法,你看刚才我只用了个新词,问题马上解决了。”不管过程怎样,结果是:二大妈为大院的团结融洽做出很大贡献。虽然有时让人下不了台,可人家没半点私心,全是为对方好,这样往根上想着,一时的怨气也就消了,剩下的只有尊敬。好多人都说,这院里要是听不见二大妈的大嗓门啊,就好象不是这个院啦。然而没过几年,全民经商的热潮冲击的大院也躁动起来,许多人重新规划和定位了人生的多样性及精彩度,并为此把业余时间利用的满满登登,打个招呼也是匆匆忙忙,这让闲谈之所的二大妈家迅速冷清下来。二大妈努力适应着新时代,可是和许多老人一样,最后释放出的是不理解的徒然一叹和满腹牢骚。大嗓门在院里回荡的现象越来越少,二大妈不是不想说,可说不到一块或说不到点上,那还说什么?好在二大爷因体力不济从反骋岗位上彻底退下来了,二位老人简单的一日三餐后相伴叨啄着夕阳岁月。可连二大妈都没想到的是,这种微波不兴的安静生活很快被打破:三儿子下岗了,孩子自谋生路开了个小饭店,希望久负盛名的父亲帮着撑起门面。泪往下流,人往下亲,儿子张了嘴,那还能不答应?老两口强打精神,互相搀扶着早出晚归。我曾去过那个饭店,当时不在饭点,其他人不知去哪了,只有二大妈一个人在后厨,系着塑料围裙,带着套袖,泪流满面的剁着一堆葱。她不时把菜刀倒下手,空出的手撑向案沿,支撑住歪过来的身体,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喘息……转过年来,我因工作调动,迁居外省。搬家那天,前几夜已帮过忙的二大妈拎袋包子急急赶来,她挤进送别人群,隔车窗把包子塞进妈妈怀里:“妹子,你这得折腾几天,没空做饭了,拿这垫巴垫巴。老头拌的馅,我捏的皮,你家爱吃的味。”车动了,突然传来压过引擎的一声喊:“得空回来!”哦,是久违了的二大妈的大嗓门!我和妈妈都探出身去,二大妈在车后一手高摇一手抹泪的样子成为她给我的以大院为背景的最后印象。十几年后,驼了背的妈妈想故地重游,我知大院之处早已开发,但还是驾车陪老人前往。车进了一个高楼林立的小区,妈妈紧盯窗外:“大院就在这儿吗?一点影子也没有喽。”正喃喃着,忽然指着叫开:“二大妈!看!二大妈!”顺指望去,在小区中心花园广场的凉亭里,一个佝偻的瘦小老太太拄杖倚柱而立,身子缓摇着,象片深秋的枝头枯叶。“妈,不会看错吧?”“错不了!”妈妈激动下车,由我搀着叩杖蹀步:“二大妈!我的老姐姐哎!妹子看你来啦!”老太太撇转头,耳朵朝向我们:“谁呀?对不住啊,眼神不济啦!”妈妈泪汪汪地站到老太太面前:“我呀老姐姐,大院里,隔壁的,爱吃你家包子的妹子!”老太太仰着花白的头,盯着盯着瘪塌的嘴唇忽扇开,两行浊泪顺颊而下:“是妹子!好!好啊!老邻居回来了!”两个老太太不再说话,只是互相端详。而我则把现实照进回忆里,从差异里感慨时光荏苒。妈妈忽然笑了,指指自己的嘴,又摸摸老太太陷成坑的腮:“都没牙了。”老太太也笑了,抬手伸出两个骨节膨突的手指:“剩俩。亏得还有俩,要不眼跟前的这点事啊,就更嚼不透喽!”嗯!就冲这句话,二大妈又形神兼备的回来了!看着那张泪水和欢笑搅成一团的沧桑面容,我也眼湿了,急步上前热乎乎的喊:“二大妈!”……

    悠悠路人2021-01-25

  • 大明虎臣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最新章节:
    序:年前一场年旧疾,致两不能饮酒、不强度运动,使不得开心颜!乘春风,踏野青山:久困蜗步瑶岑,一履济老病身。野莺歌弹细柳,山雁翎翔彩云青草萌萌肥沃,桃花夭夭笑君。敢谢春光顾我?岁月不云水心!注:开济—化用杜甫两朝开济老臣。”2019.4.7

    苍天有泪2021-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