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莫斯科精校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小说冷军长的师太妻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未名花香
更新:2021-03-03 16:09:54

科幻小说热门

  • 重生之吴彤60

    最新章节: 财宝到手
    我终于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是否在往后每个平凡的日子里,我都可以肆无忌惮?是否该为自己狂欢?不但自己讨厌,也好好惹别人讨厌,我的情怀死了,我的情绪,依旧活着,活得更加茂盛。放下那虔诚的光环,它不该照亮圣洁的碑文,道德的枷锁,拖来谁的冰冷,使我深深堕入尘埃,想来也该著书立传的,可那都是神该干的事,与你我何干?我就是要变成讨厌的样子。讨厌了,也真实着,人间的伊甸园里,经年累月的开着花、结着果,刮风、下雨,草长莺飞,四水太平。人总是安分着拥有,又悲伤着无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半梦半幻,虚伪,或者天真,谁也不认识谁,镜子说,“你不是夏娃,亚当也不存在。”我醉眼迷离,浪漫依旧浮上了脸颊,娇羞曾是我的本真,我曾那么喜爱着自己,镜子都笑了,笑我如今厚了脸皮。我终于把浪漫变成我多不敢触碰的东西。那很久没感动过的爱情,早已死在伊甸园里,没有葬礼,没有坟墓,爱的尸体,在冬雪下冷藏,在春风中,裸露,我们打着把黑色的伞,一起为它默哀。黄玫瑰,还偷开在篱笆外,闻着香,我不敢去窥视,它终归是要凋谢的,它只是朵失恋的花,开得极其美丽,又有什么用,不知不觉中,它要离去,我要离去。这是一具生病的肉体,它急需医生。这是一个失真的灵魂,医生也救不回。肉体是痛的,痛到崩溃,崩溃就流着眼泪,空荡荡的房子里,冰冷的空气,眼泪总是热的,流过眼眶的速度,充满活力,就为着这点热,肉体忘了孤独,忘了世界,呲着牙,红了眼,此刻,最好生人勿近。痛得真实了,我恍惚看见,这肉体搅合着灵魂,拖着,拖着,走进了漫漫荒原,天宽地广,没有山,也没有海,远处没有天地的界限,没有了沟沟壑壑,荒芜的星辰里,只照见你的影子,昏昏暗暗,我无力寻找,灵魂在干嚎,肉体在嘲笑,看吧!终将耗尽在这血肉的知觉里,那些伟大,或者平凡,从来也没有用,救赎不了真实的痛苦,从来就不该去立碑的,我不是圣人,我需要爱的洗礼。肉体在痛中笑,笑中淌着热泪,那被辜负的青春,再也回不来。如被你温暖的牵着手,如被拥进你的怀中,吻着,那虚幻的梦,渐行渐远,渐模糊。肉体终于讨厌了灵魂,灵魂也讨厌了肉体,它们吵闹着,一起忘了那花开的季节,走出去,嫩生生的叶子,已经装点了春天,我终于学会了错过风景,麻木了爱的心扉,我故意变成了讨厌的样子。欲念终归开始了统治,它或是带着希望,也或带着继续往前的动力。肉体,发着呆,安分的等,或被痛继续主宰下去;灵魂静静的思考,往后余生,只与肉体为伴,好好的护着,爱情,再没有了伊甸园。卸了盔甲,还原成真实的自己,一个俗人,终归会没了清纯,没了幼稚,更没了天真,一颗俗心,就算会期望,会失望,会懈怠,终归也会累。往后余生,是风是雨,我都将站在我荒废的园子里,默默思念。我变成了我讨厌的样子,但我喜欢,我乐意。

    国子大祭酒2021-02-16

  • 重振大唐txt下载

    最新章节: 鬼岛之变二
    《七绝》力·新韵十冬夏驹骥,伏枥身为始心焉怕牺牲壮志,誓旧日换清。注:成计算出可光光子的光时间0.1725阿秒。自勉革命尚未功,同志需努力

    双肥鱼2020-12-30

  • 无上巫法无弹窗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 终点世界
    离开家时,虽然只有四岁,但对家还有比较清晰的印象。我家住的是爸爸的单位——塑料一厂的家属房,位于铁路第三中学大门的对面。我对屋子的方位、结构、家里的摆设,都记得比较清楚,屋子里除了父母结婚时买的一对木头箱子,再没有什么家具了,地面很宽敞,足有二十平方米,我举着双手笑嘻嘻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的情景就在眼前。转眼间,五年过去了,我就要到离别五年的家了,心中不免兴奋和激动。爸爸在领我回来的火车上,告诉我,咱们家换房子了,搬新家了。于是,我想像着新房子的样子,很期待回到新家,回到父母身边。可是,当我进入家门时,却是满眼的失望。这“新”家不但不新,还比原来的房子小了一半还要多。只有九平方米,一半是炕,一半是地,而且是用原来的大房子对换来的。长大后才渐渐知道大房子变成小房子的原因。原来的房子虽然宽敞,却住得不安宁,两三岁时,常常睡到半夜我就大哭起来,瞪着眼睛使劲哭,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哭得满脸通红,还用手指着墙角,拼命地喊“在那儿呢,在那儿呢”,爸爸妈妈不知所措,问我看见什么了,可我却不会说。于是,爸爸到厨房取来菜刀,在空中连骂带比划,总算能让我安静下来。然后把菜刀放在我的枕头下面,我哭累了,也就安静下来,慢慢地睡着了。不仅如此,三更半夜里,我们家总会听到各种奇怪的声音。有时,是锅里炒笣米花的声音,有时是拉风匣的声音,也有时是箱子盖突然震落的声音,每次听到声音,爸爸妈妈就打开灯。灯一打开,声音就消失了。爸爸有个战友叫郑大武,外号叫郑大虎,在公安局工作,是张飞一样性格的猛将。他早已听说我家房子闹鬼的事儿,偏不信这个邪。有一回,爸爸妈妈去奶奶家过年,他就带着手枪来我家住,要与这“鬼”较量较量,可是睡到半夜,被屋子里的声音吓得头发根根竖起,半夜里就屁滚尿流地逃跑了。听说驴血避邪,爸爸就弄来一大块放在镜子后面,可是却丝毫不起作用。说不清想了多少办法,也无法让屋子安静下来,让睡眠踏实下来。让日子安宁下来。天长日久,这样的精神折磨实在受够了,爸爸妈妈就与人商量,对换了现在这个小房子。这房子虽小,但安宁、平静、温暖。再也不因担惊受怕而寝食难安了。

    驹玉泉2021-01-04

  • 萧笙什么意思

    最新章节: 天价草药!
    童年我查过万年历1976年农历腊月25日,应该是阳历1977年2月12日。正是一个寒冷的天,离春节还有五,我在鲁西南一个穷的家庭降生了。亲埋怨我不孝顺,生的不是时候。年该吃好东西了,母却因生我,让她那没有吃到过年的好西。也不怪母亲埋,听说我还是一个产儿,母亲在床上叫了三天,才生了了我,奶奶吓得烧香直磕头。但从生来那天开始,忽略我没有记忆的婴儿代,便匆匆踏上了生的第一站:童年我的童年如流星似在我人生的天空一而过,就像在童年河中被岁月冲走的叶永不回头的纸船逐渐在我脑海中变渺茫和遥远了;但我记忆当中还残留处小小的碎片在忽忽灭中如梦幻似的常常又组合在一起才形成以下的文字最初的记忆是在我岁的时候烧锅了。时候,家里穷,厨是父亲用玉米秸搭草房。用砖和泥垒来一个锅台,把一大锅坐进去。做饭,须把柴禾从锅门放进去,点着,浓从锅台烟筒里冒出。由于年龄小,我锅须费很大的劲才火引着,然后用一脆弱的小手进难地拉那台沉重的大木箱。有一次我抓一柴禾从锅台上的煤灯上引火,不小心根草掉进了锅里,亲骂了起来。我哭,疼爱我的奶奶虽很怕母亲,她还是出去与母亲吵了起。母亲被惹恼了,个家庭吵闹起来,不敢大声哭,只是泣。“他还挺委屈?!你说我屈你了?”母亲用手指点我的脑门说:“今是不是你惹的祸?”她还把邻居领到前说:“你们看看锅里有没有草。”一次,幼小的我不犯了什么错误,母拿着长棍在我后面打,我失魂落魄地。“烧锅去!”母瞪着严厉的眼睛大,其实母亲只是想住我罢了,因为并是烧锅做饭的时候我胆怯地去了厨房当然一顿打是挨上。我一边哭一边引火烧了起来。邻居了,母亲竟哭起来,我把锅烧干了,打的我。还有一次我烧锅煮红薯,红熟了,发出香喷喷味道来,我起身想一块准备边吃边烧,不料风箱杆“啪的一声被碰断了,像闯了大祸,心里的要命。拿起风箱让母亲看像是“投自首”,希望能从处理罢。我断定当我一定吓得脸色都了,声音也颤抖了母亲边提水边恶狠地骂,但这次没有我,奶奶急忙用火挑起柴禾烧,这顿才算做好。在我六的一个寒冷的冬天父母不在家。我和弟在厨房玩火,火引着了柴禾。顿时火冲向草房顶,一工夫大火吞没了整厨房,厨房附近的花材垛也着了起来我家半个院子成了片火海。我用脆弱小手捧起地上冻得硬的土往火里埋,简直是杯水车薪。弟叫来了姑妈,姑大喊:“您都快来火吧!”全村人都来了。有的用压水压水洒,有的用铁挖土埋,奶奶一边一边端起一盆水冲厨房里,往房顶撒。惊心动魄的大火于被扑灭了。我知母亲回来的结果,哭着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去,奇怪的是哭不出眼泪来。姑一边喊:“鼎,鼎”一边撵,把我抱了怀里。母亲回来,她拿着枣树枝骂,追着姑妈。姑妈着我到处躲藏,我姑妈怀里吓得瑟瑟抖,最后姑妈抱着躲在邻居家。母亲边拉着鞋底一边用脚踩着那堵矮矮的墙头,一边不停地。我昏昏沉沉地睡,醒来时,已是第天了,我床边有很人,母亲也比较温了,已不再骂,还我穿衣、端水服药奶奶的堂屋上是两黑门,做门时剩下块被黑漆油过的木子。童伴们对我说一块棺木,因为他见到的棺材都是黑的。我也相信了,和弟弟把它扔到了家不远的水坑里,比较深。母亲知道,打着,骂着命我下水去捞,我柔弱、小的身躯慢慢地往深处移动,当然伴泪水。我不知道,在仍然也不知道那木头到底有多重要善良的邻居阻止母,甚至谴责母亲的法。母亲仍然不理们,仍然发疯似的我去捞,我只是胆地边哭边往前移动到底这块木头捞没出来,在我记忆中消失了。而这隐隐伤痛至今未能消失在我家乡有一种土,后肚子象花生米,蛰人非常厉害,奶曾说这种土蜂蛰过人呢,大概是蛰了要害之处。在邻的外墙角上,有一土蜂窝。一群土蜂那墙洞里钻来钻去我们这些孩子们只远远地看那些具有色肚子的土蜂,谁不敢走进一步。记有一次发现土蜂不了(其实都在洞里出来),我和弟弟大麻做成的小鞭往洞里插去,突然金的土蜂轰的一声土涌了出来,我拉着弟只好拼命地跑,是弟弟却哭着要他小鞭,原来小鞭落洞里没来得及拔出。我哪敢回去拿,亲闻声赶来,大嚷命我回去取,我缓地靠近土蜂窝,发小鞭上阵满了金黄土蜂,现在想来仍胆寒。母亲呵斥我须把小鞭拔出来,于本能我还是不敢拔,如果拔有可能蛰死。邻居三爷爷来,母亲叫三爷爷拔,三爷爷看了看怕地说:“这谁敢?”,三爷爷走了我由于害怕母亲还原地没动,只是呆地看着那群土蜂。许土蜂看出了我的图,一只土蜂迎面我飞来,在我额头重重地蛰了一下,烈的疼痛使我嚎叫跑回家去,从墙上下一棵叫马蜂耳的物,按碎放在痛处搽,好象能止点痛母亲好象达到了目,没再命令去拔那鞭子。我至今不理母亲为何不亲自去。童年的很多时间母亲和奶奶发动家战争度过的,记得一次,母亲命我去园里拔葱,母亲的思是拔一棵两棵够一次菜的就行了。于年幼我并不知道的意思,拔了一大。这下违背了母亲意思。她大嚷大骂来。我直到现在也不通,这点小事母还值得这样吵闹。奶心疼我,又豁出和母亲吵了起来。场家庭战争爆发了战争越来越大,母闹到喝农药自杀的度;奶奶也害怕了她叫我把母亲身边农药瓶偷偷拿开,不敢去。我知道事闹大了。我只是抱一棵大槐树大哭,弟也跟着哭。母亲来大声责问我为什哭,我只说怕她喝药。母亲为此却故提着一瓶农药大摇摆地走去。故意吓我和弟弟,我又吓大哭起来。母亲提药走时顶着的蓝手在风中飘荡,至今在我记忆里。母亲次和奶奶吵完架,自己反而大哭起来奶奶只好忍气吞声照看还没断奶的妹。母亲哭到半夜,亲才把睡着的妹妹在母亲身边…我家口老屋扒掉已十多了,它还经常出现我的梦中。老屋扒后的宅基上又耸立四间新屋,标志着屋永远消失于这个界了。老屋是父亲手建的,建老屋时我刚出生不久,也还没出生。听说父结婚时,洞房是借的邻居的。后来父扎紧腰带才建了老。老屋共三间,东是父母的卧室;当是个过道,后来堵了;西间是牲口圈老屋墙:离地面大一米左右是红砖的中间夹的是碎砖;余全是土筑的了。时,并没有上起门后来从大舅家要了扇破门,安上后很合适,中间一个很的缝隙,最后接了块木板才勉强使用说起老屋,自然想了奶奶,在妹妹出的最后一个冬天,仅六岁,怀孕的母住到奶奶房里去了我和奶奶便住进了口老屋,老屋当门着一张很大的毛主像。靠东墙是我和奶的床。奶奶一夜起几次床喂牲口,到被窝时手就像一冰块,我抱住奶奶手给她暖,冰凉的上还残留着牲口料。姑妈曾给奶奶一冰糖,每当睡下时奶奶便塞进我嘴里块冰糖,自己也吃块。奶奶说,别嚼,叫它在嘴里慢慢化,到天亮醒来时嘴里还有甜味。有夜里大约是二更天月华似水,缓缓地向大地,奶奶拄着棍,我跟着奶奶去找那匹淘气的小驴,小驴驹总在我和奶睡下时,自己弄,把门弄得很响奶只好给它开门,于它跑出去就不回了奶奶只好领着我去找它。有老屋的时,母亲最大的愿望有间厨房,厨房是亲用玉米秸搭的,料纸搭的房顶,每下雨的时候,厨房漏的不能做饭,这候母亲与父亲就吵来。母亲与父亲吵的大部分原因是由房子问题。一天,一个过路人指着我那口老屋问母亲:这家是不是最穷的”母亲的自尊心受了伤害,她盖新房意愿越来越强烈,几乎每天向父亲唠扒老屋盖新房,可父亲是无能为力的这种情况持续了很时间,终于在91年时候老屋被扒掉了老屋永远地消失了老屋消失了,新房立了,那失去的岁如长江浪永不回转,不何因,那口老还在我梦中出现,梦中也像回到了和奶在一起的岁月…的童年玩具没有昂的小汽车或小飞机只有最爱玩的是“子”(一种用泥做带图形的模型,然用火烧成的)。奶花二分钱从遛街窜的拨浪鼓上给我买一个小猴踩球的“子”。我和伙伴从坑里挖出黄色的胶块来,然后放在石上摔,直到摔得软的,然后把胶泥放模子里壳出来,印很多泥模子来,这泥模子是我和同伴“财产”。这种东大抵早已没有了罢还可以用胶泥捏成泥枪,小伙伴分成派,把路边的小沟为战壕表演解放军仗。直到天黑下来才各自离去,每人都成了小泥人,小子和小裤子早已丢无影无踪。母亲时在后面赶着我,我着“奉命”去寻找丢失的衣服。在我年的记忆中,故乡枣树在我家前后有三十棵,听说还是结枣量非常的大,枝小枝都结满了红通的大枣,把枣枝得低低的,小孩子伸手就能摘到枣吃大人们用木杆往枣上一敲,树下就像了枣雨,喜人的大从树上落下来,满一地。用手捡太慢大人们只好用扫帚成堆,然后用袋子起来。枣分两种,种是木铃枣;一种脆铃枣。木铃枣不不好吃,红透好很美。翠铃枣肉细又又甜,但不能晒干木铃枣可以晒干的我家的枣树几乎全是木铃枣,那时每都晒干几百斤。大分都卖掉。留下点春节时用。用枣和薯与豇豆煮在一起和好后包成一种馍如果是白面叫做豆,玉米面则叫做团。我在外地读书十期间,故乡的枣树乎被伐尽被一排排房所取代了。记得早我就会拉车了,车农村被称为地板,完全靠拉力前进很费力。家里种了多红薯,父母刨出,父亲便把红薯装地板车,上面盖一红薯秧。我架着两辕,两条又短又细小腿往后登地,地车才缓缓地往前移。当我很吃力地拉家时,奶奶又高兴心疼,逢人就夸我用。我还往家拉过米、小麦,还往地拉过粪。这些同龄孩子好象没有干过夏天的乡村,到处翠绿茂盛的树,不疲倦的知了叫个不。我家东面是两片叔叔和郭大爷栽的萄园。像枣似的葡粒又大又圆,组集红通通的葡萄串,上八下地挂在葡萄上。葡萄园被带着齿的钢丝拦上了,外是茂密的棉花地我和伙伴当然想吃萄,齐叔叔和郭大会给的,但哪能够们这些谗嘴吃的呢我们便假装割草,着粪头进入棉花地,隔着铁丝弄得沙作响,齐叔叔在地头以为又是鸡在叨萄,就大声赶起鸡。伙伴宝锁说:“在摘齐叔叔家的了他会看出来的”。们只有又偷郭大爷两大串,才躲进棉地里吃完,吐了一堆葡萄皮。第二天叔叔和郭大爷骂了来了。收完小麦后久,逮“知了猴”手电筒队伍在村里形成了一道风景。风习习,整个村庄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知了们也停止一天的歌唱。村民打着手电筒三三两地窜行在乡村的树间,我和同伴们跟家长们竟相追逐。把那无比可爱的知猴逮住放进瓶子时心中充满了喜悦。发现连续几棵树都有时,心中却有莫的失落。下雨后是了猴最多的时候,逮来的知了猴用水起来,否则,回蜕成知了的。第二天它浸在盐水里,过后香稣可口。知了给我的童年带来了趣。当我搬起小板走向村里一所小学,我的童年从此就去而不返了。岁月一条河流,它冲走童年的“模子”和小泥枪”,冲走了翠绿的葡萄园和喜的知了猴,冲走了亲的打和骂及父亲恼和怒,也冲走了数的伤痛和苦涩…多年后,当我为了计到处奔波,有时千里遥远的异地他流浪在街头面对车马龙的陌生的人群,才感觉到妈妈的和骂也是一种爱…

    浪漫忧伤2021-01-13

  • 悠闲生活美滋滋19

    最新章节: 灵殿风云下
    《秋水笑对瘦青山》  文/道缘  梦醒方悟为时晚,  云水禅心泪三千。  繁华出境逍遥去,  秋水笑对瘦青山。  灯火阑珊谁与共?  恨将琵琶揉断弦。  初夏有约三杯酒,  原来竟是画中仙。

    凯风自南哦2020-12-18

  • 暧暖不请狼自来百度云

    最新章节: 逼问
    玄鉴2017发表于2017-6-220:27你猜我是哥哥还是姐姐呢?加油努力继续写啊!听姐姐哥哥的话!肯定是姐姐

    殷栋梁2021-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