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穷小子

分类:历史军事 最新章节:重生之农家妞要翻身女

作者:剑250
更新:2021-03-08 8:39:38

历史军事热门

  • 红楼春txt精校

    最新章节: 来自东郊的信
    外婆家就在九妹仙山脚下泗江村棚子里一个叫南瓜冲的地方。记得小时候,父亲挑着一担竹篾箩筐,一头坐着我,一头坐着妹妹,因为妹妹这头份量轻,常常会多垫上一个南瓜。幼时不记事,也没觉得远,反正蜷缩在箩筐中,睡一觉醒来就到了。等到慢慢长大,我和妹妹要靠自己的双腿走路了,才觉得外婆家好远好远。从禾市街出发,走南街小巷,顺着欧阳仙山下,横穿过一片稻田,沿着七拐八弯的田埂小路,跨过一座爬满藤蔓的石拱桥,抄近道插到通往石玉村的马路上。爬上一个土坡就是石玉学校,下去就是欧阳氏宗祠,祠堂前有一口四方水塘。听父亲说,这儿曾出过一个叫欧阳厚均的大人物。穿过一片水田,就到了竹元峰。这里有两口甘甜的水井,过往的人都会在此歇个脚。绕上去就是长花坪水库,再过去就是泗江学校,下坡直走看到几棵异常醒目的参天大树,就到了大山里,拐个弯下去就是印子屋了。顺着山下一条潺潺山涧溯溪而上,路过新屋里大姨父家门口,过了四冲水库,走过一段崎岖不平山路,终于到达棚子里南瓜冲。只见一大片破败灰瓦青砖民国建筑群掩映在树荫中,里头住了很多户人家,外婆家就在其中。只记得老宅四通八达,一个个天井相连,高高的门坎,木格子窗户,随手推开一扇木门,会发出“吱呀~”的响声,在空旷的山林间回荡。一条蜿蜒山路通向大山深处,听外婆说里面还有人家。南瓜冲老宅的记忆早已模糊,但至今回想起来,仍会感到丝丝暖意。老宅四周古树郁郁苍苍,伴几声鸟鸣,不时有几只小松鼠在枝头跳来跳去。雨季的天井,屋檐水顺着瓦缝“滴嗒嘀嗒”落在青苔石板上,水花四溅。宅前有一大块草坪,散发出落叶腐化的泥土清香,草坪边缘长满一大蓬洋姜。外婆最拿手的就是腌制酸水洋姜了,酸中带甜,脆爽可口。小时候我帮外婆挖洋姜,不小心用耙头锄到了右脚,流了好多血。外婆找到老宅里一个大家都他喊“和尚”的人,画碗符水给我喝下去,用个特别的蜘蛛网粘在伤口上,竟然就神奇地止住了血,却留下了一个永远的疤痕。坎下有一大蓬乌里泡,我常常吃得满嘴乌紫。印象最深的是路旁一棵喊不出名字的老树,落下的树叶像一只只小船儿。山涧流水哗啦啦,江(音同“钢”)边可以摘到又粗又嫩的酸水杆子,剥去皮咬上一口,酸酸脆脆。后来外婆家从南瓜冲搬了出来,迁移到印子屋对面垅一个泥巴垛墙林场仓库。至今我还清楚记得那晚打着松油火把搬家的情景。外婆新家门口有条水渠,不过常常没什么水的。水渠每隔一段,就有一座石拱桥。我小时候喜欢在渠底玩耍,曾经从泥土中挖到过一只精致的银镯子,外婆戴过一阵子,后来一直戴在母亲手腕上。屋前屋后到处是油茶林,茶苞茶耳肯定少不了,左边上去有一个石灰禾堂(注:晒谷坪),坎下的油茶树间,还夹杂一小片竹林,到了春天就会有一个个竹笋冒出来。外婆家旁边的油茶树可没少遭我们的罪,我们偷偷用外公的砍柴刀砍下油茶树枝,削成陀螺,用一根木棍子系根布条,抽打着玩。有时候削成木头刀枪,系根红布条扮演大侠。一旦让外公发现了,少不了一顿臭骂。我的右手中指的指甲就曾被柴刀砍过,怎么砍的却记不得了。外公是一位抗战老兵,年轻时被国民党抓了壮丁,后来逃了回来。他在战争炮火中受过伤,耳朵有点背,我们要凑到他耳边大声喊才听得见。记得有一次我和表弟长青凑到外公耳边喊他“爷爷”,外公还骂我们“长古巴血”(意:乱讲)。水渠上的小路通往两边,一头可以去新屋里大姨父家,一头去表姐夫家。表姐夫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猎人,小时候见他打到过野猪,经常打到兔子麂子山鸡什么的。碰上有时逮着豪猪(注:刺猬),外婆会去讨要几根长长的豪猪刺,拿来篦头发。后来政府不让打了,铳枪也上交了,祖祖辈辈靠山吃山的猎人也就失业了。坡下是一大片田地,一条清澈小溪哗啦啦流过。记得渠下有一排牛棚,小时候常跟着外公去放牛,牛脖子上系个竹筒铃铛,一大早打开牛棚,从墙上取下牛绳,一头系根竹签,从小跟着外公学会了用竹签拴牛鼻子,把牛牵出来顺着水渠,送到附近的山上。牛绳千万要记得解下来,下午还要去山上寻牛,山里人很有经验,能从新鲜的脚印,分辨出是不是自家的牛。外婆生的全都是女儿,生到我妈,外公干脆连名字都懒得取了,直接叫检妹。大姨妈嫁到新屋里,二姨妈嫁到大来洲,我妈嫁到禾市街,三姨妈嫁到北斗湾,小姨妈年纪最小就留着招郎了。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小姨妈和小姨父结婚时的情景。外婆裏过一双小脚,爱吃坛子腌菜。小时常看到她用泉水泡饭,就着腌萝卜辣子洋姜吃。后来就因为这个不好的习惯,得了肠癌早早就过世了。外婆最喜欢把薯皮、八肖、粕肖(注:一种米制土产)什么好吃的,都收藏在木板楼上,自己舍不得吃,全部留给我们这些外孙们吃。现在还能想起外婆站在梯子上颤颤巍巍的样子,附近的邻居取笑:“外孙狗外孙狗,呷噶掉转面就走;外孙狼外孙狼,呷噶掉转面就行(音同“杭”)”。顺着渠道过去,有一座小山丘,上面长满了一蓬蓬的“四粒萢”。外婆踱着一双小脚,拿个“霸碗”(注:茶缸),摘上满满一“霸碗”给我吃。山上毛栗子熟了,就背个竹篓拿把火钳去夹,背回的刺球要放在阴凉处沤上几天,用鞋在地上揉踩至裂开,然后小心翼翼掰开取出里面的果实。山里人非常纯朴,外婆家周边的人都好像一家人似的。外婆经常带着我串门,让我喊这个姨喊那个舅,我老老实实地见一个喊一个,到最后反正也分不清了,只记得一张张憨厚的笑脸。站在外婆家门口,一眼可以看到垅对面的印子屋,天气好甚至可以看到九妹仙山顶。有人说能看到那块升仙石,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庵子的轮廓。小时候我们去外婆家拜年“走人家”,刚走到印子屋,外婆就看见了,早早预备好一封鞭子炮迎接。厅屋神龛下的八仙桌上,九个茶盘齐齐摆满了“焕扎”(注:副食),中间一个是看盘,只能看不能吃。每人一杯热气腾腾的白糖水,小孩子都要上座“封杯”(注:敬茶)。先给外公外婆拜完年,才能上去给新屋里大姨父家拜年,旧时很讲究长幼有序,规矩一点都乱不得的。各自歇上一晚才一起结伴出去,先给北斗湾三姨父家和黄皮塘舅舅家拜年,再到禾市街我们家,最后再过河,去大来洲二姨父家。因为路途遥远,又全靠“11”号车(注:指两条腿),那时“走人家”一定要留客人至少住上一晚的。因为我们家在禾市街上,每当“二五八”赶场(注:逢墟)的日子,泗江的亲戚乡亲都会顺道来我们家坐坐。有时会捎上点自家树上长的麻李,山上摘的毛栗,还有甜不来子(注:野生猕猴桃)等等,给我们小孩解馋。热情的母亲总会邀请泗江的亲戚乡亲进屋喝水吃饭,纯朴的山里亲戚乡亲喜欢“作礼”(注:谦让),实在推不过去,才会留下吃顿便饭的。记得安花表姐跟着厅屋里毛即姑姑学缝纫,都是住在我们家。春元姨父的哥哥丁元,每到赶场就会来我们家看小说。他另一个哥哥法元的两个儿子,寒古和德古在红石门念初中,一到放假常把东西寄存在我们家。外婆家周围的儿时玩伴,许多早已想不起名字了,还记得箭平丁平兄弟,仁花甲花一对姊妹花……一晃好多年过去,或许见了面,也是对面不相识了。大姨妈家在新屋里,也是垛墙屋,墙上开了一条很长的裂缝,小时候总担心随时会倒。屋侧有几棵桐子树,经常看见小松鼠上窜下跳,有时还跳到地上来了。附近还住了好几户人家,门口有一个石灰禾堂,横过马路下去有一条江(音“钢”),我们经常在这儿嬉水打闹。大姨父会养蜂,他养的蜜蜂都是山里的野蜂,我小时候可没少吃蜂蜜。小时候远娇表哥带我们去屋后山上砍柴,用籐条捆好挑下山来,我体会到山里孩子真的不容易。还有一回上山扯笋摘蕨,竟然看见一条蜷曲的大蛇,不停地朝我吐信子,吓得我再也不敢独自上山了。二姨妈家在大来洲,从禾市粮站摆渡过去,河边很多棵板栗树,印象最深的是二姨妈家旁的池塘边有棵老桑树,我们常爬上去采桑叶和桑葚。我们在池塘边钓碌码古玩,还有拇指虾公、小螃蟹,现在却很少见得到了。我们互相帮忙扶稳后座,斜起小身板伸进三角叉,上下踩踏脚板,就这样学会了骑单车。三姨妈家在泗江村北斗湾,离九妹仙可近了。三姨父是名屠夫,那时兴杀家猪,半夜就要下手,我和远娇表哥被喊去帮忙。远娇表哥一身腱子肉力气大,而我只配帮忙提猪尾巴。三姨父总会割下点刀口肉,让三姨妈汆给我们吃,味道可香了!猪脑花会特意留给外公吃。小姨妈家就是外婆家,每到逢年过节可热闹了。床铺常常不够睡,大人会逗我们说,晚上只能让小孩“挂钩”了,我那时可是担心得要命。小姨父会烧木炭,还会打鱼,就这样省吃俭用缴出了一个大学生。后来,垛墙房拆掉建了红砖房,外公也去世了,小姨妈和小姨父也随着表弟去益阳了,外婆家渐渐回得少了,偶尔回过几次,又生怕睹物思人,徒增伤感。在永乐江镇工作时,几次下乡经过,竟然也没回去看过,这也许就是近乡情怯吧。泗江,外婆的家,母亲的娘家,一个在我生命里烙下深刻印记的地方。记不清多少次梦回泗江,想不起多少回从梦里惊醒,往事已不堪回首,儿时的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今生再也找不到回外婆家的路……

    竹木松2020-12-30

  • 美利坚资本贵族无错版

    最新章节: 主峰之下?
    难以言说的变革(散文)清前夕,脑子里总在想着己逝好几年的H君。要说这H君,就不能不说他的变革。可以么说,H君因为变革,成了知名的企业家,也因为变革,早的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和H君的祖籍之地相距不过二十里,算得上是老乡吧。只是我比他大好几岁,过去也不识。同在小小的县城里住着不费什么周折,也就知道了此。经过一段时期的交往,熟悉了。他有自己的公司,有一定的知名度。我也经营一家小企业,业务上与他有作的渊源。于是,我们便有一两次的合作,而且,合作很成功,很愉快,自然也就了朋友。H君的变革始于公司要扩大规模,要从单一品种向多种经营,独体企业组合集团公司。而且,他做这样规划及实施,居然在一两年就完成了。几乎是在一夜之,让一个原本只有几十个人年销售额不过千万元的公司一下子拥有员工上千名,年售额突破十亿元的规模企业一时间,H君成了一个地区的名人,风光无限,光采照人本来,我们还经常聚会,聊天,喝喝小酒什么的。现在,他整天迎来送往的都是各面的显贵人物,出入有专职驶员伺候着的高级轿车。每的工作,除了签字,便是开,还有就是接待各方贵宾。想与他见个面,都要提前预。就是见面了,谈话的时间以分秒计算的。谈话的内容只有原则、要点,具体的细要找他的秘书和助手们一一实。有一天,我去拜访他,进集团大楼,像刘姥姥进了观园,一切都变了样,不知去处。办公室不仅重新进行豪华的装修。而且,集团的称都改了。企业的名称,一是地域加企业加行业组成的个词组。企业名是可以自由的,他用了“骉赑(biāobì)”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我在百度上搜了一下才知。骉,万马奔腾的样子。赑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像龟,时各种石碑的基座多雕成它形状。他想说明什么?我的解,可能是奔腾的企业赶上的奔腾的时代,还能像龟一长寿吧。不可思意的是,各办公室的名称也改了。董事办公室,改成一个非常响亮名字:“战略指挥中心”;团人事部,叫“前进资源调部”;集团财务部,叫“战补给处”。我以为是走错了方,这哪里是一家企业,分是部队的一个军事战略单位。我问他:“你这?”他笑,笑得开心,笑得意气风发说:“你看,这样多好!变嘛,就要变得彻底,过去的点痕迹都不留。要有破釜沉的决心,还要有勇往直前的神,更要有发展的眼光,要前人没走过的路!”我也笑,我笑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他又说:“光变革经营方、经营结构是不够的,要从业的制度上进行彻彻底底的革,才能突破原有的条条框,才能脱胎换骨,成为现代的经营模式。”我像是第一才认识他似的,本来的个头我差不多,只有160多公分,现在呢,感觉比我高了许,举手投足完全就是个大将,一挥手,千军万马奔赴战的壮观景象便展现在我的眼。就在新闻媒介为H君的成功而欢欣鼓舞的时候,突然传消息,说H君走了,而且是非正常的走了。真的令人不可议,企业做得风生水起的,誉声望也正是如日中天之际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与H君必定是多年的朋友,自然也就多了一些关注。通过问他身边的人,以及有业务系的相关人士,终于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本来,H君的公司规模不大,业务单一由于,H君做事认真、勤奋、踏实,没有多少年,在本地渐渐的斩露头角。有了一定资金实力,生活境遇便随之了较大的改变。古人说“饱思淫欲”,H君出生于农民,品性很好,没有那些恶习。是,“人往高处走”的思想是在促使着他进步,要步入精英”阶层的欲望时时在敲着他的心。于是,有“顾问、“智囊”的建议,有“参”的帮助。很快,一个母公,蝶变出很多个子公司。而,即将拉开上市的序幕,似,转眼间就可以成为世界级“托拉斯”了。可是,企业发展、壮大,前提是需要大的资金。资金从哪里来?渠只有一条,那就是向银行货。货款发展企业,不是不可。但是,必须要有过硬的产,有广阔的市场,有稳定的售渠道。同时,销售资金能及时回笼,且周转的速度还快,才能守住阵脚,才有发的基础。当社会已发展到了个特殊的时期,无论是政府还是相关机构,都希望把事做大,也把前景看得无限地好。而如今的经济,己不再某一个区域间的事了,关系一个国家,更受制于全球。料,一场金融风暴,将全世的企业打得东倒西歪,也将国的企业击得所剩无几。H君的集团,有一半的原料靠进,大部分的产品要出口,也是说,进和出都受制于国外场。自己的内功不够,基础松散的,却要承受着庞大而沉重的负担,外面的市场稍变动,资金链便立马断裂。在这最困难的紧要关头,银却又催命似的要收回贷款。谓的泡影,所谓的徒有其名所谓的孤立无援……都在一间,呈现在眼前。不用说,团倒了,辉煌的名誉成了街巷尾的谈资笑料。最令人不的是,曾经的领导、顾问、囊、参谋,一个都找不到了留给他的,是催贷款的法院票,是上门要债的无赖,是无头苍蝇似的一群员工。走无路的H君,躲到生他养他的故乡一隅,以一瓶白色的颗,在夜深人尽之时……写到里,我只有一声无言的叹息除此,还能说什么呢?此刻我想起了历史上的一位改革,也是皇帝—-王莽。西汉期,王莽废汉而改建新朝,称新朝皇帝。他仿照《周礼的制度推行新政,屡次改变制,更改官制,以“王田制为名恢复“井田制”,把盐铁、酒、币制、山林川泽等归国有,耕地重新分配,又止奴隶制度,建立五均赊贷贷款制度)、六筦政策,以权力平衡物价,防止商人剥,增加国库收入。刑罚、礼、田宅车服等仪式,均不停回复到西周时代的周礼模式王莽还热衷于改名字,最先的是全国的地名,接着改官。甚至,连少数民族首领的字也要改。有人做过统计,汉末年和新朝对比,郡从106个增加到116个,连改带增,一共改了91个郡名,只有25个保留了原名。县从1587个变成1585个,有730个县改了名字,占了将近半数。位于中枢地带的三(京兆、冯翊、扶风)中的辅,被改成了六尉:京尉、尉、翊尉、扶尉、光尉、列。南阳、河内、颍川、弘农河东、荥阳六个郡,名字全了,南阳叫“前队”,河内“后队”,颍川叫“左队”弘农叫“右队”,河东叫“队”,荥阳叫“祈队”,合豫州六队。其实这个“队”是“隧”字的省略字,意思顺遂之意。西汉在河西走廊有四郡(张掖、武威、酒泉敦煌),其中有一个武威郡王莽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说威这名字不好,也得改,叫掖吧。可是四郡中原本就有个张掖郡,怎么办?张掖也,叫设屏——设立屏藩,抵外敌,多好!被王莽改了名这些地方,到光武中兴之后才恢复了原来的名字。后来班固修《汉书》时发现,他遵循历史的原则,地理演变地名变化必须写得清清楚楚然而,经过王莽这么一折腾麻烦了。每写一个郡或一个时,都必须具体说明它在新时期被换成了什么样的名字导致班固的工作量翻了一番关键是这些名字的改变没有何意义,因为它们很快都被复过来了。写,没用;不写还不行。有人说,王莽改地累坏了史学家班固。王莽的制不仅未能挽救西汉末年的会危机,反而使各种矛盾进步激化,由于政策多又不合情,百姓未蒙其利,却先受害。而且,朝令夕改,使官、百姓无所适从,便引起了族和平民的不满。到了天凤年(公元17年)全国发生了大面积的蝗灾、旱灾,饥荒起,各地农民纷起,很快就成了赤眉、绿林等大规模的抗,导致新朝灭亡,王莽也于乱军之中。王莽作为新朝皇帝,其权力至高无上,做么事情都应该是事半功倍的但是,他又是个忠实的复古义者,一切都要按《周礼》实施,不免有些愚腐。同时他的变革又太超前,看不懂难以接受。因此,王莽失败。史家对他的评价几乎都是损的,他的新朝也成了忽略计的历史。近代以来,也只胡适、剪伯赞等学者为他做公正的评价,说:“王莽是国第一位社会主义者”,“失为中国历史上最有胆识、聪明的政治家”。他们认同莽的“土地国有、均产、废”三大政策,是一种非常朴的“三农”革命。只是可惜这种思想在那个年代,怎么够实现呢。H君与古代的政治家不可同日而语。而且,不的时代,不同的方法,不同模式,没有可比之处。但是道理却是相通的,其思维方上,似乎也有着一些可以探的共同点。纵观古今中外,何时候,什么样的变革,都是无缘无故的。既要有社会础,又要有明确的指导思想具体步骤,更要把握住时机不可盲动,不可操之过急。要得到既得利益者的首肯,要有广大民众的支持和拥护H君的变革,只是获得了少数人的青睐,而大多数人都只事不关已的旁观者。最关键问题是,他自己,完全是悬半空中的人,资金在哪,技在哪,市场在哪,收益在哪这一切,不止是调整一下生、经营的方式就能解决的,不是靠改了几个名字就可以一切问题都理顺了。经济运,企业经营,是要讲究规律,要能够把握住市场的阴晴缺,才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H君的悲剧是无法改变的。过分的自信,便是盲目。太看了名誉,就是幼稚。因为,都是表面的浮华,没有实际义,是失败的根本。还能说么呢,以此为鉴吧。2019年4月3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疯子周2020-12-15

  • 被遗忘国度之旅游团

    最新章节: 反扑!
    是什么把美好变得平凡是什么把热闹变得平淡是什么把思念化作厌烦是什么把誓言化作云烟是什么把激情变得疲软是什么把主动变得无言是什么把圆满变得有缺陷是什么把心动变得无波澜是坐井观天感到了局限想去看看更广阔的空间是看透了风景不再留恋眼望前方确定下一地点走过的路是否记得回头看拍过的照片是否还记得翻是什么让你不断地提及叨念是遗憾不曾完美地到达实现是不懂得表现还是自然地偷懒是想当然地习惯还是放任不管我启了开端揣测了上半段结尾和下一半由你来续传李志强2019年4月8日

    王腾林梦怡2021-01-04

  • 我的虚拟游戏公孙婉儿

    最新章节: :金翅大鹏鸟/
    @黛雯show戴文秀,论坛用户名:黛雯show.安徽安庆人,现在天津,前几天刚刚找到自己的工作——知识产权顾问,也就知识产权销售的工作,现在还没正式开始这份工作,但是我希望够做好这份工作。我的爱好,宅家里的时候喜欢看看书,写写字有时候也喜欢出去走走,没有目性的四处逛逛。我的愿望,小时的作文里有写过,我的愿望是当名律师,当一名富有正义感的律,后来越来越发现,自己走的路离律师这条道路是越来越远了,放弃了当律师的想法,也好像早忘掉了自己曾经有过想当律师的法,后来一直也没有给自己找到个清晰的,实实在在的愿望,一都是这么模糊的凭着自己喜欢的在走,所以总也走不出个所以然,我忘记了人其实很善变的,喜的东西太多,总有一些喜欢的东会代替另一些被我喜欢过的东西直到现在,不再是一个学生,而经实实在在的作为一名社会青年,我该务实一些了,现在的愿望留住自己的一些爱好喜欢,找到份稳定的工作,让自己负担的起己来

    不朽爷2020-12-16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精校

    最新章节: 少年老成
    乘车灵悟乘车归家路上颠簸,身随车摆呜呜声咽开窗远眺那黄昏落,映日红霞山添锦色路旁到家车歇一歇,下车路过惊扰山雀叽叽喳喳雀群飞过,让我沉思想了一刻人是群居主宰世界氏族发展胜过独自拼搏现在的人俱都冷漠不在一个层面亲友都寥落社会发展亲情都日益疏陌纵观一生掩饰不住地悲歌响彻心的寂寞无处与人诉说成功的喜悦得遮掩说过否则麻烦接踵而至无法摆脱失败的苦恼也没人解惑否则成为他人饭后谈论的笑果是什么导致这样地结果我们是否还能随意地精诚合作父子夫妻间能否安享那天伦之乐犯过的错是否能安心改过让我们不再担惊受怕地错过岁月的蹉跎

    高语琦2021-01-23

  • 侯府珍珠丫鬟

    最新章节: 狼国之子
    女人大多全一,情迷心窍,商归零,特别望见帅的钱的言蜜语的,便了一切教训,了方寸,失了意,无了底线意乱情迷。当了骗,上了当失了身,毁了便为时己晚!们女人命苦啊我们女人全是面精明,实则子,经不住帅伙的色诱,逃开金银之诱,不住甜言蜜语哄诱,起码意上心理上无法拒,均须力控。我们女人应明白一个古训唯有诚,唯有,才是永恒之在,永恒之依也”。我们女应该明白:色过十年,金亦身外之物,甜蜜语不过为过烟云,唯有心心,强大亲情发自内心的知暖,共时艰者为最后之根基!我们女人,只为眼前三寸,三寸利,三甜言,便奋不身,孰不知正飞蛾扑火也,此下去,只会次次让人诱惑弄,实为为将自掘坟墓,因如此下去便永无根据地,永飘零。恋爱迷中的女人应早醒悟,认清形,悬崖勒马,不为太迟,如意孤行,便为劫不复,必将苦零丁也,女们是否有所警。女士朋友们能会提出质疑:“审美观,赏观,认度不,也就是对眼么不是事,恋很复杂一件事我可回答:一这是另一个范的话题。二,使再不同,有点终会殊途同,诚和心才为恒,再怎么复,唯有真诚,通,灵魂灵犀契和相处安全定最后之结果由此展开一下为什么在爱情,长相好的多顺利,因为红多薄命,为什多薄命,因为的好,条件好特别是再加上活周边或网络群中,人们奉赞美,虚言称,便更飘了,然心高气傲,然要求高,可选择了要求高定承担要求高风险,而这风发生之概率极,因此红颜才薄命也,反过,优秀的男人是一样,最后一定得之佳丽这也印证一句“好汉无好妻赖汉花一枝”古训也

    诸葛烤肉2021-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