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玄医高手在都市

分类:玄幻魔法 最新章节:霸道总裁有点甜全文阅读

作者:易亨贞
更新:2021-02-26 20:00:47

玄幻魔法热门

  • 神级农场无错

    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四节自食其果
    云知处发表于2014-6-1418:54首次作诗,观二十四史有慨即书。望指教。能观二十四史己非小可.写出一首感怀即己入韵.诚谢新诗友入坛.昐你美文

    不知临2021-01-02

  • 恶灵国度听书背景音乐

    最新章节: 敢赌吗
    春满盆(二)-春满楼,烟雨,朝花夕拾,收。春燕秀,音游,对酒当,回休。春华,柳皆优,冰凝重,洗秋。心瘦,花自愁岁月霜飞,归。

    泓森2021-01-12

  • 重生世家子22mt

    最新章节: 西北都元帅
    游园东风梳柳绿如烟,阆苑莺啼胜管弦。曲水流觞添雅兴,春光暗度日西偏。雪花玉蕊冰花下紫穹,刷新大地诱春风。浑如转世红尘外,安放身心圣洁中。

    风光守护2020-12-16

  • 千棺栈道无弹窗广告

    最新章节: 可惜
    昏沉夜寂无声寥行人漫步迷中几许风水波手把乾坤心静似空歌轻和身舞似痴似傻似亦似醉漫漫人悲喜欢愁寂寞人最滋

    熊猫老爸2021-02-24

  • 佛家的道心是什么心

    最新章节: 周天界中战神塔,九域划分起波澜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57篇:我又一次成了“癞蛤蟆”!日子过得真是快呀,转眼就到了1962年10月,中印边境发生了武装冲突。地质局地处拉萨河南边的采觉林,距离拉萨市区较远,根据上级的指示,成立了一个独立民兵排,唐主任亲自担任排长,我竟然也领到了一支美制汤姆森冲锋枪。当时我就想,这支枪可不同于上次他借给我的那支左轮枪了。那支枪是他私人借给我的,也就是他的个人行为;而今天的这支冲锋枪,是在民兵排成立大会上,由他正儿八经地授予我的!那天我好高兴,将枪擦得铮亮。晚上睡觉时,还将它放在枕头旁边。头就贴着冷冰冰的枪,我的心里却是暖烘烘的。我心想,唐主任说得对,出身不由已,道路可选择。我似乎又看到了一丝渺渺茫茫的希望。那晚上我睡得真香,甚至还作了一个美梦:局机关的团支书张贵蓉手里拿着我那交上去已经一年多的“入团申请书”,笑咪咪地向我走了过来……11月,地质局奉命派四名同志去支前。我听说那次支前任务就是带领民工为部队抢修喜马拉雅山区的战备公路。在整个地质局里面,汉族干部中数我的藏语最好了,身体也很棒,我想这次支前总该让我去了吧?我就高高兴兴地就报了名。几天之后,局里专门召开大会宣布支前名单,结果是罗贤杰和老Q(两位前志愿军战士),小周和小李(两位刚由武汉地质学校分来的中专生)戴上了大红花。散会时,工会干事罗永寿拍拍我的肩,说:“小王,你还是那么天真。唐主任有权给你发一支枪,但是这次支前人员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求家庭出身好,政治可靠。你够吗?”刚好局里那位处处刁难我的保卫科赵干事从我俩身旁经过,他也听到了老罗那番话,就恶狠狠地丢下了一句话:“哼,癞蛤蟆还真想吃天鹅肉了?我呸!”我真心实意要求上前线,结果不但没有批准,赵干事还说我是癞蛤蟆。这一切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家庭成分吗?我觉得,为了摆脱它,我已经竭尽了全力,但结果就像是我已经陷进了班戈二湖中心的那一片沼泽地,一时半刻虽然还没有灭顶之灾,但今生今世恐怕再也走不出这一片沼泽地了。1963年的春天,我接到弟弟的一封信。信上含糊其辞地写着:你走以后母亲就再也没有到江边去看火车了。没有事的时候,她就尽念叨那句没头没脑的话:荒冢一堆草没了,荒冢一堆草没了……后来,后来老人家一声没吭,就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只要是遇到了过不去的“坎儿”,我的心里头冷得像是结了冰,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亲爱的姆妈。虽说与她隔着千山万水,但只要一想起她老人家,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出在贵州安顺度过的那些难忘的日子,就会出现姆妈那慈祥、安详的眼神,我那冰凉冰凉的心也就会感到温暖起来。可是现在,姆妈永远永远地弃我而去了。拉萨距离湖南好几千里,我又是刚刚探家回来,再请假回去根本不可能。我能用什么方式来寄托自己的哀思呢……姆妈1916年来到这个人世界。她从一位大家闺秀,成为长沙周南女子中学的毕业生,后来又被命运安排成了一位“官太太”。抗日期间,丈夫在缅甸与日本鬼子浴血奋战,她带着我和弟弟,沦为流落西南地区的“难民”;刚解放,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她又变成了一个每天纳着厚厚千层军鞋底的女工;1957年更因为家庭成分,她被勒令“下放”到了郊区农村。仅仅只是因为小学校实在缺老师,她才当上了一名代课教师。那时候,姆妈很爱惜这份工作,又以她从小铸就的通达和沉稳,不动声色的坚韧与刚强,尽心竭力地教育着学生,还要照顾自己的家人。姆妈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46年,她忍辱负重,毫无怨言,将自己当成了一支两头都燃着的蜡烛,既要照亮那些小学生,又要关照自己的家人。我又想起弟弟信里的那句话:没有事的时候,她就尽念叨那句没头没脑的话:荒冢一堆草没了,荒冢一堆草没了……后来,后来老人家一声没吭,就悄无声息地走了……这时候,我又想起1962年在衡阳时,她老人家说的那一句话:“寿伢子,只怕这是我们母子最后的一张照片了,你可要保存好哟。”如此看来,她早就有了思想准备,就只是为了能再见我一面,就只是为了那一张“全家福”,她竟然苦苦地等了五年!小时候,除了生我养我的姆妈,我还有一位姓廖的“奶姆妈”(奶妈),后来我才知道,她老人家可是一位世代贫苦的农民,我就是喝着那位出身贫苦的奶姆妈的奶水长大的,她老人家给了我健强的体魄;但我也感觉到,是姆妈那通达、乐观、善良、宽厚的“精神奶水”,让我学到了做人的道理。就是这两位好姆妈的奶水,让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如今!自从我主动报名要求去支前,局保卫干事老赵当着众人的面,再一次羞辱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自己参加工作这十来年,表现还算不错,但是我那个“家庭成分”也确实是太“黑”了,若是继续留在地质局,当一个行政管理员,或者是计划统计员,就是这样子凑和着混日子也还行,但是这与我来西藏,一心想着要学好藏语文,进而学习西藏的历史和民俗;除了干好份内的工作,还企望着要学着写一点有关西藏的小文章的初衷,那差距可就是太大了,我还是应该离开地质局!可是转念又一想,若真的想离开地质局,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要求下到基层去,与藏族群众生活在一起!可是,我那样的家庭成分已经决定了,我是一只“癞蛤蟆”,我又能够要求到哪里去呢?林芝和山南,山清水秀;昌都、日喀则,也挺不错的。但是那些地方全都是“边境地区”,我连想也莫要去想,免得自讨没趣,再当一回“癞蛤蟆”;就连那自然、交通条件比黑河更为恶劣的阿里,我也不敢提。想想看,若是我主动要求去阿里工作,组织部门的人一捉摸:条件这么好的拉萨,他不愿意呆,偏偏要求去阿里,这黑小子保不定想外逃?!那岂不是弄巧成拙更糟糕了吗?转念一想,我若是要求去黑河,结果又会怎样呢?这黑河可是西藏唯一的“腹心”地区。想到这里,我拿来尺子,在地图上比量了一下,黑河行署驻地那曲,距离最近的边境县——山南地区洛扎县,直线距离也大于360公里。再说,黑河地区海拔大都在四千米以上,气候恶劣,被人称之为‘生命禁区’,很多汉族干部不愿意去那里工作。但我有一副好身体,又有在班戈湖和土门格拉煤矿工作的亲身经历,依我看,它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可怕。我就要求到黑河去,老老实实地学好藏文、研究当地的风土人情,再学着写一点东西,这一生也就算没有白活了。只是想归想,可真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一直没有遇到机会。

    叶锋苏凝霜2020-12-14

  • 钢铁皇朝小说txt格式下载

    最新章节: 根骨头
    第十八集冷冷的月光,洒在路家庄的坡上坡下…晚饭刚过,那些手里着土枪,拿着长木短棍男女青年,都一个个静悄地从自家的矮土屋里了出来。那几家有骡马家庭,也都从马棚里牵了骡马。练武的,学骑,都各有分工。一会儿密林里,空地上,人欢叫。这是路家庄的传统也是被一次次的浩劫逼来的。路家和在村子里达了一圈,看着这情景比的喜悦。他一边走一想:路家庄的人们在强面前是不会屈服的。刚院门,女儿路芳就迎了来:“爹,饭都要凉了快到屋里吃饭吧!”“哥呢?”路家和好像没听到女儿的喊声,问着芳。“在校马场当校马啊!”“看我这记性?路家和自言自语着,“已经老了,我们路家庄校马术就全靠他了。这子还行,像我当年。有和三园再给他一助阵,们路家庄就不怕小日本子来侵犯。”“爹,这我给您熬的粥,趁热喝!”路芳把刚盛来的米端到了刚刚坐下的父亲前。“噢,爹喝。”路和从女儿路芳的手里接了碗,一边喝一边说,芳,我让三园到我们家做上门女婿,你宝山大就答应了?”“爹,你都是拜八子兄弟,你还知道宝山大伯的为人?处处都能为别人着想,提出的要求,他还能不应?”“是我太自私。样的事以后不敢说,时还没有破这规矩的。男女家,是辱没祖宗的事你宝山大伯都敢答应。可真是大丈夫。”“爹我们两家都是一家人了您就不必再顾虑了。”芳在父亲面前坐了下来“只要我们联手打小日鬼子,我们就有力量。“闺女说得对。”路家放下了碗筷,抹一抹胡,“从早年起,每当我路家庄有劫难,刘家庄是伸出援助之手,与我共度难关。这次小日本子来势汹汹,倘若有一攻进我们密州,我们路庄还是首当其冲。你说他要是带人来帮我们,旦伤害了他,那以后的日斗争可怎么搞?只要刘宝山活着,小日本鬼就没有安宁之日。”“,女儿有一件事要告诉。”路芳凝视着父亲。是你宝山大伯的事?”说是,也不是。”路芳忖着,“爹,三园家里了一个人。”“是吗?说给我听!”“爹……(化出)暖暖的冬阳普着刘宝山家的庭院,给一种春意洋洋的感觉。刘宝山家的路芳走出了房,来到了东厢房的窗:“叔叔,今天暖和,还是出来晒晒太阳吧!“是吗?看芳子的心多。叔叔这就出去。”窗里边传来了孙文刚的声。“叔叔,您不能老呆屋子里。”路芳上前搀着刚刚走出来的孙文刚“晒一晒太阳,您的身恢复地就会快一些。”是呀,阳光好,阳光好”孙文刚在路芳的搀扶慢慢地朝前走着,“阳不但能给我们温暖,还给我们力量。芳,听三说你不光马骑得好,还一些医术?”“我们路的祖上有家训:不论男,都要会骑马,都要懂术。”“你是不是能顶上半个中医啊?!”孙刚笑了起来。“差不多!”路芳也甜甜地笑着“不管什么,还是多懂点好。在我们的抗日战上,像你这样懂医术的可就缺了!”孙文刚皱了眉头。“叔叔,抗日场?”路芳向孙文刚的前靠一靠,“您打过小本鬼子?”“打过!”文刚严肃了起来,“那我负伤了,躲到一个老家里,多亏那个大妈给包扎了伤口。”“叔叔原来您是抗日大英雄啊”路芳差点跳了起来,我呀,回家一定告诉我。”“芳,我们这里很就要成为抗日战场了。日本鬼子一旦打过来,会有什么想法?”“想?叔叔,我还真的没想什么。”“你不是懂医吗?战场上需要救护,们打小日本鬼子,一定有所伤亡的,有你这样人,就一定会减少许多苦。”“叔叔,我到哪去找他们啊?!”“找们?找我们的组织啊?”“组织?叔叔,您是”路芳有些莫名其妙了“芳,叔叔告诉你,叔是共产党的人了。”“……”路芳郑重地看着文刚。“芳,抗日形势在眉睫。一旦小日本鬼打进我们密州,我们可其残酷的情形。而你们家庄又是战略要地。所,我代表中国共产党上组织任命你为路家庄妇会长。希望你和你爹尽把路家庄的男女青年组起来,投身到抗日斗争行列中去。”“叔叔,能行吗?”“路芳,是鹰就要高傲的飞翔,是马就要驰骋疆场。”“叔,我听您的。”“不应该说听党的。不管什时候,只要是听党指挥就能战胜任何艰难困苦”孙文刚语重心长地说,“还有,回家告诉你,上级党的组织已经决准备发展他为中国共产的党员了,担任路家庄日联庄会的会长。”“叔,我和爹?”“你们要把附近村子的村民都合起来,共同抵抗日本略者的入侵。担子很重!”“叔叔,只要是打日本鬼子,就是再苦再我也不怕。”“芳,你定要协助好你爹的工作路家庄将会打响我们密抗日战争的第一枪。”叔叔,我们的祖上打过国联军,还怕小日本鬼?”“对!只要是胆敢犯之敌,我们不但不怕我们还要完全彻底地消他们!”“叔叔,我这回家告诉我爹……”“……”(化入)路家和刚听完女儿路芳的讲述就乐呵了起来:“看,这闺女是长大了,还能老爹的工作了。你放心只要是打外国鬼子的事只要是抗日的事,你老这百把十斤就豁出去了”“爹,这几天训练骑的人总有几个还不熟练您去给指点指点好吗?“好,我们这就去。”家和往外走着。路芳顺拿出了一件棉袍,披在父亲的身上:“爹,可再感风寒了。”校马场在村东密林深处的一片地上。月光下,几个年的小伙子正在吆天喊地有的纵马飞驰,有的快卧倒,有的旋转如风。着月光,能看清那一匹骏马扬起的尘土;随着风,能听到那一匹匹骏的嘶鸣。“爹,天都这晚了,您还不睡啊?”光下,路冲出现在了父路家和和妹妹路芳的面。“睡不着啊!”路家借着月光瞭望着。“妹,你应该让爹爹在家里息啊!”路冲看一看路。“哥,你知道爹爹为么要来吗?”“这……我哪知道。”“有几个马上的功夫还欠点儿火,爹爹要……”“妹妹你这一说我到想起来了”路冲高兴了起来,“,您来了,就指点指点们吧!有几个人让马儿倒,就是不到位。”“住,越难做的事情越重。”路家和往前走着,这人不想倒,那马儿就倒吗?”“爹,您怎么早告诉我们啊?”路冲然大悟。“现在知道还迟。把人招集起来,集训练!”路家和喊了起。“是!”路冲一边答,一边吹响了集合的口,“嘀……,嘀嘀……“哒……,哒哒……”着急速的马蹄声,几十高头大马从四面八方疾而来,站在了路家和的前。“爹……”路冲望望父亲。“小子们,我路冲说,你们练得很卖。”路家和看一看面前马队,“你们还有什么问的吗?没有,我就再别处转一转。”“大伯您别走啊!”月光下,个结实的小伙子从马上了下来。“你,铁锤…”路家和一眼就看清了前的小伙子。“大伯,些人就数我练得不好。马儿还没卧倒,我就向倒下去了。”铁锤说话声音很快。“大伯,我…”“大伯……”几个伙子都在你一言我一语请教……路家和说道一后,倏地跨上了铁锤的匹骏马,急速地绕着空转了几圈,然后又来到马队的面前,轻“嘘”声,那马儿前腿一跪,轻地卧倒在地。马上的伙子们一阵掌声。“铁,这就是你大伯当年学的。”路家和把马缰递了铁锤,“你们都把马起来,也来一个这样的作!”那些骑手们把马一抖,那些烈马风驰电地奔跑了起来……密林处,喊声震天……那些持木棍、铁鞭的青年男,一边呐喊着,一边互对打。他们时而绕过古,时而飞上树梢,你一,我一鞭地厮打着。把己浑身的解数全都施展出来。有人发现了走进林中的路家和和路芳,声鸟鸣似的口哨声,所厮打的人们都一下子消了似的,不见了踪影。爹,他们一定是发现我了?”路芳搀扶着父亲“这就好,这就好!”家和一边夸赞着,一边前走着。“爹,我发现标了。”路芳的声音很。“追上他们!”路家孩子似的拉起了女儿的,向前奔去…

    九火2021-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