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手游无鬼王万剑一

分类:网游动漫 最新章节:埃尔德兰的天空游戏

作者:利德岳
更新:2021-03-03 6:41:14

网游动漫热门

  • 当偏执少女遇上禁欲教授

    最新章节: 态度要端正
    各位文友大家好,野士文学社策划了一个历史图书选题,需要找多位作者合作,期待与各位文友合作,具体约稿要求如下:1,小说或剧本人物以晋朝历史真实人物为主人公,主人公可以是男性、也可是女性,皇帝、藩王、妃嫔、公主、婢女、公侯、士大夫、文士、隐逸之士、枭雄、商人、工匠等等都可以写。2,故事主体情节及历史人物道德人品不可偏离史实,可以写战争、爱情、文士风流、日常生活、宫廷等。主人公事迹若在史料中的记载很少,或微乎其微,可以凭作者想象来写,但是虚构出来的故事不可以不符合当时的历史背景。3,宫廷故事,不可以写如时下电视剧中那些多角恋和背离历史和正常逻辑的内容。4,作品篇幅限中篇和短篇。5,作品可以如实反应当时的时代,也可以写成具有现实意味的作品。6,作者自选需要写的人物和历史事件,选好后联系我。7,稿费比较少,因为策划这个选题主要是为了《野士》出版筹集经费,暂时定的标准是千字20——30元左右。8,每位作者都有署名权,书皮署名为“野士文学社”。作者投稿后,请勿再将作品投给其他杂志。9,希望通过以野士文学社名义出版的图书,不仅可以募集到出版《野士》的经费,同时也能为野士文学社和《野士》创造一些知名度。10,作者可以先写千字左右正文及故事大纲提供给我,审核通过后,即签订约稿合同,稿费是图书出版后三个月内付。联系QQ:1424404172582802101邮箱:yiweijushi@163.com

    秘冰蓝2021-01-11

  • 我可能不会爱你演员表

    最新章节: 杜月妃的另一面
    电话是曹科长到的。看到他悦的样子,身两个人员问:科长,你怎么?”“尹局长王飞、老覃回安局去。”然,曹科长到另间房子:“王!老覃!尹局叫你俩回去。“好的,我们上回去。”王说。然后,王和老覃坐上吉车,向宜宾城去。到了岷江,搭上运车的平船过江,开北城边下的岷边,回到了公局。见到尹局。听了他来自都公安局黄局的调查后,两都极为惊愕,别是王飞。尹长说:“周力成痴呆,是有要害他,而且已经成功了。“那是谁?”覃问。“这就要你去调查。尹局长说。“,我们马上回。”“不要急这要到中午了在局里吃了午再走。”“那。”后,王飞老覃在公安局吃了午饭,下忙回到了宜宾电厂。……半了。富有破案验的老覃想道“老周明明是冒,怎么就被人弄成这样。想到这里,他就问在身边的飞。“王飞,说老周怎么就被敌人害了?“我不知道。“你能把这情说一下吗?”一个月前,我老周在第二天我起来,想到边去洗脸,看:老周咳嗽、红,甚至更凶我就觉得他病。就把老周背厂医务室。”除了这,还有的情况吗?“覃非常认真问“没有了。”…那么,老覃样做,可能从周得病的起因进行,这个对周的病有什么质,老覃也想出什么来

    阿豪2021-02-19

  • 盘龙之分身天下最新章节

    最新章节: .眼神
    空谷幽兰发表于2015-5-2708:44那些人并不一定能通过审核。审核是有一定的规章制度的。如若文笔真的不成,那是没有可能录用的。你说的...那便好,不过我这建议也行得通吧?

    一语不语2020-12-26

  • 异世之魔兽庄园

    最新章节: 未确认生物体
    《参花》杂志是全知名的老牌大众文期刊,创刊于1957年,是由吉林省文化厅主管,吉林省众艺术馆主办的国外公开发行的省级点期刊,文化类重期刊。迄今为止,发行期数700余期。总发行数量为2亿册。应广大作者要,《参花》现在面全国作者征集文化术类学术论文作品主要收稿方向为:学评论、艺术鉴赏文化馆投稿须知:1、论文需论点新颖论证充分,结论可,条理分明,数据确,文字精练。2、您的稿件除正文外应包含如下内容:编;详细通联地址单位;联系电话;子邮箱;作者简介出生年、性别、籍、职务、职称、学、研究方向);投日期;摘要、关键;参考文献等。如缺项请补充完整。3、本刊对所有稿件删改权,如不同意改,请投稿时注明请作者确保论文内真实性和客观性,勿一稿多投,来稿律文责自负。4、稿件以word文档(电子文档)格式上。文章不得抄袭,复率不能超过30%,每篇稿件至少2000字符。5、来稿一周内回复,一经用,赠当期杂志一。6、本刊已入中国期刊网,凡在本刊载的作品,即视为意上网。主管单位吉林省文化厅主办位:吉林省群众艺馆邮编:130000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文化馆三【刊物收录】中国网,万方全文收录刊。【国内统一刊】CN22-1069/I【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8-8407【邮发代号】12-367联系电话:18843164682社编QQ:2201137863论文自费版(由专家修改):版:400元2000字符1.5版:500元2500字符两版:600元3500字符收稿范围:文学评论、文学作鉴赏、艺术欣赏、众艺术、群众文化文化馆不收涉及宗、不收教学、不收文化艺术不相关的

    无极书虫2020-12-30

  • 剑仙弟子守护地球

    最新章节: 黑市风云四
    诗曰:黄昏黯黯苦忧煎,帐底孤单不忍眠。  自叹人生皆合配,堪怜薄命断姻缘。  话说王龙在睡梦中被昭君推倒在地,大叫一声:“跌死我也!”便从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连称:“奇怪!分明昭君娘娘来到帐中,对我相谢一番,言语甚是凄凉,是我一时不合要扯娘娘,失了君臣之礼,被娘娘用手一推,跌倒在地,吓得我从梦中醒来。此刻正交四鼓,梦中之话,句句记得,娘娘要算有灵了。又说是尸回中国,不知真与不真?且到东京,便见分晓。”想罢,又打盹一会,天色已明,醒来见雨已住了,日光透出,吩咐军士埋锅造饭,就此起营。一声令下,谁敢怠慢?大家用饭已毕,就是三声大炮,拔寨起身,离了芙蓉岭,一路长行,也无心观玩途中景致,早赶到皇都地方。进得京城,天色已晚,把三百人马扎在教场,权在馆内住宿一宵,只候早朝复旨,不表。  且言汉王那日五鼓登殿,方受文武朝参已毕,忽打一个呵欠,倚在龙案上面,似梦非梦,听见云端内有人詈声骂着昏君,汉王听见声音很熟,急急离座下殿,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昭君,大吃一惊,暗想:“昭君在番十六年,如何今日会腾起云来了?”只见昭君指着汉王,叫声:“昏君,你好负义忘恩也!奴为保守江山,丢下父母,去和北番,为国忘家。你临行时携着奴手,何等嘱咐,说是挑选天下人马,御驾亲征,来救奴家,哄奴在雁门呆呆等候,杳无音信。奴为昏君,守此节义,不敢失身于番,只得投河而死。昏君呀!你忘了昭君恩义,不过是个女子,倒也罢了,还有许多功臣,汗马功劳,一个个为国捐躯,命丧沙场:如李陵不屈于番而死,百花中箭而死,李虎为妻报仇而死,彭殷中炮而死,死后不闻一点褒封,就是老将李广,苦守雁门,费了许多心机;和番苏武,困番多年,不亏我怎得回朝?御弟王龙,丢下三宿妻房,伴奴和番,历尽千辛万苦,到番做了闲人,一十余年,毫无嗟怨,真是为国忠良。一个个有功之臣,也不加封。你做了一朝人主,赏罚全无,还称什么孤,道什么寡呢!”说一顿,埋怨一顿,恨几声,悲痛几声,把一个汉王说得哭哭啼啼,叫声:“恩妻见责,丝毫不错,是孤忘恩负义,还望恩妻原谅。你今既会驾云,回了本国,快些下来,孤和你重整鸳衾,以全未了之情。”昭君冷笑一声道:“人天路隔,怎得遂心!既是你犹记前情,多多拜上皇后林恩人,妾之父母,望乞照看一二。奴的苦楚、千言万语,都说不尽,自有人对你说,奴要去也。”汉王见留不住昭君,放声大哭,昭君叫声:“汉王休哭,既是你与奴前情未断,奴还有妹子赛昭君,姻缘可以续成,切要牢牢记着,奴是当真去了。”  一阵阴风过处,昭君芳魂冉冉归天而去。汉王再向云端,看不见昭君的形影,大叫一声:“痛杀孤也!”从梦中哭醒,几乎跌下龙牀,吓得两旁内监,急急扶住汉王。汉王醒来,连称奇怪,也不便与两班文武说明此事,只是痴呆呆坐在殿上思想。忽见黄门官奏道:“今有随昭君娘娘和番去的御弟王龙,现在午门候旨。”汉王听说,将王龙宣上金殿。王龙拜了二十四拜,口称万岁之声。汉王叫平身,便问道:“卿家和番因何去了十六载?今日方得回朝,不知娘娘怎么样了?”王龙见问,不觉扑簌簌两泪双垂,汉王道:“卿家未言,先自流泪,是何缘故?可细细从头至尾奏与寡人知道。”王龙奏道:“启我主,臣随娘娘往北和番,一路过芙蓉岭,岭上吟诗;太行山遇见猛虎,山神搭救;黑水河停兵半月,盼望我主,救兵不到,娘娘时常啼哭;雁门关内看见孤雁飞鸣,娘娘便唤孤雁,雁也知人意,落在地下,娘娘将血书写成,藏于雁翅,千言万语,嘱咐孤雁,转达我主,不知雁可将信寄来,我主可曾收到?”  汉王听见此话,便不觉满面通红,叫声:“卿家,实是孤王失信于昭君。那日果有一只孤雁飞来,落于殿廷,左边带的是昭君书信,寄与孤王的;右边是卿家的书信,寄与家乡的。孤本当欲写回书,又怕添昭君一番愁苦,是以孤王一总留下未曾回书,此乃孤之罪也。”王龙道:“我主不写回书,倒也罢了,只可怜娘娘在雁门关眼巴巴地盼望这回书,足有一月,不见到来,眼泪不知出了多少,又被关外番兵十分催促起身,那时娘娘好不焦闷人也!没奈何出了雁门,回头不住望着南方,哭哭啼啼,一路长行,非止一日,到了北方,逼要番王三件大事,方肯进城:一要税簿,二要宝珍,三要降书降表。番王一一依从,已曾差官送到中国,不知我主可收下么?”汉王道:“已经收到,但不知娘娘进了番城,以后便怎么样了?”王龙道:“娘娘到了番宫,第一夜召臣进宫,劝番王饮酒,是臣用计,下了迷昏药,把番王吃得七孔流血,不能成亲。第二夜番王旧病复作,又是臣用计,教番王杀了毛贼,以报前仇。第三夜番王大醉,硬想娘娘成亲,娘娘又仗着九姑仙娘赐的仙衣,穿在身上,番王用手扯着衣裳,如十几根银针刺在指上,鲜血淋淋,吓得番王不敢近身。到后来,娘娘又推说番王有病,曾许下白洋河愿心,要搭浮桥,只等到十六年后,方能成功,可怜娘娘一心只为我主,守此冰霜节操,任番王百般依从,娘娘俱是付之流水。那日到烧香日期,到了浮桥上面,可怜娘娘那一种凄凉,真令人痛杀。番王只认烧香是为自己还愿,哪知娘娘是要全她的节操,一旦投河而死,好笑番王,一十六年,如在梦中。外有娘娘书信三封,嘱咐臣带回,呈上我主。”说着,将书呈上。汉王且不看书,叫声:“卿家,孤方才登殿,有一异事,实骇听闻。”王龙便问:“是什么事情?”未知汉王怎生说出,且听下回分解。诗曰:恩情割断三千里,异地羁留十六年。  为国忘身一女子,此心真可对苍天。  话说王龙请问汉王,早间是何异事,汉王便把正当早期,似梦非梦,见昭君身立云端,当面寡人,被她埋怨失约的话说了一遍,“孤只道昭君业已成仙,方能驾云,前来会孤,哪知她已为孤倾生,一点魂灵到此,可怜!可怜!”说毕,放声大哭,满朝文武,一众内侍,无不下泪。王龙道:“我主少要悲伤,娘娘生前聪明正直,死后为神,理所当然。”汉王收泪点头道:“卿言极是!卿家一路劳顿,免朝三月,另日加封。”  王龙正欲谢恩退下,忽见把守东华门官员跪下奏道:“启万岁,今皇城外河内流一尸体,身体未曾损坏,不知是男是女;又有百鸟衔花盖面,香闻十里,请旨定夺。”汉王闻奏,好生诧异,便问王龙道:“卿在北方,见娘娘死,死后可曾埋于什么地方?”王龙道:“说起来也是一件奇事:那日娘娘将身跳河,河内之水比江海波浪更凶,番王命许多番兵下去打捞,总捞不着娘娘的尸首,他那里只得招魂设祭。臣闻娘娘生前曾说【生为南方人,死不愿为北方鬼】,皇城外流来的尸首,或者是娘娘到此,也未可知。”  汉王听说,传旨摆驾到御河一看,以辨真假。一声旨下,满朝文武随驾出朝。到了皇城外河边,汉王向前一看,果见水面上漂来一尸首,百花盖面,群鸟飞绕,身上霞光万道,云气千层,只看不出是男是女。汉王吩咐军士将群鸟逐开,见是一个女尸,面似观音,犹如活的一般。汉王又传令众军士将女尸捞起。众军士答应,正待动手下去捞那女尸,只听见一个个军士都叫手疼,血出来了。回复汉王,汉王又不肯叫军士用挠钩去搭那尸首,便问王龙:“这是什么缘故””王龙道:“若果是娘娘尸首到此,她身上有九姑娘娘赐的仙衣,衣上如银针直刺人手,碰着无不受伤,所以娘娘在番十六年,番王不敢近身,皆赖此仙衣之力保全玉体,今日我主祷告一香,包管尸首不难捞起来了。”  汉王听说,便对河边祝告道:“贤妃既归,玉体光辉,白璧无瑕,何用仙衣!”说毕,一阵香风过处,只见群鸟飞去,霞光不见,仙衣已被九姑娘娘收去。汉王仍命军士动手,此刻手果然不伤,轻轻将河内女尸抬起,汉王近前一看,见她容貌未改,果是和番昭君,免不得抱住尸灵,放声大哭,只叫:“苦命妃子呀!你今死后,尚且心向南方,不肯将尸灵抛于异域,怪只怪孤一时忍心,舍你前去,又屡次失信于你,教孤今日有何颜面对你芳魂!”说罢,痛哭不止,泪湿龙袍。王龙只是一旁流泪。众文武见汉王过于悲伤,向前相劝,汉王方才丢下尸灵,命内侍用暖衬将娘娘尸首抬进西宫。  一声旨下,众内侍领旨动手,汉王率领文武,一齐哭进午门,抬至西宫,安放牀上。早惊动正宫林后,一闻此信,带了嫔妃,赶到西宫,正见汉王在那里痛哭。走进房内,一见昭君面色如生,不暇问及缘由,也向前抱住昭君的尸灵,只哭叫:“妹妹呀!你为国家和番,去了一十六载,哀家无日不思念妹妹,谁知今日只剩个尸灵,方回故国。”说罢,哭得喉咙都哑。汉王也是陪哭,哭得日月都昏,一众内侍宫娥向前劝住汉王、林后,林后便问:“芳魂怎得回来的?”汉王细细对林后说了一遍,林后连声称赞道:“此身虽死北方,此心犹恋故土,可谓巾帼之完人了!”说罢,林后也不用嫔妃动手,亲代昭君香汤沐浴,换了一身汉服,忙用棺木盛殓,停丧西宫,百日后出殡。汉王又旨下礼部,于各寺院延请僧道各一百名,在西宫虔诵经文,要做七七四十九日功德,超度亡灵。又许下一百根桂枝香,一百卷《金刚经》。道士打的罗天大醮,申表上朝;和尚拜的皇忏关灯,招魂灵前供养。设了许多奇珍果品,灵前铺陈,扎了许多纸扎烧化。  每日汉王伴灵烧香,哭祭一回,只到四十九日功德圆满,迎皇送佛各事已毕,都皆散去,汉王仍在西宫住着伴灵,只候日日已到,又传旨礼部,卜了吉日,出昭君娘娘灵柩,安葬芙蓉岭上。  这日,汉王与林后俱穿素服,文武百官尽皆带孝,三宫六院,采女嫔妃,以及内侍人等,俱穿孝衣,一路哀声不绝,送出朝门。满城百姓,家家户户,俱排香案,路祭昭君娘娘。此刻正是春天,不寒不暖,一众行人,奔芙蓉岭而来,正好走路,这且慢表。  再言王老皇亲夫妇,只因女儿和番,心中不舍,无奈为国驰驱,只得苦在心头。虽蒙汉王看顾,到底朝中举目无亲,皇亲苦苦辞官,汉王准了他的本,赐他田地金银,还着地方官不时矜恤,皇亲就择于皇城百里外买了一所房子居住,虽是老夫妻,倒也安闲自在。只因膝下无子,常怀忧闷,虽有二个女儿,一个已去和番,如同死绝一样,一个年幼,取名赛昭君,尚未配婚,隐居乡间,又不出名,哪个知道?一日,皇亲正在门口闲望,忽听村中人喧嚷道:“今日天子代和番的昭君娘娘出殡,安葬芙蓉岭,好不热闹,我们快去看呀。”皇亲一听,大吃一惊道:“莫非我儿死了,番邦将尸首归于我国?汉王也该送信于我老夫妇,直到今日也不通知,好狠心呀!”入内,便说与夫人知道,夫人含泪叫声:“老爷,你也休怪汉王,他怕通信来,使我年老二人又添一番痛哭。我和老爷办些祭礼,赶到笑蓉岭祭奠一番。”皇亲依允,忙去收拾,备了牲口,雇了轿子,命家丁挑了祭礼,皇亲三口,一路而来,不表。  且言汉王送丧到芙蓉岭,命地师卜了正穴,安葬昭君灵魂,一面盖土,一面摆列三牲,汉王与林后率领众文武正才祭奠已毕,转身向外,忽远远见皇亲一众家眷,来到坟上,大吃一惊。未知汉王相见,如何对答,且听下回分解。诗曰:二女昭君出一家,排关名字最堪夸。  姊能贞烈妹能武,好比莲生并蒂花。  话说汉王见昭君的父母到来,心中很不过意,为的昭君尸到中国,不曾送信与他,今见两位皇亲到来,汉王面前见驾,又朝见林后,汉王叫平身,含悲叫声:“国丈,休怪孤不送信于你,只怕年老皇亲一闻凶信,又增悲苦,等丧葬已毕,方才召你说个明白。”皇亲夫妇听说,也不回言,忙将恩谢,齐到坟上摆了祭礼,祭奠昭君。老夫妇放声大哭道:“你当初二九之年,大不该得此异梦,立誓要伴天子,谁知遂了心愿,其中颠颠倒倒,累及父母受了许多苦楚;你又为国亡身,今日只剩尸灵归国,叫我年老双亲,倚靠何人?亦是空养你这女儿一场。”说毕,一齐嚎陶大哭。哭了一会,林后命宫娥劝住皇亲老夫妇。见坟边袅袅娜娜走上一个女子,不亚昭君重生,汉王一见,吃惊不小。只见她到了昭君坟前,整理衣袖,拜倒尘埃,哭叫:“姐姐呀!念妹子赛昭君,生来既晚,姊妹未曾见面,就两下分离,今日姊姊归阴,妹年又小,叫年老双亲并无香烟后代,日后倚靠何人?”说着,忍不住粉面泪流,如花喷水;双眉紧皱,似桃含春,哭拜一会,真令旁人心酥。林后见这女子,举止文雅,说话伶俐,方知是昭君之妹,暗暗称赞道:“好个知文达礼的佳人,也不枉姊妹聪明,生在一家。”汉王在旁偷看赛昭君,眼都笑合了缝,心中暗想:“昭君云端亲许寡人,寡人若不断前情,妹子赛昭君可以续婚,只怕此言今日有些应验了。且等回朝,再作计较。”便离座,携着国丈手,周围看一看坟中四面景致,以见殓葬昭君,礼上不为过薄,但见那:坟堂上石牌楼高高耸耸,两旁栽松柏树千层万层。一枝梅,一枝李,梅李争开;一枝杏,一枝桃,桃杏生春。石牛羊,石人马,分列左右;石麒麟,石獬猊,头角狰狞;石豺狼,石虎豹,助威坟墓;石骆驼,石狮像,件件分形;石文官,石武将,排立两旁;石嫔妃,石采女,伺候坟茔。  汉王同国丈看了坟上造得十分齐整,国丈也放心得下,汉王叫声:“国丈放心,妃子虽死,亲情未断,孤定奉养你终身便了。”国丈连称:“皇恩浩荡,老臣何以克当!”说着已到坟前,汉王同林后又拜别昭君之墓,众文武也上来拜别,哭得悲悲切切,吹得热热闹闹,礼拜一番。汉王要摆驾回朝,国丈夫妻向前谢了天子,皇后移步也要告辞回去,汉王心中十分不舍,无奈国丈苦苦告别,汉王道:“既是国丈执意要去,孤也不好强留,再令媛有遗书一封,寄与国丈的,孤今未及带来,且稍停几日,召国丈来朝,还有别事商议,再看遗书不迟。”国丈谢恩,率领家眷回他乡里去了,不表。  且言汉王、林后带领文武嫔妃内侍等,告别昭君坟墓,一路回朝,文武退出朝门。汉王与林后到了正宫坐定,有内侍献茶。茶毕,汉王想起了坟上之事,叫声:“御妻,方才在坟上可曾见昭君的妹子,前来代姐姐上祭?容貌柔媚,举止温和,不亚昭君再生、王嫱复活,令人十分可爱。”林后听说,微微冷笑道:“陛下好眼力也,妾非妒妇,焉肯作此没情义之谈,但一则天下多少妇人,陛下没有这些精神。召见这许多妖姬美妾,尽着自己受用;二则国丈的长女,被你断送番邦,难道又把第二个爱女送与君主,恐未必情愿了!我主请自三思,不要痴心妄想了。”  汉王听说,哈哈大笑道:“御妻之言,虽是正理,孤非好色,慕爱美貌佳人,但因思想昭君许多情义,茶不思,饭不想,酒不饮,梦不成,惹出无限愁闷。今见昭君之妹,如见昭君,意欲续此新姻,以联旧义,不知御妻意下如何?”林后听说,叫声:“陛下,你可谓见事不明了:想国丈无子,只靠二女收成结果。一女和番,已是心如刀割,只为要保江山,舍了身上一块肉。他二老致仕归闲,膝下只此一女,靠她收成结果,未必尚贪皇宫之福,肯续旧姻,人心如此一样,何必强求?”汉王道:“御妻之言,太迂阔了,想寡人与昭君许多恩爱,怎舍她去和番,也是出于无奈,就是今日提起,好不痛杀孤心也!”林后笑道:“陛下不必在此假慈悲,这是番人只要昭君,就献与他,若要正宫,也可献与他么?”汉王道:“御妻何出此言!正宫乃结发夫妻,非西宫可比,就是寡人拼着江山不要,也不能软弱至此。”林后笑道:“这是妾身戏言,陛下何必生嗔。妾闻苏武和番,一十六年,受了许多苦楚,如今方得回朝,也难为这老忠臣了。”汉王道:“可怜那苏武回朝,两鬓皆白,长髯苍苍,不是声音听得明白,几乎认不得他是苏武了。”林后道:“这样老忠臣,身陷番邦,劝降不辱,甘于牧羊,受苦风霜,令人可怜,陛下也当格外加恩,方是酬他一片赤胆忠心。不讲他别的苦楚,只闻他有诗八句,写来也算苦不尽了。”汉王道:“御妻可记得否?念与孤听。”林后点头念道:自从一别天朝地,苦守忠心十六春。  嚼雪不嫌冰似水,吞毡肯让人污身。  衣冠虽敝犹怜旧,符节常依尚喜新。  两鬓苍苍嗟齿长,家乡何处拜丝纶。只此一诗,已见老臣忠心耿耿,贯于日月。  汉王道:“孤于当日,赐宴在便殿上,代他接风。加封太子太师,上殿不拜,外赐黄金千两,彩缎百端,拐杖一根,玉带一围,荫袭一子三品职衔,又免朝三月。孤也不为薄待忠臣了。”林后笑道:“陛下只说相待忠臣不薄,但坐也是昭君,立也是昭君,行也是昭君,卧也是昭君,未知同伴昭君去的这个功臣,如何发落?”汉王听说,忽然想起此人,大吃一惊。未知怎样回答,且听下回分解。诗曰:桑梓之间不肯忘,愁生万里为君王。  天涯海角飘流久,且幸于今返故乡。  话说汉王见林后提起还有相伴和番功臣,未曾加封,心中惶恐,叫一声:“御妻,非是寡人忘却此人,只因昭君尸到,丧事忙了三月有零,只算得安葬已毕,打点召他前来,自然格外加恩,酬他十余年的辛苦。”林后点头称是。说毕,吩咐摆酒,代汉王解闷。一宿晚景已过,不必提他。  次日早朝,汉王登殿,两班文武朝参已毕,旨下将王龙召进。王龙见了汉王,拜倒金阶二十四拜,口呼万岁。汉王叫声:“卿家,劳你伴送娘娘和番,一十六载,受了千辛万苦,久困异乡,今方回朝,卿之忠心,不减苏武。孤甚敬服卿家,怪不得昭君生前,眼力识人一丝不错。今且听孤加封卿家为天下都提调使,统制军兵,如朕亲临;外赐黄金印一颗,上方宝剑一柄,不论皇亲国戚、文武军民,凡有不法者,任凭先斩后奏;彩缎百匹、黄金千两、红罗一对、金花两朵,追封三代,荫袭一子。尔妻萧氏,苦守多年,赐她凤冠霞帔,加封一品正夫人。并赐回乡祭祖,给假半年,使你夫妻完聚,并受皇恩,再行供职。”  王龙得旨,心中大喜,连忙在金阶叩谢皇恩,就此告辞汉王,退行百步,出了朝门,到五凤楼前上马,又拜别在朝文武,打点衣锦还乡。口中不语,心内暗想,叫声:“且住,想我刘文龙乃一介书生,得中状元,多蒙昭君娘娘的错爱,认为兄妹,御赐姓王,今日特旨加恩,荣归故里,亏谁之力?还当前去拜见义父、义母,方是正理。”想罢,带了从人,备了礼物,出得皇城,约有百里之遥,就到了国丈府中。门前下马,有家人投帖进内,少刻,国丈出迎。迎至厅上,王龙便请夫人一齐相见,国丈命家人传语入内,将姚氏夫人请到厅上。王龙把二位皇亲请在上面,口称:“义父、义母两大人在上,义男王龙拜见。”说罢,正要将身下拜,国丈一把拉住道:“殿元公,这个使不得,不要折坏老朽。”王龙又不肯依从,定要下拜,二人扯了一会,只拜了二拜,方分宾主坐下,香茗一道。  用毕,国丈便叫声:“殿元公,不才小女奉旨和番,累及殿元公,一番辛苦跋涉,愚夫妇于心不安。”王龙道:“义父说哪里话?这是为国驰驱,乃臣子份内之事,何言辛苦?慢讲是君王有命,不过跋涉万里,就是赴汤蹈火,亦在所难辞。”国丈连连称赞道:“殿元公可谓勤于王事,足见忠心。请问殿元公身在番邦,亲见小女一番举动,不知可以见示否?”王龙道:“义父母若不嫌絮烦,何妨上禀。”国丈道:“倒要请教,老夫这里洗耳恭听。”王龙未曾开言,先已流泪、道:“想娘娘别了汉王,出得东京,和番北地,自芙蓉岭到雁门关,走了许多路程,受了多少风霜雨雪,免不得爬山过岭,万苦千辛,才到番城,约了三事,等番王依允,方肯进城,也算长天朝志气。到了宫中,番王勒逼成亲,用计灌醉番王,下了迷昏药,使番王血流病倒,方脱此难。到后来,又仗九姑赐的仙衣,穿在身上,吓得番王不敢近身。又将奸贼毛延寿千刀万剐,报了仇恨。愚弄番王,许下白洋河口要还香愿,要搭浮桥,累及番王,费尽倾国货帑,一十六年,方才成功。番王催着娘娘烧香还愿,想要成亲,娘娘自知再难推却,将义男召进宫中,当面吩咐道:【哀家心存贞烈,为国和番,原非得已,若番王再逼哀家成亲,惟有一死,以报汉王。】只可恨汉王,过于薄幸,一点恩义全无,哄娘娘在关等候多时,并不见御驾亲征;娘娘又托孤雁寄书,天子亦无回信,可怜娘娘说,宁教汉王负我,不教我负汉王。那时到了浮桥,还他香愿,将身一纵,随波而去,吓得番王大哭一场。着人打捞娘娘尸首,毫无影形,番王只得回朝,做些佛事,超度娘娘的芳魂。又打发义男回南,出了番城,到了半路,雨阻芙蓉岭上,三更时分,娘娘又托梦于义男,说:【哀家有几句言语,嘱咐于你,回去休要忘怀:一拜上汉天子不必挂念,奴虽死,恩义未断,照顾双亲;二拜上正宫林后,蒙她情义,未曾报答,来世再报深恩;三拜上堂前父母,休要悲伤,儿今虽死,还有妹子可以续婚。】说已明白,魂出帐去。还有生前在宫遗书二封,着义男带回天朝,已呈与汉王,汉王还未曾与义父母看见。这就是娘娘和番始末,今提起,也令人伤心。”  国丈听见王龙一番言语,由不住心如刀割,放声大哭,姚夫人只是哭叫:“苦命的亲儿呀!”王龙也在一旁,陪了许多眼泪。哭了一会,大家止住泪痕。王龙又请贤妹赛昭君见礼,国丈吩咐丫环:“请二小姐出来,与殿元公见礼。”丫环去不多时,只听里面环佩声响,赛昭君稳稳重重,走出厅来,王龙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宛似当年昭君娘娘的模样,连忙起身,兄妹见礼。礼毕,国丈吩咐摆酒,款待王龙饯行。席终告别,国丈送出大门,王龙上马,带了从人,一路长行,衣锦还乡,好不热闹,少不得坟前祭祖,夫妻完聚,这且不表。  且言汉王,自在坟上见了赛昭君容貌,不亚于昭君,心中又惹起相思病来,打点续娶联姻,便与林后商议此事。林后不好过于阻挡,忙写了一道旨意,差了内侍出城,飞召国丈见驾。内侍领旨,不敢怠慢,出宫上马,如飞而去。离城百里,指日就到,内侍同了国丈,到得午门,下马候旨。内侍先人宫缴旨,汉王即传旨召进国丈,国丈见驾,山呼朝拜,汉王连叫平身,赐坐。国丈坐定,问道:“我主相召老臣,有何吩咐?”汉王先命内侍取出昭君遗书,递与国丈看看。国丈未免见鞍思马,心中悲苦一番,当着汉王面前,不好哭出声来。将书看毕,笼于袖内,便要起身告别汉王,汉王带笑叫声:“国丈且慢。”国丈便问:“我主还有何事吩咐老臣?”未知汉王说出什么事情,且听下回分解。诗曰:先因多女不胜愁,身入皇宫慰白头。  到底门楣他自立,前人裁树后人留。  话说汉王见问,便对国丈道:“令媛与孤恩深情重,为国驰驱,身丧异地,临死曾嘱咐孤家,照看双亲。今日相召,非为别事,听孤加封国丈食一品俸禄,妻姚氏封一品夫人,月给钱粮供养,不用在朝供职,仍居皇城外安闲之地,代代子孙,也受皇恩。令媛为国尽节,不独名标青史,且谥贞烈二字,配享太庙,永受香烟,乃立贞烈牌坊,不论皇亲国戚、在朝文武到了牌坊,俱要下马,如有违旨,即问典刑。国丈呀!孤要续娶二令媛,以接一脉姻亲,月给加俸银三百两,好生管养赛昭君;外赐宫娥二十四名,服侍二令媛;又加白银三千两,折与二位皇亲买果吃,孤也不下聘了,只算一言为定,候孤择定吉日,迎娶进宫。就是昭君屈死北方,这段血海冤仇,安得不报,孤自操练精兵,亲讨反叛,灭了番邦,代昭君报仇,慰她阴灵于地下。”  国丈听见汉王吩咐,不敢不依,只得受了许多赏赐,谢恩出朝。回到自家府第,入内,便有姚夫人率领女儿赛昭君迎接,到内室坐定,姚夫人便问:“今日旨下召见,有何事情?这许多赏赐,是哪里来的?”国丈道:“夫人有所不知,只因大女昭君,一点贞烈之情不泯,远到番邦,几千里外,将尸首送到中国,百鸟衔花盖体,花容未损分毫,敢是皇天保佑,未曾安葬之先,大显灵于汉王,一要汉王照管你我二老,是以皇上加封加禄,二要亲情不断,却叫妹子续婚,是以今日宣召进宫,当面言定亲事,赐了采女二十四名,服侍二女儿,又赐白银三千两,以作聘礼,月给俸银三百两,好生管养二女儿,俟汉王择日迎娶进宫。”姚夫人听说,把眉头一皱道:“好笑汉王,太没正经,他尽有三宫六院,偏要缠扰我家则甚!想大女儿在世,百般聪明,活鲜鲜地被汉王选去,断送性命,至今令人提起,好不伤心。如今又来想我二女儿,只怕此女未必贪皇家富贵,嫁个平人,夫妻偕老,你我日后也有收成结果,不要象大女儿,又去和番,坑了性命。”国丈听说,把脸一沉道:“夫人之言差矣!常言:【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臣若怕死,不为忠臣。】大女儿虽死在番邦,如今配享太庙,永受香烟,留得芳名千古,各人自有各人之福,你我父母,何必代女儿愁烦?况皇爷当面续婚,谁敢逆旨忤君?”夫人听说,哀哀痛哭,叫声:“老爷呀,妾怀二女在腹,十几个月,只认是一个怪胎。哪知生于辽东,容貌胜似姐姐,只为上坟,遇见汉王留心。非妾不愿女儿婚姻,只为你我年老,举目无亲,单有此女,怎舍得她又离身边呀!”  正值老夫妻议论,早有二十四名宫娥进来,一一磕头已毕。老夫妇吩咐拨在香闺二小姐手下伺候,众宫娥答应,侍立两旁。赛昭君叫声:“爹娘不必争论,想姐姐身死番邦,大仇未伸,汉朝又无英雄能将去杀番兵。不是孩儿敢夸大口,纵番邦有许多妖术奇能,只消孩儿领兵前去,管叫番人一个不留,还要踏平番城,代我姐姐报仇,方泄心头之恨。今日皇爷肯将续婚,正是遂孩儿平生之志也。”国丈夫妇听了赛昭君一番言语,一齐哈哈大笑道:“孩儿小小年纪,不知外边事体,随便夸言乱说,想天朝征番,勇如李陵,尚且被捉;猛如彭殷,不免死难;百花中箭,李虎亡身,苏武遭困。就是李广,年老宿将,也有万夫不当之勇,尚且折了许多人马,被番人杀得闭关不出。是以汉王无奈,将你姐姐前去和番。量你不过一个柔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焉知行兵之事?少要乱说,使外人闻知,岂不贻笑大方!”赛昭君道:“爹娘休要小视孩儿,孩儿若不禀明与爹妈,爹妈也不知道其中有个缘故。”国丈道:“有个什么缘故,可细细说与我们知道。”  赛昭君道:“爹妈容禀,只因那一晚闺中闲坐无事,但见窗外月明如昼,一时心中想起游花园,未带丫环使女,独步而行。到得二更时分,凉风阵阵,正穿竹径,忽见两边陡起一朵祥云瑞霭,纷纷香烟绕扑,那云落在园中,到了一个仙女,身披鹤氅,执着云肩,手摇羽扇,自称九姑仙女,呼着孩儿姓名。孩儿听她呼唤,知非凡人,连忙跪在地下,听她吩咐。那仙女道:【赛昭君,你与我有缘,情同师弟,因尔姊屈死番邦,无人泄恨,汉朝又少英雄,谁去平番泄耻?非你不可!我特来教你诸般武艺,你且站在一旁细看,牢记在心。】仙女说罢,先传武勇,向空中一指,明亮亮的十八般兵器,自空中落于地下,但见那仙女:先使刀,分上下,背花乱落,一团雪,冷森森,别类分门;又使枪,梅花落,不离左右,刺劈面,到护心,件件皆精;方天戟,举在手,飞扬乱舞;铁楞鐧,手双起,舞不见人;开山斧,迎面砍,三十六着;银瓜锤,乱打去,碎碎纷纷;鎏金铛,轻飘飘,狂风几阵;碧燕抓,飞荡荡,映月光明;竹节鞭,单撤手,凤头三点;青竹竿,挑金钱,如虎翻身;风魔棍,打过去,离地尺许;枣阳槊,掷空中,一点无差;扯满弓,放羽箭,怀中抱月;跑劣马,快加鞭,稳坐鞍心。传武艺,已毕了,教奴学会。又传我,诸般咒,临阵记心;还教奴,行土遁,地下能走;更有那,会驾雾,亦可腾云;撒绿豆,成兵将,自可摆阵;传六韬,并三略,谨记留神;六丁将,六甲神,俱听号令;要移山,并倒海,顷刻施行;呼得风,唤得雨,天仙正法;除得妖,斩得怪,可逞奇能;临行时,又赠我,几件宝贝;叫孩儿,灭番邦,马到成功。  她又说孩儿前世本为皇后,今生又当入皇宫,这是前世姻缘注定,何能强求。”国丈夫妻听说,只吓得摇头吐舌。未知怎生回答,且听下回分解。

    上允2020-12-21

  • 三国开局扮演李存孝

    最新章节: 金巴哥
    本着对文字的爱,来到本站成为原创的一,愿我的微薄力能够为原创未来添砖加瓦本人闲人一枚有大量的在线间,本科时专是美术,愿担书画摄影一栏编辑,望给个会,我一定会力做好自己职之内的事情的

    南城二爷2021-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