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案组来了个狐狸精txt

分类:纯爱耽美 最新章节:标记我一下

作者:仐三
更新:2021-03-03 19:12:00

纯爱耽美热门

  • 通天武尊有声137

    最新章节: 捧场
    #pid698552{background-image:url("static/image/postbg/1.jpg");}第七十二章冥云两人的第一次任务四象升两仪比赛结束后的一个月,左师接到了一个任务,不小心被冥幻柔知道了,于是她死缠烂打的要跟去,左师拗不过她,只好同意,当然带上了云丹。玖宫岭有一个习俗,那就是侠岚们第一次任务都会收到老师送的礼物,云丹收到的一条项链,那个珠子是用侠岚玉做成的。而冥幻柔,她什么都没要,唯独对左师的玉箫情有独钟,“这个不能给你。”左师护住自己的玉箫,“为什么?这是不是女的送你的?如实交代!”冥幻柔不高兴,“这..真的不能给你。”左师无奈,冥幻柔听见,气的咬牙切齿,要抢,云丹急忙拦住她,“小丹你放开我,我要那个玉箫!我就要那个玉箫!”冥幻柔挣扎,“幻柔!你不要这样,左师老师不给你也是有原因的,可能是左师老师某个朋友送的,有意义的。”云丹劝道,左师见云丹这么善解人意,心里面很是满意,冥幻柔停下,“哼!”冥幻柔怎么会不知道,她只不过是想让左师卸下心中的包裹,因为她知道,送左师玉箫的那个人,早已过世...“我不要了!反正左师是我的,他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冥幻柔不以为然的说,左师听见,脸红了。这一次的任务多了冥幻柔,弋痕夕显得很是高兴,但是...冥幻柔这一路上就和山鬼谣吵嘴了,无奈,云丹和弋痕夕,一个拉着冥幻柔,另一个拉着山鬼谣,左师头疼,这就是为什么左师不肯带冥幻柔出来任务的原因。左师仿佛已经看见出来任务的这些天都是怎么过的...五人来到迷雾石阵,“都跟紧些,不然走散就麻烦了。”左师叮嘱四人,“是。”四人点头,可是他们还是走散了,因为迷雾石阵都是雾,他们看不清楚也分不出方向,冥幻柔和山鬼谣依旧在吵嘴,吵着吵着,冥幻柔发觉不对劲,“诶?山鬼谣,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冥幻柔问,山鬼谣也发觉到了,“咱们走散了!”冥幻柔看了看四周,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左师!小丹!”“老师!弋痕夕!”两人喊了一会,没人应答,两人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先别往坏处想,也许他们在一起,咱们两个还是先找到出口吧!”山鬼谣冷静下来,冥幻柔点头拉住山鬼谣的手,山鬼谣吓了一跳,喊到:“喂!你干什么啊!”冥幻柔听见,冷哼道:“哼!你当我想?要不是怕再走散,我才不会碰你!”“嘁!”山鬼谣不屑。云丹和弋痕夕,也和左师走散了...“这、这是哪啊?”弋痕夕停下,看了看四周,“怎么办?我们和左师老师他们走散了。”云丹是第一次任务,不由得有些害怕,弋痕夕见她害怕,挠挠头,安慰她:“你..你别哭,就算遇到危险,咱们也能在迷雾石阵里甩掉它们的。”云丹听见,停止抽泣,“也许左师老师和山鬼谣他们在一起,咱们先找出去的路吧!”弋痕夕拍拍云丹的肩膀,给了她莫大的勇气,云丹点头,弋痕夕用元炁幻化出一根细绳子,一段系在自己的食指上,另一端系在云丹的小拇指上,说:“这样咱们就走不散了。”云丹点头,她头一次觉得,这个看起来有些胆怯的男孩子,要比山鬼谣温柔的多。左师到了出口,发现自己那‘可爱的’四个徒弟都没影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等待四人。“在这里发动探知是找不到他们的,如果能找到,我在就找到了。”冥幻柔对正在发动探知的山鬼谣说,山鬼谣收回探知,什么也没说,因为冥幻柔说的没错,这里的雾太大,就算探知到了他们,也没办法找到他们,“山鬼谣,咱们得快点了,这里的雾越来越大了。”冥幻柔警惕的说,山鬼谣也注意到了,两人走一处,在一处留下记号,但是两人却是一直在打转,而弋痕夕和云丹却走了出去,因为他们四人留下的记号弄混了,弋痕夕和云丹误打误撞的走了出去(作者:这叫啥?傻人有傻福,哎呦别打脸!),左师看见弋痕夕和云丹都走了出来,不由得担心身在迷雾石阵里的声音和冥幻柔。静心,静心!冥幻柔跟着感觉走,走着走着,觉得雾小了很多,不由得惊喜,“嘭!”在两人的前方传来一阵巨响,冥幻柔和山鬼谣吃了一惊,那是一股元炁与零力的碰撞,“左师?糟了!”冥幻柔/山鬼谣跑向出口,跑了近二十米,到了出口,眼前的景象另两人大吃一惊。“左师!/弋痕夕!”

    消化不良2021-01-16

  • 大明武装采矿船

    最新章节: 久别重逢
    “敢不敢做一天的爱人?”子莫名其妙的问“天上没有斗”。她刚刚认识的微友。个看着养眼,性格沉稳的男。“为什么只做一天呢?不两天,三天?”“因为我的心只有一天而已。”麦子常觉得对方没有那么爱自己了于是她就主动消失。日常的情都是兑了水的。麦子就是肯妥协。“可以。”他看起不是一个很随便的人,麦子预感。“说说做爱人的条件”他好像知道麦子的下文。三条够了。第一,不接吻。二,不做爱。第三,保证我安全。”“我要求去露营。他说。“你说的我都同意。只要求我们一起去露营。”知道麦子渴望一次露营,只没有人陪她。“我没有设备…”麦子犹豫着。“我负责购所有的设备和食物。”他断的说。“我们怎么称呼彼,合适?”他做事向来一丝苟,多年的商海沉浮让他老于此。“叫我麦子吧。”麦显然不想称呼“老公”,虽说好了做爱人。“叫我哥哥。”“你没有搞错吧?”麦突然笑起来了。“叫一声试。又没让你喊‘老公。’”在激将麦子。“哥哥妹妹的劲吗?”麦子不屑。“再喊声。”他竟然厚起脸皮来了“无聊。”麦子放下了手机却忍不住微笑。麦子站在阳里。她眯起眼睛晒太阳,好可以蒸发心里的伤感。“上吧,麦子妹妹。”他揺下车,一脸的笑意。第一次见面不觉得尴尬么?麦子一路看窗外。她有点后悔自己的一冲动,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万一……“这是我的身份证你可以拍下来给你闺蜜。万……”他真的拿出证件来。子没有拿,苦笑了一下。“知道你刚刚失恋。”他一边稳的开车,一边忍不住的从子里偷偷看麦子。心里怎么么多欢喜?“你看出来了?麦子没有否认。“我倒是感荣幸。如果不是他的愚蠢,么有我的机会?”他说完递麦子一瓶水。百岁山。然后在十字路口停下,宁愿让前的车子先过。他只是不想惊麦子。“给你。”他又递过一板口香糖。麦子怀疑他是是想接吻。“别想歪了啊!不会违反‘三大纪律’的。他怎么可以这样聪明?“不说话。我不会觉得尴尬。这一起驾车出来透透气,我也想很久了。”他又看了一眼子。麦子睡了。身上盖着他过来的毯子。他轻轻吹着口。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三笔下那个神仙都嫉妒的地方山谷,几棵杏树,小河,村。微微下着细雨,雨丝如发绿杏飘香。“戴在头上。”变魔术一般的拿出一块格子帕。三毛和荷西当年就是头手帕坐在树下野餐的。他都道。他看过麦子每一篇qq日志。“坐下休息一下,这是水。”他连保温杯都带来了麦子惊讶的望着他的背影。很好。可是每一段爱情的开都不错。然而过程总是很失。那个人要结婚了,挨千刀。他从后备箱拿出小炉子,外常用的那种。他说不想让子吃凉的。本来心就够凉的。麦子忍不住加入进来,帮拾柴,生火,一起被呛出眼。麦子赶紧拿出纸巾给他擦。他没有躲。他们一起煮粥烤肉,烤土豆和玉米。这是子从小喜欢的食物。然后他着麦子一起散步,做花环。者捉蝌蚪,捞水面的菱角。子复活了童年所有的回忆。上,他拿出睡袋,支起帐篷他甚至带了充电宝。一个大篷。他只是知道麦子一个人会害怕。然后他在麦子躺在篷看书的时候,自己出去捉好多萤火虫,夏夜常有的东。当萤火虫飞舞在帐篷里的候,他们都觉得一天远远不。于是又住了一晚。接下来没有回去。后来第四天也结了。第六天也过的很快。不做一生的爱人。麦子终于结了。那个挨千刀的也来了。睛里内容复杂,麦子没看见谁能移动麦子看着爱人的目呢?(结局

    云和羽2020-12-19

  • 我捡了一地属性

    最新章节: :朋友
    茶瓶      平山村平虽平,却无山,一色平展展的水田,除了村头那株老樟,连像样点儿的树也找不出来。村民们举炊用的全是稻草。  三阿婆就住在大樟树旁。年岁大了,老眼昏花的,腿脚又不利索,一天到晚只能在家里摸索着找点活儿干。她闲不住。  每天午后,一件事三阿婆是必定不忘的:提个黝黑的茶瓶小心翼翼地搁在门口墙脚边那只倒扣的破筐上;傍晚时分,又挪动小脚颤巍巍地把茶瓶拎回屋子。  毕竟有细心多事的。一天,瞅见三阿婆又去搁茶瓶,便搭讪着上前问三道四。  “三阿婆,茶瓶里装的啥?”  “洗澡水,”三阿婆指指头顶毒毒的太阳,“省点稻草,省一点是一点。”  “嗬,这么晒晒会热?”  “咋不热?烫着呢!洗的时候,我还要加三勺冷水。”  这天晚上,三阿婆的茶瓶成了村子里“新闻联播”的主要内容。院墙内,晒场上,井台旁,无一例外都在议论三阿婆。就连在大樟树下纳凉的人们也不去顾忌三阿婆会不会听见。  “真看不出三阿婆,木乎乎的,有这么个聪明想头。”  “这算那门子聪明?”也有人不以为然,满脸不屑的神气,“犯不着为这么点柴草去丢人现眼——我老早想着了。”  “其实哪,你不知道,三阿婆也是没有办法。你道怎么着?儿子媳妇恶啊,不许老娘洗澡烧热水。三阿婆太孱头,要是换了我……哼!养儿子真是养白眼狼!”  “就是,”有人应和,“有一天我看见……”  ……  第二天,三阿婆门口的那只茶瓶消失了。有心人想探听出个中缘由,终究不能。任你怎么问,三阿婆一律和蔼可亲地笑笑。  然而,村里许多人家却都慢慢亮出了各色盛水器皿——铝锅、脸盆、塑料桶,什么都有,当然也有茶瓶,有的人家还不止一件两件。有聪明人说,晒热了的水烧饭可省三把稻草。  三阿婆的茶瓶终于没有再出现。

    天狼星娘子2021-02-07

  • 超维幻界三天两觉

    最新章节: 癞蛤蟆
    第六章丁君如果你向花源人打听:在解放,丁君干的是什么职?对于这个问题,桃源人还真不好回答。君是土生土长的桃花人,不过,他却不像他桃花源人那样,一四季都在田土里劳作而是游走四方,唱花戏,唱渔鼓,唱傩愿,唱辰河高腔,唱堂,干的似乎是唱戏人行当。然而,如果哪死了人,需要做道场他摇身一变,又成了士,给死人做法事,纸屋纸钱。若是有湘人在常德这边死去,要运尸回家安葬,他变成了赶尸匠,帮助西人把死尸赶回老家应该说,在解放前,君的日子过得还算滋,经常有酒有肉。解后,丁君的好日子到了,他不得不回到桃源里,做一个终年在里辛勤劳作的社员,也没有人请他唱戏了唱戏的场合被开会学所取代了。赶尸也被止了。偶尔还有些偏的地方会偷偷请他去道场,但所得的报酬以前相比,实在不可日而语。后来,土改作组进驻桃花源,丁被划为上中农。刚开那几年,丁君并没有得上中农有什么不好当别人问起他的成份,他甚至还曾自豪地:“桃花源里只划了一个上中农,谁也不跟我比。”本来,按政策,上中农是团结象,不是革命对象。过,随着政治运动的断升级,他这个上中也逐渐和贫下中农拉了距离。每当工作组桃花源里来搞运动时都会要召开群众大会刚开始那几年,在台作为斗争对象的人,有一个右派分子刘痒。后来有一回,也许作组的干部觉得只有个斗争对象的大会显不够隆重,不够激烈于是,把地主崽子宋和上中农丁君也拉到上去陪斗。有了先例会形成惯例。从此以,每次搞运动,站在上挨批斗的,永远是痒痒、宋春和丁君了丁君这才意识到,他一辈子大概都要以一被斗争的对象生活在花源里了。用丁君自的话来说,那就是:唉,‘上中农’这件衣服,老子怕是一辈也脱不下来了!”所,每当上面的工作组将来桃花源搞运动的候,桃花源里都会提响起丁君堂客的哭声这时,桃花源人就会论说:“丁君又开始堂客了,看来,工作快到了。”生产队长牛曾经劝丁君说:“一个枕头上睡觉的人你怎下得了手?”丁翻着多白的眼睛,恨地说:“她让老子一子穿湿衣服过日子,子不打她,浑身不舒。”据说,丁君之所被划为上中农,就是为他堂客的两只手镯丁君的堂客以前在一大地主家做过侍女,于她侍候地主的母亲心尽力,地主的母亲送给她两只手镯。土工作组进驻桃花源以,发现桃花源里除了木之外,家家户户都得叮响,只能划为农,这样的阶级成份在显得有些单调,也乎让工作组的人脸上光。有一次,工作组组长看到丁君的堂客桃花溪边洗衣服,她左右两只手上都戴着闪发光的银手镯,工组长大脑中灵光一闪“贫下中农手上能带手镯吗?”于是,后工作组开会讨论的时,丁君被划为上中农不过,也有桃花源人为,丁君被划为上中,跟他堂客的手镯无,而是跟他家的擂茶关。桃花源里家家户喜欢喝擂茶。一般人都用齿面擂钵擂茶,用陶壶中的沸水冲兑丁君家用来烧开水的不是陶壶,而是铜壶这只铜壶引得许多桃源人眼红。丁君喝的茶也比一般人家讲究别人家的擂茶里只有和姜,丁君家的擂茶还要加上红枣,花生,甚至鸡蛋。丁君当就曾用这样的擂茶招过工作组的干部,给部们留下了一个不好印象,觉得丁君讲究喝,贪图享受,不太一个贫下中农。曾有花源人听到工作组的部议论丁君:“一个下中农会舍得用鸡蛋擂茶?一个贫下中农么会有铜壶烧开水?除了“上中农”这件衣服让丁君浑身不自以外,丁君对另外两事情的态度也使得他其他的桃花源人格格入。“‘人七劳三’这不是鼓励社员多生少干活吗?”他愤愤说。人民公社化以后生产队的粮食在交完粮之后,余下的粮食为70%和30%两部分,70%按人头均分,30%按工分的多少分配。按照这种分配度,谁家孩子多,谁分的粮食就多。丁君对这种分配制度的方就是打堂客。他把自堂客的一条腿打成了废,让她行走困难。说:“让她走不了路为她好,她不用下田集体工了,天天呆在里享清闲,不好吗?正分粮食是按人头分,她出去挣那点工分卵用!”对上交“任猪”,丁君也颇为不。所谓“任务猪”,是桃花源生产队的社,每户每年必须向公食品站出售一头猪,的重量不少于132斤,售价为每斤4角4分。由于卖猪所得的钱,还不足以抵消养猪本,所以,社员们都愿意上交任务猪,能掉就赖掉。但丁君必交,因为他是上中农丁君一声长叹:“自养大的猪,自己不能了吃肉,桃花源里几年也没有过这样的事”丁君不信邪。他把家养的猪杀了,准备作过年的腊肉。就在正给猪褪毛的时候,社食品站的人带着民到他家里来了。食品的人指着他的鼻子破大骂:“你这个狗胆天的上中农,你还没任务猪,怎么就敢私宰杀生猪?”丁君说“我杀自家的猪,犯什么王法?”食品站人说:“自家的猪?脚下的地是国家的,头上的天是国家的,的猪吃的猪草是国家,你的猪喝的水是国的,你的猪栏是国家,你的房子是国家的你这个人都是国家的你敢说你杀的是自家猪?”丁君说:“我杀头猪过年吃肉。”品站的人说:“你这上中农就是要比贫下农私心重。我问你:过年要吃肉,城里的人过年要不要吃肉?里的干部要不要吃肉都像你这样不肯交任猪,我们这个以工农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怎么搞?”不由分说食品站的人要把丁君猪拉走。丁君举着杀刀喊道:“谁敢拉我猪,老子一刀砍死他”食品站的人笑了:好嘛,竟敢威胁国家器。”最终,丁君没杀人,他的猪被食品的人拉走了,他自己民兵捆绑起来,送进公社的学习班。丁君公社武装部办的学习里学习了两天。从学班出来以后,他回家了四天,吐了三碗血到了第五天,他憋得,便从床上爬起来,着胸口,慢慢踱步到忍家去,他要同丁忍流一下在学习班的心体会。令人惊讶的是一向少言寡语的丁忍这一回竟然对丁君说每句话都作出了积极应。丁君说:“国家石臼和铁杵,我们是谷,国家想把我们舂米就舂成米,想把我舂成糠就舂成糠。”忍说:“你脑壳再硬铁杵也可以把你捣碎”丁君说:“国家是磨,我们是黄豆,国想怎么磨我们就怎么我们。”丁忍说:“鸡巴再硬,也拱不起磨。”丁君说:“国是天,我们是草,天枯死我们,我们就只枯死。”丁忍说:“鸡巴再长,也日不破。”丁君说:“只有客儿女是自己的,其都是国家的。”丁忍:“老子打自己的堂,国家管不着。

    第十个名字2021-01-25

  • 穿成影帝的炮灰前

    最新章节: 有多看不上我
    (七)无论在何时,船都是有声音的。在行进中,听到的大部分是发动机的震动声。挂机船发出的像是一台拖拉机在爬坡时拼命加大油门的声音,“轰轰轰”地发出聒噪异常的声音;而货机却安稳许多,坐在上面只感觉到轻微的震动,连放在地板上排列整齐的麻将都只会稍稍地移动。然而,若开船时站在船尾,听到的更多是船尾巨大的铁浆搅动湖水发出的哗啦啦的水流声,与从远处往下的瀑布略有不同,虽然都有很多稍纵即逝的水泡,但这声音清脆许多,更由于船在不断行走,远处的气泡声越来越小,而近处的铁浆又不停地在搅动,所以声音仿佛会跑,却又不曾跑远。当船停靠岸边时,随着发动机的熄火,船自身的震动声突然消失了,这时候外面的声音便会趁机拥入,无论是风的声音,还是岸上行人或车辆的声音都全部听得清清楚楚,船与陆地连接上了。若是有其它的船从身边经过,自家的船便会因为漂过来的水波而左右晃动,水波击打船的声音像一枚开花的炮弹,“砰”地一下,又迅速消失。若空载时摇晃地会厉害,声音也会大一些,满载时,船的晃动小了,但水波会一直蔓延到船上,所以这时候偶尔会看到小鱼或者小乌龟遗落在船的甲板上。黑夜里睡觉时,听水浪冲击船身发出的特别的“铛铛”声,是能够催人入睡的,对于习惯水上生活的船民们,这是令人心境平稳的,我们虽四处为家,四处漂泊,但我们休息时与黑夜靠的是那么地近,夏天热时常常在船的顶部搭个蚊帐铺个凉席便睡了,看到的是各处不同的天空,有月亮,有星星,我会裹紧毛毯,听风吹动蚊帐的声音,听父亲打呼噜的声音……可多年以后的现在,我再也没有在船上睡过觉,也再也没有那么久地凝视过黑夜。

    会哭de猫2021-01-05

  • 赏金猎手

    最新章节: :你,配吗?/
    靠修理自行车和六亩地为生的张娶了个好媳妇,人长得标致家务也是干净利落。先后生下男一女后,老张的日子开始紧了,毕竟修理自行车已经不算个技术活了,电动车早已经取了自行车,然而老张却养成了惰的习性,最可恨的是,总是修车为名出去赌博,想以此来变自己的困境,几年下来变本厉,卖掉了家里的牲畜和玉米整天泡在赌场,妻子苦口婆心能改变老张的恶习。一个春天早上,打了一夜麻将的老张回家里,两个孩子哭闹着,女儿岁,儿子两岁,妻子却不知去。当时老张也没有在意,以为子到邻居家去了,问孩子孩子不知道。谁知道,一直到中午子也没有露面,村子里找了个也不见人影,倒是左邻右舍一堆的闲言碎语让老张恍然大悟原来老张常年不顾家,彻夜不的赌博,妻子有了外遇,私奔!懊恼的老张嚷嚷着要报警,居们倒是劝他没有意义,她的婆早就心寒了,倒不如改邪归,浪子回头还有个救,毕竟孩还小呢!老张醉了,一大堆啤瓶横七竖八的扔在地上,几天不过来,孩子们哭得很伤心!播开始了,老张背着儿子拉着儿在地里干活,他发誓重新做,邻居们看到老张的窘迫,借给他买种子化肥。老张终于知了油盐酱醋茶的不易,开始反着新的活法。天暖了,老张把子寄在亲戚家,自己到工地上活,一直干到扫冬,回到家有些宽裕,老张收了庄稼,买了辆三轮车开始了他谋划俩月的计:爆米花。从此,走乡串户着两个孩子,老张成了专业的爆花户”,很多了解他的人看孩子可怜也看到了浪子回头,家都会照顾他的小生意。就这,老张靠着爆米花供两个孩子学,长大成人。后来老张进了,在一个十字路口租了一间房生意十分的红火!女儿中学毕学了理发,在一家大型美容美中心工作,月收入6000--8000元,儿子大学毕业在某单位招生办当主任,老张的脸终于有了些自信。前不久,我乡的途中碰到了老张,老张强着到家里喝茶,坐定后,老张兴的说买了一套楼房,正在装,私奔多年的妻子如今也是形影只不敢露面,时时接触儿女通过弟弟和妹妹给老张暗送秋,老张说:不怨人家,都是自的错!一个崭新的老张就坐在的面前,生活充满了希望

    枯花古树2021-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