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风景图片大全

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章节:书剑盛唐

更新:2021-02-27 22:48:40

科幻小说热门

  • 超级修真强少楚枫

    最新章节: 突兀
    五律夜中秋文/竹影2020-9-29湖光融月色,云海托琼楼。风过花枝动,浪移叶影浮。团圆尝桂酒,相聚荡轻舟。寰宇婵娟共,神州度仲秋。中秋夜.

    一只老猫眯2021-02-14

  • 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最新章节: 炮......艇
    秋天到,蟋蟀叫,有的像弹琴,的像吹哨。小蟋蟀,好打架,小友们不学它,团结友爱一起玩,同进步笑哈哈

    8块巧克力饼2020-12-16

  • 大明俏红娘19

    最新章节: 大战开启
    七绝秋天三景(三首)文/竹影2020-10-10一,桂园西风一扫万枝黄,月桂离群不换妆。素裹寒霜身自洁,清新脱俗独芬芳。二,菊苑夜来寒露潤秋霞,林苑深幽遍地花。正是菊开争艳季,嫣红姹紫品芳华。三,枫林一叶知秋万山紫,层林尽染换红装。英姿飒爽多豪迈,气壮山河勇斗霜。上海植物园打卡

    青椒蝙蝠盖饭2020-12-20

  • 别动本王的爱妃

    最新章节: 立足一线天
    词云:  过念头甜蜜,只得跟他。暗中约下纠纠,一旦卯酉。  茶苦,空双,恨起胆如。瞒天岂得常久,出尽场丑。  —右调《阮归》  话春桃与无相暗约定明夜走,两人狂了一番,打无相出去后即披衣坐在上。不一时大郎走到面。  春桃嘻嘻说道:我与你只有夜一夜的夫,明日要别去了。”利郎听了不胜讶,忙将他了一眼道:你又不疯不,怎么今夜起疯话来。春桃笑道:我并不疯颠实是真心说。你近前坐,我慢慢对说知。”遂无相约他明逃走,细细出,道:“今得了他这银子,不如了我,同他罢。”利大听了,呆了晌,忽流泪道:“你嫁我家,虽无处到你,但妻情分,我舍得你去跟。他的银子不曾用动,早拿去还他。”春桃笑:“你还了,你依旧要穷人了。”大郎道:“情愿甘穷,钱养你,却不得你去。说罢泪流不,春桃见了暗欢喜。便他的手说道“我方才是你,不意你有好心,也枉了我一番辱。我怎肯你跟他逃走”利大郎道“你已同他定,今见我肯,你又来骗我了。”桃笑道:“真是老实人我既要同他走,为何又告诉你,使防备?如今你做个快活妻罢。”利郎道:“这怎么说?”桃道:“如他的银子俱我家,若谋他的,便就天害理,后也不能享用他今起心不,又要拐人又要拐物,理必不能容他既能拐我我难道又不拐他的?他些银子是拐来的,我今骗了他的,不为过。若明赶逐,必与他伤情破,他也不肯休,你也不他的对手。今有个两全兵之法,他不能怨我,也不为负他只消如此这,岂不是同做快活夫妻。”利大郎明,一时欢非常,两人到天明。 春桃暗暗料,到了夜间无相在关中早念完了功,又将紧要件,俱收拾在身边。候更深,利大便走来关口放出同到家。吃了好些菜,便照旧发他进关歇。利大郎辞,便到门后了这条挑水檀木扁担伏黑处藏好。相同春桃出,关好了门同到房中,春桃尽兴了番,将这些子包好停当春桃见天寄醒,便连忙起喂乳,因说道:“我日为了情人只得将你撇。你日后大,不要怨我”无相道:我同你日后一个好似他你。”这天吃饱,依旧着。无相道“你不宜迟早些去罢。便将利大郎衣帽穿戴起,春桃也将头搭好,换一双新鞋。人扮作夫妇无相便背起裹欲去。春道:“初出时,我还有力气,让我背,到了背动的时候,到你背。”相道:“你见识,果然差。”春桃了包裹,一出到门前,无相低低说:“你去悄钉了关板,他不得就出到天明出来我二人已去了。”无相:“有理,理。”走到边。只说利郎在内夜夜惯的,竟不心。便将这大铁钉插好,回身走来此时春桃已这有银子的裹藏在灶下柴内放好,取了日间包的几块乱石,几件破衣,背在肩上见无相走到遂同着就走  出了村,望旷野处走。此时利郎随后忙忙来。到了野,疾赶近前举起扁担大:“好贼秃!怎敢拐人走在这里了后面邻居快上来!”无正走间,不利大郎突然来,虽然吃一惊,却立了脚,要打他。忽听见口中叫邻居来,知他不一人,便一心慌要逃,舍不得银子要在春桃背拿包裹。忽利大郎手中器械,在黑处,照头打,便顾性命往前逃走。桃便将包裹在地上。利郎口中喝骂提起扁担,着包裹。打下,春桃叫声“阿育!又叫“饶命”此时无相是一口气跑,却去不远在那里看风,不期听见着春桃。细听明,便不跌脚流泪道“罢了,罢!是我害了的性命了。又想道:“若一个来,怎怕他,怎邻居皆来追?想是方才门不密,故一同赶来。今事已无及若打死了他还要来追我此时不走更何时?”又了数声,见得利害,便顾性命,往逃生。  大郎与春桃闹了半晌,他去远。春将包裹中几石子拿出,了几件破衣,叫利大郎了自己。利郎连忙蹲伏地,春桃扒肩头,大踏顷刻来家,门关好,取火种,在灶取了包裹,入房中。利郎不胜感激:“若不是真心为我,银子怎得到手中?”春道:“有银可太露,须入地中,慢受用。”遂时埋藏,二不胜欢喜而。正是: 你道算无遗,谁知更有能。  奸又要拐人,理如何肯称  到了天,这些施主老道、檀越皆来送茶送。到了关前看见关中悄静静,香灭消,不似往。便叫了数长老、师父全不见动静便私相说道“想是他站辛苦,在里打坐人定去。我们且不惊动他。”大家坐在关凳上坐了。有人送饭送来,供养和。见关内并动静,便大惊异起来。中一个将凳移在关口,内一看道:师父升天去。”众人听忙合拢来问:“莫非长圆寂坐化了”那人笑道“非坐化,奇诧。影迹,空禅舍。众人听了大大骇。忙一扒看,果见内无人,又周围细看,不见有出入处。就有几熟老头儿与帐道:“姑认做他飞升天去了。”说道:“可我们当面无,不曾得来送。”遂扒地下,朝着关磕头不迭有几个有见的说道:“看这和尚不个正气之人一定是熬不清淡,拐了起的银钱,往别处快活了。”有的:“我们何打开看看,晓得他好歹。”便一齐手,见内中无存留,方逃去是真。的传笑,有叹息。大家闹了半日,将这座禅关去小庵中安。又一顿拆芦篷。利大与春桃在家只暗暗而笑题。正是: 朝钟暮鼓何为,佛作牌哄动愚。 何苦将钱秃子,认明是大贤儒。 只说这无在黑暗中一怕有人追赶便不顾高低只望前乱奔奔了数里,后面没人来,方立住了。呆想了半,不胜跌脚苦道:“我佛爷保佑,逃了性命。可怜我那娇滴、白嫩肌,能禁得他棍狠打,多是死无疑了”遂流泪一。忽又想起些钱财,又胜大恼大恨咬牙切齿道“我费了几辛苦,得了些财物。将一生富贵,用无穷。谁遇了这个有的冤家,要他图个长久不期天不从。如今弄得财两失,依赤手空奉。今只好逃往处,再去募了。”又想:“我与他等恩情,我失财,他为丧命,岂可然远去?也竟要访他一生死的实信方免得记念不如且隐藏法通房中,慢打听方是理。”遂寻而走,不多天色渐明。看了身上道“我这打扮岂不被寺内看破。便连脱下,将帽弃去,走到中,敲门而。  法通未起来,见相绝早到此忙问道:“兄为何弃关清早到此?有缘故。”相便攒眉说:“一言难。”遂将与桃相好逃走事细细说出不胜气苦。通道:“这是人心不足要便宜处失宜。一个佛弟子,怎做犯去之事!兄,师兄,福去灾来,怕将来必千□。”无相得走入向日间房中,取衣帽,身边剩得些零银度。自此坐房中,思思想,不胜愁。  过了日,只得央通去打听。期这条街上见了和尚,在那里说长短,指指搠。这春桃也无相心不肯要来打听,在房抱儿子并不在门前望。故此法一时打听不,无相只是苦叹气。不过了两月,得又嘱托了中一个道人打听。  时利大郎见情已冷,料相决不敢再,便一时要面阔大起来终日买鱼买,身上俱穿齐整,久已做豆腐。早人疑心道:他一个做豆的穷人,一如何就体面来?毕竟是了藏银,得横财,方得此受用。”的说他得一的,有的说五百的,便纷传说。春亦渐渐的在前走动。被道人打听得白,来家一一十说知。 无相听见桃不死,夫快活过日,想了一番,不胜大恼大道:“我中这淫妇的计,原来他两算计我一个将我银钱快受用。叫我何气得他过”便咬牙切,恨骂了一。法通笑道“你说他待十分情厚,这样看来,在那里?”相听了,愈恼怒道:“小非君子,毒不丈夫。今决不与他休!须问他罪,追还我银方罢。”通道:“你甚么追他的儿?”无相:“我在县告他一状,然追出原银我。”法通了笑道:“一个和尚奸、拐人,怎还敢去告他”无相道:不妨,不妨我自有告他儿。”这才:  天网恢,胆大如。  自作孽,理当消。  无相定了主意要利大郎与春,遂在寺内了半年。一将头发梳起又叫人买了顶毡帽。过几日,便走县前,请有的法家写了张状子来告  正值知坐堂,无相连声叫屈。县叫书吏接状词来看,见上写道: 告状人冀,告为卖奸本杀命事。以士农工商值业不为游;礼义廉耻奉守必系贤。痛身辞家千里作带月被星;夜宿行,每防贼虑盗。是以毫有算,果升合必量。子路之养亲效陶朱之富,实人理之情,至公而当者也。不商贩嘉善,城外女字铺方,突遇地利大。侦身金,行明劫畏法,欲暗而无路,使春桃倚门献。大半娼家下邀迎,类窠室,引入魂,串同说,盗去资本干两。复黑持刀,灯前斧,事觉呼逃脱。位思非落雁之容止堪洒扫;无竟夜之欢何须重物?与白昼江洋昏黑执杖无。情实难平匐伏投奔天。伏乞剿除法,追还血,赐晋还乡阴功万代,此沥血上告  知县看,又细问一。无相不胜诉。知县道“你既是外人,且准你状子。本县人拘到之日挂牌听审可。无相见告了,不胜欢,磕头而出  知县即签差了钱强赵能,去唤大、春桃听。二人领了票,无相即二人到酒店吃酒,说明住处。又送出路钱。二别去。  了次日,便到女字铺□□,知这利是做豆腐的便私自商议:“怎么□客人告他骗这许多银子”赵能道:必是他的□生得齐整,客人去缠他骗银是实。家既得了这银子,见面也要放狠些”二人商量了,方走到家来。  桃与利大郎见街坊上人心他得了横,夫妻商议房子搬开,人动疑。 这日正商议,忽听见有在堂中唤声利大郎连忙出,见了二,却不相认只得拱手。人道:“你是利大,妻叫春桃么?利大郎见这人这等问他心中好不欢。因暗想道“我家中有这些银子,久就做财主这两个人这不识人,还我是做豆腐,岂不可笑”便将身子了一摇,摆一摆,说道“我就是有的利大郎,两个问他怎?”差人听笑了一笑道“只因你有,有人告你县中。我二奉大爷牌票拿你夫妇去官的。老爷在堂上,立回话哩。”大郎听见有告他,便大道:“你这从那里说起我又曾做甚歹事?为何人告我?还二位闲走到家来了?”能道:“你牌上有名,何会错?”强便发怒道“不要与他辩,只锁去官,夹他几棍,自然明。他是积年骗哄人,我不要也被他骗了。” 说罢,取出子劈头套住扯了就走。大郎方才着,便大嚷大道:“有话须好讲,怎就动粗?”时春桃久已内听知,道些古怪,便忙走出来解,与差人施道:“二位必性急,既人告我夫妇少不得要去明情由,也是就去见官事。我家大从来愚直,晓得世事之。若看薄面了大郎,请位宽坐,少得尽个礼儿廉见请出尊,看明原告何人,才是理。”差人了,便放了大郎道:“是你的娘子窍,怪不得他会骗客人”便向腰间出牌来,又抄白原告的词放在桌上利大郎却看出来,春桃:“烦二位与我听听。赵能便细细完道:“你做的事,自心上明白,么撇清。明见了官,在堂上难道也清罢。”利郎听了,又道:“我说们错到我家了,我从不认得甚么冀人。我是做腐的,又不牙行经纪安饭店。他为么住在吾家告我骗他的子?”  人正要发话春桃连忙叫利大郎去说:“原来这事发作了。方才听见状上是告你卖吞本,内中多说话,俱无相的事。今改了名姓告你我了。利大郎方才急道:“这么好?若见,我就是死。”春桃笑:“不妨,妨,这场官他必要输与们的。你今去款待原差我自有主意”利大郎只走出,对差说道:“我道是甚么人原来是他假托姓告我。少不得要对,方才得罢乞二位不必较。”不一搬出酒肴,差人吃个尽,又送出差。差人见差不薄,十分喜,叫他明来诉状。说,拱手出门  此时街邻里忽见县公人到利家人,不胜惊,不知为甚事情,又不下有缺文)纠错:心茶应为心荼

    邓初蝶2020-12-15

  • 结绮临春户对开后庭花的释文

    最新章节: 荒野露宿,疑似幽灵的灰色怪物上
    第5章年终考试很快要来临了。转眼仅有三天的时间了。最后两排的“混子”生都慌了手脚,要是考不理想,连春节都过不愉快。黄健的贫穷,他们早已司空见惯,没有了蔑视的眼神,尤其是现在,简直有点讨好黄健了,主要是能在考试中抄袭一下他的考卷。一个叫任华国的“混子生”说:“黄健是我们这两排的心中太阳。”孔荷说:“健哥哥,我的数学不好,考试的时候你可要照顾一下妹妹哦。”黄健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紧张地年终考试结束后的第三天,成绩就下来了。母老虎的语文成绩全班仅有一人及格,那就是黄健的,也只得了61分的可怜成绩,其余的课程成绩,黄健也都名列前茅,尤其是代数考了98分,居全班第一。快乐的寒假就要开始了,黄健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寒假里起码有饱饭吃,这是他唯一兴奋的原因。黄健把自行车立在院子里时,黄曦高兴喊道:“大哥回来了。”孙姑奶奶正在削萝卜,打算拌饺馅子。黄福超正坐在槐树下那把古老的椅子上看一本《朱元璋演义》,单爱英正打扫着院子;黄庆在摆弄着他的小鞭炮,见黄健回来,大家放心手中的工作围了上来。“我的乖儿,你看瘦了多少。”孙姑奶奶心疼地说。黄福超从儿子手里接过成绩单,看了一会儿笑眯眯地说:“健儿,不错啊!”接下来,是多么温馨的日子,黄健几乎陶醉了。黄福超把一个煮熟的羊头放在桌子上说:“大家拆着吃吧,一年都没有吃过肉了。”黄健和全家分食着香喷喷的羊头,心里被幸福埋没了。回想在学校的开水煮白菜;躲在楼道里啃那八两馒头,他很想流泪,可是这幸福是多么的短暂啊!仅仅十多天,很快会过去的,要好好的珍惜这十多天亲人团聚的日子哦!迎新年,辞旧岁,除夕很快到来了。家家都开始张贴红纸黑字对联。黄福超家的对联是读过私塾的老人黄银夏亲笔题写的。其中堂屋正门上的一副对联是:“天太地太山阳太,家和人和万事和。”黄福超在张贴,黄庆捧着浆糊。黄曦却看着这幅对联一个字一个字像嘣“料豆”似的读到“天…大地大山阳大……”黄庆捧腹大笑,重复她道:“天…大地大山阳大……”“还绵羊大呢!”黄福超看了一眼黄曦笑道。黄家坪的大街小巷到处弥漫着炮竹烟火的味道,那是农历新年来临的气息。小孩子们在街道上追逐嬉闹。妇女们也忙完了年货,正在桌子旁打着骨牌。她们边浏览着自己手里的牌,边念着顺口溜:“头家牌,三分巧,不赢裤子赢棉袄;灭家牌,‘喝子’来。”春节是每个人享受生活的时间。除夕的夜幕刚刚拉下来,黄福超便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子菜。由于记腥,没有肉类,有拌甜藕,醋溜绿豆芽,糖拌水果类的,大概有七八个菜,摆了满满一桌子,倒显得很丰盛。全家每个人都到齐了,黄福超打开了一瓶陈曲老窖说:“今天每个人都要喝,喝尽兴。”三巡酒结束。除了孙姑奶奶和黄曦外,包括单爱英在内都干了三杯。黄福超说:“下一个游戏规则:每一个人讲一个笑话,如果别人笑了,谁笑得最厉害,就罚谁一杯,没有人笑就罚自己一杯。”黄健说:“我先讲。”大家一致同意。黄健讲道:“从前有个人好忘事,有一天他媳妇让他拿着一把砍刀去竹林伐竹子。走到竹林里,突然想大便,那人扔下砍刀,蹲下就脱裤子…”这时黄庆已开始捂住嘴憋着笑了,脸憋得通红。黄福超斜视着他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黄健接着讲到:“那人正拉着屎,突然想,如果有把砍刀多好,把这竹子伐家去。那人眼睛猛地一亮说,那不是一把砍刀吗?是哪个王八蛋扔那里的。他连裤子也没顾得提,就起身去拿那砍刀,结果踩了一脚屎。他往脚下看了一眼骂道,这是哪个万人屌头子樾的带肚子屙的狗屎啊?”黄庆终于笑出了声,别人也在笑,但都没他笑的凶,他简直是仰天大笑。“黄庆,你快把酒喝了。”黄福超说。黄庆端起酒一干而尽说:“该我讲了。”大家同意。黄庆边笑边讲:“有个人拉着地板车卖香油……”讲到这里,他自己停下来,笑了好一阵,也没有人陪他笑。于是他接着讲:“有个人拉着地板车卖香油,见前面一只兔子,那人丢下车子就撵兔子,结果忘了卸襻了,带翻了地板车,香油也洒了,兔子也跑了……”这下全家人都笑了,而且笑得都很凶,因为大家都明白这个故事中的那人就是黄福超。这件事是黄福超的真实经历,确实有过卖香油追兔子的事,成为了笑谈。黄福超也笑了,但笑得有些苦涩,并且带有一丝感伤,因为他想起了自己那段艰难的岁月。但他这点苦涩和感伤很快也被这快乐的气氛埋没了。单爱英说:“大家都笑了,而且都很凶,都要干杯。”说完他自己先举杯而尽。大家也都一饮而尽。单爱英喝完这杯酒后,却止不住哈哈地笑起来,并指着黄庆说:“我庆儿是个光头,哈哈哈,光头,哈哈哈……”“你醉了。”黄福超说,“健儿扶你娘去里间休息。”黄健也见娘疲乏了,便扶着她进里间,单爱英倒在床上便睡着了,还发出微微的齁声。黄健凝视了母亲一会儿,昏暗的暗红色的烛光下,他看到母亲头上又增添了几根白发。他的心有些酸痛。由于是春节,他没有吹灭那盏蜡烛,给娘把门带上,又来到酒桌前时,孙姑奶奶和黄曦已把残席撤了。黄庆要打“勾技”扑克。爷四个精神还都很高昂。但打“勾技”需六个人,人手不够怎么办呢?黄健把四副扑克牌合在一起说:“人不够,就四个人打吧,也别管开点不开点了,可以乱打,谁手里的牌先下完,就算谁赢。”三重牌下来,奇怪的是都是黄曦赢的,难道三个大老爷们打不赢一个小女孩吗?第四重牌又开始了,黄健边看手里的牌,边监视着黄曦,只见黄曦不停的排列手中的牌,最后把零碎的,比较小的牌都先暂存在桌子上。当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趁翻牌的机会把那些牌一并放了下去,她能不赢吗?这一次被黄健看出了破绽。“她往下扔牌。”黄健叫道。黄曦被揭穿了,她一直在哈哈哈的笑。黄福超明白了缘故,把手中的牌漫不经心地散落在桌面上。看着桌面上的牌沉默了片刻。“下次,再抓住一定重罚。”黄庆说。牌再次被抓起,轮到黄庆下牌时,他偷偷地夹进了几张散牌。“六到A。”黄庆把牌放了下去说。黄曦验牌,发现了破绽说:“二哥,你怎么多放了三张散牌啊,不行,不行你太孬了,太孬了。”他摇着头晃着脑,小脸蛋显得非常可爱,黄福超见女儿可爱的样子,禁不住两手捧住了女儿的脸说:“俺闺女。”“爸爸,他太孬了。”黄曦委屈地说。此时,已经敲响零点的钟声,很多新婚的家庭已陆续放鞭炮下饺子了。“咱也散了吧!五点一定都起床,别让喊,喊是不好的。”黄福超说。在这个春节后的一个暑假,一场龙卷风光临了黄家坪,一夜间,黄家坪通往镇上的简易公路上,横满了许多树木,有的掉了树头;有的拦腰截断了,造成了这条路无法通车。可幸的是黄家坪的民房无太大的损害,仅有几家的屋墙裂了纹。这一件不是新闻的新闻居然被十九点的中央新闻联播报道了,而且的报道的相当严重。引起了中央党和政府的重视。中央财政局立刻拨下了五十万的救灾款到黄家坪。这笔款首先拨到省,从省拨到地区,从地区拨到县,从县拨到镇从镇拨到黄家坪村,但像削萝卜似的,却一层层的剥,最后仅剩一个细细的心了。这笔款到黄家坪村主任黄槐手里时,仅有五万了。中央领导还会认为到黄家坪的就是五十万呢。谁知道,这五万也迟迟未到灾民手里,却难产于黄槐等队长干部们的个人腰包。和书记,会计联合,假造一些村里的一些开支费用发票忽悠上级报假账。但为了掩人耳目,大修从村到镇的这段路,由黄槐负责。黄槐找了一些自己的亲属和一些他的党羽大张旗鼓地修起来,工钱是每天三十元。而黄福战与黄福超两家与黄槐不和,所以这两家也没有一人被黄槐找去修路。阮春娟感到很委屈,心想你黄槐作为一个队长也太自私了,拿着国家给的救灾款找自己的人干活,把我们这两家都闲起来了。他心里一边狠狠地骂着黄槐一边来到杏树林,恰巧碰到单爱英。“嫂子,”单爱英贴近阮春娟的耳边说,“黄福梅姐家的张宁又生了一个小子,才十天,昨夜两点就喊门,住到咱孙Mama屋里了现在血窝子扑门,能好吗?”“听说,她那个乡抓得很严,会不会扒她的屋子?”阮春娟压低声音说。“很可能会给她扒了。”“健儿家娘你看这世道,”阮春娟禁不住把声音提高了,“黄槐那个狗日的带犊子用救灾款找自己的人修路,把这些人给闲起来了。”“那王八日的带肚子得不了好死。”单爱英也随声骂道。真是隔墙有耳,这番对话恰巧被从杏树林东面的土路上经过的石鲜翠听到了。石鲜翠那能咽下这口气,她还击道:“您能得好死,您能得好死。”“恁贪污救灾款,找自己的人干活,恁坏血良心。”单爱英蹦了起来了骂道。此时,黄槐不知从那个洞里爬了出来,问道:“怎么回事?”“她们说咱的坏话。”石鲜翠说。黄槐愤怒了,气得哇哇直叫。他气冲冲地来到黄福超大门口,一脚就把大门给踹掉了,叫道:“黄福超给我出来,还管恁的老娘们不,她给我胡说八道。”孙姑奶奶拄着拐杖出来了说:“黄槐,你个龟孙干什么?福超进城干建筑去了。”黄健从东屋里出来了,黄槐那把这个小孩放到眼里。而是哇哇叫得攻到黄福战的门上去了。“你个带犊子,”单爱英见黄槐踹掉了她的门,坐在那块石头上骂道,“你踹掉我的大门,你七八个爹都没有教育好你啊!你的个浪娘只知道在东北浪,也不来教育你,叫你贪坏血良心的救灾款。”这时,黄全也闻声赶来,他听到单爱英在骂他爹,上前撕住了单爱英的头发。小黄健见状也抡起拳头往黄全头上打去。黄槐急忙返回来上前拉开。愤怒交加的黄健回家拿了一把铁锤要给黄槐拼命。黄槐一把就从黄健手里把铁锤夺了过来。“你打小孩,是吧。”单爱英嚷道,她本能的母性保护着儿子,生怕黄槐打着黄健。黄福战从家赶来骂道:“黄槐你个没爹揍得,想干什么!”黄槐和黄福战撕打在一起,单爱英顺手捡起一把高粱秸狠狠地往黄槐的后背上抽去,黄槐后背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血印。黄福超也刚好从县城赶回家,他见状仍下自行车向前就抓住了黄槐的腿,黄槐一只脚站不稳,挣扎了几番最终还是倒在地上,黄全要下手,黄福超一个飞脚,黄全应声倒下,别忘了黄福超是练过武功的。黄福战骑住黄槐,雨点似的的拳头往黄槐脸上落去,黄槐顿时鼻青脸肿了,哇哇叫着挣扎。口里也流出了血,邻居们越来越多,大家拉开了架。黄槐爬起来,嗷嗷叫地往镇上告状去了。黄萍见“战斗”打响了,她慌慌张张地跑到黄健的大姨家又拉外援去了。黄健的姨哥黄坤是个有名的“张飞”,脾气相当暴烈,他听黄萍一说,气冲冲地直奔黄家坪而来,在黄槐家门口,顶头碰到告状回来的黄槐,黄坤二话不说往黄槐脸上就是两耳光。黄槐和黄坤对阵了几个回合,黄坤渐渐败下来,扭头便走,拐弯处恰巧碰到石鲜翠,黄坤上前一脚就把她踢了两米多远,石鲜翠应声倒在地上,黄坤才愤愤地离开了黄家坪。于是黄槐又二次告状来到了派出所。黄槐的第一次告状,黄福战和黄福超就已经被传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李所长的办公室里,黄福超与黄福战正坐在连椅上接受李所长的盘问。李所长这几天正牙疼,他一手捂着腮帮一手给他两个让烟,堂兄弟两个也不客气,点上了李所长的“大前门”。“这次事件的原因你两个讲讲,我本人的意思是,能私了的就私了,大家都是多年的邻居,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李所长也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耐心地说。“李所长,你不知道,”黄福战有些激动地说,“他黄槐欺负俺两家多年了,我大堂兄弟就是他打死的;我大娘就是他气魔道的。”黄福战听到堂兄弟提到往事,他的心像万箭在穿,眼泪兀自滑落下来。“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就说一下这一次的事吧!”李所长摆了一下手说。“他用救灾款找他自己的人修路,账目也不公开。”黄福战说道。这时,黄槐闯了进来,后面跟着派出所的大队长刘柱,这刘柱是黄槐的姨哥,比黄槐小五岁。这也是黄槐常常霸道的资本。黄健和黄乾也随黄槐之后来到派出所院内,关注着局势的发展。“李所长,”黄槐闯进门就叫道,“他们又找人打伤了我孩子的娘。”那刘柱骂道:“你们奶奶的B的也太猖狂了,合伙打了人,再找人打人。”“你的嘴给我放干净点,你奶奶的B,你骂谁?!”黄福战站起来发火了。“把他俩拷起来!”刘柱气急败坏地命令道。两个穿“绿皮子”的狗腿子上前就拧黄福战的胳膊。“走,给我舅舅打电话去。”黄乾拉起黄健大声叫道。“来来,小孩,我问你,你舅是谁。”李所长向黄乾问道。“我舅舅是在县人大工作的阮世虎,怎么了?”黄乾扬言道。李所长摆了一下手,给刘柱使了一个眼色。两个狗腿子才松了手。李所长回到办公室,摇了几圈老式电话机,拿起话筒说:“接闫书记办公室。”“闫书记,黄家坪这次闹事与救灾款有关系,而且闹事人是人大的阮世虎的姐夫。”李所长汇报说。“小李啊!”闫书记心里有些紧张地说,“一定把这件事摁下去,千万别捅到上面去,真不行就让黄槐忍忍,给黄槐说清。”他心里明白,这救灾款他自己也剥了一层,要是闹大了,扯出来这事,可不得了。“好的,闫书记。”李所长挂断了电话。他走出办公室,对外面争论不休的人群说:“你们三个都各自回家候着,听传。”人群渐渐散去。李所长说是让他三人在家候着听传,但最终也没有传任何人,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黄福超从派出所回到家,见姐姐黄福梅正哭哭啼啼地给孙姑奶奶说着什么。“兄弟,你姐夫被计生办上给带走了。”黄福梅起身迎接黄福超说。原来,张宁把第二胎生下来,躲到黄家坪以后,乡计生办的小汽车就开家来了,从车上跳下来三个穿制服的中年男人。“人呢,赶快去乡里孕检,不然的话就扒屋子了。”其中一个中年制服男人说。张虎正在院子里瞎忙活,他放下铁锨,骂道:“你们这些龟儿杂种,整天吃老百姓的肉,喝老百姓的血,吃得猪耳大腮的,只知道欺压老百姓。您娘要是‘姓准’﹙改嫁﹚了,恁准没有心思在这里欺负我了,把我惹急了,我用兔子枪崩了恁这些狗日的‘带肚子’。”“把他带到乡里去,拷起来他。”驾驶室里一个制服胖男人令道。三个制服男人向前就拉张虎,那张虎哪让他们好好的抓,砰砰冷冷左右甩膀子,像泥鳅似的抓不住。简直像一场警察抓小偷的一场滑稽表演。黄福梅哭哭啼啼地求道:“各位领导,恁可别给他这个二楞子一般见识,他是有名的不精不憨的人,一个村里都没有愿意理他的,我这就去找他们回来去孕检。”三个制服男人哪听黄福梅解释,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拖到了车上。驾驶室的制服男人说:“大姐,其实俺也不想抓他,他骂俺骂得真难听。”汽车载着张虎还是一溜烟地开走了,击起了一路像雾似的黄尘……黄福梅见计生办带走了张虎,哭哭啼啼地来到黄家坪来想黄福超来求助。“咱先去乡里探探风吧!你看这事赶的,这里着了,那里着,叫人咋着活。”黄福超满脸愁容地说道。于是黄福梅和黄福超骑着自行车往乡里方向赶去。走到三叉路口,碰到了了正回来的张虎。他想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走呢。他上身光着膀子,背上青一块紫一块,腮帮和嘴都肿了,鼻孔里还残留着血迹。“你怎么爬着?”黄福超问。“被那些龟儿杂种打得腿不能走了,不爬怎么办?”张虎手扶着地,坐起来喘了一口气说,“那龟儿子三拉没拉动我,他知道我有点功夫了。”“那你有功夫,咋还让人家打得不会走了。”黄福超气愤地说,“人家按政策办事,那还不光说好话,哪能骂人家,哎,什么人呢。”黄福超说完,满肚子气地回到家,坐在那把古老的椅子上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连续的事件让他喘不过气了,人世的艰辛让他心力交瘁了。黄福梅用自行车驮着张虎回张家寨;黄福超也愤愤地回到黄家坪。“大大,喝点水。”黄健捧上了一碗凉茶递给他说。黄福超接过茶,看到儿子心里舒服了好多。通过黄福超和黄槐这次战争,这个暑假,黄健再也无法找黄贝贝去了。两人近在咫尺却如隔天涯。寂寞而又漫长的暑假哦,黄健百无聊赖之时,只好找黄乾下下棋来打发一些时间了。吃过晚饭,他便走出家门往黄乾家走来。走到大门口,就听到他家吵成了一窝蜂。原来是因为黄兵。黄兵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黄福战和阮春娟托了很多关系,才找到了一个当兵的门路。农村的孩子只有两条出路,一是上学,二是当兵。“以后,你也没有我这个爹,我也没有你这个儿,咱爷们的关系也就能长了。”黄福战气冲冲地骂道。黄兵躺在床上直流泪。“孩子明天就参军走了,你咋说这样的话?!”阮春娟嚷道。“他当个兵就对我不理不睬的,现在还没混好呢,要是混好了,当了个军长什么的,回来不得把我给枪毙了。”黄福战继续骂道。“孩子就要离家了,还是万多里的新疆,心里肯定难受,哪是不理你啊!你就别添乱了。他爹。”阮春娟几乎快流泪了。第二天早饭后,黄兵穿了一身绿色的军装,由于头大,一顶军帽仅盖住了半个后脑勺。他要离家入伍了,而且是万里遥远的新疆。为他送行的除了黄福战没有来外,有阮春娟、黄福超、单爱英、黄健、黄庆、黄萍、黄乾、黄冷和孙姑奶奶。孙姑奶奶说:“你看他个龟孙头有多大,帽子只盖住半个头。”军车马上就要启动了,黄兵向亲人们挥手告别,最后含泪对阮春娟说:“娘,我一定给你写信,再见娘。”阮春娟擦了满脸的泪水,哽咽着说:“兵儿,到那儿好好的干,想家就写信。”在场的人都含着泪花。【本章完】

    咖猫coffee2020-12-23

  • 战国风云之韩国再起最新章节目录

    最新章节: :再跳两级
    惜春长怕花开早,怨春无语。吹尽,春风吹尽绿深门户。暮零乱向何处。红翎鸳鸯洒浦雨翠叶吹凉,荷花幽香。更喜老吹浪。梦里相语春花凌乱。晚中破帆一蓬。今日游牡丹园故一词,也算纪念

    陆炎2020-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