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次军少宠你上瘾

分类:职场校园 最新章节:双龙侦探社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怀学生
更新:2021-03-04 1:38:06

职场校园热门

  • 末日大骷髅王

    最新章节: 炫宠
    和命运搏击的女人  第二十八章、瓮中捉鳖  春节到了,吴家丽把丈夫接回家。可是商厦放八天假,在这八天里,商厦除了各个部门值班和打更的每天都必须安排一名领导值班,处理突发事件。同事们考虑总裁刚刚出院仍然不能行动,就都不让吴家丽值班,可是她感到责任重大,虽然说家与单位很近,但是也放心不下。于是她便决定把家搬到总裁办公室。因为保姆过年也放假,所以他们三口就都搬到大厦10楼了。在办公室临时安了两张床。  于圣杰睡大床,小华睡单人床,吴家丽睡沙发。  于圣杰出院后,精神状态有明显的改变,有了不十分明显的喜怒哀乐。并且也能发出简单的音节,这样有什么事?他能发出不同的声音,吴家丽便可以辨别出来他要干什么?  吴家丽非常有耐性,对丈夫伺候得十分周到。没事的时候她就给他讲故事、说笑话,读报纸,有时还教他说话、数数。更多的时间给他按摩。  于圣杰非常喜欢孩子,吴家丽如果出去巡逻,她就常常让小华到爸爸跟前逗他开心。聪明的小华学妈妈教爸爸数数。她坐在于圣杰床前,伸出一个指头问:“这是几?”于圣杰吐字非常不清楚说:“愚——。”“不是愚,是一,读一遍,一”“力——”“不是力是一”于圣杰终于发出“一”的声音。小华为他拍手叫好。每当小华坐在他跟前,他都非常开心。有时小华给爸爸唱歌、跳舞。重病的于圣杰,尽管很多事他想不起来了,可是他却认识小华是他的女儿。  吴家丽每天都要到各个部门走走看看。因为大厦里都是贵重商品,尤其是橱柜和库房,吴家丽每天都要巡逻。各个部门的值班人员非常感动。  成品库房和原材料库房都在十楼,在总裁办公室的对面。里面有监控摄像头,监控仪器在总裁办公室。当初这样安排是吴家丽的主意,她认为于圣杰不用出屋,就能看到成品库和原材料库房里的情况,其目的就是为了防备监守自盗,因为那里每一件东西都非常贵重。成品库和原材料库的门是特制的,加厚加重,多机关的,多锁孔的,并且设有密码锁,而且安有警铃,仓库保管员要进库房之前,必须按一下警铃下面的一个非常隐蔽的开关,开门时警铃就不会响了。如果外人开门,警铃一定会响。除了保管员和库房负责人以外,别人是无法打开的。在春节放假的这几天,吴家丽把两库钥匙都收回来了。  十楼以下的监控仪器在一楼总值班室。每天值班的除了本部门员工以外还配两名身强力壮的保安,他们重点负责就是一楼柜台和二楼展览大厅。因为成品库房空闲地方不多,所以一楼柜台里只能把最贵重的东西放到库房,而绝大多数物件还在橱柜里,当然橱柜都有安全锁。  这些防范措施是非常严密的,盗贼即使像孙悟空能变成苍蝇也飞不进去。  初二深夜,吴家丽给于圣杰翻完身,走到监控仪器前,她突然发现成品库里有亮光一闪一闪的。她觉得非常奇怪,她一天检查好多遍,尤其是临睡前她再一次检查了成品库和原材料库,门锁得好好的。怎么半夜里面会有亮光呢?她立即拿起手电筒和电棍,悄悄地走出去,来到对面的成品库。门关着,可是一看暗锁上的数字,就知道门已经被人打开了。  她按了一下警铃下的消音钮,用尽全身的力量把门轻轻推开,她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货架前,好像他手里还有一个光线极微弱的小手电筒。吴家丽知道这一定是盗贼,她想趁其不备,在后面给他一电棍,把他打昏再说。可是她刚刚轻轻地走了三步,就被地下的东西绊了一下,险些滑倒。这个意外,发出极细微的声音,可是却引起盗贼的警觉。他一回头,吴家丽隐约看到了青面獠牙的魔鬼。她身手矫捷地顺势趴下,扶倒在脚下一个箱子上。因为她穿的是一件黑色毛衣,所以盗贼没有发现她。  吴家丽觉得此人身高马大,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尤其是已经看到他手中明晃晃的匕首。她趁盗贼继续翻找的机会,一步一步地退到门口,轻轻地拽开门,便走出库房,于是她身手敏捷地把库房的几道门锁都按着一定程序锁好,准备来个瓮中捉鳖。  她轻轻松松地回到总裁办公室,看到丈夫和女儿睡得正香,她便坐在监控器前,观察着库里这个鬼的动静。只见他,嘴里叼个小电筒,正在货架前选择珠宝,把选好的东西放到脖子上挎的一个袋子里,吴家丽看到他左一件、又一件地往里放,直到那个大口袋满了,好像沉甸甸地,他从脖子上摘下来背在肩上,之后向门口走来。  借助盗贼手中电筒的灯光,吴家丽看清了他的全貌,一身黑色的紧腿紧身衣裤。面部被一个非常恐怖惊悚丑陋的鬼脸遮挡着。此贼膀大腰圆,身强体壮。  盗贼走到门口,用力地去推门,可是怎么也推不开,他看来非常紧张,又去拽门,还是没有弄开。看来他现在已经弄不明白这个门到底是往外推,还是往里拽。他反反复复地又推又拽,好多次,怎么也打不开。  吴家丽看到蠢贼的狼狈相,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打开监控器上的话筒,突然喊道:“蠢贼!留着你那点劲吧!你出不来了!”  万籁俱寂的深夜、森严壁垒的库房里突然响起奇怪的女人声音,当时就把这个蠢贼吓得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手中的电筒掉在地上,滚得很远。  吴家丽看到盗贼的狼狈相哈哈大笑,她想戏弄他,于是她拿腔作调地说:“你是哪里来的恶鬼?赶快通报姓名!否则你死无葬身之地!”尖细的女高音在空旷的库房里回荡着。吓得盗贼浑身发抖。吴家丽看到蠢贼已经吓破了胆,就乘胜追击,继续高喊:“快说!你是谁?赶快摘下你的面具,让我看看你是谁?”  吴家丽半夜大喊大叫,把于圣杰吵醒了,他惊恐万状地“啊?啊?”。吴家丽为了和贼人斗智,忘了这是深夜,丈夫和孩子还在睡觉。她就急忙跑过来说:“对不起!亲爱的,我光顾和贼斗了,忘了你在睡觉,把你吵醒了。我向你道歉!”,她亲切地在于圣杰额头亲了一口,因为这是他俩约定俗成的规矩,无论谁做错了事,必须向对方道歉,就是亲一口。  吴家丽说:“成品库进去贼了,让我把他锁到里面了,等明天亮天我再报案。”  于圣杰听了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指着监控器啊啊。吴家丽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把他抱到轮椅上,推到监控器跟前,让他看看盗贼的狼狈相。  吴家丽再次喊话:“你赶快把假脸拿下来!让我看看你是谁?不然我现在就派我的人把你大缷八块。”  蠢贼吓得哆哆嗦嗦,磕头作揖:“您是那方神圣?我听您的。千万千万不要杀我,您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您。”  吴家丽说:“我是这一带正义大仙,专门保护好人,惩治恶人。对为非作歹的恶人从来不心慈手软,听话的我可饶他不死,顽抗到底的,我会让我手下的人把他千刀万剐。”  那时只有大企业才能安装器监控录像,这个贼根本不知道深夜喊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尤其是他又非常相信鬼神,所以现在已经被这“正义大仙”吓破了胆。他始终直溜溜地跪着,手电筒的亮光正好照在他的鬼脸上,于圣杰看了,吓得哇哇大叫。吴家丽抱住他,急忙劝慰:“好乖,好乖,不要怕,那是人,不是鬼。你看他吓得哆哆嗦嗦地,多可笑?我在吓唬他,让他说出他是谁?他是怎么进去的?”  于圣杰终于安定下来。  吴家丽继续吓唬盗贼:“现在我数数,如果数到五,你还不把鬼脸摘下来,我就派人把你宰了。一、二、三……”  “我摘,我摘,千万别宰我!”他把鬼脸摘下来,但是因为屋里太黑黑,手电筒还在地上,所以吴家丽看不清他的脸。于是她就命令:“把手电筒捡起来,照着你的脸!”盗贼不敢怠慢,拿起手电,照着自己的脸。  吴家丽仔细辨认此人绝对不是本单位的员工,虽然公司里有五百多人,因为她在这里已经八、九年了,上上下下的人虽说不能全叫出名来,但是却也都认识。她想一个不是本单位的人怎么会进了成品库?尤其是成品库的门,全公司也没有五个以上的人能开开。所以吴家丽想借此机会穷追不舍,问出幕后之使者。  吴家丽又在逼问:“快说!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用钥匙打开的。”“谁给你的钥匙?”贼人语塞了。  吴家丽说:“好了,好了!你不说,我也不强求,本大仙事务繁忙,没时间和你耗下去。我走了,等春节过后,就会有人来给你收尸的。”  盗贼已经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喊道:“我说我说!大仙,饶命!您千万不要把我饿死在这里!今天才初二,我已经在大厦里呆三天了,带来的东西我早就吃没了,如果等到初八上班,我非饿死在这里不可。您别走,放我出去吧!您想知道什么我全说。”  吴家丽故意不搭话,只听盗贼唠唠叨叨地求饶。于圣杰费力地伸出拇指,表示称赞吴家丽。吴家丽笑着说:“这么强大的盗贼,手中还有凶器,不能强擒,只能智取,利用他极度恐惧和求生心里,我会问出他幕后的指使人。”于圣杰似乎听懂了吴家丽的话,一直在点头。  吴家丽胸有成竹,她知道,贼人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从成品库出来,所以她把于圣杰推回去,抱到床上,安排好他睡觉。她说:“你睡吧!现在还不到3点,我也睡一会儿,天亮之后,我问出幕后指使者再报案。”  吴家丽想憋盗贼的时间越长,他越会讲出实话。所以于圣杰睡了之后,吴家丽也放心大胆地睡了一觉。  当她醒来时,已经五点多了,她看看监控器,因为手电没有打开,库房里一片漆黑,所以不知盗贼的情况。她出去看看对面的库房,每道锁都没有变样,说明盗贼还在里面,她放心了。  回到屋里,刚刚打开话筒想问话,可是她一想,盗贼交代的内容得让公安局办案人员亲自听到,做好笔录,好为破案掌握铁证。于是她给110打了电话,详详细细地介绍了她把盗贼锁在库里的经过。她说:“我利用了他对监控器一无所知的有利条件,装正义大仙吓他,他已经答应向我讲出幕后指使人。你们最好赶在天亮前来,我继续装神弄鬼,让他讲出真话,恐怕亮天以后,我这办法就不好使了。”  吴家丽打完电话下楼去迎接。到一楼把全体值班员都召集到跟前。她简单讲了锁贼经过,大家听了非常吃惊,他们起誓发愿,捶胸顿足地保证,在他们这班绝对没有放进任何生人来,可是盗贼怎么上到十楼的?确是一个天大之谜。  20分钟以后,110的警官们赶到了。吴家丽把他们请到总裁办公室,打开监控录像。因为库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着。吴家丽说:“你们别着急,现在天还没亮,我一叫他,让他干啥?就干啥?”  吴家丽打开语音开始喊话:“蠢贼,赶快把手电打开!”  手电打开了,可以模模糊糊地看到屋里的情景。吴家丽说:“把手电照到你的脸上,我看看你现在该不该杀?”  “大仙,大仙,我照!我照!千千万万不要杀我!是别人让我干的。你想知道什么?请问,我全说,我竹筒倒豆子一点不落地全都告诉您,只求您给我留一条命。”  几名警官看到蠢贼这低三下四的样子忍俊不禁,其中一位说:“看来您这招很灵,估计他为了保命,一定会详详细细地交出作案经过和后台。现在您来问吧!我们开始做记录和录音。”  吴家丽开始问了:“你怎么进的成品库?”“我用钥匙打开的门。”“谁给你的钥匙?”“你们的人。”“谁?快说!”  盗贼迟疑了,吴家丽开始吓唬他:“怎么?不想说了?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我也不愿意和你磨牙。你等着吧!初八以后会有人来给你收尸的。”  “大仙,大仙,我说,我说,我全说。给我钥匙的人是我姐夫?”“谁?”“赵金瑜。”吴家丽长出口气,自言自语:“果然是他?”“什么时候给你的?”“半个月前。”他亲自给你的?还是让别人给你的?他和你怎么说的?”“他说成品库里品有很多非常值钱的宝贝。拿出十来件,就能够我过一辈子的。他说,拿出的东西我们对半分。”  “半个月前他就给你钥匙了,你怎么拖到现在才来偷?”“他说平时绝对不能进去,因为公司把守很严。他让我春节放假前进去。告诉我带一些吃的,在公司放假关大门前,让我猫到一楼楼梯下面的小仓库里,他告诉我那是个任何人都不注意地方,平时总锁着,他让我进去之后在里面把门划上,等到放假没人,我再出来到十楼,打开成品库。  吴家丽继续装大仙问:“他们的成品库好多道锁,还有密码,你怎么会打开呢?”“赵金瑜把这串钥匙交给我时,一个一个地反反复复地教我开锁,还告诉我密码。他说门旁有一个不易被人发现的按钮那是消音钮,开门前必须先把按钮按下,要不一开门警铃就会响。”“赵金瑜现在在哪儿?”“我也说不准,可能在新加坡,要不就在马来西亚?我姐和我外甥他们先走的,我姐夫走了之后又回来一趟,他说钥匙是他在半年前配的,就是没找到合适的人,后来看我家很穷,一心想发大财,就让我办这件事了。”一切问清了,吴家丽关上了监控录像上的语音问:“可以了吧!”“可以了。”他们立即出动,吴家丽打开门锁,盗贼俯首就擒。

    木又清遥2020-12-25

  • 大唐剑尊

    最新章节: 自卑,得不到的爱
    念谁邀我天际共而后置之不理无泪湿衣却与他人浓笑意(主歌)那凤凰相依从前我亦如此以我之为喜以我之悲为九天之上凤凰长九天之下你我对岁月蹉跎凤凰依鸣你我却不对吟副歌)亿你我相对视风吹长发起过无人在留我一空流泪(过渡)谁邀我天际共飞后置之不理无奈湿衣却与他人浓笑意(结束

    童安格格2021-02-14

  • 女尊妻主变好了

    最新章节: 瞳力.
    小诗三首文/老路夕阳乐落花从枝头飘落好像是一对对彩蝶漫天飞舞恰是化蝶的梁祝比翼双飞在爱情的天长地久落叶随风飘舞像一叶扁舟不知飘香何处留恋自己的家乡一霎时,多少相思之苦无论飘零到哪里都是生命的沃土把根留住残秋被瑟瑟秋风掠走被寒霜亵渎被寒冬没收谁能把秋留住秋没走她的丰实已经上门进户

    很傻很纯洁2021-01-22

  • 和死对头互换身份后以后

    最新章节: 投降
    已经记不清这是几度秋凉,月还是故乡的那个吗?单的不只是这清风。你能懂那远方的灯火吗?是否在闪烁着你的思念!一路歌,渐行渐远,不知不觉发现已经走入孤独岁月的深处。倘若,有一天,越越远,你是否还会记得我就像今夜我这样清晰地想你....?蒋成安165298.jpg(50.2KB,下载次数:2)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3-3-2512:07上传

    沁纸花青2020-12-31

  • 星际之全能匹配

    最新章节: 战斗“自己”
    侥幸、私欲和贪婪,浇筑成混凝土  人造的花岗岩,大大超过自然的硬度  它构成了丑恶的血色骷髅,顽固    在薄冰上,乐于轻歌曼舞  在眼球内,死死拴牢金库  裸体走钢丝,甘作天马行空的财奴  盲人骑瞎马,夜半、深池、悬崖、火坑全不在乎    垂涎千尺,牵进无底深渊  心脏特大,张开无穷洞窟  口变成了脚,衣变成了裤    闪光的霓裳掩住了畸形  高贵的面具遮住了庐山真面目  美丽的光环,它  灿然可见  妖冶可怕  森然可怖

    陶宝2021-02-24

  • 变身女的天师系统

    最新章节: 仍然不信邪
    量子科技领域创成果不畏艰险高要勇攀文/无双世界正经历百年大变科技创新是其中关键我们于危中育先机须向科技创新要答案量科技是突飞猛进新一轮科技革命沿我国量子科技的形势推我国量科技发展我国具备了创新能力量科技存不少短板发展面临着多重战要坚定信心埋头苦干坚定不移自主创新突破核心技术的关键关领域要自主可控保障产业链供应全推进量子科技大项目要关键核技术攻关量子科技领域创成果不艰险高峰要勇

    前世冰儿202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