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世小说

分类:都市言情 最新章节:我的师父是一眉道人

作者:月半松子
更新:2021-03-03 14:15:56

都市言情热门

  • 霹雳江湖游少君传

    最新章节: 忍不了了
    《七律-清辉》文/孙庆老夫生性不知烦,只恨更深难入眠。百事纷纭呈脑际,万花蓊郁绽眸前。凄风苦雨皆成曲,断句残章竟结篇。月是长宵相伴友,清辉无语慰熬煎。蓊郁wengyu-草木繁盛

    乌隐2021-01-19

  • 悍将三国官网

    最新章节: 宴宾客
    现在看到傻子,我升出来的第个感觉竟是羡慕。那天工作原到一个傻子家,那个傻女人喜吼,吼声特别大,仿佛整个村都在颤抖中,而且山里还有回。老实说,若不是他们说是那傻女人的声音,我听着真的蛮怕。后来来到那个女人身边,距离的看着她吼,觉得她整天样吼身体不好才怪,一是发泄心中的浊气,另一方面多锻炼活量啊。我是个吼不出来的人到了山头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能吼出来,所以这方面我真羡这个傻子。通过交谈,傻子说的内容更是让我羡慕,她把自看成个大人物,指名道姓道:让习近平来,他来我也是这样,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明明是歪,却说的理直气壮、底气十足想说什么说什么,而且还觉得己只配和大人物交流,有这种我优越感生活幸福指数该多高。那家男人也是个傻子,一大年纪了身体特别棒,跑起来正人根本追不上,我发现傻子普身体都特别好,都有着惊人的体机能。我为什么羡慕傻子,非是他们活出了正常人不敢活的样子,那就是人们最真实的我。想说啥说啥,想干嘛干嘛没有丝毫顾及。正是因为他们出了自我,所以心胸开阔,身都特别棒。我们村里就有个傻,整天把手放在耳朵上,当成人给他打电话的样子,笑哈哈走在路上一遍遍地自言自语,佛在对所有人说,你看,我的话不停,我多受欢迎,我多忙而且我们讨论的事多么的有趣电话不断,自己太受欢迎,这像是每个人的幻想,傻子却把想真实活了出来。人真是个矛的东西,作为一个正常的人,说的话不敢尽兴地说,想干的不敢尽兴地干,傻子倒是把我内心最深处的东西都活出来了可惜,他们却是傻子。人呢,应该多看看傻子,勇敢地活出己不敢活出的自我,不要把自憋成傻子了才敢活出自己,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半勺大西瓜2021-01-21

  • 我七岁就成了仙帝txt下载

    最新章节: :万年
    第43章黄健坐上了返往故乡的客船,高大的客船行驶在茫茫的琼州海峡里,他站在甲板上,轻轻地回首,海南岛上的摩天大楼和椰子树在他视野里逐渐模糊了,直到被茫茫的暮霭所吞没了……此刻他仅看到的是船下浑浊的海水在客船巨轮的剧烈翻滚下掀起来的浪花;听到的是的是客船机器的隆隆声和哗哗海浪声。此时他的眼睛湿润了,别了这个让他曾经逍遥曾经心碎的美丽城市;别了这个四季如春的南方小岛。突然他觉得自己象从高高的椰子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没够着椰子而反被摔伤了;又象被巨大的肥皂泡沫顶到了天堂又很快破灭地坠入地狱。半年来,他的眼角处很快就爬上了皱纹,满脸的愁容像是变成了一位沧桑的老人,蹒跚着坐到回座位上。船舱里传出同仁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在他邻座一位看起来脸庞很清秀的女孩子,淡红的嘴唇上下扇动着说道:“这优惠让利,只是没立法,但绝对不违法。”黄健禁不住搭腔道:“小妹妹,什么优惠让利,全是他妈的骗人的把戏。”“黄总,您给俺上课的时候怎么说的?现在怎么变了,不是说这是中国加入WTO前的一次伟大商机吗?怎么又成了骗人的把戏了呢?”对面一位额头长有美人痣的女孩插嘴道,充满了没有退尽的童音。黄健听到叫她“黄总”,便知道她曾是他的一个下线。他叹了一口气说:“此一时,彼一时啊!所谓商机就是稍纵即逝啊!现在已经是繁华落尽了。世人没有一个不是以成败论英雄的,许多搭上这次商机末班车的亲友们不会给咱一个好的评价的。咱也给任何人解释不清楚。尤其是我,除了这些代价,还付出了婚姻破碎的代价,留给我的是一个哇哇叫的待哺婴儿。”美人痣女孩慢慢地低下了头,碧清的眸子里瞬间充满了晶莹的泪珠……客船到达湛江码头,转乘广州的汽车,到达广州火车站时,没想到美人痣女孩和他同时下了车。“小妹妹,原来咱是一路啊!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好吗?”黄健问道。“黄总真是贵人好忘事,我叫乔敏啊!你还叫过我小乔呢!”乔敏说着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黄健隐隐约约感觉对她有一丝印象。无论怎样有一个女孩在孤寂的旅途上做伴,也够幸运了。还好,正是火车站的淡季,没有太多的客流。售票窗口处寥寥无几的乘客在排队。“黄总,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票。”乔敏把粉红色的背包从背上卸下来递给黄健说。黄健接过她的包,却有一股充满桂花油的香水味。此时他想到了“萍水相逢”四个字,与她的缘分仅仅是在同一辆列车上几十个小时的短暂时光了。这辆列车的终点是哈尔滨。她在民权县就要下站了,她只不过是他人生中的许多个匆匆过客之一。人生也许就像这趟列车,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最终都会离你而去,固然包括孔荷和欧阳俐,也包括眼前的乔敏……乔敏买完票,一副充满阳光的清秀面孔又展现在他面前,把他从乱七八糟的思考中拉回到现实。她就大方地挽住他的臂弯,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凭票一同进了候车厅。两人找个座位坐下来,黄健把头倚在后背上,却感到很疲乏了,闭上眼睛打算休息片刻,因为再过两个小时就要检票了。乔敏突然趴在他肩膀上说:“黄总,我崇拜你。”“你这丫头,崇拜我什么,网络都塌了。”黄健依然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黄总,你睁开眼嘛!我不但崇拜你,还爱你。”乔敏在他耳边叽咕道,香喷的胭脂味飘入他的嗅觉器官。这小女孩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不得不让黄健目惊口呆了,他敏感的神经也突然绷紧了。回想与欧阳俐的这段恋情,他怀疑世间是否还有真正的爱情,欧阳俐不也是“爱你,爱你”地挂在嘴边吗?最后不也是把爱情当成了游戏吗?看起来多么神圣的爱情竟然是预谋已久的骗局;一起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孔荷不也是丢下幼小的婴儿寻找新的生活去了吗?这个在他眼前晃动的漂亮女孩,又说出了这三个字,虽然看起来又是那样的诚恳,但他还是很难接受下来,他感觉很累了。“真的黄总,这三个字我憋了好久了,每当看到你寻线时那风流倜傥的身影时,我都心醉神迷了。谁知被欧阳俐捷足先登了。现在欧阳俐走了,这三个字我才说出来了,终生都不遗憾了。”乔敏接着说。“小乔,你就拉倒吧!我现在事业到了低谷,还有一个不满月的孩子。我太落魄了,配不上你。”黄健无奈地说。“黄总,我不嫌乎这些。现在欧阳俐也离开你了,家里的嫂子也走了,我从现在就陪你吧!我现在的处境也不想回家,投了那么多钱,没法向父母交代。”“绝对不行,你总要回去的,父母会理解你的。再说我比你大那么多也不合适。”“不同意就算了。”乔敏抹了一下奔流而下的泪水说道。已经开始检票了,乔敏擦干眼泪,依旧挽住黄健的臂弯随着人流进站上车了。两人的车票座号并不挨在一起,乔敏以创网人的沟通能力和黄健旁边的人换了票,才坐到了黄健身边。她翘起可爱的小嘴说:“黄总,让我再陪你这最后一段时光吧!到民权县我就下站了。”说着把头自然地倚在他的肩膀上。一缕沁人心脾的肉香直向黄健飘来。他禁不住闭上了眼睛。火车飞速的行驶,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乔敏竟躺在他腿上睡熟了,纤细的胳膊环住了他的腰,好像一条美女蛇把他给缠住了。“乔敏,乔敏,醒醒。你快到站了吧?”黄健拍着她的后背说。乔敏猛然起来,抱住了他的脖子,把淡红的嘴唇对着黄健的嘴唇就是一阵狂吻,黄健恍惚地招架着。“黄总,”乔敏终于停下来凝视着他的脸说道,“枕在你的腿上其实我一直没睡着,我在享受着你身体上那短暂的温存。黄总,我马上就到站了,一旦我下了站,从此咱就天各一方了。也就是说我们见面的机会几乎就很小了。咱们的缘分就几十分钟了。黄总,我爱你,我爱你,你知道吗?让我再爱你这最后几十分钟吧!到了站我会默默地离去……”乔敏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落。“好了,好了小乔,搞的像生死离别似的,咱可以留下对方的地址和电话再联系啊!山不转水转,我相信咱会再见面的。”黄健微笑道,眼里也闪着泪花。广播里传来民权县到站的声音还是到来了。乘警让在民权县下站的乘客准备下站。乔敏拿起她粉红色的背包幽怨地望了一眼黄健便离开了,一直没有回头……火车又历经12个小时的行程。黄健又历经两次转乘,半年来他又踏上了故乡的黄土地。他用脚上那双破旧的皮鞋感受着乡土离他很久的那份温馨和惬意。他的心不停地在颤粟着,离别了半年的故土犹如隔了一个世纪。他行走在这条熟悉的通往黄家坪的坎坷土路上。路边是一簇簇蒲公英的花朵,黄的白的发出沁人心脾的芬芳,成群的蜜蜂在上面辛勤地采着蜜。田地里,麦苗刚刚吐穗正散发出那熟悉的麦香。麦垄中斑斑点点地长着一些荠菜。记得小时候,也是在这个季节和弟弟妹妹一同去挖荠菜,挖回来满满一篮子,由孙姑奶奶给伴着吃。快二十年了,犹如在眼前……马上就到家了,他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孔荷走了,但他要面对一个新人物了,那就是他刚出生的女儿。无论怎样他又要充当一个新的角色了,那就是“父亲”。他百感交集地伫立在家门口,嗅到了院子里时而浓烈时而淡雅的槐花的香味。久违的孙姑奶奶唱着千篇一律的赞美诗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浑浊的,迷途羔羊一般的永远是布满血丝永远是令人动心的和蔼的眼睛里跳跃着惊喜的光芒:“万能的主啊!这不是我家健儿吗?”两行浑浊的眼泪也立即冲出老人的眼眶,“健儿啊!我朝也盼夕也盼,这半年了,你还知道回来啊!”“孙姑奶奶,我哪能不回来呢!”黄健握住了她布满老茧的手感到还有一丝丝凉意。孙姑奶奶仔细瞧着他憔悴、消瘦的脸又说:“你看都瘦成啥样了。快到家去吧!你当爸爸了……”堂屋里母亲含着泪水正用奶瓶喂着一位刚出生的女婴。女婴暗红的小脸在襁褓中并不想衔住那陌生的奶瓶头,小小的嘴唇里发出微弱的哭声。母亲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哪辈子造下的孽啊!上辈子不知把谁家的血毛娃儿扔井里了……”她见儿子回来了,放下奶瓶迎接,两行热泪涌出了眼眶。黄健安慰道:“娘,别难过,没什么。我一个男子汉不信就养不活她。”母亲坐在一边不停地垂泪。黄健抱起女儿,这个几公斤的小生命像个没长毛的雏鸟旋转着眼眸,对这个未知的世界不知所措,固然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落魄的男人正是她父亲,她无法做选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好可怜初来乍到就失去了妈妈的怀抱。“女儿啊!你来的不是时候啊!你为什么在爸爸妈妈的爱情出现危机的时候来呢!不过啊,既然你来了,爸爸从此就一心一意地抚养你,不再给你找晚娘,听说晚娘啊!对孩子都是不好的,除非你亲妈回来……”黄健说着,眼泪落在婴儿的襁褓上。“娘,黄庆和柳桃现在在哪里?他们还好吗?”“一个月前,他俩和您大大商量着打算贷黄槐的款准备建歌舞团,算起来需要6000多元的费用。全家都商定好了,黄槐也同意贷给款。可是当夜,黄庆和你大大做了一个同样的梦,都梦到家里的房子倒了。所以,就取消了这个计划。你大大又回东北干建筑去了;他俩骑着自行车卖唱去了,柳桃打算边卖唱边往她干娘的那个儿子家进发。现在也不知道到那里了,还没往家打一个电话呢!”母亲说到这里脸上增多了更多的愁云。“黄曦呢?”“黄曦还在省城给人家当保姆呢!现在很少往家打电话了,根据娘的预感她可能恋爱了。”“娘,妹妹那么小,怎么可能呢!”黄健不以为然地说。黄健在南国落魄归来的消息以及孔荷走的消息很快就在黄家坪传开了,大家对他大学生憋在家的议论已经销声匿迹被他的这一消息的议论所取代。他成了黄家坪村民们茶前饭后的重要谈资。村民门谈论别人家的短处成了他们消磨时光的好工具。在黄家坪东南方向五六里路,有一片砖窑场,红砖砌成的大烟筒高耸入云,在方圆七八里的村庄里都能看到它的伟岸。据说扶着它上面的钢筋把手爬到顶端能看到县城里的楼房建筑,倘是正月十五元宵夜,还能看到五彩缤纷的烟花呢!烟筒下是一排排砖坯垛。火辣辣的太阳像火球似地把热浪一股一股地传送到大地,挤砖机还正铿铿锵锵运转着,一位满脸泥污的中年汉子,戴着草帽手持铁锨像鸡叨食似的往挤砖机漏斗里填土;从挤砖机的另一个端口里排出一条长方体的泥条来,水淋淋的泥条光滑无暇像一辆微型火车在缓缓地往外移动着。站在旁边的一个戴草帽的男人迅速按下几个铁丝为刀的铡刀,泥条立即被分割成若干个砖坯的雏形,雏形砖坯很快被下一排泥条推到一木板上。木板两端两位人手把砖坯猫腰抬到地板车上。等地板车装满砖坯,便被拉砖坯的人员拉走了,然后被下一辆空车所代替。排队拉板车的有四五个人员,有男有女,同样带着草帽,他们脸上、裤子上和鞋上全沾上了黄兮兮的泥巴。他们弓着腰,沾满泥巴的车襻深深地陷进肩膀上的肌肉里;车轱辘在坑坑洼洼的泥路上缓缓地移动。在四五个拉砖坯的人员中,有黄健和他的母亲单爱英。黄健唯一和大家不同的是他比别人多戴了一副眼镜,他也想摘下来,可是摘下来就看不见路了。他拉着板车在母亲后面,他见母亲那沾满黄泥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花白的头发也沾上了黄泥被汗水贴在了脸上。黄健顿时感到鼻塞喉堵,眼泪也热辣辣地涌出。镜片下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也没人能看出来,但眼前的世界模糊起来。母亲的的板车突然陷在了一个洼坑里,板车轱辘时上时下怎么要过不去。他紧忙放下自己的车子去帮母亲,不料自己的车子翻了,一堆砖坯乱七八糟撒了一地。带班的是个满脸横肉的高个子,他站在土垛上居高临下地喊道:“黄健,你搞的什么鬼?是不是不想干了。”黄健只顾给娘说话:“娘您就别干了,我看不下去让您出力。”“有啥看不下去的,我拉几车不就给黄婷买一袋奶粉啊!”娘大汗淋漓地说着,又帮黄健扶车子。母子俩艰难地把车子扶起来,把路上的废砖坯清理掉。突然人群中又有人喊道:“黄健,你这大学生干这个,是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啊!”声音充满了嘲讽。黄健听出来这是黄槐大儿子黄全的声音。这小子最爱幸灾乐祸,常常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心里骂道:“狗日的你现在好了,当初计生办扒你的屋子的时候,你怎么不乐呢!”车子拉倒砖坯垛前,有专门插砖坯的人把砖坯插住摞成一个长垛。带班的跟过来说:“黄健你插砖坯吧!让杨魁拉车,我看你拉车很费劲,得照顾一下知识分子。”黄健说:“什么知识分子,你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杨魁是个老实的人,领导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不说一句话,像一头默默的老牛,不知道他的人还以为他是哑巴呢!他把叉子递给黄健拉起车子走了。黄健接过叉子每插一下都放不稳感到很费力,原来看起来很简单的事干起来都不是像想象的那样容易。另一个插砖坯是一个中年汉子,一嘴放着绿色光芒的黄牙,身上散发着很浓的旱烟味。他笑道:“黄健,你怎么像疯狗似地还转一圈再插呢?”夕阳西下,带班的宣布停掉机器收工。沾满黄泥的工人们各自扶起自行车回家。黄健和母亲也行走在回家的路上。母亲虽然很累但乐观地说:“儿子累坏了吧?”“还好吧!娘,你那么大岁数了就别干了,太辛苦了。”黄健边蹬着自行车边望着天空的明月说。“儿啊!这算什么呢!娘在生产队里出的力比这大了,队长不让下班谁也不敢。家有吃奶的孩子也得干。儿啊!娘相信你只是人生暂时的低谷,就是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起你,娘都相信我的儿是最棒的。你现在在这个破砖厂的干,就好比一只苍鹰掉到了鸡窝里,你和他们不是同类,属于你的是蓝天。在这里反而受到他们的嘲笑。娘建议你还是走出去,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打拼!无论失败成功,奋斗了就不遗憾。我在家给你拉巴着黄婷,到月能给邮点生活费就行。没有不邮也行,娘还能给你养活了。”“娘您说的太好了,我听您的。”【本章完】

    说慕梅2021-02-17

  • 血兽盘龙

    最新章节: 七星登顶
    七律】无题文坛(新韵文/原上草2020.8.7诗品应从底蕴来,格局高远入云台。青衿相文坛耻,管鲍之交济世。下里巴人别有韵,阳白雪也无猜。流芳千古哲曲,如饮醍醐尽放开

    凛冬纪元2021-02-19

  • 末世之有靠山做女王在线听

    最新章节: 大战起
    《打油》咏秋文/老路夕阳乐2020/9/28咏秋吟诗多赞春光好,鲜有咏秋诗涛涛。何必填词悲秋凋,赋曲秋色更妖娆。秋菊总比春菊艳,更喜霜中灿云霄。自古诗坛悲秋多,只因秋景不媚娇。

    章佳禾渊2021-02-24

  • 什么叫黑金科技技术

    最新章节: 难缠的花君
    雨后的空气清新中点芬芳让我想起了些花还有你的梦想是月亮参与了你的晚而相思融进了我心房一支烟一杯酒这样点燃了若醉了这样听到了你的笑如同出水芙蓉就这嗅到了空气、阳光同空谷幽兰不仅是天还是现在是你带的还有上帝恩赐的些花如同你的梦想同我的梦想盛开了水的光

    秋刀斩鱼2020-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