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大明历史军事类型小说

分类:武侠修真 最新章节:类似逆水成仙小说

作者:吴峥林夏
更新:2021-03-03 16:08:14

武侠修真热门

  • 甜妻宠上天总裁要抱抱

    最新章节: 死亡面前
    我眼划过烟花舞夜空悔悟扬帆起航浩瀚心海泪眼的你时无时有踪负荆请罪恨水阻归舟万里长风卷梨花窗纱透几重你点燃看往事无处不在心灰意冷空门遁入中我旧地重游物是人非青云乱舞丝我影迹荡江湖刀光剑影血飞湖狼烟灭南山马放黄袍舞倜傥风流你摇头不孤独风情万种断踪无心无变飞蛾爱起纱遮蜡无怨无悔无法自拔风花雪夜浓手舞足蹈不理万众礼拜忘你沉浸家柔情似水中心花怒放望蜻蜓湖心点水房琵琶弦断残茶现迹踪我不悔依逍遥牧笛仍在双眸困在红墙绿瓦中分不清是非稀里糊涂你长叹仰天你呕血拓本书行间载道怨声浮翻江倒海聆听万里哀肠曲流离颠沛我不预览龙目忠言逆耳信奸言碾碎奏折风沙溅起敌无数无路可退

    迷路的游魂2021-02-07

  • 小娇妻6慕天星版阅读

    最新章节: 救兵来了?
    小弟弟,爬楼梯(儿歌)弟弟,爬楼梯,爬了一级一级,爬到二楼上三楼,下开始没力气。小弟弟,着急,喊着爷爷我要你!爷回头笑着说:“歇一歇喘口气,克服困难靠自己”小弟弟,不放弃,一级级爬楼梯一二三四五六七鼓作气到家里!小弟弟,神气,爷爷表扬有道理:从小不怕苦和累,长大一有出息!”南京:江义勇136115795292016-1-2

    昭如日月2021-02-01

  • 《白莲花的宠妃系统》

    最新章节: 男主是只喵
    再过一小时,九八年的情人节即将过去,大大小小的宾馆酒店里,一双双情侣携手而出。陆成是从医院里出来的,他的脸有些青,眼有些肿,外套有些破,头上还裹了一圈的纱布。以这种方式与孙建明告别,陆成觉得蛮爽,只是,他现在回不了家了:这样回家,如何跟父母解释?他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今晚不回家睡。电话那头,小贱听出了主人的声音,在兴奋地叫着。陆妈边呵斥着小贱,边高兴地应着,似乎觉得,在这浪漫的情人节里,儿子本就不该回家。不知哪一年起,苏城的某些街边,冒出了成片的发廊。这些亮着粉色灯光的发廊里,不可能找到一把剪刀。里面那些穿着薄衫,短裙,学生装,豹纹皮衣的妖娆技师们,正隔着玻璃移门,对着陆成这样的光棍们,搔首弄姿着。一位瓜子脸,长波浪,嘴角还嵌着一颗小痣的妙龄技师,揪住了陆成的目光:她那身材,她那相貌,赫然望去,就是个放荡版的晓钰。这个晓钰对着陆成抛着媚眼,挥着手臂,当他是只风筝,将他给收了进去。石膏板隔成的包间里,只能隔住视觉。听觉,气味,甚至连同感受,都是共享着的。里面的人们,在过着一个集体的情人节。这位晓钰说:“老板,轻点好嘛,瞧你这脑瓜子,还包着纱布了耶!”零点之前,陆成出来了。他觉得今晚的情人过得不赖:这个晓钰,很敬业,很可爱,摸上去,手感也很不错;她不是骗子,她很纯洁,价钱也很公道;她体贴的很,对衣衫不整,面带淤青的陆成,没有丝毫的嫌弃。至少,她没流露出来。他多给了这个晓钰二十块钱的小费。他问:“明晚除夕夜,你们还开门吗?”这个晓钰说:“店开的,但我不在,明晚,明晚我要去陪我男朋友的!”北风,在这情人节的深夜,不解风情地刮着,刮得路边一对情侣紧搂得分不出了彼此。陆成缩着脖子,缩着身子,形单影只地掠过。耳边的风声,车笛声与情侣的说笑声,在他听来,都是对他的嘲笑。他加快了脚步,准备赶紧去找一间电脑房,赶紧躲进游戏的世界里去。一条漆黑深巷的尽头,高悬着一只电脑房的灯箱,耀眼地如同大海中的灯塔,如同迷雾中的明灯。钻进了电脑房,他感到了轻松与自在,他觉得这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这里没了一对对腻味着的情侣,唯有与电脑显示器结成对子的王老五们。方头方脑的显示器毫无怨言地被王老五们操着,里面战火纷飞,高潮迭起。他很快结识了几位战友,与这些陌生人们,一起开始了通宵的鏖战。战斗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左右。此时,虽然耳机里的厮杀声从未停歇,但陆成的眼皮子实在有些撑不住了。他的头,不断地耷拉下去,又不断地惊醒过来。他在极力地挣扎着,想要继续战斗下去。终于,他不动了。他瘫在椅子上,脑袋歪着,嘴角淌出了口水。如若不是他的喉咙里发着鼾声,定会被人误以为是脖子断了。第二天中午,电脑房老板过来踢了踢这个头缠纱布,浑身发臭的垃圾,叫他可以起来了。旁边站着个怒视着他的小孩,像是在等用他的电脑。他恍惚地付掉了包夜的钱,神志不清地走出了昏暗的电脑房。外面好亮,太阳好刺眼。于是,他又找了家更加昏暗的小浴室。他除去头上的纱布泡进了大池子里。那池子里的汤水,浑浊不堪,面上有很多白色痰状的漂浮物。这污糟的澡堂子,让他想到了以前厂里的浴室,虽然那时的汤水也不干净,去晚了,就必定成为牛奶的颜色,但那是光明牌的肥皂与劳动人民的汗水混合而成。而此时这汤水上的白斑,是这个社会欲望的产物,是这个时代娼盛的佐证。他在汤水里泡着,挺舒服,没什么不适。他泡得直到有些窒息了,他拖着似乎吸饱了水的身子爬出浴池,踉跄着去了淋蓬头下面。他倒了半瓶沐浴露在身上,白色的泡沫在脚下堆积起来,像半融的雪。他希望自己是个雪人。可惜,他没消失,他还在现实之中。并且,原本已是混沌的思绪,又被冲刷的敏感清晰起来,此时,孙建明昨晚的嘲笑,在他耳边不绝于耳地回响着:“陆成,我们原本还可能是连襟,是连襟……”晓钰那刺耳的声音,针一样在他脑子里穿梭着:“我是不会给你写欠条的!一定不会写的……”今晚的除夕夜,陆成注定不会好过。而晓钰呢?他想。

    凤三烟2021-02-18

  • 天使纪元完美装备图片

    最新章节: 暴发户
    眉眼盛笑文鱼贝儿“公,昨晚梦到我们离了!”艾萌一大早发个微信给田俊,留下大串委屈的小表情。老婆大人,我又错了”田俊有点莫名其妙想安慰下,说什么梦都是反的。但,按照例,哼哼,肯定别有心。“今天就没什么别吗?”艾萌不死心幽幽说道。“哈哈,婆,给你发个红包去逛街买衣服呗!中午你吃大餐!”田俊从晨冷清的生意中回过来。八年前,追当时是同学老婆,失败了六年前终于成功娶回。毕业后自己创业,了个母婴店,当时父亲人都反对,初出茅,举步维艰。只有老一直默默陪伴支持。今生意也慢慢步入正,扩充了一家分店。开心的是两个漂亮的儿,活泼可人。微信息的声音将回忆打断两张图片,“老公,一件更漂亮?挺贵的挑一件就好。”艾萌衣镜里的样子美滋滋。“果然,说到买衣,跑得比兔子都快。田俊看着爱妻的照片挺开心。忙于生意,实陪伴她挺少,想想中不免甜蜜、酸涩

    风凌天下2021-02-12

  • 古代人民的日常生活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七节海滩三胞胎一
    一三学易经,有地方,唱易经,卦流行,阴阳时位理传承。说出八字又说命。慎思明辨为今用,巧妙探出你口供,为今应用理通行。顺藤摸出一实情,理通行。摸实情。二四有八卦,画个图,卦爻经,称易经。三百八四讲变通。号称周易算卦灵。天时地利和为贵,不知周易为何物,细心明眸辨风情,自夸是个周易通辨风情。自夸通。

    永恒鸣轩2021-03-01

  • 系统让我去去算命

    最新章节: 最后一面
    (二十二)煮熟的鸽子飞转业到地方县城以后,住单位的宿舍楼里。对门的居热情好客,他在家里阳上饲养了一笼鸽子,养大就拿去卖,或者送给同事亲朋好友。但他对儿子却得很严,经常教育说:“时生活要懂得节俭,不要吃懒做,这好日子还到后呢!”邻居有一天,又邀同事们去他家里做客,说给他评判一下他养的鸽子质量。他在鸽笼里抓了几大鸽子,料理好后,就把子肉放到灶台去清蒸,就同事们一道出门办事去了他的儿子放学回家,闻到房里有鸽子肉的香味,就进了厨房,揭开锅盖来查:“哎呀!果然有几只清的鸽子肉!”。他儿子只过会飞的鸽子,还从来没吃过鸽子肉。现在看见锅,清蒸的两只的鸽子肉鲜无比,禁不住诱惑,便不三七二十一,一口气把几鸽子肉全都吃了。吃完后他这才想到父亲平时的火脾气。一下子,又很快慌神:“挨打肯定是逃不掉!这可怎么办呢?”心里中生智,也就突然有了一主意:“父亲饲养鸽子,常是不会去数的,还经常去卖,还送人!这笼子里鸽子少说也有三十几只,偷偷得抓它几只来充数,一定不会发现!”想罢,悄悄地从笼子里抓了几只子,又悄悄地回到厨房,放到锅子里,用锅盖盖好然后上学去了。晌午时分邻居与同事们回到家里,高高兴兴地邀请客人上桌自己则走到厨房准备把鸽肉从锅子里取出来。可这一揭开锅盖,这几只鸽子然“唰”地一下子,纷纷锅里飞了出去,把他吓了大跳:“哎呀!我的妈啊怎么这蒸熟了的鸽子,飞来了!”同事们见状,也哭笑不的,感到万分尴尬邻居想到肯定是儿子搞得,不禁火冒三丈,扬言要狠地教训他一下。同事们忙劝解说:“肯定是你平对他管教的太苛刻了!你子从没有吃过鸽子肉,一嘴馋才偷偷吃了。事后又你发现,便想出来这么一馊主意。”邻居转而一想自己平时对儿子确实也苛,心里也就消了气。(二三)遗憾的彩票单位有一秘书,姓马。这个马秘书个彩票迷,经常一有机会会去买彩票,还从来没有过什么奖,马秘书小两口为此经常吵架。这天,他从单位领了工资。回家时路过一家公司门口,看见公司在发行一种内部彩票不禁就嘀咕:“自己在单做了很长时间的秘书了,一些单位发行的内部彩票也有耳闻。大凡是内部发彩票,中奖的机会一定会较高。”又觉得,既然自遇上了这么好个机会,理去碰碰运气。就这样,他共买了一百张彩票回家。后,就悄悄地一个人躲在间里,一张、一张地刮,连刮掉了九十九张彩票,没有对上号码。心想这个部发行的彩票,要中奖也容易,看来自己今天的钱白白被浪费了!只不过,里这最后一张彩票还没有开,虽说已不再抱有希望但还是想刮完它。这张彩上的号码,霍然地显示着08-08-08。正好与一等奖,中奖号码一致。哎呀!中大奖了!”马秘觉得心里一热。为了谨慎见,他又仔细的核对了一,禁不住又是一阵狂喜:真是一等奖,八十万啊!他妻子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怕他又去买彩票,便对他:“你今天不是发工资吗赶快把工资交给我!”马书好像没有听见他妻子说话,一个劲而地将手里中的彩票,凑到她眼前摇晃“瞧瞧!我中了一等奖了八十万啊!你等着享福吧”他妻子回过神来,丈夫经不见了踪影。马秘书兴采烈地带着这张彩票,跑彩票中心兑奖。一路上,见熟人就说:“今天运气,中了个一等奖!”那劲,甭提有多高兴了。他只着高兴,一个不留神,正踩到了一个也不知是谁乱的香蕉皮上。这脚下一滑人就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这张彩票一下子也就脱手了出去。这时有一辆汽车好从旁边车道上飞驶过去“呼”地一下,带来一阵将彩票也不知刮到什么地去了。马秘书从地上爬起,急得马上四处寻找。他摔倒的地方没有找到,又着汽车行驶的方向去寻找几乎找了一条街也没有再这张彩票。他只好垂头丧地回到了家里,也再对他子说彩票中奖的事,更不提起丢了彩票的事。妻子他没有领奖回来,以为他开玩笑的,也就没有放到上。马秘书一连好几天,不说一句话,只不过再已不到他买彩票了。(二十)打麻将惹得祸还有一位黄的退休老职工,在家闲没有事,就迷上了打麻将他一打起麻将来,整天整都不肯下桌,甚至连吃饭都要家里人送到牌桌上去老黄去同几个老邻居打麻,大家年龄相仿,兴趣也同,就从早上开始一直都有下桌。老黄的手气特别,整个上午都是他一个人胡牌,临到中午的时候,又接连胡了三把。老黄好也是个“老骥伏枥、志在里”的人,心想:“今天气顺,还是见好就收吧!则等打到下午如果又输回的话,可就是大白天点煤——白费芯了!”想罢,准备提出休战。殊不知,最后一副牌,他又胡了一大胡——“杠上花”。他动地站起来,大声喊道:我胡杠上花!”一下子引了脑溢血,被大家送进了院,落得个半身不遂。(十五)午夜赛车又有一天上,大概是十二点多钟。城里两名个体司机,相伴了一点酒后回家。他俩各开着一辆中巴车,这位司看到夜深人静,大街上道宽阔,车辆又很少。他就发奇想,将头伸出车窗对并排行驶的那位司机说:我们俩以这条五里长街为离,来一个赛车比赛怎么?谁输了,明天谁请客吃!”那名司机一听,就欣同意。随手将灵活器一松一脚踩住油门,中巴车带一股浓烟飞驰而去。这名机见状,心想:“他已经先我一步了,那我也不能露怂!”立即加大了油门也飞一般地在大街上赛起飞车。碰巧有一位居民,夜办事回家。看见街对面一个商店还没有关门,就横过大街去买包香烟。正他走上正大街的路口时,面飞来了两辆中巴车,还等他回过神来就被其中一重重地撞飞在地上。当人赶来时,他断断续续地说一句话:“我如果,不去过大街,买包香烟,就不出事了!”(二十六)喝比赛在一家露天餐馆,我与家里人一起吃饭。邻桌两位客人也在吃饭,他俩边喝酒、一边聊天。甲吹说:“我平时一口气,可喝一斤白酒?”乙心想:我喝过一斤半白酒,都没吹牛。”为了表示能耐,还故意夸口对甲说:“我今天,一个人喝二斤白酒怎么样?”甲听了,也非爽快:“谁喝不完,这餐,谁就付钱!”俩人叫来馆的服务员,一口气要了斤散装白酒,若无旁人地起酒来。两个人你喝一口我也喝一口,四斤散装白很快就来了个底朝天。甲完了两斤酒,两眼泛白,头侧倒在了桌子上。乙还有喝完,但早已经醉眼朦了。他看了看甲说:“不了吧?今天你付饭钱!”着头一歪,就倒在了地上餐馆老板和服务员,急忙两人送上了救护车。(二七)五个鸡蛋退休后,我家闲着无事。整天就喜欢着一本小说看,平时不管在做事、吃饭或还是睡觉,一有空闲,就要翻上它页。我爱人到市场上,买十几个鸡蛋回来,中饭做时要我帮忙去炒几个鸡蛋我听了,便拿着一本书走了厨房。先将油倒进了锅,看到油还没有热,就急从口袋里把书取出来看。一只手拿着书看的入迷,外一只手就从篮子里取出一个鸡蛋,敲碎后放进了里,一连打了五个鸡蛋。打完第五个鸡蛋后,只听哄”地一声,锅子里的油然起火燃烧了起来。急忙起头一瞧:“哎呀!这五鸡蛋全都打在地上了!”家人,哭笑不得。(二十)小毛病易酿大祸有一位干部,两口子都热情好客我们就经常跑到他家里去天。我在经过他家厨房的候,偶尔闻到了一股液化的味道,看见他的儿子正房里面洗菜,就赶紧对他:“这个液化气罐,好像漏气了,叫人来修一下吧”他的儿子听了,却说:液化气罐现在都是这个样的,漏点气是属于正常范。”正巧他看见热水壶空,就随手去打开液化气灶准备来烧一壶开水。他刚厨房里出来,泄漏的液化就被点燃了,一下子燃起大火。大家急忙跑出门去“119”,消防队员赶到后很快就将大火扑灭了。家人虽然眼铮铮地看着家的物品被烧坏了大半,不幸好还没有人受伤。(二九)如此讨钱县城中心的场上,有三个大约五、六年龄,穿的脏兮兮的小孩着讨钱。他们的面前铺了张纸,上面写着:“父母亡,三姐弟无依无靠,没生活来源,只好沿街乞讨”旁边还放有一个没有盖的铁盒子,里面尽是一些元、二元的零钱。到了傍的时候,有一个中年男子过来。把那三个小孩叫到公园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三个孩子便把讨来的钱悉交给那个中年人。中年人完钱后,又接着教那三个孩说:“你们要尽量地装可怜点,才好多讨点钱,去后我们就去盖一栋大房!”听了,不禁哑然!(文完

    掌中芥2021-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