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未来科技

分类:恐怖灵异 最新章节:我的大师兄太稳健了txt

作者:宁小白
更新:2021-03-04 2:53:10

恐怖灵异热门

  • 牧神记主角几个老婆

    最新章节: 熟人
    110709000486cfee17400de482.jpg(149.7KB,下载次数:4)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2014-9-1309:53上传哪一个人 哪一双眼 不需要爱人的安慰哪一颗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牵手到明天情若似花开花谢 爱终究沧海桑田别问我该如何 才会到永远看世间缘起缘灭 莫笑我无怨无悔谁又懂怎样爱 才是真永远我看不见 我听不见 天长地久的诺言我只看见 我只听见 曾经拥有的缠绵

    天符册2021-02-28

  • 巫山云雨录

    最新章节: :枭之强横!
    第二章生活以及内务卫生 晨,早操的哨音响过后,女在连队楼前集合,班长们忙将本班的女兵按大小个头进排列。队伍整齐以后,连值员将全连带到操场,各班再别带到一定的位置,进行队预习训练。  古洪站在本队列前讲道:“队列训练从天起就算开始了。也就是说今天你们就向军营迈出了第步。军人,首先就要训练队。它能良好地反映出一名军站、立、行、走的仪表,也一个队伍整齐划一的基础。先讲队列的基本动作:立正稍息以及整齐报数。立正时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打开约六十度。两腿挺直,间不留缝隙,小腹微收,上保持正直……”女兵们一边一边模仿。杨薇也上前给她纠正动作:“头摆正,两眼前平视。”古洪接着讲:“息时,左脚顺脚尖方向向前出大半脚,体重大部分落于脚。上体仍然保持立正姿势下面我下口令,大家做动作立正!稍息——立正!”做遍立正稍息,古洪又讲了“右看齐”。做动作的时候,几个女兵的头摆不到位,古说:“向右看齐时,头要摆位,注视前一名的腮帮。注要看!不要斜眼瞄,”他随做个不摆头只斜眼的动作,那,这样不对,你这不是看,这是瞪人!”几个女兵笑,动作开始认真起来。半小后,连队收操,连值班员宣上午各班统计花名册,然后续整理内务卫生。  早饭,古洪拿着名单登记表来到里。  “大家来集中一下登记花名册。”古洪在靠窗两斗桌前坐下。  杨薇也呼道:“来,大家按照班队的顺序,记住你是第几名,到谁以后谁报名字。”女兵围拢上来。  “第一名!古洪点到。  “到!”排第一名的应声答道。听上去有一股女兵气势。古洪抬头看,她皮肤白皙,竖着两只刷刷辫,眼神里透出一股傲。虽不是很漂亮,但给人一脱俗的感觉。好像那次开锁就是她帮忙找到的锁孔。 “姓名!”  “谭雪莹。九七零年出生。汉族,革命人出身,高中毕业……”她着花名册的每一项逐个说道  古洪忙说:“慢点慢点很遗憾我没有学过速记!我完一项你说一项。——你好很熟悉部队。”  “我在队长大。”谭雪莹觉得他挺默,说起话来即像男孩子那耍贫,又带些成熟男子的睿,她渐渐对他有了些好印象  “噢?”古洪又想起她把背包摞在脸盆架上那件事笑着问,“那你应该知道那脸盆架嘛,怎么那次也把背跟她们摞在上面?”  她笑一下,故作无辜状:“服你的命令嘛!”  “啊!原来你们故意出我的洋相!帮小女兵可不好对付啊!”洪无奈地说。大家都乐了。 古洪继续问:“父母姓名工作单位?”  “父亲谭,师部机关工作。母亲王怡师部医院工作。”  “嗯谭参谋长,你爸爸是?”虽古洪是随口而问,但话语却倒了。  谭雪莹只淡淡地嗯”了一声。  “第二名古洪接着点到。  “哎—在这儿”一个看样子稍显成的女兵出现在他面前。她一乌黑的剪发,显得无拘无束  “我只要一个字,”古说,“答‘到’!”  “!”她大声回答。并甜甜地笑,下巴微微翘了起来。 “这才对。姓名?”  “贝贝。一九七一年出生。家江苏省徐市……”  古洪才开始认识全班的女兵。第名叫郑娅彬,十八岁,就是打扮,身上有股香水味儿的南老乡。古洪特别交代她,部队不许描眉、涂口红和擦水等等。她只是轻轻的答应第四名张东东,十七岁,是个将袜子掉到古洪耳朵上的老乡,样子有点调皮;第五叫赵咏梅,十七岁,回答问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脸长得秀,不说话时眼睛会直直地着你,也是河南漯市人;第名许艳,十八岁,漂亮的南女孩;第七名莫绍欣,十七,四川人;第八名徐慧,十岁,也是在部队长大,显得懂事,父亲是炮旅旅长;第名汪艺,十八岁,文静的徐女孩。  古洪登记完一看几乎全是高干子女:有父母某市委副书记或某县县长,父母是铁路局局长或某院院什么的。怪不得当女兵难啊古洪想,这么些千金,到部来干嘛?吃得消这份苦吗?家干什么不行,非要来受这罪?他很难将她们同队列示班划等号。  杨薇告诉古:“莫绍欣和许艳是典型的方人,常吃的是米饭,恐怕习惯咱北方的面食,还有点土不服呢。应该给连队反映下这些情况吧?”  “对这些问题我向连队汇报一下连里会处理这些事情的。”洪觉得问题越来越多,训练没着落呢,现在又有生活上问题了!昨天就看她们好像些愁眉不展的样子。看来得先解决生活上的问题,她们能放下思想包袱。古洪又做番自我介绍,安顿一下,就楼了。  来到寝室,其他个班长和排长正在屋里说话见他进来,徐排长问:“古,你登记的怎么样,你们班什么问题吗?”  “哎,题可多了!”古洪将花名册给徐排长说,“南方兵有的土不服,有的对北方的面食习惯。”  “这个问题很遍,”徐排长说,“连队非重视,伙食将会进一步改善目前首要任务是配合女班长好新兵的思想安定工作。上,二排有个兵没请假擅自离,幸亏发现及时,后来在汽站找到了她。现在正通过与家人的联系安抚她的思想。以,我们一定要掌握好这些兵的思想状况,发现问题及汇报处理。”  “啊?这严重?女兵也如此大胆!”洪吃惊道,“真得注意呀!然吃不消这份苦,又何必要呢?全是些千金小姐。连长要我们班训队列示范班,能吗?”  排长说:“你刚部队时比这好多少?起码人比你们那时还要显得有教养噢对了,古洪要是没有信心示范班,就跟连里说一声?  吴亮笑笑说:“让给我班吧?”  “唉唉,可别我不过说说。以前咱不是没过这么多大千金嘛!”古洪忙解释。  卢为民说:“还说哩,我们班严小娟,一能洗八遍脸!咱都不好意思人家太近。”  排长笑呵说:“那你比她多洗几遍呗”  “再洗那黑脸也洗不,”古洪说,“你看那腮帮的疙瘩豆,还老爱抠它!” “你这家伙逮着谁都攻击”卢为民说,“排长,那天还在私底下攻击你。”  攻击我什么呀?”  “说的厚嘴唇是全连最性感的!  徐排长是南方人,本来就是白里透红,听到这话脸又加了些红,笑道:“古洪小心我哪天把你的圆脸亲瘪!”……  午饭后,古洪意从后勤部老乡那里拿来一包子,送给几个女兵,并说“其实吃面食也挺香的。” 莫绍欣反倒安慰他说:“好。班长,我们慢慢会习惯,你别担心了。”  “啊还是咱三班的兵懂事呀!”洪笑着夸道,接着他又撇着川腔说,“这样子我就放心哇!”惹得女兵们齐笑。 许艳问:“班长,下午课干么?”  “继续整内务—叠被子!”  “啊?还要被子?”张东东叫道。  当然了!看你们现在叠的被,哪像是部队的样子?” “要叠成啥样子呀?”  豆腐块儿!就像杨班长这样。”  郑娅彬叫他:“班,你看我叠的像不像豆腐块?”  古洪拉长音调:“——”  “像吧!”  ——像面包片儿!”  她撅嘴:“去!”  “开玩,”古洪说,“不过你们叠已经有点雏形了。再努把力会叠好,熟能生巧嘛。所以你们多练习。”  晚上,班寝室。有的女兵坐在马扎就着床铺写信,有的在与杨闲聊。  “你们觉得古班怎么样?”杨薇问。  谭莹说:“不错,人很幽默。像有些男兵那么古板。也挺得关心别人。”  宋贝贝说:“就是。刚开始我还有怕他,不太喜欢他呢。现在觉他人挺好。”  汪艺插:“我们贝贝在家的时候,往的可都是又英俊又潇洒的孩。像古班长这样子的看都看,怎么这会儿贝贝变了?  “去你的!人家虽然稍点儿,可也不丑呀!”  啊?你真要相对象呀?” 宋贝贝觉得自己被汪艺套了,叫道:“我打你小嘴巴!大家都笑。  许艳问:“长,新兵训练什么时候结束”  “大概两个月左右吧”  “都训什么呀?” “队列、射击、战术等等。  “苦吗?”  “难吗”几个人争相问道。  “然苦,吃苦是免不了的。” “啊?”许艳叹道,“时快点吧!”  郑娅彬又问“训完以后我们会被分到什地方?”  “这说不准,杨薇说,“每个单位都有。般都是通信连、卫生所、医之类。”  “班长,你原位在哪儿?”谭雪莹问。 “杨班长不是教导团的?”娅彬又问。  “不是。我军部医院。我们女班长都是时抽来协助训练的。”  贝贝说:“那你会把我们带吗?”  “有可能,但不定都跟我走。”  “能分一起就好了。”  传来一哨音,“准备熄灯!”楼下值班员喊。  杨薇吩咐大:“好了,抓紧时间洗涮一,准备休息吧。”  郑娅叹口气说:“哎呦,叠得这好的被子,真不忍心拆开,天还得叠!”  张东东说“那你把它放桌子上,别盖子睡了。”  “我还没有错药哩!”  杨薇问:“艳、小莫,你俩觉得晚上冷?”  “不冷,被子挺厚。”  “注意盖严实点,方和南方可不一样。”  灯后,躺在床上杨薇想:现这些女兵不好带呀,刚到部就想着训练结束的事,哪有苦的思想准备?连长还想让们班训队列示范班,古洪行?  天气越来越冷。七连新兵已全部到齐。连队俱乐,连长在给全连新兵做训练员。  “……新兵主要训任务有三大项:队列、射击战术。其中还包括投弹和防训练。这就是说,你们要在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完成进部队的基础训练,即新兵共训练科目。使你们从一个普百姓转变成一名合格的解放战士。训练是艰苦的,也许们有些人在家娇生惯养,是母的宠儿,但到了部队,都士兵,待遇都一样。这里没特殊化,只有服从领导,服命令,服从部队的各项条令例。新兵在训练期间,没有亲假,因此从现在开始,就把部队当做自己的家,连队是一个大家庭……”最后连宣读了队列条令。  连长完后,指导员包敬中接着宣了内务条令和纪律条令。然就拉家常似地说道:“到部这几天,有些同志一定想家吧?这很正常。就是我们这老兵,也常犯想家的毛病呀但是有句古话,叫既来之则之嘛。父母把你们送到军队来,就是要让你们在军营这大熔炉里得到锻炼。你们自选择了部队,也是希望磨练己。年轻人是需要这种磨练。也许有些人觉得当兵比自想象的还苦,但是,有这样段当兵的历史,是一个人一子的财富,是你一生的荣耀你将永远不会后悔这段经历希望你们早日成为一名合格军人!”一阵掌声。  动会之后,连长将《解放军军》写到黑板上,并亲自唱谱教全连女兵唱军歌。由于对歌的旋律都比较熟悉,所以兵们学得很快。连长随即又了大家两首歌曲,气氛比较跃。最后连长宣布下午在操训练队列。  操场,全连连横队,值班员宣布由二排班班长李涛讲队列课目。而种班长讲课的方式,竟成为来新兵们津津乐道的口头禅  五班长跑到队列前,开讲道:“课目!立正、稍息停止间转法,目的,使大家会队列的基本动作,养成良的军人姿态。其动作要领,边讲边做……”他讲完以后向值班员报告,“值班员同,课目讲解完毕,请指示!  值班员下令:“各班带训练。”  “是!下面各带开训练。一排在原地不动其他排依次向西带开。排与、班与班之间拉开间隔距离带开!”各班带到指定位置值班员再下令:“开始训练”  古洪跑出本班队列到列前,讲:“刚才教员已经今天的训练内容讲过了,我现在开始训练。首先从立正息开始。听我的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做过几遍立正稍息,洪又教全班做停止间转法。分解到连贯动作反复练习。洪也一遍遍提醒女兵们,转时双臂要贴紧身体两侧,不张开成芭蕾舞状。这使得女们隐隐觉得古班长似乎与芭舞有某种联系?有的女兵便始走神,在古洪下达口令后紧张地转错了方向。古洪强,“转错方向要打报告!”说完,下一个动作郑娅彬就转错了方向,自己想转过去却听古洪叫道:“别动!我了,转错方向打报告!” “报告!”郑娅彬轻声叫,上带着那种即想笑又不屑的情。  “转过来!”古洪。接着下口令:“向左——!向右——转!向后——转向左——转!”还是向左转郑娅彬过于谨慎,又转错了向。“报告!”她喊。古洪吱声,只是来到与郑娅彬脸脸站着的宋贝贝跟前,仔仔细打量着她。  宋贝贝忍住问:“班长,我没转错呀”  “唔,你没错。我就想看看你究竟有多大魅力,古洪将眼睛转向郑娅彬,“这样吸引她?”  郑娅彬着脸捂嘴笑。古洪平静而有地说:“注意力要集中,做作要认真!就像对你的脸那负责!”  郑娅彬觉得古话里有话,疑惑地说:“班,我今天可没有描眉毛涂口啊!?”  “嗯对,你是化妆,”古洪低语,“可是散发出的香味儿要招来蝴蝶。”  “班长鼻子真尖!  “好了,严肃点。继续习,向右——转!”  动简单,女兵们学得倒也快,多大会儿,已经转得很整齐样了。  值班员吹响口哨“休息十分钟!”  古洪本班带到操场一角休息,与薇聊起来:“看起来咱班的可以呀,接受能力挺强。” “有信心带队列示范班吧”杨薇笑道。  古洪说:当然有,我任何时候都充满心!”  “看把你美的!前我好想看你并不那么自信”  “呦,行啊你!还怪洞察力。”古洪觉得杨薇真善解人意,谦虚道,“带女我确实没啥经验,还得靠你帮助。”  “你也不用太虚,我看你很懂得自我调整”杨薇说。  “就别夸我,好话听多了我容易盲目自。”古洪自嘲。  几个女凑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班,新兵训练到底有多苦啊?“听说踢正步更难受是吗?  “是啊,当然得吃点苦”杨薇说,“练队列示范班更苦。”  “啊?!” “别担心,能受得了。”古说,“你们杨班长不就是那时候过来的?看她现在多滋!”接着他又岔开话题问:你们不都是高中毕业生吗?语会说几句吧?”  “会。”  谭雪莹问:“干嘛起这个?”  “嗯——我想知道,英语里‘班长’怎叫?”  “你上中学的时没学过吗?”谭雪莹又问。 古洪一愣神,其实他连高都没念过。他忽然感觉自己她们竟还存在一些知识上的距,狡辩道:“上学的时候是对英语不感冒。现在有兴了吧,又没人教了!”  哦——!不好好学习!”宋贝笑道。  “别笑话人家嘛!快说说,英语‘班长’么叫?”  宋贝贝很熟练说:“monitor。”  “莫尼特……猫你偷?你猫?”古洪硬生生道。  哈哈哈!”女兵们笑起来。 张东东说:“班长就是要猫!”  不知谁又插了一“摇头猫?还招财猫呢!” 古洪又问:“那连长呢?  “compangcommander.”  “开……开……开馒头锅?哪一天能开馒头锅?”  所有人笑。  谭雪莹觉得,古洪她以前见过的男兵很不相同他头脑灵活,还带些不那么人讨厌的狡黠。他这人谦虚但不像有些兵那样自贱自卑在家里的时候她总是高高地驾于那些兵甚至那些干部之,因为在她的眼里他们都是副谄媚相。而古洪不同,他较真时较真,该玩笑时玩笑不会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人主见,这一点是她最欣赏的而且他训练时的那股热情劲让人不由自主地服从他。从个一向都对别人颐指气使的孩,渐渐变得乐意服从指挥真正尊重别人,谭雪莹自己吃惊于自己的变化。  古又问:“这两天的伙食你们习惯吧?”他特意看看两个方女兵。  许艳答道:“不错的,吃得挺好。”到底南京女孩,话音也嗲声嗲气。  杨薇也说:“嗯,大都反映不错。”  “就是,”古洪说,“比过去红军的好多啦!”  只听张东对身边的徐慧低语:“我发咱班长有时候可会拐着弯挖人哩。”  “啊?小老乡样看我?我的老天爷呀,我没那意思!”古洪瞪大了眼辩解。  张东东笑。徐慧:“开始我们以为男班长都严肃,现在看来我们古班长平易近人的。”  “是呀把我说得像大干部,有种想的感觉。”  又响起集合哨音。古洪说:“到训练的方集合!”  古洪觉得这女兵很容易接近,也听话,受训练的悟性也好。看样子列示范班不难训。可就在他刚建立起信心的时候,这些兵又给他送来一个匪夷所思“惊喜”

    零度忧伤2020-12-18

  • 启航新学期逐梦新征程

    最新章节: 误入歧途
    梦逍遥陈建伟梦逍遥窥见大国风貌美帝仍是纸老虎俄罗斯稍逊风骚欧盟持续友好亚非拉朋友不少港澳回归后发展很好台湾逐步靠近祖国怀抱梦逍遥改革开放好神十飞天蛟龙潜海人民生活得到提高贪官污吏究查不少太平盛世莺歌燕舞人欢马叫梦逍遥世界风云聚散云霄局部战火不断多国政要换代改朝南海摩擦加剧边界争端不少日本妄想永久霸占钓鱼岛国内时而出现不和谐音调但这一切始终阻挡不了实现中国梦的铿锵步调数风流人物且看今朝

    顾雪落2020-12-20

  • 凤逆九霄紫瞳倾天下

    最新章节: 尚武论道三
    少岁不知面上羞,只向己心中求。做过几多荒唐事,静复思泪幽幽。明知花开本无,偏要纠缠还不休。今日醒时已晚,烟花州上空余

    映丽桃花2021-01-27

  • 大唐龙牙txt下载奇书网

    最新章节: 路见不平
    两个人一个家,我们是孩子的爸妈,你不再体贴入微,我不再貌美如花,恋爱是花,结婚是妈,不关心你,你也离不开孩子,离不开家。两个人比一个人温暖又保险,没人打扰与骚扰。把各种欲望控制在最小,是否能够渐入佳境——看破放下。我在婚姻里修炼出家,没有六根清净,有些自高自大。阿Q精神,支撑一下。谁不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井世新2021-01-23

  • 湘妃剑笔趣阁

    最新章节: 玉损一百三十三
    文/子归秋天很少霸王花野蜂子少了争风吃醋阳光一个折射表嫂成亮点此时,小院腾出一片空间屋几株黄槐花开了木槿花跟着开门迷漫着桂花味道表哥正在沉醉中群马蜂呼啸而至它们上树爬壁不花大花小不论骨朵含苞仗势屁股根刺不从就操,它奶奶的表哥发了本主人还未动的东西你也敢动手举竹杆一阵乱挠马蜂没打住自倒被蜂蛰了脖子肿了,嘴唇泡了也不能与表嫂亲嘴了表嫂发话了惹不起就不要惹马蜂这东西虽小后面的势力大得很呢她用嘴给表吸毒表嫂的嘴也肿了最终两个泡嘴只好互相吸毒解毒,痛苦接吻2013.10.12.15:55

    落叶秋秋2020-12-30